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六曰假伤官格

戊申

戊午

丁巳

乙巳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此火土伤官,日主旺极,喜其伤官发泄菁华,更妙财星得用。庚申辛酉运,少年创业,发财十余万;壬戌幸而水不通根 ,虽有刑耗而无大患;至癸亥运,激火之烈,泄财之气,不禄。









壬子

辛亥

壬子

癸卯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六水乘权,其势泛溢,全赖卯木泄其精英。初交水运 ,仍得生助木神,平宁无咎;甲寅乙卯,正得用神之宜,采芹食禀,丁财并益;一交丙辰,群比争财,三子克二,夫妇皆亡。









壬辰

壬子

壬子

癸卯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此天干皆水,支逢旺刃,喜其支合卯辰,精英吐秀,所以书香早遂。但木之原神不透,未免蹭蹬秋闱;更嫌运逢火地,犹恐寿元不永。交丙运庚午年,水火交战而亡。









戊午

丙辰

戊辰

辛酉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壬戌

癸亥

此重重火土,最喜酉时,伤官透露,泄其菁华。三旬之前,运走火土,蹭蹬芸窗,一交庚申,云程直上。及辛酉壬戌癸亥四十载,体用合宜,由署郎出为巡使,从藩臬而转封疆,宦海无波。









乙酉

辛巳

戊午

丙辰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此火土当权,乙木无根,以辛金为用。辛丑年入泮,后因运程不合,屡困秋闱。至丑运暗拱金局,科甲连登;丙子乙亥,地支之水,本可去火,天干木火不合,所以仕途蹭蹬,未能显秩耳。









丁酉

乙巳

戊午

丙辰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此与前造只换一辛字,八字不及前造,而运途却胜于前,亦以辛金为用,非官印论也。丁丑年湿土生金晦火,又全会金局,发甲入词林,盖运在辛丑,正岁运皆宜也。









丁丑

丙午

己酉

辛未乙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此造土荣夏令,金绝火生,四柱水木全无,最喜金透通根。惜乎运走东方,生火克金,不但功名增蹬,而且财源鲜聚。交辛丑运,年逢戊辰,晦火生金,食神喜劫地,秋闱得意,名利裕如。







二十三、清气

一清到底有精神,管取生平富贵真。澄浊求清清得去,时来寒谷也回春。

原注:清者不徒一气成局之谓也。如正官格,身旺有财,身弱有印,并无伤官七杀杂之,纵有比肩食神财煞印绶杂之,皆循序得所,有安顿,或作闲神 ,不来破局,乃为清奇。又要有精神,不为枯弱者佳。浊非五行并出之谓。如正官格,身弱混之以煞,混之以财,以食神杂之,不能伤我之官,反与官星不和;以印绶杂之,不能扶我之身,反与财星相戕,俱为浊。或得一神有力,或行运得所,以扫其浊气,冲其滞气,皆为澄浊以求清,皆富贵命矣。

任氏曰:命之最难辨者,清浊两字也。此章所重得,“澄浊求清”四字也。清而有气,则精神贯足;清而无气,则精神枯槁。精神枯即邪气入,邪气入则清气散,清气散则不贫即贱矣。夫清浊者,八字皆有也,非正官一端而论也。如正官格,身弱有印,忌财,财星不现,清可知矣。即使有财,不可便作浊论,须要看其情势。如财与官贴,官与印贴,印与日主贴,则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印之源头更长矣,至行运再助其印绶,自然富贵矣。即使无财,不可便作清论,亦要看其情势,或印星无气,与官星不通,或印星太旺,日主枯弱,不受印星之生;或官星贴日,印星远隔,日主先受官克,印星不能生化,至行运再逢财官,不贫亦夭矣。如正官格,身旺喜财,所忌者印绶,伤官其次也。亦看情势,如伤官与财贴,财与官贴,官与比肩贴,不特官星无碍,抑且伤官化劫生财,财生官旺,官之源头更长,至行运再遇财官之地,名利两全矣。如伤官与财星远隔,反与官星紧贴,财不能为力,至行运再遇伤官之地,不贫亦贱矣。如伤官在天干,财星在地支,必须天干财运以解之;伤官在地支,财星在天干,必须地支财运以通之。或财官相贴,而财神被合神绊住,或被闲神劫占,亦须岁运冲其合神,制其闲神,皆为澄浊求清。虽举正官而论,八格皆同此论。总之喜神宜得地逢生,与日主紧贴者佳;忌神宜失势临绝。与日主远隔者美。日主喜印,印星贴身,或坐下印绶,此即日主之精神也;官星贴印,或坐下官星,此即印绶之精神。余可类推。

