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之星而配在周邦,绵亘万里,至兖州皆郑分;而桐柏正在《禹贡》之豫州,为宋分;而淮泗又在《书》之扬州。占之而应验,如有深义,大抵古今事殊,州郡数易,九分之中,故以角亢郑分为首焉。

  寿星之次角、亢,寿星之次。初轸十二度,外末氐四度内。于分在郑,于辰在辰,于野为兖州。自原武、管城,渡河、济之南,东至封丘、陈留,尽陈、蔡、汝南之地。逾淮源,至于弋阳,西涉南阳,至于桐柏,东北抵嵩山之阳,东涉寿星之次,当洛邑众山之东,次南直颖之间,太昊之墟,为亢分。

  南抵淮,气连鹑尾,在周之东阳,并无角分。今乃开封、陈留、封丘以内,大河以南,并颖、陈、蔡、光、黄、寿州之西界,皆郑分也。

  木火之次氐、房、心,大火之次。初氐四度,末尾九度内。于分为宋,于辰在卯,于野为豫。自雍丘而东,循济阴分于齐鲁,右四水,达于吕梁,东南抵淮,西接太昊之墟,自商毫负北河,为心分。自丰沛以直河南,为房分,故其下流皆为尾分同占。

  西接陈、郑,为氐分。

  今开封之东,亳、寿之东界,徐、济、曹、单,皆宋分。

  析木之次尾、箕,析木之次。初尾九度外,末斗十一度内。于分为燕,于辰在寅,于野为幽。自汉渤海、九河之北皆析木之次。尾星得云汉之末派,海物龟、鱼系焉。故当九河之下流,滨为渤海、碣,皆北绝之所穷,与南相近。故其分自辽水之

  阳,尽朝鲜三韩之地。在吴越之东,北平、广信、安乾、永静、保定、顺安、保雄、莫霸、大辽之东偏,与高丽皆燕分也。

  星纪之次南斗、牵牛,星纪之次。

  初斗十一度外,末女七度内。

  于分为吴越、于辰在丑,于野在杨。自庐江、九江负淮水之南,尽临淮、广陵,至于东海,又逾南河,西滨彭蠡,南至南海。

  南斗在云汉之下流,当淮海之间,为吴分。牵牛去南河渐远,故其分野自古豫章达古之会稽,南逾领徼,为越分。岛夷蛮貊之人,声教之所不暨,其系之分,淮南之庐、舒、濠、和、滁。其扬、楚、泰、通、无为、两浙、苏、秀、湖、常、润、明、越、处、温、衢、婺,江南之西宁、饶、信、共、抚、筠、袁、吉、宣、歙、江、池、广信、南康、兴国、临江、建昌、福建、漳、泉、福、湖、兴化,南循梅岭,广东、梧、桐、惠、雷、海南、琼、丹、万,皆吴越也。

  玄枵之次须女、虚、危,玄枵之次。初女七度外,末危十六度内。

  于分为齐,于辰在子,于野为青、汉、济北郡,东逾济水,涉平阴,至于山翟,循岱岳众山之阴,东南及高密,东尽莱夷之北,复尽九河故道之南,滨于碣石、令、登、莱、济阴滨棣、德、博,皆齐分。

  娵訾之次营星、东壁,娵訾之次,初危十六度外,末奎四度内。

  于分为卫,于辰在亥,于野为并。自王屋、太行东,尽黄河内之地,北邺东及馆陶、聊城,尽汉东郡域,今开封之白马及

  大名,卫、濮、曹,皆卫之分。

  降娄之次奎、娄,降娄之次。初奎四度外,末胃六度内。于分为鲁,于辰在戌,于野为徐。自蛇丘南届巨野,东达梁父,循岱岳之阳,以负东海,又滨泗水之东,又东南抵淮,并淮水而东,尽徐夷之地。奎为大泽,在娵訾之下流,其地直距东阳,滨于淮泗东北,负山为娄、胃之墟,乃中国膏腴之地,百谷之所阜也。胃星得牧愚之气,与翼之地土同占。今兖、沂、淮海、泗阳、利国,故皆为曹。

  大梁之次胃、昴、毕,大梁之次。初胃六度外,末毕十一度内。于分为赵,于辰在酉,于野为翼。自古魏郡浊漳东及清河、信北,及中山、真定,又北众山,尽代郡、雁门、云中、定襄之地,北纪之东阳,表里山河,以蕃屏中国,为毕星之分。

  循河之西,尽塞垣,皆古旄头之国,为昴之分。冀北之土,马牧之蕃庶,故天苑之象存焉,皆赵之分。

  实沈之次觜觿、参、伐、实沈之次。初毕十一度外,末井十度内。

  于分为晋,于辰在申,于野为益。自太行以西,尽河西之地,其地上直天关,其南曲之阴,在晋地,众山之阳;在秦地,众山之阴。阴阳之气升,故与井星同象。参、伐,戎索,为武政,故当河东尽大夏之墟。上党次居下流,与魏相接,为觜分。今太原、河中、晋、绛、解、泽、辽、忻、隰、岚、石、大同、武胜、火山、保德,大辽之西偏,夏国之东,皆为晋之分。

