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诗曰:若论先天一字无。

  又曰: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先。

  又曰: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从心上起经纶。

  他日又曰:数学非十年则不成。由此观之学数以静养为先,卦气为要也。也静则胷次玲珑,物来顺应,鲁齐有云:先天之学纯乎天者也,非纯乎其天之人不可轻授,盖以此数蕴神仙之秘诀,泄造化之元机,得之者当重,非其人不传。故康节不授邢叔和而愿授程明道,岂无所见而然焉。

  李子曰:命之矣。敢不勤。

  诸然观物必有筌蹄,请书于后。

  读《心易发微》
【观物筌蹄】

  一曰论动静。夫动静者。吉凶悔吝之本。盖嗜欲将至有开。必先朕兆之萌。其端可测。一动一静之间有自然之数。不动不占。不因事不占。故皇极之数专在动上求之。

  (星光注:“专在动上求之”也是《梅花易数》的大旨。《河洛精蕴》提到此意时有这样一段文:“邵子《易》数甚精,如通一物,超数算之。便可知是物何时而始,何时而终。但必有动处,方能起算。如见一叶落,便从落叶之时起算”。故在“大定根源”章节中有“先从动处起元机。次下今年月日时”之语。“动”是预测学中普遍推行的准则,六爻求动爻,六壬以冲克为发用,遁甲以身宫为发动,皇极数以年干克为动减策数等等无不以动为旨。故杨子曰:“易卦虽有一定之名,而气陏时转,不无衰旺之万,论卦不论气,则局于象,昩于时,得其影响而不能真知灼见矣。若能看得卦气透彻,不惟知吉凶而亦能识造化之根源也。”所谓“卦气”亦是随时流动,亦是“动‘意矣。)

  凡意所萌动。务以先闻先见之动物为主。因动而起则祸福可前知矣。

  (星光注:见某网友发贴其观点能见至象皆凭自己随意取象皆可,窃为不可,还是按“务以先闻先见之动物为主”为准则。否则失去“欲将至有开。必先朕兆之萌”之意蕴也。)

  故以二动合为一卦。或一动则不可算。一动一静则可算。盖动静相连亦是数也。若所动者既杂。则以先闻先见者算之。其余不可用。

  (星光注:提出二动可成卦,二静则不可算,还是围绕以“动”为主题。在《先后天辨》论述的更为详细:“先朕兆之萌。其端可测。一动一静之间有自然之数。不动不占。不因事不占。故皇极之数专在动上求之。凡意所萌动。务以先闻先见之动物为主。因动而起则祸福可前知矣。故以二动合为一卦。或一动则不可算。一动一静则可算。盖动静相连亦是数也。若所动者既杂。则以先闻先见者算之。其余不可用。”)

  凡看动物。以先者为上卦。后得者为下卦。次加年月日时。又次加阴阳之策。共成若干。仍以克太岁之卦除之。然后方成一数。如以手执笔。笔动而手亦动也。如以手取刀裁纸。乃是三件物。未将刀到纸边时。只以手与刀两件算数。若已将刀正裁纸时。只算刀与纸。不可算手。此是二动连属之义。一动一静者。如以手拍棹。则手动棹不动。如抬棹则是二者俱动也。如以脚震地。脚动而地不动。此是一动一静连属之义。须要动静相关。然后可用。举此为例。余可类推。然动静之中难以取舍。有自己之数。有他人之数。有物之数。如自己算数。心下主定何事。静坐自看我身上如何动。或头动。或手足动。或沿衣而动。须是无心之动便可取而下数。已得动数或再有动不可用。只以先动者为主。如有人来我。须从那人来问时。观他身上动静而下数方是亲切。如算物取物动处而下数。要在澄心取动。动取不真则数不验矣。

   星光注;此段文联接上文更为详谈动与静的关系,根据《梅花易数》“万物赋”言:“观物理者,静则乎地,动则乎天,原夫万物有数,易算无穷,动静可知。”取其动静连属之义应在此乎。另外“次加年月日时,又次加阴阳之策”是成卦与数的综合判断方法。《梅花易数》虽然有列出策数、轨数之数据,但如何应用没有交待,所谓年月日时,即测时的四柱数,即神数术中称为“大定数”,据其干支纳甲归属于何卦算出策数。实际数与卦的关系有二种方法取得,一是用成卦直接利用成卦阴阳策数若干即为“身数”,取动爻因十加卦数、正数、动爻数,组成千百十零为数。另一种利用四柱干支化策数组成千百十零为数。关于数的应用那是后话了。

