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此造天干四字,地支皆坐禄旺,惟日主坐当令之禄 ,足以任其财官。清而且厚。清足神旺,所以东西南北之运。皆无咎也。出遗业百余万,早登科甲,仁至方伯,六旬外退归林下;一妻四妾,十三子,优游晚景,寿越九旬。









癸丑

乙丑

癸丑

癸丑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此天干三癸,地支一气,食神清透,杀印相生,皆云名利两全之格。予云:癸水至阴,又生季冬,支皆湿土,土湿水弱,沟渠之谓也;且水土冰冻,阴晦湿滞,无生发之气,名利皆虚,凡富贵之造,寒暖适中,精神奋发,未有阴寒湿带,偏枯之象而能富贵者也。至壬申年,父母皆亡,读书又不能通,又无恒业可守,人又阴弱,一无作为,竟为乞丐。



十、恩怨

两意情通中有媒,虽然遥立意寻追;有情却被人离间,怨起恩中死不灰。

原注,喜神合神,两情相通,又有人引用生化,如有媒矣,虽是隔堔分立,其情自相和好,则有恩而地怨,合神喜神虽有情,而忌神离间,求合不得,终身多怨。至于可憎之神,远之为妙;可爱之神,近之尤切。又有一般邂逅相逢者,得之不胜其乐;私情偷合者,去之亦足为奇。

任氏曰:恩怨者,喜忌也。日主所喜之神远,得合神化而近之也。所谓两意情通,如中有媒矣;喜神远隔,得旁神引能而相和好,则有恩而无怨矣。只有闲神忌神而无喜神,得闲神忌神合化喜神,所谓邂逅相逢也。喜神远隔,与日主虽有情,被闲神忌神隔绝,日主与喜神各不能顾,得闲神忌神合会,化作喜神,谓私情牵合也。更为有情,喜神与日主紧贴,可谓无情,遇合化为忌神,喜神与日主虽不紧贴,却有情于日主,中有忌神隔占,或喜神与闲神合助忌神,如被人离间,以恩为怨,死不灰心,如日主喜丙火在时干,月透壬水为忌,如年干丁火合壬化木,不特去干乙木合庚金而近之,此闲神化为喜神,如中有媒矣,日主喜火,局内无火,反有癸水之忌,得戊土,合癸水,化其为喜神,谓解逅相逢也;日主喜金,惟年支坐酉,与日主远隔,日主坐巳,忌神紧贴,得丑支会局,以成金之喜神,谓私情牵合也。余可类推。

丁酉

甲辰

戊戌

戊午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此重重厚土,甲木退气,不能疏土,则土情必要年支酉金,发泄菁华。金逢火,盖其意亦欲日主之生,虽然远隔,两意情能,喜辰酉合而近之,如中有媒矣。初运癸卯壬寅,离间喜神,功名蹭蹬。困苦刑伤;辛丑运中,晦火会金入泮,连登科甲;庚子己亥戊戌,酉北土金之地,仕至尚书。







丁酉

乙巳

丁丑

丙午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丁火生于巳月午时,比劫并旺,又逢木助,其势猛烈,年支酉金,本日主之所喜,遥隔远列,又被丁火盖之,巳火劫之,似乎无情。最喜坐下丑土,烈火逢湿土,则成生育慈爱之心,邀己酉合成金,归之库内,其情似相和好,不特财来就我,又能泄火吐秀,故能发甲,仕至藩臬,名利双全。







癸酉

戊午

丙辰

甲午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丙火生于午月时,旺可知矣。一点癸水,本不相浊,戊土合之,又助火之烈;年支酉金,本有情与辰合,又被午火离间,求合不得,年谓怨起恩中也。兼之运走东南火木之地,一生只刑伤破耗,并无财喜之事。克二妻七子,遭回禄四次,至寅运而亡。





十一、闲神

一二闲神用去么,不用何妨莫动它;半局闲神任闲着,要紧之场作自豪。

原注:喜神不必多也,一喜而十备矣;忌神不必多也。一忌而十害矣。自喜忌之外,不足以为喜,不足以为忌,皆闲神也。 如以天干为用;成气成合,而地支之神,虚脱无气,冲合自适,升降无情;如以地支为用,成助成合,而天干之神,游散浮泛,不碍日主,主阳辅阳,而阳气停泊,不冲不动,不合不助;日月有情,年时不顾,日主无害,日主无气情;日时得所,年月不顾,日主无害,日主无冲无合,虽有闲神,只不去动他,但要紧之地,自结营寨。至于运道,只行自家边界,亦足为奇。