  鹑首之次东井、舆鬼,鹑首之次。

  初井十五度外,末柳八度内。

  于分为秦,于辰在未,于野为雍。

  自汉之三辅及北地、上郡、安定,西自陇抵〔坻〕,自河尽巴、蜀、汉中之地,乃西南夷犍为越嶲、益州郡,极南河之表,东至牂牱。东井居两界之阴,正当雒之西北。鬼居两界之阳,故汉中东尽华阳,与鹑东相接,当雒之东南。鹑首之外,云汉潜流而未达,故狼星分野在河、江上原之西。

  今陕西之永兴、凤翔、陇,并丹、同、华、耀、延、鄜、环、庆、泾、成、阶、岷及四川之成都、兴、元、嘉、泸、涪、黔、合、夔、万、龙、文、兴、利、巴、阆、云、井、大宁及西夏之西,尽四川之西,尽西南夷之地,云滇南皆秦分。

  鹑火之次柳、七星、张,鹑火之次。初柳八度外,末张十六度内。

  于分为周,于辰在午,于野为三河、周分。自河之南,西及函关,逾南纪,达武当、汉水之阴,尽弘农郡。柳在舆鬼之东,又接汉原,故当商雒之阳,接南河上流。七星上糸轩辕,得土行之正,故为河东之分。

  张直河南、许、汝、裕、邓、光、陕、信阳、新郑,皆周分也。

  鹑尾之次翼、轸,鹑尾之次。初张十六度外,末轸十二度内。于分为楚,于辰在已,于野为荆。自房陵。白帝而东,尽汉之南郡、江夏,南达庐、江南诸郡,滨彭蠡之西,又逾南尽郁林、合浦,翼星与咮张同象,故当南河之北;皆在天关之外;故当南河之南。轸中一星长沙,逾岭徼而西南,皆东瓯,青

  丘之野。今襄阳、蕲、黄、澧、潭、岳、鄂、辰、沅、柳、道、柳、连、归、峡、柳、象、融、浔、贵、宾、钦、廉、洞夷络貉,皆楚分也。

  天干地支乙为东夷;甲为齐南;丙楚;丁江淮、海岱;戊为中州及韩、魏;已方西夷之国,庚为秦;辛为华山;壬为幽燕;癸为恒山以北;子为周;丑为翟魏,亦为辽东;寅为楚;卯为郑;辰为晋邯郸、赵地;已为卫;午为秦;未为中山、梁、宋;申为齐及晋魏;酉为鲁;戌为楚及吴越;亥为燕;岁、月、日、时灾祥应地,皆同系焉。

  土圭影九州之在,必有所中。前古法制无闻,惟《周礼 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测土深浅,正日景以求地中。

  日南则景短,多暑;日北则景长,多寒;日东则景夕,多风;日西则景朝,多阴。日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四时之所交,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和也。然则万物阜安,建王国焉。匠人建国,水地以平,四直系绳,以景为规。

  识日出之景与日入之景,昼考日中之景,夜考中星以正朝夕。梁祖景烁错综经法,先验昏旦,定刻漏。乃立仪表于准平之地,名曰南表;中更立一表于南表景末,名曰中表。夜依中表以望北极枢,而立北表,令参相直,皆以绳准定。若表直者,乃立表之地当子午之正。

  每看中表以知所偏,中表在东则立表之处在地中之东,其西亦如之。取三表相直者为地中之正。又于二分之日候,日始东方半体见时,乃立表于中表之东,名曰东表。待日入西方半体,乃立表于中表之西,名曰西表。

  皆令中表与日参直,东

  西二表朝夕皆要与日相直。

  若三表影直,即是南北之中也。

  若中表差南,则直表处在卯酉之南;差北,则卯酉之北。进退南北,求三表直东西,则地居卯酉之中正也。测景一寸,即地之一千里也;影尺有五寸者,南戴日下万五千里也。以颍川之阳城为地之中。所谓土圭之表,尺有五寸,立八尺之表。