  论卦象

  二曰论卦象。夫卦象者。圣人仰观俯察。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之象也。故干健坤顺、干马坤牛之属。易中备载不能尽述。明理者以象推之。今略以同类者辨焉。且如干兑皆属金。何以分别。盖干乃贵重圆健之物。兑乃毁伤破缺之物。坤艮皆属土。盖坤为地艮为山。或在高山或在平地自是不同。震巽皆属木。盖震为阳木。巽为阴木。其发生茂盛萌芽者震也。枯槁憔悴者巽也。又有棹凳床柜之类为巽。苍筤萑竹之类为震。内虚外实者为离。内实外虚者为坎。日亦为离。月亦为坎。凡起动数。当以此卦算数。

  

  星光注;历来易学的流派的二大支流是象数与义理,作为我们能在术数论坛上留连的易友,我想应注重“象数”,以“象数”为主,易的符号就是二个,阴和阳,你说他简也够简易的,你说他复杂也可以,万象在其中。象电脑一样,只有0和1,可做的事可多了,就看你怎么利用了。古人学易常称“玩占”、“玩辞”等,看你怎么玩了。

  象数派认为爻辞是用来“明象”的。《梅花易数》虽属“先天”之学,不尙“辞”,但是在取象时,也利用“爻辞”作参考,如在“占物类例”中:“凡看物数,看其成卦,观其爻辞,如得干曰,潜龙无用,乃曰无用之物,见龙在田,乃曰田中之物”云云,

  此段主旨指明“同类”的卦象应如何区分,简略举例了卦象,以情性取,以形取,以阴阳所属取,以卦义取,以卦气取,手法诸多,多看卦例,可丰富自己的经验。

  三曰论卦气。夫卦气者。旺相休囚之气也。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故春木夏火秋金冬木。土旺四季。无非生长收藏之气。卦名不易。而气随时转。自有真假、进退、元耗、浮沉之殊。占断之际。当按时审气。不可拘于卦名。故当时用事者谓之真。背时无气者谓之假。气候将临者谓之进。气候已往者谓之退。四植生扶者谓之元。四植泄气者谓之耗。不当令而日辰生旺者谓之浮。死休囚废而受制于时者谓之沉。沉气则欲速则不达。浮气则当权而不久。耗气则随得随失。元气则根深而福厚。退气则有今而罔后。进气则方兴而未艾。假气则虚多而实少。真气则成始而成终。审此而断之。则祸福如悬鉴矣。

  星光注;

  此旺相休囚之气,任何术数都应用的准则,三式,六爻,河洛理数,四柱八字,都讲四时之气,八字的“强弱”,在网上争的不亦乐乎。《梅花易数》也不例外,如“诸事响应歌”曰:“大扺体宜用卦生、旺、相,谋为终有益”。此生、旺、相即卦气也。

  此段对真假、进退、元耗、浮沉术语作了明了的说明。当然作为梅易倒没必要像孟氏、京氏、邵氏所讲的卦气分到“爻”程度,只要参考《易隐》所列的卦气就够了。今录出供易友参考;

  附:八卦配节气旺衰式

   旺相胎没死囚休废 旺相胎没死囚休废

  立冬:干坎艮震巽离坤兑 冬至:坎艮震巽离坤兑干

  立春:艮震巽离坤兑干坎 春分:震巽离坤兑干坎艮

  立夏:巽离坤兑干坎艮震 夏至:离坤兑干坎艮震巽

  立秋:坤兑干坎艮震巽离 秋分:兑干坎艮震巽离坤

  

  四值即测时的四柱支也。但四值的用法是在数上所得之卦,即“连山”卦序,作为梅易没有用到数的情况下,此参数可忽略。

  四曰论审机。夫审机者。观之语默动静之机也。人来求我之际。言虽未出于口。而形于身见于事者。自有动静往来真假虚实之机。入门之际。当审其机。观其气色之忧喜。而参之以卦象之休旺。则事之可否亦可得而前知矣。盖临事之际。见物偶然起者谓之动。偶然安息者谓之静。人物之去谓之往。人物之至谓之来。布帛谷粟之类谓之真。纸花木果之类谓之假。有声无形谓之虚。有形有象者谓之实。动则其事速。静则其事迟。凶事欲其去。吉事喜其来。求官问利爱其真。问事寻人怕其假。兴词讼诉嫌其虚。作事谋为利其实。以此八机合前八气化而裁之。变而通之。则未来已往之事皆可得而前知矣。人之气色必于动物观之。盖气从中出为内卦。色见于外为外卦。人有喜怒舒惨。不若动处起之为有准也。

