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当兴》夫人生有秉富贵之荣,而当兴富贵,而且能享福,而保其终身。其何故也?盖四柱中身主专旺;而其所用吉神,或为财、或为官、或为印綬、或为食神,俱各带禄权得令,不偏不杂;又无刑冲伤损剋害,方为富贵本源之不杂也。他日能成才,振耀前人之基业,成当代之功名;不招谗谤,不致伤害。又在运上步步皆吉,四柱益加吉利,是谓源清流洁;故能享福以过人,保其中而无悔也。皆由命运一路滔滔,生旺而然。非幸也,乃命也,可不辩乎!

  《崛起》夫人之生,又有穷饿其身,愁苦孤寒颠倒;无何一旦逢时,兴然而起。或当营财满意,白手庄田;或致君泽民,独步台鼎。斯人也,前后异见,其故何如?盖因柱中日主生气未旺,所用贵神,悉皆得位而成旺,又且合格;奈何日主无力,不能胜任其福,亦劳困偃蹇。忽逢运扶,其日干得其强健,用神出虎啸风生;元命用神,方为我用,我得乘之,则勃然而兴。是偏气乘和,衰以遇旺,故迎吉而能崛起。

      若夫建业创功,有大小之不同;当于所遭命之轻重,辩之可也。

  《聚兴》又有日主强,则四柱五行,杀纯不杂,身杀俱旺;则根本元无制伏,富贵不成,惟待运来制伏,杀神则化为权,方能崛兴,才德动公卿,功名显达,出类超群。是其身旺,杀神逢制化为权也;制神力旺,发福非常,安得其人不显达,以致极品之尊贵乎,实有其命。又要行其运以扶,方见勃兴也;如茍运不至,即常人耳。

      又要四柱中,日主健旺,用神亦旺,各相停均,为富屋朱门,贵命之贤子也。及其长大,成立丰隆,一逢恶曜运,加临元命,见其财而夺之,因其官而伤之,临其印而坏之,逢其食而损之;遭逢此运,祸不胜言,所以中年见倾而不发。如其恶运一去,又逢好运扶身,使我用神一新,譬如枯苗得雨,勃然而兴,鸿毛遇风,飘然而举,不可御也。

  《中兴》又有人生五行身旺,阳刃比肩,俱各争旺,惟有财官格神等物,虚浮轻少,无力成功名矣;出门行运,又非作福之地,所以一生飢寒,劳苦落剥,有志无成。或至中年晚景,顿逢杀运,假杀为权,制伏阳刃;或得权贵以显扬、或招貲财而发福,当随五行清浊,以遇其运而别之。

  《末兴》是一生穷困,忽然兴起于中年晚景也;故知此命元用财官,平生无气,即至运到,方成富贵,一一兴利。故末兴者,乃得运而然也。学者可不勉乎!

 

《论  兴  亡》

  夫人生柱中有纯杀为用也,杀神无制,则为白屋穷途之人、或一豪门营干之士;故要逢制杀运,假杀而起,进用朝廷,操权威福,功不可量。制伏运一入财乡,则能党杀,便兴祸患,如此官旺杀旺,运元恐失计。所以命党杀运,倘来生凶,偶然遇流年财杀少旺,杀神相党,併合兴殃;身主孤寒剋害,轻则倾家徒配,重则刑弃其身,故其杀神併合,凶亡之可畏也。有如此杀刃者,一一难免祸患焉。

  又有柱中月令,正气官星,为一生贵气,惟逢印运则利,盖官星喜逢财旺以生之,印旺以护之;故令其人能行仁布德、纬国经邦、权重爵高,所以贵也。后遇杀神旺乡,杀神禄位,岁杀併临,官化为鬼,丧身必矣。不行杀运、或逢伤官运,又无印綬制之,伤官得地,禄遭伤损,丧妻剋子,剥职生灾,立可见矣;更遇流年,儻他损官受剋,必致亡为惨恶。故欲官禄逢伤,而免剥戮者,不其难之乎?如有高见明识,知进退存亡之机,而保其身者;官禄逢伤,六亲免祸,亦当自己受恶疾而终者矣!

