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与友人书(李颙)
著述一事,大抵古圣贤不得已而后有作,非以立名也。故一言而炳(光耀)若日星,万世而下,饮食之不尽(可以让后世万代吸收学习)。其次虽有编纂(著作),亦不必当时夸诩于人(对别人夸耀),或祇以自怡,或藏之名山;至其德成之后,或既死之日,举世思其余风,想其为人,或访诸其子孙,或求诸其门,人思欲得其生平之一言以为法训。斯时也,是惟无出,一出而纸贵洛阳,千门传诵矣。此正如华佗之青囊(医术),一付丙丁(指火;华佗遗留的医书被火烧而无传),至今为恨,惟恐其不传也。所以然者,以华佗当年行之而有验(验效)也。
今有庸医,方患羸疾(羸,ㄌㄟˊ;瘦弱),偶有奇方,不能自服以疗其身,忽见世之同疾者,遂以此方授之。且曰:“此神方也。传自异人,君宜敬修而服之,毋轻忽也!”而彼患者方且哑然而哂(ㄕㄣˇ;讥讽、嘲笑),茫然不敢信。何者?彼方见我尪羸(ㄨㄤ ㄌㄟˊ;瘦弱)日甚,我虽剖心相示,彼又安肯信我此方之真可以已疾(治疗疾病)哉?
比(最近)见足下以其所著诸书,辄出以示人;人之服我者固多,而议我者亦复不少。其服我者,不过服我之闻见精博,能汇集而成书也;其议我者,直谓我躬行未懋(ㄇㄠˋ;勤勉),舍本趋末,欲速立名,适滋多事也。凡诸议足下之言,仆(自谦之辞)所得闻者,想犹其一二;然已觉切中足下之病。若夫所不得闻者,不知又当几许耶?仆虽不肖,既蒙足下左爱(下爱),则不啻(ㄅㄨˋ ㄔˋ;如同)骨肉若矣。人之议足下,是议我也。足下之不能韬光(ㄊㄠ ㄍㄨㄤ;藏匿光芒)铲彩(收敛光彩),是仆所未恬(ㄊ|ㄢˊ;安)也,是乌容(何能)以无言耶!言之虽过切直,想在所不罪也(不会怪罪我)。
李颙(1627-1705),号二曲 字中孚,陕西周至人。清初大儒,读书涉猎广泛,凡经史子集、百家释道,无不阅览,熟读深思。讲学关中,着有《四书反身录》、《二曲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