癸酉

甲子

丙寅

乙未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丙生子月,坐下长生,印透根深,弱中之旺。喜其官星当令,透而生财,所谓“一清到底有精神”也;更妙源流不悖,纯粹可观。金水运中,登科发甲。名高翰苑;惜中运火土,以致终老于词林。









甲子

丙寅

己亥

辛未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春土坐亥 财官太旺,最喜独印逢生。财藏生官,财印绶之元神愈旺;气贯生时 ,而日主之气不薄;更妙连珠生化,尤羡运途不悖。所以恩分雕绵,宠锡金莲,地近清楚,职居津要。









癸未

甲子

丙寅

丁酉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此与前癸酉者,大同小异。前则官坐财地,此则官坐伤地,兼之子未相贴,不但天干之官受克,即地支之官亦伤。更嫌劫入财乡,所谓财劫官伤,纵使芹香早采,仍蹭蹬秋闱。辛酉庚申运干支皆财,财如放稍春竹,利如蔓草生枝,家业丰裕;一交己未,伤妻克子,遭回禄,家业大破。可知穷通在运也 。







二十四、浊气

满盘浊气令人苦,一局清枯也苦人,半浊半清犹是可,多成多败度晨昏。

原注:柱中要寻他清气不出,行运又不能去其浊气,必是贫贱。若清,又要有精神为妙,如枯弱无气,行运又不遇发生之地,亦清苦之人。浊气又难去,清气又不真,行运又不遇清气,又不脱浊气者,虽然成败不一,亦了此生平矣。

任氏曰:浊者四柱混杂之谓也。或正神失势,邪气乘权,此气之浊也;或提纲破损;另求别用,此格之浊也;或官衰喜印,财星坏印,此财之浊也;或官衰喜财,比劫争财,此比劫之浊也;或财旺喜劫,官星制劫,此官之浊也;或财轻喜食伤,印绶当权,此印之浊也;或身强杀浅,食伤得势,此食伤之浊也。分其所用,断其名利之得失、六亲之宜忌,无不验也。然浊与清枯二字酌之,宁使清中浊,不可清中枯。夫浊者,虽成败不一,多有险阻,倘遇行运得所,扫除浊气,亦有起发之机;如行运又无安顿之地,乃困苦矣。清枯者,不特日主无根之谓也,即日主有气,而用神无气者,亦是也。枯又非弱比也,枯者,无根而朽也,即遇滋助之乡,根在苗先之意也。凡命之日主枯者,非贫即夭;用神枯者,非贫即孤。所以清有精神终必发,偏枯无气断孤贫,满盘浊气须看运,抑浊扶清也可亨。试之验也。

乙亥

庚辰

戊戌

丁巳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戊戌日元,生于辰月巳时,木退气,土乘权,印绶重逢。用官则被庚金合坏,用食则官又不从化,而火又克金,无奈何而用财,又有巳时遥冲,又不当令;若邀庚金生助,贪合忘生,且遥隔无情,所以起倒不一,幸而财官尚有余气,至乙亥运,补起财官,遂成小康。







癸亥

己未

丙午

己丑戊辰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火长夏令,原属旺论,然时在季夏,火气稍退,兼之重叠伤官泄气,丑乃湿土,能晦丙火之光,以旺变弱。浊气当权 ,清气失势,兼之先行三十年火土运,半生起倒多端。至乙卯甲寅,木蔬厚土,扫除浊气,生扶日元,卫护官星,左图右史,财茂业成。







丁卯

丁未

庚午

己卯丙午

乙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此造大略观之,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似乎清美,无如午未南方,火烈土焦,能脆金,不能生金;且木从火势,又坏印绶,无生化之情,非清枯而何?更嫌运走东方,一生未遂,所谓“明月清风谁与共,高山流水少知音”也。