  夏至影适与土圭等,谓之地中。汉儒日入表尽测影,冬至长一丈三尺一寸四分,复至一尺五寸八分,春秋二分著七尺三寸六分。始著于书,而余气并未有论。

  天 占

  夫天地之道。

  运动不息,而覆育万物者也。

  不失厥中,则四序应而寒暑时,品物用生。故圣人法天道而顺至理。政有得失,则视吉凶之变以告之,使其开悟。

  若天忽变色,是为异常,四夷来侵,当有兵起。

  天裂是谓阳不足,臣民乱而君道失,土将分裂。

  天鸣有声,人主忧惊,而百姓劳恐,失厥上。

  天火自焚,是谓火不炎上,以其信道不笃而尚虚伪。修宫室无度,则厥灾见,焚烧宗庙。

  若乃雨血,乃天见其殃,不肖者不得久处其位,其灾兵起。

  若雨肉,则为臣不得享,当有大变。

  雨土,乃为黄眚,乃为土失其性而民劳,或不肖者禄。

  雨雹,则为阴胁阳。盛则为雨,阴迫阳则转而为雹。若阴盛而成雪,阳薄之乃散而作霰,阳胁阴也。皆为政有所胁。

  若雨石,为信不施,诈妄兴,下居上,凶。

  石坠地近尺余,类鸡卵,两头锐,名天鼓。

  其分大战,而君吝禄信佞所致,是谓火失其性。

  雨赤草,其地民流。

  雨毛,则金失其性,邪佞进而贤人去,贵人奔。

  雨羽,则君道不通,逆施天下。

  雨螽,则骨肉疏而政暴虐。

  雨鱼、鳖、鸟,为兵丧,是谓水失其性。

  雨金铁,是谓刑狱,为兵灾。

  雨钱,则其下乱。

  雨骨,是谓阳雨,政令不行,兵起交争。

  雷发非时,主在臣专政,女后擅权。

  无云而雨,貌之不恭,是谓不肃,灾祸并起。

  无云而雷,名曰天鼓,当有暴兵。

  雨木、冰,大臣凶,阴气胁木,而雨未降,木先寒,故木冰。

  雷发不时,臣为乱。

  雨物,是水银,此谓水失其性。

  雨灰者,暴政所致。

  雨五谷,军乏粮,民饥,赋敛重之所致。雨绩者,麻纻之类也。其分大饥,民流亡,兵起,妄诛杀之所致。

  兹谓不法厥灾。霜夏,杀谷;秋,杀五谷;冬,杀麦。

  诛不仁,兹谓不仁。夏先大风雷,冬先雨降,乃陨霜而生芒角。

  贤者遭害,则霜附木不至地。佞人依刑,兹谓私贼,则

  霜在草根,降霜土隙间。不教而诛谓之虐。其霜在草木,降霜非时,迫近之象。

  一曰:夏雪,臣作乱。雨木,多风,五谷伤而民危。雨粟,乃不肖者录。雨冰,水失其性,其下大疫。降雨罗其下,君长凶。雨杵臼,雨筋,并为饥。雨丝绵,并为兵丧。雨蘖,君有阴。雨土,多阴谋。雨釜,人相食。物如小钱许大,从地中生,如麻黍粟,名雨甑,岁穰。雨膏如出,辅臣贪,将帅败。

  雨露者,物色黄白,名曰爵锡。不出三年,大凶。又曰,下当有变。雨物人莫能识者,皆为兵起。天忽昼夜阴晦,有阴谋。

  地 占

  地本有阴阳而生万物,其形至厚,其德亦至静,定而不动者也。若忽震动,是谓臣强。阳伏而不能出,阴之迫而不能入,阴有余也。

  若外戚擅权,后妃专政,则为变异。

  小人用,下有谋,及民扰劳,则地震,并为兵饥。又春动,岁不昌;夏,君忧;秋则兵起,冬则土功兴。若牛马禽兽奔惊者,天子恶之。若动于宗庙宫庭,或动不已,国有叛。臣谗佞,大臣数动诛伐不以理,而上下不相亲。

  辰在亥子,或秋行冬令,则地裂。乃士民分离,大臣专恣,下叛上,进不肖,退贤人。若裂有声,四方不宁。大兵起,国失厥土。

  若土忽陷,乃专在臣。民人离散,亦为失地。

  若地火然者,火为阳精,地为阴主。若然者,越阴之道行阳也,政伤而不克之象。臣专忠,而终以自害也。

  地忽生毛,为金失其性,人将旁从。

  山忽崩陷者,所以宣气,公辅之象。乃阴乘阳,弱胜强。

  崩者,离散之象,此必贤人去而佞人进也。

  山或陟动,是谓皇之不极,禄去公室,赏罚出于私门矣。

  若山鸣,乃有大乱。

  若土涌山出,即阴盛下,人将起,地主失土。若好治宫室,饰台谢淫乱,而疏父兄,则不成,谓土失其性而为灾也。

  太 阳

  总叙日者太阳之精,而成象光明盛实,布照四方,出则天下明,入则天下晦,万物不能观其体,犹至尊之不可窥逾,有人君之象。

  若明王在位,群臣修职,天下太平,人民丰乐,则日抱珥重光而阳景辉耀;人君有瑕,必露其虐以告示焉。

  其所经行,谓之黄道。常以一昼一夜东行一度,经三百六十五日有奇,是谓岁周。冬至之日,日行赤道外二十四度。

  去北极一百一十五度少强,为极疾,日行一度强。自后积疾,经八十九日羽,至春分日,当赤道之中。与黄道相交,去北极九十一度少强,日行一度半。自后入赤道,其行渐迟。经九十四日弱,至夏至之日。在赤道内二十四度,去北极六十七度少强,为极迟日弱。自后益迟,经九十四日弱,至秋分

  日复当赤道之中,与黄道相交,去北极九十一度少强,日行一度半。外黄道外,其行渐疾,经八十九日,复会冬至之日,为一岁。盈缩迟疾而有不及周天之数者,历家为岁差矣。

  十辉气《周礼》十辉气,曰祲,曰象,曰监,曰镌,曰暗,曰瞢,曰弥,曰序,曰,曰想。传云:祲者,阴阳之气浸淫相侵,抱珥背觿之属,如虹而短,皆为祲。象者,云气成象如赤鸟夹日以飞之类。镌者,日旁气刺日,形如童子所佩之觿。监者,云气临于日上。暗者。日月食。或曰光脱。瞢者,瞢瞢不光明。弥者,白虹弥天而贯日。序者,气如山在日上,及云气作,冠珥背璚,重叠在日旁,如次序。者,晕气也。或曰虹象。想者,谓气五色形想:青,饥;赤,兵;白,丧;黑,忧;黄,熟。或曰:想,思也。赤气如人狩之形,可想思而知吉凶。推而广之,则曰旁气,象云物,其类既多,各随形色,以知吉凶。