  又有四柱中所专用神,无官杀气,惟偏财正财当旺而已;财神当道,隐隐兴隆,积财聚宝,但少贵矣!欲知且看行运如何?若财逢官禄旺之乡,又成富贵之局。设有不幸,财神脱局,阳刃相逢,财倾福败,多患其凶;及流年冲合阳刃,财神尽伤,元命衰绝,阳刃生凶,败亡极矣!

 

《宝     法》第 一

  夫,稟阴阳而生天地间,故造化之赋于人也,稟造化而生;物亦如之,莫不由阴阳变化。是故,推人吉凶休咎,斯理昭著;然术家之法固多,究徵索子平之外未有矣!

  子平一法,专以日干为主,而取提纲所藏之物为令;次及年月时支以表其端。

  凡格用月令提纲,勿于傍求年日时为格;今人多不知其法,于此百法百失。

  譬如月令,以金木水火土为要,但有一事而定言之,若于傍求,则有失误;取其月令实事,则以遍求轻重浅深格局破冲可也。

  西山易鑑先生得其变通,将干格分为六格为重:『曰官、曰印、曰财、曰杀、曰食神、曰伤官』,而消息之,无不验矣!其法曰:『逢官看财,逢杀看印,逢印看官』,斯有奥妙不传之法。取四者不偏不倚、生剋制化,而遇破体囚为下运;有生有去为福,有助有剥为祸。其理深长,最宜消详切当;不昧庸术,宜熟读幸加勉焉。

 

《宝     法》第 二

  子平之法,以日为主;先看提纲为重,次用年日时支,合成格局,方可断之;皆以月令为用,不可以年取格。凡看子平之数,取格不定,十有九差。

  惟易鑑先生之法,月令用金只用金,用火只用火;八字水多却取水,不来取火,况此差矣!以法断之,误其大半。是西山易鑑参透玄机,十八格内取六格为重,用相生,定格合局;仍用年日下,以推轻重浅深,万无一失。

  六格法曰:『逢官看财』,『逢财看杀』,『逢杀看印』,『逢印看官』。如用印不怕杀;是杀拘印,印拘身,还作上格取之。如四柱逢印看七杀;但有官杀在,运行官杀乡,亦作贵格。

  月令通官,柱中遇财,财生官妙矣!乃富贵之格。

  柱中见财,要人财旺,至兴发福矣!

  但见一杀,则以杀为重,不可又行财旺之乡;乃财生杀旺,当作贫贱之格。

  凡格当以杀官言之。

 

