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晕而有云贯之,左右吏死。

  若虹横贯之,起兵者胜。

  若晕而有云如布匹,若三若四贯抵月,战者勿当,当者破。

  月晕五星若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土,其下兵乱。五星相近,相聚一舍,晕尽及之,其下君长恶之。

  五星色不明,主人胜;反之,客胜。又曰,晕土星所在之分,兵起,不胜,必死,不则亡地。又曰,晕金星,其野受兵,战不胜。又曰,若

  入晕中星色不明,客败;若有角,客胜。晕水星,其下有水。

  又曰,春夏,民有寒热疾,兵起;冬,其下主忧。一曰,在春大旱,在夏主死;在秋大水,在冬大丧。凡月晕,流星出晕中,其舍贵人出。又曰,国有忧。其色赤,拔地;黄,益地;白,来年熟;黑,军败;入晕,有使入。

  月食古人以谓[为]:在日之冲其大如日,日光不照,谓之暗虚。逢月则月食,值星则星亡。当望与交会,而暗虚之气掩之。今历家月望行黄道,直暗虚,有表里深浅,故食而南北多少。又曰,乌兔抗衡,光盛威重,数盈,理危之灾一时顿尽,遂使太阳夺其光华,暗虚亏其礼体,质小僭则小亏,大骄则大减。或臣行刑直法,中怨气盛溢,害及良善;或人君行适过专,受所制,则月食不救,则水旱坏。

  月食,籴贵,大臣失刑,其国有大战。所宿分,贵人死。

  兵常在内。月食者,其分受殃。兵来而食者,所当之分战不胜。又曰,食,出则军折伤。又曰,修六宫之职与刑事,月食戒在臣下,防夷狄,察阴谋。一曰,食尽,女后当之;兵在外,兵罢;不尽,则大官应之。又曰,月食损光明。咎女后,破军杀将。少破半,灾轻;大半,灾重。食既,大臣有咎,女后退;若薄,则为女后忧,大臣失其所理。凡军行遇之,宜将军;不出,有谋叛。

  凡月食,七日内则有风雨。解占:其所起变色,四时与方所晕五星而食,或变异,及二十八宿,其所起从上,谓之失道。又曰,君亲国,君当之。从旁谓之失体,相当之。从下谓之失法,将军当之。

  又曰,从下起,谓之赤子食其阳,及起南方,男子恶之。

  〔食其阴,及起北方,女子恶之。东方,少者恶之。西方,老者恶之。若未望而食,从上食而尽,无光,天子恶之。〕

  月食而变色,人多死杀,籴贵。赤则君有咎,不出一年。

  黄则有立候王者。白失地,或有丧。黑有疾病,以其下宿分占之。又曰,月已食。青色为忧,赤兵,黄财,白丧,黑水。

  其在四时并其方:春岁恶,夏旱,秋兵,冬女丧。又曰,其于德王之方,皆为其下君忧。

  又曰,食东方,其日中恶风,四方,主人为客。

  其晕五星,木则天下大战,火则其下破车,土乃土工兴金为兵强,若大将有志;水则为水丧。

  其变异则明食中,不出五年,国有兵丧。食而斗,有军,必战;无军,兵起。随所食,战利;两月兵起,天下大乱。若有气出入,从外入则主忧;从中出则客忧,若从南方者南军,三方亦如之。有彗星入,其下有丧。

  又占二十八宿:角,大臣忧狱事,法官黜,其下不实;亢,刑法之臣黜,其分忧;氏,则后妃恶之,大臣黜,其分疫;房,乃大臣忧或臣下专政;心,则王者公卿忧,或曰有贼及丧;尾、箕,乐官黜,后恶之,或暴兵作而车骑满野。斗、牛,乃后、夫人、姪娣黜,或兵起,而所起之分饥;女,则宫中巫祝咒诅,当有黜者,或女后忧而女工废,及为兵旱;虚,则为刑及掌金玉之官忧,又曰阴道数伤不能化生,或有黜削之罪;壁,则不用文章,大臣灾,后忧;一曰民废而乳妇不安。奎,乃将战死阵之粮,一曰民散,聚敛之臣忧,其分兵丧;不尔,大臣黜;娄,则后有忧,民饥,军罢不战;胃,则君后有忧,民

  饥,或委任之臣当黜;昴,则贵臣凶,女后忧,诸侯黜,门户之臣有事,或云将军死边地,不安边,兵大起;毕,乃有边兵或边将有诛,不则狱官黜,其分君臣忧,边人大疫;觜,则旱灾,贵臣、大将忧,或其下有叛者;参,则臣有谋,贵人凶,或主兵之臣黜,其分饥;井,则大臣黜,后有忧,谷不登,其分兵丧;鬼,则贵臣、后忧,宫室不安,大臣忧百姓,贵臣以语言坐罪;星、张,则大臣皇后暴忧,岁饥:翼,则忠臣被谗,皇失礼,北边兵动;轸,则后恶之,大臣忧。

