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阅微草堂笔记》

--------------------------------------------------------------------------------
(清)纪昀著
--------------------------------------------------------------------------------

【纪昀】(1724-1805)  清学者、文学家。字晓岚,一字春帆。
直隶献县(今属河北)人。乾隆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谥文
达。曾任四库全书馆总纂官。纂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能诗及骈文。
有《纪文达公遗集》。并撰有《阅微草堂笔记》等。(《辞海》)
南怀瑾《纪晓岚编书不写书》
--------------------------------------------------------------------------------
原序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1——47则)
冤猪, 义狐, 废园诗, 梦中诗, 鬼论诗, 狐缘
利己心, 曹某不怕鬼, 老学究, 无赖吕四
卷二 滦阳消夏录二(48——95则)
菜人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96——139则)
泥古不化, 老儒肆诈, 僧诈
卷四 滦阳消夏录四(140——192则)
卷五 滦阳消夏录五(193——246则)
卷六 滦阳消夏录六(247——297则)
鬼隐
卷七 如是我闻一(1——63则)
卷八 如是我闻二(64——123则)
卷九 如是我闻三(124——193则)
卷十 如是我闻四(194——256则)
甲已相仇
卷十一 槐西杂志一(1——76则)
卷十二 槐西杂志二(77——144则)
侍郎夫人
卷十三 槐西杂志三(145——225则)
太湖渔女
卷十四 槐西杂志四(226——286则)
卷十五 姑妄听之一(1——57则)
李生恨事
卷十六 姑妄听之二(58——111则)
卷十七 姑妄听之三(112——163则)
复仇, 京师骗术
卷十八 姑妄听之四(164——213则)
四救先生, 侠妓, 交河吏
卷十九 滦阳续录一(1——29则)
卷二十 滦阳续录二(30——53则)
卷二十一 滦阳续录三(54——77则)
书痴, 驳乩诗
卷二十二 滦阳续录四(78——99则)
卷二十三 滦阳续录五(100——125则)
卷二十四 滦阳续录六(126——149则)
附:纪汝佶六则
                  纪晓岚编书不写书
                       南怀瑾
    清代乾隆年间,主编‘四库全书’的著名学者纪晓岚曾经说过:“世间
的道理与事情,都在古人的书中说尽,现在如再著述,仍然超不过古人的范
围,又何必再多著述。”纪晓岚一生之中,从不着书,只是编书--整理前人
的典籍,将中国文化作系统的分类,以便于以后的学者们学习。自己的著作
只有‘阅微草堂笔记’一册而已。
    就是因为他倚此态度而为学,自然地读书非常多,了解得亦较为他人深
刻而正确,他对道家的学术,就下了八个字的评语:“综罗百代,广博精微
。”“广博”是包罗众多,“精微”是精细到极点,微妙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但是,道家的流弊也很大,画符念咒、吞刀吐火之术,都变成了道家的
文化,更且阴阳、风水、看相、算命、医药、武功等等,几乎无一不包括在
内,都属于道家的学术,所以虽是“综罗百代,广博精微”,也因之产生了
流弊。
    说到纪晓岚,顺便讲两个笑话。纪晓岚一生治学严谨,对学生的教育也
很严格,近于苛求。一个学生写了一篇文章拿给纪晓岚,他看完后,批了两
句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是杜甫的两句诗,这个学
生莫名其妙,去问老师。纪晓岚说:“两个黄鹂鸣翠柳”,不知讲些什么;
“一行白鹭上青天”,愈飞愈远离题万里。
    还有一次,纪晓岚在一个学生的文章上批上“放狗屁”三个字,这个学
生觉得挺委屈,老师怎么能说我放狗屁,就去找纪晓岚。纪晓岚回答:说你
的文章是“放狗屁”还算是好的,次一等的叫“狗放屁”,再次一等的叫“
放屁狗”。
(谢  强
摘引并植字自《南怀谨谈历史与人生》  练性干  编,复旦大学出版社,1995)

《阅微草堂笔记》原序

    文以载道,儒者无不能言之。夫道岂深隐莫测,秘密不
传,如佛家之心印,道家之口诀哉!万事当然之理,是即道
矣。故道在天地,如汞泻地,颗颗皆圆;如月映水,处处皆
见。大至于治国平天下,小至于一事一物、一动一言,于乎
不在焉。文其道之一端也,文之大者为《六经》,固道所寄
矣,降而为列朝之史,降而为诸子之书,降而为百氏之集,
是又文中之一端,其言皆足以明道,再降而稗官小说,似无
与于道矣;然《汉书·艺文志》列为一家,历代书目亦皆著
录,岂非以荒诞悖妄者虽不足数,其近于正者,于人心世道
亦未尝无所裨欤!河间先生以学问文章负天下重望,而天性
孤直,不喜以心性空谈,标榜门户;亦不喜才人放诞,诗坛
酒社,夸名士风流。是以退食之馀,惟耽怀典籍;老而懒于
考索,乃采掇异闻,时作笔记,以寄所欲言。《滦阳消夏
录》等五书,(亻叔chu)诡奇谲,无所不载;(氵光 guang
)洋恣肆,无所不言。而大旨要归于醇正,欲使人知所劝
惩。故诲淫导欲之书,以佳人才子相矜者,虽纸贵一时,终
渐归湮没。而先生之书,则梨枣屡镌,久而不厌,是则华实
不同之明验矣。顾翻刻者众,讹误实繁;且有妄为标目,如
明人之刻《冷斋夜话》者,读者病焉。时彦夙从先生游,尝
刻先生《姑妄听之》,附跋书尾,先生颇以为知言。迩来诸
板益漫漶,乃请于先生,合五书为一编,而仍各存其原第。
篝灯手校,不敢惮劳。又请先生检视一过,然后摹印。虽先
生之著作不必借此刻以传,然鱼鲁之舛差稀,于先生教世之
本志,或亦不无小补云尔。嘉庆庚申八月,门人北平盛时彦
谨序。
----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之一冤猪,

