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渊海子平】

基  础

  五干属阳,喜合。

    以甲为例★见甲:为比肩、兄弟。

         见乙:为劫财、败财,剋父及妻。

         见丙:为食神、天厨、寿星,为男。

         见丁:为伤官、退财、耗气,子甥。

         见戊:为偏财、偏妻、偏妾,剋子。

         见己:为正财、正妻,剋母,为合神。

         见庚:为偏官、七杀、官鬼、将星。

         见辛:为正官、禄马、荣神,父母。

         见壬:为倒食、偏印、梟神,剋女。

         见癸:为印綬、正人、君子,产业。

  五干属阴,喜冲。

    以乙为例★见甲:为劫财、逐马,剋妻。

         见乙:为比肩、兄弟、朋友。

         见丙:为伤官、小人、盗气,为姪。

         见丁:为食神、天厨、寿星,子孙。

         见戊:为正财、正妻,剋母。

         见己:为偏财、偏妻、偏妾,剋子。

         见庚:为正官、禄马,剋父母。

         见辛:为偏官、七杀、官鬼,媒人。

         见壬:为印綬、正人、君子,忌杀。

         见癸:为倒食、偏印、梟神,剋母。

 

《论 天 干 地 支 暗 藏 总 诀》

  立春念三丙火用,餘日甲木旺提纲。

  惊蛰乙木未用事;春分乙未正相当。

  清明乙木十日管,后来八日癸水洋;穀雨前三戊土盛,其中土旺要消详。

  立夏又伏戊土取;小满过午丙火光。

  芒种己土相当好,中停七日土高张;夏至阴生阳极利,丙丁火旺有土张。

  小暑十日丁火旺,后来三日乙木芳,己土三日威风盛;大暑己土十日黄。

  立秋十日壬水涨;处暑十五庚金良。

  白露七日庚金旺,八日辛兮祇独行。

  寒露七日辛金管,八日丁火又水降;霜降己土十五日,其中杂气取无妨。

  立冬七日癸水旺,壬水八日更流忙;小雪七日壬水急,八日甲木又芬芳。

  大雪七日壬水管;冬至癸水更潺汪。

  小寒七日癸水养,八日辛金丑库藏;大寒十日己土胜,术者精研仔细详。

 

《又 地 支 藏 遁 歌》

  子宫癸水在其中,丑癸辛金己土同;寅宫甲木兼丙戊,卯宫乙木独相逢。辰藏乙戊三分癸,巳中庚金丙戊丛;午宫丁火并己土,未宫乙己丁共宗。申位庚金壬水戊,酉宫辛金独丰隆;戌宫辛金及丁戊,亥藏壬甲是真踪。

 

《论 五 行 生 剋 制 化》各有所喜所害例

  金旺得火,方成器皿;火旺得水,方成相济;水旺得土,方成池沼;土旺得木,方能疏通;木旺得金,方成栋樑。

  金赖土生,土多金埋;土赖火生,火多土焦;火赖木生,木多火炽;木赖水生,水多木漂;水赖金生,金多水浊。

  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盛水缩;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埋;土能生金,金多土变。

  金能剋木,木坚金缺;木能剋土,土重木折;土能剋水,水多土流;水能剋火,火多水热;火能剋金,金多火熄。

  金衰遇火,必见销鎔;火弱逢水,必为熄灭;水弱逢土,必为淤塞;土衰遇木,必遭倾陷;木弱逢金,必为砍折。

  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水得木,方泄其势;强木得火,方化其顽;强火得土,方止其燄;强土得金,方制其害。

 

《论 日 为 主》

  予尝观唐书所载,有李虚中者,取人所生年月日时干支生剋,论命之贵贱寿夭之说,已详之矣!至于宋时,方有子平之说;取日干为主,以年为根,以月为苗,以日为花,以时为果;以生旺死绝休囚制化,决人生休咎。其理必然矣,复有何疑哉!

