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火鬼主疮毒鬼、痨怯鬼、带血鬼、烧死鬼、心疼鬼、症之缓者,宜谢灶神并香愿。症之急者,亦有轻重之分:轻病宜酬陆引,陆相即是南堂;重病宜拜华山,华山即五福大神。带青龙亦为五福。带勾陈或腾蛇皆为三煞土。带白虎为赵玄坛及痴癫鬼。带玄武为南堂及水神。带朱雀为华光,华光乃五显灵官,又为司命,即是灶神。

土言瘟疫之魂、膨胀虚黄之鬼,缓则庙神土府,急则贤圣城隍。青龙为素土,勾陈曰土皇,白虎金神忌,玄武坑厕妨,腾蛇当作犯兼求本境之神,朱雀合天曹并谢飞游之土。

土鬼主瘟疫鬼、膨胀鬼、黄病鬼,症之缓者,为庙内之神、大为土神。症之急者,为五方贤圣、又为城隍。带青龙为正上宜素诰。带勾陈为土皇,却宜中奏。带白虎为金神,即七煞上带玄武为水口作犯上,若鬼化兄、或兄化鬼,便为坑厕。土带腾蛇为作犯,土又为腾蛇上亦为当方上杀神祠。带朱雀为飞土。若在干兑二卦,便作天曹,纵不在干兑卦中,如带天咒或地咒或负结煞亦是天曹土,天咒煞云:正二鼠来三四酉,五六马头七猴走八鸡九犬,十逢猪子兔丑鼠,为天咒。地咒煞正月从卯上顺行十二位,负结煞云:正二猪亏三四牛,五六其星向兔游,七八蛇宫九十未,十一十二酉中求。

看鬼临何卦何爻而发动,知那处犯神犯煞以干连。官居坎位北方侵,或兴水口。鬼到离宫南向碍,或动灶前。艮主山林或遭东北。坤成坟墓或值西南。干为西北,兑为西、或犯天曹修寺观。巽作东南。震作东,或伐树林并起造。六鬼必造墙作墓。五官必砌路修街。四象断门栏、或兴工于檐下,三爻推房内、或动犯于桥梁。二乃修厨作灶。初为穿井开沟。在世则本宅兴修,在应则对门垦掘。临门爻,窗开不便。化兄弟,坑造不通。

以上所言,皆论上鬼逐一开明,不必再注。

亥作天门及张壬之扰害。带青龙之象,宜叩三元。子为北斗兼河伯以为殃。加玄武之爻当酬圣帝。丑言牛触之魂,寅是虎伤之鬼,卯禳东岳,辰谢龙王,巳推火德尊星、蛇伤之鬼,午断金枪教主、马踏之魂,未曰伽蓝,申云元帅,酉命雌雄二煞,戌逢恶犬伤人亥鬼为张壬,即祠山大帝。外鬼带青龙,为三官大帝;内鬼带青龙,为水仙五圣。子鬼为北斗、又为河伯水官,在外带玄武,为驿帝,在内带玄武,为水伤。丑鬼为土神,又为土伤之鬼。寅鬼为东岳、又为虎伤之鬼。卯鬼亦为东岳,辰鬼土神、又为龙王。巳鬼为火德星君并蚕室、又为蛇伤之鬼。午鬼为金枪教主,即五显灵官、并马伤之鬼。未鬼为土神,又为伽蓝土地,申鬼为元帅将军之职并伤司,又有寺观中所犯之神。酉鬼为佛象并丧煞、又为少女。戌鬼为土神,又为犬伤之鬼。

六乃上仓至圣、坟墓之神。五为中界至尊、路途之鬼。四推檐外伤朝门前魍魉。三断鬼在六爻,为上苍素原、并坟墓土神、或远方之鬼。鬼在五爻为中界至尊、即东岳也,又为栏路五圣、并五路大神、或倒路之鬼。鬼在四爻为大小伤神、并在右仪门将军、又为门前之鬼。鬼在三爻,为家堂并郡王,即府城隍,又为床婆弟兄鬼,及房内鬼、桥上鬼。鬼在二爻为县城隍并灶神,又为夫妻等鬼、厨下鬼。鬼在初爻,为土地并井泉童子,并井前之鬼,如无井即土鬼。

