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正名篇第二十二(节选)(荀子)
 国语辞典
人之所欲,生甚矣(人最强烈的欲望是生存);人之恶,死甚矣(人最厌恶的是死亡)。然而,人有从生(纵生;放弃生命)成死者,非不欲生而欲死也,不可以生而可以死也。故欲过之而动不及(有时欲望强烈,而行动不会强烈反应),心止之也(是心理节制了欲望)。心之所可中理(合乎礼义),则欲虽多,奚伤于治?(只要合乎礼义,即使欲望多,岂会会伤害国家的治乱?)欲不及而动过之,心使之也。
心之所可失理,则欲虽寡,奚止于乱?(若心理不合乎礼义,即使欲望少,何能停止国家的混乱?)故治乱在于心之所可,亡(无)于情之所欲(国家治乱在于心所认可的,是否合于礼义,而不在于情感的欲求多寡)。不求之其所在,而求之其所亡(去追求与治乱无关的东西),虽曰我得之,失之矣。
性者,天之就也(人的本性,是自然天生的);情者,性之质也(人性的本质);欲者,情之应也(欲望是情感的反应)。以所欲为可得而求之,情之所必不免也;以为可(认为欲望是正确)而道(导)之,知所必出也(是人的认知必然会驱使人们这么做)。故虽为守门(指职位低下贫贱者,),欲不可去(仍无法消除欲望),性之具也(本性所固有的)。虽为天子,欲不可尽(欲望也无法满足)。
欲虽不可尽,可以近尽(接近止尽)也。欲虽不可去,求可节(节制)也。所欲虽不可尽,求者犹近尽(使欲望接近止尽);欲虽不可去,所求不得,虑者欲节求也(条件不充许,无法满足欲望时,则节制对欲望的追求)。道者(懂得治国之道的人),进则近尽,退则节求,天下莫之若(天下没有比这种原则更好了)也。
凡人莫不从其所可(遵从其所认可的),而去其所不可。知道(道理)之莫之若也(既然知“道”是美好无比),而不从道者,无之有也。假之有人而欲南无多(想到南方的欲望不强烈),而恶北无寡(厌恶去北方的欲念却很强烈),岂为夫南之不可尽也(南方的路无法穷尽),离南行而北走也哉?今人所欲无多,所恶无寡,岂为夫所欲之不可尽也,离得欲之道,而取所恶也哉?
故可道而从之(去追求道所认可的欲望),奚以益之而乱?(哪里会因欲望增多而使国家混乱?)不可道而离之(不认可道而放弃欲望),奚以损之而治?(岂会因欲望减少而使国家安定呢?)故知者(智者)论道而已矣,小家珍说(不合正道的学者异说)之所愿者皆衰(消失)矣。
凡人之取(求取)也,所欲未尝粹(全)而来也(人所欲望得到的,不会全部都获得);其去也,所恶未尝粹而往也(人所厌恶而想抛弃的,不会全部都丢弃)。故人无动而不可以不与权俱(衡量行为标准)。衡不正(秤量的器具不正),则重县(悬挂重物)于仰,而人以为轻;轻县(悬挂轻物)于俯,而人以为重;此人所以惑于轻重也。权不正(人对事物的权衡不正),则祸托于欲(祸害包藏在人们喜爱的事物),而人以为福;福托于恶(幸福包藏在人们讨厌的事物),而人以为祸;此亦人所以惑于祸福也。道者,古今之正权也。离道而内自择(自己主观的判断),则不知祸福之所托。
荀卿(约西元前313至235年),名况,字卿,赵国郇邑人,战国后期著名思想家、教育家,人称荀子。汉朝人避宣帝讳,又称其为孙卿。荀子是继孔子、孟子以后大儒,并把法家思想注入儒学。《荀子》一书,对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影响深远。荀子曾经游历燕齐楚秦,曾在齐下讲学著书,后离楚赴楚,任兰陵令。后卒于兰陵。著名的法家人物韩非和李斯都是荀子的学生。
《荀子》一书,经西汉末年刘向校定,该书共三十二篇,除《大略》、《宥坐》、《子道》、《法行》、《哀公》、《尧问》为弟子所述,其它各篇都是荀子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