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教外别意杂诗三十六首

  

  造化唯将一理推,旬知虚实发天机。源流体用俱当辨,运气尤宜看改移。

  理则只今生克是,气明天运有推迁。古今治乱分轻重,此是琴堂法外传。

  空亡一诀少人知,贵贱灾祥各有司。空处不空分拱夹,更将贴衬有无推。

  用宿若空冲得实,凶星空了怕冲来。不空不实名来局,地曜天星祸福该。

  贵贱先须明拱夹,贤愚只要看阴阳。次明日月同天德,德性襟怀总易量。

  金轻土重木星慈,火燥罗麄水性疑。孛狡计奸偏僻气,更将的刃不祥推。

  白虎嫌入六害孤,禄空易陷易亲疏。煞居相貌兼飞刃,此是人中破疾徒。

  丑时日是进神星,申亥生人把月评。子午界开天地宿,长生有宿更聪明。

  分明一退当三空,有用之星一例同。官福田财终蹬蹬,定知妻子必迟疑。

  驾前一位号天空,百煞逢之不作凶。若是用神飞到此,限宫无照却嫌穷。

  驾后一位名蓦越,诸星遇着减精华。惟宜日月居前后,此是淤泥出异葩。

  生星第一喜生身,财福虽空不苦辛。煞若临深尤你贵,限宫一陷命照沦。

  用星飞出落空中,用位分明有实逢。更有驾前冲禄马,定为贪利更邀功。

  财临阳刃守财奴,财落三宫好用徒。身命二星闲极见,津津和气百无拘。

  动静能分体用明,天星地曜更须凭。三才定位原无改,要识无形有象星。

  一年称意是何因,太岁填恩照限身。财福填时财气盛,官星填起必高升。

  祸福相逢禄马空,一空一实忌偏枯。官星空了三分实,限苦逢之必降除。

  金水为恩拱驾行,为官定执法司权。天门有拱多清要,翰苑声名共此祥。

  九流清苦苦何为,只把空亡仔细推。满局都空名朽腐,平生骨肉必参差。

  流旬空法有神通,此法名为御史空。纵有吉星居贵地,一时空却欠从容。

  诸煞俱嫌太岁填,看他填处在何宫。田财官福身星等,一一依宫论吉凶。

  吉星守限苦逢迟,交限三年福始宜。出限三年还有力,凶星迟了一般推。

  大概凶星最怕留,凶星留却最多愁。下年太岁逢迎了,还见余殃未肯休。

  逆时天运促泫年,祸福相逢在眼前。不必论他宫阔狭,只将交处摘其玄。

  世运推移异昔年,剥官退职横遭愆。只因流岁空恩福,煞不收藏的刃专。

  仕宦诸公要问闲,空亡一诀理中玄。官星身命重空却,福不空时老做仙。

  

  

  窦陶氏十问

  窦陶氏能推占天文人事,要其吉凶休咎,不出十二宫外。盖天道远人道弥,一贯之理,外天求人非理,外人求天非道也。请试其一二,方知天道不远矣。

  或问:太岁尊神互相管摄如何?

  窦陶氏答曰:太岁宫神,各有管属,克我为祸,生我为福。最怕当头,犯之不足。男命犯之受他制伏。女命犯之,并无养育。马若当头,退晦反覆。禄若当头,波波碌碌。贵若当头,受人凌辱。人妻犯之,多见反目。老人犯之,至老奔逐。小儿逢之,多见灾毒。岁为尊贵,怕入奴仆。若来克我,必遭刑戮。

  或问:坐命限遇空亡如何?

  答曰:立身立命空亡中坐,福不见福,祸不见祸。马遇空亡,奔波到老。禄入空亡,终身僧道。妻入空亡,一妻难保。奴入空亡,自爨自扫。贵入空亡,少离襁褓。财落空亡,财帛自耗。日落空亡,少年必破。官落空亡,徒有负抱。若有神煞救援则可。

  或问:五星发用,十二宫神生旺如何?

  答曰:马遇长生,多动刀兵。男空奔波,女必淫颠。沐浴在命,处事流连。命逢冠带,妾夺妻权。临官在命,发在少年。男命喜之,女命不然。帝旺守命,难结夫缘。衰病死绝,女德必贤。处于墓地,能显财田。男命逢此,晦昧万千。若遇胎神,骂鬼怨天。男亦如此,胡语乱传。小儿逢养,端的还魂。

  或问:二十八宿立命,何度善恶?

  答曰:鬼有二度,号曰天眼。田命系之,多见凶狠,不是权豪,便是反叛。心月为狐,五度有半。女命逢之,必淫必乱,且是精灵,多招离闷。亢金为龙,井木为犴,命立其中,敢言主敢断。箕风毕雨,倏忽聚散,男女立命,多有病患。可以祥观,不可例断。

  或问:水命怕土,子上土旺水亦旺,何以断之?

  答曰:子宫安命,以土为主,水来受制,其水可取。若行夏令,当去以火。土必得时,于水何补。若行秋令,得金为母,金能生水,有水无土。冬水得时,水胜土负。

  或问:卯为火垣,又为木局,何以辨别?'

  答曰:若行夏令,有火无木。叵行春令,有木无火。冬令得时,返为木党。三方有水,凑成木局。

  或问:人之父母、兄弟、妻子,何以参酌孤寡?

