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序】

  

  运阖开以成元会运世而不已者,理与数而已。是故数由理生,理由数著者也。未形之初,有理斯有数,有数斯有象,既形之后,因象以推数,因子以推理,理者太虚之实义,而数者太虚之定分也。故河图兆祥,伏羲因之而画卦,孔子因之而作大衍,皆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发明河图之数也。自孔子没后之言数者,流于术而大义晦矣,至宋邵康节得李挻之之传,着为皇极经世书,其命象定数自为一家,形于道即太极动静之机着于文,即伏羲奇偶之画,自无生有,自有生无也。夫无之生有者,无极而太极也。有之生无者,动之而静也。或有或无天道之妙,一动一静,太极之根,往来相资,屈伸相感,通变化成天下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故在天则有日月星辰风雨露雷以成其象,在地则有水、石、飞、走、草、朩、以成其形,在人则有性、情、形、体、声、色、臭、味感应变化,消息盈虚而循环而不已焉,是故以元经会以运经世,大而天地之终始,小而人物之死生,远而古今之世变无不该贯,盖得伏羲画卦之意,而发孔子之未发者也。要其本旨皆原于易,夫易者,一也,易之一即道之中也,中者,人之心也,故曰天向一中生,造化人从心上起经纶,所以为先天之学也,先天之学,正其心,平其气,无私于心,无反于义,义理融会其道中,正即物穷理而尽性,知天之学亦在其中矣。易曰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生死即太极之动静也,不动不静,不生不死,是道之一也,是以大衍之数一变而七,七七四十九也,七变而为九,九九八十一也,数既极于九,又复而为一,人既生复又死,明其理知其数,则凡动静可求其端,阴阳可求其始,而万物之得失,人事之休咎,皆可得而前知矣,此皇极所由作,贯理数而一之也。有志数学者,不可不求其理,有志于理者,不可不求诸心,求心之要,舍静何以哉,奥自受读以来,徒祈共文,茫然无所获,静奍之久,一旦豁然而前知之,道得其要系,观其象玩占固不应验,乃敢折衷微词多莅旧闻,以理为经,以易为纬,辑为六卷,名曰心易发微妙,凡造化之源,阴阳之妙,与卦气之盛衰,声音之倡和,体用之变迁,执之断例,靡不备焉,昔人有言,理究伊川,数究康节,如诣其极则亦一而已矣。是书也虽于邵子之心无所补,而幼学之士,亦可得其旨意之大略,观物之梯航也。故不敢私録之,以求正于有道云。

  

  洱阳杨体仁野崖氏题

  
【野崖先生传】

  吾滇僻处西隅,而山川灵秀,不减中州。云邑虽弹丸小邑,实得坤维正气,乃土金相生过气之所,向南行五日则极热,向北行五日则极寒,此其验也。邑中灵气所锺,代有伟人而必以向春先生为冠。先生少而颕悟志在道德,不慕声华,为邑增广生员,潜心易学,上绍五圣心传,近接尧夫正派,盖先天后天之数固已得之心悟,而非言说所能尽矣,极深研几言必有中。然人犹未之奇也。明学宪出巡,于报优劣最为紧要,故凡报劣者俱被笞革焉。时值岁试,行催报劣甚严。邑学师欲以贫者当之。先生曰,嘻彼贫士也,何可当此累,自愿以身代之。学师曰,汝品行端方,报劣无可措词者。先生曰,但言左道惑众,擅吃民间鸡酒足矣。学师然其说以报之。迨学宪按临榆郡,岁试甫毕,于报劣者严加考询。一见先生即作色言曰,汝为士子,左道惑众可乎?先生答曰,生员非左道惑人者,若谓生员左道惑人,易经不该命题。学宪色和曰,汝知易数,其能明吾意乎?先生曰,请书一字。学宪于案上书一“由”字。 先生曰,是问六甲,盖“由”字倒看则“甲”也。学宪故意喝之曰,非也。先生曰,恭喜老宗师,所生是个公子。但这声喝得不好,报信人至观音塘马折足,并家内所命乳名亦起出。后历历皆验。学宪抚然曰,世俗讥评何足为定?吾几屈一佳士。此后报劣之令遂弛。但存其意而已。由是名由省会沐士公尤重之。即军旅大事亦与相商,于贼散之期皆预定焉。值乡试之年,预令起数,凡元魁姓氏悉有隐语,但于事后方角耳。其前知多类,不可殚述。一曰先生独处,心动遂自起数,乃因算贼被获久之得释,欲行报怨也。先生算其从来之方,布下擒拏之纲,获贼小校,谢之以金。遂长叹曰,前知诚妙解也,然多言数穷,安之非祸基哉。此后不轻与人卜矣。算得云邑路当孔道五十年后必罹兵焚,遂挚家属迁于姚城。先生年益得高,邵修髯伟,貌飘飘欲仙。念一画原于伏羲,谁登画卦之台,九畴原于大禹,谁涉洛水之滨。以及文王之阅厯,周公之经营,孔子之车服礼器不可不厯览其胜也。于足遂辞家远游,于途中得遇李卓吾赴姚安府任议论。间卓吾知先生学究天人甚重之。因问曰:公家姚城亦有嗣乎?先生曰:曾留下书一函与子,后日吾子投书,无论迟早急与相见,能免公灾。卓吾重先生,遂志其言不忘。其子视书,封固甚密,外又封云:某年月日时投书始验。至日时来投书,值卓吾坐晚衙(此处有一字不明),子投书急与相见,时已黄昏矣。卓吾方前甫发书,忽大震一声,府府堂中梁崩塌将公座压为粉碎。彼此大惊,起书视之,但曰:我救群倒梁之厄,君惜我孤苦之儿。此尤应验之最奇最显也。 后变姓名为孔道人于慈云寺。得遇了凡先生,未以知来之学,载在了凡立命篇,说甚详,兹不重赘。先生云游不返,莫知所终,如神龙之无端,见其首不见其尾也。先生易数发微自灵性然,亦有秘传焉。少年赴试秋闱,于安宁道中遇一老叟坠驴几死,同伴惊骇疾云,先生独扶之。老叟睁目视之曰:扶我者汝耶,吾有神数待子久矣。蕴授以皇极经世之秘诀也。自此遂弃举业而专习焉。老叟不知何许人,疑为穆伯长之流云。按先生氏杨讳体仁字向春,别号野崖前(此处缺一字),明嘉靖人也,世居云洱之北门,至隆庆年间书已行世。余与先生相距二百有余年,其轶事但得之传闻,今录先生书,见其易数精微,有功先圣,惧其事之久而湮没也,不揣固陋,以为传记之,先生其知我之心乎,后之君子其谅我之心乎。

