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与于襄阳书(韩愈)
七月三日,将仕郎(文官官名,散官,无固定职务)守(较低阶而署理高阶的官职)国子四门(国子监下设七学,“四门”为其中之一)博士韩愈,谨奉书尚书阁下:士知能享大名,显当世者,莫不有先达(前辈)之士,负天下之望者,为之前(前导)焉。士之能垂休光(美好的光辉),照后世者,亦莫不有后进之士,负天下之望者,为之后(后继)焉。莫为之前,虽美而不彰;莫为之后,虽盛而不传。是二人者,未始不相须(等待)也,然而千百载乃一相遇焉。岂上之人无可援,下之人无可推欤?何其相须之殷,而相遇之疏也?其故在下之人负其能,不肯谄其上;上之人负其位,不肯顾其下。故高材多戚戚之穷,盛位无赫赫之光。是二人者之所为,皆过也。未尝干之,不可谓上无其人;未尝求之,不可谓下无其人。愈之诵此言久矣,未尝敢以闻于人。
侧闻阁下抱不世之才,特立而独行,道方(道德方正)而事实(行事踏实);卷舒(卷,收藏;舒,舒展;比喻官场进退)随乎时,文武为其所用,岂愈所谓其人哉!抑(但是)未闻后进之士,有遇知于左右,获礼于门下者。岂求之而未得邪?将(或许)志存乎立功,而事专乎报主,虽遇其人,未暇礼邪?何其宜闻而久不闻也?愈虽不材,其自处不敢后于恒人(平常人),阁下将求之而未得欤?古人有言:“请自隗(ㄨㄟˇ)始!” (燕昭王欲招致天下贤才,问计于郭隗,郭隗回答:“王必欲致士,请自隗始!”)
愈今者为朝夕刍米仆赁(生活费用)之资是急,不过费阁下一朝(日)之享(一天的费用)而足也。如曰:“吾志存乎立功,而事专乎报主,虽遇其人,未暇礼焉。”则非愈之所敢知也。世之龊龊者(心胸狭窄的人),既不足以语之;磊落奇伟之人,又不能听焉,则信乎命之穷也!仅献旧所为文一十八首,如赐览观,亦足之其志之所存。愈恐惧再拜。
韩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阳人,郡望昌黎,自称昌黎韩愈,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卒谥文,世称“韩文公”。唐代文学家,与柳宗元倡导古文运动。苏轼称赞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对后世古文影响深钜,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