智培中文


  

  《般》一章七句。

  闵予小子之什十一篇,十一章,百三十七句。

  

  

  鲁颂 駉之什

  

  《駉》,颂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俭以足用,宽以爱民,务农重穀,牧于坰野,鲁人尊之,于是季孙行父请命于周,而史克作是颂。
【笺】季孙行父,季文子也。史克,鲁史也。

  駉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
【传】駉駉,良马腹干肥张也。坰,远野也。邑外曰郊,郊外曰野,野外曰林,林外曰坰。
【笺】必牧于坰野者,避民居与良田也。《周礼》曰:“以官田、牛田、赏田、牧田任远郊之地。”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骊有黃,以车彭彭。
【传】牧之坰野则駉駉然。骊马白跨曰驈,黄白曰皇,纯黑曰骊,黄骍曰黄。诸侯六闲,马四种,有良马,有戎马,有田马,有驽马。彭彭,有力有容也。
【笺】坰之牧地,水草既美,牧人又良,欲食得其时,则自肥健耳。思无疆,思马斯臧。
【笺】臧,善也。僖公之思遵伯禽之法,反覆思之,无有竟已,乃至于思马斯善。多其所及广博。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騅有駓,有騂有騏,以车伾伾。
【传】苍白杂毛曰骓,黄白杂毛曰駓,赤黄曰骍,苍祺曰骐。伾伾,有力也。思无期,思马斯才。
【传】才,多才也。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驒有駱,有駵有雒,以车绎绎。
【传】青骊驎曰驒,白马黑鬣曰骆,赤身黑鬣曰駵,黑身白鬣曰雒。绎绎,善走也。思无斁,思马斯作。
【传】作,始也。
【笺】斁,厌也。思遵伯禽之法,无厌倦也。作,谓牧之,使可乘驾也。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有騢,有驔有鱼,以车祛祛。
【传】阴白杂毛曰骃,彤白杂毛曰騢,豪骭曰驔,二目白曰鱼。祛祛,强健也。思无邪,思马斯徂。
【笺】徂,犹行也。思遵伯禽之法,专心无复邪意也,牧马使可行走。

  

  《駉》四章,章八句。

  

  《有駜》,颂僖公君臣之有道也。
【笺】有道者,以礼义相与之谓也。

  有駜

  有駜有駜,駜彼乘黃。
【传】駜,马肥强貌。马肥强则能升高进远,臣强力则能安国。
【笺】此喻僖公之用臣,必先致其禄食,禄食足而臣莫不尽其忠。夙夜在公,在公明明。
【笺】夙,早也。言时臣忧念君事,早起夜寐,在于公之所。在于公之所,但明义明德也。《礼记》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振振鹭,鹭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乐兮。
【传】振振,群飞貌。鹭,白鸟也,以兴洁白之士。咽咽,鼓节也。
【笺】于,於;胥,皆也。僖公之时,君臣无事,则相与明义明德而已。絜白之士群集于朝,君以礼岳与之饮酒,以鼓节之咽咽然,至于无算爵则舞,燕乐以尽其欢,君臣于是则皆喜乐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饮酒。
【传】言臣有余敬,而君有余惠。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于胥乐兮。
【笺】飞,喻群臣饮酒醉欲退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
【传】青骊曰駽。夙夜在公,在公载燕。
【笺】载之言则也。自今以始,岁其有。君子有穀,诒孙子,于胥乐兮。
【传】岁其有丰年也。
【笺】穀,善;诒,遗也。君臣安乐则阴阳和而有丰年,其善道则遗子孙也。

  

  《有駜》三章,章九句。

  

