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尧之前,先天也。尧之后,后天也。后天乃效法耳。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卷八

  天之象数则可得而推,如其神用则不可得而测也。

  自然而然者,天也,唯圣人能索之。效法者,人也,若时行时止,虽人也,亦天也。

  生者性,天也。成者形,地也。日入地中,交精之象。

  体四而变六,兼神与气也。气变必六,故三百六十也。

  凡事为之极,几十之七则可止矣。盖夏至之日止于六十,兼之以晨昏,分可辨色矣。庶几乎十之七也。

  图虽无文,吾终日言未尝离乎是,盖天地万物之理尽在其中矣。

  气一而已,主之者干也,神亦一而已,乘气而变化,出入于有无死生之间,无方而不测者也。

  不知干,无以知性命之理。

  时然后言,乃应变而言,言不在我也。仁配天地谓之人,唯仁者真可以谓之人矣。

  生而成,成而生,易之道也。

  气者,神之宅也。体者,气之宅也。

  天六地四,天以气为质,而以神为神,地以质为质,而以气为神,唯人兼乎万物而为万物之灵,如禽兽之声,以其类而各能其一,无所不能者,人也。推之他事,亦莫不然,唯人得天地日月交之用,他类则不能也。人之生真可谓之贵矣!天地与其贵而不自贵,是悖天地之理,不祥莫大焉。

  灯之明暗之境,日月之象也。

  月者,日之影也。情者,性之影也。心性而胆情,性神而情鬼。

  心为太极,又曰道为太极。形可分,神不可分。

  阴事大半,盖阳一而阴二也。

  冬至之后为呼,夏至之后为吸,此天地一岁之呼吸也。

  以物喜物,以物悲物,此发而中节者也。不我物则能物物。

  任我则情,情则蔽,蔽则昏矣。因物则性,性则神,神则明矣。潜天潜地,不行而至,不为阴阳所摄者,神也。

  天之孽,十之一犹可违。人之孽,十之九不可逭。

  先天之学,心也。后天之学,迹也。出入有无死生者,道也。

  神无所在,无所不在,至人与他心通者,以其本于一也。

  道与一,神之强名也。以神为神者,至言也。

  身地也,本静,所以能动者,血气使之然也。

  生生长类,天地成功。别生分类,圣人成能。

  以物观物,性也。以我观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

  阳主辟而出,阴主翕而入。

  日在于水则生,离则死,交与不交之谓也。

  阴对阳为二,然阳来则生,阳去则死,天地万物生死主于阳,则归之于一也。

  神无方而性有质。

  发于性则见于情,发于情则见于色,以类而应也。

  以天地生万物,则以万物为万物。以道生天地,则天地亦万物也。

  人之贵,兼乎万物,自重而得其贵,所以能用万类。

  凡人之善恶,形于言,发于行,人始得而知之。但萌诸心,发于虑,鬼神已得而知之矣。此君子所以慎独也。气变而形化。

  人之类,备乎万物之性。人之神则天地之神,人之自欺,所以欺天地,可不戒哉?人之畏鬼亦犹鬼之畏人,人积善而阳多,鬼亦畏之矣,积恶而阴多,鬼不畏之矣。大人者,与鬼神合其吉凶,夫何畏之有?

  至理之学非至诚则不至,物理之学或有所不通,不可以强通,强通则有我,有我则失理而下入于数矣。

  心一而不分,则能应万物,此君子所以虚心而不动也。圣人利物而无我。明则有日月,幽则有鬼神。夫圣人六经,浑然无迹,如天道焉。春秋录实事,而善恶形于其中矣。

  中庸之法,自中者天也,自外者人也。韵法辟翕者律天,清浊者吕地,先闭后开者,春也。纯开者,夏也。先开后闭者,秋也。冬则闭而无声。东为春声,阳为夏声,此见作韵者亦有所至也。衔凡冬声也。

  寂然不动,反本复静,坤之时也,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阳动于中,间不容发,复之义也。不见动而动,妄也。动乎否之时,是也。见动而动则为无妄,然所以有灾者,阳微而无应也。有应而动则为益矣。