胡御史牧亭言:其里有人畜一猪,见邻叟,辄(目真)目狂吼,奔突
欲噬,见他人则否。邻叟初甚怒之,欲买而啖其肉。既而憬然省曰:
“此殆佛经所谓夙冤耶?世无不可解之冤。”乃以善价赎得,送佛寺
为长生猪。后再见之,弭耳昵就,非复曩态矣。尝见孙重画伏虎应
真,有巴西李衍题曰:“至人骑猛虎,驭之犹骐骥。岂伊本驯良?道
力消其鸷。乃知天地间,有情皆可契。共保金石心,无为多畏忌。”
可为此事作解也。
憬(jing3):觉悟。
曩(nang3):以往,过去。
骐(qi2):青黑色有如棋盘格子纹的马。
骥(ji4):千里马。
鸷(zhi4):凶猛的鸟。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之二义狐,
          沧州刘上玉孝廉,有书室为狐所据,白昼与人对语,掷瓦石
击人,但不睹其形耳。知州平原董思任,良吏也,闻其事,自往驱之。
方盛陈人妖异路之理,忽檐际朗言曰:“公为官颇爱民,亦不取钱,
故我不敢击公。然公爱民乃好名,不取钱乃畏后患耳,故我亦不避
公。公休矣!毋多言取困。”董狼狈而归,咄咄不怡者数日。刘一仆
妇甚粗蠢,独不畏狐,狐亦不击之。或于对语时举以问狐,狐曰:“彼
虽下役,乃真孝妇也。鬼神见之犹敛避,况我曹乎?”刘乃令仆妇居
此室,狐是日即去。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之四 废园诗,
    东光李又聃先生,尝至宛平相国废园中,见廊下有诗二首。
其一曰:“飒飒西风吹破棂,萧萧秋草满空庭。月光穿漏飞檐角,
照见莓苔半壁青。”其二曰:“耿耿疏星几点明,银河时有片云
行。凭阑坐听谯楼鼓,数到连敲第五声。”墨痕惨淡,殆不类人
书。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之五 梦中诗,
    董曲江先生,名元度,平原人。乾隆壬申进士,入翰林,散馆
改知县,又改教授,移疾归。少年梦人赠一扇,上有三绝名曰:“
曹公饮马天池日,文采西园感故知。至竟心情终不改,月明花影上
旌旗。”“尺五城南并马来,垂杨一例赤鳞开。黄金屈戍雕胡锦,
不信陈王八斗才。”“箫鼓冬冬画烛楼,是谁亲按小凉州?春风豆
蔻知多少,并作秋江一段愁。”语多难解,后亦卒无征验,莫名其
故。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之八 狐缘
    献县周氏仆周虎,为狐所媚,二十馀年如伉俪。尝语仆曰:
“吾炼形已四百馀年,过去生中,于汝有业缘当补;一日不满,
即一日不得生天。缘尽,吾当去耳。”一日,冁然自喜,又泫然
自悲,语虎曰:“月之十九日,吾缘尽当别。已为君相一妇,可
聘定之。”因出白金付虎,俾备礼。自是狎昵燕婉,逾于平日,
恒形影不离。至十五日,忽晨起告别。虎怪其先期,狐泣曰:“
业缘一日不可减,亦一日不可增,惟迟早则随所遇耳。吾留此三
日缘,为再一相会地也。”越数年,果再至,欢洽三日而后去。
临行呜咽曰:“从此终天诀矣!”陈德音先生曰:“此狐善留其
有馀,惜福者当如是。”刘季箴则曰:“三日后终须一别,何必
暂留?此狐炼形四百年,尚未到悬崖撒手地位。临事者不当如是。”
余谓二公之言,各明一义,各有当也。
----
利己心 纪昀

    北村郑苏仙,一日梦至冥府,见阎罗王方录囚(注:审察记录囚犯的罪状)。
有邻村一媪至殿前,王改容拱手,赐以杯茗,命冥吏速送生善处。郑私叩(注:偷
偷询问)冥吏曰:“此农家老妇,有何功德?”冥吏曰:“是媪一生无利己损人心。
夫利己之心,虽贤士大夫或不免。然利己者必损人,种种机械(注:巧诈),因是
而生,种种冤愆(注:qiand一声,音牵,罪过),因是而造;甚至贻臭万年,流毒
四海,皆此一念为害也。此一村妇而能自制其私心,读书讲学之儒,对之多愧色矣。
何怪王之加礼乎!”郑素有心计,闻之惕然而寤(注:wu四声,音误,睡醒)。
    郑又言,此媪未至以前,有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称所至但饮一杯水,今无愧鬼
神。王哂(注:shen三声,音审,微笑)曰:“设官以治民,下至驿丞闸官(注:
驿是古时供传递政府文书的人或来往官员暂住、换马的处所,设丞以管理。驿丞是
个小官;闸官,管水闸的官),皆有利弊之当理。但不要钱即为好官,植木偶于堂,
并水不饮,不更胜公乎?”官又辨曰:“某虽无功,亦无罪。”王曰:“公一生处
处求自全,某狱某狱,避嫌疑而不言,非负民乎?某事某事,畏烦重而不举,非负
国乎?三载考绩(注:清代定例,每三年一次考查官员的政绩,做了评语,作为任
免升降的依据)之谓何?无功即有罪矣。”官大XX(左足右叔,左足右昔,cu三
声、ji二声,音促吉,恭敬而不安的样子),锋棱顿减。王徐顾笑曰:“怪公盛气
耳。平心而论,要有三四等好官,来生尚不失冠带(注:官员的衣帽,代指官职)
。”促命即送转轮王(注:俗传地狱有十殿阎罗,第十殿为转轮王,主管鬼魂转生
阳世的事情)。
    观此二事,知人心微暧(ai三声,音爱。微,隐蔽;暧,昏暗,不明),鬼神
皆得而窥,虽贤者一念之私,亦不免于责备。“相尔在室”(注:《诗经.大雅.
抑》有“相尔在室,尚不愧于屋漏”句,意思是反省一下你自己(的行为),应该
无愧于屋里的鬼神),其信然乎!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一
----
  曹某不怕鬼                ·纪昀·
    曹司农(注:学管钱粮的官。清代的户部尚书也别称司农)竹虚言:其族
兄自歙(注:she四声,今安徽省歙县)往扬州,途经友人家。时盛夏,延坐
书屋,甚轩爽。暮欲下榻其中,友人曰:\"是有魅,夜不可居。\"曹强居之。
    夜半,有物自门隙蠕蠕入,薄如夹纸(注:作夹带用的纸,极薄。旧时考生
应试,私带预先抄好的文字资料或书籍入考场,叫做夹带)。入室后,开展作
人形,乃女子也。曹殊不畏。忽披发吐舌作缢鬼状。曹笑曰:\"犹是发,但稍
乱;犹是舌,但稍长,亦何足畏?\"忽自摘其首置案上。曹又笑曰:\"有首尚不
足畏,况无首耶!\"鬼技穷,倏然灭。及归途再宿,夜半,门隙又蠕动。甫露
其首,辄唾曰:\"又此败兴物耶?\"竟不入。
    此与嵇中散(注:三国时魏国文学家嵇康,曾官居中散大夫,世称嵇中散。
他不怕鬼的故事,分别见于《艺文类聚》卷四四和《太平广记》卷三一七中)
事相类。夫虎不食醉人,不知畏也。大抵畏则心乱,心乱则神涣,神涣则鬼得
乘之。不畏则心定,心定则神全,神全则囗(注:li四声,音隶,指灾气)之
气不能干。故记中散是事者,称\"神志湛然,鬼惭而去\"。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一
----
     老学究  ·纪昀·