  《泮水》,颂僖公能修泮宫也。

  泮水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
【传】泮水,泮宫之水也。天子辟廱,诸侯泮宫。言水则采取其芹,宫则采取其化。
【笺】芹,水菜也。言己思乐僖公之修泮宫之水,复伯禽之法,而往观之,采其芹也。辟廱者,筑土雝水之外,圆如璧,四方来观者均也。泮之言半也。半水者,盖东西门以南通水,北无也。天子诸侯宫异制,因形然。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传】戾,来;止,至也。言观其旂,言法则其文章也。茷茷,言有法度也。哕哕,言其声也。
【笺】于,往;迈,行也。我采水之芹,见僖公来至于泮宫,我则观其旂茷茷然,鸾和鸣之声哕哕然,臣无尊卑,皆从君行而来。称言此者,僖公贤君,人乐见之。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
【传】其马蹻蹻,言强盛也。
【笺】其音昭昭,僖公之德音。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传】色温润也。
【笺】僖公之至泮宫,和颜色而笑语,非有所怒,于是有所教化也。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
【传】茆,凫葵也。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
【笺】在泮饮酒者,徵先君子,与之行饮酒之礼,而因以谋事也。以饮美酒,而长赐其难使老。难使老者,最寿考也。长赐之者,如《王制》所云“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秩”者与?顺彼长道,屈此群醜。
【传】屈,收;醜,众也。
【笺】顺,从;长,远;屈,治;醜,恶也。是时淮夷叛逆,既谋之于泮宫,则从彼远道往伐之,治此群为恶之人。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
【传】假,至也。
【笺】则,法也。僖公之行,民之所法效也。僖公信文矣,为修泮宫也;信武矣,为伐淮夷也。其聪明乃至于美祖之德,谓遵伯禽之法。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笺】祜,福也。国人无不法效之者,皆庶几力行,自求福禄。

  

  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宮,淮夷攸服。
【笺】克,能;攸,所也。言僖公能明其德,修泮宫而德化行,于是伐淮夷,所以能服也。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传】囚,拘也。
【笺】矫矫,武貌。馘,所格者之左耳。淑,善也。囚,所虏获者。僖公既伐淮夷而反,在泮宫使武臣献馘,又使善听狱之吏如皋陶者献囚。言伐有功,所任得其人。

  

  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
【传】桓桓,威武貌。
【笺】多士,谓虎臣及如皋陶之属。征,征伐也。狄,当作剔。剔,治也。东南,斥淮夷。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讻,在泮献功。
【传】烝烝,厚也。皇皇,美也。扬,伤也。
【笺】烝烝,犹进进也。皇皇,当作暀暀。暀暀,犹往往也。吴,哗也。讻,讼也。言多士之于伐淮夷皆劝之,有进进往往之心,不喧哗,不大声,僖公还在泮宫,又无以争讼之事告于治讼之官者,皆自献其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
【传】觩,弛貌。五十矢为束。搜,众意也。
【笺】角弓觩然,言持絃急也。束矢搜然,言劲急也。博,当作傅。其傅致者,言安利也。徒行者、御车者皆敬其事,又无厌倦也。僖公以此兵众伐淮夷而胜之,其士卒甚顺军法而善,无有为逆者,谓堙井刊木之类。式固尔犹,淮夷卒获。
【笺】式,用;犹,谋也。用坚固女军谋之故,故淮夷尽可获服也。谋,谓度己之德、虑彼之罪以出兵也。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怀我好音。
【传】翩,飞貌。鸮,恶声之鸟也。黮,桑实也。
【笺】怀,归也。言鸮恒恶鸣,今来止于泮水之木上,食其桑黮,为此之故,故改其鸣,归就我以善音,喻人感于恩则化也。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传】憬,远行貌。琛,宝也。元龟,尺二寸。赂,遗也。南,谓荆、杨也。
【笺】大,犹广也。广赂者,赂君及卿大夫也。荆、杨之州,贡金三品。

  

  《泮水》八章,章八句。

  