  一曰官,分之阴阳,曰官、曰杀,甲乙见庚辛也;二曰财,分之阴阳,曰正财、偏财,甲乙见戊己也;三曰生气之阴阳,曰印綬、曰倒食,甲乙见壬癸是也;四曰窃气之阴阳,曰食神、曰伤官,甲乙见丙丁是也;五曰同类之阴阳,曰劫财、曰阳刃,甲乙见甲乙是也。大抵贵贱寿夭死生,皆不出于五者;倘有妄立格局,从列其名,而无实用,其飞天禄马、倒冲井栏叉,即伤官,析而为之。举此一端,餘可知矣!

  以日为主,年为本,月为提纲,时为辅佐。

  以日为主,大要看日加临于甚度,或身旺?或身弱?又看地支有何格局?金木水火土之数;后看月令中金木水火土,何者旺?又看岁运有何旺?却次日下消详。此非是拘之一隅之说也。

  且如甲子日生,四柱中有个申字,合用子辰为水局;次看餘辰有何损益?四柱中有何字,损其甲子日主之秀气?有坏其月神,则要别制之,不要益之。论命者切不可泥之,月令消详;故表而出之。

 

《论  月  令》

  假令年为本,带官星印綬,则早年有官出自祖宗。

  月为提纲,带官星印綬,则慷慨聪明、见识高人。

  时为辅佐,平生操履。

  若年月日有吉神,则时归生旺之处;若凶神,则要归时制伏之乡。

  时上吉凶神,则年月日吉者生之,凶者制之。

  假令月令有用神,得父母力。

  年有用神,得祖宗力;时有用神,得子孙力;反此则不得力。

 

《论 太 岁 吉 凶》

  太岁乃年中天子,故不可犯,犯之则凶。经云:『日犯岁君,灾殃必重;五行有救,其年反必招财。』

  且如甲日见戊年,太岁是也,剋重者死。甲乙若寅卯亥未日时者,犯剋岁君,决死无疑;有救则吉,乃八字庚辛巳酉丑金局也,经云:『戊己愁逢甲乙,干头须要庚辛』;或丙丁火局焚木,有灾勿咎,效此推之;或得己合甲亦解之。

  大抵太岁不可伤之,相生者吉;乃五行有救,其年反必为财。

  犯岁君者,其年必主凶丧、剋妻妾及破财是非、犯上之悔;加以勾绞、空亡、咸池、宅墓、病符、死符、白虎、阳刃诸杀併临,祸患百出。神煞加临,轻重推之。

  日干虽不剋岁,犹恐运剋岁君,若加岁运冲刑、阳刃冲合,主破耗丧事;倘有贵人、禄马,解之稍吉,八字有救无虞。

  故云:『太岁乃众杀之主,入命未必为灾;若遇战斗之乡,必主刑于本命。』

 

《论 征 太 岁》

  征者,战也;如臣触其君,乃下犯上之意。

  日干支冲剋太岁曰征,运支干伤冲太岁亦曰征,太岁干支冲日干支者亦曰征;但看八字有无救助。仔细推详,百发百中。

  日干支合太岁干支曰晦,岁运合岁干亦然;遇此者主晦气,一年反覆、欲速不达。

  假如
【乙丑,乙亥,壬申,乙巳】:运行辛未,丙寅年。日干之壬,剋太岁之丙,日支申庚,剋太岁之寅甲;又忌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行辛未运,合太岁之木局伤官,皆不为吉;其年甲午月火旺,战剋己土,乙木生所为战,故死于非命矣!

 

《论  大  运》

  夫大运者,以天干曰『五运』,地支曰『六气』,故名『范气』。

  子平之法,大运看支,岁君看干,交运同接木。何也?且干支二字,六十甲子之说,用花字;若天干、地支得其时,则自然开花结子盛矣!月令者,天元也,今运就月上起,譬之树苗,树之见苗,则知名;月之用神,则知其格,故谓交运如同接木。然,命有根苗花实者何?正合此意也,岂不宜矣!