  大清乾隆十二年岁在丁卯夏四月吉旦

  

  心易发微目录

  卷一

  序 伏羲太极图说 河图说 洛书图说 先天八卦图说 后天八卦图说 经世衍易图说 经世天地四象图说 元会运世图说 六十四卦方图说 六十四卦圆图说 邵子先天卦气说 天地始终之数 一元十等数 以元经会说 以运经世说 年之月卦 日之时卦 皇极起卦法 运会世并年月日入图歌诀 皇极起例

  卷二

  问数答语 观物筌蹄 八卦取象 八卦变象 论九畴 八卦取象拾意 先天体用起例 后天体用起例 先后天辨 卦爻当位 后天物来方向断 策数起例 先天八卦正数 先天五行生成数 轨数起例 后天八卦正数 后天五行生成数 观物策轨 策轨顺逆 为人占例 自己占例 动物占例 静物占例 稽疑十应 卦辞协卜 观物元机 观物动静 四植说 吉星 凶星 三要元机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总目

  

  卷三

  体用总断 天时 岁序 人事 身命 家宅 屋舍 婚姻 产育 科甲 仕宦 求谋 求财 出行 行人 疾病 小儿病症 医药 鬼神 词讼 失物 逃亡 盗贼 征战 坟墓 交易 谒见 忧疑 损坏 饮食

  卷四

  大定根源 取动卦 动卦数 阴阳加策 年除数 大定起例 元会运世 数有空缺 数有隔借 数有顺逆 以数合卦 卦有动爻 天地生成数 二极数 阴阳数 分格 合格 数有错综 数有乘除 观数吉凶 四象说 岁序 地理 起屋 家宅 婚姻 产育 出行 行人 应举 求财 疾病 生死 坟墓 词讼 交易 逃亡 两家气数 物之成败 物之隐微 物之多寡 出师胜负 谒见 人物贵贱 人物和睦 观未来事 行船 进退奴仆 求买田宅 饮食丰啬 刀砧煞 八卦星象 皇极起例 纳音数 后天八卦数 起大运 起小运 推岁序休咎 买物损坏 推人生死 声音说 分五音 辨清浊 明等第 交互音 检篇韵法 声音辨说

  卷五

  五运之年卦

  卷六

  小序 人物统于太极图之上下 起本身数 声音入既济四象并挂一卦总括阳图 声音入既济四象并挂一卦总括阴图 后天参伍错综之例 卜易变通论 事应迟速例 八卦内伏干支刑合等例 凶杀 长生例 日与卦合 天禄 地禄 天赦 时方吉凶 十应灵枢篇 文王十二月卦气图 二十四月卦气 七十二候 求七十二候 日卦 时卦 八卦十六变 八卦配象

  卷七

  历代帝王经世甲子岁

  

  
【伏羲太极图说】

  此图乃伏羲氏所作也,世不显传,或谓希夷所作,虽周子亦未之见焉,乃自作太极图观任道逊之诗可见矣。诗云:

  “太极图中一气旋,两仪凹象无形全,先天八卦五行具,万物何曾出此圈”。又云:

  “造化根源文字祖,图成太极自天然,当时早见周夫子,不费钻研作正传”。

  夫既谓八卦浑沦文字祖,则知图为伏羲所作,而非希夷明矣。其外一圈太极也,中分黑白者,阴阳也。黑中含一点白者,阴中有阳也。白中含一点黑者,阳中有阴也。阴阳交互,动静相倚,周详活泼,妙趣自然,其圈外左方,自《震》一阳驯至《干》之三阳,所谓起《震》而历《离》、《兑》,以至于《干》是也。右方自《巽》一阴,驯至《坤》之三阴,所谓自《巽》而历《坎》、《艮》,以至于《坤》是也。其间四正四隅,阴阳纯杂,随方步位,自有太极含阴阳,阴阳含八卦之妙,不假安排也。岂浅见近识者,所能及哉。伏羲不过摸写出来,以示人耳。予尝穷观此图,阴阳浑沦,盖有不外乎太极,而亦不离乎太极者,本先天之《易》也。观周子太极图,则阴阳显著,皆太极之所为,而非太极之所倚者,实后天之《易》也。然而先天所以包括后天之理,后天所以发明先天之妙,明乎道之所浑沦,则先天而天弗违,太极体立矣。明乎道之所显著,则后天而奉天时,太极用行矣。使徒玩诸画象,谈诸空言,则伏羲之意荒矣。

  故周子有诗曰:

  “画堂几座万几休,日暖风和草色幽,谁道三千年远事,而今只在眼睛头”。

  岂非孔子所论太极之旨,容有外于一举目之间哉,是能默识于其妙,而见于性情之理者,旨要可考也。

  
【河图洛书】

  愚按《河图》《洛书》为数之宗也,数之所起,一阴一阳而已,阳数奇属天而象圆,阴数偶属地而象方,《河图》以生数为主,故一、二、三、四、五、居内,六、七、八、九、十居外,天一生水,得五为六,故地以六成之,而一六共宗居北,地二生火,二得五为七,故天以七成之,而二七为朋居南,天三生木,三得五为八,故地以八成之,而三八同道居东,地四生金,四得五为九,故天以九成之,而四九为友居西,天五生土,五得五为十,故地以十成之,而五十相守居中,生数在内,成数在外,各以类数而同处其方,在内为主,在外为宾,亦各以数而相统不乱,此所谓道其常数之体也。

  以阴阳老少论之,一为老阳之位,其外则老阴之数居之,二为少阴之位,其外则少阳之数居之,三为少阳之位,其外则少阴之数居之,四为老阴之位,其外则老阳之数居之,此又阴阳老少互藏其宅之变也。

  以生出之序言之,始下次上,次左,此右而复于中,而又始于下也。

  以运行言之,北方一六水,生东方三八木,东方木生南方二七火,火生中央五十土,中央土生西方四九金,西方金生北方一六水,左旋一周,而水复生木也。

  以对待言之,北方一六水克南方二七火,西方四九金克东方三八木,是生生之中,又有克制相成之义焉,本之以画卦,则虚其中之五与十者,太极也。奇数二十五,偶数三十者,两仪也。以一、二、三、四,为六、七、八、九者,四象也。折四方之合,以为《干》、《坤》、《离》、《坎》,补四隅之空,以为《兑》、《震》、《巽》、《艮》者,八卦也。此所谓虚其中以作易也。