  日旁气气黄曲向日为抱。当日子孙喜,臣下忠,邻国来降。黄者土,火之子,气横在日上,形直微起为戴。戴者,德也。推戴福佑之象,主国有喜。人臣德至于天,则有之。

  一珥在日傍者为喜。

  两军相当,军须和解,所临者喜。

  所在之方无军,则为拜将。

  两珥者,气缩小,在日左右,主民寿考。珥常扶日,如民不失天常。三珥黄白,女主有喜。黄,喜;白,丧;赤,兵;青,疾;黑,水。四珥,天子有子之庆。

  又气抱在日上为冠气。主冠带之象。当立侯王,建封亲

  戚,国当有喜。气小而日下向上曲者为缨,为得地之喜。气小半晕在日上,日负,为得地,为喜。在日上为承气,臣承君也。又曰日下有黄气三重若抱,名曰承福。人主其喜,且得地。

  日未出而上有黄气,如半晕状,白日,人君有德令。

  气如履在日下为履,又曰气直立在日下亦为履气。

  主内外宁吉,喜气也。

  气如赤曲在日傍,类珥而长,为提,见则有兵。青气赤横在日上下,为楁,格斗之象。长而斜倚日为戟,戈戟相伤之象。形如背,中有一枝如山字,则为殃,君臣不和,上下缺伤。

  形曲向外为背,背叛乘逆之象,其下有叛者。

  长而直立日旁为直,其下有自立者。

  状类两直相交为交,淫悖之象。

  凡气之异:黑如龙在日上下,乃风雨候。或来冲日,或如人卧背日旁者,下有反臣。青而守日者,臣有谋,亦戒饮膳,扶日亦如之。如虎守日者,君好禽色。若在四时王日者,其色克时令者,君有忧。

  赤如牛守日,下有兵;色赤扶日,亦如之,又为失地。如马守日,战则兵伤。

  如人头、旌旗在日旁者,为兵。如人乘依在日下者,为天子气。如人所持,如人事日在日下者,其下臣叛。

  如蛇贯日,青则疫及谷伤,其下亦有叛者。黄为兵,黑咎,两赤如死蛇在日下者,大饥疫。如交蛇在日旁,其下有贼。

  两军相当,如布席来掩日,其下大战,若偏在日旁,其尤甚,万人死。气如食日,臣不忠。相交贯日旁者,将不和。

  有背者,其日长凶。气漠漠如车马行走在日下者,下有破军。

  青色其上下者,吉。可以出军。

  直立或贯日者,宫中有斗。如箭外向日下者,不行三月有君出。

  赤如冬株在日旁者,兵起,客胜。赤如血光覆日,大旱民饥千里。如釜钺在日旁者,君忧。赤白青黄色刺日者,其分有丧,在日旁去疾者,无功。若停半日者,小胜;终日者,大胜。

  比云之异:日中有云如人,其下有反者;如杵,长尺余来冲日,其分君长恶之。如赤青鸟在日下,贼人有谋。如两青鸟相向日下者,人主有忧。如三赤乌啄日,兵起。如虎躅在日下,大将反。日出有云横截之,白色丧,黑曰惊,三日有雨,解之。

  日始出及日入而贯之,不出三日,有暴雨。日始出而隔之,下有兵,有雨则解。

  白云广二尺在日左右,其分国忧。

  赤云截之大如杵,军在外,万人死。两军相营,不利先举。赤云之占,日未出而见于日上,君侧有佞臣。

  如扫来日,或两头锐,在日旁上下左右,不宜先起兵。

  撞日者,大战亡地,扶日或曲如轮在日旁,名曰提,皆为兵失地。曲向日者,不出三年,有自立者。

  如跃鸡在日上,不出三月,有兵丧。如鸟夹日飞状,君忧。如虹与日俱出,所临国分有兵丧。青云夹扶日,臣有谋。

  夫晕气之数犹多,天地之气将交,不密,未成风雨,当为晕气。晕,辉荣之象也。其别有抱、珥、背、提、虹贯,有重,有贯,有日,有方,有色,有戴,有道。尤为军事,以先有

  为发,先去者为败。晕抱所临,或晕相交,其下军胜,则客伤。

  帝德广运,则随其时旺色;其政颂平,则中黄,亦随其所乘之色。信及豚鱼,边境归附,内平外成,厚德所被,则其晕色黄,及抱、珥、直、承、履色黄,并为吉庆。

  晕内珥抱,所为谓围城者,内入胜。晕有重抱,后有背,若战,顺抱者胜,得地;有军,罢师。晕有抱,北为顺。贯晕内,在日西,西军胜,南北东仝。有军,而日一抱一背,为破走。抱者,顺气也;背者,逆气也。

  抱且雨,珥至日而一虹贯之,重抱有璚,或抱两珥,抱而白虹贯之,五者皆顺抱,击者胜。两珥虹贯,得二将;三虹,得三将。

  重抱有璚、两珥,为军中不和。

  黄白润浑,内赤外青,天子有喜。有亲来降者,不战而敌降,军罢。青色,将喜,赤,兵争;白,将有丧;黑,将死。

  晕而珥,宫中多事忿争。

  宜察之,在春,则天子更令。

  一曰主有谋,军在外,三军有悔。晕抱珥,上将军易。晕而珥如井干,国凶,有大兵。交于日上,两将军易。相敌相当,而珥平等俱起,色同,军势相等。

  色厚润泽,所在之方喜,有珥、直,为破军。贯至日,为杀将。晕有一背,有叛者,有叛城,在东,东军叛,三方同。

  又曰,晕而背,兵起,其分失城。背在晕内,为分离。

  青外赤内,臣受王命有所之。晕上下有两背,无兵,则兵入。四背在晕,名曰不知,有内乱。晕而四背、璚,其背

  端进,尽出晕外,反从内起。晕、珥、背左右如辋者,兵起,其分亡地,兵满野,而城复归。

  有气如人居晕中,不出三日,寇入城。晕而有锐气,如锋四出者,其下亡地。晕而四方均等,为力停。有缺薄微细,所临者败;四缺在外,则军尽散。气如死蛇属晕者,大将死,不利先举。