官临世上,注开六象之神。鬼值空中,莫断片殃之祟。

鬼值初爻持世,家堂作祸,鬼值二世,上气为实、并社坛作祟。鬼值三世,犯桥道中之鬼,若非桥道,即是园中花木之精。鬼值四世,犯五道亦有师王佛实之灾。五世无鬼不言。鬼值六世,山神为害,及星宿降灾。六爻内鬼虽持世,空则不言。

青龙财子化官爻,福神相照。兑雀文书之鬼象,前愿相催。

青龙若临财武临福化出官爻,必是福神见咎。福神者,大则五福及茶延,小则五圣及五路。凡判鬼神,须审病源轻重,重则大神,轻则小祟。复看朱雀临父母变出鬼爻,必是先年许下之愿。若居兑卦,又犯天曹。

父母内兴,方断祠堂之宗相;椿萱外动,可言外族之高亲。财动内宫,必妻魂而妾魄;妻摇外卦,非奴仆即情人。兄兴为手足之亲、相知之辈;福动乃儿孙之鬼,僧道之灵。

父在内卦及亲宫动者,便曰本宗之尊长。父居外卦及他宫动者,乃言外姓之尊亲。财临内卦或亲宫动者,必先亡之妻妾。财值他宫及外卦动者,若非奴仆,必恩爱之情人。兄弟动者,或昆弟或姨妹或朋友之魂。子孙动者,为儿女为侄为婿,又为僧道之魂。

卦有动爻,病有鬼魅。且如三爻动,则三魂,四象兴而四鬼。若定阴阳,重单是男交折女。如分方向,卯动东方酉动西。

凡推儿官,专看动爻,一爻动则一魂。两爻动,则两鬼。欲分男女,须看阴阳。重则为男交则为女。要知鬼食荤素,惟有子孙及青龙爻动者,皆宜素祭,其余爻动,概合荤素。要知鬼在何方,却看动临何象。且如子爻动,正北方之鬼,丑爻动,东北方之鬼,其余仿此。

卦静当寻外象,无官另看伏神。鬼上飞爻,其方又定。

卦无动爻,只取外卦。且如外属干宫,则病从西北。外临坤卦,则祸起西南。六爻内有鬼者,如此看之。内外皆无官鬼,又不取外卦为凭,另寻鬼伏何爻之下,鬼上飞神定其所向。假令卜得颐卦安静,鬼伏三爻之下,便取飞神庚辰上,辰者,东南之向,断必无差。又如讼卦安静,鬼亦伏在三爻午火之下,便曰南方,伏鬼再空,莫言祸祟。

细查何象临官,便议何神作祟,请祷则福无不至,祈禳则祸无不消,今作此篇切为却灾而度命,恐人妄断,恒忧好杀而费财,万不可轻言,一一还须细论,将六兽端配五行决诸神,终无一误详其的确,方判无私。