  《閟宫》,颂僖公能复周公之宇也。
【笺】宇,居也。

  閟宮

  閟宮有侐,实实枚枚。
【传】閟,闭也。先妣姜嫄之庙在周,常闭而无事。孟仲子曰:“是腜(左边是示)宫也。”侐,清静也。实实,广大也。枚枚,砻密也。
【笺】閟,神也。姜嫄神所依,故庙曰神宫。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弥月不迟,
【传】上帝是依,依其子孙也。
【笺】依,依其身也。弥,终也。赫赫乎显著姜嫄也,其德贞正不回邪,天用是冯依而降精气,其任之又无灾害,不坼不副,终人道十月而生子,不迟晚。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稚菽麦。奄有下国,俾民稼穑。
【传】先种曰稙,後种曰稚。
【笺】奄,犹覆也。姜嫄用是而生子后稷,天神多与之福,以五穀终覆盖天下,使民之稼穑之道,言其不空生也。后稷生而名弃,长大,尧登用之,使居稷官,民赖其功,後虽作司马,天下犹以后稷称焉。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缵禹之绪。
【传】绪,业也。
【笺】秬,黑黍也。绪,事也。尧时洪水为灾,民不粒食,天神多予后稷以五穀,禹平水土,乃教民播种之,于是天下大有,故云继禹之事也。美之,故申说以明之。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
【传】翦,齐也。
【笺】翦,断也。大王自豳徙居岐阳,四方之民咸归往之,於时而有王迹,故云是始断商。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致天之屆,于牧之野。无贰无虞,上帝临女。
【传】虞,误也。
【笺】届,殛;虞,度也。文王、武王继大王之业,至受命治大平。天所以罚殛纣于商郊牧野,其时之民皆乐武王之如是,故戒之云:无有二心也,无复计度也,天视护女,至则克胜。敦商之旅,克咸厥功。
【笺】敦,治;旅,众;咸,同也。武王克殷而治商之臣民,使得其所能,同其功于先祖也。后稷、大王、文王,亦周公之祖考也,伐纣周公又与焉,故述之以美大鲁。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鲁。大啟尔宇,为周室辅。
【传】王,成王也。元,首;宇,居也。
【笺】叔父,谓周公也。成王告周公曰,叔父,我立女首子,使为君于鲁,谓欲封伯禽也。封鲁公以为周公後,故云大开女居,以为我周家之辅,谓封以方七百里,欲其强于众国。乃命鲁公,俾侯于东。锡之山川,土田附庸。
【传】东,东藩鲁国也。既告周公以封伯禽之意,乃策命伯禽,使为君于东,加赐之以山川土田及附庸,令专统之。《王制》曰:“名山大川不以封。”诸侯附庸则不得专臣也。

  

  周公之孙,庄公之子。龙旂承祀,六辔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
【传】周公之孙,庄公之子,谓僖公也。耳耳然,至胜也。
【笺】交龙为旂。承祀,谓视祭事也。四马,故六辔。春秋,犹言四时也。忒,变也。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骍牺。是饗是宜,降福既多。
【传】骍,赤;牺,纯也。
【笺】皇皇后帝,谓天也。成王以周公功大,命鲁郊祭天,亦配之以君祖后稷,其牲用赤牛纯色,与天子同也,天亦飨之宜之,多予之福。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秋而载尝,夏而楅衡。白牡骍刚,牺尊将将。毛炰胾羹,笾豆大房。万舞洋洋,孝孙有庆。
【传】诸侯夏禘则不礿,秋祫则不尝,唯天子兼之。楅衡,设牛角以楅之也。白牡,周公牲也。骍刚,鲁公牲也。牺尊,有沙饰也。毛炰,豚也。胾,肉也。羹,大羹、铏羹也。大房,半体之俎也。洋洋,众多也。
【笺】此皇祖谓伯禽也。载,始也。秋将尝祭,于夏则养牲,楅衡其牛角,为其触觗(右边是“氐”)人也。秋尝而言始者,秋物新成,尚之也。大房,玉饰俎也,其制,足间有横,下有柎,似乎堂後有房然。万舞,干舞也。俾尔炽而昌,俾尔寿而臧。保彼东方,鲁邦是常。

  

  不亏不崩,不震不腾。三寿作朋,如冈如陵。
【传】震,动也。腾,乘也。寿,考也。
【笺】此皆庆孝孙之辞也。俾,使;臧,善;保,安;常,守也。亏、崩,皆谓毁坏也。腾、震,皆谓僭逾相侵犯也。三寿,三卿也。冈、陵,取坚固也。公车千乘,朱英绿縢,二矛重弓。
【传】大国之赋千乘。朱英,矛饰也。縢,绳也。重弓,重于鬯中也。
【笺】二矛重弓,备折坏也。兵车之法,左人持弓,右人持矛,中人御。公徒三万,贝胄朱綅,烝徒增增。
【传】贝胄,贝饰也。朱綅,以朱綅缀之。增增,众也。
【笺】万二千五百人为军,大国三军,合三万七千五百人。言三万者,举成数也。烝,进也。徒进行烝烝然。戎狄是膺,荊舒是惩,则莫我敢承。
【传】膺,当;承,止也。
【笺】惩,艾也。僖公与齐桓举义兵,北当戎与狄,南艾荆及群舒,天下无敢御也。

  

