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木盛能令金自欺。

此言木多金少,不能制伏,谓人自己身旺,官杀轻微,反伤之也,亦云太过之谓

土虚反被水相欺

土生於亥子丑,水盛土虚,此为不及之论,尚言富贵哉。

火无木则终其光。

火赖木生,木为火之母,火为文明之象。若无木生之火,安得有光?虽得子母相依,共发光辉,以显扬于天表可也。

木无火则晦其质。

如木生人,禀东方一路之秀气。柱中须见火,则显其身,且火乃木之子也。如有人根本,赖子以显扬,以生光辉,理亦然也。

乙木秋生,拉枯摧朽之易也。

乙木,阴木也。自夏至后,六阴皆生,虽枯朽之时,不能摧其根也。须金盛能生水,水生木,有生生不绝之理也。但恐土多助杀,伤身之患也。

庚金冬死,沉沙坠海岂难乎。

庚金生于巳,而死于子。子为水旺之处,湖海之汪洋,况金又能生水,而使其身沉于水乡,不能见用于世。主为人寒薄,骨肉无依之论也。

凝霜之草,不能克土,出土之金,不能胜木。

此二者气尚未足,故不能任其力也。

火未焰而先烟。

此言初生之火,未乘旺而先泄其气,盖有土多之故也。

水既往而犹湿。

此言水之盛溢,虽死已尽,尚有余波,主有智谋余足之象。

大抵水寒不流,木寒不发,土寒不生,火寒不烈,金寒不熔,则无火制,皆非天地之正气也。

此谓五行生非其时,况入禀之,亦犹是也。且水寒则凝冰,故不流,木寒则冻根,故不发,土寒不生,则火不旺,金寒不熔则无火制,此皆不逢时之谓也。

然万物初生未成,成久则灭。其超凡入圣之机,起死回生之妙,不象而成,不形而化。固用不如固本,花繁岂若根深。

用者,用神也,须以之为令,宜乎坚固,苟本不固,用亦无所为也。本者,命也。命不固,虽固其用一时而已,犹君弱臣强之象。

且如北金恋水以沉形。

庚辛生于亥子丑,为金沉水底之象。

南木飞灰而脱体。

甲木生于巳午未,则木又生火,火盛木焚,巳成灰烬之说。

东水旺木以枯源。

水生于东,春月木旺,则水将枯,亦为子多母枯之象。

西土实金而虚己。

金旺于秋,以土生之,则金实而土虚,所谓子壮而母虚之故。

火因土晦皆太过,五行贵在中和理,求之求之勿苟言,掬尽寒潭须见底。

一行禅师天元赋

三才既定,五气混同。分之顺逆,贤者皆通。

三才者,乃天干地支人元,分为三。五气即金木水火土之气,混同于中,当以阴顺阴逆分之,然后可以论命。

甲得癸而滋荣,衣食自然丰足。

甲乃阳木无根,若无水则枯朽矣,不可雕琢也。癸水,乃阴水也,犹石泉地中之脉,不泛不浮。甲木赖之以滋身,方得荣茂,而可以活生。癸为甲之母,母子相顾,则衣食自然丰矣。且甲生于春,自然承旺,生于冬则癸旺,癸能滋之,可以言福。

乙伴壬而获福,天赐禄位高崇。

乙木乃阴木有根之物,如根之屈曲,有未伸之象。及至发生成林,藉壬水以养。壬水,阳水也。若江海之水,不能损有根之木,虽多只为淹没,不能飘流,犹树木得雨露之恩,故曰天赐禄位高崇,理必然矣。

丙乙友会,平生福寿超群,出世深茂才举。

丙乃阳火也,乙乃阴木也。阴木生阳火,此为相生之义。且乙为丙之母,丙为太阳之象。在天为日,在人道为君为父为夫,主刚毅不屈,有文明之体,又得乙木生之,是为交会,逞其光辉,故得超群之象,且安寿考焉。