    爱堂先生言:闻有老学究(注:此特指迂腐浅陋的读书人)夜行,忽遇其
亡友。学究素刚直,亦不怖畏,问:\"君何往?\"曰:\"吾为冥吏,至南村有所
勾摄,适同路耳。\"因并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庐也。\"问:\"何以知之?
\"曰:\"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惟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注:道家称灵魂为
元神)朗彻,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缥渺缤纷,烂
如绵绣。学如郑、孔(注:汉代的郑玄、孔安国,都是博通儒家经典的学者),
文诏屈、宋、班、马者(屈原、宋玉,是战国时代的文学家;班固、司马迁,
是汉代的史学家、文学家),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次者数丈,次者数尺,
以渐而差。极下者亦荧荧如一灯,照映户牖(注:you三声,音有,窗)。人不
能见,惟鬼神见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学究问:\"我读书一
生,睡中光芒当几许?\"鬼嗫嚅良久曰:\"昨过君塾,君方昼寝,见君胸中高头
讲章一部,墨卷(注:科举考试中,乡试、会试考中者的试卷,被书商刻印发
卖,供以后准备应考的人作为范本,这种书叫墨卷)五六百篇,经文(注:明
清科举考试的八股文,题目都出自四书五经,于是有人将这些经书中可能被作
为出题的内容,分别写成一篇篇文章,供学生熟背和抄袭,这些文章叫经文)
七八十篇,策略(注:科举考试还要考策问,是就经书、历史、政治等方面提
出问题,上考生逐一对答。有人便预先拟作了一些答问文章,供别人熟背或抄
袭,这些文章便叫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诸生诵读之声,
如在浓云密雾中。实未见光芒,不敢妄语。\"学究怒叱之,鬼大笑而去。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一
点评:为考而考的科举思想依然故我,盛行于世。其弊端有三,一是学与用脱
节;二是重复无用之学;三是自由的学术思想难成气候。
    有知识而无思想,便无法成就学问。故只能成为书匠,如书厨而成摆设。
----
        无赖吕四         纪昀
    沧州城南上河涯,有无赖吕四,凶横无所不为,人畏如狼虎。一日薄暮,
与诸恶少村外纳凉。忽隐隐闻雷声,风雨且至。遥见一少妇,避入河干古庙
中。吕语诸恶少曰:\"彼可淫也。\"时已入夜,阴云黯黑。吕突入,掩其口。
从共褫(注:chi三声,音耻,脱掉)衣沓嬲(注:ta四声niao三声,踏鸟,
轮奸)。俄电光穿牖,见状貌似是其妻,急释手问之,果不谬。吕大恚(注:
hui四声,音会,愤怒),欲提妻掷河中。妻大号(注:hao三声,音毫,哭
喊)曰:\"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杀我耶?\"吕语塞,急觅
衣裤,已随风吹入河流矣。旁皇(注:同彷徨)无计,乃自负裸妇归。云散
月明,满村哗笑,争前问状。吕无可置对,竟自投于河。盖其妻归宁(注:
已嫁女子回娘家省视父母),约一月方归。不虞母家遘(注:gou四声,音
构,遇)回禄(注:传说中的火神,后代指火灾),无屋可栖,乃先期返。
吕不知而遘此难。后妻梦吕来曰:\"我业重,当永堕泥犁(注:地狱。梵语的
译音)。缘生前事母尚尽孝,冥官检籍(注:登记册),得受蛇身,今往生
矣。汝后夫不久至,善事新姑嫜(注:公婆)。阴律不孝罪至重,毋自蹈冥
司汤镬(注:huo四声,音获,古代酷刑。汤是滚水,把人投入滚水中煮死)
也。\"至妻再醮(注:jiao四声,音叫,再嫁)日,屋角有赤练蛇垂首下视,
意似眷眷。妻忆前梦,方举首问之,俄闻门外鼓乐声,蛇于屋上跳掷数四,
奋然去。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一
----
       菜人     ·纪昀·

    景城(注:河北献县村庄名,作者祖居于此)西偏,有数荒冢,将平矣。
小时过之,老仆施祥指曰:\"是即周某子孙,以一善延三世者也。\"盖前明崇祯
(注:明代最后一个皇帝的年号)末,河南、山东大旱蝗,草根木皮皆尽,乃
以人为粮,官吏弗能禁。妇女幼孩,反接鬻(注:yu四声,音裕;卖)于市,
谓之菜人。屠者买去,如囗(注:kui一声,音亏;割)羊豕(注:shi三声,
音史;猪)。
    周氏之祖,自东昌(注:府名,治所在今山东省聊城县)商贩归,至肆午
餐。屠者曰:\"肉尽,请少待。\"俄见曳(注:ye三声,音页;拉,牵引)二女
子入厨下,呼曰:\"客待久,可先取一蹄来!\"急出止之,闻长号一声,则一女
已生断右臂,宛转地上;一女战栗无人色。见周,并哀呼,一求速死,一求救。
周恻然心动,并出资赎之。一无生理,急刺其心死;一携归,因无子,纳为妾。
竟生一男,右臂有红丝,自腋下绕肩胛,宛然断臂女也。后传三世乃绝。皆言
周本无子,此三世乃一善所延云。
    ──《阅微草堂笔记》卷二《滦阳消夏录》二
----
泥古不化  纪昀

    刘羽冲,佚其名,沧州人。先高祖厚斋公多与唱和。性孤僻,好讲古制,实迂阔不
可行。尝倩(注:qianl四声,音欠,委托)董天士作画,倩厚斋公题。内《秋林读书》
一幅云:“兀坐秋树根,块然无与伍。不知读何书,但见须眉古。只愁手所持,或是井
田谱(注:宋代夏休著《周礼井田谱》,研究周代所实行的井田制度)。”盖规之也。
偶得古兵书,伏读经年,自谓可将十万。会有土寇,自练乡兵与之角,全队溃复,几为
所擒。又得古水利书,伏读经年,自谓可使千里成沃壤。绘图列说于州官。州官亦好事
(注:hao四声,喜欢多事),使试于一村。沟洫(注:xu四声,音序,田间灌溉排水
的水道)甫成,水大至,顺渠灌入,人几为鱼。
    由是抑郁不自得,恒独步庭阶,摇首自语曰:“古人岂欺我哉!”如是日千百遍,
惟此六字。不久,发病死。后风清月白之夕,每见其魂在墓前松柏下,摇首独步。侧耳
听之,所诵仍此六字也。或笑之,则X(注:左炎右欠,xu一声,音虚,忽然)隐。次
日伺之,复然。泥(注:ni四声,音逆,拘泥于古代的成规或古人的说法)古者愚,何
愚乃至是欤!
    阿文勤公(注:清满洲正白旗人阿克敦,文勤是他的谥号)尝教昀曰:“满腹皆书
能害事,腹中竟无一卷书,亦能害事。国弈不废旧谱,而不执(注:不偏执)旧谱;国
医不泥古方,而不离古方。故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又曰:‘能与人规矩,不
能使人巧。’”
──《阅微草堂笔记》卷三《滦阳消夏录》三
----
      老儒肆诈            ·纪昀·
    