总论八宫值鬼诀之一

鬼发干宫庙内神,原因西北方来,误犯寺观或庙内神司,旧许上苍素原或天灯、香愿、经卷、斗齐之类,已逝椿庭并老故之魂,头风之鬼。

坎宫鬼动北方来,水部神司定作灾,溺死耳聋同扰害,中男为耗岂能谐。

坎宫鬼动,祸在北方,水路神司并家内中男作耗,亦有耳聋之鬼、瀹死之魂。坎在外三爻又为北斗,又加玄武亦作玄天上帝。

艮卦官兴东北方,山神五圣少男当,地氏土府方隅犯,手指皆为疮烂鼻亡。

艮宫鬼动,东北方来,冒犯土神、五圣并山神、土地为殃,亦有家内少男及臂疮手折指烂鼻等鬼。

震鬼东方犯九天,三茅东岳树神干,杖伤之魂舟中鬼,折足之魂其长男。

震宫鬼动,祸在东方,宜叩九天。九天者,雷祀大帝,即王枢经也。又犯三茅真君及东岳尊神、及树头神圣,亦有长男为祟、或天嗔、或责毙兼折足、驾舟等鬼。

巽主东南施相尊,园林神道亦生嗔,路冲腿折腰跎鬼,缢死麻疯长女魂。

巽宫鬼动,病患东南,有干镇海施相公、花园树木神道、并长女及缢死、疯疾腿折腰跎等鬼。

离家鬼发,起南方火部诸神司命王、目疾焚烧亡二鬼、速酬中女及焚香。

离宫鬼动,神撤南方有犯,南斗六司、火德星君、五显灵官、香头灶神之类,更有中女并眼盲火烧之类。

坤鬼西南犯土皇、或因坟墓有相妨。脸黄腹胀身亡鬼老妪他魂及母娘。

坤宫鬼动,西南犯土不宁、或坟墓上并已故萱堂及老阴人、兼虚黄鼓胀之鬼。

兑卦西方鬼,缺唇祝巫少女共伤,神佛天口许何曾赛,更中仇家咒咀心。

兑宫鬼动,祸染正西,会许佛天之类,亦犯伤神并少女、兼缺唇师巫等鬼。加朱雀动,若非自己罚誓心,是他人咒咀天曹。

总论五行值鬼诀之二

金爻值鬼犯西伤,总管丧神七煞妨,张相金罡刀下鬼,叶神钟师武安王。

鬼值金爻为煞,更有西伤,即五道也。叶神即九卓也。钟师即钟将军。武安王即关公。张相即六五相公并金神七煞、金元七总管及寺内金刚、自刎之鬼,锁条之愿。

木鬼,茶廷枷锁当船神、草野及家堂萧公东岳、悬梁鬼、树圣山神共九良。

鬼值木爻为茶延、草野家堂、东岳树神、山神、舟中神、枷锁原心九良星煞。萧公即五圣。悬梁即缢死鬼也。

水鬼,观音兴武天龙王,北斗又三元祠山杜氏金龙四河太曹堂并水仙、施相晏公兼宋相落水亡灵坑井泉。

鬼值水爻,为观世音、三官驿帝、北斗龙王、祠山大帝、金龙四大王、水仙五圣、杜氏夫人、河太曹三、施相公、宋相公、晏公坑厕主、井泉童子、徐大将军、河伯水官并瀹死亡魂。

火鬼,玄坛五福祠南堂五头灶、东厨萧堂香原焚烧鬼,荧惑星君三煞司。

鬼值火爻,为赵玄坛、五福大神、五显灵官、火德星君、银神三煞、天灯香愿,南堂五圣、灶神并火烧鬼。

土鬼,城隍社庙神、五方贤圣上皇尊、皮肠大王瘟疫鬼、土地腾蛇太岁君。

鬼值土爻,为城隍土壳神祠庙中神道、五方贤圣、土皇土地太岁、腾蛇、皮肠大王并瘟疫鬼。

此论五行神所属,还将六兽入官寻,轻重较量同此看,切莫胡言判鬼神。

总论六神值诀之三

青龙东岳及家堂,五福茶筵花煞妨,萧公五路花枷原,三官产妇海龙王。

鬼值青龙,为东岳、家堂、茶筵、花煞、五圣、龙王、三官大帝、五路尊神,并枷锁愿心产亡之鬼。

朱雀城隍草野求,华光总管广灵侯,天曹司命囹圄鬼,旧许金钱未答酬。

鬼值朱雀,为城隍、草野总管天曹华光即五显灵官,广灵侯即南堂陆太君,司令即灶神,并旧欠愿心牢中之鬼。