任氏曰:有用神必有喜神,喜神者,辅格助用之神也,然有喜神,亦必有忌神忌神者,破格损用之神也。自用神、喜神、忌神之外,皆闲神也。惟闲神居多,故有一二半局之称,闲神不伤体用,不碍喜神,可不必动它也。任其闲着,至岁支遇破格损用之时,而喜神不能辅格护用之际,谓要紧之场,得闲神制化岁运之凶神忌物,匡扶格局喜用;或得闲神合岁支之神,化为喜用而辅格助用,为我一家人也。此章本文,所重者在末句“要紧之场,作自家”也,原注未免有误。至云虽有闲神,只不去动它,要紧之场,自结营寨,至于运道,只行自家边界,诚如是论,不但不作自家,反作贼鬼提防矣。此非一定之理也。如用木,木有余,以火为喜神,以金为忌神,以水为仇神,以土为闲神;木不足,以水为喜神,以土为忌神,以金为仇神,以火为闲神,是以用神必得喜谉之佐,闲神之助,则用神有势,不怀忌神矣,木论如此,余者可知。

庚寅

戊子

甲寅

丙寅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甲木生于子月,两阳进气,旺印生身,支坐三寅,松柏之体,旺而且坚,一点庚金临绝,不能克木,反为忌神,寒木向阳,时干丙火清透,敌其寒凝,泄其菁英,而为用喜神冬火本虚,以寅木为喜神,月干戊土能制水,又能生金,故为闲神,以水为仇神,喜其丙火清纯。至卯运泄水生火,早登科甲;壬辰癸巳,得闲神制合,官途平坦;甲午乙未,火旺之地,仁至尚书。





甲子

丁卯

甲寅

庚午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木生于促春,支逢禄刃,干透比肩,旺之极矣,时上庚金,无根为忌,月干丁火为用,通辉之气。所以早登之路,仁至观察;惜无土之闲神,运至壬申,金水并伤体用,故不能免祸耳。









出门要向天涯游,何事裙钗瓷意留。

原注:本欲奋发有为者也,而日主有合,不顾用神,用神有合,不顾日主,不欲贵而遇贵,不欲禄而遇禄,不欲合而遇合,不欲生而遇生,皆有情而反无情,如禄钗这留不去也。

任氏曰;此乃贪合不化之意也,既合宜化之,化之喜者,名利自如;化之忌者,灾咎必至。合而不化,谓绊住留连,贪彼忌此,而无大志有为也。日主有合,不顾用神之辅我。而忌其大志也;用神有合,不顾日主之有为,不佐其成功也,又有合神真,本可化者,反助其从合之神而不化也;又有日主休囚,本可从者,反逢合神之助而不从也。此皆有情而反无情,如禄钗之恣意留也。

乙未

庚辰

戊辰

丙辰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戊土生于季春,乙木官星透露,盘根在未,余气在辰,本可为用。嫌其合庚,谓贪合忌克,不顾日主之喜我,合而不化。庚金亦可作用,又有丙火当头,至二十一岁,因小试不利,即弃诗书,不事生产,以酒为事;且曰:高车大纛不为荣,连陌度阡,吾不为富,惟此怡悦性情,适吾口体,以终吾身,足矣!







丁丑

癸卯

丙戌

辛卯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火生于仲春,印正官清,日元生旺,足以用官。所嫌丙辛一合,不顾用神之辅我,辛金柔软,丙火逢之而怯,柔能制刚,恋恋不舍,忌有为之志;丙嫌卯戌合而化劫,所以幼年过目成诵,后因恋洒色,废学亡资,竟为酒色丧身,一事无成









不管白雪与明月,任君策马朝天阙。

原注:日主乘用神而驰骤,无私意牵制也;用神随日主而驰骤,无私情羁绊也。足以成其大志,是无情而有情也。

任氏曰:此乃逢冲得用意也,冲则动也,动则驰也。局中除用神喜神之外,而日主与他神有所贪恋者,得用神喜神冲而去之,则日主无私意牵制,乘喜神之势而驰骤矣。局中用神喜神与他神有所贪恋者,日主能冲克他审而去之,则喜神无私之羁绊,随日主而驰骤矣。此无情而反有情,以丈夫之志,不恋私情而大志有为也。

丁卯

辛亥

丙寅

丙申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乙巳

此造杀虽秉令,而印绶亦旺,兼之比劫并透,身旺足以用杀。用杀不宜合杀,合则不显,加以辛金贴身,而日主之情,必贪恋羁绊。喜其丁火劫去辛金,使日主无贪恋之私,申金冲动寅木,使日主无牵制之意。更妙申金滋杀,日主依喜用而驰骤矣。至戊申运,登科发甲,大志有为也。







辛巳

丙申

壬寅

庚戌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壬水生于申月,虽秋水通源,而财杀并旺,以申金为用。第天干丙辛、地支申巳皆合,合之能化,亦可帮身,合之不化,反为羁绊,不顾日主,喜我为用也,且金当令,火通根,只有贪恋之私,而无化合之意。妙在日主自克丙火,使丙火无暇合辛,寅去冲动申金,使其克木、则丙火之根反拔,而日主之壬,固无牵制之私,用神随日主而驰骤矣,至癸巳运,连登甲第,仕至观察,而成其大志也。