  俾尔昌而炽,俾尔寿而富。黃发台背,寿胥与试。
【笺】此庆僖公勇于用兵讨罪也。黄发、台背,皆寿征也。胥,相也。寿而相与试,谓讲气力不衰倦。俾尔昌而大,俾尔耆而艾。万有千岁,眉寿无有害。
【笺】此又庆僖公勇于用兵讨有罪也。中时鲁微弱,为邻国所侵削,今乃复其故,故喜而重庆之。俾尔,犹使女也。眉寿,秀眉,亦寿征。泰山岩岩,鲁邦所詹。奄有龟蒙,遂荒大东。至于海邦,淮夷来同。莫不率从,鲁侯之功。
【传】詹,至也。龟,山也。蒙,山也。荒,有也。
【笺】奄,覆;荒,奄也。大东,极东。海邦,近海之国也。来同,为同盟也。率从,相率从于中国也。鲁侯,谓僖公。

  

  保有凫绎,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蛮貊。及彼南夷,莫不率从。莫敢不诺,鲁侯是若。
【传】凫,山也。绎,山也。宅,居也。淮夷,蛮貊而夷行也。南夷,荆楚也。若,顺也。
【笺】诺,应辞也。是若者,是僖公所谓顺也。天锡公纯嘏,眉寿保鲁。居常与许,复周公之宇。
【传】常、许,鲁南鄙、西鄙。
【笺】纯,大也。受福曰嘏。许,许田也,鲁朝宿之邑也。常,或作尝,在薛之旁。《春秋》鲁庄公三十一年“筑台于薛”是与?周公有常邑,所由未闻也。六国时齐有孟尝君食邑于薛。鲁侯燕喜,令妻寿母,宜大夫庶士,邦国是有。既多受祉,黃发兒齿。
【笺】燕,燕饮也。令,善也。僖公燕饮于内寝,则善其妻,寿其母,谓为之祝庆也。与群臣燕,则欲与之相宜,亦祝庆也。是有,犹常有也。兒齿,亦寿征。

  

  徂来之松,新甫之柏,是断是度,是寻是尺。
【传】徂徕,山也。新甫,山也。八尺曰寻。松桷有舄,路寢孔硕。新庙奕奕,奚斯所作。
【传】桷,榱也。舄,大貌。路寝,正寝也。新庙,闵公庙也。有大夫公子奚斯者作是庙也。
【笺】孔,甚;硕,大也。奕奕,姣美也。修旧曰新。新者,姜嫄庙也。僖公承衰乱之政,修周公伯禽之教,故治正寝,上新姜嫄之庙。姜嫄之庙,庙之先也。奚斯作者,教护属功课章程也。至文王之时,大室屋坏。孔曼且硕,万民是若。
【传】曼,长也。
【笺】曼,修也,广也。且,然也。国人谓之顺也。

  

  《閟宫》八章,二章章十七句,一章十二句,一章三十八句,二章章八句,二章章十句。

  駉四篇,二十三章,二百四十三句。

  

  

  商頌

  

  《那》,祀成汤也。微子至于戴公,其间礼乐废坏。有正考甫者,得《商颂》十二篇于周之太师,以《那》为首。
【笺】礼乐废坏者,君怠慢于为政,不修祭祀、朝聘、养贤、待宾之事,有司忘其礼之仪制,乐师失其声之曲折,由是散忘也。自正考甫之孔子之时,又无七篇矣。正考甫,孔子之先也,其祖弗甫何以有宋而授厉公。