  出癸入甲,如返汗之人;且如甲戌接癸亥,此乃干支接木。

  丑运交寅,辰交巳,未交申,戌交亥,此乃转角接木。

  东南西北四方转角,谓之接木;格局凶者死,格局善者灾。

  寅卯辰一气,申酉戌一气,亥子丑一气;气之相连,皆非接木之说。

  且如甲乙得寅卯运,名曰劫财败财,主剋父母及剋妻、破财争斗之事;行丙丁巳午运,名伤官,主剋子女、讼事、囚繫;庚辛申酉七杀官乡,主得名,发越太过,则灾病恶疾;行壬癸亥子生气印綬运,主吉庆增产;辰戌丑未戊己财运,主名利皆通。此乃死法譬喻,须随格局喜忌推之,不可执一;妙在识其通变,拙说如神。

  干旺宜行衰运,干弱宜旺运;正乃干弱求气旺之藉,有餘则不足之营,须要通变。更兼孤害、空亡、勾绞、丧门、吊客、宅墓、病、死、官符、白虎诸杀推之,其验如神。

  又一法:阳刃桃花、伏吟返吟、休、囚、死、绝、衰、败者凶。遇帝旺、临官、禄马、贵人、生、养、冠带、库者吉;如空者凶。空者返吉,吉者返凶。

  大运不宜与太岁相剋、相冲者凶;更刑、冲、相剋者亦忌。

  岁冲剋运者吉;运剋岁者凶,格局不吉者死。

  岁运相生者吉,禄马、贵人、合交互者亦吉。

  宜仔细推之,无有不应验者矣!

 

《论  疾  病》

  夫疾病者,乃精神气血之所主,各有感伤;内曰『脏腑』,外曰『肢体』。

  八字干支,五行生剋之义,取伤重者而断之;五行干支太旺、不及俱病。金主刀刃刑伤,水乃溺舟而死,木乃悬樑自縊、虎啖蛇嗔,火则夜眠颠倒、蛇伤烧焚,土乃山崩石压、泥陷墻崩。

  且如生命,天干内府所属,诗曰:『甲肝,乙胆,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乡,庚是大肠,辛属肺,壬是膀胱,癸肾脏。』

  天干外支所属:『甲头,乙项,丙肩求,丁心,戊胁,己属腹,庚係人脐,辛为股,壬脛,癸足自来求。』

  『子疝气,丑肚腹,寅臂肢,卯目手,辰背胸,巳面齿,午心腹,未脾胸,申咳疾,酉肝肺,戌背肺,亥头肝。』

  肝乃肾家苗,肾乃肝之主。

  肾通于眼,胆藏魂,肝藏魄,肾藏精,心藏神,脾藏气。

  木命见庚辛申酉多者,肝胆病。内则惊精虚怯、癆瘵呕血、头眩目暗、痰喘头风脚气、左瘫右痪、口眼歪斜、风症筋骨疼痛;外则皮肤乾燥、眼目之疾、发鬚疏少、颠扑手足、损伤之患;女生堕胎、血气不调;小儿急慢惊风、夜啼咳嗽。经云:『筋骨疼痛,盖因木被金伤。』

  火命见水及亥子旺地,主小肠、心经之患。内则颠哑、口心疼痛、急缓惊风、秃舌口咽哑、潮热发狂;外则眼暗失明、小肠肾气、疮毒脓血;小儿痘疹癣疮;妇女乾血淋漓。火主燥,面色红赤,经云:『眼暗目昏,多是火遭水剋。』

  土命见木及寅卯旺乡,主脾、胃经受伤。内主膈食翻胃气噎、蛊胀泄泻黄肿、不能饮食、吃物拣择、呕吐脾伤;外则左手口腹有疾、皮肤燥涩;小儿疳病脾黄。土主温,多淹滞,面色痿黄,经云:『土虚乘木旺之乡,脾伤定论。』

  金命见火及巳午旺处,主大肠、肺经受病。咳嗽喘吐、肠风痔漏、魑魅失魂、劳怯之症;外则皮肤枯燥、疯鼻赤疽痈,皆脓血之咎。经云:『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无疑。』

  水命见土及四季旺月,主膀胱、肾经受病。内则遗精白浊、盗汗鬼交、虚损耳聋、伤寒感冒;外则牙痛疝气、偏坠腰疼、肾气淋沥、吐泻疼痛之病;女人主胎崩漏白带。水主寒,面赤黧黑,经云:『下元冷疾,只缘水值土伤。』

 

《论  性  情》

  性情者,乃喜怒哀乐爱恶欲之所发,仁义礼智信之所布,父精母血而成形;皆金木水火土之关係也。

  且如木曰曲直,味酸,主仁。惻隐之心、慈祥愷悌、济物利民、恤孤念寡、恬静清高、人物清秀、体长、面色青白,故云:『木盛多仁』。太过则折,执物性偏;不及少仁、心生妒意。