《寸 金 搜 髓 论》印净禪师

  造化先须看日主,后把提纲看次第。

  四柱专论其财官,身旺财官多富贵。

  若还身旺财官损,只是朝求暮讨儿。

  财官旺时日主强,紫袍金带有何疑。

  财官旺而日主弱,运行身旺最为奇。

  日主旺而财官弱,运入财官名利驰。

  日主坐下有财官,月令相逢贵不难。

  富贵财官为总论,早年富贵禄高攀。

  身旺无依更迁祖,不迁居死在外地。

  身旺无倚,损财伤妻、或是外家冷落、或过房入舍。

  身旺印旺,破财不聚;有财只好善破、或置物创屋、或门大而仓廩虚,内不足而外有餘。

  官喜露,露则清高。

  财要藏,藏则丰厚。

  杀藏官露,恶隐善扬;人生遇此,名振乡邦。

  官杀太重身更强,一逢制伏作贤良。

  杀官拱印贵非轻,烜赫威扬定振名。

  身居九夏火土多,相逢水济贵中和;水火元来要既济,管教名利振山河。

  生居三冬,水冷金寒;得火相扶,莫作等閒。

  火势炎炎如无水,运行水乡亦是美。

  水势滔滔若无火,运入火乡亦为奇。

  南方火炎,利入北方水运。

  北方水寒,利入南方火运。

  东方木多,宜入西方金运。

  西方金旺,宜入东方木运。

  水火有既济之功。

  金木有成名之论。

  五行得其相济,威名荣振九天。

  三丘五行,辰戌丑未;若是重见,骨肉刑悲、父母不足、兄弟异离、亲戚情疏,更亏妻子。

  冲破提纲,多亏父母,或是刑、或是离异。

  身旺比肩坐驛马,兄弟飘蓬好潇洒。

  八字四马总交驰,身荣劳碌任东西;倘有身閒心不定,动则风流静则悲。

  财星入库主聚财。

  财星入库妻慳吝,谨守貲财不做人。

  若是财星坐四马,妻贤无处不欣欣。

  官杀重重不带财,妻能内助不和谐;公姑不敬妻无礼,夺却夫权命所排。

  官星若也逢生旺,更得长生旺在时;子息聪明多俊秀,儿孙个个著緋衣。

  比劫伤官旺,伤妻更损儿;养子多不肖,乞养总非宜。

  日主七杀带梟神,妻主虚胎小产多,血气不调成血疾;更看行运又何如。

  男子梟食重重见,身弱多因癆病随。

  女人梟食非为吉,产难惊人病亦危。

  女人官旺兼财旺,招得贤夫更好儿;若是财官俱受损,伤夫剋子守空帷。

  印綬旺身身更旺,为人刑剋主孤贫;若得官显财又显,亦为超群拔萃人。

  惹是招非,只缘水火相剋,或是目昏眼暗。

  女命若也伤官旺,坐下伤官会骂夫;朝暮喃喃口不绝,百年终见带刑孤。

  日如乙巳、戊辰、庚午、辛未,日干带之,权贵之妻也;更主贤妻亦主贵,更看四柱又何如。

  又如丙子、丁丑、戊寅、己卯,生人遇此,皆因前道。

  辛巳、壬午、甲申、乙酉,俱是坐下财官,逢之富贵不少。

  丁亥戊子并庚寅,日主逢之命不轻。

  辛卯丙申丁酉位,财官内隐显声名。

  己亥甲申见庚戌,印綬财官内里藏;更得丙辰壬戌至,四时符印不非常。

  甲子丙寅与丁卯、己巳壬辰癸巳同,虚名虚利任飘蓬。

  乙亥庚申并己巳,生下财官并无有;妻宫子女带虚花,东西南北是身家。

  甲午戊戌并庚子,女剋丈夫男剋子。

  乙巳丙午丁未同,重重壬子主孤穷。

  甲寅乙卯与戊午,支干同类子不足。

  己未庚申及癸亥,月令更旺成祸害。

  月主财官印綬全,月时符合福绵绵。

  干支同类併身旺,剋子刑妻破祖田。

  好将四柱分强弱,莫犯阴阳执一言;此是五行真妙诀,不逢智者莫虚传。

 

《论 命 细 法》

  过房七杀带三刑,母明父暗是偷生。

  我明我暗从化象,父死之时不送灵。

  庚金化成火相时,父亡见血不须疑。

  比肩三合族人害,三刑零落及离妻。

  比肩暗损及门房,兄弟无情被罔欺。

  如带比肩成别象,弟兄不睦报君知。

  妻带三合及坐妻,妻曾认得是亲支。

  坐妻透妻成别象,定主离妻再娶妻。

  多透妻财须怕妇。

  妻归绝地不生儿。

  化成别象剋正夫,必主欺夫礼义疏。

  身旺食强亦如此,食明旺相懵然殂。

  阳母专位主伤生,母来父上受其惊。

  天时地利生过月,七杀兼刑顶上偏。

  印归杀地母有病。

  丙丁双者顶双灵。

  日禄归时须应梦。

  小儿无乳食冲刑。

  壬子乙酉对偏生,丙戌丁丑妻获灵。

  背父而生甲乙卯,此时须要记分明。

  假令,申子辰从水也;不然,五月无水,有火不从也。戊癸化火巳午,天干地支从火也,又将坐日甲木论。珞琭子云:『学释则离宫修定』,是如此取用也。杜老先生教镜鐔僧判,将此为例,此日参详,朝暮苦想;似此半年,忽然间得此时入处,云:『公初学,进退了几番;后获此法,非与他阴阳也,此别家幽微之经也。』又论《心印口诀》:双顶者,只可言八字,有双丙丁者是也;若只一丙一丁,下有刑冲者,可言歪顶无失也。

  又一法。言人儿女麻面者,是戊己被甲乙剋之,不然面主有疤痕;戊己见乙巳乙卯乙亥是矣!如此递相贯穿,天干地支,往来相剋,化合之气,死生破败,皆此所主也;其干支万变,如此化,病源此中出,成败此中出。命之幽微,莫不由于此,而假外来哉!更于此看得到处,不须归家多说。

