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喜忌篇》云:庚申时逢戊日,名食神干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

补曰:此段旧注谓专旺食神格,而或者又谓合神格,亦通。盖合禄格,原乡戊日庚申时,癸日庚申时,二日食神合禄,喜忌本同。

旧赋云:此格六戊日生者,以庚申时,虚合卯中乙木为官星贵气。若四柱中丙甲为杀,卯为官,丙为枭。庚寅冲申,及巳字刑申,则坏了贵气,此乃遇而不遇。若生秋冬之月,身财两旺,又不犯官杀刑冲破害及枭,则富贵非轻,故曰纯粹,主大贵,填实减大半。

古歌云:申时戊时食神奇,最喜秋冬福有余。丙甲卯寅来克破,遇而不遇主孤贫。

六癸日为主,喜逢庚申时合巳中戊土,癸日得官星。若四柱中有戌字并巳字,刑坏子申时,或丙字,及伤庚申时,则减分数,岁君大运亦然。又曰四柱中原无官星,方用此格。

壬午 己酉 戊午 庚申 史春坊之命

壬申 辛亥 戊寅 庚申 郑知府之命

丙申 庚子 戊申 庚申 吴知县之命

癸酉 乙丑 癸丑 庚申 和同知之命

曲直仁寿格

楠曰:曲直位寿格者,如甲日干,地支寅卯辰俱全,便得东方仁寿之气,故又曰仁寿。此格屡验。大畏庚申辛酉字,冲破东方秀气,虽夭亦贵;八清沌。吾见此格,亦不畏其寅卯辰字太多,及不畏壬癸生木类,只怕申酉庚辛破格也。只要寅卯辰三字全,方作此格。若有申酉一字破之不吉。

《格解》云:此格日干甲乙木,地支要寅卯辰,或亥卯未全,无半分庚辛之气,行运喜东北方,用此怕西方运,更怕刑冲。

李部兵造 甲寅 丁卯 乙未 丙子

诗曰:甲乙生人寅卯辰,又名仁寿两堪评。亥卯未全嫌白帝,若逢坎位必身荣。

《碧渊赋》云:亥卯未逢于甲乙,富贵无疑。又曰:木传寅卯辰之方,功名自有。

壬寅 癸卯 甲子 戊辰 临川机桥丘普一公木全类相

楠曰:甲木生临寅卯辰,木全类相喜全仁。时逢财库为休倚,南逢生财大异人。

甲木生卯,木神纯粹,地支禀全东方,一片秀气。又喜有财透出身旺,用时上偏财,极好施舍恤孤,其格是有矣。有一甲申日干者反贫,盖为有申金,能破东方秀气,不知者反以此为美,盖不知有此格也。入申运死,破木明矣。

稼穑格

楠曰:稼穑格者,盖取戊己日干,见辰戌丑未,及巳午未字多,若四柱无官杀,则用此格。但丑辰戌月,四柱纯土无木克者,多从此格。运喜南方火土之地,及行西方金制木之运,多富贵见木运克破稼穑必死其妙载在见验稼穑类。戊己日生未月太旺,则不入此格。但辰戌丑月土弱,方作此格。

《格解》云:此格日干戊己,地支要辰戌丑未全,无木克制,有水为用,方成此格。运喜西南,忌东北。

张真人造 戊戌 己未 戊辰 癸丑

诗曰:戊己生居四季中,戌辰丑未要全逢。喜逢财地嫌官杀,运到东方定有凶。

一说东方字运,北方财运,俱忌,故曰嫌之。东北更怕刑冲。

《碧渊赋》云:戊己局全四季,荣冠诸曹。

壬午 癸丑 己丑 戊辰 抚城张华二公富命土全稼穑

楠曰:己临丑月土重重,寒土堪全稼穑功。有木微微夹作病,运行金针主财丰。

己土生临十二月,日坐土恒,四柱纯土,且土气寒,堪作土全稼穑。赖辰时微有水气,暗来损土,岂不为病乎?早行东方甲寅乙卯二运,提出辰中乙木,来克稼穑之土,深为不利。运到丙辰丁巳戊午己未,衰土喜见生扶,财发数十万缗。再行庚申辛酉壬戌,克尽辰中乙木病神,富盖一郡。行亥会木局方死,老寿五福,本自然也。有一命壬午癸丑己丑己巳,盖缘巳丑合成金局,只作伤官,不作稼穑,且贫而患耳聋疾,只作庸医,盖为伤官行财衰运也。

炎上格

楠曰:炎上格,丙丁生寅卯月,得寅午戌全,则为火虚有焰,畏水破格,亦畏火气太炎,则火不虚矣。畏金水破火破木。此格略验。

《格解》云:且如丙丁二日见寅午戌全,或巳午耒全亦是。忌水乡金地,喜行东方运怕冲,要身旺,岁运同。

张太保造 乙未 辛巳 丙午 甲午

诗曰:夏火炎天焰焰高,无不方知是显豪。运行木地方成器,一举峥嵘夺锦袍。

《碧渊赋》云:寅午戌遇于丙丁,荣华有日。又曰火临巳午未之域,显达之人。

润 下 格

《格解》云:且如壬癸日,要申子辰全,或亥子丑全是也。忌辰戌丑未宫乡。喜西方运,不宜东南,怕冲克,岁运同。

诗曰:天干壬癸喜冬临,更值申辰会局成。或是全归亥子丑,等闲平步上表云。

万宗仁造 庚子 庚辰 壬申 辛亥

《碧渊赋》云:壬癸格得申子辰,福优财足。又曰:水归亥子丑之源,荣华之客。

从 革 格

《格解》云:且如庚辛日,见巳酉丑全,或申酉戌全者是也。忌南方运,若庚辛旺运则吉也。

诗曰:金居从革贵人钦,造化清高福禄深。四柱火来相混杂,空门艺术漫经纶。

《碧渊赋》云:庚辛局全巳酉丑,位重权高。又曰:金备申酉戌之地,富贵无亏。

楠曰:从革格,谓庚辛日干,见申酉戌全,或巳酉丑全。此多禄杂,原非纯粹可观,与壬癸润下格理同。此二格吾见多矣,未尝有富贵者。但当以别理推之,止有曲直稼穑二格,多富贵。火全巳午未格,亦见其美。由是尊其所正,而辟其所谬也。