  精气为物,形也。游魂为变,神也。又曰。精气为物,体也。游魂为变,用也。君子之学以润身为本,其治人应物,皆余事也。

  剸割者,才力也。明辨者,智识也。宽洪者,德器也,三者不可阙一。无德者责人,怨人,易满,满则止也。

  能循天理动者,造化在我也。学不际天人,不足谓之学。人必有德器,然后喜怒皆不妄为,卿相为匹夫,以至学问高天下,亦若无有也。

  得天理者不独润身,亦能润心,不独润心,至于性命亦润。

  历不能无差,今之学历者但知历法,不知历理,能布算者落下闳也,能推步者甘公石公也。落下闳但知历法,扬雄知历法又知历理。

  颜子不迁怒不贰过,皆情也,非性也。不至于性命不足谓之好学。

  扬雄作玄,可谓见天地之心者也。

  易无体也。曰。既有典常,则是有体也,恐遂以为有体,故曰不可为典要。既有典常,常也。不可为典要,变也。庄周雄辩,数千年一人而已。如庖丁解牛曰踟蹰四顾,孔子观吕梁之水曰蹈水之道无私,皆至理之言也。

  夫易者,圣人长君子消小人之具也。及其长也,辟之于未然。及其消也,阖之于未然。一消一长,一辟一阖,浑浑然无迹,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

  大过本末弱也,必有大德大位然后可救,常分有可过者,有不可过者,大德大位,可过者也,伊周其人也,不可惧也。有大德无大位,不可过者也,孔孟其人也,不可闷也,其位不胜德耶?大哉位乎!待时用之宅也。

  复次剥,明治生于乱乎?姤次夬,明乱生于治乎?时哉时哉,未有剥而不复,未有夬而不姤者,防乎其防,邦家其长,子孙其昌,是以圣人贵未然之防,是谓易之大纲。

  先天学,心法也。故图皆自中起,万化万事生乎心也。

  所行之路不可不宽,宽则少碍。知易者不必引用讲解,始为知易。孟子著书,未尝及易,其间易道存焉,但人见之者鲜耳。人能用易,是为知易,如孟子可谓善用易者也。

  所谓皇帝王伯者,非独三皇五帝三王五伯而已,但用无为则皇也,用恩信则帝也,用公正则王也,用知力则伯也。鬼神无形而有用,其情状可得而知也,于用则可见之矣。若人之耳目鼻口手足,草木之枝叶花实颜色,皆鬼神之所为也。福善祸淫,主之者谁耶?聪明正直,有之者谁耶?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任之者谁耶?皆鬼神之情状也。

  易有意象,立意皆所以明象,统下三者。有言象,不拟物,而直言以明事。有像象,拟一物以明意。有数象,七日八月三年十年之类是也。

  易之数穷天地始终,或曰,天地亦有始终乎?曰。既有消长,岂无终始?天地虽大,是亦形器,乃二物也。

  易有内象,理致是也。有外象,指定一物而不变者是也。

  在人则干道成男,坤道成女,在物则干道成阳,坤道成阴。

  神无方则易无体,滞于一方则不能变化,非神也。有定体则不能变通,非易也。易虽有体,体者象也,假象以见体,而本无体也。

  事无大小,皆有道在其间,能安分则谓之道,不能安分谓之非道。

  正音律数行至于七而止者,以夏至之日出于寅而入于戌,亥子丑三时则日入于地,而目无所见,此三数不行者,所以比于三时也。故生物之数亦然,非数之不行也,有数而不见也。

  六虚者,六位也,虚以待变动之事也。六爻六卦,有形则有体,有性则有情。天主用,地主体,圣人主用,百姓主体,故日用而不知。

  法始乎伏羲,成于尧,革于三王,极于五伯,绝于秦。万事治乱之迹无以逃此矣。

  神者,易之主也,所以无方。易者,神之用也,所以无体。

  循理则为常,理之外则为异矣。

  火以性为主,体次之。水以体为主,性次之。

  阳性而阴情,性神而情鬼。

  易之首于乾坤,中于坎离,终于水火之交不交,皆至理也。

  太极一也,不动生二,二则神也,神生数,数生象,像生器。

  太极不动,性也,发则神,神则数,数则像,像则器,器之变,复归于神也。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卷九

  诸卦不交于乾坤者,则生于否泰,否泰,乾坤之交也。乾坤起自奇偶,奇偶生自太极。

  天使我有,是之谓命。命之在我之谓性,性之在物之谓理。

  朔易以阳气自北方而生,至北方而尽,谓变易循环也。

  春阳得权,故多旱。秋阴得权,故多雨。

  元有二,有生天地之始者,太极也。有万物之中各有始者,生之本也。

  天地之心者,生万物之本也。天地之情者,情状也,与鬼神之情状同也。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条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此尽己之性能尽物之性也。非鱼则然,天下之物则然。若庄子者,可谓善通物矣。