  晕而有赤气,如战临之,其下兵起。晕而有青赤气,从中四出者,围中胜。晕不合,而有云如人在外相逆聚者,兵战不胜。晕而有聚,云在外不去者,兵起。又曰,不出三日,围城。晕而有众云,如羽临日不去,其下有忧。晕而有青贯之,有围城。

  晕而有云气之日,随所向击之,胜。晕而二珥,有云贯之,其分多疫。晕而珥,在外聚,云在其外,不出三日,城围,出战。晕而四背如辋,又曰提,其国有众在外,有叛臣。

  晕而有赤云如轮,曲向日为内提,内臣叛;背日为外提,外臣叛。晕而四提,有大将出世者。

  白虹贯之,或晕而虹贯至日,顺虹所指,从贯所击之,胜;贯日,败;攻城,可拔。

  晕而二白虹贯之,有战,客胜。有战,重晕四,有五白虹贯,从内出外,围城,主人胜,城不拔。重晕,则攻城围邑不拔。重晕而白虹贯日,围城,客胜。晕而重,外清内浊不散,军会,聚三重,有拔城。

  半晕,有一背璚,或两旁不合背,臣谋不成。晕珥而中有两背璚,战不胜。交者偏交,两气相交色青赤如晕,或如合背成正直,或相贯穿,或相背向,背为主乱,军内不和,人

  主左右有争者。

  日交晕无厚薄,交争,势力均,厚者胜,争者先衰,不胜。若入连环,为两军兵起争地。

  至日月,则两军相向者,顺以战,胜,杀将:日在上者,亦胜。若贯日,则其下有破军死将。

  日有三晕,军分为三。晕而中有两背璚,叛从中起,不成。晕再重,人君有德。又曰,立侯王。色青,其下有兵,谷贵;赤,其下蝗虫、旱,盗作;黄,则灾在公职不治,好起高堂;或谷伤、兵起;白,乃其分多风雨,民不安而兵兴谷贵;黑,则其灾左右用事之臣贪财,亦为大水,民流,冬雷夏霜。三重,兵起谷贵,有伤,赤云贯之,其下失地。四重,军败于野,其下有叛臣。五重,女后妃有忧。六重,其下失政,兵丧。七重,则中国弱而外藩盛。八重,民乱忧。九重,岁荒,外番侵。十重,天下乱,各以宿分日辰占之。

  晕而半不晕,所在之方军胜。

  晕如车轮,半晕在外者,军罢。半晕而向四方,则对所向之方,外番人来入中国。凡半晕再重,则国民蕃息,岁太和,以日宿占,国分占。

  日初出日上如升益,有欲和亲者。

  半晕头锐,则先战,及所指击之,胜。

  方晕若井干,天下和平,若上下聚二背,将败人亡。晕如井垣、车轮,二国背兵,赤白有军。晕黄而不斗,兵来解;青黑和解,分地。色黄,土功动,人不安。又曰,风雨时,物贱国安。色黑,有水,阴国盛。又曰,灾在用事之臣。

  晕以内为身,外为心。内赤外青,群臣亲外;外赤内青,群臣亲内。晕且戴,国有喜,胜战。从大击之,胜,得地。

  晕外有一直,臣欲自立,青外赤内,不成;三直,亦如之。两直,有叛者。

  儿两军相当,谨候日月晕气,知其所起。

  相当应等者,其势均;近、疾、多、有、实、久、常、大、泽、厚、密、抱者,胜;远、迟、少、无、虚、薄、短、少、疏、背者,大破。重抱为和亲,抱多,亲者益多。背为不合和,分斗;去为分离相去,背于内者,离于内;背于外者,离于外。

  凡占:分离相去,赤内青外,以和相去;青内赤外,以恶相去。

  晕而明久,若内青外赤,或内黄外青黑,或内青外黄,或内白外青,内人胜;内青外赤,或外黄内青,内黄外青,外人胜。

  若晕而七日内无风雨,兵大作,不可起众,大败。晕而明,有兵则兵罢,无兵则兵起,不胜。晕而周,而东北遍厚,为兵福,在方战胜。晕欲前灭后成者,后成面胜。晕于日上,将军易。日有朝夕晕,是谓失地,主人必败。

  凡晕,又以十干占:甲乙,为火灾;丙丁,为臣不贤;戊己,后族盛;庚辛,将帅利;壬癸,臣专政。

  又以二十八宿占之:角,大人、主忧,内有谋,以赦除旧;亢,则大臣忧,雨伤稼,民疫;氐,则王者恶之,其分兵忧,又女后恣;房,为兵起失位;心,则王者忧;尾,女后忧,将相灾;箕,则宫后相搆,国有妖言。斗,为宰相忧,宗庙不安;牛,则阴国暴兵起;女、虚,兵起,后妃恶之;虚又为丞相坐罪,民饥;危,则下有丧;室,则女后或其地有灾;壁,则贤者废,邪佞进。奎,则下有兵,大人忧凶;娄,

