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第四品 不放逸
佛子既如是,坚持菩提心,
恒勤勿懈怠,莫违诸学处。
遇事不慎思,率尔未经意,
若已誓成办,后宜思取舍。
诸佛及佛子,大慧所观察,
吾亦屡思择,云何舍誓戒?
若誓利众生,而不勤践履,
则为欺有情,来生何所似?
意若思布施,微少凡常物,
因悭未施予,经说堕饿鬼。
况请众生赴,无上安乐宴,
后反欺众生,云何生善趣?
有人舍觉心,却办解脱果,
彼业不可思,知唯一切智。
菩萨戒堕中,此罪最严重,
因彼心若生,将损众生利。
虽仅一刹那,障碍他人德,
因损有情利,恶趣报无边。
毁一有情乐,自身且遭损,
况毁尽空际,有情众安乐。
故杂罪堕力,菩提心力者,
升沉轮回故,登地久蹉跎。
故如所立誓,我当恭敬行,
今后若不勉,定当趋下流。
饶益众有情,无量佛已逝,
然我因昔过,未得佛化育。
若今依旧犯,如是将反复,
恶趣中领受,病缚剖割苦。
如值佛出世,为人信佛法,
宜修善稀有,何日复得此?
纵似今无病,足食无损伤,
然寿刹那逝,身犹须臾质。
凭吾此行素,复难得人身,
若不得人身,徒恶乏善行。
如具行善缘,而我未为善,
恶趣众苦逼,彼时复何为?
既未行诸善,复集众恶业,
纵历一亿劫,不闻善趣名。
是故世尊说,人身极难得,
如海中盲龟,颈入轭木孔。
刹那造重罪,历劫住无间,
何况无始罪,积重失善趣。
然仅受彼报,苦犹不得脱,
因受恶报时,复生余多罪。
既得此闲暇,若我不修善,
自欺莫胜此,亦无过此愚。
若我已解此,因痴复怠惰,
则于临终时,定生大忧苦。
难忍地狱火,长久烧身时,
悔火亦炙燃,吾心必痛苦。
难得此益身,今既侥幸得,
亦复具智慧,若仍堕地狱,
则如咒所惑,令我心失迷。
惑患无所知,何蛊藏心耶?
嗔贪等诸敌,无手也无足,
非勇非精明,彼我怎如奴?
惑住我心中,任意伤害我,
犹忍不嗔彼,非当应呵责。
纵使天非天,齐来敌对我,
然彼也不能,掷我入无间。
强力烦恼敌,掷我入狱火,
须弥若遇之,灰烬亦无余。
吾心烦恼敌,长住无尽期,
其余世间敌,命不如是久。
若我顺侍敌,敌或利乐我,
若随诸烦恼,徒遭伤害苦。
无始相续敌,孽祸唯一因,
若久住我心,生死怎无惧?
生死牢狱卒,地狱刽子手,
若皆住我心,安乐何能有?
乃至吾未能,亲灭此惑敌,
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
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
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
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
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
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
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
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
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
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
战归炫身伤,犹如配勋章。
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
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困我?
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
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
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
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
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
出言不量力,云何非颠狂?
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吾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
似嗔此道心,唯能灭烦恼。
吾宁被烧杀,或遭断头苦,
然心终不屈,顺就烦恼敌。
常敌受驱逐,仍可据他乡,
力足旋复返,惑贼不如是。
惑为慧眼断,逐已何所之?
云何返害我,然我乏精进。
惑非住外境,非住根身间,
亦非其它处,云何害众生?
惑幻心莫惧,为智应精进。
何苦于地狱,无义受伤害?
思已当尽力,圆满诸学处,
若不遵医嘱,病患何能愈?
第四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