  月凌犯杂占月犯五星:木则其分饥荒,民流,边兵凌,多贼盗,刑狱事繁,相死,其下有拔城。犯火,以战,小吏死;亦曰贵人黜,有兵;亦曰胜之,国将凶,木则其师败。土则其宿下犯上,一曰女后后宫忧,又有流民。金则强国则难国,战不胜,一曰民散。水则兵起,上卿死,或廷尉,天下多水。

  彗星入月,兵大起,一曰期十二年,大饥。

  触之贯之,民臣为叛。

  流星入月,主女疾,或削士民;若无光,将戮;星大而为兵丧。

  彗星在月上,兵起将死,四夷来侵。

  流星在月上,其分乱。若天无云过上下,其分善。奔星入月,其下有谋。流星入月及变贯月,大臣凶,若冲而透者,其灾尤甚,亦为天子有咎。一曰冲而色白者,后忧;赤则后疾病,或宫中有口舌,主者忿怒。流星映月光,或五色映天气而夺其光者,皆为大臣出使。如赤光,前方后锐,大者公卿欲起兵,若四方一时入者,大臣叛。一曰四方有使还,巫佞君上。

  月食五星:王侯戮,其分有逐相,或兵丧民流,其分饥,

  女后忧。火,乃其地乱土以谷。又曰,民流千里。金,居月中无光,名曰食,金强,国君灾,又曰强国战。水,其分有女忧,若水饥。一曰以女乱。又曰,兵未起而食,所当之国战不胜。

  又曰:月食五星,其分灾,或亡地,又曰大臣谗死。月食土星,臣下图议之象,一曰用机于宗亲。又曰,木则其分,君长、后忧。一曰,民下叛,或有丧。火则谗臣在侧,后宫忧。金则臣叛主,在金下如顶戴,金星有悖,悍兵犯。五星入月,木则其野有逐相。火则宫中忧贼,有乱臣相抗。又为兵丧,以战不胜。入逆行,入近七寸以内,金恶之,谗臣用事。土入月,臣欲反,或土工事兴。金则将戮,亦为刑礼失中,自毁其法。一曰戎臣谋主,不成,必有内恶,战不胜。水为水刑事。

  五星占法

  岁星占岁星者,苍龙之精,主福德也。色青,东方,木,甲乙,皆配之。五常曰仁,五事曰貌,于官曰大司农,分主齐,主五谷,营室曰清庙,于卦为震,其类风雷,而风雷为号令,风动雷震动,人君之道也,故象主德焉。又司人君、诸侯之过。

  若人君之行德政,貌恭肃,星则光盈满大润泽,而降福祥,人主寿昌,五谷丰登,天下安而四夷服,其分丰乐,从谏则如度。酷乱恣情,谗臣竞进,则失度芒角,君道不昌,百谷不登,庶士不宁,天下兵起。君明则星明,暗则星暗。

  当春时必顺少阳,施德令,率百官行赏赉,以及兆民,顺天象,授民时,树嘉谷,务农时,修封疆,相地置,以道民命;祀山林,禁伐材木;命有司发仓廪,赐贪乏,赈饥继绝;开府库,出幤帛,周给天下;勉励诸侯聘名士,礼贤者,则星无变异。政缓不行,急则过分,逆则占。仁亏貌失,逆春令,伤木气,罚见岁星。

  春行夏令,则荧惑之气干之,星乃变。赤、芒角,则雨水不时,草木旱落,国时多恐,大旱,暖气早来,虫蝗为害,人多疫痢。或时雨不降,山林不收。

  若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色白无光,人多疾疫,飘风大雨骤至。黎莠与逢蒿并生,国有大水,灌侵我境,征伐大兴。若行冬令,辰星之气干之,色黑水涝为败,霜雪大盛,百种不如,阳气不胜,麦乃不熟,热气时发,草木皆肃。

  星之行,初与日同度,曰合伏。光伏日下经十六日八十分,行度八十分,去日十三度外,乃晨见东方,而顺。顺二百一十二日,行十八度十二分而留。二十四日而退,退四十六日六十四分,行五度一十八分,与日对其前为前期,后为后期。又入退四十六日六十六分,行五度一十八分而留,留二十四日然后顺,顺一百一十二日,行十八度三十分,去日十三度乃夕伏于西方。经十六日八十分,行度八十分,复与日轨同度而合,积三百九十八日十八分为伏见一终之,计行十三度六十三分与距合,周而复始

  若盈缩以其舍,命国有德,厚五谷、成人,不可伐,可以伐人。

  其对为冲,岁乃有殃。

  安静中度则吉。

  进退失度,变色,其分忧,不可主事用兵。又为五谷不登,下有逐臣,出

  入不当,其所必有天妖。见其舍在黄道阴,则多雨水。初见小而益大,所居国利;迫之,国耗。

  去其舍之他,所去之国为饥为兵,为凶,为失,所居之国为乐为昌,为得也。未当居而居之,当去而不去,既以去复还居之,皆为有福,当修其德以应其福,则不变为灾。若当居而不居,未当去而去之,若居之又左右行,摇,其国凶,臣强。昼尽见,为臣强。去气长在三丈,有丧或大水。