戊印丁兮,似虎居山谷之威。

戊为阳土,赖丁火生之,丁即戊之母。母为印绶,且土无正位,寄生于火,乘旺于四季,辰戌丑未之方。故以土为山谷,若虎居山谷之间,自然有威,以命理论之,亦颇为福矣。

己交丙兮,象龙得风云之势。

阳火生阴土,阳生阴之义,犹父生女之象,丙为己父是也。此言人身得父母之庇,如龙得风云之势,任其自如也,岂不为富贵也哉。

庚逢己丑,官禄有余

庚金以己为母,此言金生人,若逢火地,则败其身矣,要有土以生之,则为福矣。若运至土亦可。若土太多,则埋金质,亦无福矣。只以中和取之为上。

辛到戊乡,衣食自足。

辛金遇戊土之乡,是为父母之邦,岂不为得所哉?且金赖土生,土盛而金埋没,如辛日四柱有土,不宜又行土运,原无印绶,忽遇印乡,如逢父母,则快何如也。

壬辛得会,福寿无疆

壬水赖辛金为母,得生生不绝之义,如壬水生于夏,则无根矣。若逢辛运之方,谓之福寿无疆

癸庚相逢,偏饶仆马。

癸水以庚金为母,如以癸日干,四柱有庚金为印,如无丙伤之,则主人多仆马富厚。柱中无庚印,或运至印绶之方,亦可为荣矣。

清高符印,须知冠冕以乘轩。

符印,官印之星也。此等星辰,为唐符国印之星。人命遇之,盖有冠冕轩舆之贵,非为人君,则为王候之贵也。唐符国印之星,惟张果老通玄先生命理,专用此二星取贵。

冲破禄星,应显威权而解绶。

禄星者,官星也。子平云:用之为官不可冲,用之为禄不可破。破而冲之,两相为害。虽有威权,遇之则避身退位矣。

阳木甲逢庚败,枝干不得无伤。

甲木,阳木也。若生不逢春,遇庚金则削之,未免伤其肢体也。剥削太过,木之受伤。以人命喻之,主有筋骨疼痛之疾,岂能获福哉?若行火运,制庚之地,可以言造化矣。

阴木乙遇辛金,茎叶自然有损。

此言阴克阴之故,乙为阴木,藏之地下,辛金亦藏于地下,是为阴克阴。若木主有气,则不畏也。

炎炎丙火,遇壬而赫赫无光。

丙火,阳火也,取日之象,悬象在天,昭然光显。壬水阳水,为江海,寂然在下,岂能克丙乎?但于运行交会相济处克之是也,或水到火乡,火到水乡,相制者,是为此论。

烁烁阴丁,逢癸而明辉自暗。

阴火逢阴水,本云相克。且丁火为星光,悬象在天,癸水在地为泉水,岂能克天上之丁?以理论之,丁行癸乡,癸逢丁运,两相会合,则为相克,其理然欤。

戊守甲位,惟赖庚方能吉。

戊土本因木克,阳克阳也。阳土为城头之土,堤防之岸,遇阳木而克之,则有崩裂之患。须得庚金克其甲木,以救其危可也,然后可以言吉。

己坐乙乡,知是干头有鬼。

此言阴干克阴干,谓之鬼也。如己土日主,生临卯位,乃为坐下之鬼。又行寅卯之运,又遇甲乙,乃为相克之乡,身旺则逢官为福,身弱则遇鬼为祸。

庚逢丙战,势自倾危。辛被丁侵,克伐成害。

此言庚辛金,被丙丁之火,克而害之,主人不能为福。须得壬癸之水,以制丙丁之火,济其均平,可以为富贵也。

壬忧戊至,蹇涩难通。癸怕己临,屯晦惊惶。

壬癸之水,其性爱润下,又遭戊己土以滞之,则阻而不通,主人不能获福。土若太多,则为贫贱断之。水若太多,则为泛滥淫奔断之。只要均平,故曰:土止水流全福寿。

干鬼带禄旺,扶持更破。

身衰者,干头遇克,谓之带鬼。若逢禄旺,则能扶持。更有破败,为福且少。为祸更多,主人或富或贫,进退无常之命也。

支神无吉神,祸皆难免。

支神者,地支中所藏之神,亦宜有吉神相助,可以为福也。若有相克之神,遇祸患则难免矣。如甲木生于子月,子宫以癸水为印,岂不为美哉?此命若年日时中有己,土旺则克癸水,是谓吉神受害。审此推之,则无不验矣。

尊堂福寿崇高,皆言甲到丙乡。

甲到丙乡者,是食神之地。甲能生丙,丙乃甲之子也,名曰食神。甲且食丙之禄,如子之养父,岂不为福寿尊荣欤!