  火曰炎上,味苦,主礼。辞让之心、恭敬威仪、质重淳朴、人物面上尖下圆、印堂窄、鼻露窍、精神闪烁、言语辞急、意速心焦、面色或青赤、坐则摇膝。太过则足恭聪明、性燥鬚赤;不及则黄瘦、尖巧妒毒、有始无终。

  金曰从革,味辛辣也,主义。羞恶之心、仗义疏财、敢勇豪杰、知廉耻、主人中庸、骨肉相应、方面白色、眉高眼深、高鼻耳仰、声音清响、刚毅有决。太过则自无仁心、好斗贪欲;不及则多三思、少果决慳吝、作事挫志。

  水曰润下,味咸,主智。是非之心、志足多谋、机关深远、文学聪明、譎诈飘荡、无力倾覆、阴谋好恶。太过则孤介硬吝、不得众情、沉毒狠戾、失信颠倒;不及则胆小无谋,反主人物瘦小。

  土曰稼穡勾陈,味甘,主信。诚实之心、敦厚至诚、言行相顾、好敬神佛、主人背圆腰阔、鼻大口方、眉目清秀、面如墙壁而色黄、处事不轻、度量宽厚。太过则愚朴、古执如痴;不及则顏色似忧、鼻低面偏、声重浊、朴实执拗。

  且如日干弱,则退缩怕羞;日干强,则妄诞,执一自傲。以上自以轻重言之,万无一失。

 

《干 支 体 象》天 干

  《甲》★甲木天干作首排,原无枝叶与根荄;欲存天地千年久,直向沙泥万丈埋。断就栋樑金得用,化成灰炭火为灾;蠢然块物无机事,一任春秋自往来。

  《乙》★乙木根荄种得深,只宜阳地不宜阴;漂浮最怕多逢水,刻断何当苦用金。南去火炎灾不浅,西行土重祸尤侵;栋樑不是连根木,辨别工夫好用心。

  《丙》★丙火明明一太阳,原从正大立纲常;洪光不独窥千里,巨焰犹能遍八荒。出世肯为浮木子,传生不作湿泥娘;江湖死水安能剋,惟怕成林木作殃。

  《丁》★丁火其形一烛灯,太阳相见夺光明;得时能铸千金铁,失令难鎔一寸金。虽少乾柴犹可引,纵多湿木不能生;其间衰旺当分晓,旺比一炉衰一檠。

  《戊》★戊土城墙堤岸同,振江河海要根重;柱中带合形还壮,日下乘虚势必崩。力薄不胜金漏洩,功成安用木疏通;平生最要东南健,身旺东南健失中。

  《己》★己土田园属四维,坤深能为万物基;水金旺处身还弱,火土功成局最奇。失令岂能埋剑戟,得时方可用鎡基;漫夸印旺兼多合,不遇刑冲总不宜。

  《庚》★庚金顽钝性偏刚,火制功成怕水乡;夏产东南过煆炼,秋生西北亦光芒。水深反是他相剋,木旺能令我自伤;戊己干支重遇土,不逢冲破即埋藏。

  《辛》★辛金珠玉性通灵,最爱阳和沙水清;成就不劳炎火煆,资扶偏爱湿泥生。水多火旺宜西北,水冷金寒要丙丁;坐禄通根身旺地,何愁厚土没其形。

  《壬》★壬水汪洋併百川,漫流天下总无边;干支多聚成漂荡,火土重逢涸本源。养性结胎须未午,长生归禄属乾坤;身强原自无财禄,西北行程厄少年。

  《癸》★癸水应非雨露麼,根通亥子即江河;柱无坤坎还身弱,局有财官不尚多。申子辰全成上格,寅午戌备要中和;假饶火土生深夏,西北行程岂太过。

 