  那

  猗与那与,置我鞉鼓。
【传】猗,叹辞。那,多也。鞉鼓,乐之所成也。夏后氏祝鼓,殷人置鼓,周人县鼓。
【笺】置读曰植。植鞉鼓者,为楹贯而树之。美汤受命伐桀定天下而作《濩乐》,故叹之多,其改夏之制,乃始植我殷家之乐鞉与鼓也。鞉虽不植,贯而摇之,亦植之类。奏鼓简简,衎我烈祖。汤孙奏假,绥我思成。
【传】衎,乐也。烈祖,汤有功烈之祖也。假,大也。
【笺】奏鼓,奏堂下之乐也。烈祖,汤也。汤孙,太甲也。假,升;绥,安也。以金奏堂下诸县,其声和大简简然,以乐我功烈之祖成汤。汤孙太甲又奏升堂之乐,弦(“絃”)歌之,乃安我心所思而成之,谓神明来格也。《礼记》曰:“齐之日,思其居处,思其笑语,思其志意,思其所乐,思其所嗜。齐三日,乃见其所为齐者。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见乎其位;周旋出户,肃然必有闻乎其容声;出户而听,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此之谓思成。鞉鼓渊渊,嘒嘒管声。既和且平,依我磬声。
【传】嘒嘒然,和也。平,正平也。依,倚也。磬,声之清者也,以象万物之成。周尚臭,殷尚声。
【笺】磬,玉磬也。堂下诸县与诸管声皆和平,不相夺伦,又与玉磬之声相依,亦谓和平也。玉磬尊,故异言之。於赫汤孙,穆穆厥声。庸鼓有斁,万舞有奕。
【传】於赫汤孙,盛矣汤为人子孙也。大钟曰庸。斁斁然,盛也。奕奕然,闲也。
【笺】穆穆,美也。於盛矣汤孙,呼太甲也。此乐之美,其声钟鼓则斁斁然有次序,其干舞又闲习。我有嘉客,亦不夷怿。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
【传】夷,说也。先王称之曰自古,古曰在昔,昔曰先民。有作,有所作也。恪,敬也。
【笺】嘉客,谓二王後及诸侯来助祭者。我客之来助祭者亦不说怿乎?言说怿也。乃大古而有此助祭之礼,非专于今也。其礼仪温温然恭敬,执事荐馔则又敬也。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笺】顾,犹念也。将,犹扶助也。嘉客念我殷家有时祭之事而来者,乃太甲之扶助也。序助者之来意也。

  

  《那》一章二十二句。

  

  《烈祖》,祀中宗也。
【笺】中宗,殷王太戊,汤之玄孙也。有桑穀之异,惧而修德,殷道复兴,故表显之,号为中宗。

  烈祖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锡无疆,及尔斯所。既载清酤,赉我思成。
【传】秩,常;申,重;酤,酒;赉,赐也。
【笺】祜,福也。赉读如往来之来。嗟嗟乎我功烈之祖成汤,既有此王天下之常福,天又重赐之以无竟界之期,其福乃及女之此所。女,女中宗也。言承汤之业,能兴之也。既载清酒于尊,酌以祼献,而神灵来至,我致齐之所思则用成。重言嗟嗟,,美叹之深。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无言,时靡有争。绥我眉寿,黃耇无疆。
【传】戒,至;鬷,总;假,大也。总大无言无争也。
【笺】和羹者,五味调,腥熟得节,食之,于人性安和,喻诸侯有和顺之德也。我既祼献,神灵来至,亦复由有和顺之诸侯来助祭也。其在庙中,既恭肃敬戒矣,既齐立乎列矣,至于设荐进俎,又总升堂而齐一,皆服其职,劝其事,寂然无言语者,无争讼者,此由其心平性和,神灵用之,故安我以寿考之福,归美焉。约軧错衡,八鸾鸧鸧。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将。自天降康,丰年穰穰。
【传】八鸾鸧鸧,言文德之有声也。假,大也。
【笺】约軧,毂饰也。鸾在镳,四马则八鸾。假,大也。享,献也。将,犹助也。诸侯来助祭者,乘篆毂金饰错衡之车,驾四马,其鸾鸧鸧然声和,言车服之得其正也。以此来朝,升堂献其国之所有,於我受政教,至祭祀,又溥助我,言得万国之欢心也。天于是下平安之福,使年丰。来假来饗,降福无疆。
【笺】享,谓献酒使神享之也。诸侯助祭者来升堂,来献酒,神灵又下与我久长之福也。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笺】此祭中宗,诸侯来助之,所言汤孙之将者,中宗之享此祭由汤之功,故本言之。

  

  《烈祖》一章二十二句。

  

  《玄鸟》,祀高宗也。
【笺】祀,当为祫。祫,合也。高宗,殷王武丁,中宗玄孙之孙也。有鸲雉之异,又惧而修德,殷道复兴,故亦表显之,号为高宗云。崩而始合祭于契之庙,歌是诗焉。古者君丧,三年既毕,禘于其庙,而後祫祭于太祖。明年春,禘于群庙。自此之後,五年而再殷祭,一禘一祫,《春秋》谓之大事。