年时上官星格

楠曰:年时上官星格者,盖虚官用之多贵,喜财以生之或年上日支下亦用,但月上正官,世无可用之理,其理载下文人命见验时上官星类。原官星虚,尤畏伤官克之。时上财库格,如壬癸日见戌时,如癸日或又作时上财官格,盖喜虚财,旺乡富贵。

《纂要》歌曰:年上官星为岁德,喜逢财印旺身宫。不逢七杀居官位,富贵荣华比石崇。

辛酉 丁酉 癸卯 壬戌 临川会元山御史贵命时上财库官星格

楠曰:癸临酉月本无为。秀气财官喜在时。时上虚官真可用,必能平步上云梯。

癸水生酉,偏印本非用神,盖得戌时财官之库,然酉月火土极衷,喜财官轻而病也。又得卯中乙木暗来损土,其病重而甚明也。病重名大贵,喜年上有酉金,能破去卯木也。书云:“格中如去病,财禄两相随。”所以运行癸巳,会起金来,破去卯中乙木病神,联登科甲,御史权尊,宜矣。运入寅卯,木来乘盛,克我虚官,隐而不仕,其知几乎》凡月上正官,无可用之理,时上虚官,则有可用之理矣。

乙巳 乙酉 庚午 丁亥 大源杨洪六公富命金火相停时上官星之格

楠曰:庚金身旺透官星,金气微轻木火盈。辛巳庚辰金运补,当年财富颇驰名。

庚金酉月,虽日极旺,然金亦喜旺,不宜火太过,制其精也。只喜巳中有金合局,所以金得乘旺也。然有三火三木,似木火气过盈,金气颇不足,行辛巳庚辰戊己运,兴财富。有乙亥年人,有亥年人,只多了一亥字,则为金不足,木火过多,一生贫苦。吾都王彖一命也。

丁丑 己酉 庚申 辛巳 金溪黄希宪贵命年上虚官格

楠曰:金顽遇火贵无疑,火少金多理最宜。官弱最宜官旺地,少年平步上云梯。

庚生酉月,金水旺矣。巳中虽有丙火七杀,申宫壬水去之,止留年上一点虚官,有可用之理,然官弱最宜官旺运,所以贵也。若金衰行南方亦不贵。说在前。

从化格

楠曰:从化格者,书云:“得化得从,显达功名之客。”但六阴日主,身弱多作从化,多主富贵。如乙日干庚辰时,地支或全巳酉丑,或见辰戌丑未四字多,亦作乙庚化金看,行西方富贵无疑。一见丙丁运,破金却死。说见下文见验,从化格类。六阳日干,不能从化也。

《格解》云:十干化合论《渊海十段锦》当参考。

赋云:古人论造,先论从化,从化不成,方论财官。财官无取,方论格局。若从化成局,则富贵备矣。

甲己化土从木,乙庚化金从火,戊癸化火从水,丁壬化木从火,丙辛化水从火。

论化之格,化之真者,名公巨卿,化之假者,孤儿异性。逢龙好化,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宋萧丞相造 癸巳 丁巳 癸酉 戊午

此乃戊癸化火之格,又戊癸化火,生于十月不得令。又一命癸亥、癸亥、癸亥、戊午,贫管货药。

古富贵造 甲戌 丁卯 壬寅 甲辰 此乃丁壬化木之象,得令,又寅卯辰全。

方状元造 辛亥 辛丑 丙子 己亥 此乃丙辛化水之相。

宋章丞相造 丙戌 庚寅 辛巳 甲午 此乃丙辛从火,妻从夫化。

张主事造 己未 丙寅 丁巳 壬寅 此乃丁壬化木之相。

李知府造 丁酉 丙午 丁巳 壬寅 此乃丁壬从火,夫从妻化。

又一贱造 甲子 丁卯 壬申 乙巳 丁壬化木,二月得令。异乎巳申有金,化木不成,支元刑坏。

《四言独步》云:十干化神,有影无形。无中生有,祸福难凭。

此言化合不可专凭也。

《元理赋》云:“不化不从,淹留仁路之人。得化得从,显达功名之士。化志禄旺者生,化成禄绝者死。”此言化合当参考也。

补曰:盖化成造化,要行木局,禄旺则发。如丁壬化木,月令喜寅,或行东南方运则发。余仿此例。化成造化,最怕行禄马衰绝之乡,台戊癸化火行水乡,丁壬化木行金乡,轻则罢职,重则丧生。

辛亥 癸巳 戊午 丙辰 临川陆江副使命化火畏水

楠曰:戊逢癸化火神高,巳午根通火局牢。亥巳本来为我病,东方木火显英豪。

戊午生巳月,干通火局,喜癸水贴身,戊从癸化,用火有情。又喜丙辰时,有火透也,用火无疑。更得亥中有壬,微来破火,病在此矣,此为火不足之象也。运行东方,联登黄甲至副使。盖得杀旺,暗生丙火也。帮虽有杀,被庚克之,杀印病衷为病,所以东方杀犯,两显其贵。此乃大运入子,冲破午中丁火而死,破格破印明矣。若柱中无水火多,则北方不畏,因原带水也。

丁巳 癸丑 乙酉 庚辰 盱江傅弼王公富命乙庚化金之格

楠曰:乙木生逢金局全,乙逢庚化透天元。本文金运夸豪富,见火伤金寿不坚。

乙木无根,生丑月合成金局。且时上庚金透出,乙木舍命从庚。大运喜入西方,纯金之地,财富甲乡,一入甲木暗损金气,退悔退财。一入丙运,丙火克庚,伤损金神,死矣。虽无金局,若有辰戌丑多生金,亦入此格。

来兵拱财格

楠曰:来兵拱财格,但癸酉日癸亥时、甲寅日甲子时,作此格。癸酉日零部件戌中丁火戊土为财官,地支有酉亥二字,夹住戌,不能走出也。如甲寅夹丑中财官,有子寅二字夹住丑字,不能走出。若冲刑日进,则不能夹也。亦要地支字多,方夹得牢固。余日干作不得此格。