《干 支 体 象》地 支

  《子》★月支子水占魁名,溪涧汪洋不尽清;天道阳回行土旺,人间水暖寄金生。若逢午破应无定,纵遇卯刑还有情;柱内申辰来合局,即成江海发涛声。

  《丑》★隆冬建丑怯冰霜,谁识天时转二阳;暖土诚能生万物,寒金难道只深藏。刑冲戌未非无用,类聚鸡蛇信有方;若在日时多水木,直须行入巽离乡。

  《寅》★艮宫之木建于春,气聚三阳火在寅;志合蛇猴三贵客,类同卯未一家人。超凡入圣惟逢午,破禄伤提独虑申;四柱火多嫌火地,从来燥木不南奔。

  《卯》★卯木繁华稟气深,仲春难道不嫌金;庚辛叠见愁申酉,亥子重来忌癸壬。祸见六冲应落叶,喜逢三合便成林;若归时日秋金重,更向西行患不禁。

  《辰》★辰当三月水泥温,长养堪培万木根;虽是甲衰乙餘气,纵然入墓癸还魂。直须一钥能开库,若遇三冲即破门;水木重逢西北运,只愁原土不能存。

  《巳》★巳当初夏火增光,造化流行正六阳;失令庚金生赖母,得时戊土禄随娘。三形传送翻无害,一撞登明便有伤;行到东南生发地,烧天烈火岂寻常。

  《午》★午月炎炎火正升,六阳气续一阴生;庚金失位身无用,己土归垣禄有成。申子齐来能战剋,戌寅同见越光明;东南正是身强地,西北休囚已丧形。

  《未》★未月阴深火渐衰,藏官藏印不藏财;近无亥卯形难变,远带刑冲库亦开。无火怕行金水去,多寒偏爱丙丁来;用神喜忌当分晓,莫把圭璋作石猜。

  《申》★申金刚健月支逢,水土长生在此宫;巳午炉中成剑戟,子辰局里得光锋。木多无火终能胜,土重埋金却有凶;欲识斯神何所似,温柔珠玉不相同。

  《酉》★八月从魁已得名,羡他金白水流清;火多东去愁寅卯,木旺南行怕丙丁。柱见水泥应有用,运临西北岂无情;假能三合能坚锐,不比顽金未炼成。

  《戌》★九月河魁性最刚,漫云于此物收藏;洪炉巨火能成就,钝铁顽金赖主张。海窟冲龙生雨露,山头合虎动文章;天罗虽是迷魂阵,火命逢之独有伤。

  《亥》★登明之位水源深,雨雪生寒值六阴;必待胜光方用土,不逢传送浪多金。五湖归聚原成象,三合羈留正有心;欲识乾坤和煖处,即从艮震巽离寻。

渊海子平】十  神

 

《论  伤  官》

  伤官者,其验如神。

  伤官务要伤尽;伤之不尽,官来乘旺,其祸不可胜言。伤官见官,为祸百端。

  倘月令在伤官之位,及四柱配合、作事皆在伤官之处;又行身旺乡,真贵人也。

  伤官主人多才艺、傲物气高,常以天下之人不如己;而贵人亦惮之,众人亦恶之。

  运一逢官,祸不可言;或有吉神可解,必生恶疾以残其躯;不然运遭官事。

  如运行剥官,财神不旺,皆是安享之人。

  仔细推详,万无一失矣!

  又云,伤官者,我生彼之谓也;以阳见阴,阴见阳,亦名盗气。

  印綬若伤尽,不留一点;身弱忌官星,不怕七杀。

  如甲用辛官,如丁火旺,能生土财;最忌见官星,亦要身旺。

  若伤官不尽,四柱有官星露;岁运若见官星,其祸不可胜言。

  若伤官伤尽,四柱不留一点;又行旺运及印綬运,却为贵也。

  如四柱中虽伤尽官星;身虽旺,若无一点财气,只为贫薄。

  如遇伤官者,须见其财为妙;是财能生官也。

  如用伤官格者,支干、岁运,都要不见官星;如见官星,谓之伤官见官,为祸百端。

  用伤官格局,见财方可用。

  伤官之杀,甚如伤身七杀,其验如神。

  年带伤官,父母不全;月带伤官,兄弟不完;日带伤官,妻妾不完;时带伤官,子息无传。

  其餘伤官,务要伤尽,则吉,见财方可;轻则远窜之灾,重则刑辟之难。

  伤官有战,其命难存。

  若月令在伤官之位,及四柱相合,皆在伤官之处;如行身旺乡,贵命也。

  伤官之人,多负才傲物,常以他人不如己;君子恶之,小人畏之。

  逢官运,无财救,必主大灾;不然主暗昧恶疾,以残其身;或运遭官刑矣!