  玄鸟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传】玄鸟,鳦也。春分玄鸟降。汤之先祖,有娀氏女简狄,配高辛氏帝,帝率与之祈于郊禖而生契,故本其为天所命,以玄鸟至而生焉。芒芒,大貌。
【笺】降,下也。天使鳦降而生商者,谓鳦遗卵,娀氏之女简狄吞之而生契,为尧司徒,有功,封商。尧知其後将兴,又锡其姓焉。自契至汤八迁,始居亳之殷地而受命,国日以广大芒芒然。汤之受命,由契之功,故本其天意。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传】正,长;域,有也。九有,九州也。
【笺】古帝,天也。天帝命有威武之德者成汤,使之长有邦域,为政于天下。方命其君,谓遍告诸侯也。汤有是德,故覆有九州,为之王也。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传】武丁,高宗也。
【笺】后,君也。商之先君,受天命而行之不解怠者,在高宗之孙子。言高宗兴汤之功,法度明也。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龙旂十乘,大糦是承。
【传】胜,任也。
【笺】交龙为旂。糦,黍稷也。高宗之孙子有武功有王德于天下者,无所不胜服,乃有诸侯建龙旂者十乘,奉承黍稷而进之者,亦言得诸侯之欢心。十乘者,二王後、八州之大国。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传】畿,疆也。
【笺】止,犹居也。肇,当作兆。王畿千里之内,其民居安,乃後兆域正天下之经界。言其为政自内及外。四海来假,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传】景,大;员,均;何,任也。
【笺】假,至也。祁祁,众多也。员,古文作云。河之言何也。天下既蒙王之政令,皆得其所,而来朝觐贡献,其至也祁祁然众多。其所贡于殷大至,所云维言何乎?言殷王之受命皆其宜也。百禄是何,谓当担负天之多福。

  

  《玄鸟》一章二十二句。

  

  《长发》,大禘也。
【笺】大禘,郊祭天也。《礼记》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是谓也。

  长发

  浚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
【传】濬,深;洪,大也。诸夏为外。幅,广也。陨,均也。
【笺】长,犹久也。陨,当作圆。圆,谓周也。深知乎维商家之德也,久发见其祯祥矣。乃用洪水禹敷下土正四方、定诸夏、广大其竟界之时,始有王天下之萌兆,历虞、夏之世,故为久也。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传】有娀,契母也。将,大也。契生商也。
【笺】帝,黑帝也。禹敷下土之时,有娀氏之国亦始广大,有女简狄吞鳦卵而生契,尧封之于商,後汤王因以为天下号,故云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
【传】玄王,契也。桓,大;拨,治;履,礼也。
【笺】承黑帝而立子,故谓契为玄王。遂,犹遍也。发,行也。玄王广大其政治,始尧封之商为小国,舜之末年乃益其土地为大国,皆能达其教令,使其民循礼,不得踰越,乃遍省视之,教令则尽行也。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传】相土,契孙也。烈烈,威也。
【笺】截,整齐也。相土居夏后之世,承契之业,入为王官之伯,出长诸侯,其威武之盛烈烈然,四海之外率服,截尔整齐。

  

  帝命不违,至於汤齐。
【传】至汤与天心齐。
【笺】帝命不违者,天之所以命契之事,世世行之,其德浸大,至于汤而当天心。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传】不迟,言疾也。跻,升也。九围,九州也。
【笺】降,下;假,暇;祗,敬;式,用也。汤之下士尊贤甚疾,其圣敬之德日进,然而以其德聪明,宽暇天下之人迟迟然,言急于己而缓于人,天命是故爱敬之也。天于是又命之,使用事于天下,言王之也。

  

  受小球大球,为下国缀旒,何天之休。
【传】球,玉;缀,表;旒,章也。
【笺】缀,犹结也。旒,旌旗之垂者也。休,美也。汤既为天所命,则受小玉,谓尺二寸圭也;受大玉,谓珽也,长三尺。执圭搢珽,以与诸侯会同,结定其心,如旌旗之旒縿著焉,担负天之美誉,为众所归乡。不競不絿,不刚不柔,敷政优优,百禄是遒。
【传】絿,急也。优优,和也。遒,聚也。
【笺】競,逐也。不逐,不与人争前後。

  

  受小共大共,为下国骏厖,何天之龙。
【传】共,法;骏,大;厖,厚;龙,和也。
【笺】共,执也。小共大共,犹所执搢小球大球也。骏之言俊也。龙,当作宠。宠,荣名之谓。敷奏其勇,不震不动,不戁不竦,百禄是总。
【传】戁,恐;竦,惧也。
【笺】不震不动,不可惊惮也。