   星光注;

  此段论述“外应”的观察技巧,分为真假、虚实,往来、动静,结合所测类别区别应用,至于“外应”也正是《梅花易数》预测的特色与必须掌握的技巧。《万物赋》云:“未成卦以前,必虚心而求应。即成卦以后,观刻应以为断。声音言语,傍人识兆,当遇形影往来,我心指实皆是,及其六爻以定,三天既生,始寻卦象之端,终测刻应之理,是以逢吉兆,而终知有喜。见凶识而不兔乎凶,故欲知他人家之事。必须凭我耳目之闻见,未成卦而闻见之,乃已生之事既定。卦而观察之,乃未来之机”。讲的正是此理,故其外应的真、假、虚、实概念值的《梅易》借鉴应用于实测。如班主测一妇女人问病,见老妇女与小孩,当时我见此贴凭其外观象,缺一夫的凶兆,再进一歩,可研其二人是向测者来或往,外应技巧多多也。

  “人之气色必于动物观之”。“气”是很难掌握的。看相术高层次的精断叫“善观气色”,所以看相术最难学的即“气色”的应用。如为“喜、怒、舒、惨”倒不是很难,关于气就凭测者的社会经历与悟性了。

  五曰论卦义。夫卦义者。文王周公孔子所系之辞。自有深意存乎其中也。如干为刚健亦为亢滞。君子来之多吉。小人得之多凶。坤为厚实亦为重浊。有得之而富贵者。有得之而愚顽者。坎有润物之功。亦有陷溺之象。离有文明之意。亦有乖离之理。兑为和悦亦为诡随。艮为静止亦为时行。震为震动亦为惊恐。巽乃巽顺亦为不果。又干为君父之道。坤为臣子之道。咸姤利于婚姻。鼎革利于更改。待于需。进于晋。行师于师。争讼于讼。聚于萃。散于涣。退于遁。守于困。安于恒泰。厄于蹇夷。盈于丰有。坏于损蛊。家人之在室。旅之在途。此皆卦象之义也。起数之时。不可执一。当随其机之吉凶、日辰之休旺而言之。盖身数旺则福可成。否则福变为祸矣。故曰。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有人为之何如耳。尧夫之言亦有观世之间。学数者当深致其思。

  星光注;其论卦义是谓大象,其一意含反对之情,同样干卦,“君子来之多吉。小人得之多凶”,物有相反之情也。《梅花易数》专有一篇“诸卦反对性情”论文,讲的也是这道理。如《河洛理数》也同样看具体用于何人物,有君子、在仕、在庶之分,得之如何如何,有“看人”之嫌,但毕竟是卦理,不能说它是“投机取巧”。

  《象数举隅》云:“八卦取义者,有一卦专论取者,有分论各爻取者,有以全体、互体、上下体取者,有以阳爻称阳物阴爻称阴物者,取义不同,取象也异也。”这段论述引伸了取义的范围,《梅花易数》取象亦有“体用互变”之断法,体也不是一成不变,也要灵活多样,有的卦例是综合互卦、变卦等卦象,以得最多的卦象为体。拘泥于大象是死法,故凡泥象不通者尚究于斯。

  六曰论生克。夫生克者。八卦相生相克之义也。大抵卦贵生不贵克。克则凶生则吉共理。以日干为主。以数为宾。一数之内又以运为主。元会世为宾。最要宾生主。又生日辰为妙。元会世生扶运爻则吉。元会世生运。、运又生日辰者为上吉。日辰与运数相生相合而元会世来克运者。则事虽好而机不及时、为人所制伏。若元会世俱来生运。运与日辰不相生者。此好中不足之数。凡卦生要生回。克宜克出。逆克者耗气。如算一年则以年干断。浅近之事则以日干断。此皇极之通论也。大抵日辰尤为紧要。纵观年月。亦要参看日辰。两下俱吉则吉。两下俱凶则凶。此四柱归一之论。盖运者。一数之领袖。元会世或有归还魁贵禄马来生扶运数。运数又逢吉曜是谓逢吉。为官者升迁。为士者登笠。为商者进财。或得上人提拨。如会世好数来生运。运虽不旺。亦为有救。若会世之数带煞克运。运逢生旺带吉曜者。当招不义之财。得小人之力。好数克身则福浅。恶数克身则祸至。若身数更不吉斯为下矣。然后以升降错综乘除之数审之。仍以卦之爻变佐之。数为卦之体。卦为数之用。体用俱吉为上。体重用轻数若不好则卦亦徒好也。初下之数论事体之本末。升降观事体之中。错综乘除观事体之终。有先吉后凶者。有先凶后吉者。以数论之。