  如四柱虽伤尽官星,身弱逢财运发福,是为伤官见财。

  仔细推详,万无一失。

  又云,四柱有官而被祸重,四柱无官而被祸则浅。

  大凡四柱见官者,或见伤官而取其财;财行得地则发,行败财之地必死。如运支内无财运,干虚露亦不可也。

  如
【乙亥,己丑,丁亥,庚戌】:丁以壬为官。丑戌本为伤官,只是丑为金库,又时上有庚字作财;此人行申酉限如意,入金脱气遂死矣!

  大抵伤了官星,行官运则灾连;太岁亦然。

  《诗诀》★伤官伤尽最为奇,尤恐伤多返不宜;此格局中千变化,推寻须要用心机。

  《诗诀》★火土伤官宜伤尽;金水伤官要见官;木火见官官有旺;土金官去返成官;惟有水木伤官格,财官两见始为欢。

  《诗诀》★伤官不可例言凶,有制还他衣禄丰;干上食神支带合,儿孙满眼寿如松。

  《诗诀》★伤官遇者本非宜,财有官无是福基;时日月伤官格局,运行财旺贵无疑。

  《诗诀》★伤官伤尽最为奇,若有伤官祸便随;恃己凌人心好胜,刑伤骨肉更多悲。

  《诗诀》★伤官不可例言凶,辛日壬辰贵在中;生在秋冬方秀气,生于四季主财丰。

  《诗诀》★丙火多根土又连,或成申月或成乾;但行金水升名利,火土重来数不坚。

 

《伤  官  说》

  伤官若伤尽,却喜见官星。

  伤官若论财,见祸不轻来。

  伤官若用印,剋杀不如刑。

  伤官若论财,带合有声名。

  伤官用财,不宜印乡。

  伤官见官,印运不妨。

  杂气财官,印俱不忌。

  两戊合一癸,得再嫁。

  妻财受剋,生子不育。

  印綬比肩,不忌财乡。

  印綬多根,身旺必贫。

  印綬被伤,剋父母。

  官杀混杂,剋父母。

  财多身弱,剋父母。

  干与支同剋妻。

  辛卯、戊寅不怕杀多。

  女命比肩,即姊妹贪合,多谎诈。

  财有劫,不怕露就杀。

  火命人最好,月支属火,干头有木提出火矣!

  癸酉弱格,见杀必凶。

  官贵太盛,旺处必倾。

  土命不论胞胎,只论日时,不怕官杀混杂;阳干方论,阴干不取。

  子怕寅午火,不怕水。寅木不怕金。巳金不怕火。己土不怕木。午火不怕水。未同申金不怕水。己土戌土不怕木。卯木怕酉金。辰土怕寅木。乙日五月不怕杀。

  四柱元有病,要去病;不去病不发。

 