十二 从象

原注:日主孤立无气,无地人元,绝无一毫生扶之意,财官强甚,乃为真从也。 既从矣,当论所从之神。如从财,只以财为主;财神是木而旺,又看意向,或要火、要土。要金,而行运得所者吉,否则凶,余皆仿此,金不可克木,克木财衰矣。

任氏曰:从象不一,非专论财官而已也。日主孤立无气,四柱无生扶之意,满局官星,谓之从官,满局财星,谓之从财。如日主是金,财神是木,生于春令,又有水生,谓之太过,喜火以行之;生于夏令,火旺泄气,喜水以生之;生于冬令,水多木泛,喜土以培之,火以暖之则吉,反是必凶,所谓从神又有吉和凶也。尚有从旺、从强、从气、从势之理,比从财官更难推算,尤当审察,此四从,诸书所未载,余之立说,试验确实,非虚言也。

从旺者,四柱皆比劫,无官杀之制,有印绶之生,旺之极者,从其旺神也。运行比劫印绶制则吉;如局中印轻,行伤食亦佳;官杀运,谓之犯旺,凶祸立至;遇财星,群劫相争,九死一生

从强者,四柱印绶重重,比劫叠叠,日主又当令。绝无一毫财星官杀之气,谓二人同心,强之极矣,可顺而不可逆也。财纯行比劫运财吉,印绶运亦佳,食伤运有印绶冲克必凶,财官运为触怒强神,大凶。

从气者,不论财官、印绶、食伤之类,如气势在木火,要行木火运,气势在金水,要行金水运,反此必凶。

从势者,日主无根,四柱财官食伤并旺,不分强弱,又无劫印生扶日主,又不能从一神而去,惟有和解之可也。视其财官食伤之中,何其独旺,则从旺者之势。如三者均停,不分强弱,须行财运以和之,引通食伤之气,助其财官之势则吉;行官杀运次之;行食伤运又次之;如行比劫印绶,必凶无疑。试之屡验。

戊戌

丙辰

乙未

丙戌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乙木生于季春,蟠根在未,余气在辰,似乎财多身弱,但四柱皆财,其势必从。春土气虚,得丙火发实之,且火乃木之秀气,土乃火之秀气,三者为全,无金以泄之,无水以靡之。更喜运走南方火地,秀气流行,所以第发丹墀,鸿笔奏三千之绩,名题金榜,鳌头冠五百之仙也,志有为也。







壬寅

壬寅

庚寅

戊寅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庚金生于孟春,四支皆寅,戊土虽生犹死。喜其两壬透干年月,引通庚金,生扶嫩木而从财也。亦是秀气流行,更喜运走东南不悖,木亦得其敷荣,所以早登甲第,仕至黄堂。









丙寅

庚寅

壬午

乙巳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壬水生于孟春,木当令,而火逢生,一点庚金临绝,丙火力能锻之,从财格真。水生木,水生木,木生火,秀所流行,登科发仁,至侍郎 。









凡从财格,必要食务吐秀,不但功名显达,而且一生无大起倒凶灾。盖从财最忌比劫运,柱中有食伤,能化比劫生财之妙也。若无若食伤吐秀,书香难遂,一逢比劫,无生化之情,必有起倒刑伤也。

丁卯

壬寅

庚午

丙戌辛丑

庚子

乙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庚生寅月,支全火局,财生杀旺,绝无一毫生扶之意;月干壬水,丁壬合而化木,又从火势,皆成杀党,从象斯真,中乡榜,挑知县,酉运丁艰,丙运仕版连登 ,申运诖误落职。









辛巳

辛丑

乙酉

乙酉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乙木生于季冬,支全金局,干透两辛,从杀斯真。戊戌运连登甲第,置身翰苑;丁酉丙申,火截脚而金得也,仕版连登;乙未运,冲破金局,木得蟠根,不禄。









癸卯

乙卯

甲寅

乙亥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甲木生于仲春,支逢两卯之旺、寅之禄,亥之生,干有乙之助,癸之印旺之极矣,从其旺神。初行甲运,早采芹香;癸丑北方湿土,亦作水论,登科发甲;壬子印星照临,辛亥金不通根,支逢生旺,仕至黄堂;一交庚砘,土金并旺,触其旺神,故不能免咎也。







丙午

甲午

丙午

甲午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丙生仲夏,四柱皆刃,天干并透甲丙,强旺极矣,可顺而不可逆也。初运乙未,早游泮水,丙运登科,申运大病危险,丁运发甲,酉运丁艰,戊戌己运仕途坦平,亥运犯其旺神,死于军前。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