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壬戌

辛酉

庚金虽生春令,支坐禄旺,时逢印比,足以用官。地支载以卯木财星,又得亥水生扶有情,丁火之根愈固,所谓“天地顺遂而精粹者昌”也。岁运逢壬癸亥子,干有己印卫官,支得卯财化伤,生平履险如夷,少年科甲,仕至封疆。经云:“日主最宜健旺,用神不可损伤”,信斯言也。







己酉

丁卯

庚辰

甲申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此亦以丁火官星为用,地支亦载以卯木财星,与前造大同小异。只为卯酉逢冲,克败丁火之根,支中少水,财星有克无生。虽时透甲木临于申支,谓地支不载,虽有若无。故身出旧家,诗书不继,破耗刑伤;一交戌运,支类西方,贫乏不堪。









庚申

壬午

辛酉

癸巳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此庚辛壬癸,金水双清,地支申酉巳午,煅炼有功,谓午火真神得用,理应名利双辉。所惜者五行无木,金虽失令而党多,火虽当令而无辅;更嫌壬癸覆之,紧贴庚辛之生,而申中又得长生,则壬水愈肆逞矣。虽有巳火助午,无如巳酉拱金,则午火之势必孤。所以申酉两运,破耗异常;丙戌运中,助起用神,大得际遇;一交亥运,壬水得禄,癸水临旺,火气克尽,家破身亡。





庚申

壬午

辛酉

甲午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此亦用午中丁火之杀,壬水亦覆之于上,亦有庚金紧贴之生。所喜者午时一助,更妙天干覆以甲木,则火之荫盛。且壬水见甲木而贪生,不来敌火,四柱有相生之谊,无争克之风,中乡榜,仕至观察。与前造只换得先后一时,天渊之隔,所谓毫厘千里之差也。







天全一气,不可使地德莫之载。

原注:四甲四乙,而遇寅申卯酉,为地不载。

任氏曰:天全一气者,天干四甲、四乙、四丙、四丁、四戊、四己、四庚、四辛、四壬、四癸,皆是也。地支不载者,地支与天干无生化也。非特四甲四乙而遇申酉寅卯为不载,即全受克于地支。或反克地支,或天干不顾地支,或地支不顾天干,皆为不载也。如四乙酉者,受克于地支也;四辛卯者,反克地支也。必须地支之气上升,天干之气下降,则流通生化,而不至于偏枯,又得岁运安顿,非富亦贵矣。如无升降之情,反有冲克之势,皆为偏枯而贫贱矣。宜细究之。

甲申

甲戌

甲寅

甲戌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年支申金,冲去日主寅木,加以戌土乘权重见,生金助杀,谓地支不顾天干。夫四甲一寅,似乎强旺,第秋木休囚,冲去禄神,其根已拔,不作旺论。故寅卯亥子运中,衣食颇丰,一交庚辰,杀之元神透出。四子俱伤,破家不禄。干多不如支重,理固然也。







戊子

戊午

戊戌

戊午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此满局火土,子衰午旺,冲则午发而愈烈,熬干滴水,是谓天干不覆。初交已未,孤苦万状;至庚申辛酉运,引通戊土之性,大得际遇,娶妻生子,立业成家;一交壬戌,水不通根,暗拱火局,遭祝融之变,一家五口皆亡。如天干透一庚辛,或地支藏一申酉,岂至若是之结局乎?







戊申

戊午

戊戌

戊午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此与前造只换一申字,而天干之气下降,地支之水有源,午火虽烈,究不能伤申金,用金明矣,况有子水为去病之喜神。交申运,戊辰年四月入学,九月登科,盖得太岁辰字,暗会水局之妙。惜将来壬戌运中,天干群比争财,地支暗会火局,未见其吉矣。







辛卯

辛卯

辛卯

辛卯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己酉

此造四木当权,四金临绝,虽曰反克地支,实无力克也。如果能克,可用财矣,若能用财,岂无成立乎?彼此母腹,数年间父母皆亡,与道士为徒;己丑戊子运,印绶生扶,衣食无亏;一交丁亥,生火克金,即亡其师,所有微业,嫖赌扫尽而死。







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容。

原注:寅卯辰、亥卯未而遇甲庚乙辛,则天不覆。然不特全一气与三物者,皆宜天覆地载,不论有根无根,皆要循其气序,干支不反悖为妙。

任氏曰:地支三物者,支得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之方是也。如寅卯辰日主是木,要天干火多;日主是火,要天干金旺;日主是金,要天干土重。大凡支全三物,其势旺盛。如旺神在提纲,天干必须顺其气势,泄之可也;如旺神在别支,天干制之有力,制之可也。何以旺神在提纲,只宜泄而不宜制?夫旺神在提纲者,必制神之绝地也,如强制之,不得其性,用激而肆逞矣。旺神者,木方提纲得寅卯也是也;制神者,庚辛金也,寅卯乃庚辛之绝地也。如辰在提纲,四柱干支又有庚辛之助,方可制矣。所谓循其气序,调剂得宜,斯为全美。木方如此,余可类推。

