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壬水生于仲春,虽时逢禄印,而化神当令,又年干元神透出,时干辛金无根临绝,丁火合神,足以克之。辛金不能生水,则亥水非壬之禄旺,乃甲之长生,日干不得不从合而化矣。运走南方火地,采芹食廪,战胜棘闱;至壬申癸酉,金水破局,不但不能出仕,而且刑伤破耗。







十六、顺局

一出门来只见儿,吾儿成气构门闾:从儿不管身强弱,只要吾儿又得儿。

原注;此与成象、从象、伤官不同,只取我生者为儿。如木遇火,成气象,如戊已日遇申酉戌成西方气,或巳酉丑全会金局,不论日主强弱,而又看金能生水气,转成生育之意。此为流通,必然富贵。

任氏曰:顺者,我生之也;只见儿者,食伤多也;构门闾者,月建逢食伤也,月为门户,必要食伤在提纲也;不论身强弱者,四柱虽有比劫仍去生助食伤也;吾儿又得儿者,必要局中有财,以成生育之意也。如己身碌碌庸庸,无作无为,得子孙昌盛,振起家声,又要运行财地,儿又生孙,可享儿孙这荣矣。故为顺局。从儿与从财官不同也。然食伤生财,转成生育,秀气流行,名利皆遂。故以食伤为子,财即是孙,孙不能克祖,可以安享荣华。如见官星,谓孙又生儿,则曾祖必受其伤,故见官杀必为已害。如见印绶 ,是我之父,父能生我,我自有为,焉能容子?子必遭殃。无生育之意。其祸立至,是以从儿格最忌印运,次忌官运。官能泄财,又能克日,而食伤又与官星不睦,忘生育之意,起争战这风,不伤人丁,则散财矣。

丁卯

壬寅

癸卯

丙辰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癸水生于孟春,支全寅、卯、辰,东方一气,格成水木从儿,以时干丙火为用,所谓儿又生儿。只嫌月干壬水为病,喜丁火合壬化术,反生丙火,转成生育之意,所以早登科甲,置身翰苑,仕至封疆;申运木火绝地,不禄。







丁巳

癸卯

癸卯

丙辰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癸水生于仲春,木旺乘权,四柱无金,亦水木从儿。寅运支类东方,甲戌年入泮,丙子年中乡榜,其不及前造者,月干癸水争财,无制合之美也。喜其财星有势 ,仕路定可亨通。







己未

丁丑

丙戌

戊戌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丙火生于季冬,满局皆土,格成火土从儿,丑中辛财为用,谓“一个玄机暗里存”也。所嫌丁火盖头,通根未戌,忌神深重,未能显秩。妙在中运走癸酉壬申,喜用齐来,宦途顺遂。







己未

辛未

丙戌

戊戌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丙火生于季夏,满局皆土,格取从儿,月干辛金独发,所谓从儿又见儿也。大象观之,胜于前造,其功名富贵反不及者何也?前造金虽不现,而丑内蓄藏三冬湿土,能晦火养金,此辛金显露,而九夏熔金,根气不固,未戌丁火当权,所谓“凶物深藏”也兼之运走东南木火之地,虽中乡榜 ,一教终身。





甲午

丁丑

甲午

丙寅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木生于季冬,火虚而幸通根有焰,格取从儿。木虽进气,又逢禄比帮身,所谓从儿不论身强弱,非身弱论也。前造过于燥烈。此则湿土逢燥,地润天和,生肓不悖。联登甲第,仕至待郎。







辛丑

辛丑

戊申

壬子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戊土生于季冬,辛金并透通根坐下申金壬水,旺而逢生,纯粹可观,早游泮水,至亥运,类聚北方,高攀秋桂;交戊戌通根燥土,夺去壬水,至丙寅年冲去申金壬水之根,体用两伤,不禄。







庚子

庚辰

戊申

辛酉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此造戊生季春,局中层叠庚辛,格取从儿,喜其支会财局,生肓有情,与前大同小异,此因中年运土金,生助财星,所以甲第联登,仕至郡守;前造之不禄不仕,实运之背也。







壬寅

辛亥

辛亥

壬辰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辛金生于孟冬,壬水当权,财逢生旺,金水两涵,格取从儿。读书一目数行,至甲寅运,登科发甲;乙卯运由署郎出守黄堂;一交丙辰,官印齐来,又逢戊戌年冲动印绶,破其伤官,不禄。







壬子

辛亥

辛卯

辛卯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辛金生于孟冬,水势当权,虽天干三透辛金,而地支临绝,格取从儿,读书过目成诵,早年入泮,甲寅拨贡出仕县宰,乙卯运仕路顺遂,丙辰诖误,至戌年旺土克水而殁。