  老子知易之体者也。无思无为者,神妙致一之地也。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

  太极,道之极也。太玄,道之元也。太素,色之本也。太一,数之始也。太初,事之初也。其成功则一也。

  太羹可和,玄酒可漓,则是造化亦可和可漓也。

  易地而处则无我也。

  诚者主性之具,无端无方者也。至哉留侯,善藏其用。

  素问密语之类,于术之理可谓至矣。

  瞽瞍杀人,舜视弃天下犹弃敝屣也,窃负而逃遵海滨,而处终身,欣然乐而忘天下,圣人虽天下之大,不能易天性之爱。

  或问显诸仁藏诸用,曰,若日月之照临,四时之成岁,是显仁也。其度数之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藏用也。

  君子于易玩象,玩数,玩辞,玩意。

  兑说也,其它皆有所害,惟朋友讲习无,说于此,故言其极者也。

  中庸非天降地出,揆物之理,度人之情,行其所安,是为得矣。

  元亨利贞之德各包吉凶悔吝之事。虽行乎德,若违于时,亦或凶矣。

  汤放桀,武王伐纣,而不以为弒者,若孟子言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则援之以手,权也。故孔子既尊夷齐,亦与汤武,夷齐仁也,汤武义也,然唯汤武则可,非汤武则是篡也。

  阴者阳之影,鬼者人之影也。

  秦穆公有功于周,能迁善改过,为伯者之最。晋文侯世世勤王,迁平王于洛,次之。齐威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又次之。楚庄强大,又次之。宋襄公虽伯而力微,会诸侯而为楚所执,不足论也。治春秋者不先定四国之功过,则事无统理,不得圣人之心矣。春秋之间,有功者未见大于四国,有过者亦未见大于四国也,故四者功之首,罪之魁也。人言春秋非性命书,非也。至于书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犹三望,此因鲁事而贬之也。圣人何容心哉?无我故也。岂非由性命而发言也?又云春秋皆因事而褒贬,岂容人特立私意哉?又曰春秋圣人之笔,削为天下之至公,不知圣人之所以为公也。如因牛伤则知鲁之潜郊,因初献六羽则知旧潜八佾,因新作雉门则知旧无雉门,皆非圣人有意于其间,故曰春秋尽性之书也。

  易之为书,将以顺性命之理者,循自然也。孔子绝四从心,一以贯之,至命者也。颜子心斋屡空,好学者也。子贡多积以为学,亿度以求道,不能刳心灭见,委身于理,不受命者也。春秋循自然之理而不立私意,故为尽性之书也。

  初与上同,然上亢,不及初之进也。二与五同,然二之阴中不及五之阳中也。三与四同,然三处下卦之上,不若四之近君也。

  人之贵,兼乎万物,自重而得其贵,所以能用万类。

  至理之学非至诚则不至。

  素问阴符,七国时书也。

  显诸仁,藏诸用,孔子善藏其用乎?

  庄荀之徒失之辩。

  伯夷义不食周粟,至饿且死,只得为仁而已。

  三人行必有师焉,至于友一乡之贤,天下之贤,以天下为未足,又至于尚论古人,无以加焉。

  义重则内重,利重则外重。

  能医人能医之疾,不得谓之良医,医人之所不能医者,天下之良医也。能处人所不能处之事,则能为人所不能为之事也。

  人患乎自满,满则止也。故禹不自满,假所以为贤,虽学亦当常若不足,不可临深以为高也。

  人茍用心,必有所得,独有多寡之异,智识之有浅深也。

  理穷而后知性,性尽而后知命,命知而后知至。

  凡处失在得之先,则得亦不喜。若处得在失之先,则失难处矣,必至于陨获。

  人必内重,内重则外轻,茍内轻,必外重,好利好名无所不至。

  天下言读书者不少,能读书者少,若得天理真乐,何书不可读,何坚不可破,何理不可精?