  四柱支中元有忌者,切忌运中透出病。

  运中忌财作凶财,岁战便为灾。

  凡坐杀者,不可行杀旺运。

  身旺又加旺运,岁运併来伤杀,与我无情者是。

  印綬怕行财运,主恶死或血疾。

  印綬多母众,或食众乳、或寄养外人家。

  如四柱有官星流气,太岁冲官星,必因官讼;如遇比肩助者,言比肩之人救助无事,流气转生财官者。

  凡识生财伤官有三:伤之不尽,多出吏道;元有物气,伤官运及印綬,岁复见官星者,多凶化气,怕逢返本;不化有变局,如化不成者,可只用本日干断。

  且如,己土用癸水为妾,运逢辰库,主妾与自家人私通。

  丙用乙为母,遇庚申母多外情。

  丙用庚为父,遇寅丙多主父弱。

  戊用癸为妻,若坐酉宫,或主好酒。

  本元无财官,运逢财官者主凶;他人发财发官。

  火入水乡,主血疾。

  壬癸引归寅卯,主阳不兴;时归败绝,老后无成。

  日干与流气(流年)合,主晦气入门。

  假令,六甲日,以偏阳土为父,阴土为妻,阳金子,阴金女;阳木阴木同法,餘皆倣此。

  妻星入败地,主妻不正;如己酉、庚午、癸酉、丁丑,是财入败地也。

  寅申巳亥,乃四长生,必得聪明妻。

  财官印,得气为妙。

  元见财官,商旅农家。

  财多印陷,少年剋母;母不贞洁,必重嫁。

  女人之命,日干同者,若我旺他衰,我为正;他旺我衰,他为正。

  壬癸之水盛者,聪明多智,女多淫滥。

  时上见财者,必须入舍。

  支中有官无刑破者,因妻发官。

  支中有杀无制,因妻致祸。

  假令壬癸日,运逆行者,生于正月二月:取戊己土为官,故为禄绝,此为背禄;取丙丁火为财,四柱不透出财神,此为背禄不贫也,寅卯暗藏三阳四阳之火为财;如行子丑运,遇比肩分夺;交亥运木长生而助火,主发财;戌运亦然;酉运火死水败,主破财。

  如壬癸生寅卯月,顺运者:巳午运发财福,亦忌财神透露,岁运亦然,如遇财神透出,四柱元有阳刃比肩,因妻致祸;忌申酉二运,如四柱元有印者,百物更改,革故鼎新;如流年遇杀者凶;酉运裸形沐浴,劫煞主死。

  如丙子、丁丑、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时犯之,多因孝病中成亲。

  如用子女之法,不喜入墓库;如子女入库,主无子女。

  库日用甲为偏财为父;坐甲行西地,为财临杀位,父死不归家。

  阳干女命,食神多者为娼。

  阴干女命,食伤官多者为妓;有物去之为良。

  火至天干,多主瘰?;地支多时生疮。

  用杀返轻,多为僧道之首。

  此荀僧《判正传歌》,即印净禪师也。

 