  
【洪范九畴图】

  愚按《易范》圣人之所作,故《洛书》以奇为主,一、三、七、九各居其外,五居其中,而二、四、六、八亦各以偶数,而附奇数之侧,正者为君,侧者为臣,所谓主于阳以统阴,而肇其变数之用也。然以数之纵横十五,则皆以七、八、九、六叠为消长而得之,一居正北叠五为六,而与南方之九叠为消长,四居东南得五为九,而与西北之六叠为消长,六进为九,则九长而六消,九退为六,则九反消而六又长,三居正东,得五为八,而与西方之七叠为消长,二居西南,得五为七,而与东北之八叠为消长,七进为八,则八长而七消,八退为七,则八反消而七又长,虚中五,则纵横皆十五,而一含九,二含八,三含七,四含六,参伍错综,无适而不遇其合焉,此变化之无穷,所以为妙也。其阳数之次,则北首而东,东而中,中而西,西而南,其阴数,则首西南而东南,次西北而东北,也合而言之,则北首而西南,次东而东南,次中而西北,次西而东北,以穷于南也,其运行则一六水克二七火,二七火克四九金,四九金克三八木,三八木克中央土,右旋一周而土复克水也。

  以对待言之则东南方四九金生西北一六水,东北三八木生西南二七火,是克制之中又有生生不穷之理焉,大禹之叙畴,故一为五行,二为五事,三为八政,四为五纪,五为皇极,六为三德,七为稽疑,八为庶征,九为五福,皇极居中,而八者各以其次列于外焉,所谓则《洛书》者,总其实是也,愚按具天地之理者,易之象纪天地之理者,范之数数始于奇,象成于偶,二四而八,八卦之象,三三为九,九畴之数,故象以偶为用,有应则吉,数以奇为用,有对则凶。偶者阴阳对待之象,奇者阴阳叠运之数也。

  

  
【先天八卦图】

  此伏羲方位之图易之本也故干一坤八兑二艮七离三坎六震四巽五各各相对不惟其数合成九数其画亦各各相对合成九画焉夫九乃老阳之数无所不包自震至干为顺自巽之坤为逆数往顺天而左行皆已生之卦故云数往者顺知来逆天而右行皆未生之卦故云知来者逆

  附图一:

  

  图二 :

  

  图三:

  

  图四:

  

  图五 :

  

  

  图六:

  

  图七:

  

  
【后天八卦图】

  后天为流行之用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干劳乎坎成言乎艮此文王方位之图易之用也先天之离东坎西象日月之出乎卯入乎酉后天之离南坎北象天地之正子午先天非后天则无以成其变化后天非先天则无以自行予按先天造化之初由心出迹之学后天生物之后因迹求心之学心与道皆虚不为物碍也在先天之先不为无在后天之后不为有迹不能外也朱子谓康节之学得于先天看得道理透彻自然前知耳

  
【经世衍易图】

  

  经世衍易图

  太传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予谓天地出于易易非出于天地圣人作易而易不作于圣人也易有太极者何也当夫元气浑沦阴阳未判是为太极〇及夫元气既分动辄为阳 静者为阴 动之上生一奇谓之阳 动之上生一偶谓之阴 静之上生一奇谓之刚 静之上生一偶谓之柔 合而言之阴阳刚柔四象也四象阳之上生一奇谓之太阳 生一偶谓之太阴 阴之上生一奇谓之少阳 生一偶谓之少阴 四象刚之上生一奇谓之少刚 生一偶谓之少柔 柔之上生一奇谓之太刚 生一偶谓之太柔 故太阳为干太阴为兑少阳为离少阴为震少刚为巽少柔为坎太刚为艮太柔为坤此伏羲画卦之自然形体次第而孔子发明之故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此言最为切要古今说者虽多惟康节明道二先生之说得之故康节所谓干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正谓此也夫易之未作易在太极之先易之既作一在太极之内八卦画而吉凶定吉凶定而大业生以言乎法象之大则有易中之天地乾坤是也以言乎变通之大则有易中之男女震巽六子是也以言乎著名之大则有易中之日月离坎是也以言乎崇高之大则有易中之富贵日新月盛富有大业是也以言乎利用之大则有易中之生人神道设教顺动服民是也以言乎深远之大则有易中之蓍龟某爻吉某爻凶是也此皆言易中之大业非圣人立卦作易孰能备天下之物致天下之用成天下之器若是其广大悉备矣乎天地之道阴阳刚柔有动静之两仪必有一元之太极康节明天地阴阳刚柔始于太极之动静与周子所传太极相表里康节复穷其变交推天之阴阳地之刚柔各自相交而生八卦有相交而天以干兑离震四卦生西北十六位而后阴阳之用尽焉地以坤艮坎巽四卦升东南十六位而后刚柔之用尽焉虽然天地自交而未至于相交以生物也是故动静者天地分太极之初四象者天地禀太极之理十六卦者天地达太极之用而用在于交也太极为一一生二为动静二生四为阴阳刚柔四生八为八卦八生十六为十六位分天地则天有十六位地有十六位为三十二矣是皆加倍之数也一十六有二者天地各分其一用以为体是体也动之大者谓之太阳 动之小者谓之少阳 静之大者谓之太阴 静之小者谓之少阴 太阳为日太阴为月少阳为星少阴为辰日月星辰交而田之体尽矣静之大者谓之太柔 静之小者谓之少柔 动之大者谓之太刚 动之小者谓之少刚 太柔为水太刚为火少柔为土少刚为石水火土石变而地之体尽矣自太极之判以阴阳刚柔为天地之用乃体之用也自阴阳刚柔分太少生为八卦为天地之体乃用之体也今日月星辰交而天之体尽水火土石交而地之体尽则主生言之而天以日月星辰交为十六卦也地以水火土石交为十六卦也则十六卦又各为生物之体则主位言之也太者得气之多少者得气之少也日月星辰丽乎天而干为日者太阳也兑为月者太阴也离为星者少阳也震为辰者少阴也日月星辰交而日有四位干夬大有大壮月有四位履兑暌归妹星有四位同人革离丰辰有四位无妄随噬嗑震而为十六矣非天之体尽于此乎水火土石丽乎地而坤为水者太柔也艮为火者太刚也坎为土者少柔也巽为石者少刚也水火土石交而水有四位坤剥比观火有四位谦艮蹇渐土有四位师蒙坎涣石有四位升蛊井巽而为十六矣非地之体尽于此乎洪范以水火木金土为造化之用此以五行有石土无金木者木为土之子有土无木母孕子胎也石者金之胞有石而无金子藏母胞也

