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木入干乡金巽巳,九宫之内起于尊。

  太阴直时兑上起尊。

  太阴直时震上起尊。

  火星直时艮上起尊。

  土水星直时坤上起尊。

  木星直时干上起尊。

  禽八门吉凶所主

  布门禽宿少人知,常把长生作例推;加入尊星生死地,九宫八卦顺时移。

  将忌伤门兵怕死,败休罗职不为奇;惟有福生尊与帝,四门吉地任施为。

  四季暗金煞

  春逢箕水豹为殃,夏来轸水蚓遭伤;参水猿星秋大忌,壁狳冬月莫相当。

  七元暗金煞

  一羊二兔三马头,四虚五蛇六火猴,七打龙头辰土立,此是金神七煞游。

  七元大败煞

  一元轸宿二元氐,三室四虚大不宜;五鬼排来六是壁,七张凶曜不须为。

  禽星入太白

  天上禽星凶最深,举谋运用细追寻;奎娄角亢须回避,百事逢之 死临。

  斗女鬼牛为太白,虽无抵犯自防身;若能识避其星煞,家国何愁祸患侵。

  日家时煞

  甲乙休寻星日马,丙丁切忌鬼金羊;戊己须防娄宿走,庚辛危月燕何 。

  壬癸必防蛇出穴,时逢大煞不还乡。

  交伤流血

  正月从马二从蛇,逆转辰宫三月夸;四卯五寅六在丑,七子八亥九戌加。

  十酉十一归申位,十二月来未上移;但于月上寻时日,顺转之中仔细磨。

  若逢子午与卯酉,交伤流血莫相过。

  禽星贵人

  日向午时月向寅,火居巳上水临申;金在辰宫木向未,土星直卯贵人真。

  若用此时为将相,百事亨通福禄臻;此是禽中六合贵,时师能谙即通神。

  子房曰:周天二十八星君,十二宫中子细寻;若能通达其中法,定握兵权护国人。

  孔仪曰:时为天子日为官,动用之时仔细看;但把时禽加日宿,莫教伏断上头安。

  又曰:日 那更取时 ,时不 他别用方; 弱要时加日宿,一人敢与万人当。

  孔明曰:一日之中管一星,若逢吞啖急须行;加他不过休前进,吞得他时百战赢。

  禽星四不知(合遁得禽,偷营劫寨)

  甲子将:戌为天不知,亥为地不知,辰为人不知,巳为鬼不知。

  己卯将:丑为天不知,寅为地不知,未为人不知,申为鬼不知。

  甲午将:辰为天不知,巳为地不知,戌为人不知,亥为鬼不知。

  己酉将:未为天不知,申为地不知,丑为人不知,寅为鬼不知。

  天目地耳(推者出兵日也。最要干支相生、比和者吉。)

  甲子旬:天目午,地耳辰。甲戌旬:天目辰,地耳寅。

  甲申旬:天目寅,地耳子。甲午旬:天目子,地耳戌。

  甲辰旬:天目戌,地耳申。甲寅旬:天目申,地耳午。

  横天伏断(论禽)

  正兔马犬共同游,二鼠 龙入帝州;三马逢羊 合伴,四兔猿鼠 啾啾。

  五羊蛇与猴相合,六虎逢羊马亦忧;七 猴鼠兼牛忌,八燕狗尾共星愁。

  九昴又逢娄执兔,十龙蛇犬会 猴;十一蛇羊 鼠走,十二龙羊 兔头。

  远游用此日,漂泊无消息;任官用此日,风波起不测;

  行兵用此日,万里皆流血;埋葬用此日,人亡并死绝;

  嫁娶用此日,生离与死别;经营用此日,本利一齐拆;

  种作用此日,尽被鼠雀食;起造用此日,哭声不断绝。

  天影日(忌修营、立寨、起造)

  正五九月兮,逢虎最难当;二六十月兮, 羊行倒墙;

  三七十一月,恶蛇逢 战;四八十二月,猿猴上树藏。

  修营立寨皆不利,贼人不来自惊惶。

  十恶大败日

  甲辰乙巳与壬申,丙申丁亥及庚辰;戊戌癸亥加辛巳,己丑都来入座神。

  丙子己亥兼丁丑,营谋百事自防身;拜将出师须大忌,金银成库化为尘。

  禽断秘诀

  凡看禽书,宜昼不宜夜也,夜则焚香。凡有占问,必洁净其手,方可上掌演之,于是所断祸福无不应也。

  演用禽星条目

  凡日时之禽,为彼我共享之禽。番禽为自己,到将为他人。今人不明番到之理, 以时胜日为我胜彼,殊不知禽星有 弱,人事有善恶,以善应恶,以恶应善者。惟兵家专用我胜彼,其余事有用彼胜我者,有用我胜彼者,有用彼我之比和者,有用先善后恶为漏禽者。事类不一, 举数事,切于日用,条目于后。

  占婚姻

  凡占婚姻,以番禽为男家,到将为女家,日禽为媒人。如我 他,或他 我,婚则不成,成亦终不偕和。如他禽生我,则婚易成,亦主偕老。若我禽生他,婚亦难成。若彼我之禽比和,亦成。如日禽 我,或我禽 日,则主媒人不得力。若日禽得地生我者,则媒人得力,亲事易成。若彼我之禽与日时之禽共临三合之位,婚亦易成。

  占生产

  凡占生产,皆以我禽为母,他禽为子,母 子易生,子 母难生。日禽 他禽亦易生。若我禽得地,他禽不得地,则母安子危。他禽得地,我禽不得地,子安母危。如日禽弱,又不得地,来 我禽者,主母有病。若时禽 日禽,主快。又云:阳禽泊阳宫生男,阴禽泊阴宫生女。亢、牛、壁、虚、危、室、奎、娄、张、毕、星、觜属阳,角、氐、鬼、柳、参、危、女、斗、心、房、井、箕属阴。阳禽泊阴宫亦生男,阴禽泊阳宫亦生女。《禽书》云:识得落禽直万金。

