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庚戌

戊寅

癸未

癸丑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癸水生于立春二十六日,正当甲木真神司令,而天干土金并透,地支丑戌通根。伤官虽当令,而官杀之势纵横,即使伤敌杀,而日主反泄,况未能敌乎?庚金虽是假神,无如日主爱假憎真,用以庚金,有两歧之妙:一则化杀官之强暴,二则生我之日元,时干比肩帮身,又能润土养金。第中运南方,生杀坏印,奔驰不遇;至甲申,运转西方,用神得地,得军功飞升知县:乙酉更佳,仁至州牧:一交丙,坏庚,不禄。





丙子

己亥

辛酉

己亥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此造以俗论之,寒金喜火,金水伤官喜见官,且日主专禄,必用丙火无疑。不知水势猖狂,病窃去命主无元神,不但不能官,即或用官,而丙火全无根气,必须用己土之印,使其止水生金卫火。丙入亥宫临绝,欲使丙火生土,而丙火先受水克,焉能生土?所以己土反被水伤,真神无情,假神虚脱。初运庚子辛丑。比劫帮身,叨荫之福,衣食颇丰:壬运丁艰;一交寅运,东方木地,虚土受伤,破荡祖业,刑妻克子,出外不知所终。





二十七、刚柔

柔刚不一也,善为制者,但引其性情而已矣。

原注:刚柔相济者也,柔者济之以刚,刚者济之以柔,而不得其情,而反助其刚暴,犹之武士而得士卒,则成杀伐。如庚金生于七月,遇丁火而激其威,遇乙木而助其暴,遇己土而成其志,遇癸水而益其锐;不如柔之刚者,济之可也,壬水是也,盖壬水有正性,而能引通庚之情故也。若以刚之刚者激之,其祸曷胜言哉?太柔者济之以刚,而不驭其情,而反益其柔也,譬之烈妇而遇恩威,则成淫贱。如乙木生于三月,遇甲、丙 、壬而喜,则输情;遇戊庚盛而畏,则失身;不如刚之柔者,济之可也,丁火是也,盖丁火有正情,则能引动乙木之情故也。若以柔之柔者合之,其弊将何如哉!余皆类推。

任氏曰:刚柔之道,阴阳健顺而已矣。然刚之中未尝无柔,所以阳喻乾,乾生三女,是柔取乎刚;柔之中未尝无刚,所以阴喻坤,坤生三男,是刚取乎柔,夫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得时当令,原局无克制之神,其势雄壮,其性刚健,不泄则不清,不清则不秀,不秀则为顽物矣。若以刚斩其柔,谓寡不敌众,反激其怒而更刚矣。春金、夏水、秋木、冬火、仲土,失时无气,原局无生助之神,其势柔软,其性至弱,不劫则不辟,不辟则不化,不化则为朽物矣。略以柔引其刚,谓虚不受补,反益其弱而更柔矣。是以泄者有生生之妙,克者有成就之功,引者有和悦之情,从者有变化之妙。克、泄、引、从四字,宜详审之,不可概定,必须以无入有,向实寻虚,斯为玄妙之旨。若庚金生于七月,必要壬水,乙木生于八月,必要丁火,虽得制化之义,亦死法也。设使庚金生于七月,原局先有木火,而壬水不见,又当如何?莫非弃明现之木火,反用暗藏之壬水乎?乙木生于八月,四柱先有劫印,而丁火不现,莫非弃现在之劫印,反求无形之丁火乎?大凡得时当令,四柱无克制之神,用食神顺其气势,泄其菁英,暗处生财,为以无入有;失时休囚,原局无劫印邦身,用食神制杀,杀得制则生印,为向寻虚。宜活用,切勿执一而论也。