  星光注;

  我的《易象汇聚》贴出后,有的易友认为那是五行属性,并且多象易乱,说卢氏象多几十倍。八卦含有天地,包罗万象,我的易象汇聚简直一牛毛,再说卦不纳五行,生克旺相休囚以何为据?故此易友偏频了点,不讲生克,方术好象断了主心骨一样。六曰论生克,虽然讲的“皇极数”,其数亦要用卦作依据,否则是一克二还是二克一,当然数本身就蕴涵着令人着迷的许多奥秘,特别河洛之数,方阵化出的奥妙更是灿烂如煌。

  这里所讲的“皇极数”牵涉面较多,术语、概念多,但是提醒大家,元、会、运、世代表年月日时,即千百十零,要化为卦的时候,应用《连山》卦序,即是洪范的九畴数。不能用先天或后天之序数代之。

  七曰论冲合:夫冲合者,日辰与卦象相冲相合也,冲者其事败,合者其事成。各有所用,不可以一例论之。冲者冲动其事,冲百与零他人动,冲十自己动,十零与日辰相冲者,作事散失。冲年为一岁之事,冲月为—月之事,冲日为一日之事。凡数与年月日时相冲为不吉,与运数相冲者次之,合年一年之吉,合月一月之吉,合日一日之吉,合百零与他人相合,十与自己相好,十零与日辰相合,所为皆成。若数来合运,人来求我,运去合数,我去求人。日辰合运有上人寻我,或好事临身,冲者反是。

  八曰论刑害。夫刑害者。败事不吉之数也。数中逢此。凡百忌之。有与卦数相刑者。有与日辰相刑者。刑克日辰非与人争斗即灾患相侵。刑克卦数非作事不成即悔气懊恼。刑年一年之事。刑月一月之事。刑日一日之事。如寅日刑巽。巳日刑坤之类。害者六害也。断法与刑同。

  九曰论生旺墓绝。夫生者长生。旺者帝旺也。数得生旺而逢吉者。有财有喜。数得生旺而逢凶者。虽则有喜不免灾悔。年得生旺者一年迪吉。月得生旺者一月迪吉。日得生旺者一日迪吉。非高人见访即亲友相迎。非进财帛即饮食宴会。带克者名为不静。十数生旺而带六虚或耗数者。财必散失。占病吉长生。求官宜帝旺临官。墓绝者。天干逢墓绝是也。破耗者卦泄干支之气也。囚陷者。卦克地支是也。年干墓绝一年不显。月令墓绝一月晦滞。日干墓绝一日不快。破陷同此而推。如年干气旺生运或运带喜生年干。又主进财。克者不吉。

  十曰论虚耗。夫虚者空亡。耗者不用也。此数固为不吉。各有所用。凶事喜之。吉事忌之。惟有僧道遇之反吉。故甲子旬中干象忧。甲寅坎艮亦同流。甲辰艮震何须问。甲午巽象不须投。甲申离坤君须记。甲戌坤艮怕当头。卦中如若来相遇。进用求谋百事休。此空亡之宿也。甲子旬中艮兑宫。甲戌还在三四中。甲申五六为无用。甲午怕见七八逢。甲辰又当九与十。甲寅七八九十同。上为男忌下为女。遇此名为不用星。此耗气之宿也。