《格解》引诗曰:己卯相逢己巳时。黑鸡得遇水猪奇。金马木猴相见后,夹兵财库福相随。

旧注云:己卯日己巳时,夹辰字水库为财。癸酉日癸亥时,夹戌中火库为财。庚午日甲申时,夹未中木库为财。拱禄相似,不要填实虚位,怕冲月时,或冲日干七杀。

补曰:财怕空亡,戌亥为甲子旬中空亡。癸酉系甲子旬中日辰,难拱空亡之财库。前既论其不可以拱贵,此岂能拱财乎?或曰拱禄为拱天乙贵人。然辰戌名为边鄙恶弱之地,天乙不临,谓之拱贵人,愈见其妄矣。庚午日甲申时,此拱财支拱而干相克,亦牵强。故《渊源》诗歌,原无此拱。

拱日墓丙午申未中乙,壬子 壬寅丑中辛,此载渊源未。

丙辰 辛卯 癸酉 癸亥 张尚书之命

庚戌 戊子 癸酉 癸亥 金丞相之命

甲子 癸酉 癸酉 癸亥 柳总管之命

岁德扶杀格

楠曰:岁德抚杀格者,如四柱日主旺健,见年岁上杀星出,可多假此钉,以作威权。四柱八字,以年上官杀为年之令,其杀比日时不同。若年上天干地支俱有杀,再加日有杀,金作杀重身轻,宜行制杀运。如年上杀轻,亦宜杀旺之旺地。轻重不同,斟不入也。补曰:是也。如年为君位,日为臣位,臣得君权。又如年为祖,日为己身,杀有制,则上祖曾为要职也。

《纂要》歌曰:年上偏官为岁杀,食神印绶福兴隆。不会官星财旺地,雁塔题名有路通。

古歌曰:岁德壬来见戊年,财旺身强禄自然。更得运来财旺地,文章聪慧更忠贤。

问抚杀格,《格解》所收诗歌,喜柱运财旺生杀。《纂要》所载喜食神印绶制杀。经杀格同,而辞意不同何也?盖身强杀无根,喜财旺生杀,不宜言制,故曰无犯鬼轻,制却为非。身弱杀有根,喜食印制化,不宜财生,故曰杀旺有制却为贵本。二者各有攸宜,论者当轻重较量。说诗者,贵以意逆志。

又补岁德扶财格

《渊海》注曰:且如甲人见戊己年是也。若财命有气,则主其人得上祖物业,身弱者不近祖也,故曰年上财官生于富贵之家,须要身旺,可以当之。

专财格

《纂要》云:如甲日见己巳时,乃专财格,最喜见财官旺乡,发福发贵,不宜见比劫分夺。故歌曰:日时秀气最难寻,甲日己时福众临。惟怕从肩分夺去,资财成败是非侵。此即时马格,名异而理同。

如庚辛日生寅卯时,壬癸日生巳午时,丙丁时,丙丁日生申酉时,戊己日生亥子时,皆专财格。《格解》所收古歌,与《纂要》辞异而旨同,但所收旧注解牵强不可从。

日德格

旧赋曰:日德有五日,甲寅、丙辰、戊辰、庚辰、壬戌是也。其福要多,而忌刑冲破害,恶性官星,憎财旺,加临会合,惧空亡而见魁罡,此数者乃格之大忌也。喜行身旺运发福,大抵日德,主人性格慈善,日德若多,福禄丰厚,运行身旺,大是奇绝。若有财官加临,,别寻他格,正能免非横之灾。若旺气已衰,来克魁罡,其死必矣。或未发福,连至魁罡,亦生祸患。一脱于此,必能再发。

古歌云:丙辰切忌见壬辰,壬戌提防戊戌临。日坐庚辰畏庚戌,甲寅还且虑庚辰。

补曰:此言四柱及运行运,不要见魁罡恶宿也。丙辰日主,忌见庚辰魁罡也。

又曰:日德有杀喜身强,不喜财星官旺乡。为性温柔埸慈善,一生福寿喜非常。

注曰:此格忌刑冲破害,京不要见官,会合空亡之地。喜行身旺,发福矣,如甲午壬申壬戌壬寅。若四柱中有财官,当以别格论之,若行魁罡运大忌。

楠曰:日德格有五,甲寅、戊辰、丙辰、丙辰、壬戌日也。何以见其为德也?不考原委,不询来历,误双日德名之,此不是子乎中谬说乎?

日贵格

古歌曰:金遇猪鸡且兔蛇,刑冲破害漫咨嗟。才临会合方为贵,昼夜分之始乃佳。

旧注曰:天乙贵人,甲戊兼牛羊之关。止有四日,丁酉、丁亥、癸巳、癸卯日,最怕刑冲破害,及空亡魁罡。运若行三合运可发,如岁运冲破害,则贵人生怒,反成其祸。经云:崇为宝也。日生宜日贵,癸卯癸巳,夜生宜夜贵,丁酉丁亥,方始为贵。

《鹧鸪天》云:丁亥无冲癸卯星,丁匡癸巳定丰盈。贵人会合官星显,马列门排富寿增。

财满库,禀盈庭,清名标写得升腾。为人正直无私曲,禀性忠良如秤平。

楠断曰:日贵格,如甲戊兼牛羊,乙己鼠猴乡之类也。焉有斯理?虽曰天乙贵人,日主响亮此贵人之上,或作日贵,命其休咎。然贵人之说,名有数端,原取名之不据理出,即与愤丑日生小儿,诸多关杀,妄谬之说同。虽曰日主临之,不财官印星,独以贵人为主,甚为虚庭。且原六诸多贵人之说,只是飘空而立,不根理出,岂可信乎?六乙鼠贵格,亦同此例,谬说无疑也。

魁罡格

古歌云:壬辰庚戌庚辰日,戊戌魁罡四坐神。日上加临重柱内,运行身旺作文臣。

聪明果断慈祥少,刑杀财官大可嗔。

旧注曰:此四柱中,叠叠逢之。如甲寅年戊辰月庚辰日庚辰时,当撑大权之命也。若四柱只有一位,叠叠冲之,则多值刑害,困穷而已运行日主旺,发福百端,运财官之运,其祸立至矣。