朝省权贵优升,盖为乙居丁舍。

乙木能生丁火,亦如父食子之养,皆为吉人矣。

官木并叠,丙食戊而成功。

此言丙火食戊土之养也。

谷麦盈仓,丁啖己而有旺。

此言丁火食己土之禄也。

要得丰足,无过戊得逢庚。

此言戊土食庚金之禄也。

欲问高迁,全赖己加辛地。

此言己土食辛金之禄也。

满堂金玉,庚禄有壬。广置田园,辛能食癸。

此言庚金食壬水之禄,辛金食癸水之禄,皆言子养父也。

壬食甲而有旺,众福如麻。癸向乙而生成,入食列鼎。

此言任水食甲木之禄,癸水食乙木之禄,皆十干生成之禄。

五行休废,得救助以灾轻。

四柱金木水火土,遇休囚死绝之地,柱中有一在长生帝旺之方,则颇相助,虽有灾亦轻矣。

四柱官印,无损坏而禄重。

四柱干头有官星印星,无冲无破,主人一生禄重。但恐遇克害之运,犯小运流年冲破,止一年之不利,不为永久矣。

甲逢丁而成焰,资财累岁多亏。乙遇丙而化灰,金玉自消难聚。

此言甲木生丁火,乙木生丙火,为伤官盗气之论。伤官者,我生之子也,为人傲气,不循规矩,能消耗父母之财物,视人不如己,喜财则荣,无财则贫。

天元正败,丙见己而伤残。干禄全轻,丁值戊而衰弱。

此言火土伤官之为害,上下相戕之理。

戊若逢辛,须仗吉杀以扶持。己宜输庚,实赖五行之救助。

此言土金伤官,吉煞谓财官印也,惟忌官喜财也。

庚申见癸,荡散资金。

此言庚金生癸水,则有荡散之祸,须得土以止之,方为发福,无土止之,则为散漫。主人流荡,淫欲亡家。

辛禄遇壬,销熔福禄。

辛金生壬水为伤官,是为金水伤官。主人清秀好歌乐,极聪明,淫佚无度,遇土止之则福。无土止之,终为下格矣。

年少逢灾,壬伤乙运。

此言壬水生乙木为伤官,又行伤官之运,主有灾晦。

祖财随废,癸被甲侵。

此言癸水生甲木为伤官,柱中有制则吉,无制则凶。

衣食难求,幼岁常逢五鬼。

夫日干弱,见杀即为鬼,谓之阴鬼害身,暗中不觉若身旺者,化鬼为官,则能资身为福。 且五鬼阴煞也,害人不浅。

遁闷休囚,长年元值三刑。

此言刑败之理。

祸本难免,禄本逢衰。若遇败神,兹生休咎。

官为禄本,有官而无禄,则为假官,虽荣而不贵。有禄而无官,则无所施。官禄若行衰绝之地,难免不惟其祸矣。败神者,破败之神,命内逢之,主一生休咎不利。

况乎甲憎乙向,逢之自己多灾。乙被甲临,反与他人为助。

甲乙者,比肩兄弟姐妹之类。犹人之有兄弟多者,有家产则争而分夺,无家财则起祸端,手足不相顾。有身弱者,喜兄弟相助,但乙见甲为兄,为劫财,以上临下之祸,遇财而劫之也。

壬行癸厄,丙最输丁。辛忌庚方,丁嫌暗丙。

此皆比肩动财之祸也。

戊同己兮,多生脾胃之疾。

戊己土,在人身为脾胃,倘若遇木克之,刑伤脾土矣,故有脾胃之疾。

戊同己兮,反有奔波之事。

己为弟,戊为兄,人各自立,则无伤于和气,倘若兄弟同处有萧墙之变,反主奔波劳苦,安得有怡怡之乐耶?

