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栎全轩记(归有光)

栎全轩是张意的书斋名。张意,字诚之,号余峰,昆山人。嘉靖八年(1529)进士,历官南京职方郎中及山东副使,以事罢官归故里。归有光作此记约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左右,时年四十七,正在安亭授徒讲学。归有光和张意,一个屡试未中,一个仕途不得意,作者在庄子的的思想中寻找到了精神上的慰藉。全文汪洋恣肆,用典使事,文气畅达,颇有韩愈“不平则鸣”的文章风格。
余峰先生隐居安亭(今属上海市嘉定区)江上,于其居之北,构屋三楹(堂屋前部的柱子;三楹;三间),扁(匾;题写匾额)之曰栎全轩(栎;ㄌ|ˋ)。君为人坦夷(指胸怀宽广),任性自适(凭个性行事,不做作,随缘而安),不为周防于人(不对别人严密设防)。意之所至,人或不谓为然(不认为是正确的),君亦不以屑意(毫不在意)。以故人无贵贱,皆乐与之处(相处)。然亦用是不谐于世(与世俗不和)。君年二十余,举进士,居郎署(明清称京曹为郎署。张意曾任南京职方郎中)。不十年,为两司(明代承宣布政使司和提刑按察使司合称两司,是地方的最高行政司法官署。张意曾官至山东提刑按察使司副使,属正四品大员)。是时两司官,惟君最少(最年轻)。君又施施(|ˊ |ˊ ;喜悦自得)然不肯承迎人。人有倾(倾轧;排挤)之者,竟以是罢去。
会(恰逢)予亦来安亭江上,所居隔一水,时与君会。君不喜饮酒,然会即谈论竟日,或至夜分不去。即至他所,亦然。其与人无畛域(界限),欢然而情意常有余,如此也。君好山水,为郎时,奉使荆湖(湖北武汉周围地区),日登黄鹤楼,赋诗饮酒。其在东藩(指山东布政使司。藩,即藩司,明朝地方布政使的别称),谒孔林(孔子墓地),登岱宗(泰山),观沧海日出之处(泰山玉皇顶东南有观日峰)。及归,则慕陶岘(ㄒ|ㄢˋ;陶岘,唐开元间人,爱好山水,相传曾造船三只,一载自己,一置宾客,一贮饮馔,与孟云卿等寻幽访胜,自号麋鹿野人)之为人,扁舟(驾小船)五湖(太湖)间。人或访君,君常不在家。去岁如(往)越(今浙江绍兴一带),泛西湖,过钱塘江,登子陵钓台(相传为东汉隐士严光钓鱼之处;严光,字子陵),游齐云岩(在安徽休宁以西三十里的齐云山中),将陟(登)黄山,历九华(九华山),兴尽而返。
一日,邀予坐轩中,剧论世事(慷慨激烈谈论世事)。自言:“少登朝着(少年时入朝为官),官资(任官的品级)视同时诸人,颇为凌躐(ㄌ|ㄥˊ ㄌ|ㄝˋ;超越)。一旦见绌(被罢免),意亦不自释(不能自我释怀),回首当时事,今十余年矣。处静以观动,居逸以窥劳(处在安静闲逸时,再重新审视昔日的劳碌奔波),而后知今之为得也(现在的一切才是真正得到生命)。天下之人,孰不自谓为才,故用之而不知止。夫惟不知其止,是以至于穷(穷途末路)。汉党锢(东汉桓帝党锢之祸,士大夫二百余人,被禁锢终身;灵帝时,李膺等与大将军窦武谋诛宦官。事败,膺等百余人皆被杀,死徙废禁者六七百人。),唐白马之祸(唐末朱温掌权,贬逐大批进士出身的官员。大臣三十余人在白马驿被杀,并抛尸于黄河。后人以“白马之祸”比喻士大夫被害。),骈首就戮者(骈首,头并着头。比喻一同被杀害),何可胜数也?二十四友、八司马、十六子之徒,夫孰非一世之才也?(二十四友、八司马、十六子皆遭杀戮或放逐)。李斯用秦,机、云入洛(指陆机、陆云兄弟入洛阳,以文才名重一时,时称“二陆”。二人均被成都王司马颖杀害。),一时呼吸风雷,华曜日月(指声名盛极一时),天下奔走而慕艳(羡慕之)。事移时易,求牵黄犬出上蔡东门(李斯被行刑前曾对其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听华亭之鹤唳,岂可得哉?(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尤悔》记载,陆机被杀时,曾说:“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则庄生(庄子)所谓不才(没有才能的人) 终其天年(能寿终正寝),信(诚然)达生(通达生命)之至论(至理妙论),而吾之所托焉者也。”予闻而叹息,以为知道之言(通晓人世道理的言论)。虽然,才与不才岂有常也?(固定的标准?)世所用梓豫(樟树和梓树,比喻栋梁之材)也,则梓豫樟才,而栎(即栎树,用途不大)不才矣。世所用栎也,则栎才,而梓豫樟不才矣。君固清庙(宗庙)明堂之所取,而匠石之所睥睨(ㄅ|ˋ ㄋ|ˋ;斜着眼睛看人,表示轻视)也,而为栎社(指张意甘愿做栎社树。神社旁的栎树无用,所以不被砍伐而能保有长寿。),君其有以自幸也夫!其亦可慨也夫!
归有光(1506--1571)明代著名散文家。字熙甫,号项脊生,人称震川先生。昆山(江苏昆山)人。少年好学,九岁能属文,三十五岁,乡试中举。但以后八会试都未及第,直到六十岁时才中进士。晚年任南京太仆寺丞,参与撰修《世宗实录》,积劳成疾,卒于南京。归有光对明朝中叶前后七子的“文必秦汉”的拟古风气,提倡学习唐宋人的古文,与王慎之、唐顺之、茅坤等被称为“唐宋派”。其中,以归有光的作品成就最高。归有光的散文朴素简洁,恬适自然,善于叙事,亲切动人,为明代著名的散文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