  若色赤而角,其国昌。赤黄而沈,其野大穰。一曰色青,狱讼兴。赤乃人君暴,黄则岁丰,黑、白为兵丧。又曰芒泽色赤,有子孙喜。其角动,乍小乍大,若色数变,人主有忧。

  在春曰王象,如参左角大而青,有精光,仲春之时有芒角,在冬曰相,其色精明、芒角。在夏曰休,色赤无精明。在四季曰囚,其色青,微黑;在秋曰死,其色细不明。如其色,则天下和平。

  王时而有退舍,有恶令,所守之舍,其下有逆德逐臣。

  相时而有五色,其宿国主强臣强,休色免,囚色忧死。色相留守之,国在中道,天下和平。当休时而有五色,其宿国有兵;相色,大臣伤;囚色,草木损死,五谷复。若囚时而有五色,其宿国政令不行,臣下有谋;相色,下夺,六月降霜;休色,所谋不成;死色,公卿忧,所居之舍,居其丧。当死时而有五色,果木荣华;相色,草木枯折;休色,土工兴;囚色,下有丧。

  凡岁星与他星合斗:大合,旱,为饥战,北军困。合而斗,杀大将,为饥,为旱,子忧父,国忧贼。土则内乱民饥。

  又曰,其国熟,若人吏死。一曰,太子反,国辱。太白,大

  将死,白衣会。金南,曰稔,来年熟。金在北,岁偏无。

  又曰合而过者,兵罢。与金同光,其野有谋,兵起;若还绕乍东乍西,有逐相。若合,而国有乱内大将,野有破军,又为水。与水合,为内乱,有兵兵不利,寇起,亦为变谋而更事,国灾水,民流亡。若与辰星合七日以上,其分上下和,道德相生,其半年。若触荧惑,其国乱忧病;填星,则太子、王公、侯有疾;太白,则旱,四夷来侵;辰星,则主忧病。

  其守则火为败,有贼,蚀则人恶之,土则其下城败,金则四序不调,阴阳失则;木则以贼为忧。其退相犯:火则奸臣谋杀大将,战克胜。退犯镇星,太子叛。相犯太白,大臣黜,女后丧。犯之,草木自死,角生。犯辰星,太子忧,一曰丧死、为兵。

  荧惑占荧惑者,朱雀之精,色赤,南方,火,丙丁,皆配之。五常曰礼,五事曰视。于官为执法、鸿胪、司空、司马,分为吴越、楚,于卦曰离,具物之常动而不静者、大者。心为明堂,则为朝庙也。其类为火。又详臣之过,及矫亡乱妖孽之成败。主察,为内有丧死。

  当夏之时,人君修德荧惑之政,则君臣父子咸得其序,不失礼节,道合相赞,俊杰遂,贤良举,行爵出禄必当其位,挺重囚,出轻罪,则荧惑顺轨而无变异。主明察,燔烧积,荡除馀气。故星行疾于木而象礼官,缓则不忠,急则不仁,违道则占。礼亏,视貌失道,夏令伤火气,则罚见于荧惑。当审狱情,以罚四方。若夏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其星色白而昧,若雨数来,五谷不熟,草木早落,菜实不成,人伤

  于疫。行春令则岁星之气干之,色青而变,则蝗虫为灾,暴虫来格,莠草不实,五谷晚熟,麦稼时起。行冬令则辰星之气干之,色黑而怒,则草木早降,水败城郭,冻雹伤杀,暴兵来至。

  其星之行与日合度,合伏于日下,经六十九日,行四十九度,行二十度外晨见于东方。而顺行,顺二百七十八日中行六十度五十王分而留,又十三日而退,经二十八日九十六分,退行八度二十一分乃与日对其前为变,又二十八日九十六分,退行八度二十一分而留,留三十三日而顺,顺二百二十八日六十三度五分,去日二十度内乃夕伏于西方,经六十九日,日行四十九度,复与日轨同度而合。积七百七十九日九十一分为伏见一终之,计行四百一十四度六十六分与矩合,周而复始

  失位则下降为儿童歌谣嬉戏,及明为木备而雨至。

  夏旺色,比心大星,而有精明,仲夏之时有芒角,在春曰相,其色精明,无芒角。在四季曰休,其色黑黄。在秋曰囚,其色清白不明。在冬曰死,其色黄黑,细而不明。如其色,天下太平。当王时而有相色,相蔽王聪;休色,政令不行,囚色,谗臣用事,死色,而有其留守也。不可主事用兵,其进舍也,其国不祥;其退舍也,其下旱。当相时而有王色,所居之国受殃;休色,谗臣在旁;囚色,国辅囚,裨将死;死色,大臣诛伤。其留守也,其国兵起。其进舍也,有蝗虫;其退舍也,赤地千里;而有五色,其国受殃。当休时而有相色,其邦乱,下臣不从;囚色,有小兵;死色,贼盗横行,庙堂有火。其留守也,所居之国受殃,其进舍也,灾阳;其退舍也,利舌危国。当囚而有王色,大臣有忧;相色,臣下毁伤;

