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族谱后录 (上)苏洵
     苏氏之先,出于高阳。高阳之子曰称,称之子曰老童,老童生重黎及吴
回。重黎为帝喾火正,曰祝融,以罪诛,其后为司马氏,而其弟吴回复为火
正。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六人,长曰樊,为昆吾;次曰惠远,为参胡;次曰
籛,为彭祖;次曰来言,为会人;次曰安,为曹姓;季曰季连,为芋姓。六
人者,皆有后。其后各分为数姓。昆吾始姓巳氏,其后为苏、顾、温、董。
当夏之时,昆吾为诸侯伯,历商而昆吾之后无闻。至周有忿生,为司寇,能
平刑,以教百姓,周公称之。盖 《书》所谓司寇苏公者也。司寇苏公与檀、
伯达皆封于河,世世仕周,家于其封,故河南河内皆有苏氏。六国之际、秦
及代厉其苗裔也。至汉兴而苏氏始徙入秦,或曰高祖徙天下豪杰以实关中,
而苏氏迁焉。其后曰建,家于长安杜陵。武帝时为将,以击匈奴有功,封平
陵侯,其后世遂家于其封。建生三子,长曰嘉,次曰武,次曰贤。嘉为奉车
都尉,其六世孙纯为南阳太守,生子曰章,当顺帝时为冀州刺史,又迁为并
州,有功于其人,其子孙遂家于赵郡。其后至唐武后之世有味道者。味道圣
历初为凤阁侍郎,以贬为眉州刺史,迁为益州长史,未行而卒。有子一人,
不能归,遂家焉,自是眉始有苏氏。故眉之苏皆宗益州长史味道;赵郡之苏,
皆宗并州刺史章;扶风之苏,皆宗平陵侯建;河南河内之苏,皆宗司寇忿生。
而凡苏氏皆宗昆吾樊,昆吾樊宗祝融吴回。盖自昆吾樊至司寇忿生,自司寇
忿生至平陵侯建,自平陵侯建至并州刺史章,自并州刺史章至益州长史味道,
自益州长史味道至吾之高祖,其间世次皆不可纪。而洵始为族谱,以纪其族
属。谱之所记,上至于吾之高祖,下至于吾之昆弟,昆弟死而及昆弟之子。
曰:呜呼!高祖之上不可详矣。自吾之前而吾莫之知焉已矣,自吾之后而莫
之知焉,则从吾谱而益广之,可以至干无穷。盖高祖之子孙,家授一谱而藏
之,其法曰,凡嫡子而后得为谱,为谱者,皆存其高祖而迁其高祖之父,世
世存其先人之谱,无废也。而其不及高祖者,自其得为谱者之父始,而存其
所宗之谱,皆以吾谱冠焉。其说曰,此古之小宗也。
     古者有大宗,有小宗。《传》曰:“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
宗。”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百世不迁之宗,别子之后也,宗
其继别子之所自出者,百世不迁者也。宗其继高祖者,五世则迁者也。别子
者,公子及士之始为大夫者也。别子不得祢其父而自使其嫡子后之则为大宗。
故曰:继别为宗,族人宗之,虽百世而大宗死,则为之齐衰三月,其母妻亡
亦然。死而无子,则支子以其昭穆后之,此所谓百世不迁之宗也。别子之庶
子,又不得祢别子,而自使其嫡子为后,则为小宗。故曰:继祢者为小宗,
小宗五世之外则易宗其继祢者,亲兄弟宗之。其继祖者,从兄弟宗之。其继
曾祖者,再从兄弟宗之。其继高祖者,三从兄弟宗之。死而无子,则支子亦
以其昭穆后之。此所谓五世则迁之宗也。
     凡今天下之人,惟天子之子与始为大夫者而后可以为大宗,其余则否。
独小宗之法犹可施于天下,故为族谱,其法皆从小宗。凡吾之宗,其继高祖
者,高祖之嫡子祈,祈死无子,天下之宗法不立族人,莫克以其子为之后,
是以继。高祖之宗亡而虚存焉。其继曾祖者,曾祖之嫡子宗善,宗善之嫡子
昭图,昭图之嫡子惟益,惟益之嫡子允元。其继祖者,祖之嫡子讳序,序之
嫡子澹,澹之嫡子位。其继祢者祢之,嫡之澹,澹之嫡子位。曰,呜呼,始
可以详之矣。百世之后,凡吾高祖之子孙,得其家之谱而观之,则为小宗。
得吾高祖之子孙之谱而合之,而以吾谱考焉,则至于无穷而不乱也,是为谱
之志云尔。

                             族谱后录 (下) 苏洵
     苏氏之先自昆吾以来,其最显者司寇忿生。三代之事,其闻于今不详。
周公作,立政而特称之,以教太史。其后周室衰,司寇之子孙亦曰苏公,遭
谗,作诗以刺暴,公名曰彼何人斯。惟此二人见于诗书,是以其传至今。自
苏氏入秦而平陵侯建,典属国武,始显。迁于赵。而并州刺史章、益州长史
味道,始有闻于世,迁于眉而至于今无闻。夫是惟谱不立也!