    淮镇在献县东五十五里,即《金史》所谓槐家镇也。有马氏者,家忽见
变异:夜中或抛掷瓦石,或鬼声呜呜,或无人处突火出,嬲(niao三声,音
鸟,骚扰)岁余不止。祷禳(rang二声,音瓤,祈祷鬼神以求消灾除祸)亦
无验,乃买宅迁居。有赁居者,嬲如故,不久亦他徙。以是无人敢再问。有
老儒不信其事,以贱价得之。卜日(注:选择日子)迁居,竟寂然无他。颇
谓其德能胜妖。既而有猾盗登门与诟(注:gou四声,音够,辱骂)争,始
知宅之变异,皆老儒贿盗夜为之,非真魅也。先姚安公曰:“魅亦不过变幻
耳。老儒之变幻如是,即谓之真魅可矣。”
──《阅微草堂笔记》卷三《滦阳消夏录》三
----
      僧诈       纪昀
    景城南有破寺,四无居人,惟一僧携二弟子司香火,皆蠢蠢如村佣,见
人不能为礼。然谲诈殊甚,阴市松脂炼为末,夜以纸卷燃火撒空中,焰光四
射。望见趋问,则师弟键户西酣寝,皆曰不知。又阴市戏场佛衣,作菩萨罗
汉形,月夜或立屋脊,或隐寺门树下。望见趋问,亦云无睹。或举所见语之,
则合掌曰:\"佛在西天,到此破落寺院何为?官司方禁白莲教(注:混合有佛
教、明教、弥勒教等内容的秘密宗教组织。农民起义常用它作为组织斗争的
工具。清代对白莲教禁得很严),与公无仇,何必造此语祸我?\"人益信为佛
示现,檀施(注:布施)日多。然寺日颓敝,不肯葺(注:qi四声,音气,修
理)一瓦一椽,曰:\"此方人喜作蜚语,每言此寺多怪异。再一庄严,惑众者
益借口乎。\"积十余年,渐致富。忽盗瞰(注:kan四声,音看,俯视)其室,
师弟并拷死,罄(注:qing四声,音庆,尽)其资去。官检所遗带囊箧,得
松脂戏衣之类,始悟其奸。此前明崇祯末事。先高祖厚斋公曰:\"此僧以不蛊
惑(注:gu三声,音古,欺骗、迷惑)为蛊惑,亦至巧矣。然蛊惑所得,适以
自戗,虽谓之至拙可也。\"
    ──《阅微草堂笔记》卷三《滦阳消夏录》三
----
鬼隐  纪昀

    戴东原言:明季有宋某者,卜葬地,至歙县深山中。日薄暮,风雨欲来,见岩
下有洞,投之暂避。闻洞内人语曰:“此中有鬼,君勿入。”问:“汝何以入?”
曰:“身即鬼也。”宋请一见。曰:“与君相见,则阴阳气战,君必寒热小不安。
不如君烧火自卫,遥作隔座谈也。”宋问:“君必有墓,何以居此?”曰:“吾神
宗(注:明代皇帝朱翊钧,年号万历)时为县令,恶仕宦者货利相攘(rang三声,
音嚷,侵夺),进取相轧,乃弃职归田。殁而祈于阎罗,勿轮回(注:佛教名词。
佛教认为众生各依所作善恶业因,一直在所谓六道──天、人、阿修罗、地狱、饿
鬼、畜生中生死相续,升沉不定,有如车轮的旋转不停,故称轮回)人世。遂以来
生禄秩,改注阴官。不虞幽冥之中,相攘相轧,亦复如此,又弃职归墓。墓居群鬼
之间,往来嚣杂,不胜其烦,不得已避居于此。虽凄风苦雨,萧索难堪,较诸宦海
风波,世途机阱(注:jing二声,音井,装有自动机关的捕兽陷阱),则如生忉利
天(注:佛教名词。又称三十三天,引伸为天堂。忉,dao一声,音刀)矣。寂历空
山,都忘甲子(注:甲居十干之首,子居十二支首位。古人用干支相配以纪日、纪
年,故又以甲子代称岁月)。与鬼相隔者,不知几年;与人相隔者,更不知几年。
自喜解脱万缘,冥心造化,不意又通人迹,明朝当即移居。武陵渔人(注:晋人陶
潜所写《桃花源记》中人物),勿再访桃花源也。”语讫,不复酬对。问其姓名,
亦不答。宋携有笔砚,因濡墨大书“鬼隐”两字于洞口而归。
──《阅微草堂笔记》卷六《滦阳消夏录》六
----
甲乙相仇 纪昀

    甲乙有夙怨,乙日夜谋倾(注:在这里是搞垮的意思)甲。甲知之,乃阴使
其党某以他途入乙家,凡为乙谋,皆算无遗策(注:失算);凡乙有所为,皆以
甲财密助其费,费省而工倍。越一两岁,大见信,素所倚任者皆退听(注:摒退
不再听信其言)。乃乘间说乙曰:“甲昔阴调妇,讳弗敢敢言,然衔之实次骨(
注:入骨)。以力弗敌,弗敢撄(注:ying一声,音英;接近,触犯)。闻君亦
有仇于甲,故效犬马于门下。所以尽心于君者,固以报知遇,亦为是谋也。今有
隙可抵,盍(注:he二声,音合;何不)图之。”乙大喜过望,出多金使谋甲。
某乃以乙金为甲行贿,无所不曲到。阱既成,伪造甲恶迹及证佐姓名以报乙,使
具牒(注:这里是指状子)。双庭鞫,则事皆子虚乌有(注:汉代司马相如作《
子虚赋》,假托子虚、乌有先生及亡是公三人互相问答,后来便用子虚乌有指虚
假、不存在的事),证佐亦莫不倒戈,遂一败涂地,坐诬论戍。愤恚(注:hui四
声,音慧;恨,怒)甚,以昵某久,平生阴事皆在其手,不敢再举,竟气结死。
死时誓诉于地下,然越数十年卒无报。
    论者谓难端发自乙,甲势不两立,乃铤而走险,不过自救之兵,其罪不在甲。
某本为甲反间,各忠其所事,于乙不为负心,亦不能甚加以罪,故鬼神弗理也。
此事在康熙(注:清圣祖玄烨的年号)末年。《越绝书》载子贡谓越王曰:“夫
有谋人之心而使人知之者,危也。”岂不信哉!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如是我闻》四
----
侍郎夫人 纪昀

    某侍郎夫人卒,盖棺以后,方陈祭祀,忽一白鸽飞入帏,寻视无睹。X(注:
左亻右叔,chu四声,音触,X扰::骚扰动乱)扰间,烟焰自棺中涌出,连甍(
注:meng二声,音盟,屋脊)累栋,顷刻并焚。闻其生时,御下严:凡买女奴,
成券入门后,必引使长跪,先告戒数百语,谓之教导;教导后,即褫衣反接,挞
百鞭,谓之试刑。或转侧,或呼号,挞弥甚。挞至不言不动,格格然如击木石,
始谓之知畏,然后驱使。安州(注:今河北安新县)陈宗伯夫人,先太夫人姨也,
曾至其家。常曰其僮仆婢媪,行列进退,虽大将练兵,无如是之整齐也。又余常
至一亲串(注:串:guan四声,音贯;亲近的人或亲戚)家,丈人行也,入其内
室,见门左右悬二鞭,穗皆有血迹,柄皆光泽可鉴。闻其每将就寝,诸婢一一缚
于凳,然后复之以衾(注:qin一声,音钦,大被),防其私遁或自戕也。后死时,
两股疽(注:ju一声,音居,痈疮)溃露骨,一若杖痕。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二《槐西杂志》二
----
   太湖渔女            ·纪昀·
    