  休色,死者道路相望;死色,丁壮从军。其进舍也,兵殃,其退舍,有妖言。当死而有王色,宗庙不享;相色,大臣摄政;休色,宗庙有忧,边地兵起;囚色,丁壮多死,以兵所留之舍有兵。其进舍也,多征戍;其退舍也,少征戍。

  与他星相犯:岁星则册太子及有赦,填星则大战,又曰女子当之,太白则主凶,天下忧兵起。

  其守也,岁星则太子有忧,填星则太子坐法,内有贼害;太白则主不安,辰星则太子忧,有赦。其触岁星,则有子孙之庆,天下受擅,及有兵,主病;太白则有暴兵,有寇贼,偏将死袭及兵起。辰星则世乱僭叛。

  其合:岁星合内乱,臣有谋;填星合为忧,孽卿,会大恶之;太白为丧,不可举事,则兵;辰星合,赤地千里,又为饥将行,事不利,行则覆军杀将。

  在秋为兵,冬为丧,会为淬,用兵受殃,或大旱百日。

  相近不可用兵,或野有兵不战,若兵在外亦罢。入填星,将军为乱。

  镇星占镇星者,勾陈之精。色黄,中央,夏季,土,戊己,皆配之。五常曰信,五事曰思。主德厚安危存亡之机,南斗为大室宗庙也。于卦有坤、艮,其行最迟,象地与山之不可移易,女后之象也。

  皇帝之德,司天下女主之过。

  四星皆失,镇乃为之动。动而盈,侯王不宁则有军,不复失次。

  其上二三宿曰赢,有土命不成,不久有大水。失次而下曰缩。后凶,其岁不宁。有若天裂,若地动,缓则不入,急则过舍,迟则占凶。则其所在之分民信,物顺,国安,得地,

  军顺而兵安,女子在军,其地不可攻。去地,失地,或有女忧。若光明润泽,则岁丰;微细,女后失势,居宿久,则福厚。易,则人君好畋猎,出入不时,赐与不当,则镇星失明,人多疾病,岁多大风,禾稼不成。又为天子之星,若天子性道不施,则镇星大动。又曰动则大德义、刑罚尽失,若女后怒。或有忧,亦为江河决溢。

  人君当于季夏之时祀宗庙社稷之灵,为民祈福。行令必信,配天成功,象地之载,以成百谷。不入山林斩伐,不可兴工,不可合诸侯,不可兴兵众。

  若季夏行春令,则岁星之气干之,其色青,无芒角,其岁不实,多风咳,人多迁徙。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星乃变白,则兵起,水涝,禾稼不熟,乃多灾。行冬令,则辰星之气干之,星变黑小。风雨不时,鹰隼悍鸷,四鄙入堡。

  星之行始与日同度,合伏日下,经十八日三十四分,行二度三十四分,去日十六度晨见于东方。而顺,顺八十四日,行四度七十八分而留,留三十六日八十八分而退,退五十日七十分,行三度五十八分而留,留三十六日而顺,顺八十四日七十八分,去日十六度内乃夕伏于西方。经十八日三十八分,行二度三十四分复与日轨同度而合,积三百七十八日八分为伏见一终之,计行十二度八十三分与矩合,周而复始

  失位则下降为老人妇女。

  若芒角,则争地,或旱。色黄而明,土工兴。润白而芒角,有子孙兴旺之庆,色青黄,国有忧。色白,有素服,天下不安。色黑,人多疾病,或小灾。若黄而耀,吏工失而土工兴。黄如火光,女后恣,又为分争。

  春青,夏赤,秋白,冬黑,皆为女后有喜。若失色,而为忧。出黄道北,匿谋动。在四季曰王色,正黄,北极中央大星而精明有芒角,在秋曰休,其色无精明;在冬曰囚,其色黑,小细不明;在春曰死色,青,细小不明。当王而有相色,则女戚强;休色,在公卿;白色,女不昌;死色,后之戚之祥。其留守之舍德厚。其进舍也,其国得土;其退舍也,失土。相时而有王色,其分主弱,女后用事;休色,土工起;囚色,不昌;死色,贵人多丧。留守之舍,女后忧。进舍退舍皆为土工忧。休而有王色,臣下纵横;相色,女色媚好行;囚色,女后宗室有丧;死色,重有女丧。所留之舍,其分人流。进舍退舍,其国受殃。囚而有王色,国有赦令,四时不和,多风雨,谷不成,野多囚人;相色,臣下谋,为谋及司空;休色,女后与妾诬死,囚色,国多怪,土工作;所留之舍及进退,其国庶子忧,其退为丧。死有王色,下大盛,枯木复生,臣下专政;相色,地泄其藏;休色,五谷暴贵,人死,多散亡;囚色,有霜雹。留守之舍尤凶。进舍也,若有地动摇;其退也,多移徙也。