  
【八卦取象】

  〖干〗

  三画皆奇曰干,干者健也。于穆而不已,健行而不息,其体刚健而中正,其徳广大而高明。所以取象于天而不诡随也。占非正固,则无以保其终而不利矣。卦得时于秋,耗气于冬,休废于春,受制于夏,得气于四季也。在下刚于内,在上刚于外,在身体面部方园,威仪翘楚,性情豁达,心地光明,包容万物,乐善施仁。在人事上为豪势之象,下为强横之为,生则大人提携官贵赐于,克则尊长相陵公门见忌。在天文为天凊气朗,在地理为大郡名邦。在人物为大人、长老、父老,官员。在官职为尚书、天部、上卿、台阁风宪、法司、牧伯、州县或宣命朝官。在房屋为楼台、公廨、寺观、庙宇。在时序为九、十之交,戍亥月日。在动物为鹰、鵰、鹳、鹤、狮、象、驴、马。在植物为牡丹、芍药、龙眼、荔枝、胡桃、松栗、桃、李、梨、梅。在器用为刚圆之物,贵重之器,旺则金银首饰,宝石、珍珠,衰则镜、盘、酒盏、钟、磬、锣、铛。在坟墓为西北方金星起顶。在五音为商,其声散以明其和温以断,在五则为方、为矩。在五事为言显从而作,又在五常为义,为事之宜,在五色为白,在五性为魄,在五情为恶,恶为战斗。在五声为悲泣。在五臓为肺。在五臭为腥。在五味为辛。在五气为凉。在五经为书,又为春秋。在五星为太白。在天干为壬甲。在地支为戍亥。在字形为金旁,盖头为方圆之字。在数目为一、四、九,遇壬甲日为天禄,遇戍亥日为地禄。遇丙丁日为天贵。遇巳酉丑日为鞍马。其策二百一十六,其轨七百六十八。

  

  〖兑〗

  一阴进于二阳之上,为兑,兑者说也。刚中和外,以利贞君子之正道也。非道求说则为邪侫,而有悔矣。其象为泽,君子之正道也,以朋友讲习则义理相宜而不穷也。其卦得时休废同干,在下说于内,在上说于外,在身身体则容貌白净,器宇峥嵘,身体短小。受制露形,性情和悦,口快多言,招人谗谤,暗地毁伤。在人事合则喜友迎宾,爱好讲习,冲则暗昩,谗谤伤。

  在天文为星,为月、雨泽、雾露。在地理为井泉、池沼、崩坏倒塌之处。在人物为兄弟、朋友、少女、童仆、妓妾、巫师、牙灼媒人。在官职为考校儒官、令伊、武职。在房屋,朽坏舍宇,倒塌旧房。在时序为酉年月日时或生旺月日。在动物为鹭()鲜鱼、羊、鹿、猿、猴、在植物为胡桃、松、栗、杏、李、梅、梨,在器物为酒瓶、碗、盏,有破缺之物。在坟墓为正西方,金星有缺。在音五五则等类,俱与干同。在天干为丁,有地支为酉,在字形为金旁口旁,在数目为—、四、九,遇丙为天贵,遇丁为天禄,遇酉日为地禄,其策为一百八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离〗

  一阴居二阳之中为离,离者丽也。其象为火,阴丽于阳中虚,而外实内暗,而外明柔顺,以丽于中也。为能处乎正直则亨,而又能柔则无不吉矣。其卦得时于夏,休废于秋,受制于冬,得气于春,耗气于四季也。在下明于内,有上明于外。

  在身体容仪秀丽,面赤发黄,身材五短,腹大头尖,情怀光霁,好善乐贤,语言辨给,性急无常,心不蔵物,机谋敢当。

  在人事志虑忧疑,行事不实。

  在天文为日,虹霞电晹曝燠烜。

  在地理为正南,窑灶炉冶之处。

  在人物为师儒,武弁,中女,吏丞,军兵,勇土。

  在官职为通判,教职,翰院中丞。

  在房屋为中堂,虚阁,灶舍,厨房。

  在时序为午年月日。

  在动物为彩雉。

  在植物为樱,桃,枣,杏,花红,石榴,葵花,外刚内柔,红紫之果。

  在器用为灯笼,果盒,漆器,托盆,文书,印信,甲肯,干曵,纲罟,帐幕。

  在坟墓为正南干燥之地。

  在五音为征,其声贬,以疾其和柔,以切在五,则为衡,为平。

  在五事为视,明见作哲。

  在五常为礼,为辞让。

  在五色为红。

  在五性为神。

  在五情为喜好。

  在五声为笑乐。

  在五臓为为心。

  在五臭为焦。

  在五味为苦。

  在五气为燥。

  在五经为礼。

  在五星为荧惑。

  在天干为为己。

  在地支为午。

  在字形为中虚,日傍,火傍。

  在数目为三五七,遇己为天禄,遇午日为地禄,辛日为天贵。

  其策一百九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震〗

  一阳生于二阴之下为震,震者动也。当震之来,虩虩恐惧而有不安之状,君子能恐能修省,则致褔而不失共所矣。其象为雷,得时于春,耗气于夏,受制于秋,休废于冬,克制于四季也。在下动于内,在上动于外。