    吴惠叔言:太湖有渔户嫁女者,舟至波心,风浪陡作,舵师失措,已欹
侧欲沉。众皆相抱哭。突新妇破帘出,一手把舵,一手牵篷索,折戗(注:
chuang四声,音创,反方向。折戗,顶着逆风侧帆航行)飞行,直抵婿家,
吉时犹未过也。洞庭(注:指洞庭东山与洞庭西山,原为太湖的两个岛,后
与陆地相连)人传以为奇。或有以越礼讥者,惠叔曰:“此本渔户女,日日
船头持篙橹,不能责以必为宋伯姬(注:《左传》襄公三十年记载:宋国大
火,宋伯姬严守妇女夜间无伴不出室的礼法,拒绝别人的劝说,不肯出屋,
终被烧死)也。”又闻吾郡有焦氏女,不记何县人,已受聘矣。有谋为媵(
注:ying三声,音硬,陪送出嫁;随嫁的人;妾)者,中以蜚语,婿家欲离
婚。父讼于官,而谋者陷阱已深,非惟证佐凿凿,且有自承为所欢者。女见
事急,竟倩邻媪导至婿家,升堂拜姑曰:“女非妇比,贞不贞有明证也。儿
与其献丑于官媒(注:官衙中的女役,女性罪犯的发堂、择配偶、看管、解
送等工作,均由官媒执行),仍为所诬,不如献丑于母前。”遂阖户弛服,
请姑验。讼立解。此较操舟之新妇更越礼矣,然危急存亡之时,有不得不如
是者。讲学家(注:指讲求道学、竭力宣传封建礼教的人。道学是宋儒的哲
学思想,以继承孔孟道统,宣扬性命义理之学为主)动以一死责人,非通论
也。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三《槐西杂志》三
----
李生恨事 纪昀

    太白(注:唐代大诗人李白,字太白)诗曰:“徘徊映歌扇,似月云中见;想
见不相亲,不如不想见。”此为冶游(注:与歌伎来往)言也。人家夫妇有睽(注:
kui二声,音魁,隔离)离阻隔而日日想见者,则不知是何因果矣。
    郭石洲言:中州(注:今河南地区)有李生者,娶妇旬余而母病,夫妇更番守
侍,衣不解结者七八月。母殁后,谨礼法法,三载不内宿。后贫甚,同依外家。外
家亦仅仅温饱,屋宇无多,扫一室留居。未匝月,外姑(注::岳母)之弟远就馆
(注:上任当家塾教师),送母来依姊。无室可容,乃以母与女共一室,而李生别
榻书斋,仅早晚同案食耳。
    阅两载,李生入京规(注:谋划)进取,外舅(注:岳父)亦携家就幕(注:
到幕府里当幕僚)江西。后得信,云妇已卒。李生意气懊丧,益落拓不自存,仍附
舟南下觅外舅。外舅已别易主人,随往他所。无所栖托,姑卖字糊口。一日,市中
遇雄伟丈夫,取视其字曰:“君书大好,能一岁三四十金,为人书记乎?”李生喜
出望外,即同登舟。烟水渺茫,不知何处。至家,供张(注:陈设布置)亦甚盛。
及观所属笔札,则绿林豪客(注:对强盗的雅称)也。无可如何,姑且依止。虑有
后患,因诡易里籍姓名。主人性豪侈,声伎满前,不甚避客。每张乐(注:奏乐),
必召李生。偶见一姬,酷肖其妇,疑为鬼。姬亦时时目李生,似曾相识,然彼此不
敢通一语。盖其外舅江行,适为此盗所劫,见妇有姿首(注:美丽的容貌),并掠
以去。外舅以为大辱,急市薄X(左木右彗,hui四声,音惠,棺材)诡言女中伤
死,伪为哭殓,载以归。妇惮死失身,已充盗后房(注:姬妾所居之处,也用为姬
妾的代称),故于是相遇。然李生信妇已死,妇又不知李生改姓名,疑为貌似,故
两相失。大抵三五日必一见,见惯亦不复想目矣。如是六七年。一日,主人呼李生
曰:“吾事且败,君文士,不必与此难。此黄金五十两,君可怀之,藏某处丛荻间,
候兵退,速觅渔舟返。此地人皆识群,不虑其不相送也。”语讫,挥手使急去伏匿。
未几,闻哄然格斗声。既而闻传呼曰:“盗已全队扬帆去,且籍(注:登记)其金
帛妇女。”时已曛黑,火光中窥见诸乐伎皆披发肉袒(注:tan三声,音坦,去掉
衣服,裸露身体),反接(注:手绑在背后)系颈,以鞭杖驱之行,此姬亦在其内,
惊怖战粟,使人心恻。明日,岛上无一人,痴立水次。良水,忽一人掉小舟呼曰:
“某先生耶?大王故无恙,且送先生返。”行一日夜,至岸。惧遭物色(注:形貌。
这里是指按照形貌查访缉拿),乃怀金北归。至则外舅已先返。仍在其家,贷所携,
渐丰裕。念夫妇至相爱,而结X(X为左衣旁右离,li二声,音黎。X是古代女子
出嫁时所用的佩巾。结X代指结婚)十载,始终无一月共枕席。今物力稍充,不忍
终以薄X(左木右彗)葬,拟易佳木,且欲一睹其遗骨,亦夙昔之情。外舅力沮不
能止,词穷吐实。急兼程至豫章(注:江西南昌的别称),冀合乐昌之镜(注:既
欲称“破镜重圆”的故事。孟X──上左户右攵下木,音起《本事记》记载:南朝
陈将亡时,附马徐德言预料妻子乐昌公主将被抢走,于是将一枚铜镜打破,与妻子
各执一半,约定作为他日重见时的凭证。陈亡,乐昌公主为隋杨素占有。后徐德言
至京城,遇人卖镜,取与己藏之半相合,感而题诗。公主见诗悲泣。杨素知道后,
遂使公主与德言团圆。后世便以破镜重圆比喻夫妻失散或离婚后重又团聚)。则所
俘乐伎,分赏已久,不知流落何所矣。每回忆六七年中,咫尺千里,辄惘然如失。
又回忆被俘时,缧绁(注:lei二声,音雷,xie四声,音泄,捆绑犯人的绳索)鞭
笞之状,不知以后摧折,更复若何,又辄肠断也。从此不娶,闻后竟为僧。
    戈芥舟前辈曰:“此事竟可作传奇,惜末无结束,与《桃花扇》(注:传奇剧
本,清代孔尚任作。剧中的男女主人公被安排以入山修道作结,以后的事就不记载
了。所以这里说它“无结束”)相等。虽曲终不见,江上峰青(注:“曲终人不见,
江上数峰青”,是唐代诗人钱起《湘灵鼓瑟》诗中的句子),绵邈含情,正在烟波
不尽,究未免增人怊怅(注:chao一声,音超;怊怅,悲伤失意的样子)耳。”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五《姑妄听之》一
----
复仇                 ·纪昀·
    