  则财物空,或大臣有咎;胃,则仓库之官凶,或五谷不登;昴,则胡赵之君忧,阴国失地;毕,则边兵动,敌有患,或多风雨;觜,则臣有忧;参,则为饥。井,多风雨,秦分忧;鬼,则臣受其分,有兵;柳,则厨官灾,又岁饥;星,兽疫死,周分忧;张,则宝化大起出,其下君长凶;翼,则乐官逐,民多疾病;轸,则王者恶之,或兵起。

  盖日晕之占,皆率以晕言之,若二十八宿之晕,与五色占相似,为日宫,当详而用之。

  日瑞应凡日之应:主于君而司阳,人君德政皆得,则日色精明而扬光;扬光者,光异于常也。五政不失,政令必行,阴阳和顺,则光黄而明。君有盛德,朝有善政,则行中道,躔次不差。君德应上,天下和平,人君王字,日中王字也。圣人在位,群臣奉职,则乘土而王。

  其政太平,则无色无亏,五行之色备,其光耀不止于一也。若人君有德,天下大丰,则有四彗。彗者,其光芒出入彗也,天下大庆。一岁再赦,则有二彗。有封禅之庆,则重重有光,而其外一重,亦谓重光。人福昌有寿,则有黄。天下太平,则其芒如举火。外国入贡,则有二黄人守之。君圣臣贤,天下顺心,则气龙、凤、龟、鹤等形围抱之。人主宫中有喜。

  日凶变日变异状:日出三竿,亭口无光,日月病。又曰,黄色无光占,侯王病。日未入亭无光,日月死。朔日色紫,为丧,为侯王死。日久不明,上蔽剋塞,臣恣而专刑。日过中时无

  光,德政不明也。天下云尽赤白色无光,一月间有兵。日无光,四散,阴阳皆昏,乱君道,有阴谋。日失色,或赤而无光,所临之下不昌。又曰,臣逆君浊。日色青,则君弱,赤则无智,黄则君闻喜不与,黑则君恶见于昏。

  中有黑子,夺天,不顺之异也。黑气者,亦为日薄,皆阴也。臣不掩,君恶见,乃百姓怨而恶君。若乍三乍五,则臣下有谋,亦曰臣蔽主明。

  日赤如火光,或光如赭色,大将战死。日赤如血,其下有丧,臣叛国乱。齿足,其下叛。日形如虹,其下暴师,其下必乱。日出如大影照地,其宿国乱。两日并出,天下有兵,无道者亡。

  又曰,是谓阳明。

  假主抗衡,并起争其一国乱。

  三日并出,不过三旬,诸侯争。

  象日俱出,天下分。若两军相当,数日并行,有战,拔城,分营以应之,天有妖孽,十日同时俱并出。象日者,似日之形而非日也。日月斗者,别有假于非常。后世始悟惟数可以推算,乃云应历者则不占。

  日食日为至阳之精,人君之象。

  前世儒者以为苦君行缓急,则日为之疾迟。稍距常度,乃为月之所掩,即阴侵阳。犹君臣同道,逼迫其主而掩其明。君道有失,国无善政,男子不修阳事,阳事不得成,或骄佚自用,聪明闭塞,亲戚干政臣,下专恣,上德不宣,人民怀怨,阴气夺明而阳不克,君不觉悟,则日食有咎,谪见于天。不救,则有谋乱之萌。

  凡日食,少半,灾轻,大半,灾重。食既,则国忧,君咎其非。朔望及交而食,或近朔、望、气凌迫,或无光,黄

  赤,匿气,薄暑,皆谓之薄,其灾轻于日食。日薄食者,人君诛罚不以理,奸臣谋兵,此谓下凌僭迫而侵其权,阴侵阳覆而阴气盛。掩日光其下忧,近期一年,远期三年,大抵薄与食皆是人君失德之变。日食,占于君或验在臣,此乃君能德而移其咎也。

  出军而日食,军伤将亡。

  食既者大人忧,其下臣有谋,夷兵起。所谓前后将大,后事又大。则食当既,宜破阴谋,黜邪,修边,严号令,则其灾止。

  若食正旦,所谓三朝受朔之辰;夏四月而食,是谓孟夏纯阳之月,皆王者恶之。

  前世得者,占于食。又占于分野,又占于宿次,又占其色,又占其所起之方异状。

  天气之差,在四时:春;女丧;夏;诸侯死;秋,兵;冬,相死。

  以十干占,则春庚辛,夏壬癸,秋丙丁,冬戊己,皆下谋上。甲乙,四海之外,不占;丙丁,江淮,海岱;戊己,为中州、河、济;庚辛,华山以西;壬癸,常山以北。其下君长当之。