  
【经世衍易图】

  

   天地四象图

  日月星辰丽乎天而干兑离震生水火土石丽乎地而坤艮坎巽生日午中而气热故为暑月子中而气冷故为寒月十干之星为阳而主昼十二支辰为阴而主夜皆天之气也水降而为雨地气上腾也火炽而生风地气旁达也地气夜升而为露星殒有声而主雷皆地之气也日月星辰自相交而天之变尽于十六卦水火土石自相交而地之变尽于十六卦是天地之气凝结而生物有物斯有质有质则有数故干在天成象为月在地成形为火火与日本一体故阳燧取于日而得火兑在天成象为月在地成形为水水与月本一体故方诸取于月而得水离在天成象为星在地成形为石石与星本一体故传言星殒为石震在天成象为辰在地成形为土辰与土本一体故自日月星之外高而苍苍者皆辰也自水火石之外广而茫茫者皆土也盖日月星辰犹人之有耳目口鼻水火土石犹人之血气骨肉也是故数者尽天下之物则也得乎数则物之则事之理无不在焉不明乎数不明乎善矣不诚乎数不诚乎身矣

  易之与极其旨若相似而致用实不同易之与极八卦名同而位殊爻同而旨异位之殊先天后天之图可识矣旨之异卦同而象不同也故易之干为天为君而极则为日为暑易之兑为泽为金而极则为寒为月易之离为火为日而极则为星为昼易之震为雷为木而极则为辰为夜易之巽为风为木而极则为石为雷易之坎为水为月而极则为土为露易之艮为山为土而极则为火易之坤为地为土而极则为水为雨矣易以占为神极以算为智占者听圆变之蓍以求将见之象算者布一定之卦以衔无穷之数占则取象于天神之研几也算则断在于人智之极深也神以知来而未尝不藏往知以藏往而未尝不知来也左为天右为地日月星辰丽乎天而离震干兑居之水火土石丽乎地而坤艮坎巽居之体数有四布算之法皆源于此

  附图8:

  

  
【元会运世图】

  愚尝考之阳一为奇阴二为偶是以一元之数起于干故干为起数之端犹一岁包年月日时而为之也干之后有兑兑为月其数二衍之为十二犹一岁有十二月也兑之后有离离为日其数三衍之为三百六十犹一岁有三百六十日也离之后有震震为时其数四衍之为四千三百二十犹一岁有四千三百二十时也此一二三四为天地生物之始数阳之所以先乎阴也震之后继以巽五阴元之气莫先于此是以巽元之年数衍之为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起数之端坎六继之是为巽元之月数衍之为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月艮七又继之是为巽元之日数衍之为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十日若夫巽元之时数则居坤之八焉又衍之为五万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时此五六七八又为天地成物之终数阴之所以承乎阳也由是重而衍之以至于八则干之世数四千三百二十衍之为五万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兑之世数五万一千八百四十衍之为六十七万一千八百四十六万四千循而推之皆可概见大抵干兑离震之数包巽坎坤艮在其中子至巳上六辰皆属干谓之先天自午至亥下六辰皆属坤谓之后天后天皆效先天而为之故曰成象谓之干效法谓之坤可举隅而知

  附图9:

  

  
【伏羲六十四卦圆图】

  

   伏羲六十四卦圆图(此乃先天之所覆也)

  愚谓圆图者天地之阴阳也在天为日月星辰寒暑昼夜谓之流行之易言其天地四时流行而不息也其卦皆从中起自坤生者始于复自干生者始于姤皆在天地之中中者心也万事万化生于心是康节之学本于先天之易尚象而不尚辞盖欲示不言之教如伏羲六十四卦初无言语文字也图左三十二阳卦春以发生夏以长养自复至干得一百一十二阳爻八十阴爻是阳数多阴数少即春夏之昼长而热也图右三十二阴卦秋以收敛冬以包藏自姤至坤得一百一十二阴爻八十阳爻是阴数多阳数少即秋冬之昼短而寒也左右三十二而为六十四卦又以春夏秋冬分之各四其六十四而为一千五百三十六卦之气以运行于天四象立体六甲循环以见皇帝王霸之迹治三百六旬有六日转旋乾坤主之属乎天地之造化衍之为元会运世散之为岁月日时事有体用而分皇帝王霸业有心迹而分易书诗礼春秋理无往而不在其

  
【伏羲六十四卦方图】

  

   伏羲六十四卦方图

  愚谓方图者地道之刚柔也在地为水火土石风雨露雷谓之对待之易言其承天时行以生物也其卦皆从中起自中而起则震巽之一阴一阳故阴至巽而伏亦至巽而止阳至震而休亦自震而生阴阳二气交乎震巽实坎离交乎黄庭之象也内一截三十二阳卦西北角干东北角泰外一截三十二阴卦西南角坤东南角否亦共六十而为六十四卦又以元会运世分之各四其六十四以为二百五十六位之卦体以生物于地四四立体四九为用以见律吕音声阳唱阴和动植飞走出生入死坎离主之属乎地之造化故邵子有诗云天地定位否泰交类山泽通气咸损见义雷风相薄恒益起意水火相射既济未济四象相交成十六事八卦相荡为六十四此正言方图之意也

  附图10:

  

  

  
【朱子先天卦气】

  朱子曰:先天图自左方《震》初,为冬至,《离》、《兑》中,为春分,至《干》之末,而交夏至,右方自《巽》初为夏至,《坎》、《艮》中,为秋分,至《坤》之末,而交冬至。图之顺逆左右,先儒说之详也。

  夫《干》一、《兑》二、《离》三、《震》四,已生之卦也。其序自南而北。若卦气运行,则自北而南,一阳生于《震》始。故邵子以冬至之半为《复》。十一月中也。十二月丑初小寒,其卦为《颐》、《屯》、《益》,月半大寒,则《震》、《噬嗑》、《随》。正月寅初立春,其卦为《无妄》,为《明夷》,月半雨水,则《贲》、《既济》、《家人》,二月卯初惊蛰,其卦为《丰》、《离》、《革》,月半春分,则《同人》、《临》,三月辰初清明,其卦为《损》、《节》、《孚》,(此处应为《中孚》卦,省略一“中”字)月半谷雨,则《归妹》、《暌》、《兑》,四月巳初立夏,其卦为《履》、《泰》,月半小满,则《大畜》、《需》、《小畜》,五月午初芒种,其卦为《大壮》、《大有》、《夬》,至《干》之末交夏至焉。