  在身体,容仪魁伟,气宇轩昂,髭髯盛美,身体最大,心情无毐,志大气刚,多动少静,喜怒不常。

  在人事心地恍惚,举动忧疑,为事多虚少实。

  在天文为雷电,虹霓。

  在地理为大涂市宅,树木繁茂之所。

  在人物为将师,长男,豪杰权势子弟,客商。

  在官职监郡守,参戎兵备,或闹市司货之官,守关巡逻之职。

  在房屋为大涂屋宇市口人家。

  在时序为卯年月日时

  在动物为蛟龙,蛇蟒,蝉蝶,飞蛾。

  在植物为芲莨,萑苇,蕃鲜,竹朩。

  在器用为琴,瑟,鼓,笛,舟船,车,桥,耒梠,网罟,筳筐,餙算,腰绖,罗帯。

  在坟墓为正东有树木之地。

  在五音为角,其声和清以静。

  在五则为规,为圆。

  在五事为貌恭敬而作肃。

  在五常为仁心,为恻隐,为道德性命,为修己。

  在五色为青。

  在五声为呼。

  在五臭为膻。

  在五性为魂。

  在五情为怒。

  在五臓为肝。

  在五味为酸。

  在五气为温。

  在五经为诗。

  在五星为岁星。

  在天干为庚。

  在地支为卯。

  在字形为木旁。

  在数目为四、三、八。

  神煞:遇庚日为天禄,遇卯为地禄,遇壬癸为天贵。

  笨轨:其策一百大十八,其轨七百零四

  巽卦:

  一阴伏于二阳之下为巽,巽者,顺也。其象为风,以阴从阳,以柔从刚,上顺下而出之,下顺上而从之。所从乃得其正矣。其卦相相于春,耗气于夏,受制于秋,得气于冬,休废于四季也。在下顺于内,在上顺于外。在身体为寡发,广颡,身体修长,容貌洁净,白眼多焉。心性工巧,喜怒不形,谦卑恭逊,和顺得中,聪明愽览,好学多能。在人事为馈送,荐举,道朮,婚姻。在天风云雾气。在地理为蔬圃园林。在人物为文明秀士,道术,医人,客商,工匠,长女,乐工。在房屋为清幽广厦,竹舍茅篱。在官职为风宪,决狱,考校,提刑及礼法之官。在时序为三四之交,辰巳之月。在动物为飞禽鸣鸟,鹅鸭鸡鳬。在植物篇为牡丹,芍药,酸桃,涩李,在器用为门扇,棹橙,纸札,书籍,箫管,乐器。在坟墓为东南方园林树木之所在。五音五则类与震同断。在天干为辛,在地支为辰巳。在字形为竹头。在数目为

  五三八。遇辛日为天禄,遇辰巳日为地禄,遇王癸日为天贵。其策一百九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坎卦

  一阳陷于二阴之中为坎,坎者,陷也。阳陷于中为阴所溺,是为重险之义,能尽其诚则出险而有功矣。其象为水,旺相于冬,耗气于春,休废于夏,得气于秋,受制于四季也。在下陷于内,在上陷于外,在身体容貌清秀,气语骄奢,出众超群,卑以自牧,随方就圆,心地委曲。在人事为矫柔隐,变诈不常,藏机用妄,柔顺多端,在天文为云雨霜雪。在地理为江河湖海溪涧井泉。在人物为商货、盐客、中男、乐工。在官职为屯田、水利、盐运提举,管粮管水之官。在房屋为近水之居。在时序为子年月日。在动物为鹿、豕、鱼、蚌、蛎、虾、蟹。在植物为蒺、丛棘、内刚外柔之果,在器用为水晶、铅、锡、舟车、盆桶、酒筵器具。在坟墓为正北方,穴内有水。在五音为羽,其音散,以虚其和断以散。在五则为权度,在五事为听聪闻而作谋。在五常为智。为是非,为曲折。在五色为黑。在五声为悲号。在五臭为臭。在五味为卥。在五性为精。在五情为恐。在五臓为肾,在五气为寒。在五经为易。在五星为辰星。在天干为戊。在地支为子。在字形为点水、弓旁、月旁。在数目为一、三、六。遇戊日为天禄,遇子日为地禄,遇乙己日为天贵。其策一百六十八,其轨七百零四。