楠断曰:魁罡格,取壬辰庚戌庚辰戊戌,临四墓之地,取其为魁罡,能撑大权。并不以取交论,何以临比墓之上就能掌握威权?此亦子平书之大谬也

六壬趋艮格

《纂要》云:此格以六壬生寅时,并寅字多者,又谓之合禄格。壬禄在亥,寅与亥合,柱中不宜见刑冲破害,乃可掌大权也。运行中则坏寅宇,则降字失职,亦能生灾豁窃盗之事。不要见亥字,故曰六壬趋艮,逢亥月者贫。

古造如 壬寅 壬寅 壬寅 壬寅 方为大贵

古歌云:壬喜逢寅庚喜辰,云龙风虎越精神。支干重叠无冲破,知是清朝食禄人。

又曰:壬日寅时火贵格,此为趋艮福非常。大怕刑站并克破,岁运相逢有祸殃。

楠断曰:六壬趋艮,谓用寅中甲木,能合己土,为壬之官,谓用寅中丙火,能合辛金,为壬之印。是无中生有之说,吾恐谬也。大抵现前拱禄飞天禄马之说,相为表里。此说尤非,故以谬名实际情况。

六甲趋乾格

《星命综宗》云:且如六甲日主,棰中要亥字多,乃为天门之位,为北胡之垣,甲木赖之长生,人以甲日生亥字多者,自然富贵矣,亦忌巳字冲之,又忌寅字,亦可作合禄。

新安伯造 戊辰 癸亥 甲子 乙亥

补曰:观此造有,则此格不忌财也。可见古歌有“岁运若逢财旺处,官灾患难起来录”之说,何也?盖天干甲字多,忌见财,天干透缓,会印局不忌财,故早六甲趋乾,透印绶为佳。财见,位列名卿。又曰:“岁运逢官财旺处,官星申子共来。”要忌喜何如,故曰忌喜能分,祸福自见。

楠曰:六甲趋乾,谓亥乃天之门户,谓甲日生临如此,谓之趋乾。假如别日干生临亥上,何以不谓之趋乾也?然天门亦西北之界,类天门之户,岂可论入之祸福乎?此说是子平之大谬也。

勾陈得位格

《统宗》云:且如戊己日生,值亥卯避为官,申子辰水局为财是也,正是戊寅,戊子、戊申、己卯、己未、己亥日主是也。忌刑冲杀旺,则反生灾矣。岁运同。

丁都督造 丁亥 丁未 己卯 戊辰

古歌云:勾陈得位会财官,无冲破命必然端。申子北方东卯木,管教一举拜金鸾。

玄武当权格

《统宗》云:且台壬癸二日生,值寅午戌火局为财,最丑未为官,壬寅、壬戌、癸巳、癸丑、癸未、日是也。忌破弱。岁运同。

李都丑造 丙戌 甲午 壬寅 辛亥

古歌云:玄武当权妙入神,日干壬癸坐财星。官星若也居门户,无破当为大用人。

楠断曰:勾陈得位,以尽戊己为勾陈,其一理也。得位谓财官之地,若戊己身主不柔,则能任财官也,则谓之勾陈得位也,宜矣。若戊己气弱,临其财大旺之地,或为财多身弱,临其财官之地,或为财多身弱,或杀重身轻,若勾陈得位美,岂不谬乎!玄武当要,与此相同,故予并辟之。

财官双美格

《财鉴沙条妙经》云:六壬生丑午位中,先要根源见水通。亥命未宫休带杀,生平何处不春见。

补曰:此本为壬生临午位,号日禄马同乡。而《格》辑入正官类,慧也。又败经文休带杀,为休见,是以亥卯未,为吏官之煞,则凿矣。此煞乃干头中己土为正官,若柱中无亥卯未木局,伤官之神,主为贵推,不知四季喜忌不同。盖待壬午日生春生夏者,最忌亥卯未木局,春逆行比肓运犹稍解。生秋埏,为印绶,能克木远害,不如不见之为妙,在轻重斟酌。生科亥月,纯喜亥卯霜,生子月者次,已形卯,子亥水故也。何者?盖古赋云:“壬午癸巳二日,同一财官双全美也。喜生秋科,通金水月气,忌生春夏通木火月气,值所喜则大跺,值所忌慢反祸。”由此观之,如此二日子月正通水月气,根见水通之谓也。身临禄旺,喜见财官,主富跺,故日科生则玄开武当权,跺为王侯。且禄头是宜带财官,天月二德,故《壶中子》曰:“带天月二德屠冠,带七杀枭食。”故司马季主云:“禄要而不要烦,且要禄干不带七杀,反伤不带枭食。”女《洞玄经》云:“壬以禄,戊寅本非驾。”女《格录歌》云:“禄马更有值多般说,自衰自死兼败绝。”是壬午癸巳日生埏,以亥为值所喜者也。壬癸以卯为贵人,宜合忌,带空亡,头上宜带财官,不宜带杀枭。故《醉醒子》子平云:“贵人头上带财官,门充驷马。且贵人以未宫井鬼这合,为家居出入之门三合,况未与午六合有情。”《喜忌篇》云:“四柱干支,喜三合之地。”《醉醒子》云:“君不见禄马贵人无准托,考究五行之善恶,天元赢弱未为灾,地气坚牢是欢乐。”又《珞录子》云:“每见贵人食禄,无非禄马司乡。”又《理愚歌》云:“贵人落在空亡里,禄马背违如不值。”是亥卯未乃壬午癸巳二所深喜,而不可忌。正所谓惟有水木伤官格,财官两见反为欢者,正所谓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者也。

吾邑王耕山命 己卯 乙亥 壬午 庚子

万泉董正郎命 甲午 乙亥 癸巳 丁巳

皆生亥月,带天德贵人,头上戴财,一戴官。皆不戴杀刃。但有伤官之神,现仿今通显,正所谓通水月气,值所喜则大贵也。

如此二日,生春寅卯月,取伤官格,则文季而不明。生夏干月,官星太旺,天无赢弱。又作亥卯未合局,则泄气愈甚,如病人重负,何以当此财官。又头戴杀刃,凶神会聚虽日水木伤官,喜见财官,何益也。虽有贵人,失禄失时失势,何益也,观古造:

己酉 丙寅 癸巳 庚申

此癸水身弱,又在春月,伤官泄气,年干头带杀,常有肠毒之病。

古谢五郎造 乙酉 壬午 壬午 癸卯

年头上带伤官,居禄癸卯,贵人头上带刃箭,天无赢弱,死二囹圄。

又一古造 癸卯 乙卯 癸巳 癸丑

行辛亥运,枭透,并亥合伤官木局,不禄。

戊申 丙辰 壬午 乙巳

生春寅月,正水木伤官泄气,二岁行已卯运,运干头带杀,而又伤官旺地遂死。此五造正所谓通木火月气,值所忌则反祸之谓也。

如生秋申月则为印绶格。金旺水生,木死不克土,因然。亦忌伤官,并干头杀。

吾邑有一造 壬申 己酉 癸巳 癸丑

月干头带杀,四十九行甲寅东方伤官运,双目失明,虽秋亦忌伤官也。

又一造 甲申 癸酉 癸巳 甲寅

不带杀,虽巨富,因年时干带伤官,福禄无功名。又壬午癸巳二日,于亥卯未伤官木局。四季有忌不忌,又有喜不喜,忌可以四季均为见亥卯未非贵推开哉?作《沙条经》者,诚家于理学,欲以发“渊源”之所未发,以破后人之疑,而后人反疑之,误矣。

又如带杀制伏去留,则不在此限,宜轻重较重。弃命从杀,身弱无根,而杀不带透于干者,不在此限。

古丞相命 丙戌 壬辰 壬戌 庚戌

地支纯土,七杀太旺,壬水无归,得从其杀。且运行南方火土乡,位至宰相。至丁酉辛巳年,类成金局,扶得身旺,与杀为敌,遂

附《补天乙妙旨》注解日:凡人翕有禄马贵人,因有富而吉亦有贫贱而凶,是皆无准托也。何者?盖考禄马而吉。头上带财官,三合六合,生旺进气,是谓五行之恶,善慢贵而吉,头上带杀枭形冲破害,衰给绝无气,是谓五行之恶, 恶则贫贱而凶。若壬午癸巳癸未,坐财官,柱中隐显太旺,是谓天元赢弱,故日官星太旺,无元赢弱之名。财为养命之源,官乃扶身之本,宜郭福荣,是旺财官为我用,富贵欢乐而有余也。五行恶,则地气不牢,不坚牢即弱之谓也。身弱则不能胜财,贫贱忧戚而不足也。

拱禄拱贵二格

《喜忌篇》支拱禄拱贵,填实则凶。

补日:禄谓临官之禄,贵为官星之贵,非天乙贵人之贵也。《格解》拱禄是拱财星也,拱贵是拱天乙贵人也,非也。拱禄有五日,五禄中皆无财,何以为之拱财,拱贵有五日虽四日之拱内,亦合看天乙贵人,而非甲之贵人也。官星与贵人拱天乙贵人也。如癸亥日与癸丑时,癸丑(时)[日]与癸亥时,皆拱子中癸水为禄;丁巳日与丁未时,则拱午中丁火为禄;己未日与己巳时,则拱午中己土为禄;戊辰日于戊午时,则拱巳中戊土为禄;此五日五时而拱禄格。如甲申日与甲戌时,则拱酉中辛金为官贵;甲寅日与甲子时,则拱丑中辛金为官贵;戊申日与戊午时,则拱未中乙木为官贵;乙未日与乙酉时,则拱申中庚金为官贵;辛丑日与辛卯时,则拱寅中丙火为官贵;此五日五时为拱贵格。此二格纯粹,大贵。喜身旺印绶伤官食神,忌刑冲了日时拱位,又怕四柱中有伤日干七杀,皆拱不信禄贵。又怕四柱中见禄见贵,谓之填实则凶。盖此二格者,只宜虚拱,如器皿空则能容物,所以填则凶。亦忌禄贵落空。

《鹧鸪天》云:甲寅甲子丑贵乡,戊辰戊午禄中藏。刑冲填实空亡遇,祸患官灭不可当。

无官透,如荣晶,青霄在路把名扬。定持权柄三公位,衣紫腰金拜圣王。

问,《三车》即云:喜伤官食神,而古歌又日:“怕伤官在月支”何也?(格解)收官食二说,而言鞭忌不同之故。盖有财则有伤官食神,《景临》云:“无财而不之教训。盖有财印而不喜伤官”正此谓也。

《格解》云:癸酉癸亥癸时,亦拱戌中戊土之贵。注不言及何也?

补曰:斯言失之矣。盖癸酉日,系甲子旬中,甲子旬以戌亥为空亡。既为拱亡,则拱不信贵人,所以不取此日时为拱贵也。盖子平所谓拱贵,最忌天中杀,天中即空亡,有走贵人之说,则此日时,不可拱贵也,又何疑?

日禄归时格

《喜忌篇云》日禄归时没官星,号日青云得路。

旧注曰:此论归禄格。要四柱中无一点官星,方用此格,号曰青云得路,最要日干生旺,兼行食神伤官之乡,可发福。但归禄格有六忌:一则刑冲。二则作合,三则倒食,四则官星,五则日月天元同,六则岁月天元同,犯此六忌,不可一例以为贵矣。若时支有禄,年月亦有谓之聚福归禄,主大贵。如甲子、丙子、癸丑、壬子,此是张都统命,乃子多为聚福禄矣。

《四言独步》云:日禄居时,青云得路。月令财官,遇之吉助。

补曰:日禄居时者,盖言甲乙日禄在寅卯时,丙丁日禄在巳午时,戊己日亦禄在巳午时,庚辛日禄在申酉时,壬癸日禄在亥子时是也。柱中无一点官星,则发科甲第,仕路通,故日青云得路。如月令有官,只以财官论,谓财官双美格可也。遇禄时,则禄助身旺,可以胜此财官,故曰吉助,是言助官,非言财官助禄也。日忌见官星,何以日官助禄?观《三车一览》云:“归禄只有七日,如乙日见卯时,是偏财格,丙日见癸巳时,是官显露,辛日见丁酉时,是时上偏官格论也,此三日系归禄格。”可见月令有财有官,只当以财官论也,则如助谓禄助财非也。《格解》照旧书财官诚是。

《纂要》支有禄最怕官星到。

《元理赋》云:日禄归时,见财则清高富贵。

《四言独步》云:庚日申时,透财归禄。名利清高强比肩夺福。

补曰:如日甲申时,乃干禄居申,时干透甲木为财星,非泛言年月二也。如此则登科第显功名如拾芥,故曰名利高强。如年月干遇庚字为比肓,慢犯岁月同月日同之忌,必分财减禄,而夺福也。