  天时地理人事,三者知之不易。

  资性得之天也,学问得之人也。资性,由内出者也。学问,由外入者也。自诚明,性也,自明诚学也。

  伯夷柳下惠得圣人之一端,伯夷得圣人之清,柳下惠得圣人之和,孔子时清时和,时行时止,故得圣人之时。

  太玄九日当两卦,余一卦当四日半。

  用兵之道,必待人民富,仓廪实,府库充,兵强名正,天时顺,地利得,然后可举。

  老子五千言,大抵皆明物理。

  今有人登两台,两台皆等则不见其高,一台高,然后知其卑下者也。一国一家一身皆同,能处一身则能处一家,能处一家则能处一国,能处一国则能处天下。心为身本,家为国本,国为天下本。心能运身,茍心所不欲,身能行乎?

  人之精神贵藏而用之,茍衒于外,则鲜有不败者。如利刃,物来则剸之,若恃刃之利而求割乎物,则刃与物俱伤矣。

  言发于真诚,则心不劳而逸,人久而信之。作伪任数,一时或可以欺人,持久必败。

  人贵有德,小人有才者有之矣,故才不可恃,德不可无。

  天地日月,悠久而已。故人当存乎远,不可见其迩。

  君子处畎亩,则行畎亩之事。居庙堂,则行庙堂之事,故无入不自得。

  智数或能施于一朝,盖有时而穷,惟至诚与天地同久。

  天地无则至诚可息,茍天地不能无,则至诚亦不息也。

  室中造车,天下可行,轨辙合故也,茍顺义理,合人情,日月所照皆可行也。

  敛天下之善则广矣,自用则小。

  汉儒以反经合道为权,得一端者也。权,所以平物之轻重,圣人行权,酌其轻重而行之,合其宜而已,故执中无权者,犹为偏也。王通言春秋王道之权,非王通莫能及此。故权在一身,则有一身之权,在一乡,则有一乡之权,以至于天下,则有天下之权,用虽不同,其权一也。

  夫弓固有强弱,然一弓二人张之,则有力者以为弓弱,无力者以为弓强,故有力者不以己之力有余而以为弓弱,无力者不以己之力不足而以为弓强,何不思之甚也?一弓非有强弱也,二人之力强弱不同也。今有食一杯在前,二人大馁而见之,若相逊,则均得食也。相夺则争,非徒争之而已,或不得其食矣。此二者皆人之情也,知之者鲜,知此则天下之事皆如是也。

  先天学主乎诚,至诚可以通神明,不诚则不可以得道。

  良药不可以离手,善言不可以离口。

  事必量力,量力故能久。

  学以人事为大,今之经典,古之人事也。

  春秋三传之外,陆淳啖助可以兼治。

  季札之才近伯夷,叔向子产晏子之才相等,管仲用智数,晚识物理,大抵才力过人也。

  五霸者,功之首,罪之魁也,春秋者,孔子之刑书也,功过不相掩,圣人先褒其功,后贬其罪,故罪人有功亦必录之,不可不恕也。新作两观,新者,贬之也,诛其旧无也,初献六羽,初者,褒之也,以其旧潜八佾也。

  某人受春秋于尹师鲁,师鲁受于穆伯长,某人后复攻伯长,曰,春秋无褒,皆是贬也。田述古曰,孙复亦云,春秋有贬而无褒。曰。春秋礼法废,君臣乱,其间有能为小善者,安得不进之也?况五霸实有功于天下,且五霸固不及于王,不犹愈于潜窃乎?安得不与之也!治春秋者,不辩名实,不定五霸之功过,则未可言治春秋。先定五霸之功过而治春秋,则大意立。若事事求之,则无绪矣。

  凡人为学,失于自主张太过。

  平王名虽王,实不及一国之诸侯,齐晋虽侯而实潜王,皆春秋之名实也。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羊名也,理实也,名存而实亡,犹愈于名实俱亡。茍存其名,安知后世无王者作?是以有所待也。

  春秋为君弱臣强而作,故谓之名分之书。

  圣人之难在不失仁义忠信而成事业,何如则可,在于绝四。

  有马者借人乘之,舍己从人也。

  或问才难,何谓也。曰。临大事然后见才之难也。曰。何独言才?曰。才者天之良质也,学者所以成其才也。曰。古人有不由学问而能立功业者,何必曰学?曰。周勃霍光能成大事,唯其无学,故未尽善也。人而无学则不能烛理,不能烛理则固执而不通。

  人有出人之才必有刚克,中刚则足以立事业,处患难,若用于他,反为邪恶,故孔子以申枨为焉得刚,既有欲心,必无刚也。

  君子喻于义,贤人也。小人喻于利而已。义利兼忘者,唯圣人能之。君子畏义而有所不为,小人直不畏耳。圣人则动不踰矩,何义之畏乎?