柔能制刚,多因辛与庚期。太重之余,乃是辛居庚地。

此言庚辛金之刚柔也。庚刚而辛柔,庚为剑锋之器,故云刚能杀万物,辛为钗钏之质,故云柔能为美观。若辛见庚,又为甚也。

癸中隐丙,壬午遇之多伤。

癸以丙为财,任其所用,若遇壬午,又伤其丙,壬为癸之兄,且劫丙财,故曰多伤,午中亦有丙,况午上壬支亦是丙财,壬又伤支午之丙是也。

壬内藏丁,癸水翻然自败。

壬与丁正有夫妻之义,又遭癸水克丁,乃为弟夺其妻,则伤败也,反为大祸。

阳者若为暗损,平生为恶轻生。

阳者,刚也,有果敢刚义之能。若遇暗损,当有自弃其身矣。

阴位即曰败神,处世忧贱抑塞。

阳者,柔也,女人之质喜之。若男命纯阴,亦少刚助,处于世亦为抑塞基志。若得五阳聚局,可以言富贵矣。

甲见辛而化官,刚柔相济

甲以辛而为官,甲刚而辛柔,故能相济而不相克也。

乙见庚而为福,兄弟同乡。

乙与庚合,是夫妻之理。庚金能克乙木,为正官而为有福也。犹兄弟同乡,而且和也。

水火既济,却言丙对癸乡。

癸水克丙火,丙为太阳在天,癸水在地居坎,上下悬隔,岂能相克?而子午相对,正得既济之象,终为吉兆。

意气相承,乃是丁归壬舍。

丁与壬本相合,阳水不能克阴火也,故同舍而居,相投而乐。

戊临乙位,土得木而生成。

木赖土以培养,土赖木以泄其气,两得而生成,虽云克之何相害也。

己向甲乡,阴遇阳而可贵。

己与甲,本以阴阳相配之义,以为夫妇之道。故云甲与己合,甲以己为财,以妻之财而享之,安得不贵乎?

