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芋老人传(周容)
芋老人者,慈水祝渡人也。子佣(做佣工)出,独与妪(ㄩˋ;妇女的通称;此指老妻)居渡口。一日,有书生避雨檐下,衣湿袖单,影乃为瘦。老人延入坐,知从郡城就童子试(枓举试县考)归。老人略知书,与语久,命妪煮芋以进。尽一器,再尽,腹为之饱。笑曰:“他日不忘老人芋也。”雨止,别去。
后十余年,书生为相国,偶命厨者进芋,辍箸(筷子)叹曰:“何向者祝渡老人之芋之香而甘也!”使人访其夫妇,载以来。丞、尉闻之,谓老人与相国有旧,邀见讲钧礼(均礼;平等之礼;表示敬意);子不佣矣(儿子已不做佣工)。
至京,相国慰劳曰:“不忘老芋人,今乃烦尔妪一煮芋也。”已而妪煮芋进,相国亦辍箸曰:“何向者之香而甘也!”老人曰:“犹是芋也,而向(以前)之香且甘者,非调和之有异,时、位之移人也(是芋的味道没变,而是因为现在的权势和地位使人改变)。相公昔自郡城走数十里,困于雨,不择食矣。今者堂有炼珍(指精馔美食),朝分尚食(尚食,官名,掌膳羞;此指朝廷赐食),张筵列鼎,尚何芋是甘乎?老人(算称)犹喜相国之止于芋也(不忘旧日的芋食)。老人老矣,所闻实多。村南有夫妇守贫穷者,织纺井臼(舂米的器具,指舂米,将谷去壳),佐读勤苦,幸获名成,遂宠妾媵(ㄑ|ㄝˋ |ㄥˋ;泛指侍妾、小老婆),弃其妇,至郁郁死。是芋是乃妇也(是将妻子视为卑贱的芋)。城东有甲乙同学者,一砚一灯、一窗一榻,晨起不辨衣履(指两人感情深厚,衣履共享)。乙先得举,登仕路,闻甲落魄,笑不顾,交以绝。是芋视乃友也。更闻谁氏(某氏)子,读书时,愿他日得志,廉干如古人某,忠孝如古人某,及为吏,以污贿不饬(不自戒勉)罢(被革职)。是芋视乃学也。是犹可言也(还有其它更多的例子)。老人有西邻,闻其师为弟子说前代(指明朝)事;有将相、有卿尹(官名) ,有刺史守令,或绾黄(系着印信)纡紫(缠着官绶),或揽褰裳帷(指贵者车饰),一旦事变中起,衅孽(灾祸)外乘,辄屈膝叩首迎款(投降),惟恐或后,竟以宗庙、社稷、身命、大节,无不同于芋焉(指宗庙、社稷、身命、大节视为是卑贱的芋而丢弃了) 。然则世之以今日而忘其昔日,岂独一箸(一双筷子)间哉?”老人语未毕,相国惊惧谢曰:“老人知道者(懂得道理的人)。”厚资而遣之,于是老人之名大着。
赞曰:“老人能于倾盖(倾盖指道行相遇,停车靠近交谈,彼此马车的伞盖倾斜相交)不意(与相国意外相遇),作缘相国,奇已!不知相国何似(是何种人),能不愧老人之言否?然就其不忘一芋,固已贤夫并老人而芋视之者。特怪老人虽知书,又何长于言至是?岂果知“道”者欤,或传闻之失实耶?嗟夫!天下有缙绅士大夫所不能言,而野老鄙夫能言之者,往往而然。”
周容(1619-1679年),字鄮山,一字茂三,号躄堂;明末清初鄞县(今浙江宁波)人。明代诸生, 负才名,有侠气。明亡后,周容出家为僧,一度削发为僧,称释茂三。 后以母在还初服,布衣终。有《春酒堂诗文集》、《翁洲志》。《芋老人传》,是作者身处明末变局,国家复亡,而当时许多缙绅士大夫变节投降,有感而发此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