  艮:一阳止于二阴之上为艮,艮者止也。阳动而阴静,上止而下静,行止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也。若当行而止,当速而久,皆出其位而有咎矣。其象为山,得气于夏,耗气于秋,受制于春,休废于冬,旺相于四季也。在下止于内,在上止于外。在身体容貌厚重,器宇峥嵘,语言简单,爱静性情,行止笃实,作事不轻。在人事为濡滞多疑,进退不果。在天文为阴云晦雾,烟瘴山岚。在地理为山溪径路,城廓、丘陵。在人物为僧道,医术、童男、幼子。在官职为为门禁佐贰官,山郡管粮之任。在房屋为山庄宅舍或门庭径路。在时序为丒寅之交,在动物为狗,鼠,黔喙之属。在植物为茄芋,山药,王瓜,笋菜。在器用为磁盘,瓦钵,上尖下圆有口之器物。在坟墓为东北古迹之地,在五音为宫,其声洪以舒其和清以柔。在五则为绳直。在五事为思通征而作圣。在五常为信,为诚。在五色为杀褐色。在五经为礼乐。在五情为歌乐。在五声为吟咏。在五臓为脾。在五臭为香。在五味为甘。在五气为湿。在五性为意,在五星为镇星。在天干为丙,在地支为丑寅。在字形为山头,土傍,横画。在数目为七、五、十。遇丙日为天禄,遇丑寅日为地禄,遇甲戊庚日为天贵。遇申子辰日为鞍马。其策一百六十八,其轨为七百零四。

  
【坤】

  三画皆偶曰坤,坤者,顺也,顺以承乎天,厚以载乎物,其体含弘而不耀,其德资财生而不息,为阴之纯而顺之,至也。故虽重之而名与象,皆不易焉。其占为大亨而利,以顺健为顺也。其象为地。得时于夏,耗气于秋,受制于春,休废于冬,旺相于四季也。

  
【上下内外】在下顺止于内,在上止于外。

  
【在身体】容貌厚重,威仪不苟,性情缓慢,诚实不浮,言不乱发,事不轻为。

  
【在人事】为悭吝鄙薄,迟缓不决。

  
【在天文】为雾气,阴云。

  
【在地理】为郊原四野。

  
【在人物】为老母,阴人,妇女。

  
【在官职】为守土司农之官,工部教民之职。

  
【在房屋】为村荘宅舍,近圃垣墙。

  
【在时序】为六七之交。未申月日。

  
【在动物】为鸭,雀,蜘蛛,牛,马,驴。

  
【在植物】为薯芋,谷,栗,黍,稷,稻,粱,山药。

  
【在器用】为与釜瓦器,陶冶之属。布帛,丝绵,五谷之类。

  
【在坟墓】为西南郊野之地。

  
【在五音】为宫。

  
【在五则】与《艮》同

  
【在五事】与《艮》同。

  
【在五常】与《艮》同。

  
【在地支】为未申

  
【在字形】为山头,土傍,横画。

  
【在数目】八、五、十。

  
【吉神】遇乙癸为天禄,遇未申为地禄,遇甲戊庚乙己日为天贵,遇寅午戍日为鞍马。

  
【策轨数】其策一百四十四,其轨六百七十二。

  

  
【八卦变象】

  干卦生合得令为刚明正直之事,贵重成器之金。刑克耗气为公门非横之事,铜铁不贵之器。故干见干其物贵重而刚圆。见坎晦光而沉溺。见艮为非矿石即带土之金。见震钟鼓有声之物。见巽刀斧有柄之物。见离乃中虚成器之物。见坤上衣下裳。见兑为铜铁之器,损坏之物。初爻动变巽乃金刀削过之木。二爻动离,乃火煅过之金。三爻动变兑,乃五金废坏之器,虽圆而损缺也。

  《兑》卦生合为欢喜和悦之事。铜铁成器之物,刑克耗气为暗昩谗谤之虑。粗鄙损坏之物。故《兑》见《兑》先损而后益,见《坎》为泽中之物。见《艮》为金石之废器,见《震》为刀枪,见《巽》为箭簇或琢削之类,见《坤》为土中沈埋之器具,初爻动变坎为酒盅、酒盏。二爻动变《震》为乐器铜铁钉成之物,三爻动变《干》乃整旧为新之贵物也。