白虎通道,庚加丁临。太阴得路,辛归丙舍。

庚辛金为白虎,加之丁火克庚金,得配阴阳之道,以柔而济刚,无相害也。辛为太阴,遇丙且合而归之,是为正义。

壬怜己兮,远泛洪波。

壬为江海之水,己为平地之土。壬水至于阴土之上,则成洪波远泛,无以止之,须得阳土止之,遂塞其流矣。

癸喜戊兮,澄澜漂渺。

癸与戊合,得其正义。且癸为水,得合阳土,本无波涛之泛,故曰癸喜戊兮,云云。

阳遇阴而化合,阴得阳而成器。

此言从化,阴阳相得之义。

又有甲己相逢,化土为福,则夫妇遐昌。

甲己以成合矣,甲属木,己属土,甲以从己,以化土为财。犹人以身从妻之财,可以为福,得全夫妇之道,得申子辰可也。

乙庚和合,成金得位,则东西类化。

乙庚化金,要在巳酉丑十一月可也。

丙辛化水,智显则必主文章。

丙与辛合,从金之义,金则生水,辛亦化为水矣。是谓金水相生,反归本质矣。

丁壬为木,聪明则近善多仁。

壬水生木,则从而化之,法以正二月间可化。木主仁,故好仁。

戊癸得化,禄位崇高。二者相逢,三才可立。

戊土赖火生,从火而化之,是归本质,此皆生生不绝,化化无穷之义。

阴遇阳而化官,到旺方官崇位显。

一阴一阳而成配,乃有化道,化得真者,则为贵论。

阳得阴而成配,临有气财旺妻贤。

阳,男也。阴,女也。故以阴阳相合,为之夫妇,若有生气,主财旺且妻贤,若遇休囚死绝,主散财而伤妻。

是以平生不足,甲为壬伤。处世多屯,乙因癸克。

甲木赖壬以生,且壬为阳水,故有浮泛之性,甲木无根,恐有飘流之失,故曰平生不足。乙乃阴木,癸乃阴水,但以根茎之资,岂成大林之茂,故曰处世多屯。

阳自败兮,丙为甲伤。阴不明兮,丁缘乙制。

丙火赖甲木生之,以为光明。尚甲之受制于庚,则不能生木之火。且丁赖乙生,因乙受制不能助丁之力也。

上之陵下兮,戊遭丙食,卑恐欺尊兮,己伤丁炎。

此言倒食之理也。

阳庚嘹唳兮,戊土晦之。辛禄卑薄兮,己阴破之。

此言庚辛之质,因戊己多而掩美质,不能显达也。

失之于智,皆因庚祸于壬。丧之于权。每遇辛伤于癸。

此言壬癸之水,又因庚辛所扰。犹人之母多,抚其一子,反为害。故有智有权,皆失丧也,不得自专。

甲乙常欣戊己,乃为身内之财,丙丁尤喜庚辛,实是生成之福。

甲乙以戊己为财。丙丁以庚辛为财,乃生成正理,故安享之。

勾陈得位,戊归壬乡。阴土逢财,己加癸位。

勾陈,戊己土也,以辰戌丑未而得地。阴土,己土也。癸,阴水也。己以癸为财也。

庚辛寅卯自然而福寿。

寅卯木旺之乡,庚辛以甲乙木为财,得自然之福寿。

壬癸丙丁喜乐以无虞。

壬癸水以丙丁火为财,亦得其自然之用,何其有不虞之患?

当知我害彼吉,彼害我凶。以直而言之,消详为可矣。

捷驰千里马赋

荣枯得失,尽在生克之中。富贵荣华,不越中和之外。

太过无制伏者贫贱,不及失生扶者刑夭。盖夫木盛逢金。高作栋梁之具。水多遇土,修防堤岸之功。火炼坚金,铸出锋刃之器。木疏土旺,培成稼穑之禾。火炎有水,名为既济之功。水浅金多,号曰体全之象,削之剥之为奇,生我扶我为忌。

丙丁生於冬月,贵於戊己当头;庚辛出於夏间,妙乎壬癸得所。甲乙秋生妙玄武,庚辛夏长贵勾陈。丁卯水多憎北地,逢己反作贵推。庚寅火盛怕东南,遇戊翻为荣断。秋生甲乙透丙丁,莫作伤看。夏荣戊己露庚辛,当为贵论。火值水多,贵逢木运。土逢木旺,荣入火乡。庚逢子重水金寒,最宜炎照。戊遇酉多金脱局,偏爱荧煌。

金生秋月土重重,贫无寸铁。火长夏天金叠叠,富有千钟。甲乙夏荣土气厚,功名半许足田庄。丙丁冬旺水源清,爵禄双全荣锦绣。壬趋艮,甲趋乾,清名之士。辛朝阳,乙鼠贵,文学之官。破局以贫而断,入格以贵而推。后学君子,毋忽于斯。

络绎赋

参天地之奥妙,测造化之幽微。判人生之贵贱,取法则于干支。决生死之吉凶,推得失之玄妙。日乃己身,须究强弱。年为本主,宜细推详。

年干父兮支母,日干己兮支妻。月干兄兮支弟,时支女兮干儿。后煞克年,父母早丧。前煞克后,子息必亏。马入妻宫,必得能家之妇。煞临子位,当招悖逆之儿。禄入妻宫,食妻之禄。印临子位,受子之荣。枭居年位,破祖之基。财宫月旺,得父资财。所忌财伤禄薄,最嫌鬼旺身衰,原其克彼为财,生我为印。食神暗见,人物丰肥。枭印重生,祖产飘荡。、

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富贵双全。伤党财,财党杀,杀攻身,凶穷两逼。马落空亡,迁居飘泊。禄遭冲破,别土离乡。富贵生身,化凶煞而名垂万古。贵宜乎多,禄宜乎少。绝虑忘思,无差无误。