  在十二时,寅、卯、辰,木域也,昭谋者,司徒也。已、午、未,火域也,昭谋者,乃太子。申、酉、戌,金域也,昭谋者,司马也。亥、子、丑,水域也,昭谋者,司空也。

  又十二国占在十二时:日出至辰为宋、郑,辰至已为楚,已至未为秦,未至申为魏,申至酉为燕,酉至戌为代。皆期三年,其下畏。

  又以十二月占:正月、四月,大臣凶,民病。二月,大夫死,或旱、丧。三月,其分叛,亦大水。五月,诸侯死,亦

  为旱。六月,人主有谋,其下分士、大臣死。七月,大水,岁恶。八月,天下有大变,兵起,期三年。九月,有自立者,不成;米大贵。十月,奸臣在朝。十一月,其下亡地,籴贵,牛死。十二月,天下有兵,牛死,水灾,麦不成熟。

  在二十八宿占:在角则王恶之,司农之官有忧。亢则为下有谋。氐则卿相谗谀,君后恶之。房则王者忧疾,大臣专政。心则法令有失,将相相疑。尾则后宫不安,戒游幸;或大风折木而饥疫皆作,燕地兵丧。箕则怒风发屋,后有灾而疫疠行。

  斗乃君后不安,将相及其分有忧。

  牛其下有叛兵。

  女则后宫戒巫祝,后妃忧疫。虚则其分有丧。危乃有哭泣。室则人主游幸不节,外戚擅权。壁则为王者教礼不行,阴阳不和,男女多伤。奎乃鲁分凶,宜边戎。娄亦在边臣,或郊祀不谨。胃有转输之事,其分饥疫,边兵作,大臣坐罪。毕则边将士亡,远国谋乱,狱官有忧。觜则臣有谋议,宜察主边之臣。参则大臣相谮,阴国多事。参为井之分,臣有谋不成,而旱,民流。鬼为丧,或贵臣忧,天下忧疫。柳则宫室不安,厨官忧。星当禁兵,大臣黜,贤者忧;或其下兵乱。张乃山泽之官灾,或掌御膳及财库之官忧。翼则王者失礼,宗庙不亲,法官代太常施德令,则无咎。轸则在主车驾之臣,或将相坐法;一曰后有丧。

  又占五色:青则弱于任善,下生怨患;赤则君不隆礼,不问学之所致;黄则掩善之政;白则弱于诛罚,不坐仇雠;黑则宗庙鬼神失享。其所起,则从上失其道,君当之亦为失君;从旁者失于令,相当之曰失臣;从中者,内有伏谋。

  又以色占:青则谋者止,赤则事成,黄则谋者诛,白则

  事觉,黑则其谋作。

  从下者为失民。

  又曰失于事,将当之。

  又曰皆于贵不在民。

  又占:色青则民相谮,后有疫疾、虫蝗、大旱;黄则民失其君,后有土工;白则民相残害,后有小兵;黑则小民多怨,后有水灾。

  有大风,四方有云者,宰相专权,欲叛。地动,昧而寒者,公侯专恣。大寒则夷兵动;或有晕珥者,后妃有谋。四边有黑云者,臣有尽忠。

  其妖气如虹在日上者,近臣犯上。

  如晕鸟夹日者,名曰天鸡守日,后妃有谋。如白兔守日,民叛谋,举兵。或有二珥四珥而食,或有白云中出。

  以日占:甲乙,天下有兵;丙丁,天下疫;戊己,有兵丧;庚辛,下迫上;壬癸,有土功事。

  日食之占,自十干至妖气,星经各具占验,验术者宜参考详察焉。

  太 阴

  总叙月为至阴之精,盈极而阙,主夜,为阴,为臣,为妻,为水。说曰照为光,不照为魄。禀日之光,近日则敛,犹臣近君恭而屈也。远日则满而明,其守道循法,蒙君荣华而体舒也。当日而食,犹臣僭君,而祸至于覆灭也。盈极必缺,示其不可久也。行有弦、望、晦、朔、迟、疾、阴阳,刑政之等。不行日道,不敢与君同列也。臣修礼而奉君则月扬光明,天下太平,其色光大。君乘五德而王,其政太平,则色如其德而明。月望之夕,日月相望,人居其间,尽睹其明,故其

  形圆。上弦之夕,日照其侧,人观其傍,半明半晦。晦、朔之日,日照其表,人在里,故形不见。不见常率。日平行十三度百分度之三十七。初行迟,日行一十二度微强,自后益迟。至十三日大强,行十四度大弱。自后损疾,又行十三度大强。复行十二度微弱,迟极则渐疾,疾极渐迟,二十七日半强迟疾一终,周而复始。当合朔加时,与日同度。以平行之经七日有奇,去十九日一度少强。光魄分半为弦,直为上弦。又经七日有奇,去日一百八十二度半强,光魄圆满,与日对望,为望。又经八日有奇,二十二日向日九十一度少强,光魄复半如弦,直为下弦。又经七日有奇,二十九日复与日会。日有盈缩,月有进退,不能尽如其数,以多少通率之则,皆二十万分其日五千三百有六也。所行之道谓之白道,斜带黄道,出入内外,不过六度,出则为表为阳,入则为里为阴。

  又行九道:则春行青道二,出黄道东;夏行赤道二,出黄道南;秋行白道二,出黄道西;冬行黑道二,出黄道北。自交之宿,月当黄道外经十三日半强;月之宿亦当黄道;自后入黄道内。又经十三日半复会交初之宿,而不及一度半弱,及为退交之度。日月交,当朔望则日食。前史以为,凡月之行合则月在日后,若晦而月见西方,是谓日前,为大疾。日朏食舒缓,臣下骄淫专权之象。

