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与友人论学书(顾炎武)
比(最近)往来南北,颇承友朋推一日之长(尊敬我较年长),问道于盲(盲人;自谦之词)。窃叹夫百余年以来之为学者,往往言心言性,而茫乎不得其解也(茫然得不到真正的理解)。命与仁,夫子之所罕言也(孔子很少谈论命与仁);性与天道,子贡之所未得闻也。性命之理,着之《易传》,未尝数以语人。其答问士也,则曰:“行已有耻”;其为学,则曰:“好古敏求”。其与门弟子言,举尧、舜相传所谓“危微精一”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之说,一切不道,而但曰:“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呜呼!圣人之以为学者,何其平易而可循也!故曰;“下学而上达。”颜子之几乎圣也,犹曰;“博我以文”;其告哀公也,明善之功,先之以博学。自曾子而下,笃实无若子夏,而其言仁也,则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
今之君子则不然。聚宾客门人之学者数十百人,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就算是草木,也要有所区别),而一皆与之言心言性(只是谈论心与性)。舍多学而识,以求一贯之方(只心性玄奥之理);置四海之困穷不言,而终日讲危微精一之说。是必其道之高于夫子,而其门弟子之贤于子贡,祧(ㄊ|ㄠ;继承上代的人;指超越)东鲁(指孔子)而直接二帝(尧舜)之心传者也。我弗敢知也(这么做是我所不敢知道的;微婉表示不同意)。
《孟子》一书,言心言性,亦谆谆(ㄓㄨㄣ ㄓㄨㄣ;叮咛告谕,教诲不倦的样子)矣。乃至万章、公孙丑、陈代、陈臻、周霄、彭更之所问,与孟子之所答者,常在乎出处、去就、辞受、取与之间(都是日常待人处事的实际原则)。以伊尹之元圣,尧、舜其君其民之盛德大功,而其本乃在乎千驷、一介之不视不取(千驷不看,一介不取);伯夷、伊尹之不同于孔子也,而其同者,则以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是故性也,命也,天也,夫子之所罕言,而今之君子之所恒言也;出处,去就,辞受,取与之辨,孔子、孟子之所恒言,而今之君子所罕言也。谓忠与清之未至于仁,而不知不忠与清而可以言仁者,未之有也;谓不忮不求(不嫉妒,不贪得)之不足以尽道,而不知终身于忮且求而可以言道者,未之有也。我弗敢知也。
愚(自谦之词)所谓圣人之道者如之何?曰:“博学于文”,曰:“行己有耻”。自一身以至于天下国家,皆学之事也;自子臣弟友,以至出入、往来、辞受、取与之间,皆有耻之事也。耻之于人大矣。不耻恶衣恶食,而耻匹夫妇之不被其泽,故曰:“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呜呼!士而不先言耻,则为无本之人;非好古而多闻,则为空虚之学。以无本之人,而讲空虚之学,吾见其日从事于圣人,而去之弥远也。虽然,非愚之所敢言也。且以区区之见,私诸同志,而求起予(起发我的志意)。
顾炎武(1613 - 1682年),原名绛,字忠清。明亡后改名炎武,字宁人。学者尊为亭林先生。江苏昆山人。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史学家、语言学家。曾参加抗清战争,后致力于学术研究。晚年侧重经学的考证,考订古音。着有《日知录》等书,是清代古韵学的开山祖。顾炎武反对宋明理学的唯心主义,强调客观的调查研究,开一代之学术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