勾陈值鬼细推详,必犯承天后土皇,跌死伤亡随体现,止苍贤圣降洪殃。

鬼值勾陈,为土皇并五方贤圣,跌死之鬼。

腾蛇妖怪却临门,作犯方隅皇社神,或断腾蛇坟墓土,产亡缢死二灵魂。

鬼值腾蛇为妖怪,并作犯上。又为腾蛇土当方土地里社之神、及产亡、缢死二鬼。

白虎西台大小伤,金神五道叶神堂,雌雄二煞玄坛将,刀剑伤身虎咬亡。

鬼值白虎,为伤司五道丧煞。赵玄坛金神即七煞也,叶神即九卓也,并刀伤虎伤之鬼。

玄武采山同圣帝,伏尸坑厕井神台,曹堂杜氏加河太,溺水穿斋二鬼来。

鬼值玄武,为圣帝曹三河太伏尸坑厕土井泉童子、杜氏夫人。采山即草野三郎、并瀹死窃盗二鬼。

然定六神诸圣位,还须八卦五行排,谁爻临鬼详端的,莫累人间虚费财。

总论星煞值鬼诀之四

凡居卦下论阴阳,定兴官爻细审详,上值青龙天喜位,决然花煞有相妨。

凡看神司,须推官鬼,属阳则男伤,属阴则女鬼,看临何星何煞,便知何祟为殃。鬼值青龙天喜,可言花煞之神,天喜起例,正月从戌上顺行十二位也。

如逢白虎丧门照,卦中值此犯丧殃。

丧门起例:正月戌、二月未、三月辰、四月丑、五月又到戌,只此四位周而复始。鬼临白虎丧门者,便言丧煞为殃。

天火天烛同朱雀,五显灵官及灶皇。

天火起例,正月子、二月卯、三月午、四月酉,只此四位周而复始。又天烛煞云:天烛正月起蛇宫,荡荡顺行数至龙,卦内值时逢发动,作福祈禳也大凶。此煞即大朱雀也,如临官鬼,即犯五显灵官、灶神为祟。

天贼天盗加玄武,采山草野水三郎。

天贼星云:正龙二鸡三虎乡,四羊五鼠六蛇藏,七犬八兔九猴位,十牛子马丑猪忙。又天盗煞起例:正月亥、二月寅、三月巳、四月申,只此四位,周而复始。玄武官爻临天贼星或临天盗煞,便为草野三郎。

丧门吊客陈蛇位,伏尸土禁不为良。

丧门开在篇首,吊客起例:正月辰、二月丑、三月戌、四月未,只此四位轮之。勾陈官鬼或腾蛇官鬼,又临丧门或逢吊客,皆主伏尸土也。

沐浴咸池玄武动,杜氏夫人发祸殃。

沐浴起例:正月卯、二月子、三月酉、四月午,只此四位轮之,咸池煞:正月卯、二月子、三月酉、四月午,亦此四位轮之。玄武鬼爻如带咸池沐浴,即为杜氏夫人也。

折煞勾陈加驿马,街妨跌死横伤亡。

折煞起例:正月酉、二月午、三月卯、四月子只此四位周而复始。又驿马起例:正月申、二月巳、三月寅、四月亥,亦此四位轮之。鬼带勾陈又临折煞、并卦内驿马发动,必犯途中跌死伤亡。

官临玄武天河煞,井中溺鬼作灾殃。

天河煞起例:正月从辰上起,顺行十二位。玄武官爻又带天河煞者,必是井中瀹死之鬼,不然必江河溺死者。

朱雀官符为总管,刀砧羊刃是西伤。

官符起例:正月从午上起,顺行十二位。又刀砧煞起例;正月从午上起,顺行十二位。羊刃煞起例:甲日在卯,乙日在辰,丙戊日在午,丁己日在未,庚日在酉,辛日在戌,壬日在子,癸日在丑,鬼临朱雀更值官符,便言总管作祟,鬼带刀砧或逢羊刃,即是伤司。

太岁黄旌祈后土,贵人天喜谢萧堂。

太岁者,即年如也。黄旌星起例:正月戌、二月未、三月辰、四月丑,只此四位轮。又天乙贵人云:甲戊庚牛羊,乙己鼠猴乡,丙丁猪鸡位,壬癸蛇兔藏,六辛逢马虎,此是贵人方。天喜星已列篇前,鬼值太岁若带黄旌,即为后土。后土者,土皇也。又论官临贵人或临天喜,便是萧堂五圣。