    周景垣前辈言:有巨室眷属,连舻(注:lu二声,音卢,船头。借指为
船)之任,晚泊大江中。俄一大舰来同泊,门灯樯帜,亦官舫也。日欲没时,
舱中二十余人露刃跃过,尽驱妇女出舱外。有靓妆(注:艳丽的装饰)女子
隔窗指一少妇曰:“此即是矣。”群盗应声曳之去。一盗大呼曰:“我即尔
家某婢父。尔女酷虐我女,鞭捶炮烙(注:pao二声、luo四声,音咆落,古
代一种酷刑,用烧红的金属炙人体)无人理。幸逃出遇我,尔追捕未获。衔
冤次骨,今来复仇也。”言讫,扬帆顺流去,斯须灭影。缉寻无迹,女竟不
知其所终,然情状可想矣。夫贫至鬻女,岂复有所能为?而不虑其能为盗也。
婢受惨毒,岂复能报?而不虑其父能为盗也。此所谓蜂虿(注:chai柴去声,
有毒:虿是蝎子一类的毒虫,意谓物虽小而能为害于人)有毒欤!
    
    又李受公言:有御婢残忍者,偶以小过闭空房,冻饿死,然无伤痕。其
父讼不得直,反受笞。冤愤莫释,夜逾垣入,并其母女手刃之。海捕(注:
官府发出公文追捕在逃人犯)多年,竟终漏网。是不为盗亦能报矣。又言京
师某家火,夫妇子女并焚,亦群婢怨毒之所为。事无显证,遂无可追求。是
不必有父亦能自报矣。
    
    余有亲串,鞭笞婢妾,嬉笑如儿戏,间有死者。一夕,有黑气如车轮,
自檐堕下,旋转如风,啾啾然有声,直入内室而隐。次日,疽发于项如粟颗,
渐以四溃,首断如斩。是人所不能报,鬼亦报之矣。人之爱子,谁不如我?
其强者衔冤茹痛,郁结莫申,一决横流,势所必至。其弱者横遭荼毒(注:
残害),赍(ji一声,音击,怀抱着)恨黄泉(注:人死后埋葬的墓穴,亦
以指阴间),哀感三灵(注:指天、地、人),岂无神理!不有人祸,必有
天刑,固亦理之自然耳。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七《姑妄听之》三
----
    京师骗术             纪昀
    人情狙诈(注:ju一声,音居,狡猾奸诈),无过于京师。余常买罗小
华墨(注:明代制墨家罗小华,名龙纹,所造的墨中掺有金、玉、珍珠等,
以示贵重)十六铤(注:jing四声,音订,锭的本字),漆匣黯敝,真旧物
也。试之,乃抟(注:tuan二声,音团,把散碎的东西捏聚成团)泥而染以
黑色,其上白霜,亦盦(注:an一声,音安,同庵,放置、复盖之意,这里
当埋藏)于湿地所生。又丁卯乡试,在小寓买烛,爇(注:ruo三声,音弱,
点燃,焚烧)之不燃。乃泥质而幂(注:mi三声,音密,罩)以羊脂。又灯
下有唱卖炉鸭者,从兄万周买之。乃尽食其肉,而完其全骨,内傅以泥,外
糊以纸,染为炙煿(注:bo二声,音伯,烧烤)之色,涂以油,惟两掌头颈
为真。又奴子赵平以二千钱买得皮X(注:左革右华,xue一声,音削,同
靴),甚自喜。一日聚雨,著以出,徒跣(注:xian三声,音显,光着脚)
而归。盖靿(注:yao四声,音要,靴筒)则乌油高丽纸揉作皱纹,底则糊粘
败絮,缘之以市。其他作伪多类此,然犹小物也。
    有选人见对门小妇甚端丽,问之,乃其夫游幕,寄家于京师,与母同居。
越数月,忽白纸糊门,合家号哭,则其夫讣音至矣。设位祭奠,诵经追荐
(注:迷信行为,诵经拜忏以超度死者),亦颇有吊者。既而渐鬻衣物,云
乏食,且议嫁。选人因赘其家。又数月,突其夫生还,始知为误传凶问。夫
怒甚,将讼官。母女哀吁,乃尽留其囊箧,驱选人出。越半载,选人在巡城
御史处,见此妇对簿(注:受审)。则先归者乃妇所欢,合谋挟取选人财,
后其夫真归而败也。黎丘之技(注:《吕氏春秋.疑似》记载的寓言:黎丘
地方一老人,醉酒回家。路上,被伪装其子的鬼所骗;以后老人带剑出门,
醉归,其子来迎接,老以为又是鬼所变,杀了儿子),不愈出愈奇乎!
    又西城有一宅,约四五十楹(注:ying二声,音盈,房屋的柱子,也代
作量词用,一所房子称为一楹),月租二十余金。有一人住半载余,恒先期
纳租,因不过问。一日,忽闭门去,不告主人。主人往视,则纵横瓦砾,无
复寸椽,惟前后临街屋仅在。盖是宅前后有门,居者于后门设木肆,贩鬻屋
材,而阴拆宅内之梁柱门窗,间杂卖之。各居一巷,故人不能觉。累栋连甍
(注:meng二声,音蒙,屋脊),搬运无迹,尤神乎矣。然是五六事,或以
取贱值,或以取便易,因贪受饵,其咎亦不尽在人。钱文敏公曰:\"与京师
人作缘,斤斤自守,不入陷阱已幸矣。稍见便宜,必藏机械,神奸巨蠹(注:
老奸巨猾),百怪千奇,岂有便宜到我辈。\"诚哉是言也。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七《姑妄听之》三
----
四救先生 纪 昀