  

  武王载旆,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
【传】武王,汤也。旆,旗也。虔,固;曷,害也。有之言又也。上既美其刚柔得中,勇敢不惧,于是有武功,有王德,及建旆兴师出伐,又固持其钺,志在诛有罪也。其威势如猛火之炎炽,谁敢御害我。苞有三孽,莫遂莫达,九有有截,
【传】苞,本;孽,余也。
【笺】苞,丰也。天丰大先三正之後世,谓居以大国,行天子之礼乐,然而无有能以德自遂达于天者,故天下归乡汤,九州齐一截然。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传】有韦国者,有顾国者,有昆吴国者。
【笺】韦,豕韦,彭姓也。顾、昆吾,皆己姓也。三国党于桀,恶,汤先伐韦、顾,克之。昆吾、夏桀,则同时诛也。

  

  昔在中叶,有震且业。允也天子,降予卿士。
【传】叶,世也。业,危也。
【笺】中世,谓相土也。震,犹威也。相土始有征伐之威,以为子孙讨恶之业,汤遵而兴之。信也天命而子之,下予之卿士,谓生贤佐也。《春秋传》曰:“畏君之震,师徒桡败。”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
【传】阿衡,伊尹也。左右,助也。
【笺】阿,倚;衡,平也。伊尹,汤所依倚而取平,故以为官名。商王,汤也。

  

  《长发》七章,一章八句,四章章七句,一章九句,一章六句。

  

  《殷武》,祀高宗也。

  殷武

  挞彼殷武,奋伐荊楚,冞入其阻,裒荊之旅。
【传】挞,疾意也。殷武,殷王武丁也。荆楚,荆州之楚国也。冞,深;裒,聚也。
【笺】有钟鼓曰伐。冞,冒也。殷道衰而楚人叛,高宗挞然奋扬威武,出兵伐之,冒入其险阻,谓逾方城之隘,克其军率而俘虏其士众。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笺】绪,业也。所,犹处也。高宗所伐之处,国邑皆服其罪,更自勑整,截然齐壹,是乃汤孙太甲之等功业。

  

  维女荊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传】乡,所也。
【笺】氐羌,夷狄国在西方者也。享,献也。世见曰王。维女楚国,近在荆州之域,居中国之南方而背叛乎?成汤之时,乃氐羌远夷之国来献来见,曰商王是吾常君也。此所用责楚之义,女乃远夷之不如。

  

  天命多辟,设都于禹之绩。岁事来辟,勿予祸適,稼穑匪解。
【传】辟,君;適,过也。
【笺】多,众也。来辟,犹来王也。天命乃令天下众君诸侯,立都于禹所治之功,以岁时来朝觐于我殷王者,无罪过与之祸適,徒勑以劝民稼穑,非可懈倦。时楚不修诸侯之职,此所用告晓楚之义也。禹平水土,弼成五服,而诸侯之国定,是以云然。

  

  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
【传】严,敬也。不僭不滥,赏不僭,刑不滥也。封,大也。
【笺】降,下;遑,暇也。天命乃下视,下民有严明之君,能明德慎罚,不敢怠惰自暇于政事者,则命之于小国,以为天子,大立其福。谓命汤,使由七十里王天下也。时楚僭号王位,此又所用告晓楚之义。

  

  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後生。
【传】商邑,京师也。
【笺】极,中也。商邑之礼俗翼翼然可则效,乃四方之中正也。赫赫乎其出政教也,濯濯乎其见尊敬也,王乃寿考且安,以此全守我子孙,此又用商德重告晓楚之义。

  

  陟彼景山,松柏丸丸。是断是迁,方斫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闲,寢成孔安。
【传】丸丸,易直也。迁,徙;虔,敬也。梴,长貌。旅,陈也。寝,路寝也。
【笺】椹谓之虔。升景山抡材木,取松柏易直者断而迁之,正斫于椹上,以为桷与众楹。路寝既成,王居之甚安,谓施政教,得其所也。高宗之前,王有废政教,不修寝庙者,高宗复成汤之道,故新路寝焉。

  

  《殷武》六章,三章章六句,二章章七句,一章五句。

  那五篇,十六章,百五十四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4:3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