三丘五墓坟前土,暗金羊刃产中亡。

三丘五墓煞云:春丑,夏辰,秋即未,三冬逢戍是三丘。却兴五墓对宫取,病人作福也难留。又暗金煞云:寅申巳亥巳来防,子午卯酉酉相妨,辰戌丑未丑位是,暗金产妇最难当,羊刃已其在前。鬼值三丘或临五墓,便为坟墓。土鬼带暗金煞或值羊刃星,层口是产亡带血之鬼也。

冲对年庚为撞命,流年逢鬼岁君当。

撞对者,有天对地冲之辨。天对者,甲庚、乙辛、丙壬、丁癸是也。地冲者,子午、丑未、寅申、卯酉、辰戌、巳亥是也。假如病人丙子生,卦中壬午鬼动,正所谓天对地冲,此乃真撞命上也。又如庚午鬼地冲大不对,乃傍撞命上也,余偕仿此。设若天对地不冲,非是撞命之沦。如鬼值年建,当言太岁上也。

华盖僧魂并道者,咸池妓女及邪娘。

华盖起例:正月戌、二月未、三月辰、四月丑,只此四位,周而复始。咸池煞开在前,官临华盖乃为僧道之魂。鬼值咸池,即是邪淫之鬼。

天刑牢狱中鬼。劫煞刀砧自刎伤。

天刑起例:正月从辰上起,逆行十二位。天狱煞云:正月逢亥二月申,三月龙蛇四月寅,五月循环又到亥,周而复始定其神。劫煞兴天狱煞同。刀砧煞亦列在前:鬼值天刑煞,必犯责死之鬼,如临天狱杀,乃牢中之鬼,鬼临劫杀或刀砧煞,必定自刎而亡。

此是玄机真妙诀,千金不换乱传扬。

古之正人盖同天下,今时邪祟各按本方,此章系苕城新著,其别郡神司不同,凡吴下人,可依此断,如他方问卜,还宜另详。

又附解禳通用法之五

凡人疾病占问鬼神,术人妄判神司,病家听信宰杀,倾有限之家资,病未必愈,造来生之恶业,卜亦难逃。且如瘟疫,系上帝之了剌降,虽日时行亦不善而降殃,但当合门齐素虔请戒僧持通连经,自得消解。或童男礼拜亦可迪吉。又如虐疾或有鬼邪,依通书之状式设灶神而可遣。胎产乃九天圣母所持,延道而诵玉枢经可致临盆之废。怪病或倚草附木之妖,择僧而念观音经,自是弭灾之法。冤业相寻,梁皇职可以解,除亡魂出现,地藏经乃能超度。火殃若降,择火闭日或火收日,延道诵火德经,火乍汝矣!精魅所临,大则告天师而请法,小则诵真武经而驱遣。症患膈噎者,惟施食淡口,能超饿鬼。之途屠宰索命者,独戒杀放生可免,旁生之趣,又若妄罚誓愿,忤犯天曹,须设斋祭旧而勾消。若贫难酬愿,可将天曹对疏,叩城隍而回缴,或富家向许猪羊牛愿后,若贫穷可作粉牲钱马,到天库地库除消亦可。杜绝兴工动作告土。须按其方隅设坛,无力粉圆可斋殷太岁。商贾江湖诵三官经,而可保士子功名,持玉皇经而虔祝药师佛祈当世之延年,金刚经作来生之福利。祷求嗣续,则建梓童清坛保安,婴幼须念大洞尊经,至如水火不通或拆桥断路而招谴、左右瘫痪或大秤小斗而生灾。士庶覆宗盖为毁平冢墓军民绝嗣皆因起灭,社坛非求神而可除,惟改修而可解,若艺侮神明,须皈依三宝或能求散。浸占祠宇惟修复,故刹方得安全,易卦类万物之情因不悉备卜筮通神明之德,自可参详。