《论  食  神》

  食神者,生我财神之谓也;如甲属木,丙属火,名盗气,故谓之『食神』。何也?殊不知丙能生我戊土中食丙之戊财,故以此名之也。

  命中带此者,主人财厚食丰、腹量宽洪、肌体肥大、优游自足、有子息、有寿考。

  恒不喜见官星,忌倒食,恐伤其食神;喜财神相生。

  独一位见之,则为福人;然终亦不清。

  却喜身旺,不喜印綬,亦恐伤其食神也。

  如运得地,方可发福;大概与财神相似。

  如
【己未,己巳,丁未,辛丑】:丁见己为食神,有一丑巳合起金局得之为财;又喜身不弱,所以有官亦有寿也。

  如
【乙巳,乙酉,癸酉,乙卯】:此命见三乙为食神,见巳酉丑合局为印綬,又有三乙化为伤官。癸用乙为食神,被金局来剋乙木,再被三乙木并卯旺剋我官;所以名利都无成也。

  《诗诀》★食神有气胜财官,先要他强旺本干;若是反伤来夺食,忙忙辛苦祸千般。

  《诗诀》★食神无损格崇高,甲丙庚壬贵气牢;丁己乙辛多福禄,门阑弧矢出英豪。

  《诗诀》★甲人见丙本盗气,丙去生财号食神;心广体胖衣禄厚,若临印綬主孤贫。

  《诗诀》★申时戊日食神奇,惟在秋冬福禄齐;甲丙卯寅来剋破,遇而不遇主孤悽。

  《诗诀》★寿元合起最为奇,七杀何忧在岁时;禁凶制杀干头旺,此是人间富贵儿。

  《诗诀》★食神居先杀居后,衣禄无亏富贵厚;食神近杀却为殃,终日尘寰慢奔走。

 

《论  正  财》

  何谓之正财?犹如正官之意;是阴见阳财,阳见阴财。大抵正财,吾妻之财也。人之女貲财以事我,必精神康强,然后可以享用之;如吾身方且自萎懦而不振,虽妻财丰厚,但能目视,终不可一毫受用。

  故财要得时,不要财多。

  若财多则自家日本有力,可以胜任,当化作官。

  天元一气,羸弱贫薄难治。是乐于身旺,不要行剋制之乡;剋制者,官鬼也。

  又怕所生之月令,正吾衰病之地,又四柱无父母以生之;反喜财,又有见财,谓之财多。

  力不任财,祸患百出;虽少年经休囚之位,故不如意,事多频併。或中年或末年,复临父母之乡,或三合可以助我者;则勃然而兴,不可御也。

  倘少年乘旺,老在脱局,不惟穷途悽惶,兼且是非纷起。

  盖,财者,起争之端也。

  若或四柱相生,别带贵格,不值空亡;又行旺运,三合财生,是皆贵命。其餘福之浅深,皆随入格轻重而言之。

  财多生官,要须身健。

  财多盗气,本自身柔,年运又或伤财,必生奇祸;或带刑併七杀,凶不可言也。

  又云,正财者,喜身旺、印綬,忌官星、忌倒食、忌身弱、比肩劫财。不可见官星,恐盗财之气也;喜印綬者,能生身主弱故也。

  且如甲日用己为正财;如身弱,其祸立至。

  凡人命带财下生,须出富豪;不螟蛉,必庶出、或冲父母。

  身旺无劫财,无官星为妙。

  若命中有官星得地,运行喜财星多生官。

  兼有财星得地,运行忌见官星,恐剋其身;怕身弱也。

  大抵财不论偏正,皆喜印綬,必能发福。

  如
【辛丑,丁酉,丁巳,丁未】:此命丁日身坐财之地,又见巳酉丑金局,故主财旺。盖金得木库居未,能生丁火,故身旺能当其财;运行东南方,宜乎巨富。丁用壬官,用庚金为财,生壬官;身入旺乡,必能发福。

  凡用财,不见官星为妙。

  如
【庚申,乙酉,丙申,丙申】:此命丙日见三申为财,岂不美哉!丙用癸官,用辛为财,见三申一酉为财,故旺。盖缘日弱,火病申死酉,乃为无气,运行西方金乡,身弱太甚;财旺生鬼,败剋其身,故不能胜其财,所以贫也。

  如
【乙卯,癸未,辛酉,戊子】:此命辛日坐酉,乙年坐卯,身与财俱旺;又得癸未食神,戊子印綬助之,宜乎巨富贵也。

  如
【戊子,丁巳,甲辰,丙寅】:此命甲日生于四月下旬,并透出丙丁火,生其月中之戊土;时又归禄于寅,故财旺矣!然甲木身亦旺。早年行戊午己未运,迤邐行辛酉运,乃见官星则凶;壬戌运有壬剋丙,伤官食神之中,失官去财,死丧合家;值五十九岁,入癸亥身旺运,稍可安逸;六十五岁,逢壬辰年死矣。初运伤官见财格,取戊土为财,所以戊午己未二运大旺生土,故财厚矣;及至庚申辛酉西方见官,故凡事费力;虽癸亥为甲木之印綬,然亦忌火冲水,亥中又有壬水。壬辰透出壬水,运中、命中元有之辰,死无疑矣!凡伤官见财格,忌见官星,只喜见财。大忌壬水剋火,则火不能生甲木之土财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