《心  镜  歌》

  人生富贵皆前定,术士须详论;天上星辰有可加,此说更无差。

  时年月建逢命位,正是福元取。

  寿元合处是无真,此说不虚陈。

  官禄贵马见合刑,一举便成名。

  日逢贵地见禄马,壮岁登科甲。

  时日若逢禄马位,为官必清贵。

  五行时日无相杂,为官多显达。

  阳刃重重又见杀,大贵登科甲。

  若逢三奇连禄马,名誉满天下。

  日坐食支又合干,九卿三公看。

  甲子己巳有一说,天德得合诀。

  丙子癸巳与前观,官职三公卿。

  木若逢金主不伤,两府坐中堂。

  火若逢水主将权,为将镇戍边。

  金若逢火主大权,方面刺史官。

  水若逢土入金局,宜作侍从下。

  土若逢木为正禄,八座三台福。

  年得月禄不为喜,日贵取为主。

  生逢贵人值孤寡,决定为僧也。

  空亡官禄遇贵人,淡服作高僧。

  五行无气守孤寡,必定作行者。

  空亡刑害又逢囚,为僧及裹头。

  欲知人命主有权,食神旺必全。

  相冲阳刃再杀伤,必主上法场。

  的杀若逢盘足坐,恶鬼死刑狱。

  麦田相逢共帝星,徒流定分明。

  大害当权多夭折,少年逢刃杀。

  日逢官鬼见重刑,恶死甚分明。

  刃神劫煞两头居,早岁梦天衢。

  禄马俱逢行绝地,劳困难逃避。

  月若逢时与刑冲,根基定一空。

  时遇官星生旺位,子孙成行序。

  向禄临财官更期,贵显有家资。

  日月纯官无财位,反主无官贵。

  卯刑子位子刑卯,癸乙相刑贵。

  子来冲午,未刑戌,甲乙逢申显贵名。

  禄马俱绝又发财,人元剋出来。

  得一分三缘何议,禄马飞天是。

  岁合时日分两头,切须仔细求;君子若逢主奏对,常人主灾晦。

  心怀悔退成何事,重阳剥官位。

  柱中有禄运逢财,金玉自天来。

  言前能说贵与贱,亦须看大运。

  大凡行运逢禄马,发跡为官也。

  天月二德为救解,百灾不为害。

  向禄临财甚希奇,贵显主官貲。

  命中禄马同贵人,福禄进珠珍。

  贵人君子坐刑煞,名成少年发。

  阴阳贵贱宜消息,熟晓于胸臆;日时身命许多般,一诀通变看。

 

《妖  祥  赋》

  命理深微,子平可推;先要取其日干,次则详其月令。年时共表其吉凶,《妖祥》不忒于岁月,通参于成败,祸福无遗。或有不见之形,须当审究;更有分抽之绪,后学难知。

  天清地浊,自然稟一气之生。

  五行正贵,忌刑冲剋破之乡。

  四柱支干,喜三合六合之地。

  寅申巳亥,乃财官印綬长生。

  辰戌丑未,係禄马印星奇库。

  日贵时贵,大忌刑冲剋破。

  拱禄拱贵,最怕填实刑冲。

  观无合有合,逢凶不凶。

  伤官之于年,运到官乡不喜。

  阳刃冲合岁君,运临而祸至。

  辰戌魁罡,忌官星怕逢七杀。

  金神日刃,喜七杀而忌刑冲。

  时上偏官要制伏,弱身强官。

  专杀莫逢鬼旺,亦要制伏为强;但看本有本无,遇而不遇,要稟中和。

  辛亥多逢丑地,怕填实,不喜官星。(飞天禄马格)

  甲子日再逢子时,嫌丑午,亦畏庚辛壬癸亥子。(子遥巳格)

  禄马飞天,离巽(巳)丙丁聚巳午。

  倒冲天禄,壬骑龙背,辰多冲戌官星。

  乙用丙子,聚贵声名。(乙巳鼠贵格)

  嗟夫!财命有气,背禄而不贫;绝财命衰,纵建禄而不富。

  癸到艮(寅)山,怕庚辛忌逢戊土。(刑合格)

  壬逢丑地,忌戊己怕见庚金。

  庚遇申子辰,乃井栏叉,又谓之入局,忌丙丁,愁巳午。(井栏叉格)

  戊见申时,怕甲丙亦忌寅卯。(合禄格)

  辛金己土若遇,谓之『从格』,名为『秀气』;四柱火伤又无救,是灾迍邅。

  辛日戊子时,忌子多怕日相冲。(六阴朝阳格)

  阳水逢辰见戊己,灾临难避。

  甲见己时,偏财运喜财乡。

  丁日辛年号岁财,运逢戊贵。

  乙逢申位,忌见刑冲。

  日时归禄,官逢有祸。(归禄格)

  另有天冲地击、阴错阳差、贪合忘官、劫先财后,名难成贵。

  贪合忘杀,身旺时福,福禄增加。

  官藏杀见,有制伏亦自辉煌。

  官见杀藏,身弱后终见波渣。

  身弱喜逢旺运。

  身强最爱杀乡。

  将来者进,功成者退,富贵喜重犯者奇;宜通变而推,决无差误矣!

 

络  绎  赋》

  参天地之奥妙,测造化之幽微,别人生之贵贱,取法则于干支;决生死之吉凶,推得失之玄妙。

  甲乙之木,最喜春生。

  壬癸之水,偏宜冬旺。

  丙丁火而夏明。

  庚辛金而秋锐。

  戊己两干之土,要旺四季之期。

  日乃自身,须究强弱。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