二十五、真神

令上寻其聚得真,假神休要乱真神,真神得用生平贵,用若无为碌碌人。

原注:如木火透音,生寅月,聚得真,不要金水乱之。真神得用,不为忌神所害财贵。如参以金水猖狂,而用金水,是金水又不得令,徒与木火不和,乃为碌碌庸人矣。

任氏曰:真者,得时秉令之神也;假者,失时退气之神也。言日主所用之神,在提纲司令,又透出天干,谓聚得真,不为假神破损,生平富贵矣。纵有假神,安顿得好,不与真神紧贴,或被闲神合住,或遥隔无力,亦无害也。倘与真神紧贴,或相克相冲,或合真神,暗化忌神,终为碌碌庸人矣。如行运得助,抑假扶真,亦可功名小遂,而身获康宁。故喜宜四生,忌神宜四绝,局内看真神,行运看解神。是先天而为地纪。所以测地,先看提纲以定格局;中天则为人纪,所以范人,次看人元司令而为用神;后之三式,合而用之,则造化之功成矣;造化功成,则富贵之机定矣;然后再定运程之宜忆,则穷通了然矣。后学者须究三元之正理,审其真假 ,察其喜忌,究冲合之爱憎,论岁运之宜否,斯为的当。故法度虽可言传,妙用由人心悟也。

甲子

丙寅

己丑

甲子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山东刘中堂造,已土卑薄,生于春初,寒湿之体,其气虚弱,得甲丙并透,印正官清,聚得真也。柱中金不现而不得化,假神不乱;更喜运走东南印旺之地,仕至尚书,有尊君庇民之德,负经邦论道这才也。









壬申

壬寅

丙子

乙未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铁制军造,杀逞财势,嫩木逢生,最喜寅木真神当令,时干透出乙木元神。寅申之冲,谓之有病。运至南方火地,去申金之病,仕至封疆,声名赫弈。有润泽生民之德,怀任重致远之才也。









庚申

戊寅

壬子

甲辰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此造日临旺地,会局帮身,不当弱论。喜其时干甲木,真神发露;所嫌者,年遇庚申,冲克甲寅,又逢戊土之助,谓假乱真。虽然早采芹香,屡困秋闱;至壬午运,制化庚金,秋桂高攀,加捐县令;申运冲寅,假神得助,不禄。







二十六、假神

真假参差难辨论,不明不暗受困顿。提纲不与真神照,暗处寻真也有真。

原注:真神得令,假神得局而党多;假神得令,真神得局而党多。不见真假之迹,或真假皆得令得助,不能辨其胜负而参差者,其人难无大祸,一生迍否而少安乐。寅月生人,不透木火,而透金为用神,是为提纲不照也;得己土暗邀,戊土转生,地支卯多酉冲,乙庚暗化,运转西方,亦为有真,亦或发福。以上特举真假一端言耳,其会局、合神、从化、用神衰旺、情势象格,心迹才德邪正、缓急、生死、进退之例,莫不有真假,最宜详辨之。

任氏曰:气有真假,真神失势。收神得局,法当以真为假,以假为真;气有先后,真气未到,假气先到,法当以真作假,以假作真。如寅月生人,不透甲木而透戊土,而年月日时支,有辰戌丑未之类 ,亦可作用;如不透戊土,透之以金,即使木火司令,而年日时支,或得申字冲寅,或得酉丑拱金,或天干又有戊己生金,此谓真神失势,假神得局,亦可取用,若四柱真神不足,假气亦虚,而日主爱假憎真,必须岁运扶直抑假,亦可发福。若岁运助真损假,凶祸立至,此谓以实投虚,以虚乘实,是犹医者知参芪之能生人,而不知参芪之能害人也,知砒虻之能杀人,而不知砒虻之能救人也。有的是病而服是药则生,无是病而服是药则死。且命之贵贱不一,邪正无常,动静之间,莫不有真假之迹。格局尚有真假,用神岂无真假乎?大凡安享荫庇现成之福者,真神得用居多;创业兴家,劳碌而少安逸者,假神得局者居多,或真神受伤者有之,薄承者厚创驳杂者,真神不足居多;一生起倒,世事崎岖者,假神不足居多。细究之,无不验也。

乙酉

戊寅

壬午

庚戌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壬水生于立春二十二日,正当甲木真神司令,而天干土金并透,地支通根戌酉,此谓真神失势,假神得局,用以庚金化煞,法当以假作真,纯粹可观。虽嫌支全火局。克金灼水,喜其火不透干,又得戊土生化更妙。运走西北,所以早登云路,甲第蜚声,仕至封疆,有利民济物之志,禀秀德真儒之器。总嫌火局为病,仕路未免起倒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