玄机赋

官印财食。无破清高。煞伤枭刃。用之最吉。善恶相交。喜去恶而崇善。吉凶混杂。忌害吉而向凶。有官有煞。宜身旺制煞为奇。有煞有印。畏财兴助煞为祸。身强煞浅。煞运无妨。煞重身轻。制乡为福。身旺印多。喜行财地。财多身弱。畏入财乡。男逢比劫伤官。克妻害子。女犯伤官偏印。丧子刑夫。幼失双亲。财星太重。为人孤克。身旺无依。年冲月令。离祖成家。日被提冲。弦断再续。时日对冲。伤妻克子。日通月气。得祖安身。是以木归春长。遇庚辛反假为权。火居夏生。见壬癸能为福厚。土逢辰戌丑未。木重成名。金生申酉巳丑。火乡发福。水居亥子。戊己难侵。身坐休囚。平生未济。身旺者喜行禄马。身弱者忌见财官。得时俱为旺论 。失令更作衰看。四柱无根。得时为旺。日干无气。遇劫为强。身弱喜印。主旺宜官。甲乙秋生金透露。水木火运荣昌。丙丁冬降水汪洋。火土木方贵显。戊己春生。西南方有救。庚辛夏长。水土运无妨。壬癸逢於土旺。金木宜荣。身弱有印。煞旺无伤。忌行财地。伤官伤尽。行官运以无妨。伤官用印宜去财。伤官用财宜去印。伤官财印俱彰。将何发福。身旺者用财。身弱者用印。用财去印。用印去财。方发其福。正所谓喜者存之。憎者去也。财多身弱。身旺运以为荣。身旺财衰。财旺乡而发福。重犯官星。只宜制伏。食神叠至。须忌官乡。顽金无火。大用不成。强木无金。清名难著。木多得土财帛厚。火焰逢波禄位高。有官有印。无破为荣。无印无官。有格取贵。羊刃极喜偏官。金神最宜制伏。杂气财官。刑冲则发。官贵太盛。旺处必倾。身太旺喜见财官。主太柔不宜禄马。旺官旺印与旺财。入墓有祸。伤官食神并身旺。遇库兴灾。运贵在於支取。岁重向乎干求。印多者行财而发。财旺者遇比无妨。格清局正。富贵荣华。印旺官明。声名特达。合官非为贵取。合煞莫作凶推。桃花带煞喜淫奔。华盖重逢多克剥。平生不发。八字休囚。一世无权。身衰遇鬼。身旺则宜泄宜伤。身衰则喜扶喜助。务禀中和之气。莫令太过不及。若遵此法推详。祸福验如影响。

憎爱赋

吉福最宜生旺,禄马全要精神。魁罡有灵变之机,离坎乃聪明户,日干旺而灾咎寡,财命衰而惆怅多。或问人性情善恶贤愚,先推官煞旺衰。方究机巧灵变,观幽闲潇洒之人。遇华盖孤虚之宿,好恃势霸道之辈。犯偏官劫刃之权,其所忧者福,

其所优者福不福,其所虑者成不成。福不福者,吉处遭凶;成不成者格局见破。伤其格则死,破其局则祸。譬之苗逢秋旱,而冬禀虚空。花被春霜,而夏果无成。纵有回天转轴之机,终无建功立业之遂。

岂不见郦生烹鼎,范增背疽。渊明东归,子美西去,孟轲不遇,冯衍空回。困于沟壑,命使其然。淹滞无成,何劳差叹。是以时有春秋,月有圆缺。常观资荫之子,亲一丧而无聊。或见耕钓之人,运一通而殊显。或有少依祖父之荣,长借儿孙之贵。又有垂髻难苦,至老无依。盖因四柱之旺衰,以致大运之亨否。岂不见枯槁之木,纵逢春而不荣。茂盛之标,虽凌霜而不败。时日更亏年月,定无下梢。生时旺气朝元,必有晚福。消息妙在变通,祸福当察衰旺。庶几君子,其鉴是辛。