  为学养心患在不由直道,去利欲,由直道,任至诚,则无所不通。天地之道直而已,当以直求之,若用智数,由径以求之,是屈天地而循人欲也,不亦难乎?

  事无巨细,皆有天人之理,修身人也,遇不遇天也,得失不动心所以顺天也,行险侥幸是逆天也。求之者人也,得之与否天也,得失不动心所以顺天也,强取必得是逆天理也,逆天理者患祸必至。

  鲁之两观,郊天大禘,皆非礼也。诸侯茍有四时之禘,以为常祭可也,至于五年大禘,不可为也。

  仲弓可使南面,可使从政也。

  谁能出不由户?户,道也。未有不由道而能济者也。不由户者,锁穴隙之类是也。

  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虽多闻,必择善而从之,多见而识之。识,别也,虽多见必有以别之。

  落下闳改颛帝历为太初历,子云准太初而作太玄,凡八十一卦,九分共二卦,凡一五隔一四,细分之则四分半当一卦,气起于中心,故首中卦。

  元亨利贞,变易不常,天道之变也。吉凶悔吝,变易不定,人道之应也。

  一阴一阳之谓道,道无声无形不可得而见者也,故假道路之道而为名。人之有行必由于道。一阴一阳,天地之道也,物由是而生,由是而成也。

  显诸仁者,天地生万物之功,则人可得而见也。所以造万物,则人不可得而见,是藏诸用也。

  十干天也,十二支地也,支干配天地之用也。

  易始于三皇,书始于二帝,诗始于三王,春秋始于五霸。

  自乾坤至坎离,以天道也。自咸恒至既济未济,以人事也。

  人谋人也,鬼谋天也,天人同谋而皆可,则事成而吉也。

  变从时而便天下之事,不失礼之大经。变从时而顺天下之理,不失义之大权者,君子之道也。

  五星之说自甘公石公始也。

  人智强则物智弱。

  庄子着盗跖篇,所以明至恶,虽圣贤亦莫能化,盖上智与下愚不移故也。

  鲁国之儒一人者,谓孔子也。

  天下之事始过于重犹卒于轻,始过于厚犹卒于薄,况始以轻始以薄者乎?故鲜失之重,多失之轻。鲜失之厚,多失之薄。是以君子不患过乎重,常患过乎轻,不患过乎厚常患过乎薄也。

  庄子齐物未免较量,较量则争,争则不平,不平则不和。无思无为者,神妙致一之地也,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

  当仁不让于师者,进仁之道也。

  秦穆公伐郑败,而有悔过自誓之言,此非止霸者之事,几于王道,能悔则无失也。此圣人所以录于书末也。

  刘绚问无为。对曰。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此所谓无为也。

  文中子曰。易乐者必多哀,轻施者必好夺,或曰,天下皆争利弃义,吾独若之何?子曰。舍其所争,取其所弃,不亦君子乎?若此之类,理义之言也,心迹之判久矣,若此之类,造化之言也。

  庄子气豪,若吕梁之事,言之至者也。盗跖言事之无可奈何者,虽圣人亦莫如之何。渔父言事之不可强者,虽圣人亦不可强,此言有为无为之理,顺理则无为,强则有为也。

  金需百炼然后精,人亦如此。

  佛氏弃君臣父子夫妇之道,岂自然之理哉?

  志于道者,统而言之,志者,潜心之谓也,德者,得于己,有形故有据,德主于仁,故曰依。

  庄子曰。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此君子思不出其位,素位而行之义也。

  晋狐射姑杀阳处父,春秋书晋杀其大夫阳处父,上漏言也,君不密则失臣,故书国杀。

  人得中和之气则刚柔均,阳多则偏刚,阴多则偏柔。

  作易者其知盗乎?圣人知天下万物之理而一以贯之

  以尊临卑曰临,以上观下曰观。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合而言之则一,分而言之则二,合而言之则二,分而言之则四,始于有意,成于有我,有意然后有必,必生于意,有固然后有我,我生于固,意有,心必先期,固不化我,有己也。

  记问之学未足以为事业。

  学在不止,故王通云,没身而已。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