  其与四星合,岁星则谋更代事,上势且弱;又曰必败,又为饥。

  相合则野有兵相攻,为内乱。

  荧惑合为兵乱、旱丧,其分不可举事,用兵必受其殃,大兵则为国亡地。相近数十日间不去,女后有忧,又为疾病,为内兵,白衣之会,及水决。

  其分大征,国有兵,大惧。入营室,天下兵谋,相守,为兵,为疫。与辰星合,为壅阻,其分不可举事,其殃为覆军杀将,出兵亡地,入兵得地。若兵战,客败。一曰,为谋更事,为旱饥。

  太白占太白者,白虎之精。主刑戮、杀伐、威势、断割。色白,秋,西方,金,庚辛皆配之。五常曰义,五事曰言。于卦曰乾、兑,于官为大将军、大司马;至大臣,其号上公。其行最急,缓则不出,急则不入,逆则占。

  是以用兵先占太白。

  太白进退,以候兵,高、卑、迟、疾、静、躁、见、伏,用兵皆象之,吉。得其时,色白大而光润,行无错逆,其下兵强,可以攻守他人。圆大黄润,以好事。

  人君于秋时,当时顺少阴以行德令,乃命将选士励兵,简敛俊杰,专任有功,以伐不义,诘诛暴慢,以明好恶,顺被远方。修法制书,修方,修囹圄,具桎梏,断薄刑,决小罪,其分数失政教,则太白失行经天。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则罚见太白。秋行冬令,辰星之气干之,其星黑色而大,有芒角,阴气大胜,介虫、夷戎、兵乃来,其灾数,近冬雷见先行,国多盗贼,边境不宁。

  行春令,则岁星之气干之,其星色青而昧,阳气复还,五谷不实,秋雨不降,草木不荣,暖风未至,人气懈惰。

  行夏令,则荧惑之气干之,色赤而怒,国多水灾,寒热不节,人多瘤疾,蛰虫不藏,五谷弗生,冬殃败,人多嗽啑。

  星之行与日同度,合伏于日下,经三十八日半日,行四十九度半,去日一十度外,则夕见于西方为夕顺,顺二百九十九日,行二百五十二度为夕留,留八日为夕退,经十日九十五分,退行五度五十八分,去日九度,乃夕伏,五日退行四度,复与日同度为合。其前为前变,其后为后变。又五日退行四度,去日九度外,则辰见于东方。退经十日九十五分,

  退行五度五十分为辰留,留二十八日乃晨顺,总三百二十九日半,行二百五十度,去日九度内复晨伏,又三十八日,行四十九度半复与日轨同度,积五百八十三日九十分,计行五百八十三度九十分,名为矩合,周而复始。其失伍,则下降为壮夫,处于林麓。

  其变而失行,西方则外国败,东方则中国败,出卯酉南,南胜,出卯酉北,北胜;出正卯则东国利,在酉则西国胜。

  其出四维,东南西南在日月之阳,阳国凶;在日月之阴,阴国吉。北则反之。东北叛,有兵相攻。

  若当出不出当,入不入,是谓失舍,为亡军、亡地。当出而出,当入而入,天下偃兵,兵在外地。未当出而出,当入而不入,始兵,亡地。始出大后小,兵弱,出小后大,兵强;出高,用兵深,吉;浅,凶。出卑,浅,吉;深,凶。

  若夏至后日方南而居其南,冬至后日方北而居其北,曰赢。侯王不宁,用兵进吉退凶。日方南而居其北,日方北而居其南,曰缩。侯王有忧,用兵退吉而进凶。

  出黄道北,伏兵起,但用兵之所多象之行,疾行迟行,角,敢战;动摇,操。又圆圜,静,又顺角所指吉,反之凶。上复下,下复上,有反将,四方南北,皆其分败;行疾,武不行文。出东,为东举事,左之迎之吉,出西为刑举事,右之背之吉,反之皆凶。

  若经天,则天下变,是谓乱纪,人众流亡。昼见,日俱明,强国弱,弱国强,女主昌。太白,少阴,谓不得专行,故以已为界,不得经天。

  经天则尽见,其占为兵丧,为不臣,为臣强。若天下失位,大臣行毒,请谒阿尊,则经天。

  若赤而怒,天下有兵,虽胜而不战。其壮炎然而上,有大兵起;炎然而下,当在天狗所下,其野流血。若光明见影,战胜,岁丰。休下而昧,军败国忧。

  若一芒,兵起,不用;二芒,有攻战;三芒,天下兵起;四芒诸侯死;五芒,更制。若逆宿而有角,长则取地,短则失地,外指得地,内指失地,期一年。若大而角,摇而不安,四向乍小如欲惊者,其年有丧。