  《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未生之卦也。其图自西而北,若卦气之行,自一阴生于《巽》始,故夏至午之半为《姤》,五月中也,六月未初小暑,其卦为《大过》、《鼎》、《恒》,月半大暑,则《巽》、《井》、《蛊》,七月申初立秋,其卦为《升》、《讼》,月半处暑,则《困》、《未济》、《解》,八月酉初白露,其卦为《涣》、《坎》、《蒙》,月半秋分,则《师》、《遯》,九月戌初寒露,其卦为《咸》、《旅》、《小过》,月半霜降,则《渐》、《蹇》、《艮》,十月亥初立冬,其卦为《谦》、《否》,月半小雪,则《萃》、《晋》、《豫》,十一月子初大雪,其卦为《观》、《比》、《剥》、,至坤之末交冬至焉,即子之半也。

  此三十二卦属阴,以当秋冬,子至巳,《干》、《兑》、《离》、《震》,六阳月,其节有四,冬至、立春、春分、立夏也。午至亥,《巽》、《坎》、《艮》、《坤》,六阴月,其节有四,夏至、立秋、秋分、立冬也。一年八节二之,计一十六卦,外有十六卦,三之计四十八卦,并之则六十四卦,以当一期之气候,所以定时成岁,行鬼神成变化也。

  
【邵子先天卦气】

  《干》、《坤》、《坎》、《离》分配四时,主二十四气,《坤》尽子中,交《离》初爻冬至,上爻惊蛰,《离》尽卯中,交干初爻春分,上爻芒种,《干》尽午中,交《坎》初爻夏至,上爻白露,坎尽酉中,交《坤》初爻秋分,上爻大雪。春、夏、秋、冬各有六十四卦气,皆从中起,子、午、卯、酉为四仲,二分二至当之,寅、申、巳、亥为四孟,四立当之,经世历以冬至为天地之元,元之元也。故去四正卦,而用三百六十卦气图,以春分为人物之元,亦元之元也。故用六十四卦而四之,而二百五十六位卦气图。以冬至子中为世之元,春分卯中为元之元,夏至午中为会之元,秋分酉中为运之元,各六十四卦,各以气运而更叠值事。开物于寅中,而起于惊蛰者,二月初气也。闭物于戌中,而终于立冬者,十月初气也。何也?曰:寅中戌中虽主月会而言,其用实由乎节气,地之生物以气为机,天之气先至,而后地之物应之,气之来常先半月,气以舒而常盈,用以疾而常缩,故关朗子云:当期之数,过者谓之气盈,不及者谓之朔虚,朔者盈虚之不齐,积微之久,中气中有居于月晦者,必闰以置之,乃复于初经,本于先天,故中朔同起卦气,因先天卦气取中气,以主月元会运世,皆从中起,所谓举正于中也。卦图曰:大运法当从经世,数起于星甲、辰子,小运法当依卦气图,起甲仲巳孟日,天统乎体,气之体生于四仲,故大运甲子当冬至,而二十四气之中,皆得子午卯酉之四中也,气之用行于四立,故小运甲寅当立春,而二十四气之首,皆得寅、申、巳、亥,而生乎孟矣。

  
【六十四卦方圆图】

  愚按先天方圆二图一一相应故邵子曰变于内者应于外变于外者应乎内变于下者应乎上变于上者应乎下盖巽离兑以二十八阳应坎艮震之二十八阴干兑巽坎为上则震离艮坤为下干兑离震为内则巽坎艮坤为外阳消阴长每卦相效未有变而不应者变者从天天左行日应一度应者法日日右行天应一度皆左右相应也日纪于星干离也月会于辰兑震也水生于土坤坎也火潜于石艮巽也皆上下相应也飞者栖木离艮也走者依草震坤也心肺相联干巽也肝胆相联兑坎也皆内外相应也所以易之六爻初与四应二与五应三与上应常相反对也天地相合牝牡相召天阳地阴天律地吕天声地倡以干兑离震居西北倡地之五六七八一十六卦于东南又交西南否遯讼姤十六卦是为寒暑昼夜变飞走草木之性情形体得动数十六卦成二百五十六卦位含四变凡动物之成败美恶莫不由是地音天和以坤艮坎巽居东南和天之一二三四一十六卦于西北又交东北泰临明夷复十六卦是为风雨露雷变性情形体之飞走草木得植数十六卦成二百五十六卦位含四变凡植物之荣枯华实莫不由是西南之卦自左而右以观动物动物之命在首附天以阳生乎下在下之三十二卦其一皆向上者命在上也故人首在上而鸟兽皆横生东北之卦自上而下以观植物植物之命在根附地以阴生乎上在上之三十二卦其一皆向下者命在下也故人肾在下而草木倒生然后配以声音之卦则日月星辰之声天卦百五十二也水火土石之音地卦百五十二也又按六十四卦圆布者干尽午中坤尽子中离尽卯中坎尽由中阳生于子中极于午中阴生于午中极于子中其阳在南其阴在北方布者干始于西北坤尽于东南其阳在北其阴在南此阴阳对待之数圆于外者为阳方于内者为阴圆者动而为天方者静而为地圆图干在南坤在北方图坤在南干在北干位阳画多坤位阴画多阴阳各以类而聚图以圆函方见天包地外地在天中矣方图西北十六卦天卦自相交东南十六卦地卦自相交其斜行则干兑离震巽坎艮坤自西北而东南皆阴阳之纯卦所以不能生物也西南十六卦天去交地天卦皆在上而生气在首故能生动物而头向上东北十六卦地去交天天卦皆在下生气在根故能生植物而头向下其斜行则泰损既济益恒未济咸否自东北而西南皆阴阳得偶之卦所以生物也吾因是而知植物之命在于根动物之命在于首也又合二图而观之方图干处圆图亥位谓之天门是天气下降也坤处圆图巳位谓之地户是地气上腾也此两十六卦所谓阴阳互藏其宅也泰处圆图寅位谓之鬼方否处圆图申位谓之人路此两十六卦是天交地地交天而生生不息所以泰居寅而否居申所谓阴阳各从其类也夫圆图主运行之事运行者气也生物者质也气非质则无所附丽质非气则岂能生物哉此见天有生物之气地有成物之形也