辛卯

庚寅

甲辰

丙寅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乙酉

甲申

此寅卯辰东方,兼之寅时,旺之极矣。年月两金临绝,旺神在提纲,休金难克,而且丙火透时,木火同心,谓强众而敌寡,势在去庚辛之寡。早行土运生金,破耗异常,进京入部办事;至丙戌运,分发广东,得军功,升知县,喜其克尽庚辛之美;至酉、庚辛得地,不禄宜矣。







庚寅

庚辰

甲寅

丁卯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此亦寅、卯、辰东方。旺神不是提纲,辰土归垣,庚金得载,力量足以克木,丁火虽透,非庚金之敌,用杀明矣。至甲申运,庚金禄旺暗冲寅木,科甲联登,仕至郡守;一交丙运制杀,降职归田。









阳乘阳位阳气昌,最要行程安顿。

原注:六阳之位,独子、寅、辰为阳方,为阳位之纯。五阳居之,如若是旺神,最要行运阴顺安顿之地。

任氏曰:六阳皆阳,非子、寅、辰阳之纯也,须分阳寒阳暖而论也。西北为寒,东南为暖,如若申、戌、子全,为西北之阳寒,最要行运遇卯、巳、未东南之阴暖是也;如寅、辰、午全,为东南之阳暖,最要行运酉亥丑西北之阴寒是也。此举大局而论,若遇日主之用神喜神,或木,或火,或土,是东南之阳暖,岁运亦宜配西北之阴水、阴木、阴火,方能生助喜神用神,而欢如酬酢。若岁运遇西北之阳水、阳木、阳火,则为孤阳不生,纵使生助喜神,亦难切当,不过免崎岖而趋平坦也。阳暖之局如此,阳寒之局亦如此论,所谓“阳盛光昌刚健之势,须配以阴盛包含柔顺之地”是也。若不深心确究,孰能探其精微,而得其要诀乎?

癸巳

丙辰

丙午

庚寅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此东南之阳暖。天干金水,似乎无根,喜月支辰土,泄火蓄水而生金,庚金挂角逢生,则庚金可用。癸水即庚金之喜神。初运乙卯甲寅,金绝火生而水泄,孤苦不堪;一交癸丑北方阴湿之地,金水通根,又得巳丑拱金之妙,出外大得际遇,骤然发财十余万。阳暖逢寒,配合之美也。







戊寅

乙丑

丙寅

庚寅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丙寅日元,虽支遇三寅,最喜丑土乘权,财星归库。若运走西北土金,财业必胜前造,惜一路东南木火之地,祖业破尽,遍历数省,奔驰不遇,至午运暗会劫局,死于广东。一事无成,莫非运也。









阳乘阴位气盛,还须道路光亨。

原注:六阴之位,独酉亥丑为阴方,乃阴位之纯。五阴居之,如若是旺神,最要行运阳顺光亨之地。

任氏曰:六阴皆阴,非酉、亥、丑为阴之盛也,须分阴寒阴暖而论也。承上文西北为寒,东南为暖,假如酉、亥、丑全,为西北之阴寒,最要行运遇东南寅、辰、午之阳暖是也。如卯、巳、未全,为东南之阴暖,最要行运遇申、戌、子西北之阳寒是也。此举大局而论,若日主之用神喜神,或金,或水,或土,是西北之阴寒,岁运亦宜配东南之阳金、阳火、阳土,方能助用神喜神,而福力弥增。若岁运遇东南之阴金、阴火、阴土,则为纯阴不育,难获厚福,不过和平而无灾咎也。阴寒之局如此论,阴暖之局亦如此论,所谓“阴盛包含柔顺之气,须配以阳盛光昌刚健之地”者是也。

丙子

己亥

乙酉

壬午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己巳

此全酉、亥、子西北之阴寒。寒木更宜向阳,以丙火为用,壬水即其病也。然喜壬水远隔,与日主紧贴,日主本衰,未尝不喜其生,又有己土透干,亦能砥定中流。且喜天干水木火土,各立门户,相生有情;地支午火紧制七杀,年月火土,通根禄旺。更喜行运东南阳暖之地,不但四柱有情,而且行运光亨,早年联登甲第,仕至封疆,皆阴阳配合之妙也。







己亥

丙子

乙丑

壬午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此与前只换一酉子。以俗论之,酉换丑更美,酉乃七杀克我,丑乃偏财我克,又能止水,何其妙也。不知丑乃湿土,能泄火不能止水,酉虽七杀,午火紧克,不泄火之元神;彼则丙火在年,壬水遥远,又得己土一隔,此则丙火在月,壬水相近,已土不能为力,子水又逼近相冲。而且运走西北阴寒之地,丙火一无生扶,乙木何能发生?十干体象去:“虚湿之地,骑马亦忧”,斯言不谬也。所以屈志芸窗,一贫如洗,克妻无子,至壬申运,丙火克尽而亡。所谓“阴乘阴位阴气盛”也。