古歌云:福禄逢财名利全,干头不忌透财源。身强无破平生好,大怕行来遇比肩。

又曰:青云得路禄归时,元命逢之贵且厅。四柱无冲官不于,少年平步年云梯。

又曰:日禄居时格最良,怕官嫌杀喜身强。若见比肩分动禄,刑冲破害最难当。

又曰:甲坐寅宫见虎乡,禄星遥合主荣昌。运中若见庚辛酉,露出官星起祸殃。

又曰:时归日禄禄兴隆,切忌官星混在中。干头带合支带破,少年独步赛龙钟。

《鹧鸪天》云:甲乙相逢寅卯时,日干归禄福查随。财多旺处声名显,列绝休囚信有期。

安社稷,定华夷,青云有路上天梯。登金步玉承恩宠,雁塔题名到凤池。

古赋云:日禄归时,贵重为人所敬。此言女命,须见财方可。

《捷驰千里马》云:女遇伤官归禄,遇之极吉。

四位纯全格

补日:子午卯酉位全,虽主男女洒色昏迷,然而男有者尚吉,女凶,故日寅申巳亥,位至三公。为四孟格,男命得之,主大富贵,故人寅申巳亥,位至三公。女命得之,主心不定,教训日寅申巳亥,巳亥相朝心不主。辰戌丑未全为四库,男命得之,为九五之尊,故日辰戌丑未全,顺行帝王无疑。女命得之多不美,教训日冠带互逢,定是风声之丑。

《洪范》云:寅申巳亥叠见,有聪明生发之心。子午卯酉重逢,怀洒色荒淫之志。辰戌丑末全备,乃财库富贵之尊。此言男命也。

《渊源》云:寅申巳亥全,孤淫腹便便。子午逢卯酉,定是随人走。辰戌与丑未,妇道之大忌。此言女命也。

天元一气格

《四言独步云》天元一气,地物相同。人命得此,位列三公。

旧注解云:且如周益公命,庚辰、庚辰、庚辰、庚辰、乃合此。又有四个壬寅,四个癸亥,惟有四个辛卯,则贫夭之命,其余皆贵。又有四个甲戌,亦主破家,主人伶俐聪明,若行火乡稍可,终不成大器。

天干顺食格,、地支拱来格两干不杂格一气生成格

古歌云:富贵天干顺食奇,地支拱来少人知。两干不杂顺还贵,一气生成世上稀。

旧《纂要》注解曰:如脱脱丞相命,壬辰、甲辰、丙戌、戊戌,丙食戊,而辰中戌中戊土,皆为食神。况壬食甲,甲食丙,丙食戊,此为天干顺食格也。如帖木远太师命,甲寅、戊辰、丙午、丙申,寅辰夹卯字,辰午夹巳字,壬申夹未字,止为地支夹拱格也。如叶丞相命,庚寅、戊寅、庚寅、戊寅,此谓两干不杂也,如火午赤国,癸亥、癸亥、癸丑、癸丑,此谓一气生成格也。

补曰:《纂要》曰时,原系俱癸丑,而《格解》改为俱癸亥,非也。盖年月同癸亥,曰时同癸丑,干支皆北方水乡,秀气不杂,故曰一气生成,若支干同癸亥,则是天元一气矣。二格大同小异,不然,上文既言天元一气,而此岂有复言者哉?

又补曰:考诸《五星指南》两间不杂格,即连珠格,故又谓两间连珠格。观甲子年乙亥月甲子日乙丑时,乃五侍郎造,庚辰、辛巳、庚辰、辛巳可见矣。《独步》云:“八字连珠,三神有用,”此之谓也。或改二神有用,为支神有用,非也。

三合聚集格

《指南》旧注曰:或干辰带三位,支神带三位,纳音带三位,皆云三合聚集。假如乙丑年乙酉月丁巳时,三个乙,谓之干三合。又如丙寅年庚寅月戊寅曰戊午时,三个寅,谓之支三合。又如辛卯年木,庚寅月木,丙戌月土,巳亥时木,三个木,谓之纳音三合。盖以一身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盈数之义也。按此三格,当看四柱用神喜忌何如,值得喜则为福,值所忌则为祸,更看制化用如何。

福德格

《统宗》云:阴土有三,己巳、己丑、己酉是也。四柱中不见丙丁寅午戌者为贵,岁运皆司,若得巳酉三合金局全局全者尤贵。若运行见寅午戌,则降官失财矣,是非不免,忌刑冲破害。