  愚按元会运世之数一运当三百六十年可以推历代之治乱子至卯阴中阳将治也卯至午阳中阳极治也午至酉阳中阴将乱也酉至子阴中阴极乱也先天图自泰历蛊而至否自否历随而至泰即南北之运数也盖泰与否相对蛊与随相对故曰自泰至否其间有蛊蛊之者谁阴方用事阳艮已止阴邪巽入否斯至矣自否至泰其间有随随之者谁阳震顺动兑阴随之民说无疆泰无不宜此否泰蛊随殆亦天门地户人路鬼方出入之交与数往者顺自子至午震离兑干为治之象知来者逆自午至子巽坎坤艮为乱之象当背北面南观之即知顺逆唐至五代六甲子半治半乱宋干德至今又六甲子中经南人用事南离随气过北而乱康节盖已推之六甲子者三百六十年也即一日十二时之数自尧甲辰期运月巳辰末星癸迄今月仍在午辰方过酉为年者三千六百六十为世者仅一百二十二何速哉古今在天地闲犹日暮耳圣人通乎昼夜之道而知能以一时观万时一世观万世予录世运于十二会运之终其有感也夫

  
【天地始终之数】

  康节先生传连山易于山林隐徳之士,以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入,天九地十,分十等,曰:元会运世岁月日时分秒作皇极经世书,自元至时隶之卦而分杪行乎八卦之间,有卦有数,天地人物皆囿于其中,则卦数穷物之情,极物之变,虽鬼神之不测,与天地之无穷,亦难逃乎此数焉耳矣。

  

  
【一元】

  一元十等数(干当太极,以一元为一年)一元之数。

  十二会(坤当元气,以一会为一年)三百六十运(天以一运为一年)。

  四千三百二十世(地以世为一年)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月,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日。

  五亿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时。

  兑卦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分

   二千一十五亿五千三百九十二万杪

   一会三十运,三百六十世,一会之数。

  一万八百年 十二万九千六百月,三千三百八十八万八千日,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时。

  履卦一十二亿九千九百六十八万分。

  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秒。

  一运十二世,三百六十年,一运之数

  四千三百二十月,一十二万千六百日,一百五十五

  一会

  三十运,

  三百六十世,一会之数。

  一万八百年

  十二万九千六百月,

  三千三百八十八万八千日,

  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时。

  履卦(集成无“履卦”二字)一十二亿九千九百六十八万分。

  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秒。

  一运

  十二世,

  三百六十年,(一运之数)

  四千三百二十月,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日,

  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时。

  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分。

  五亿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秒。

  一世

  三十年

  三百六十月

  一万八百日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时

  三百八十八万八千分。

  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秒。

  一年

   十二月

  三百六十日

  四千三百二十时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分

  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秒

  一月

  三十日

  三百六十时

  一万八百分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秒

  一日

  十二时

  三百六十分

  四千三百二十秒

  一时

  三十分

  三百六十秒

  一分

  十二秒

  一秒

  一秒在瞬息,细之又细,分而归律吕声音以取数,所以穷尽天地间万变万化万事万物也。

  以太极观天地,则天地亦一物也。盖天地虽大,不过形气之凝结耳。経者对纬之名,以元为经,则始终此元而已矣。以会为纬,则有十二变焉,凡此十有二变,在一元则有十有二会,在一运则为十有二世,有一岁则为十有二月,有一日则为十有二时,在一分则为十有二秒,十有二变之数,无往而不在焉,则变者其纬也。不变者其经也。于纬之中,有以执其经于变之中,有以守其常也。共三百六十运,分二十四气,每一气之首蔵四爻准闰,运世年为大运,皆起泰损大畜,节月日时为小运,皆起升蒙蛊井,毎运一卦中四爻直事。

  
【以元经会说】

  以太极观天地,则天地亦一物也。盖天地虽大,不过形气之凝结耳,经者对纬之名,以元为经则始终,此元而已矣。

  以会为经,则有十二变焉,凡此十有二变,在一元则有十有二会,在一运则为十有二世,在一岁则为十有二月,有一日则为十有二时,在一分则为十有二秒,十有二变之数,无往而不在焉。则变者,其纬也。不变者,其经也。于纬之中,有以孰其经,于变之中有以守其常也。共三百六十运,分二十四气,每一岁之()蔵四爻准,闰运世年为大运,皆起泰损大蓄节,日月时为小运,皆起升蒙蛊井,每运一卦中四爻用事。

  日甲月子一星三十辰,三百六十年,一万八百,

  复此一会,但有天耳未有地也,地未有何况人乎。然是理是策已具于无形之中矣。逆而推之,可以推之其必有三十运,三百六十世,一万八十年,而当笫一会之数也。节始冬至,闰爻泰卦至戊寅,笫十五运节交小寒,闰爻大有卦。

  

  月丑二星六十辰七百二十年,二万一千六百,临

  临此一会但有地耳未有人也。且未有而况物乎然是理是数已具,于无形之中矣,逆而推之,可以知其六十运七百二十世二万一千六百年,而当笫二会之数也。节交大寒,闰爻涣卦至戊申笫四十五运,节交立春,闰爻晋卦。

  

  月寅三星九十辰一千八十年,三万二千四百泰

  当此一会之半,既已有人亦复有物,人物既具,则必有主之者矣。斯时也,岂非三皇之时乎?然易有其象,未有其辞,既不传事,亦难考,是故逆而推之,运世可知也,节交雨水,闰爻屯卦,至戊寅笫七十六运,节交惊蛰,闰爻震卦。

  

  月卯四星一百二十辰,一千四百四十年,四万三千二百,大壮

  大壮此当笫四会,计一百二十运,一千四百四十世,四万三千二百年,节交春分,闰爻损卦至戊申笫一百零五运,节交清明,闰爻夬卦。

  

  月辰五星一百五十辰,一千八百年,五万四千,夬卦

  夬此当第五会,计一百五十运,一千八百世,五万四千年,节交谷雨,闰爻坎卦,至戊寅第一百三十五运,节交立夏,闰爻蛊卦。

  

  月巳六星一百八十辰,二千一百六十年,六万四千八百,干

  干此当笫六会,计一百八十运二千一百六十世,六万四千八百年,节交小满,闰爻比卦比卦至戊申笫一百六十五运,节交芒种,闰爻颐卦,当壬戍笫一百七十九运。

  黄帝即位,此运二千一百四十五,在戊申世甲子年也。少昊氏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四十八辛亥世甲辰年。