壬申

戊申

庚辰

甲申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庚金生于七月,地支三申,旺之极矣,时干甲木无根,用年干壬水,泄其刚杀之气。所嫌者,月干枭神夺食。初年运走土金,刑丧早见,祖业无恒;一交辛亥,运转北方,经营得意,及壬子癸丑三十年财发十余万。其幼年未尝读书,后竟知文墨,此亦运行水地,发泄菁华之意也。







壬戌

戊申

庚寅

丙戌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庚金生于七月,支类土金,旺之极矣,壬水坐戌逢戊,枭神夺尽,时透丙火,支拱寅戌,必以丙火为用。惜运走四十载土金水地,所以五旬之前,一事无成:至甲寅运克制枭神,生起丙火,及乙卯二十年,财发巨万,所谓蒲柳望秋而凋,松柏经冬而茂也。







辛酉

丁酉

乙未

丁丑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乙木生于八月,木凋金锐,幸日主坐下库根,干透两丁,足以盘根制杀,祖业丰盈,芹香早采。但此造之病,不在杀旺,实在丑土;丑土之害,不特生金晦火,其害在丑未之冲也。天干木火,全赖未中一点微根,冲则被丑中金水暗伤,以致秋闱难捷。至癸巳运,全无金局,癸水克丁,遭水厄而亡。







戊辰

己酉

乙亥

甲申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乙木生于八月,财生官杀,弱之极矣。所喜者,坐下印绶引通官杀之气,更妙甲木透出,谓藤萝系甲。出身虽寒微,至亥运入泮,壬子联登甲第,及壬癸运,早遂仕路之光;丑运丁艰,甲寅克土扶身,不次升迁;乙卯仕至侍郎。此造之所喜者,亥水也,若无亥水,不过庸人耳。然亥水必要坐下,如在别支,不得生化之情,功名不过小就耳。





二十八、顺逆

顺逆不齐也,不可逆者,其气势而已矣。

原注:刚柔之道,可顺而不可逆。昆仑之水,可顺而不可逆也,其势已成,可顺而不可逆也;权在一人,可顺而不可逆也;二人同心,可顺而不可逆也。

任氏曰:顺逆之机,时退不悖而已矣,不可逆者,当令得势之神,宜从其意向也。故四柱有顺逆。其气自当有辨,五行有颠倒,作用各自有法,是故气有乘本势而不顾他杂者,气有借他神而可以成局者,无有从旺神而不可克制者,无有依弱资扶者,所以制杀莫如乘旺,化杀正以扶身,从杀乃依权势,留杀正尔迎官。其气有阴有有阳,阳含阳生之兆,阴含阴化之妙;其势有清有浊中清,贵之机,清中浊,贱之根。逆来顺去富之基,顺来逆去贫之意,此即顺逆之微妙,学者当深思之。书云“去其有余补其不足”,虽是正理,然亦不究深浅之机,只是泛论耳。不积压四柱之神,不拘财、官、杀、印 、食伤之类,乘权得势局中之神,又去助其强暴。谓二人同心或日主得时很小秉令,四柱皆拱合之神,谓权在一人。只可顺其气势以引通之,则其流行而为福矣,若勉强得制,激怒其性,必罹凶咎。须详察之。

庚辰

庚辰

庚申

庚辰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天干皆庚,又坐禄旺,印星当令,刚之极矣,谓权在一人。行伍出身,壬午癸未运,水盖天干地支之火,难以克金,故无害;一交甲申,西方金地及乙酉合化皆金,仕至总兵;丙运犯其旺神,死于军中。









癸酉

甲子

庚辰

甲申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庚辰日元,支逢禄旺,水本当权,又会水局,天干枯木无根,置之不论,谓金水二人同心,必须顺其金水之性。故癸亥壬运,荫庇有余;戌运制水,还喜申、酉、戌全,虽见刑丧地而无大患,辛运入泮,酉运补廪,庚运登科,申运大旺财源;一交已未,运转南方,刑妻克子,家业渐消。戊午触水之性,家业破尽而亡。