诗曰:阴土逢蛇鸡与牛,名为福德号貔貅。秀气火来侵克破,须教名利一时休。

阴火止有三曰,丁巳、丁酉、丁丑是也。四柱见财官旺位为贵,不要见冲。如运行卯位,别无与酉合支干者,当减财降官矣。如辰与酉合,申与巳合是也。

诗曰:阴火相临巳酉丑,生居酉月寿难长。更兼名利多成败,破耗荒淫禄不昌。

阴水有三曰,癸巳、癸酉、癸丑是也,即与飞天禄马同。其月生在巳,名为月临风,丑遥巳中戊土为官星,如有巳字填实,故成败多矣。譬如盛物这器,空则容物,实则不能。

诗曰:癸巳癸酉月临风,名物迟延作事空。名利生成难有望,始知成败若匆匆。

阴金有三日,辛巳、辛酉、辛丑是也。四柱有丁火旺位,及寅午戌者,平生衣禄贫薄。若巳酉丑三合者妙,若遇丙丁则为官星,岁运亦然。值寅者却为吉,乃天乙贵人也。

诗曰:辛巳鸡牛三位运,合作金局禄贵全。若遇丁火寅午戌,平生衣禄也熬煎。

阴木有三曰,乙巳、乙酉、乙酉是也。不宜六月牛,在他月皆以另格断之。盖六月建耒,乃是木库。乙干属木,下带金旺之地,金能克木故也。以下克上不吉。

诗曰:阴木加临丑酉蛇,生居六月暗咨磋。为官得禄难长久,纵有文章不足夸。

《渊源》云:八月生人人短寿,后改为六月俱通。参考可也。

神趣八法

类 象

丁卯 甲辰 甲寅 甲子

诗曰:春木支全寅卯辰。格符类象贵非轻。喜行坎地根深固。身强敌杀在庚辛。

夫类象者,乃天地之一类也。如春生或甲乙天干,值志支寅卯辰全,无间断破坏,谓之夺东方一片气秀气。怕引至时上,为死绝之乡,谓之破了秀气,运至死绝,即不吉兆。或得时上,或得年引至生旺,谓之秀气加临,十分吉兆。更妙甲禄在寅,年透火丁,喜身强泄秀气精英于火矣,故曰火明木秀曰主强,定作状元郎。早行东方木运,实病其太强,而未遇凉剂,不遂宜矣。今游坎地,根深蒂固,定作富贵之造,喜庚辛金剂盖头,必竺我先人盖头之说。身强而杀敌,衣紫及穿绯,木得金裁,庙廊宰辅。姑附此知者监訇狱之,以俟后验云。

属 象

夫属象者,乃天干甲乙生,值地支亥卯未全者都是也。

从 象

夫从象者,如甲乙日主无根,遇地支纯金,谓之从金。若四柱纯土,谓之从土。四柱纯水,谓之从水。四柱纯木,谓之从木,只有秀气者吉,无秀气者不吉。或天干再有甲乙字,或有根者不吉,其从木者,须得木旺乃吉,死绝地凶。

化 象

夫化象者,如甲己生人,在辰戌丑未月,天干有一己字合甲字,谓之甲己化土。喜行火旺运,如见甲乙木生旺运化不成,反为不吉。八字中有二甲字,谓之争合。有一乙字,谓之妒合。皆为破格。

照 象

昭象者,如丙曰巳午未年月曰,遇时上一位卯木,谓之火木相甚吉,如壬癸曰,申子辰全,遇时上有一位金,谓之金水相照,大吉。若年干有照者,亦吉也。

返 象

返象者,所谓值月令用神,引至时上一位为之绝乡,谓之用而不用,皆为返运。返去太甚,则大不吉。

鬼 象

鬼象者,乃秋生甲乙曰,地支纯金,谓之鬼象。要行鬼生旺之运则吉,怕见至死绝乡,又得身旺则不吉。

伏 象

伏象者,乃寅午戌三合全,又值五月生,逢壬曰而天干无丁字,壬水又无根,乃取午中之丁火,合壬水而伏之,所谓伏象。运至水火之守卫皆吉,只愁水旺之乡不利也。

论大运

夫大运者,就月上起。譬之树苗,树之见苗则名。月之用神,则知其格,故谓交运。如同接木然,论命有根苗化实者,正合此意,岂不宜哉。或甲乙得寅卯运,名曰动劫财败财,主克父乃克妻破财争斗之事。行丙丁巳午运,主吉庆增产。辰戌丑未戊己财运,主名皆通。此乃死法譬喻,须随格局喜忌推之,其验如神,不宜与太岁相克,若岁冲运又吉,运冲岁则甚不利,岁运相生者吉,宜细推无不应验。

论太岁

太岁,乃天中天子,甚不可犯之,若犯之则凶,云日犯岁君,灾殃必重,五行有救,其年反必为财,如甲日见戊土太岁是也。克重者死,甲乙生寅卯亥未日时,犯克岁君,决死无疑。有救则吉。大抵太岁不可伤之,犯岁者其年必主凶丧,是下犯上之意。如以勾绞、死亡、咸池、宅墓、病符、死符、白虎、羊刃诸杀推之,干不克岁,尤防运克岁,亦如此不利,倘有贵人禄马化之则吉也。

认格局生死之歌

夫格局,皆自有定论,今略具而述之。印绶见财行财运,又见死绝入黄泉。如柱比肩,庶几有解。正官见杀及伤官刑冲破害,岁运相并必死,正财偏财见比肩分夺,又见岁运冲合必死。伤官之格,财旺身弱,官杀重见,混杂冲刃,岁运又见必死。拱禄拱贵,刑冲填实,及曰禄归时,见七煞官星者必死。其余诸格,并忌煞及填实,岁运并临,此亦具其大概而言,一不可拘,二须敢断。

五星论

金星论 夫金者,西方白帝之神,金天氏执矩司事。张晏曰:“金为义,义者成。成者方,方矩行。收剑之令,主肃杀之权,执性坚刚。春月见之,性柔体弱,常用日时坐命处,以生旺助其柔性,见木多则反成锉志,谓春乃青帝行权,木神用事,更加木盛,则金治之无力,所谓执力小,而不能负重也。”《五行大论》曰:水近木远,克其无门。火多则温其性,炼其形,谓在春月,尚有余寒之气,而其本性,正居柔之中,当贵乎火之暖气也。水多则其性愈寒,其力愈炽。谓在春月性柔体弱,加以水增其寒势,不能施锋锐,然则恶乎水盛也。金见乃助其形,若无火徒加金铁,反为无用失类之状。然则金能助形,又见火以炼之,土厚养其性,助其形,治其水,得其体白形刚,设使土盛亦不利焉,谓春月乃木旺时,土散尘飞,厚而不寒,当喜水去矣。夏月之金,性尚在柔,未执方,犹嫌死绝,贵乎旺相,见木助火,伤形克体,谓夏月乃赤帝行权,火神用事,当是木槁,无形并遇其火,则火性愈猛,故为伤形克体。若以见火多,却为不厌,性温体泣润肌肤,土盛火暴,执方不能自化,展转无刚革之威。时当夏月,土多则成滞金。助体刚形饬自立,时有当权火气,出乎自然变化也。秋日秋金当权乘胜,经曰金气肃而雕万物,木多则反伤斧斤。谓秋乃白帝行权,金神用事,时虽木死,琢之不难,谓有取而转进退,则反费精神。“《五行大论》云:”犹石鼯之畏贪,若灵龟之曳尾,金多愈刚,刚而必折,谓乃本性本权,更加本形相助,失乎旺,旺则极,极则反于造物不耐扶。若琉璃火盛,可以成形,谓时当暴乱,须用物以制其暴性,性肃则形成,形成则可施锋锐,有锋锐可施,收敛之功,水润体光,水白金清,精神锐秀,执性不刚。物无反恶,土盛生金,其性愈隆。物能稼穑,形成所执,物有所成。冬月之金,形寒性冷,水秀金柔,木多不能琢削之功,反成无用。水盛则金气愈寒,谓冬月乃黑帝行权,水神用事,加之以水,则金寒水冷,不能执化。火多性温体健。物当成器,锋锐可施,时隆财相,金见聚气,则形微气盛也,土多制水生金,生不寒,体不懦,加之火助土厚,则子母俱有成物之功,可以成刚,可以成锐,吉无用不利也。”