  帝尧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五十六,已未世甲辰年。

  帝舜即位此运二千二百二十八,辛酉世丙辰年。

  

  月午七星二百一十辰,二千五百二十年,七万五千六百,姤

  此第七会计二百一十运,二干五百二十世,七万五千六百年,节交夏至,闰爻大畜卦,当甲于第一百八十一运,二干一百六十一世,甲子年即夏禹王八年也。

  乙丑第一百八十二通二千一百七十三世,甲子年夏孔甲三十三年也。

  丙寅第一百八十三运二千一百八十五世。甲子年商王般辛十年也。

  丁卯第一万八十四运,二千一百九十七世,甲子年商纣十八年至己卯周武王初年。

  戊辰第一百八十五运,二千二百单九世,甲子年周幽王五年也。

  已巳第一百八十六运,二干二百二十一世,甲子年周威烈王九年至二千二百二十八世乙未年,汉高袓元年也。

  庚午第一百八十七运,二干二百三十三世,甲子年汉宣帝五鳯元年也。

  辛末第一百八十入运,二干二百四十五世,甲子年西晋惠帝未兴元年至二千二百五十五世内戊寅年唐高祖武德元年。

  壬申年笫一百八十九运二千二百五十七世甲子唐高宗麟德元年至二千二百六十六世丙申年,宋太袓元年也。

  癸西笫一百九十运二千二百六十九世甲子年,宋仁宗天圣二年,至二千二百七十七世甲子年,元至元元年丁未,入此大有卦九二爻。

  甲戌第一百九十一运,二千二百八十一世,乃明朝洪武十七年,甲子入此运,戊寅第一百九十五运,节交小暑闰爻履卦。

  月未八,星二百四十,辰三千八百八十,年八万六千四百。遯

  遯此当第八会,计二百四十运,二千八百八十世,八万六千四百年,节交大暑,闰爻随卦至戊申第二百二十五运,节交立秋,闰爻渐卦。

  月申九,星二百七十,辰三千二百四十,年九万七千二百。否

  否此当第九会,计二百七十运,三千二百四十世,九万七千二百年。节交处暑,闰爻剥卦,至戊寅第笫二百五十五运,节交白露,闰爻升卦。

  

  月酉十,星三百,辰三千六百,年十八万八千。观。

  观此当第十会,计三百运,三千六百世,一十万八千年,节交秋分,闰爻升卦,至戊申第二百八十五运,节交寒露,闰爻鼎卦。

  

  月戍十一,星三百三十,辰三千九百六十,年一十一万八千八百,《剥》。

  此第十一会计三百三十运,三千九百六十世,一十一万八千八百年,节交霜降,闰爻《否》卦戊寅,第三百一十五运,节交立冬闰爻《益》卦,当此一会之半,从有入无谓之闭物,则其视于开物,相去远矣。然则如是而已乎,祝氏曰:穷则变,变则通,—元之后,安知不复有一元以继之。

  

  月亥十二,星三百六十,辰四千三百二十,年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坤》。

  此第十二会,计三百六十运,四千三百二十世,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节交小雪图闰爻戊申,第三百四十五运,运交大雪闰爻,比卦当此为混沌之世,浩浩无穷,生生不息,天运循环,无往不复,经子会,又复开天矣。康节先生所以书日甲月子星甲辰子者,以日甲后有乙日、丙日,丁之元元也。

  

  
【以运经世说】P91

  每三百六十年配也二十四气,毎一气一年,各准四爻,共二百五十六卦,—千五百三十六爻,而卦变一周,周而复始也,历代不复赘演,自午会第十一运甲子世戊申年夬卦九五爻直事,乃洪武元午也。至甲子年乃洪武十七年也。

  
【年之月卦】

  月为小运卦,起《升》、《蒙》、《蛊》、《井》,每一分二气,当气之日,未当气时辰之前,是前节气之卦,既交气时辰之后,交气时辰多少,用蔵闰四爻,次日子时,方用正节气之四爻,此经世书蔵闰之法也。逐月用卦,以节气而藏,惟以晦朔弦望之虚也,月大则七日三时为春,七日三时为夏,七日三时为秋,七日三时为春冬,此经世书之用卦,所以备气盈虚之妙用,而元会运世各有缩,为一元、一会、一运、一世、一年、一月、一日、一时及微而一秒,亦可准元元会运世与岁月日时,此分秒所以行乎其间,敛大为小,衍小为大,大以用小,小以用大,所以自天地而至豪厘之事物,皆不能逃乎卦数也。经世书蔵闰,各有妙旨,蔵闰所以为运行显闰,所以为休咎,如显闰则一日二十四,分为闰,一月二十四时为闰,(五刻当一时)一年二十四日为闰,(六十刻当一日)一世二十四月为闰,—运二十四年为闰,一会二十四世为闰,闰主天地内之兵革疫历饥荒,然亦分下为—十六,以分野推之。

  
【日之时卦】

  三百六十时为一周,每一时用四爻,每二刻用一爻,仍分节气蔵闰,一时准一日三十时,两日半准一月,每月初一日子时至初五日亥时为二月,每一月准一年,而月之大则三十日准一月,月之小则二十九时准一月,盖月之大则一月三百六十时(十二个三十也)月小则—月三百四十八时,(十二个二十九)此经世书引而伸之一元之内,闰大小皆不差矣。

  日之时卦,只以年之月卦为用,但有起寅字之异耳,年之月卦,则以五虎元遁,而寅月起升蒙蛊井,张行成作经世书,通变不分大小运,皆起升蒙蛊井,盖只得半无邪,所谓卦起升蒙蛊井之一句耳,不知康节先生以元会运世年为大运,起泰、损、大蓄、节。月为小运,起升、蒙、蛊、井之要诀也。

  
【皇极起卦法】(凡三条)

  皇极起卦有四法,天数起于会之子,冬至甲子卦自泰行也。人数起于运之甲,惊蛰己卯方起泰卦,地起于世之子,大寒甲己仲用泰值事,物数起于月之寅,春分起泰而用甲己孟,各各不用起冬至者,天运子也起大寒者。地运丑也起惊蛰者,人建寅也,而积一气在正月之终气也,起春分者,帝出于震也。天地人物各用一元,皆首于泰卦,自干与坤分太极为易之门,一变而为四象,二变而为八卦,三变而为十六位,四变而为六十四卦,至四变而耦之,则先天大图一百二十八卦也。四变而四之,则挂一图二百五十六卦也。四变而八则既济图,五百一十二卦也。四变而六之,则既济阴阳图之细数,各一千二十四卦也,八八之卦亦四变而为用,故日月星辰有天,水火土石之在地,土农工商之在人,无非四也。

