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钱大昕 (1728—1804),字晓征,一字及之,号辛楣,又号竹汀居
士,晚年自称潜研老人。嘉定 (今属上海市)人。乾隆进士。官至少詹
事。后主讲钟山、娄东、紫阳等书院。他学问渊博。擅长考史,亦善辞
章。主要著作有 《潜研堂集》、《二十二史考异》、《十驾斋养新录》
等。
                                     弈喻

      予观弈于友人所。一客数败。嗤其失算,辄欲易置之,以为不逮己
也。顷之,客请与予对局,予颇易之。甫下数子,客已先得手。局将半,
予思益苦,而客之智尚有余。竟局数之,客胜予十三子。予赧甚,不能
出一言。后有招予观弈者,终日默坐而已。
      今之学者,读古人书,多訾古人之失;与今人居,亦乐称人失。人
固不能无失,然试易地以处,平心而度之,吾果无一失乎?吾能知人之
失,而不能见吾之失;吾能指人之小失,而不能见吾之大失。吾求吾失
且不暇,何暇论人哉?
      弈之优劣,有定也。一着之失,人皆见之;虽护短者,不能讳也。
理之所在,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世无孔子,谁能定是非之真?然
则人之失者,未必非得也;吾之无失者,未必非大失也;然彼此相嗤,
无有已时,曾观弈者之不若已!
      有些人喜欢责人之过,却不习惯省己之失,以致 “彼此相嗤,无有
已时”。如果人们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那么,就会发现: “吾求吾失
且不暇,何暇论人哉?”如此,于人于己则幸甚。这番道理,是作者从
对弈中悟出的,可谓因小见大。作者还指出,有时事物的是非,不像下
棋那样有个定则,难以判明,容易 “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这就
更需要人们虚怀若谷,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不可各执一端,互相攻讦。
这种见解,无疑是很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