  在秋曰王,其色比狼星,精明而有光,仲秋之时有芒角;在四季曰相,精明无芒角;在春曰囚,其色青黄而不明;在夏曰死,其色细小不明。当王而有相色,主弱将强,权势纵横,天下有兵;休色,臣下有谋者,专行君事;囚色,所在官者囚;死色,大将死,不葬。所留之舍,其分兵起。其进舍也,其下之国兵归之;其退舍也,兵若不用。当相而有王色,主弱将强;休色,相不用兵;囚色,将谋不成;死色,将诛伤。所留之舍,其国有兵。其进舍也,是谓趣兵;其退舍也,兵不行。当休而有王色,野多贼兵起,民乱;囚色,囚人纵横,又吏暴虐。

  当囚而有王色,其下将有杀者;相色,下犯上;休色,野有暴兵,盗贼起;死色,有妖言。所留之舍不可举事用兵。其进舍也,岁多霜雹;其退舍也,秋无霜雪。

  死时而有王色,流水汤汤;相色,野火煌煌;休色,金带不行;囚色,野多虎狼。其留守也,野兽食人。其进舍也,白刃锵锵;其退舍也,兵不成行。

  其与四星相犯:岁星合光,必战。

  一云同光,杀大将。

  荧惑合,光芒相接,大乱,有兵则战。一曰白衣会,为饥、水,为疾,为乱,为囚兵。犯岁星者,有贼,或民饥。犯荧惑,则

  主病。一曰客败。太白所在,其分败;填星,太子不安。入岁星,则君有咎。守岁星,皇后有忧;荧惑,太子忧。辰星,国有忧。环绕岁星,其下变乱,杀将亡地。触岁星,女后忧病;荧惑,则有贼臣;填星,则有主忧;辰星,则宰相恶之。

  辰星相薄,先起兵者凶。

  辰星占辰星者,玄武之精,宰辅廷尉、褊将之象。其色黑,冬,北方,水,壬癸皆配之。五常曰智,五事曰听。分为燕、赵、代,七星为员宫,则其庙也。

  于卦为坎,以其行速于太白,缓则不出,急则不入。非时则占,为盗,为阴,主杀伐战斗,刑法得失。亦为蛮夷之星。欲其小而明则吉,小而愦,地大动。

  动而光明,则刑狱繁;若光明与日相近,其分大水。色虚白,有大丧,人君当之。

  冬时宜顺冬令盖藏,谨循行积聚,无有不敛,相城郭,戒闾阎,修关闭,备边境,谨关梁,塞蹊径。若人君失德非道,辰星失度。智亏听失,违冬令,伤水气,则罚见辰星。若冬行春令,则岁星之气干之,色青。冻不密,地气上泄,人多流亡,虫蝗为败,水泉咸竭,人多疫疠,旷夫多伤,人多固疾。行夏令则荧惑之气干之。色赤,小而昧,则多暴风,方冬不寒,蛰虫复出,其分乃旱,雷发先声,水潦为败,时雨不降,冻冰消释。

  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其色大不明。

  霜雪不时,小兵时起,土地侵削,冰雪杂下,瓜瓠不成,国有大兵,白露早降,介虫为妖,四鄙入堡。不救,则必逆乱为谋。其救也,明赏罚,审法度,勿放肆,求贤良,广思虑,则星辰顺度,春不晨见,秋不夕见,此其常也。晨有见则高大,

  势必然也。

  其星行始与日同度,名合伏。经一十六日三十分,去日一十四度外,夕见于西方而顺,顺三十六日,行三十六度而留,留三十日,去日二十一度内为夕退,复经十三日九十四分,行八度六分复与日同度为顺合。其前为前变,其后为后变。又十二日十四分,行八度六分乃晨留,去日二十一度晨见于东方,三日乃晨顺。经二十六日,行三十六度复与日同轨同度而合,积一百一十五日八十八分,计行一百一十五度八十八分与短合,周而复始。其行常附于日所在之分,有权智,用兵革。失位,则下降为妇人。

  当出不出,谓之击卒,兵大起。当入不入,为灾。法律若行失简,宗庙废,祭祀则不以时,当寒反温,当温反寒。

  在黄道,多水潦。又曰,春不见,大风,秋则不实,夏旱,又六十日月食。秋不见,有兵。春则不生,冬不见阴雨。六十日有流色,夏则不长。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其出,太白为主。若出东方,太白出西方,出西方,太白出东方,为格野。