  皇极之法妙在方圆曲直,行以园生物,以方平行则直斜行则曲,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乘除消长是由此而分也。先天以方圆二象合为一图,分二图别之为二,此元经会,会经运,会经世,皆圆图之用也。

  乾坤为大父母,其卦皆右行,从太阳也。复姤为小父母,其卦皆左行,从四时也。右从之卦,皆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十六,十六生三十二,三十二生六十四,至于反生一十七卦,而复会无极之数,即元终复有元之理也。左行之卦,自一而二,笫笫相承,如环无端,即岁运又攺岁之理也。二者顺逆异行,其数之差,至于万万极,阳舒阴缩也。

  皇极二百五十六卦,只用内贞外悔二象之外无爻义,故分两图,只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之数,而定卦分两图变既济图,皆以内外之数系卦为卦,一卦以数取成二百五十六卦,其卦又自袓于先圆图也。观物外篇言:干兑离震,用阳爻一百八十,巽坎艮坤,用阴爻一百八十,又并阳侵阴旦侵夜数,又取坎艮之阳爻四十,共三百五十六爻,即挂一卦所袓也,是以摘爻明义,以所得卦为吉凶也。

  

  
【元会运世入图歌诀】

  既济卦皆以尊居左,以卑居右,如运与会,则运为尊,运为世,则会为尊也。位置左卦有是地卦者变为天,如坤变干,巽变震是也,又看右卦有是天卦变为地,如震变巽,离变坎是也。各变合天地之位了,乃取之方合既济图,植物卦亦然。

  元经会观天也,会经运观地也,运经世观人也。声音律吕则又以之而观物矣。

  经世之篇起唐尧,用编年法分三百六十年为一周,积为十运也。欲见三百六十年值年卦同而应验,所以异者在于值运值世者之卦,处互成章,不可为典常也,如泰否两卦,泰在否中则吉,否在泰中则凶。是小不胜大也。然泰在否中而否,自屯来夬剥等卦,来则仍主凶,否在泰中,而泰自大有谦,无妄来则不能为灾矣。是弱不能敌强也。天理人事本不相远,阳多则为德,为君子,为平治,为丰大,阴多则为刑,为小人,为难危,为廹促,观康节论大过之义,则逢大过卦者,岂可便为栋桡凶哉,谦无凶而夬剥无吉,恐亦未然,如谦当闭物,何吉之有。

  
【皇极起例】(凡六条)

  皇极用卦之法出于方外丹经之道意,其词曰:“用卦不用卦,须向卦中作,及其用卦时,用卦还是错。”此以所得之卦变而合位。不用原卦是用卦不用卦也。又并两卦相合而交取其贞与悔各以一卦以既济卦之四象,此须向卦中作也,得四矣又也入卦一卦而后用之,犹以用既济卦为错也,今附例于后假如人来说少字,就用少字算少字,是古沼切在二十七筱字,韵声属上声,音属齿音之第四声,属日月,声轻乃夬卦,音属收齿轻乃比卦,以夬卦居左比卦居右,二卦相并其外卦是兑与坎合成困卦,其内卦是干与坤合成否卦则台既济图是会之元之运之元困否入卦,一个乃大有卦也,断之曰:吉。其数六兆五千万亿,笫四声属丁齿音,四属亥,四巽十得五十六数,去三十而用二十六,乘之则得一百兆之数也,数内隐天山遯卦,乃成功身退之象也。

  假如有事在心,忽闻牛叫,就用叫字算,是古吊切在十八嘨字韵,声属去声,音属舌音之笫一,是声属月辰,乃属随卦,音属唇音轻闭,乃观卦。便以随卦居左,观卦居右,二卦顺并其外卦是兑,与巽合为大过卦,其内卦是震与坤合为豫卦,则合既济图是会之世之元,大过豫而入挂一图,乃既济卦也。断之曰:其事已成在秋季,尤吉。其数一万二千五百九十七亿一千二百万,其叫字属笫三声,丙子四音已是二十八数,复以二十八因之,则得其事之数,三十五万二千九百一十九亿三千六百万。又断之曰:笫三位空,其事难成于同干人中,有不足。又数内八百二十亿为地泽临,此八月终之卦,全于八月,有凶也。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卷二

  《图书集成》版本

  

  巻二

  

  
【问数答语】

  于越李子问曰:余留心数学久矣, 凡高贤名术未尝不起疑,以探其蕰,而验者恒少不验者恒多,未有如先生之奇,而多中神而多验也,果有所秘传耶?独得之妙耶?何不垂笔,以示不朽。

  杨子曰:具天地阴阳之理者易也,所以体天地阴阳之理,随时变易以从道者心也,心不能静无以决天下之疑。释天下之疑矣。学数之要,必先扫除杂念,收敛身心,以有为应迹,以明觉为自然,久而行之,则志气清明义理昭著,而数理自然贯通矣。

  李子曰:飬静之说,吾尝闻其既矣,敢问变之说何如?

  扬子曰:易者,随时变易以从其道也。易书虽为卜筮而作,而义理未尝不该苟专于卜筮,以求易则得其形,而下者遗其形,而上者殆非体用一原,显微无间之道矣。苟专于义理以求易,则无以定天下之吉凶,决天下之得失,岂圣人所谓无大过而吉凶,而吉凶与民同患之意哉,故易卦虽有一定之名,而气陏时转,不无衰旺之万,论卦不论气,则局于象,昩于时,得其影响而不能真知灼见矣。若能看得卦气透彻,不惟知吉凶而亦能识造化之根源也。

  李子曰:卦气之外,无仍别有机乎?

  杨子曰:数固天地盈虚往来一定之理,而此心之灵不假思虑,不劳卜度,有以开天下之物成天下之务者,惟寂然不动而已矣。

  昔张子厚为商洛令时,屡过康节之芦,拜而问曰:此学几日可尽?先生曰:本无多事,以子之才,顷刻可尽。须弃却仕宦,静养十年,使尘虑消散,自然有得。

  邢叔和来学引古今不已先生曰:姑置是先天未有许多语,且当虚心使胷中荡然无一事,方可。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0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