木星论 夫木者,东方清帝之神,庖羲氏执规司事。张晏曰:“木为仁,仁者生,生曰员,故曰规,行生泰之权,持华秀之令,春月得之渐有生长之象。孟春之令,犹有微寒,当用火以温暖,则木无盘屈之拘,当有舒泰之美。才当春木,阳壮物渴,藉水资扶,益加秀茂,夏月之木,根燥叶乾,盘而且直,屈而已伸,水滋其形,而无稿巧。水病水死,救之无功,水生水旺,滋之有力。盖谓蟀不能救旺中之鬼也。”又云:勺水不能生木,然用生旺,金多木能成器,时当赤帝行权,土养无水润成其木也。木助木以成林,徒逞郁郁之观,终无结果之成。若居夏季,见金相成,时乃金相,得之已成形,谓金相能施功,可成琢削之象。秋月木气渐寒冷,木渐凋败。初秋之时,火势未衰,犹喜东木以相资。仲秋谓木之到秋中,果已成实,叶以凋零,当用金以琢之,乃成物状。秋深近冬,渐渐严气,畏之以水,见水愈寒,喜之以火,见火温暖,木并成林,则上乘而下灭,谓秋木成林。上乘者而禽归之栖也,下灭者百草不能生也。冬月物藏伏时,起已归根,用多土以掩之,则根深蒂固,水多气冷,根损形亡,谓当时黑帝行权,水神用事,正冰霜欲结,更加之以水。则根不能存,形必亡也。火见交加,却谓济物,谓冬气已寒,得火成温暖之气,则木之根茎,吾知其无冷损之害,可以济物,喻如寒木向阳也”。

水星论 夫水者,北方黑帝之神,高阳氏执权司事。张晏曰:“水为智,智者谋,谋者重,故曰权。行严凝之令,主杀物之权。执性不定,决诸东则东流,决诸西则西流。

春月之水,性滥滔淫,加之以水,更逢生旺,必有崩堤溃岸之势。经曰:滔滔不止,必有自溺之忧,喜逢土止,而无泛滥之患。夏月之水,执性归源,时当涸际,而无泛滥之患。谓夏乃赤帝主权,日炎物燥,当用水润,到此之时,若施一滴之功,可泽十里之润,贵乎水助也。 秋月之水,母旺子相,表里光莹,遇金助则子母俱和,而金白水清。谓秋金旺,金能生水,则水更遇相会,则曰子母和会,而金白水清也。冬月之水。其形得地,其势得时,火气减而寒气增,大寒凛凛,不结冰凝,水本不死,水结冰凝,而曰死也。遇火则增暖减寒,而性状不凝不结,谓冬水势寒,更加水则愈冷,惟喜在于火木也。”

火星论 夫火者,南方赤帝之神,神农氏执衡司事。张晏曰:“火为礼,礼者齐,齐者平,故曰衡。行炎阳之令,主成齐之权。生当春月,母旺子相,势力并行,加以声旺损物损身,得以死绝。明晦继传,见木则愈加辉煌,抱新救火,则火势增炎。夏月之火,执力行权,辉煌则失之易灭,掩藏则可以无殃,见休囚,乃曰成功不退,逢生旺,谓之不息,炎炎火减其势,终无自焚之咎。木助其炎,必主夭折。逢金无水,难成造物之功,有水有金,必作良工之巧。秋月之火,性息体休,终归晦地,见生旺又似东行,逢死绝愈增晦味。木助其体,晦而复明,土闭其形,内明外暗,土木或加,光而且晔,晦而且明,谓秋火本晦,若见生旺,又加太阳东出之光,且死绝失之本暗。喜木生,恶土掩。若有土更有木,又为喜。冬月之火,鬼旺身衰,韬光晦迹,暑气绝而寒气增,恶死绝而好生旺。遇木生则照而无晦,逢水愈减其光,谓冬月寒气增,则火死。得木生,因之以成形。金多返虑旺成为昌,谓火死难以施力,不利见金也”

土星论 夫土者,中央黄帝氏之神,轩辕氏执绳司事。张晏曰:“土为信,信者诚,诚者直,故曰绳。居五行之中,行负戴之令,主养育之权。三才五行。皆不可失。得高下而居位,居四季而有功,金得之锋锐愈刚,火得之光明照烛,木得之英华越秀,水得滥波不泛,土得之稼穑丰隆。旺之不息,必能为山,散之不聚 ,必能为地,用之无穷,生之罔极,土之谓也”。

金不换看命绳尺

财官旺而日主弱,运行身旺最为奇。日主旺而财官弱,运行财乡名利驰。身旺比劫重,损财又伤妻。比劫逢枭食,妻遭产里危。逢官官入墓,父死他乡土,支干官鬼众,兄弟最难为。伤官四柱见,伯道老无儿。地支纯财局,大富大贵不须疑。若行官旺运,纳粟奏名贤。去官留杀者,威显在边夷。财旺暗生官,用贿求名利,弃印就财者,子立整根基。偏印反伤官,女人最须忌。刑夫并害子,孤自守孤帏。伤官见官者,运喜入财地。名标龙虎榜,身到凤凰池。比劫偏印格,伤官受克制。侄男为亲嗣,义女为偏妻。偏官制伏过,僧道守闲居。财多身弱者,溺水及漂尸。身旺而敌杀,衣紫及穿绯。虚邀并暗拱,早岁步云梯。夹贵并六合,陶朱堪足拟。得一分三格,前贤皆掩蔽。此术莫轻传,泄漏天之机。

金不换骨髓歌断

甲日子提为印绶,顺行不似逆行高。官多杀盛东为美,午未相逢总徒劳。

阳木天元值丑提,分明大运喜东西。发财发福多荣达,午未之中亦不宜。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