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原文’
  钴鉧潭在西山西。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抵山石,屈折东流;其颠委势峻,荡击益暴,啮其涯,故旁广而中深,毕至石乃止。流沫成轮,然后徐行,其清而平者且十亩余,有树环焉,有泉悬焉。
  其上有居者,以予之亟游也,一旦款门来告曰:“不胜官租、私券之委积,既芟山而更居,愿以潭上田贸财以缓祸。”予乐而如其言。则崇其台,延其槛,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有声不然。尤与中秋观月为宜,于以见天之高,气之迥。
  孰使予乐居夷而忘故土者,非兹潭也欤?

‘译文’
  
  钴鉧潭,在西山的西面。其开始大概是冉水从南边奔流下来,碰到山石阻隔,曲折向东流去;其头尾水势峻急,更加激荡,侵蚀岸崖,所以边缘广阔而中部水深,最后遇有石头停下来;水流形成的旋涡像车轮翻滚以后,慢慢流去。清澈而平静的水面有十亩。四周树木环绕,上有泉水流下。
  山上有居住者,因我多次来游玩,刚一敲门就来告诉我:“官租私债越欠越多,(没办法),我想在山上锄草开荒,并愿意卖掉我潭上的田,暂时缓解一下债”。
  我很高兴答应了他的话。我就加高台面,延伸栏杆,疏导高处的泉水使其坠落入潭中,发出了悦耳的声音。特别是到了中秋时节赏月更为合宜,可以看到天空更高,视野更加辽远。
  是什么让我更喜欢住在这野旷而忘掉故土,莫非是这钴鉧吗?

‘地理位置’
  钴鉧潭,位于永州市芝山区柳子街旁的愚溪之中。《钴鉧潭记》是柳宗元“得西山后八日”所作。
  钴鉧潭是由冉水汇成的,因而作者先从冉水着笔:“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抵山石,屈折东流”。“奔注”二字描状冉水强悍的生命力,大有迅猛而来,一泻千里之势,但偏偏遇上了屹立不动的山石挡住了去路。“奔注”之水毫不示弱,抵石而下。但水毕竟“抵”不过山石,只得“屈折东流”似乎示弱了。转眼间又一奇迹出现了。经过山石激荡后的溪水,变得更加湍急狂暴了,直到“啮其涯”狠命地“啮”完了水涯的沙土,奔注之水全部流到潭中,有所归依,才甘罢休。在此,作者以飞动的笔势写出了湍急的溪水景象。接下来,作者则描绘“鸾广而中深”的水潭。约有十亩大的潭水则显得格外的平静,格外的清澈。至此,作者的笔势也由峻急而变得平缓起来,不仅表现了溪水因落差过大而迸发出的巨大冲击力,而且进一步写出了溪水“流沫成轮”的又一性情,生动地描画出旋涡溅沫卷雪、旋转如飞的奇景。由此我们看到,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山水是流动变幻的,神秘瑰伟的,并且是有着强悍的生命力的锦绣画卷。这似乎与作者顽强执着、自信自强的意愿相合,其精神不禁为之一振,长时间被压抑的内在不屈与傲岸的情绪得到了宣泄。
  冉水由“奔注”而遇阻,而“屈折”,而“荡击”,而“啮”食,直至冲出个水潭来。这是一种充满了力度、骨气凛凛的壮观之景。“其清而平者且十亩余,有树环焉,有泉悬焉”。这又是一种安宁疏朗,深婉幽美的恬静之景。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山水有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人只有与大自然融合一体,才能识得天机,悟透人理。在柳宗元笔下,永州山水完全是为“我”而独有的。其一草一木,一泉一石,动静远近等等,都是或兴发感慨,或寄寓哲理的抒情载体。

‘作者资料’
  柳宗元(公元773—819年),字子厚,唐河东人(今山西永济县西)。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进士,十四年登博学宏词科,授集贤殿正字,调蓝田(在今陕西蓝田)尉,后拜监察御史。因参加王叔文领导的政治革新运动,擢为礼部员外郎。王叔文集团失败后,被贬为永州(今湖南零陵县)司马,十年后任柳州(今广西柳州市)刺史,卒于任上。世称“柳河东”、“柳柳州”。
  柳宗元是唐代古文运动的主将之一,与朝愈同列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并称‘韩柳’。所写山水游记,最为世人称道。柳宗元的诗歌也很有成就。与韦应物并称为“韦柳”。
  公元805年,柳宗元因参加政治革新运动失败,遭到政敌的迫害,被贬到永州当司马。当时,名义上还是政府的官员,实际上没有任何的权力,不能过问政事,实际上跟罪人一样。他在柳州这个偏僻的山沟里,整整住了十年,此间他发愤读书,寄情山水,创作了大量的诗歌散文,其中,著名的《永州八记》就是他在永州时写成的。《钴潭西小丘记》是八记中的第三篇,第二篇叫做《钴潭记》。钴潭是冉溪的一个深潭。冉溪是潇水的一条支流,也叫冉水,又写作染水。“潭”就是“渊”,南方方言叫“潭”,钴潭的形状是圆的,好象一个钴(圆形的熨斗),故取名为“钴潭”。小丘,就是一个小山包。这个小山包没有名字,所以只能说钴潭西面的那个小丘。用临近地区的名字或者方位来说明它的存在。后来柳宗元在另一篇文章中,给这个小丘起了一个名字叫“愚丘”,他还把“冉溪”的名字改为“愚溪”。这含有深刻地讽刺意味。“记”是古代的一种文体。这一篇属于山水游记。
  柳宗元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特意提出小丘“有遭”,实际上就是希望自己“有遭”,希望自己能够受到重用,能致之沣镐雩杜,即从永州回到长安去,回到朝廷去,发挥自己的才华,为克服唐王朝的种种社会矛盾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可惜的是,柳宗元的这个美好的愿望,一辈子也没有能够实现。
  这一段78个字,主要内容是发表议论,谈感想。这是一篇游记文,一篇好的游记文,能够给人以美的享受。这种美的享受来源于作者所创造的美的艺术形象,离开了具体的艺术形象,读者也就无法感受美的存在了。而作为山水游记,塑造形象的唯一工具就是语言文字,柳宗元的这篇小丘记,在运用语言方面很有一些特色。全文271个字,每一个字都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他选用的词语,看起来很平淡很质朴,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但细细研究一番,就不难发现,作者是经过精心构思,很下了一些功夫的。我们随便举两个例子来谈谈。如写石头‘负土而出’,这个‘出’字是非常平常的一个字,可是它用在这个具体的语言环境中,跟石头一联系起来,就很不平常了。石头明明是耸立在山上,而作者却说它是从地里冒出来的。不经过深入构思,作者能随意吐口而出吗?由于作者在构思中找到了‘出’这个动词,这篇文章也就跟着活起来了。文章的艺术效果也就很不一样了。另外,最后一句,“所以贺兹丘之遭也”,这个“贺”字也不要等闲视之。在这个‘贺’中,我们能体会到什么呢?我们不只是体会到一种喜悦的健康的思想情绪,也体会到作者对前途充满了自信心,作者很相信自己的才干。很相信自己的理想。正因为作者有这样的自信心,所以才能在政治上遭受打击的情况下,事先祝贺自己将会有好的遭遇。另外,作者很注意语言的音乐美。作者喜欢在散句中夹杂一些韵语,如“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这三个词组中的‘浮、流、游’都是同一个韵部的字,读起来很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