壬子

辛亥

乙亥

丙子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壬水乘权坐亥子,所谓昆仑之水,冲奔无情,丙火克绝,置之不论,遗业颇丰,乙卯甲寅,顺其流,纳其气,入学补廪,丁财并益,家道日隆。一交丙运,水火交战,刑妻克子,破耗异常;辰运蓄水无咎;丁巳运连遭回禄两次,家破身亡。



二十九、寒暖

天道有寒暖,发育万物,人道行之,不可过也。

原注:阴支为寒,阳支为暖;西北为寒,东南为暖;金水为寒,木火为暖,得气之寒,遇暖而发;得气之暖,逢寒而成。寒之甚,瞹之至,内有一二成象,必无好处,若五阳逢子月,则一阳这候,万物怀胎,阳乘阳位,可东可西 ;五阴逢午月,则一阴之候,万物收藏,阴乘阴位,可南可北。

任氏曰:寒暖者,生成万物之理也,不可专执西北金水为守则,东南木火为瞹。考机之所,由变上升,必变下降,收合必变开辟,然质之成,由于形之机;阳之生,必有阴之位,阳主生物,非阴无以成,形不成,亦虚生;阴主成物,非阳无以生,质不生,何由成?惟阴阳中和变化,乃能发育万物,若有一阳而无阴以成之,有一阴而无阳以生之,是谓鳏寡,无生成这意也。如此推祥,不但阴阳配合,而寒暖亦不过矣。竟四时之序,相生而成,岂可执定子月阳生,午月阴生而论哉?本文末句“不可过也”,适中而已矣。寒虽甚,要暖有气,暖虽至,要寒有根,则能生成万物。若寒甚而瞹无气;过于暖者,反以无寒为宜也。盖寒极暖之机,暖极寒之兆也,所谓阴极则阳生,阳极则阴生,此天地自然之理也。

甲申

丙子

庚辰

戊寅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此寒金冷水,木凋土寒,若非寅时,则年月木火无根,不能作用矣,所谓寒虽甚,要暖有气也。由引论之,年得者寅也,地气上稓,木火绝处逢生,一阳解冻。然不动丙火高亦不发,妙在寅中遥中,谓之动,动则生火矣。凡四柱紧冲为克,遥冲为动,更喜运走东南,科甲出身,仕至黄堂,所谓“得气之寒,遇暖而发”,此之谓也。







己酉

丙子

庚辰

甲申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此亦寒金冷水,土冻木凋,与前大同小异,前则有寅木,火有根,此则无寅木,火临绝,所谓寒甚而瞹无气,反以瞹为美,所以初运乙亥,北主水地,有喜无忧;甲戌暗藏丁火,为丙火之根,刑丧破耗;壬运克去丙火,入申运食廪,癸酉财业日增,辛未运转南方,丙火得地生根,破耗多端;庚午运逢寅年,木火齐来,不禄。







丁丑

丙午

丙午

壬辰己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此火焰南离,重逢刽刃,暖之至矣。一点壬水,本不足以制猛烈之火,喜其坐辰,通根身库;更可爱者,年支丑土,丑乃北方湿土,能生金晦火而蓄水,所谓暖虽至而寒有根也。科甲出身,仕至封疆,微嫌运途欠畅,多于起伏也。









癸未

丁巳

丙午

癸巳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此支类南方,又生巳时,暖之至矣。天干丙癸,地支全无根气,所谓暖之至,寒无根,反以无寒为美。所以初运丙辰,叨荫庇之福;乙卯甲寅,泄水生火,家业增新;癸丑寒气通根,叹椿萱之并逝,嗟壮桂之摧残;壬子运,祝融之变,家破而亡。







三十、燥湿

地道有燥湿,生成品泯,人道得之,不可偏也。

原注:过于湿者,滞而无成;过于燥者,烈而有祸。水有金生,遇寒土而愈湿;火有木生,遇暖土而愈燥,皆偏枯也。如水火而成其燥者吉,木火伤官要湿也;土水而成其湿者吉,金水伤官要燥也。间有土湿而宜燥者,用土而后用火;金燥而宜湿者,用金而后用水。