     自昆吾至《书》之苏公,五百有余年;自《书》之苏公至《诗》之苏公,
二百有余年;自《诗》之苏公至平陵侯建典属国武,七百有余年;自平陵侯
建典属国武至并州刺史章,二百有余年;自并州刺史章至益州长史味道,五
百有余年;自益州长史味道至吾之高祖,二百有余年。以三十年而一易世,
则七十有余世也。七十有余世亦容有贤、不贤焉。不贤者,随世磨灭,不可
得而闻,而贤者独有七人。七十有余世,其贤者亦容不止于七人矣,而其余
不传,则谱不立之过也。故洵既为族谱,又从而记其所闻先人之行。
     昔吾先子尝有言曰:“吾年少而亡吾先人,先世之行,吾不及有闻焉。
盖尝闻其略曰,苏氏自迁于眉而家于眉山,自高祖泾则已不详,自曾祖釿而
后稍可记。曾祖娶黄氏,以侠气闻于乡闾。生子五人,百吾祖祜最少、最贤,
以才干精敏见称。生于唐哀帝之天祐二年,而殁于周世宗之显德五年,盖与
五代相终始。殁之一年而吾太祖始受命。是时王氏、孟氏相继据蜀,蜀之高
才六人,皆不肯出仕。曰 ‘不足辅’。仕于蜀者,皆其年少轻锐之士,故蜀
以再亡。至太祖受命而我祖不及见也。吾祖娶李氏。李氏,唐之苗裔太宗之
子曹明王之后世,曰瑜,为遂州长江尉,失官家于眉之丹棱。祖母严毅,居
家肃然,多才略,犹有窦太后、柴氏主之遗烈。生子五人,其才皆不同。宗
善、宗晏、宗升,循循无所毁誉。少子宗晁,轻侠难制。而吾父杲最好善,
事父母极于孝,与兄弟笃于爱,与朋友笃于信。乡闾之人无亲疏,皆敬爱之。
娶宋氏。夫人事上甚孝谨,而御下甚严,生子九人,而吾独存。善治生,有
余财。时蜀新破,其达官争弃其田宅以入觐,吾父独不肯取。曰 ‘吾恐累吾
子。’终其身,田不满二顷,屋弊陋不葺也。好施与,曰 ‘多财而不施,吾
恐他人谋我。然施而使人知之,人将以我为好名,是以施而尤恶使人知之。’
族叔父玩,尝有重狱,将就逮,曰 ‘入狱而死,妻子以累兄。请为我詷狱之
轻重。轻也,以肉馈我;重也,以菜馈我。馈我以菜,吾将不食而死。’既
而得释。玩曰 ‘吾非无他,兄弟可以寄死生者惟子。’及将殁,太夫人犹执
吾手曰 ‘盍以是属子之兄弟。’笑曰‘而子贤虽非吾兄弟亦将与之,不贤,
虽吾兄弟亦将弃之,属之何益,善教之而已。’遂卒。卒之岁淳化五年。推
其生之年则晋少帝之开运元年也。”此洵尝得之先子云尔。
     先子讳序,字仲先,生于开宝六年而殁于庆历七年。娶史氏。夫人生子
三人,长曰澹,次曰涣,季则洵也。先子少孤,喜为善而不好读书。晚乃为
诗,能白道,敏捷立成,凡数十年,得数千篇。上自朝廷郡邑之事,下至乡
闾子孙畋渔治生之意,皆见于诗。观其诗,虽不工,然有以知其表里,洞达
豁然,伟人也。惟简易,无威仪,薄于为己而厚于为人。与人交,无贵贱,
皆得其欢心。见士大夫,曲躬尽敬,人以为谄。及其见田父野老亦然,然后
人不以为怪。外貌虽无所不与,然其中心所以轻重人者甚严。居乡闾,出入
不乘马。曰 ‘有甚老于我而行者,吾乘马,无以见之。’敝衣恶食,处之不
耻。务欲以身处众之所恶,盖不学《老子》而与之合。居家不治家事,以家
事属诸子。至族人有事就之谋者,常为尽其心,反复而不厌。凶年尝鬻其田,
以济饥者。既丰,人将偿之。曰 ‘吾自有以鬻之,非尔故也。’卒不肯受,
力为藏退之行,以求不闻于世。然行之既入,则乡人亦多知之,以为古之隐
君子莫及也。以涣登朝,授大理评事。史氏夫人,眉之大家。慈仁宽厚,宋
氏姑甚严,夫人常能得其欢,以和族人。先公十五年而卒,追封蓬莱县太君。
     洵闻之,自唐之衰,其贤人皆隐于山泽之间,以避五代之乱。及其后僭
伪之国,相继亡灭,圣人出而四海平一。然其子孙犹不忍去其父祖之故,以
出仕于天下。是以,虽有美才而莫显于世,及其教化洋溢,风俗变改,然后
深山穷谷之中,向日之子孙乃始振,迅相与从官于朝。然其才气则既已不若
其先人,质直敦厚可以重任而无疑也。而其先人之行乃独隐晦而不闻,洵窃
深惧焉。于是记其万一而藏之家,以示子孙。至和二年(1054年)九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