宋清远先生言:昔在王坦斋先生学幕时,一友言梦游至冥司,见衣冠数十人累累入;
冥王诘责良久,又累累出,各有愧恨之色。偶见一吏,似相识,而不记姓名,试揖
之,亦相答。因问:“此并何人,作此形状?”吏笑曰:“君亦居幕府,其中岂无
一故交耶?”曰:“仆但两次佐学幕,未入有司署也。”吏曰:“然则真不知矣。
此所谓四救先生者也。”问:“四救何义?”曰:“佐幕者有相传口诀,曰:救生
不救死,救官不救民,救大不救小,救旧不救新。救生不救死者,死者已死,断无
可救;生者尚生,又杀以抵命,是多死一人也,故宁委曲以出之。而死者衔冤与否,
则非所计也。救官不救民者,上控之案,使冤得申,则官之祸福不可测;使不得申,
即反坐不过军流耳。而官之枉断与否,则非所计也。救大不救小者,罪归上官,则
权位重者谴愈重,且牵累必多;罪归微官,则责任轻者罚可轻,且归结较易。而小
官之当罪与否,则非所计也。救旧不救新者,旧官已去,有所未了,羁留之恐不能
偿;新官方来,有所委卸,强抑之尚可以办。其新官之能堪与否,则非所计也。是
皆以君子之心,行忠厚长者之事,非有所求取,巧为弄文,亦非有所思仇,私相报
复。然人情百态,事变万端,原不能执一而论。苟坚持此例,则矫枉过直,顾此失
彼,本造福而反造孽,本弭事而反酿事,亦往往有之。今日所鞫,即以此贻祸者。”
问:“其果报何如乎?”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夙业牵缠,因缘终凑。未来
生中,不过亦遇四救先生,列诸四不救而已矣。”俯仰之间,霍然忽醒,莫明其入
梦之故,岂神明或假以告人欤?
──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八《姑妄听之.四》
翻译成白话如下:
宋清远先生讲了这样一件事:从前我在王坦斋先生的学政衙门做幕客时,有一同事
谈起梦游地府,在那里见到官绅几十人联串进入,阎罗王责问了许久,他们又联串
走出去了,每个人都带有惭愧悔恨的神色。我偶然见到其中的一位小官员,似曾相
识,但记不起他的姓名了,试向他作揖,他也回礼。我便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为何表现出这般神态?”那小官员笑道:“先生也在做幕僚,这里面难道没有一个
老朋友吗?”我答道:“在下只做过两次学政的幕僚,没进过管行政的衙门呀。”
那官员道:“这么说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了。他们就是所谓的‘四救先生呀’。”
我问:“四救是什么意思?”他答道:“做幕僚的人有相传的口诀,叫做救生不救
死,救官不救民,救大不救小,救旧不救新。所谓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死的已经死
了,绝对救不回来;生的还生,又把他杀了来偿命,这便多死一个人了。所以宁可
想方设法把他开脱。而死者是否含冤,就不去计较了。所谓救官不救民,就是说在
上诉案件中,如果上诉者冤屈得到伸雪,那么原审官员是祸是福便难预料;倘使上
诉者冤屈不得伸雪,即使反坐其罪也不过判处军流罢了。而官员的是否错判,则不
是所考虑的事了。所谓救大不救小,就是说如果罪责由大官承担,那么权大位高的
处罚愈重,而被牵连进去的人必定多;如果把罪责归到小官身上,那么权位轻的处
罚也可以轻,而且结案较为容易。而小官之应不应担这个罪,则不是所考虑的了。
所谓救旧不救新,就是说旧官已经卸任,有些钱粮等类事情未了结,把他扣留下来,
恐怕未必能偿还;新官刚刚来,前任有些遗留下来的事情,强压他办还是可以办得
了的。以上这些都是以君子的立心,来做忠厚长者的事情,并不是想从中捞些什么,
而玩弄法律条文来作弊,也不是对谁有恩、对谁有仇,而私下加以报复。但是人情
千态万状,世事变化多端,本不能偏执一个方面来立论。倘处处坚持照四救四不救
的原则办,那么有时便会矫枉过直,顾此失彼,本想造福而反造孽,本想平息事端
而反生出事端,这种情况是常常有的。今天所审讯的人,就是因此而惹了祸的。”
我问:“这些人会受到什么样的报应?”答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前世的罪
业纠缠牵连,因果报应最后必然凑到一起。这些人在来世中,不过也遇到四救先生,
被他们列入四不救之列罢了。”俯仰行礼之间,我忽然醒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
做这个梦,难道是神明借此来告诫人们吗?
----
侠妓 纪昀

张太守墨谷言:德、景(注:德州──今山东省德州市,景州──今河北省景县)
间有富室,恒积谷而不积金,防劫盗也。康熙、雍正间,岁频歉,米价昂。闭廪不
肯粜升合(注:tiao四声,音跳,卖粮食。升合:容量单位,十合为一升),冀价
再增。乡人病之,而无如何。有角妓号玉在狐者曰:“是易与,第备钱以待可耳。
”乃自诣其家曰:“我为鸨母(注:bao三声,音宝,妓女的养母)摇钱树,鸨母
顾虐我,昨与勃X(左奚右谷,注:xi一声,音西;争吵)约我以千金自赎。我亦
厌倦风尘,愿得一忠厚长者托终身,念无如公者。公能捐千金,则终身执巾栉(注
:手巾和梳、篦,执巾栉意谓做妾伺候丈夫)。闻公不喜积金,即钱二千贯(注:
旧时货币单位,一贯为铜钱一千文)亦足抵。昨有木商闻此事,已回天津取资。计
其到,当在半月外。我不愿随此庸奴。公能于十日内先定,则受德多矣。”张故惑
此妓,闻之惊喜,急出谷贱售。廪已开,买者坌(注:ben四声,音笨,一齐聚集)
至,不能复闭,遂空其所积,米价大平。谷尽之日,妓遣谢富室曰:“鸨母养我久
,一时负气相诟,致有是议。今悔过挽留,义不可负心。所言姑俟之异日。”富室
原与私约,无媒无证,无一钱聘定,竟无如何也。此事李露园亦言之,当非虚谬。
闻此妓年甫十六七,遽能办此,亦女侠哉!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八《姑妄听之》四
----
交河吏 纪昀

