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敕勒歌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是我国古代一首优美动听的敕勒族民歌,千百年来为我国各族人民所传颂,也是我国古代诗歌文苑中的一朵奇花。天高云淡,阴山巍峨,草原辽阔,风吹草动,牛羊成群……这一切,象一幅幅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画展现在读者面前,使人得到美的享受。《敕勒歌》,虽然距今已经有一千五六百年的历史,却是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一首北魏民歌。
   《敕勒歌》为北魏时高车部族人所作,最早出自《乐府诗集》。北魏时期,包头地区一直是北魏和柔然、高车等北方游牧民族的必争之地。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征伐柔然、高车胜利后,把柔然、高车投降的民众迁徙到今天的土默川,当时这一带还居住着汉、鲜卑等其他民族,是多民族共同生活繁衍的地区。各族人民共同劳动、相互学习,在生产和生活中结下了深厚友谊。   据二十五史中的《北史》记载,高车人是能歌善舞的民族,每逢聚会,无论男女老少,都以歌舞娱乐。
《敕勒歌》只用了二十七个字就如此形象地描绘了天空、高山、草原、牛羊、大地的场面,这在中外诗歌中也是罕见的。这首歌原来是用鲜卑语唱的,而歌唱者则是我国古代敕勒族的名将斛律金。
     关于《敕勒歌》的记载 ,最早见于唐初李百药所撰《北齐书》 ,《北齐书》卷 2《神武纪下》记载 ,东魏武定四年 (公元 54 6年 )十一月 ,高欢率军攻西魏玉壁不利而撤围 ,病卧晋阳 ,是时 ,西魏言神武 (高欢 )中弩 ,“神武闻之 ,乃勉坐见诸贵 ,使斛律金《敕勒歌》 ,神武自和之 ,哀感流涕”。斛律金所唱的《敕勒歌》是不是今天流传的《敕勒歌》 ?宋人郭茂倩所辑《乐府诗集》卷 86《杂歌谣辞·敕勒歌》下曾引《乐府广题》言 :“北齐神武攻周玉壁 ,士卒死者十四五 ,神武恚愤 ,疾发。周王下令曰 :‘高欢鼠子 ,亲犯玉壁 ,剑弩一发元凶自毙 !’神武闻之,勉坐以安士众,悉引诸贵,使斛律金唱《敕勒》,神武自和之。”由此观之,流传下来的《敕勒歌》就是当年高欢要斛律金所唱的歌。
公元546年冬,山西晋阳大丞相府,一名男子歪在虎皮大帅椅上,年纪不大,但满脸写满沧桑。
  “丞相多日足出不出户,想杀了老臣,特来请安!”伴随着爽朗的声音一名年纪稍长男子健步如飞地踏进来。
  “匹夫垂朽,何安之有?”歪椅子上的男子坐正了身体,脸色稍转。
  “丞相此言差矣,如此说法岂不正中韦贼诡计!”
  “韦孝宽那厮又有何动静?”
  “丞相多日不出,韦贼造谣丞相中箭,我军将士思念丞相之心加剧!”
  “那狗贼巴不得老夫死了最好!”被称为丞相的那人剑眉倒竖,杀气涌现,但稍即语气暗淡下去:“老夫已辞去总领军事的权利,还烦你传话众将士不不必挂念。”
  进来的男子神色愣怔,良久无话,静坐刻钟后说:“老臣为丞相唱一曲故土乡谣以供娱乐。”也不等丞相发话,高亢鲜卑语声已如洪水决题: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唱歌之人是斛律金(公元488-567年),字阿六敦,被北魏朝廷称为“雁臣”(秋天到京城朝见,春天又回到部落)。是朔州敕勒族人(今山西朔州城区、平鲁区一带)。敕勒族的祖先是凶奴的后裔,有很多支系,没有自己的国家和君主,而分属东、西突厥,故此其风俗习惯大体和历史上的突厥相同:他们逐水草而居,住穹庐毡帐,从事畜牧打猎,饮食以肉和奶酪为主,崇尚壮力勇武,对土地犹为热爱。唱歌的斛律金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了自己民族的《敕勒歌》。
  唱者入神,听者动情。一曲听罢,丞相已是泪流满面,毫无疑问是鲜卑语的歌声引得他感思百结。