  占求财

  凡占求财,以番禽为求财之人,到将为出财之人,日禽为财并牙保之人,三禽和禽不相 制者,其财易求,而谋事亦遂。若日禽与他禽 我,为财 我,难求。如我禽 他,半吉。若日禽 他禽,必为中间人阻当,难成。

  占官讼

  凡占官讼,以我禽为问数之人,他禽为对首之人,日禽为官吏。无问我讼人,人讼我,俱要我禽高一等,方能降服上下。我禽 他禽,为我有理而讼胜。他禽 我禽,为彼有理,而我讼输。日禽生我禽,则官吏顺我,而彼有罪。日禽生他禽,则官吏顺彼,而我有罪。如彼之禽、我之禽俱受日 ,则彼此皆罪。若彼我之禽俱 日,则彼我之词皆不准。三禽和合不相 者,中有好人和解,官事消散。三相 制或泊刑害之宫,则主宫吏淹延不 。

  占患病

  凡占患病,以番禽为病人,到将为病症,日禽为医人。病人 症,则不药自愈,病人 日亦愈。若病症 人,难愈。日禽 症,宜服药,日禽 人,医作难。如我禽不得地,加他禽 制者,死。若他禽不得地,虽凶亦无妨,但要我禽得地者,其病易好。

  占行人

  凡占行人,以我禽为占者,以他禽为行人,日禽为路及行人所往之方。我 他,行人不至。他 我、生我,行人立至。日禽 他人,中途有阻。他人禽或在日禽之宫,或与日禽合者,行人未动。他人禽或在我之宫,人立至。他禽若 制日禽,中途无阻,行人不久到家。

  占擒捕

  凡占擒捕,须要我禽高,能吞啖擒制他禽为好。如我禽能 制他禽,其人必获。他禽是房日兔,我禽是娄金狗,他虽 我,然我禽高,能吞啖降伏他人,必得其首也。

  占战

  凡选时出战,须要内刚外柔,我 彼弱,我禽得地者胜,他泊休囚刑害败。假如番禽我是尾火虎、箕水豹,到将他是娄金狗、室火 ,则我 彼弱,出则百战百胜,敌必授首而降,无所逃也。

  占渔猎

  凡占渔猎,皆以我禽为渔猎之人,他禽为所捕之物,日禽为所捕之处,及所捕应用之器。先以日时二家和会,次用他禽生我为好。如日禽 制他禽,自伏。若他禽 日禽张网装弯。若他禽与日禽和好,宜拗罾。我禽 他禽,宜打网。若使我禽太高,他禽受制,则为我 其物, 难获。宜向鹤神,背太白,出伤、死门,忌截路、旬中空,宜伏断,用刀砧、血刃、飞廉、受死、月杀、鱼鸟会日为好。

  占谒见并会人

  凡占谒见会人,皆以番禽为我,到将为他,日禽为所会之处。如他禽与日禽旺而生我,谒见则喜;我如欲会人,其人自来。若番我禽 他禽者,为本身高,其人不来。如日时之禽生他禽者,其人欲来不来。如日时之禽不相 而逢伏断,其人在家不出;若直空亡、五不遇时者,其人 不在家。泊山林,其人在州县。泊田园,其人在邻里。泊田野,其人在中途相遇;余仿此。

  占逃难

  凡占逃难,以番禽为逃难之人,到将为追捕之人,日禽为逃难之处。须要日禽生旺,我禽落泊得地为好。若我禽 他禽者,莫妨。如他禽 我禽,必被所捕。若日禽 我禽,我禽生他禽者,则主逃难之处不稳,惟生我则吉。如日间逃难,要他人是夜禽;如夜间逃难,要他人是日禽,仍要出杜门,或地户,或华盖方,或九地、太阴、六丁下出,则人不见我,可以免难也。

  占捕捉逃亡人犯

  凡捕逃,以番禽为捕逃之人,到将为逃亡之犯,日禽为逃避之处。须要日禽与他禽生我,其人自必相遇。如我禽太高, 伏他禽者,彼必畏我,深躲不出。尤须择惊门而出,其人可获也。

  占失物

  凡占失物,以我禽为失物之主,他禽为所失之物并所得之人,日禽为所失所藏之处。若他禽来生我禽者,其物易寻易见;如是生物,则主自回。如我禽 他禽者,急寻必见,迟则难矣。若日禽 他禽者,其物被藏深处不出。仍以锁泊定其所藏之方,逢山在山,逢水在水,若逢汤火、刀砧,其物已被烹宰矣。

  占天晴雨

  凡占天时晴雨,皆以日辰与日宿所属五行而断。如日辰属水,其宿属火,是日辰 日宿,则主阴无雨。如日辰属火,日宿属水,是日宿 日辰,其日主晴。如日辰生日宿,主阴晦。若日辰与日宿比和,皆火则晴,皆金作雨,皆水即雨,皆土则阴,皆木则风也。

  占声息

  凡军中闻报声息,即以所闻、所报之时占之。如到彼 我弱,彼又得地,旺而生 我者,又以其时起遁。如遁合「太白入荧惑」者,其贼必来。如番我禽旺而得地,又能吞啖擒制他禽,而又遁合「荧入太白格」者,其贼必自恐惧而逃遁矣。若时直伏断、截路空亡,更彼我之禽比和,或与同类,或他禽旺而低弱者,则主惊虚,其贼 是虚报者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5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