  阳则行迟,阴则行疾。

  又曰:侯王恣意专事,臣不忠,急,月行疾也。行疾则君所缓。合朔则与日合而月见东方,是在日后,太阳阴迟,日侧匿,人君严肃,臣下危殆恐惧之象。急则阳行疾,阴行迟。又曰,缩者王侯缩肭不任事,臣下强纵,故日月行迟则君行急。又日月顺轨道,由乎天街中平道,是谓安宁。人主益寿,民和岁

  丰,不利举兵。行出阳道,则旱风;阴道则阴雨。圣明在上,则行依九道。若上不明,臣下、女后、外戚擅权,则月多失道而进退不常。是故月有变则肆赦宥,宽刑狱,则可免咎。

  月变异若君道昌,后妃喜,则月有黄芒,或戴气。国有喜则正月有偃月者,此数古者以为瑞。

  若变也,青为饥为忧,赤为乱为旱。黄为德为善,白为兵丧,黑为病为水,皆以其宿分占之。一曰将有忧。

  凡朝无忠臣,小人进用,则月行当望而不望,主不昌,攻人地者有殃。未当望而望,主更令,攻他人地者昌。

  未当缺而缺,大臣黜;当满而不满,贱臣为害。当弦而不弦,是谓大安,未当弦而弦,兵起。望前西缺,望后东缺,名曰反月。

  臣不奉法,侵夺其上,势不救,则小兵起其中。

  当出不出,有阴谋,其下乱。未当晦而尽,其分亡地。望而月中蟾蜍不见,其分水,城陷,民流,亦为女后宫中不安。

  凡初出,若盛明者,女后恃政。

  无光者,其下有死亡。

  大而无光者,其下亦有死亡。大而无光,其下城不降,臣下教令不行,民饥。小而无光,其城降,君上,二旬米贱。若先出而后没,天下乱。

  始出而偃,有兵则兵罢,无兵则兵起。出地若始生见东方,天下交兵;见南方,米贵;始生而半者,女妃强;昼见,臣专政,夺君之明,外国兵强,中国饥,天下诛谮。

  若生齿,有贼臣,群下相残;若生足芒刺,昏乱。德政不平,则生足、芒之类也。

  芒色赤,有祸,后戚擅权。光若爪,诸侯谋叛,或其下

  垂军败。又曰,爪,四方所指。若有事,诸侯强而群下附,则举足垂爪为两段,将相有谋;三段、四段者,天下分乱。色赤如赭,大将死野。分为三道,谮道者亡。坠入地,大国臣亡国忧。月角各有一星,在军、在外,有名贼主。

  日月相去二寸,大乱。两月并见,其下兵起国乱。地陷水涌,三月四月及数月,皆出其下,为异姓争,为破之亡。

  见日中,其下失土。星入中,其下有兵,丧亡。

  凡有异气,若始出时有云居其中,似禽兽状,名白纂。

  所见之日,德王之方受其害。若其下有气如人相随,是谓恶城,其分诸侯王当之。

  若其中有如人行,两争,客胜。若其傍多云如人头,其色赤,为大战;白为兵,黑为水。

  若有云刺之,亦占其色,青,贼害,君长多殃,五谷不熟,亦为破军相攻。

  黄则女主忧,白则君长亡,黑则阴雨逾时。若有赤黑交临者,其分丧军。

  若其傍有白云大如杆抵月,期六十日外,有战,破军死将,亡。乃若有云,一白二黑三苍,其大如厚布抵贯月,围城拔邑。赤云大如杵,戴之,其占如日。

  月晕气月晕者,臣下专权之象。国不安,七日内欲有风雨。又曰,终岁无晕,天下有兵,邻国不和。重晕,大风起。若有背在外,则私成于内。三重,天下受兵。

  若有赤色云贯之,其下亡地,四重六重亦如之。五重女主忧。六重其下失政。七重其下主凶。九重其下兵起,流血亡地。十重有大变。

  以正月占晕:甲乙民多病,丙丁旱而金帛贵,戊己岁丰,

  庚辛有赦,壬癸多水旱。无精光,是谓大荡,有丧其下。

  晕有光者,主起兵降。军在外,晕师上,战必胜。晕有黄色,将军益禄。有交章赤光其下,不出三年遇兵。

  晕而珥,从珥击之胜。又曰,期六十日兵起。又曰,五谷丰登,岁序,则月有晕珥;若不晕珥,人主有喜,兵大胜于外。月有珥,占其色,青忧,赤兵,黄喜,白丧,黑国凶。

  期月有两珥,十日有三珥,两珥国喜,四珥女后忧,不则忧必主侯王。又曰国安君喜,皆能如是。两珥有半,喜。夜半两珥边,有恐;抱珥在晕外赤者,外人胜,白珥其下为降。

  珥且戴,不出两月,主有喜。两珥而白贯之,天下大战。

  不晕有四璚,臣其有谋,不成;背璚者,臣下弛纵,欲自相残,宜备左右,吉。晕不外合,有四背璚外,其有谋不成。晕有背气,所临者败。有四提,天子无,其下忧。晕而多白气从外入,有拔城。

  晕而有蜺云来乘之,以战,从蜺所击,大胜。

  晕而虹蜺,直指至月,破晕杀将。白晕贯之,其下有乱。

  晕如连环,有虹指不及月,女贵人有阴谋。白虹贯月,大兵起,将军战于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5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