  《离》卦生合得令生合为文书印信之事,中虚华丽之物。刑克耗气为忧疑争斗之事。为窑灶炉冶之物。《离》见《离》为灯笼火烛之类,见《坤》为瓦碟磁器。见《兑》为煅炼之金。见《干》为文书诏旨。见《坎》为毁坏或朩火激搏之物。见《艮》为瓦器或夜行之具。见《震》为为甲胃曵。见《巽》为文章书籍。初爻主在地之应,变《艮》砚石,瓦器。中爻主人物之应,变《坎》为水火煅炼。上爻主在天之应,变《震》为旌号长枪之属。

  《震》卦生合得令为科名征召之誉,鲜竹木之具。刑克耗气为虚惊忧闷之事,动作不宁之虙。故《震》见《震》为有声之器,见《巽》为工巧之具,见《离》为纸笔文书之属。见《坤》为柔楔之类,见《兑》为有声可击之物,圆全而无伤,见《坎》为生意,或木火应用之物,见《艮》为俯复之物,初爻动变坤为土中生长之物,二爻动变兑为刀斧有柄之物,三爻动变离,为灯茏果盒之类。

  《巽》卦生合得令为升迁文书之事,布帛丝绵之类。刑克耗气为进退不果交易市利之为,故《巽》见《巽》为工巧竹朩之器,见《离》为文书,龙陷见《坤》为土中生长之物,见《兑》为称衡或琢削之物;见《干》为钟鼓、刀剑;见《坎》为舟楫、弓矢;见《艮》为笔墨之类;见《震》为有声之物;初爻动变《干》为金刀削过之木或刀斧柄;二爻变《艮》为木槌,或土上之木器;三爻动变《坎》为蔬菜香覃木耳花果之类。

  《坎》卦生合得令为隐伏之事,鱼盐酒货之物,刑克耗气故《坎》见《坎》为江湖河海流而不息,见《艮》为滋润之土石,见《震》《巽》为水桶盆或竹朩所生香覃朩耳之类,见《离》为水火交结之物,见《坤》为水土造成之物,见《干》上为公庭诉讼下为酒筵器具;见《兑》为酒食。初爻变《兑》乃盛水盛酒之具,缺而坏也。二爻变《坤》乃谷粟之类,三爻变巽,大则舟楫,小则瓢勺盆桶之类。

  《艮》卦生合得令,为田园、坟墓、瓦器、磁缸;刑克耗气为行事多疑动止不一,又为瓦石器皿;故《艮》见《艮》为刚硬之土石,见《震》为木帯土之物,见《巽》为草朩;见《离》为瓦瓶瓦盒;见《坤》土块、石块;见《兑》为缺物;见《干》为刚硬成器之物;见《坎》为河岸、田埂;初爻动变《离》为火烧成器之物;二爻动变《巽》为锄头、耒梠;三爻动变《坤》为田地、山坡。

  坤》卦生合得令为阴私鄙吝之事;谷粟布帛之物;刑克耗气为舆釜瓦器陶冶之具;故《坤》见《坤》为衣、为布;见《兑》为出土之金;见《干》为方圆之器,可贵可重之物;见《坎》为水土所成之器,见《艮》为坚刚之土石;见《震》《巽》为文书、田契;见《离》为炉冶窑灶;初爻动变《震》为锄头、陶冶之器;二爻动变《坎》为水火相并之物;三爻动变《艮》为砖瓦土石之类。

  右八卦以静其主,以动为物,凡卦象生旺逢合可食可用及贵重成器之物,卦象刑克逢衰为不可食及破碎损坏之物,生体者众为贵物,克体者众为贱物,泄体者众废坏之物,用卦看其形色,互卦看其数目,先天七数,后天八数,亦不出八数之外也。互变卦中无生旺之气者,为不入五行之物也。若五六爻动者,是能飞能走之物也。又如全卦中阳卦阳爻多为刚硬之物,阴卦阴爻多为柔软之物。

  

  补遗《皇极经世心易发微》“身命篇”之一

    身命乃一生之主宰,而寿夭穷通攸系也。凡占身命以体为为主,以闱用为命。二者宜旺不宜衰也。故正互变三卦皆生体,更逢四值有情,动作轩昻,所为如意,若正互变三卦皆克体,又遇四值无情,殊欠精神,所为不宜,用卦生体而互变卦克体者,早年发福,晚岁艰辛。用卦克体而互变卦生体者,早年艰辛,晚年称意。用逢真气进二气生体者,凡事如意,用逢真气二气克体者,所求无成。用逢真进二气入局生体者,日渐显迏,用逢退气破陷克体者,日渐倾烦。贯禄有情生体者,发福发财。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