  这流泪的丞相便是高欢(公元496-547年)。高欢祖籍渤海、调蓨(今河北景县南)。六世祖高隐曾为西晋玄菟太守(辽河流域),三世祖高湖曾为北魏政权右将军,其祖高谧曾为北魏侍御史,后因犯法举家徙于怀朔镇(内蒙古固阳南),此后三代遂世居于此。怀朔是鲜卑人居住和活动的地方,高欢就生长在这里,史称他“累世北边,故习其俗,遵同鲜卑”。而高欢不仅有一个“贺六浑”的鲜卑名字,还娶了一个鲜卑贵族出身的娄昭君之后为妻。他实在是一个鲜卑化了的汉人。这是出身的特殊让他对鲜卑语的歌声有感触,更为重要的是他特殊的经历,均与这《敕勒歌》中的景、情、义密切相关。
  一、《敕勒歌》所展现的景:在茫无边际的草原上,敕勒人身裹皮袄,脚踏毡底靴,骑在光秃秃的马背上,圈赶着成群的牛羊在草原上游荡,远处是青山、碧水、白云……而高欢幼年丧母,家境贫寒,后来娶妻成家,才得岳父赠馈了一匹马,不难想象他在获得这匹马后也曾在茫茫草原上纵横驰骋,长发飘飞,高歌狂啸;
  二、《敕勒歌》所表现的情:虽然全部是自然景物的描写,但这些自然景物中又包含着人的豪迈粗犷的感情,投射出敕勒民族的精神风采。特别是“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给人一种广阔、壮观、遥远而又深刻的感觉,画面之恢宏壮阔均让闻者均生发出豪情。而高欢从镇军“队主”、公文“信使”到任“亲信都督”接触军事,后来降六镇义军、败尔朱兆、夺取邺城、平定并州等大小数百战,一路青云直上直此任一国大丞相统领军事。没有万丈豪情岂能成就此一番事业?这歌声适合他深沉大度、轻财喜士的豪侠性情;
  三、《敕勒歌》所突出的义:歌咏了北国草原的富饶、壮丽,抒发了敕勒人对养育他们的水土,对游牧生活无限热爱。“敕勒川”是一块“风水宝地”:有山有水,有一望无际的原野,有大海般碧浪滚滚的草地。古代不少战争,主要也是为争夺这样的“水风宝地”而发生的。这个风水宝地在哪里?“阴山下”!然而彼时的阴山正为西魏所控制,高欢在寻求统一北方的小关、沙苑、河桥等战争中,均皆失利,特别是公元541年和公元546年倾全力以求一搏的两次玉壁之战未能竟功,“智力皆困,因而发疾”。闻听歌声,壮志未酬的伤感油然而生!
  高欢毕竟是一代强梁丞相,精神稍稍恍忽即携了斛律金的手步出丞相府,来到众将士面前命令斛律金给大家唱《敕勒歌》。这位年近六旬,两鬓斑白的老将军严肃地站了起来,他那苍劲悲壮、慷慨激昂的歌声,使在场将士无不动容,人们仿佛看到了家乡的大好河山,富饶的草原,奔驰在雄伟的阴山的骏马……,精神顿时为之一振。高欢更是感动得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站起来用鲜卑语又和唱了一遍,高欢被韦孝宽一箭射中的讹传不攻自破,军心得稳。
  公元547年春,悲忧交加的高欢卒,后来斛律金将《敕勒歌》译成汉语。才有我们今天中学课堂上的朗朗背书声:“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
  欣赏《敕勒歌》:
   这首北朝民歌,虽然仅有二十七个字,却字字皆是精品,构成了全篇极大的艺术感染力。
  “敕勒川,阴山下”,诗歌一开头就以高亢的音调,吟咏出北方的自然特点,无遮无拦,高远辽阔。这简洁的六个字,格调雄阔宏放,透显出敕勒民族雄强有力的性格。从中我们也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那不可抑制的由衷赞美之情。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这两句承上面的背景而来,极言画面之壮阔,天野之恢宏。同时,穹庐是游牧民族生活的居室,用穹庐比喻草原天空,生动而独特,来源于牧民族的生活实践,来源于敕勒民族浑朴的性格,是抓住了这一民族生活的最典型的特征,如椽之笔勾画了一幅北国风貌图。