僧道贤愚章第七十五

(以应爻为主,福德为凭。)

迎僧接道招贤者,却看何人立应中。

人生世间,有念佛行善因果法缘、或祈福寿、或职悔业根,如修斋设法、如炼度书符,皆欲利益存亡,不无迎接僧道,而僧人有慈惠降龙道士,有法灵伏虎,皆以宣扬梵语,礼诵经文,必能扶纲而植纪,始可入圣以超凡。若请延不善,迎接非贤,则乱坛兆而淆荤坛,渎醮筵,以亲污积,是无感应,徒设衷诚。占卦但看应爻,便识休咎。

福德在时真戒行,父官居者法精通。

谓如子孙在应,决是受戒之善士,有行之真人。父母临之者,必法术精专。官鬼临之者,必神鬼钦伏。

兄爻值此多奸伪,财象临渠好利营。

供佛,赖僧之慈因以盗助。迎真籍道之法力以赞参。兄弟应值则奸欺而伪妄,多阻误而废更。妻财监其人贪婪图利,好色营财,乃鄙入蝎荤,非通天撤地之流也。

恶辈子孙临白虎,善人福德带青龙。

子孙乃僧道也,白虎贴守,其心不胜凶险立行匪凡善良。福德即子孙也,青龙卫护,欺人机有慈善,宅心恒存德行。

神天不纳因官绝,僧道无缘为六冲。

道场善事,必一诚感格。如官爻值缘人徒尔叩天而天不受,僧有善缘而凡人因无缘法,盖缘卦值并冲道多缘法,而斋主为没因缘良为爻生冲激,故六冲不用也。

子破诵经宣若诳,应空礼忏拜如风。

子孙用神主我家之事,诵经宣偈全要琳琅讽念,若逢冲破则徒诵之而为诳语矣!僧道应位为占主之用神,金经实偈诚敬宣扬。如遇被冲,则枉念之而成虚文矣!应空则袈裟赡礼何益?无子则鹤憋忏礼徒然。

鬼空设旧无因果,子旺修齐有大功。

官爻主设醮之场,无鬼则无因无果,鬼煞临斋坛之事。官空,则何德何功。子乘旺,斋坛功德无亏。福德权醮,主功程有力。

福化鬼爻官克世,非惟作福反遭凶。

设斋修善,福动化鬼,则求亲而疏矣!作福祈恩,官来克世,是求荣而反辱矣!谄之而不蒙福媚之而反见遭用人感应,用意昭孚天神,感格天理昭回,岂可亵渎不加谨慎乎?

还赛解厄章第七十六

(以福神为主,用象为凭。)

因灾酬愿寻福德,凶吉还须辨用爻。

人身五脏,天气六经调摄者安,违和者病,然染灾而星辰不顺,则祈祷之。因罹患而祟鬼为殃则酬谢之。许愿当还赛神攸利,惟子卦无凶,寻福德占爻则吉。又当辨用爻之失令得令,能俾卜者之邹眉开眉。

用弱忌兴灾未退,忌衰用旺患能消。

谓我所占之人为用,而用休囚薄弱,其势危矣!而所忌之爻为害,而害如动兴,作谁抵敌哉?灾愆未退,厄患未解也。忌神若衰弱,则病症可消。用爻如旺相,则灾疾立愈。

父兴克子洪恩浅,财动生官邪魅招。

父母动能克子,纵有天恩亦薄劣难承。财爻兴则生官,岂无鬼邪之张扬作祸?