地生天者,天衰怕冲。

原注:如丙寅、戊寅、丁酉、壬申、癸卯、己酉,皆长生日主,甲子、乙亥、丙寅、丁卯、己巳,皆自生日主,如主衰逢冲,则根拔而祸更甚。

任氏曰:地生天者,如甲子、丙寅、丁卯、己巳、戊午、壬申、癸酉、乙亥、庚辰、辛丑是也。日主生于不得令之月,柱中又少帮扶,用其身印,冲则根拔,生机绝矣,为祸最重。若日主得时当令,或年时皆逢禄旺,或天干比劫重叠,或官星衰弱,反忌印绶之泄,则不怕冲破矣。总之看日主之气势,旺相者喜冲,休囚者怕冲。虽以日主而论,岁运冲亦然。

甲寅

戊辰

丙寅

丙申乙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此坐下印缓,生于季春,印气有余,又年逢甲寅,则太过矣。土虽当令,而木更坚,喜其寅申逢冲,财星得用,第嫌比肩盖头,冲之无力。早年运走南方,起倒异常;至壬申癸酉二十年,申冲寅木,克去比肩,创业兴家。此谓乘印就财也。









壬申

甲辰

丙寅

丙申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此坐下印绶亦在季春,印绶未尝无余气,年干壬杀生印有情,不足畏也,所嫌者,两申冲寅,甲木之根拔。还喜壬水泄金生木,运走丙午劫去申财,入学补廪登科;丁未合去壬水,三走春闱不捷;戊申克去壬水,三冲寅木而死于途。此造之壬水,乃甲木之原神,断不可伤,壬水受伤,甲木必孤。凡独杀用印者,最忌制杀也。







天合地者,地旺喜静。

原注:如丁亥、戊子、甲午、己亥、辛巳、壬午、癸巳之类,皆支中人元,与天干相合者。此乃坐下财官之地,财官若旺,则宜静不宜冲。

任氏曰:十干之合,乃阴阳相配者也。五阳合五阴为财,五阴合五阳为官,所以必合。尚有阴旺不从阳,阳旺不从阴,虽合不化,有争合、妒合、分合之别。若露干合支中暗干,则随局无所不合,无所不分争妒忌矣。此节本有至理,只因原注少变通耳。天合地三字,须活看轻看,重在下句“地旺喜静”四字,夫地旺者,天必衰也;喜静者。四支无冲克之物,有生助之神也。天干衰而无助,地支旺而有生,天干心怀忻合之意。若得地支元神透出,缘上天下地,升降有情,此合似从之意也,合财似从财,合官似从官,非十干合化之理也。所以静则居安,尚堪保守,动则履危,难以支持。然可言合者,只有戊子、辛巳、丁亥、壬午四日耳,若甲午日,则午必先丁而后己,己土岂能专权而合甲?己亥日,亥必先壬而后甲,甲岂能出而合己?癸巳日,巳必先丙而后戊,戊岂能越过而合癸?此三日不论,至于十干,应合而化,则为化格,另有作用,解在化格章中。

己巳

辛未

壬午

乙巳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支类南方,乘权当令,地旺极矣;火炎土燥,脆金难滋水源,天衰极矣,故日干之情,不在辛金,其意向必在午中丁火而合从矣。己巳戊辰运,生金泄火,刑耗有之;丁卯丙寅,木火并旺,克尽辛金,经营发财巨万。









己丑

丙子

丁亥

庚子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此造支类北方,地旺极矣;天干火虚,无木生扶,又有湿土晦火,天衰极矣。人皆论其杀重身轻。取火帮身敌杀。戊寅岁,金绝火生,又合去亥水,必有大凶,果卒季夏。此地支官星乘旺,又类官方,天干无印,己土泄丙,未足帮身,此为天地合而从官也。甲戌运生火克水,刑丧破耗,家业已尽;癸酉壬申克尽丙火,助起财官,获利五万;未运丙子年遭回禄,破去二万。人皆取其火土帮身,以午未运为美,殊不知比劫夺财,反致大凶。





甲申戊寅,真为杀印相生;庚寅癸丑,也作两神兴旺。

原注:两神者,杀印也。庚金见寅中火土,却多甲木,而以财论;癸见丑中土金,却多癸水,则帮身,不如甲见申中壬水庚金、戊见寅中甲木丙火之为真也。

任氏曰:支坐杀印,非止此四日,如乙丑、辛未、壬戌之类,亦是两神也。癸丑多比肩,戊寅岂无比肩乎?庚寅多财星,甲申岂无财星乎?非惟庚寅癸丑不真,即甲申戊寅,亦难作据,若只以日主一字论格,财年月时中,作何安顿理会耶?不过将此数日为题,用杀则扶之,不用则抑之。须观四柱气势,日主衰旺之别,如身强杀浅,则以财星滋杀;身杀两停,则以食神制杀;杀强身弱,则以印绶化杀,论局中杀重身轻者,非贫即夭;制杀太过者,虽学无成。论行运杀旺,复行杀地者,立见凶灾;制杀再行制乡者,必遭穷乏。书云“格格推祥,以杀为重”;又云“有杀只论杀,无杀方论用”,杀其可忽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3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