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重答刘秣陵沼书】刘璠《梁典》曰:刘沼,字明信,为秣陵令。
  ※刘孝标刘峻《自序》曰:峻字孝标,平原人也。生于秣陵县,期月归故乡。八岁,遇桑梓颠复,身充仆圉。齐永明四年二月,逃还京师。后为崔豫州刑狱参车。梁天监中,诏峻东掌石渠阁,以病乞骸骨。后隐东阳金华山。
  刘侯既重有斯难,值余有天伦之戚,竟未之致也。孝标集有沼难辨命论书。《谷梁传》曰:兄弟,天伦也。何休曰:兄先弟后,天之伦次。寻而此君长逝,化为异物。魏文帝《与吴质书》曰:元瑜长逝,化为异物。绪言馀论,蕴而莫传。庄子谓渔父曰:曩者先生有绪言而去。《子虚赋》曰:原闻先生之馀论。或有自其家得而示余者,余悲其音徽未沫,而其人已亡。《楚辞》曰:芳菲菲而难亏兮,芳至今犹未沬。王逸曰:沬,已也。《孙卿子》曰:其器存,其人亡,以此思哀,则哀将焉不至。青简尚新,而宿草将列,《风俗通》曰:刘向《别录》:杀青者,直治青竹作简书之耳。《礼记》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泫然不知涕之无从也。《礼记》门人曰:防墓崩,孔子泫然流涕。又曰:孔子之卫,遇旧馆人之丧,入而哭之。遇一哀而出涕,曰:予恶夫涕之无从也。虽隙驷不留,尺波电谢,《墨子》曰:人之生乎地上,无几何也,譬之犹驷而过郄也。郄,古隙字也。陆机《诗》曰:寸阴无停晷,尺波岂徒旋。而秋菊春兰,英华靡绝。《楚辞》曰: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故存其梗概,更酬其旨。《东京赋》曰:其梗概如此。若使墨翟之言无爽,宣室之谈有征。《墨子》曰:昔周宣王杀其臣杜伯而不辜。杜伯曰:吾君杀我而不辜,若以死者为无知,则止矣。若死而有知,不出三年,必使吾君知之。期三年,周宣王合诸侯而田于圃,车数百乘,从数千人,满野。日中,杜伯乘白马素车,朱衣冠,执朱弓,挟朱矢,追宣王,射之车上,中心折脊,殪车中,伏韬而死。若书之说观之,则鬼神之有,岂可疑哉!《汉书》曰:文帝受厘宣室,因感鬼神事。问鬼神之本,贾谊具道所以然之故。冀东平之树,望咸阳而西靡;盖山之泉,闻弦歌而赴节。《圣贤冢墓记》曰:东平思王冢在东平无盐人。传云:思王归国京师,后葬,其冢上松柏西靡。《宣城记》曰:临城县南四十里盖山,高百许丈,有舒姑泉。昔有舒氏女与其父析薪,此泉处坐,牵挽不动,乃还告家。比还,唯见清泉湛然。女母曰:吾女本好音乐,乃弦歌,泉涌回流,有朱鲤一双。今作乐嬉戏,泉固涌出也。《文赋》曰:舞者赴节以投袂。但悬剑空垅,有恨如何!刘向《新序》曰:延陵季子将西聘晋,还宝剑以过徐君。徐君不言而色欲之?季子为有上国之事,未献也,然心许之矣。致使于晋,顾反,则徐君死。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
刘峻(463古文观止522)
  中国南朝齐梁间学者,文学家。字孝标。平原(今属山东)人。以注释刘义庆等编撰的《世说新语》而著闻于世,而其文章亦擅美当时,是南朝梁学者兼文学家。

关键词
1,悬剑空垅。
这是中国古代表达友道的重要典故之一。春秋时吴公子季札出聘晋国,途经徐国。徐君好季札之剑而不言,季札因使命在身而不便赠剑,但心意默许之。待出使归来,徐君已死。于是季札就悬剑于徐君墓树之上而去。事见《史记吴太伯世家》及刘向《新序》。李白《陈情赠友人》:“延陵有宝剑,价重千黄金。观风历上国,暗许故人深。归来挂坟松,万古知其心。”杜甫《别房太尉墓》:“对棋陪谢傅,把剑觅徐君。惟见林花落,莺啼送客闻。”

2,刘孝标辩命。
据《梁书文学传》载,刘峻(462-521),字孝标,平原(今属山东省)人。宋泰始初八岁时即被人掠至中山(今属河北省),齐永明中始归;梁天监初又因私载禁物而被免官;高祖招文学之士,却以率性不被录用,故作《辩命论》,自叹“命也者,自天之命也,定干冥兆,终然不变”。论成,有中山人刘沼(曾任秣陵令,世称刘秣陵)致书难之,“凡再返,峻并为申析以答之。会沼卒,不见峻后报者,峻乃为书以序之”云云,所言即指此书。刘孝标才思迅敏,性情爽直,但仕途坎坷,其《辩命论》实乃发泄激愤之作。其中提出了生与死、贵与贱、贫与富、治与乱、祸与福都在天命,而智愚善恶都在人为,智善之人未必长寿富贵,愚恶之人也未必短命贫贱的观点,而刘沼正是就这一人生命运问题与刘孝标展开了反复的辩论。