世旺子强官受制,祭神之后别无妖。

世为我也,旺则病必安痊。子为福也,强则压制鬼祟,意谓此强余必弱,福旺鬼将除,赛神之后保平安,解厄罢时无青咎,禳之则吉请祷无殃。

奉安神位章第七十七

(以官爻为主,子象为凭。)

凡安香火众神天,侍奉祠堂列祖先。

随身香火,家庭供之以安,治世福神,家堂奉之以位,此生成之,迎赖阴空得护持者,然我生必有治宗祖请之以入家庙,我后必有嗣。祖先安之而居祠堂,子孙承之而春秋祭祀,照穆列而远近追思,乃诚之至,孝之竭也。

供义高真诸上圣,一应还将官鬼看。

上而伸者为神明,下而屈者为阴鬼。上圣高真即是神司,遍曾祖同推官鬼。

不绝不空神久在,不冲不动圣常安。

官鬼不绝,乃香火不绝。香火不空,则承祀不空。官若不冲,坐永堂而位亦常存。鬼如不动,安神先而祭之如在。

在位静安方是福,神柢不降卦无官。

官如静,则神圣安。鬼若空,则神不在。若夫祈祷神柢而不降临管摄,因无官鬼主难。若乃叩请神明而不御临张主,为无官鬼主司。

若还福德临爻上,天赐佳祥永百年。

卦爻若得子孙出现旺相,神天必赐祥瑞,是福德加临而子孙长吉。

子象空无谁获庆,财爻静旺进田园。

子孙空亡,则阿谁承厌?福神不现,则若为承欢?财爻静旺则稳主并园。财遇生扶必田连阡陌。

兄兴妻患伤财物,父动鬼灾损畜蚕。

兄动而伤克妻财,非病而何?兄兴则剥削财物囊匮乏。子当避父之威,父动伤儿,若父爻一怒,则子位受害矣!福乃滋牲,父动主伤六畜。子为春蚕,父兴则损三蚕。

鬼克世宫殃叠叠,官生身位福绵绵。

兄贼阴害世爻而患灾不一,官爻护生世位则庸福绵绵。

六冲此向安非吉,六合其方奉有缘。

六冲者,内外之神安之,岂得为吉?六合者,上下之位奉之,似有宿缘。

白虎值官灾不浅,青龙坐鬼利无旁。

官爻虽是香火,然值白虎则神煞不利,而官亦遂为祸殃矣!鬼位未必灾愆,而值青龙则神随为锡之利益矣!而阴阳之位安如磐石,祸福之效捷丁鼓桴出入赖以扶持,止行仗而保佑。

停棺举殡章第七十八

(以子孙为主,身世为凭。)

停棺寄椁兼更座,举殡除灵事必同,财福二爻宜旺相,兄官两象怕交重。

大雨钱情事申而雨能出殡,人哀愍舟助而可举棺或停棺,因择地寻坟、或寄枢在制中赎屋移座,非为贫也。除灵适服关欤,事有数般,疑须一决,且如财爻福爻皆生财获福,二爻固宜旺相,至若兄象官象咸破耗,官灾两象最怕兴隆。

鬼兴克世般般恶,官静生身事事通,复推用象生身吉,倘来克世祸重重。

鬼兴而能克世,在服孝之中更作凶论,诸事忌之则住,官静又乃扶身犹遭丧之际还作吉推,百凡行之则吉,用象生身者,行无不善。用来克世者,向无不凶。

安灵寄枢宜相合,微席除旌喜六冲,逢冲不可停丧枢,择服辞灵庶免凶。

如卜设魂灵宜合而静,占寄棺椁,爻稳乃安六亲座旌值卦冲而除之则吉。五服魂席叶爻散而撤之无妨。一切丧事逢冲散而切不可停,大凡孝堂见激剥而断不可寝。卦动而释服乃宜,爻交而辞灵则可。虽曰孝无终始,寄棺撤席有不得已而行之,若乃趋吉避凶举殡停丧,取理长则就之也。至如衰侄染墨,军旅敢不遵依诏命,套情朝廷岂可违悖?