任氏曰:燥湿者,水火相成之谓也,故主有主气,内不秘乎五行;局有局气,外必贯乎四柱,湿为阴气,当逢燥而成;燥为阳气,当遇湿而生。是以木生夏令,精华发泄,外有余而内实虚脱,必藉壬癸以生之,丑辰湿土以培之,则火不烈,木不枯,土不燥,水不涸,而有生成之义矣,若见未戌燥土,反助火而不能晦火,纵有水,亦不能为力也。慛金百炼,不易其色,故金生冬令,虽然泄气休囚,竟可用丙丁若见丑辰湿土,反助水而不能制水,纵有火,亦不能为力也。此地道生成之妙理也。

丙辰

辛丑

庚辰

丙子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此造以俗论之,以为寒金喜火,干透两丙,独杀留清,推其木火运中,,名利双全,少右支中重重湿土,年干丙火,合辛化水,时干丙火无根,只有寒湿之气,并无生发之意,中得用水,不能用火矣。所以初运壬寅癸卯,制土卫水,衣食颇丰;天地丙午丁未二十年,妻子皆伤,家业破尽。削发为僧。







丁未

壬子

庚戌

丙戌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此造如以水势论之,此则仲冬水旺,所喜者支中重重燥土,足以去其湿气。只为相克,使子不能助壬;丁壬一合,使壬不能克丙。中运土金,入部办事,运筹挫折,境遇违心;丁未南方火旺,议叙出仕,至丙午二十年,得奇遇,仕至州牧。









癸未

丁巳

甲午

庚午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甲午日元,支全巳午未,燥烈极矣。天干金水无根,反激火之烈,只可顺火之气也。初运木火,顺其气势,财喜频增,至癸丑,叹刑丧,遭挫折,破耗多端;壬子冲激更甚,犯人命,遭回禄,破家而亡。









癸丑

丁巳

甲辰

庚午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此与前造只换辰丑二字,丑乃北方湿土,晦火蓄水,癸水通根而载丑;辰亦湿土,又是木之余气,日元足盘根;庚金虽不能生水辅用,而癸水坐下余气,竟可作用。初运木旺,帮身护用,和平迪吉;至癸丑北方水地及壬子辛亥三十年,经营得意,事业称心。







三十一、隐显

吉神太露,起争夺之风;凶物深藏,成养虎之患。

原注:局中所喜这神,透于天干,岁运不能不遇忌神,必至争夺,所以有暗用吉神为妙。局所忌之神,伏藏于地支者,岁运扶之冲之,则其为患不小,所以忌神明透,制化得宜者吉,

任氏曰:吉神太露,起争夺之风者,天干气专,易于劫夺故也,如财物无关锁,人人得而用,假如天为财,岁运遇庚辛,则起争夺之风,必须天干先有丙丁官星回克,方无害;如无丙丁之官,或得壬癸之食伤合化亦可,故吉神宜深藏地支者吉,凶物深藏,成养虎之患者,地支气杂,难于制化故也。如家贼之难防,养成祸患。假如地支以寅中丙火为劫财,岁运逢申,冲申中庚金,虽能克木,终不能去其丙火,岁运遇亥子,仍生合寅木,反滋火之根苗,故凶物明透天干,易于制化。所以吉神深藏,终身之福;凶物深藏,始终为祸。总之吉神显露,通根当令者,露亦无害;凶物深藏,失时休囚者,藏亦无妨,鬼谷子曰,“阴阳之道,与日月合其明,与天地合其德,与四时合其序”,三命之理,诚本于此,若不慎思明辨,孰能得其要领乎?

己卯

辛未

丙子

辛卯庚午

己巳

戊圾

丁卯

丙寅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