  或出而大白不相从,野虽兵,不战。其入太白中而上出,破军杀将,客军胜;下出,客亡也。辰星来抵太白,太白不出,将死;正行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不出,客亡也。视其所指以命破军。其环绕太白若与斗,大战,客胜;绕过太白间,可亟敛兵小战。绕居太白前,军罢;出太白左,小战;摩太白右,数万人战,吏人死;去太白右,去之三尺,军急约战。

  星芒角,民多疾。随用所之,有丧,则不昌。若黑,三芒,天下有丧。又曰,有兵,兵起;无兵,兵罢。若出入依期,光明润泽,岁丰民乐。不尔,则水旱并作,狱讼不平。出

  太南,则大潦,太北,则大旱。当留而去也,色白为旱,黄为五谷熟,赤黑,水。若出东方,东方有兵于外,解;常在东方其中赤,中国胜,其外赤,外国利。无兵于外而出,兵起。与太白俱出而赤,出而用兵;若出东方,中国胜;出西方,外国利。

  辰星在冬曰王色,比奎大星,精明有光,冬至之时有芒角。在秋曰相色,精明无芒角,不摇光。在春曰休,其色苍黄,微小无精光。在夏曰囚,其色小黑如不明。在四季,其色青赤,小而不明。当王而有相色,大臣专政,令不行;休色,冬不冰;囚色,冬无霜雪;死色,夏无雨露;白不明,雷电行。其留守也,其分不祥。其进舍也,五星合其地,天下有谋。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举事用兵。当相而有王色,君弱臣强;休色,政令不行;囚色,秋不霜;死色,谷不成,雷电不藏。其留守也,其分亡地。其进舍也,与五星合,其下有殃;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举事用兵。休而有王色,是谓不祥。主令失,大臣纵横;相色,君臣不和;囚色,夏不雨,大旱;死色,六月病伤,贵人有土工。其留守也,其分小儿有多死者。其进舍也,与五星合,天下有水灾;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举事用兵。囚而有王色则忧,夏雨霜雪,蛰虫咸伏,雷电不行;相色,秋有暴兵;休色,同之。又曰,流水滂。死色,暴有狱,大臣受其咎。其进舍也,五星合,有德令;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举事用兵。死而有王色,贵人病;休色,庶人疾;囚色,大旱。其进舍也,与五星合,其年不登;其退舍也,五星及之,国有兵不成行。

  其与四星相犯,其犯岁星,后有谋;荧惑,则上妨太子、

  孽子,下妨太尉、司马;填星,则忧雨雪,妨后;太白则相叛败。其合,荧惑,则为悴,不可举事。用兵,必受其殃,必破军杀将。不利起,为主胜。填星,则主令不行,为壅阻,所在之分不可举事,用兵必受其殃,覆军杀将;太白,则为变谋,若起,为兵忧。其触荧惑,则天子不安。其出入,则填星出,兵失地;入,兵得地。若有兵车,必贼,客败。四星与辰星斗,皆为战,兵不在外,皆为内乱。

  五星总占五星者,五德之主。昔人以谓其行也,象人臣以序,不敢乱常。犹月之弦望晦朔,或入黄道里,出黄道表。不失其行,则年谷丰;若失其行,则大臣非其人,贤不肖并立,臣乱于下。其星错于上,过有道之分,则顺行,吉昌,民庶丰;经无道之分,则犯斗,变色逆行,会舍环守其宿分。或太白环而不周,徘徊不去,如此者兵之所攻,国家凶,又有丧。

  故岁星修仁,荧惑修礼,填星修信,太白修义,辰星修智。从之则喜,逆之则怒。以断其形,明五色之变,以知吉凶。

  五星并见,其年必恶。若政失于春,则岁星不居常;失政于夏,荧惑逆行;政失季夏,填星失度;政失于秋,太白失行政;失于冬,辰星不效其乡。五政失则五星不明,年不登。

  若王者玉历不正,诸气不和,五音不调,则荧惑出入不常,太白逆行昼见,是谓大凶。五音和则五星如度,太白不经天荧惑不逆行,不反明,五星皆顺度。秦历始有金火之逆,甘、石并时有差异,汉初测候,乃知五星皆有逆行。魏末张子信学术精通,三十余年专以圆仪测候,以算步之,始悟日

  月交道有表里迟疾盈缩,五星见伏。

  见伏向背,东行曰顺,西行曰逆。顺则疾,逆则迟。通而率之,经东行。不东不西曰留,留与日相近而不见曰复,与日同度曰合。其留、行、逆、顺、掩、合、凌、犯、变色,芒角,凡其所主,皆依时政五常、五官、五事之得失而见其变,迟疾皆有常数。

  五星合,是谓同有德者受庆,子孙蕃昌,亡德者受殃。

  五星皆大,其事亦小。

  若四星合,是谓大荡。

  其下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三星合,是谓惊立绝行,其分国内外有兵丧,民饥,改立侯王。

