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与友人荆雪涛书(于成龙)
广西柳州罗城,偏在山隅,土司(元、明以来,在西北、西南等蛮苗地区设置由少数民族的首领充任世袭的官职)环绕,山如剑排,水如汤沸,蛮烟瘴雨。北人居此,还者什不得一二。土民有猺、獞、狑、狼之种(指未开化的野蛮民族),性好斗杀。顺治十六年(1659年)冬,初入版籍(成为清朝的领土)。
成龙以十八年之官(前往罗城赴任)。选授后,亲者不以为亲,故者不以为故(派赴蛮荒僻壤,所以亲故不以为荣)。行次清源,同年生王吉人,慷慨好义人也,夙知成龙家食尚可自给,劝勿往。成龙时年四十五,英气有余,私心自度:“古人‘利不苟趋,害不苟避’之义何为?”俯首不答。抵舍,别母及家人;典鬻(卖)田屋,得百金,携苍头(仆人)五人,颇勇壮可资。濒(ㄅ|ㄣ;临近)行,族属老稚相饯,欢饮至夜;扶醉就枕,而天已曙矣。儿子庭翼为诸生(科举时代对秀才的通称)已久,犹谨朴如处子(处女)。以田产文券,历历付之,但命之云:“我为官,不顾汝;汝作人,莫思我”而已。拜先祠,别老母,门内外但闻哭声,不复回顾。此时壮气,可吞猺獞而餐烟瘴也。
行及湖南冷水滩,卧病,扶掖陆行。之桂林,谒上官,见嬴体伶仃,惊悯特异,皆劝以善调治,勿亟赴罗城。抱疴(病)之人,至是胆落;往日豪气,不知消磨何所矣!罗城与融城沙巩连界。行至沙巩,登山一望,蒿草满目,无人行径。回忆同年生之忠告不置(回忆起王吉人当时对我不停的劝告)。
八月二十日,入县中。居民仅六家。宿神庙中,永夜不成寐。明日,到县庭,无门垣,草屋三间,东断为宾馆,西断为书吏舍。中辟一门入,亦屋三间,内廨(ㄒ|ㄝˋ;官署,古代官吏办公的地方)支茅穿漏,四无墙壁。郁从中来,病不自持,一卧月余。从仆环向而泣,了无生气。张目一视,各不相顾,乞归无路,扶病理事,立意修善,以回天意。凡有陋弊,清察厘革。无几何,一仆死,余仆皆病。成龙自忖,一官落魄,复何恨。诸仆无罪,何苦贻累?丁宁(叮咛)令各逃生。一仆苏朝卿仗义大言:“若今生当死于此,去亦不得活。弃主人于他乡,即生亦何为?”噫!幸有此也!当时通详(“详”,旧时公文,下级对上级的报告):“边荒久反之地,一官一仆,难以理事,乞赐生归。”当事者付之一笑而已。无何,苏仆亦死。而大儿续觅四仆来,又前后死其三人,止存一仆,昼夜号啕(ㄊㄠˊ;大声哭)如风魔(如疯人),遂听其归。万里一身,生死莫主。夜枕刀卧,床头树一枪以自防。然思为民兴利除害,曩囊无一物,猺獞虽顽,无可取之资,亦可杀之仇也。事至万不得已,则勉强为之。申明保甲,不得执持兵器。间有截路伤命,无纵盗情,必务缉获,推详真实,诛戮立时,悬首郊野。渐次人心信服,地方宁静。而地与柳城西乡接境,其人祖孙父子,生长为贼,肆害无已。申明当事,辄以盗案置之。成龙思:渐不可长,身为民父母,而可使子弟罹殃咎乎?约某乡民练兵,亲督剿杀,椎牛盟誓,合力攻击。先发牌修路,刻日进攻。此未奉委命而擅兵,自揣功成,罪亦且不赦。但为民而死,奋不顾身,胜于瘴病死也。渠魁(盗寇中的首脑)俯首,乞恩讲和,掳掠男女牛畜皆送还,仍约每年十月犒赏牛酒。敢有侵我境者,竟行剿灭。盖獞人不畏杀,惟以剥皮为号令,而邻盗渐息,至是上官采访真确(得到确实详情) ,反厌(厌恶)各州县之请兵不已,报盗不休,为多事(扰民多事)也。
嗣后官民亲睦,或三日,或六日,环集问安,如家人父子。言及家信杳绝,悲痛如切己肤。土谣云:“武阳冈(在罗城县西北)三年必一反。”此及三年,食寝不安。人心既和,谣言不验。又云:“三年一小剿,五年一大剿。”比及三年,又复无事。而民俗婚丧之事,亦皆行之以礼,感之以情。罗城之治,如斯而已。谬蒙上官赏识,列之荐章,遂有四川合州之擢(升官)。
自数年来,本非为功名富贵计,只欲生归故里。日二食或一食,读书堂上,坐睡堂上,首足赤露,无复官长礼。夜以四钱沽酒一壶,无下酒物,快读唐诗,痛哭流涕,并不知杯中之为酒为泪也。回想同僚诸人,死亡无一得脱。兴言及此,能不寒心?是以赴蜀之日,益励前操,至死不变。此数年大概也。偶书寄,以发知己万里一慨。
于成龙(1617-1684),字北溟,号于山,山西人。67岁时病死于两江总督任上,谥“清端”,赠太子太保。于成龙于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出仕,历任知县、知州、知府、道员、按察使、布政使、巡抚和总督、加兵部尚书、大学士等职。二十余年官场生涯,勤政廉洁,政绩卓著,深得百姓爱戴,被康熙皇帝赞誉为“今时天下廉吏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