王梅序言:交河(注:今河北省交河县)有为盗诬引(注:在口供中诬陷牵连别人
)者,乡民朴愿,无以自明,以赂求援于县吏。吏闻盗之诬引,由私调其妇,致为
所欧,意其妇必美,却赂而微示以意曰:“此事秘密,须其妇潜身自来,乃可授方
略。”居间者(注:为双方调解说合的人)以告乡民。乡民惮死失志(注:欠考虑
),呼妇母至狱,私语以故。母告妇,X然(左口右弗,注:fu二声,音扶;生气
的样子)不应也。越两三日,吏家有人夜叩门。启视,则一丐妇,布帕裹首,衣百
结(注:以碎布联结成的衣服,称为百结衣。后来常用以指衣服的多补丁)破衫,
闯然入。问之不答,且行且解衫与帕,则鲜妆华服艳妇也。惊问所自,红潮晕颊,
俯首无言,惟袖出片纸。就所持灯视之,某人妻三字而已。吏喜过望,引入内室,
故问其来意。妇掩泪曰:“不喻君意,何以夜来?既已来此,不必问矣,惟祈毋失
信耳。”吏发洪誓,遂相X婉(左女右燕,yan四声,音燕;本意为安闲和顺,这
里指男女情爱关系)。潜留数日,大为妇所蛊惑,神志颠倒,惟恐不得妇意。妇暂
辞去,言村中日日受侮,难于久住,如城中近君租数楹,便可托庇荫,免无赖凌藉
,亦可朝夕相往来。吏益喜,竟百计白其冤。
狱解之后,遇乡民,意甚索漠。以为狎昵(注:态度轻佻的亲近。这里意指奸污)
其妇,愧相见也。后因事到乡,诣其家,亦拒不见。知其相绝,乃大恨。会有妓诱
博者讼于官,官断妓押归原籍。吏视之,乡民妇也,就与语。妇言苦为夫禁制,愧
相负,相忆殊深。今幸相逢,乞念旧时数日欢,免杖免解。吏又惑之,因告官曰:
“妓所供乃母家籍,实县民某妻,宜究其夫。”盖觊怂恿官卖,自买之也。遣拘乡
民,乡民携妻至,乃别一人。问乡里皆去不伪。问吏何以诬乡民?吏不能对,第曰
风闻。问闻之何人?则噤无语。呼妓问之,妓乃言吏初欲挟污乡民妻,妻念从则失
身,不从则夫死,值妓新来,乃尽脱簪珥,赂妓冒名往,故与吏狎识。今当受杖,
适与相逢,因仍诳托乡民妻,冀脱槌楚。不虞其又他谋,致两败也。官复勘乡民,
果被诬。姑念其计出救死,又出于其妻,释不究,而严惩此吏焉。神奸巨蠹,莫吏
若矣,而为村妇所笼络(注:这里意指驾驭、控制),如玩弄婴孩。盖愚者恒为智
者败,而物极必反,亦往往于所备之外,有智出其上者,突起而胜之。无往不复(
注:《易.泰卦》:“无往不复,天地际也。”意思是:没有只往不返的,这是天
地间自然的法则),天之道也。使智者终不败,则天地惟智者存,愚者断绝矣,有
是理哉!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八《姑妄听之》四
----
书痴 纪昀
先姚安公曰:“子弟读书之余,亦当使略知家事,略知世事,然后可以治家,可以
涉世。明之季年,道学弥尊,科甲弥重。于是黠(注:xia,二声,音霞,聪明而
狡猾,如狡古文观止,慧古文观止)者坐讲心学(注:南宋陆九渊、明代王守仁创立的学派。他
们把“心”看作宇宙万物的本原,提出“圣人之学,心学也”的理论,因此后来便
称此派为心学),以攀援声气(注:互相提携拉拢,互通声气,结成宗派);朴者
株守课册,以求取功名。致读书之人,十无二三能解事。崇祯壬午(注:明代崇祯
十五年),厚斋公携家居河间,避孟村土寇。厚斋公卒后,闻大兵将至河间,又拟
乡居。濒行时,比邻一叟顾门神叹曰:‘使今日有一人如尉迟敬德、秦琼(注:唐
太宗部下两员勇将,后来被奉为门神),当不至此。’汝两曾伯祖,一讳景星,一
讳景辰,皆名诸生也。方在门外束X被(左衣旁右上业下美,fu,二声,音伏;铺
盖卷),闻之,与辨曰:‘此神荼(注:shen,一声,shu,一声,音申舒)、郁
垒(注:垒,lu,二声,音陆;传说中上古有神荼、郁垒兄弟二人,能捉鬼。后世
遂绘二人贴门上,左神荼,右郁垒,俗称门神)像,非尉迟敬德、秦琼也。’叟不
服,检丘处机《西游记》(注:元代道教首领丘处机,道号长春真人,曾随军游西
域。丘的弟子李志常据其事迹写成游记,称《长春真人西游记》)为证。二公谓委
巷小说(注:委巷,曲折的小巷。《汉书.艺文志》小说类曰:“小说家流,盖出
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所造也。”其实《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并非小说
,景星二人是据书名误解的)不足据,又入室取东方朔《神异经》(注:西汉文学
家。《神异经》是一部志怪小说,为后人所作,托名于他的)与争。时已薄暮,检
寻既移时,反复讲论又移时,城门已阖,遂不能出。次日将行,而大兵已合围矣。
城破,遂全家遇难。惟汝曾祖光禄公、曾伯祖镇番公及叔祖云台公存耳。死生呼吸、
间不容发之时,尚考证古书之真伪,岂非惟知读书不预外事之故哉!”
姚安公此论,余初作各种笔记,皆未敢载,为涉及两曾伯祖也。今再思之,书痴尚
非不佳事,古来大儒似此者不一,因补书于此。
──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卷二十一《滦阳续录》三
----
驳乩诗 纪昀
    乾隆壬午(注:清代乾隆二十七年)九月,门人吴惠叔邀一扶乩者至,降仙于
余绿意轩中。下坛诗(注:所谓神仙降临时表明身份的诗)曰:“沉香亭畔艳阳天,
斗酒曾题诗百篇。二八娇娆亲捧砚,至今身带御炉烟。”“满城风叶蓟门(注:唐
代辖境为天津市蓟县一带)秋,五百年前感旧游。偶与蓬莱仙子遇,相携便上酒家
楼。”余曰:“然则青莲居士(注:唐代大诗人李白自号青莲居士)耶?”批曰:
“然。”赵春涧突起问曰:“大仙斗酒百篇(注:杜甫《饮中八仙歌》:”李白斗
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新唐书.李白传》称唐玄宗曾召李白到沉香亭赋
诗,但斗酒百篇的举动,则不在沉香亭上发生),似不在沉香亭上。杨贵妃(注:
唐玄宗宠妃杨玉环。安禄山叛变,玄宗逃离长安,行至马嵬坡,将士恨杨氏史妹误
国,发生骚动。玄宗被迫将杨玉环缢死,死时年三十八年。以此推算,则小说流传
的杨玉环捧砚让李白写诗时,也不止十六岁了)马嵬陨玉,年已三十有八,似尔时
不止十六岁。大仙平生足迹,未至渔阳(注:唐蓟州治所在渔阳),何以忽感旧游
?天宝(注:唐玄宗年号,其时至清乾隆二十七年,中间相隔已一千多年了)至今
,亦不止五百年,何以大仙误记?”乩惟批“我醉欲眠”四字。再叩之,不动矣。
大抵乩仙多灵鬼所托,然尚实有所凭附。此扶乩者,则似粗解吟咏之人,炼手法而
为之,故必此人与一人共扶,乃能成字,易一人则不能书。其诗亦皆流连光景,处
处可用,知决非古人降坛也。尔日猝为春涧所中,窘迫之状可掬。后偶与戴庶常(
注:官名,翰林院庶吉士的俗称)东原议及,东原骇曰:“尝见别一扶乩人,太白
降坛,亦是此二诗,但改‘满城’为‘满林’,‘蓟门’为‘大江’耳。”知江湖
游士,自有此种稿本,转相授受,固不足深诘矣。(宋蒙泉前辈亦曰:“有一扶乩
者至德州,诗顷刻即成。后检之,皆村书(注:旧时农村学塾中使用的幼童启蒙读
物)《诗学大成》中句也。)
──纪昀《阅微草堂》卷二十一《滦阳续录》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