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天”、“野”两句承上,且描绘笔法上略有叠沓,蕴涵着咏叹抒情的情调。作者运用叠词的形式,极力突出天空之苍阔、辽远,原野之碧绿、无垠。这两句显现出敕勒民族博大的胸襟、豪放的性格。“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最后一句是全文的点睛之笔,描绘出一幅殷实富足、其乐融融的景象。“风”毫无拘束,任意东西,潇洒至极,吹出了成群的牛羊,也吹出了天野的苍茫。山也悠悠,人也悠悠。这一“风”字使整个诗的意境活化;它使山川猎然有声,它使草原碧波荡漾,它使牛羊隐然自现,它吹拂的更是游牧民族的丰衣足食的梦想。
  这首民歌从语言到意境可谓浑然天成,它质直朴素、意韵真淳。语言无晦涩难懂之句,浅近明快、酣畅淋漓地抒写了敕勒人的豪情。第一、二句各用三个字,虽笔墨经济,却力透纸背,广铺背景,为全文定下了激越昂扬、壮丽雄浑的基调。第三、四句,仅用八个字却层次分明,立体感强。如果说三、四两句置读者于其中,那么五、六两句,则又反读者置于其外,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审视了这“塞外江南”的风光。同时,又为下文蓄势,作好铺垫,使最后一句水到渠成。最后歌中用“吹”和“见”两个动词,传达出无尽意韵。这一句如江河决口,一泻千里势不可挡。歌的前六句写山川、天穹、四野,皆从宏观着眼,突出其阔大恢弦的意境,却不免给人以空洞、沉闷之感。如同山没有水,人没有眼眼一样,少了一点灵性,牛羊的出现便打破了这种沉寂,使境界顿然改观。巧妙的动静结合,构成了生机勃勃的画卷。山是静止的,川是平坦的,天是苍远的,野是无际的。草原牧草丰盛,牛羊隐于其中,清风阵过,牛羊现出,他们忽隐忽现,东一群,西一群,黄牛白羊在绿草中,色彩鲜明和谐。先以静态铺垫,后以动态结束。整个环境生机勃勃。靠这些自然景物的描写,隐于其中的抒情主人公自己已跃然纸上。
  这首诗是真正的艺术,得以流传千古。
  现在大多数人,在地域上喜欢往西北方向去探求,在文化上偏好北方作品。其实,单从文化论,南北区域不同只是风格有异,说不清孰劣孰优,各有特点:南方的风格清丽活泼,委婉缠绵;北方的粗犷质朴,豪迈雄健。倒是不少人因为对生活缺乏真实感受,弄出一些无病呻吟的东西出来就叫诗,要么几个字歪曲排列,要么长篇累牍,是最为不好的现象,简直是在亵渎诗歌这一个优美的艺术体裁。
  斛律金随高欢征战多年,屡立战功,他为人正直,心怀坦白;深得高欢的信任。高欢经常告诫他的儿子说:“你任用的汉人很多,如果有人诋毁斛律老将军,千万别相信。”高欢临终时嘱咐儿子说:“斛律老将军为人正直,忠贞不二,要信任他和其它老臣。”
  高欢的儿子高洋于公元550年建立了北齐,斛律金被封为咸阳郡王,不久又加封太师。后来,我国北方的另一个游牧民族柔然进攻北齐,斛律金亲自领兵抵御,取得胜利。回师以后,他又被封为丞相。高洋晚年昏暴,任意杀人。有一次高洋骑马捉矛,三次欲刺斛律金,斛律金强忍悲愤,岿然不动,毫无惧色,高洋只好缩手。
  斛律金一家在北齐可以说荣华显贵之至。他官居丞相,大儿子斛律光为大将军,二儿子斛律羡和其它孙子都是镇守外地的大将。他的孙女有的当了皇后,有的当了太子妃,他的孙子娶公主为妻。斛律金不识字,没有文化,但他详知历代兴亡事,对自己富贵已极的家族很是担忧。他曾对儿子说过:“我虽然不读书,但也知道东汉外戚梁冀等一时得势,最后倾灭的历史。女儿当了皇后、贵妃,如果有宠,其它贵妃忌妒;如果没有宠,天子嫌弃。我们家只是靠忠心为国建立功勋取得富贵的,怎么能依靠女孩子们呢?”
  公元567年,这位一生戎马倥偬,八十高龄的敕勒名将与世长辞了。斛律金死后五年,由于奸臣进谗,皇帝昏庸,遂使忠良遭诬,斛律金家满门被害。从此,斛律金父子的事迹不再为一般人所知,而斛律金慷慨高歌过的《敕勒歌》却作为我国古代诗歌宝库中的一颗明珠,至今还闪烁着光辉,为我国各族人民所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