分析
1,此信名曰“重答书”,何义门等以为实为书信集前的“序”
“重答书”,且又是追答死者,实在堪称是书信的一种创格。但钱锺书先生却以为此文并非回复使者的书信,而是书信集前的小序。何则?全由文中“故存其梗概,更酬其旨”一句推断而来。“梗概”,大略、主要内容的意思。此指刘沼《难书》(见《刘峻集》附)。“存”,保存也。即是要通过辑录书信集,以保存下刘沼与自己辩论时提出的主要见解,以酬答“其旨”。如再配合前一句“虽隙驷不留,尺波电谢。而秋菊春兰,英华靡绝”来看,更有哀叹时光飞逝,欲为亡友整理文字,文史留名的意思在了。可见钱锺书先生所论非虚。然书信也好,小序也罢,此文的真正价值乃在其体现了中古时期士人之间的友情之美。其行文措词“凄楚缠绵,俯仰裴回,无限切痛”,尤其是最后两句深婉苍凉,“有味外味”(许梿语),令人掩卷悲叹,难以自抑。谭献更以“遒上”二字评之(《骈体文钞》卷三十)。

2,悬剑空垅
“若使墨翟之言无爽,宣室之谈有征,冀东平之树,望咸阳而西靡;盖山之泉,闻弦歌而赴节。”此句虽言鬼神,实抒己怀。“但悬剑空垅,有恨如何!”此句嘎然而止,收束全文。刘孝标援用此典,表达的乃是六朝之人对于精神价值的高度重视,是对超越世俗友情的看重。而这种友情,正如那荒冢上空悬的宝剑一般,早已逾越了生死,只建立在精神维度的交流之中,直至最高的“神游”的境界。
文化史扩展
    1,四大名注。
   刘孝标实乃一书痴也。有《世说新语注》,极有名。被列为“四大名注”之一。另外三注分别是:三国裴注、文选善注和水经郦注。

集评

刘孝标有《重荅刘秣陵沼书》,沼为秣陵郡太守,重荅非一,其后沼作书未出而死,有自其家得以示孝标,乃作此荅之,故曰“重荅”。(宋  叶廷珪《海录碎事》巻九上)

时刘贾已亡,孝标作书曰“答”,东坡作启曰“谢”,皆骈体也。列之以备一种别体。(明  贺复征《文章辨体彚选》巻七百四十八《吊书二》)

时命之不偶耶!虽驹隙不留,尺波电谢,而秋菊春兰,英华靡绝。深怀季子挂剑之感,不胜山阳邻笛之悲。昔魏曹文侯痛徐陈应刘,数年之间化为鬼物,临文抆泪,良有以焉。张孟阳赋《七哀》,哀汉陵也;杜工部赋《八哀》,哀大臣也。予今不敢以文律追歩前轨,而悼亡慨逝,古今一情。故著于巻,并疏其姓氏梗概,惟知已者览之,必有同予怀者焉。(明  刘炳《春雨轩集》四《百哀诗并序》,载史简编《鄱阳五家集》卷十五)

刘孝标见任彦升诸子,流离行路,旧交莫恤,则著《广绝交论》。与中山刘明信友善,书命往反。明信没,复为报章追答之。念其殷勤死友,寄怀寂寞;一篇之中,郈成季札遗风在焉。(明  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九十四《梁刘峻集题词》)

梁时使臣至吐谷浑,见床头数巻,乃《刘孝标集》。(明  王世贞《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五十一《艺苑巵言》)

. 刘孝标《重答刘秣陵沼书》。孝标不能引短推长,见恶武帝,沦抑冗散,而其文章录于副君之选。盖当时是非之公,如此其难冺,君父莫之夺也。孔坦临终《与庾亮书》,亮报书致祭,古人虽一书,不以存没异也。此似重答刘书之序。(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卷四十九)

(杜甫)《追酬故髙蜀州人日见寄》并序,本《追答刘沼》。(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卷五十二)

遒上。(清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三十引谭献评语)

此乃答书之序,非书也。自《文选》误收入书类,题为《追答刘沼书》,沿伪至今。考《梁书•文学•刘峻传》,明云“峻乃为书以序之曰”,以下所载之文悉与《文选》同。《南史•峻传》削去其文,但云“峻乃为书以序其事”,皆不误也。文中绝无答书之语。(清  李慈铭《越缦堂日记》卷三十《桃花圣解庵日记》壬集第二集)

情词悱恻,使人味之不尽。谭氏评曰“遒上”,未足尽其长。((近代  高步瀛《南北朝文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