凡从儿格,行运不背,逢财者未有不富贵者也;且透气流行,人必聪明出类,学问精通。





十七、反局

君赖臣生理最微,儿能救母泄天机,母慈灭子关因异,夫健何为又怕妻。

原注:木君也,土臣也。水泛木浮,土止水则生木,木旺火炽,金伐木则生火,火旺土焦,水克火则土;土重金埋,木克土则生金旺则水浊,火克金则生水,皆君赖臣生也,其理最妙。

任氏曰:君赖臣生者,印绶太旺之意也。此就日主而论,如日主是木为君,局中之土为臣,四柱重逢壬癸亥子,水势泛滥,木气反虚,不但不能生木,抑且木亦不能纳受其水,木必浮泛矣;必须用土止水,则木中托根,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破其印而就其财,犯上之意,故为反局也。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亦同此论,如水是官星,木是印绶 ,水势太旺,亦能浮木,亦须见土而能受水,以成反生之妙,所以理最微也。火土金水,皆同此论。

壬辰

壬子

甲寅

戊辰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甲木生于仲冬,虽日坐禄支,不致浮泛,而水势太旺;辰土虽能蓄水,喜其戊土透露,辰乃木余气。足以止水托根,谓君赖臣生也。所以早登科申,翰苑名高;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运,禄位未可限量也。









壬戌

壬子

甲子

戊辰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甲木生于仲冬,前造坐寅而实,此则从子而虚,所喜年支带火之戌土,较辰土力量大过矣。盖戊土之根固,足以补日主之虚,行运亦同,功名亦同,仕至尚书。









己巳

戊辰

辛酉

己亥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陈提督造,辛生辰月,土虽重叠,春土究属气辟而松;木有余气,亥中甲木逢生,辰酉辗转相生,反助木之根源,遥冲巳火,使其不生戊巳之土,亦君赖臣生也。其不就书香者,木之元神不透也,然喜生化不悖,运走东北不木之地,故武职超群。







戊午

丁巳

己卯

庚午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已土生于孟夏,局中印星当令,火旺土焦,又能焚木,至庚子年春闱奏捷,带金之水足以制火之烈,润土之燥也。其不能显秩,仁路蹭蹬者,局中无水之故也。









原注:木为母,火为子。木被金伤,火克金则生木;火遭水克,土克水则生火;土遇木伤,金克木则生土;金逢火炼,水克炎则生金;水因土塞,木克土则生水,皆儿能生母之意。此意能夺天机。

任氏曰:儿能生母之理,须分时候而论也。如土生冬令,寒而且凋,逢金水必冻,不特金能克木,而水亦能克木也;必须火以克金,解水之冻,木得阳和而发生矣。火遭水克,生于春初冬尽,木嫩火虚,非但火忌水,而木亦忌水,必须土来止水,培木之精神,则火得生,而木亦荣矣。土遇木伤,生于冬末春初,木坚土虚,纵有火,不能生湿土,必须用金伐木,则火有焰而土得生矣。金逢火炼,生于春末夏初,木旺火盛,必须水来克火,又能湿木润土,而金得生矣。水因土寒,生于秋冬,金多水弱,土入坤方,而能塞水,必须木以疏土,则水势通达而无阻隔矣。成母子相依之情。若木生夏秋,火在秋冬,金生冬春,水生春夏,乃休囚之位,自无余气,焉能用生我之神,以制克我之神哉?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之神,皆同此论。

甲申

丙寅

甲申

庚午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春初木嫩,双冲寅禄,又时透庚金,木嫩金坚,金赖丙火逢生临旺;尤妙五行无水。谓儿有救母,使庚申之金,不伤甲木。至巳运,丙火禄地,中乡榜,庚午运发甲,辛未运仕县宰。总嫌庚金盖头,不能升迁,壬申运不但仕路蹭蹬,亦恐不禄。









甲申

丙子

乙酉

丙戌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乙木生于仲冬,虽逢相位,究竟冬凋不茂,又支类西方,财杀肆逞,喜其丙火并透,则金不寒,水不冻,寒木向阳,儿能救母。为人性情慷慨。虽在经营,规模出俗,创业十余万。其不利于书香者,由戌土生杀坏印之故也。









丙辰

乙未

壬辰

甲辰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壬水生于季夏,休囚之地,喜其三逢辰支,通根身库,辰土能蓄水养木,甲乙并透,通根制土,儿能生母。微嫌丙火泄木生土,功名不过一衿;妙在中晚运走东北水木之地,捐出纳出仕,位至藩臬,富有百余万。









癸卯

乙卯

己卯

辛未甲寅

癸丑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