万金赋

欲识五行生死诀,万金赋与凡人说。星中但以限为凭,子平只以运为诀。

运行先布十二宫,看来何格堕时节。财官印绶与食神,但知轻重审分明。

官星怕逢七煞运,七煞犹畏官星临。官杀混杂人必夭,去官留杀仔细寻。

留官去杀莫逢煞,留煞去官官莫逢。日时偏正问何财,大怕干头带劫来。

劫若重来人夭寿,孰知偏正甚为灾。有财官运须荣显,财旺官乡是福胎。

只怕日干元自弱,财多生煞赶身灾。财多身弱行财运,此处方知下九台。

第一限逢印绶乡,运行生旺必荣昌。官乡会合迁官职,死绝当头是祸殃。

若是逢财来坏印,堕崖落水恶中亡。莫道食神非易诀,食神有气胜财官。

只怕枭神前外截。伤官命运若逢官,斩绞徒流祸百端。日德日贵逢克战。

此命危亡立马看。戊己土皆分四季。杂气透开如吾意。逐一依定数中推。

吉凶祸福无差谬。

相心赋

人居六合,心相五行。欲晓一生,辨形察性。官星恺悌,贵气轩昂。印绶主多智慧,丰身更且心慈。食神善能饮食,体厚而好讴歌。偏官七煞,势压三公。喜酒色而偏争好斗,爱轩昂而扶弱欺强。性情如虎,急躁如风。

枭印当权,使心机而始勤终怠,好学艺而多学少成。偏印劫刃,出祖离家,外象谦和尚义,内心狠毒无知,有刻薄之意,无慈惠之心。偏正财露,轻财好义。爱人趋奉,好说是非。嗜酒贪花,亦系如此。伤官伤尽,多艺多能,使心机而傲物气高,多诡诈而侮人志大。颧高骨峻,眼大眉粗。

日德心善身稳厚,而作事慈祥;魁罡性严有操持,而为人聪敏。金神贵格,天地奇哉,有刚断明敏之才,无刻薄欺瞒之意。五阴会局,为人佛口蛇心。二德印生,作事施恩布德。火炎土燥,必声焦而好礼。水清兑下,主言悟而施仁。果合如然,失地返此。事则举其大略,须要察其细微。欲识性情,学者用心于此。

仙机赋

天既生人,人各有命。所有早年富贵,八字运限咸和。中世孤单,五行逢败死绝。

过房入舍,年月旺而运强。随母从父,偏财空而印旺。早岁父亡,偏财临绝死之宫。幼岁母离,只为财多印死。官逢死气之方,子难招得。如见伤官太甚,子亦难留。己身入败,早岁兴衰。若见伤官所生,必主依人过活。娄星越宫所生,亦是他人义女。

印绶逢生,母当贤贵。偏财归禄,父必峥嵘。官煞逢禄,子当显达。比肩得禄,兄弟名高。 此乃男命之玄机,

略说女人之奥妙。

印绶多而老无子,伤官旺而防伤夫。食神一位逢生旺,招子须当拜圣明。父母之官,男命之断。依其此法,万无一矣。

金玉赋

他来克我为官星,身旺当权。我去克他为妻财,干强则富。财星有破,卖祖基别立他乡。印受被伤,失宗业抛离故里。人命以贵神为福,遭克陷则凶祸不祥。五行会凶曜为灾,喜合煞并食神为贵。四柱有吉曜相扶,推金积玉。五行无凶煞侵犯,名显声扬。柱中若有华盖,逢二德乃清贵之人。官星七煞落空亡,在於九流之辈。为官卑职。推寻子位,先面观煞官。 死绝者嫡庶难存,太旺者别门求觅。妻星显露,子息必多。刑害嗣宫,男女罕得。四宫背禄,不可妄求,官将不成,财当不聚。八字无财,须求本分。越外若贪,必招凶灾。噫!甘贫养拙,非原宪之不才。鼓腹吹笙。使伍员之挫志。顺则行,逆则弃。知命乐天,困穷合义。洪范数终,渊源骨髓。