  答曰:十二宫中,寡宿孤神。若逢太阳,先丧其父。若犯太阴,先丧其母。日火月土,则又有准。左右逢此,必无亲情。兄弟宫见,必无兄弟。妻宫见之,一世孤单,奴仆见之,一世艰辛。逢禄逢贵,出家道人。逢劫逢的,终身山林。

  或问:既分十二宫,坐命隔界,何以断之?

  答曰;十二宫中,皆属宫神,既有子丑,合论壬癸。既方戌亥,又有乾辛。既论申酉,合论坤庚。虽言午未,亦有丙丁。曰乙曰巽,以配巳辰。曰甲曰艮,以隶卯寅。隔界之处,要看分明。若以主论,辨其重轻,纯言其度,取用不真。

  或问:小儿关煞 何以取之?

  答曰:前后有煞,命在其中。三方拱夹,亦是煞门。原守如是,更有加盘,若无救援,十死九难。更有一件。为小儿关。春命在酉,夏命子看,秋嫌卯位,冬怕午安。经上安命,乃为灾难。

  或问:官贵之命,何以见之?

  答曰:官贵之命,有官有印,官印相生,方为权柄。印强官弱,掌财之命。官强印弱,虚名不正。金水清高,只是受荫。木炁高强,正科必定。罗孛高强,只膺武品。前后试之,无不有应。

  或问:七政四余,守命如何?

  答曰:计都守命,愚而自用。罗喉守命,色心最重。孤炁守命,难与人共。木星守命,性执且迷。孛星守命,为人悭吝。金星守命,义重财轻。水星守命,词唱轻清。火星守命,性急凶狠。土星守命,贪酷而淫。太阴守命,为人不佞。太阳守命,快性便行。日月合朔,晦而不明。

  再将十二宫辨问为证

  诗曰:十二宫中带煞神,煞神排布甚分明。须知月建有强弱,反凶作吉各位均。

  愿闻:

  假如子上安命,以土为主,或见了木炁为凶,或见木炁不夭,何以断之?

  若生夏令,母星是火。火罗乘旺,必能生我。母星占强,安能为祸?若生春令,木炁高强。无金与罗,必定相伤。身逢水孛,实有不良,若生秋月,金星得时。土亦不厚,木炁有亏,倘有灾殃,不至深危。若生冬令,水土俱旺。木炁凋零,土星坚壮。小儿遇此,所以保养。中年行限,财物亦昌。若遇火罗,福寿愈长。

  假如丑上安命,以土为主,何以断之?

  丑宫所论与子无异。春夏秋冬,皆如其理。只论官星,太白得地。赶退余奴,无有不是。便看阴阳,断其终始。又怕寅亥,身逢土计。

  假如寅宫安命,何以断之?

  若生春令有木无金。若生秋令,有金无木。三方暗加,土计是煞。夏令炎炎,子母相生。秋令见炁,炁反为荣。冬令见金,煞星躔身。若见太阳,反煞为荣。金水高强,必主富贵。孛炁高强,刑克有畏。遇月虚名,品官不正。可以详观,不可例断。

  假如亥宫与寅宫参酌,以何辨别?

  若论亥宫,寅宫颇同。限逢金炁,皆断为凶。又怕火克,占克重重。夜计与炁,十死九生。三方吉曜,返本还元。

  假如卯上安命,或见水孛而夭,或见水孛不夭,何断?

  若逢夏令,火星乘旺。水孛相攻,本身坚壮,若逢秋令,母星党子/纵有吉星,不破即死。更逢春令,母星有力。纵遇凶神,不能损失。忽在冬天,水土俱强,生子洁净,安能有伤?

  须分昼夜,仔细推详。

  假如戌宫安命,与卯宫何强何弱?

  戌宫火库,本是强宫。水孛相攻,秋令甚凶。若见日月,木炁相同。更遇旺神,神更昌隆。余月遇鬼,与卯宫通。攒聚众煞,反荣受伤。亦当一发,发成便亡。

  假如辰上安命,或见火罗而夭,或见火罗不死,何断?

  辰垣以金,度有轸角。虽忌火罗,亦分强弱。轸度水局,计孛为殃。角道属木,见火必亡。亢金坚刚,秋不忌火。划度忌罗,四时皆祸,若逢夏令火烁亢金。灰飞烟灭,角木不禁。若逢春令,角度平稳。若逢冬令,轸度无损。若遇火罗,皆不危困,依此辨别,吉凶有准。

  假如酉宫安命,与辰宫何以分别?

  酉为西垣,太白本地。若逢秋令,火罗不忌。若逢夏令,见火不利。春冬平平,水孛泄气。四季土旺,金神所喜。限行官禄。恩乡得意。齐地贵人,称遂无比。辰宫官禄,与酉不同。太阴为主,夜生则荣。加盘俱换,须要研穷。

  假如巳宫安命,或见土而死,或见土不死,何断?

  若逢夏令,当云以火。土必得时,安能克我。若逢秋令,得金为母。土能生金,金能生水。若遇春令,得木为鬼。克战余奴,不能克水。若逢冬令,土旺水旺。不能相伤,本身皆壮。若知四季,水无所望。仔细推详,依经勿忘。

  假如申上安命,与巳宫何以别之?

  申宫水局,巳宫一般。四季如前,十分细观。

  假如午未上安命属日月,若见众星,何以断之?

  午未二宫,乃属日月。罗计朔望,遇此为蚀。若非朔望,为我奴仆,反凶为吉。甚是获福。若遇紫炁,刑伤孤独。若不伤财,重重白服。四余作党,伤官败禄。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3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