  又曰,岁星、荧惑、填星、阳也,太白、辰星、阴也。阳自外邦,阴自内邦。阳与阴合,中外邦相连以兵;阴与阳合,兵谋在内;阳与阴合,兵谋在外。

  木、火、土三星以逆行,勿以为凶。其迟,夜半经天。其始,皆与日合度,合顺行,渐迟,迫日不及,晨见于东方。行去日稍远,朝时近中则留,留隅中则逆,行逆多时,近中则凶。留而又顺,先进渐速,以至于夕伏西方,乃更与日合。

  太白则以出入不时为凶。辰星则以不效为凶。速而不经天,自始与日合之后,行速而先日,夕见西方,去日前稍远,夕时近南方则渐迟,迟极而留,留而近日则逆行而合。日在于后,晨见东方。逆则留,留而后迟,迟极去日稍远。日一时欲近南方,则运行以迫日,晨伏于东方,复与日合。

  此五星合、见迟、速、逆、顺流行之大经也。

  南方春,太阳之位,天地之经也。月星之行,当天地之经。则远日失留,逆行而不居焉。故三星经天,二星不经天。

  阴星,是臣道也,日去而隐,臣不得专也。昼而见上者为经

  天,其占为下臣为变;更经天,为肃霜至,为旱。备五星经天,天变所未有也。五星应历度,曰为政令有常。若违历错度逆行盈缩者,为乱行,乱行则为失矣,彗孛焉。

  五星杂占五星有色,大小不同,各依其行而顺时应节。

  色变青,比参右肩;赤比心大星,黄比参左肩,白比狼,黑比奎大星。

  不失常色而应其央者,吉。色害行,凶。所去所宜之辰,其分得位。岁星以德,荧惑以礼,填星有祸,太白兵强,辰星阴阳合。所行所宜之辰,顺其色而有角者胜,其色变者败。居实有德也,色胜位;行胜色,行尽胜之。

  木、火、土、金、水五星守其子,则阳气不足,岁多水灾,民饥;守其母,有阴谋者必败,或曰阴气不足,水灾。守所胜,赋役击,强凌弱,众暴寡,多盗,兵起。若圆而色变白,丧,旱。赤则中不平,为兵;青为夏水,黑为疾;黄。若用角,亦占其色。

  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哭泣之声,青兵忧,黑角水困,穷兵之所终。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安宁,歌舞以行,不见灾疾,五谷丰登

  其主时侯以其月,色变则所行失矣。

  占期五星休时,四序不同,各于其时而为主焉。及其见罚降祥,则大小异其体,并殊其色。或光润泽明争,或暗微芒角凌犯有异,即可消息之。水、火、土有吉祥,则常明。期季月,若主色见祥,则应在合月。福德之祥,以王时在乎合月、王日、王辰。若为不及之祥,则应在冲月。若王月见祥,应在刑月。

  期发者于所胜之日。

  金、水二星即以杀月、杀日、时

  以期远近,刑亦如之。凡灾大,事大而期远,灾小,事小而期近。近即一日、十日,远或一纪十年。论兵杀,论诛戮以刑,论德以德,生死亦尔。

  五星期应五星凶吉期应日数:木星应以木日,又甲乙日。火应火日,或丙丁日。他同。

  日月星期灾变应期杀将日、月、星期十二辰候,其灾变吉凶之期,杀将甲乙日,应在一金,余皆然,以制然也。

  二十八宿灾期二十八宿以十二辰灾变期:星木应在金,以受制言也。

  又曰木十二,火十三日,土十八日,金八,水十。

  五星守犯列舍应期五星守犯列舍应期:守则在春、在秋前后;冬夏应期法,随气所制前后;夏冬应其法,随气所在制前后;犯乃前春后秋,左冬右夏,应以王处为前,其对为后,左右纵之。又云灾祥发见,应在冲月甲乙日,有灾期百二十日;丙丁,八十日;戊己,六十日;庚辛,四十日;壬癸,二十日。凡占侯灾变期,应参详大小、灾福、浅深、四时,休王,审而用之。

  流星犯五星凡流星犯岁星也,苍黑,大司农死;赤,岁病饥,黄白,岁乐食足。赤光直穷岁星过,或曰光而锐刺,过害也。黄润行缓,头尾端直,去岁星一二寸减者,其地有福,四夷来。

  犯荧惑,则其下有福,若光明映荧惑者,邻国有大使者至,权威有奸谋。抵则大早岁饥。冲而无光,其分有忧,岁

  荒民流。入乃国多谗臣,天子备灾。犯填星,则外奸人或夷狄来。色赤,有兵;黑有水,或有丧。又为民多事。若其星有大芒,色黄,主德昌。无光,其下主有忧。

  抵而相去一寸许,凌填星,光润者,其分有德也。入太白,其分军败。无兵,兵起;强国以战,亡。冲而无光,其军忧将死。前后有角,光锐而穿太白,其下有德令。犯辰星,德令施于四方。水官忧,又为大水。夺辰星光者,有外邦使者论得失事。入则天下水,大理御史多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5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