人鉴论

天道尚有亏盈,人事岂无反覆。或始贫而终富,或先败而后成。

当舍短而从长,毋取彼而舍此。

居官居贵,五行醇而不疵。 多滞多忧,八字难而又战。

兄弟多逢,宜嗟原宪之贫穷。印绶叠逢,可比老彭之高寿。

九宫旺相,难逃邀我于桑中。四柱合和,未免题诗于叶上。

是以妻宫有克,少年早娶之人。儿位逢伤,未岁损成家之子。

渊源集说

最贵者官星为命,时得偏正财为福。最凶者七煞临身,逢天月二德呈祥。

官星如遇劫财,虽官不贵。七煞如逢资助,其杀必威。

羊刃若逢印绶,纵贵有残疾在身。七煞无制逢官,为祸而寿元不长。

三偏三正,位居一品之尊。四柱四合,福坐众人之上。

羊刃更兼会杀,千里徒流。用财若遇劫压,一生贫困。荣辱两端,妍媸一判。自古相传,非贤匆授。

妖祥赋

命不易看,子平可推。先要取其日干,次则详其月令。年时共表其吉凶,妖祥不忒岁月。通参成败,祸福无遗。或有不见之形,须当审究。更有分抽之绪,后学难知。

天清地浊,自然禀一气之生。五行正贵,忌刑冲克破之乡。四柱干支,喜三合六合之地。寅甲巳亥,乃财官印绶长生。丑未戌辰,系禄马印星寄库。日贵时贵,大忌刑冲克破。拱禄拱贵,最怕填实刑冲。观无合有合,逢凶不凶。伤官之於年运,到官乡不喜。羊刃冲合岁君,运临而祸至。辰戌魁罡,忌官星怕逢七杀。金神日刃,喜七杀而忌刑冲。

时上偏官要制伏,身强喜官,专杀莫逢。鬼旺亦要制伏为强,但看本有本无,遇而不遇,要禀中和。辛癸日多逢丑地,怕填实不喜官星。甲子日再逢子时,嫌丑午亦畏庚辛。壬癸亥子,禄马飞天,离巽丙丁聚巳午。倒冲天禄,壬骑龙背。辰多冲戌官星,乙用丙字聚贵。声名远大,财命有气,虽背禄而不贫。财绝命衰,纵建禄而不富。

癸到艮山,怕庚辛忌逢戊土,壬逢丑地,忌戊己怕见庚金。庚遇早申子辰。乃井栏叉,谓之入局。忌丙丁,愁巳午,戊日申时,怕甲丙亦忌寅卯。辛金己土若遇,谓之从格,名为秀气。四柱火伤又无救,返是灾屯。丑日戊子时,忌子多,怕相冲。阳水逢辰见戊己,灾临难逃。

甲见戊时名偏财,身运喜财乡,丁日辛年号岁财,运逢戊贵。乙逢申位,忌见刑冲。日时归禄,官逢有祸。另有天冲地击,阴错阳差。贪合忘官,劫财从官难成贵,贪合忘杀,身旺时福禄增加。官藏杀见有制伏,亦自辉煌。官见杀藏,身柔弱终见奔波。

身弱喜逢旺运身强爱煞乡。将来者进,成功者退,富贵贤者善,重犯者奇,宜通变而推祸福,决无差误矣。

幽微天干赋

一气即判,天地辟焉。三才既定,阴阳立焉。于是乎运用五行之造化,于是乎推迁四时之气候。洛出神龟,河生龙马。八卦露太易之象,九畴彰洪范之篇。是以圣人仰则观天,俯则察地。以类万物之情,以通神明之意。办四时之气候,成于律吕,取五行之造化,为之卜筮。

然后以干为天,与地相配。以支为地,与干相连。主静以持载,主动以斡旋。下以应五行之风景,上以应五位之经缠。日月虽明,不能照于毫忽。鬼神虽奥,不能察其幽玄。成天下之美丽,序人事之绵绵,故有化而不化之由,聚而不聚之义,合而不合之类,秀而不秀之体。聚而不聚者,损其财用。化而不化者,损于贵气。合而不合者,三主必背。秀而不秀者,一生何遂。

又有不化而化之局,不聚而聚之者,不秀而秀之用,不合而合之事。不聚而聚之者,终于富足,不化而化之者,定于权贵。不合而合者,必达于官职。不秀而秀者,须享于禄位。定四时己旺未旺,察五行有气无气。有显隐,有休囚。有进退,有否泰。人亨通,有屯蹇,有驳杂,有纯粹。随物而变物,因类而求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