怪梦感应章第七十九

(以动爻为主,腾蛇官鬼为凭。)

怪虑不详,谁识将来之事故。梦忧不测,难知未兆之情由。欲决否藏,还凭易卦。

吉凶未应,朕兆先形。或夜里有微、呈梦中有见,致心主疑惑,须卦象搜求。

吉则因子孙发动,宅静人安。凶则逢官鬼兴隆,殃臻祸至。

子孙动,人口平安,家庭宁静。官鬼发,则宅眷屯,门兰萧索。

官临空绝,事假情虚。鬼值交重,怪真梦实。但看谁爻带鬼,便知何事临门。

官空则无怪,反绝则情虚。鬼动则梦准,官发则怪灵。又如鬼爻带煞而动,便知何事何方。

土父则虑染时灾,火象则倘遭回禄,木乃蚕桑之损,水为波浪之惊,刀伤斧割为金神,损畜丧丁因虎兽。

土鬼疔染瘟瘴大兴,倘逢加禄,木损桑苗,水瀹波险,刀割斧伤凭金神发现,人亡畜损惧白虎咆哮。

逢龙则喜处生悲,遇雀则诗中起讼,武防盗贼及扳陷之情,蛇被虚惊并牵连之事,勾陈之煞忌行动土之方,天喜之星勿往结婚之所。

青龙值鬼,必乐极生悲。朱雀临官,文书涉讼。玄武兴防盗情害,及腾蛇主梦怪惊牵。勾陈鬼发,因动土争田开掘方禁。天喜官加犯喜筵酒肆婚姻事情。

驿马同宫休出境,咸池共位莫贪花,官伤世体主人灾,鬼克应家妻妾患。

驿马勿走跳路途,咸池戒奸贪姿色。世爻为家主,最怕鬼伤应位,是妻孥尤嫌鬼克。

复看何爻化鬼方,推那命遭屯。父象化成,椿萱不泰。财爻双出,眷属难安。鬼化鬼爻,灾未消而讼至。官连妻位祸将灭以财生。官变子孙,始见凶而终见吉。子之官鬼,先招祥以后招殃。

何象化官,知何人受患。何爻变鬼,即知何属遭殃。父化鬼,主祸在椿萱。官化财,该灾当妻仆。鬼化鬼爻,灾生而又讼。官之财象,祸退而有财,官变福,初凶后吉。子化鬼先利后殃。

世带福神,能免万千之咎。卦无鬼煞,并无毫忽之愆。

子孙持世,则事事亨通。鬼煞空无,则常常康泰。

青龙父母值身摇,文墨光华之兆。白虎弟兄临世动,家资破耗之忧。

身值父母青龙,文章高显。世临白虎兄弟,资耗忧惊。

龙居财福有生扶,门添喜气。贵坐官文无克破,体沐恩光。

门栏添喜气,决是青龙临财福之爻,更逢生旺,家宅显荣必有贵居,父母之位不遇刑伤。

事有百端,理归一字。

世有万端事绪,卦凭一理而推。道明法正何虑怪情搜隐索微,难逃毫忽。

报应雪冤章第八十

(以官爻为主,世应为凭。)

人遭冤屈诉无门,或失衣资求见明,或请鬼神验的确,或迎仙道写真情,皆将官鬼来为用,旺发阴司近日灵。

朝中尚有申冤申屈,世上岂无诬马诬金?或屈而控诉无门,事遭诬而暴白难雪,反神理遁幽微,仙道情涵勾化,莫若卦推鬼用,旺发报应昭彰。

太岁值官年内报,提纲见鬼月中兴,世遭鬼克吾遭辱,应受官伤彼受倾,动速静迟终有应,空官绝鬼永无凭。

太岁报应在一年,月建鬼兴验一月。世受鬼克,乃见忧於吾。应被鬼伤,则行诛於彼。有官则有报应,但动在速而静在迟。无鬼则无准凭,况空无因而绝无据。

交重之象明中发,冲击之爻暗内行。卦见子兴空拜圣,爻无鬼在枉投呈。

交重明中发作,冲击暗里推排,子孙散解,徒磕头拜跪,无鬼主张,枉申拆投呈。

察人喜怒章第八十一

(以用爻为主,生克为凭。)

探人喜怒用爻推,民卜官员鬼上思,若问他人观应位,子占父母看文书。

测人喜怒,凭卦推详。问官府,在鬼象精思。卜他人,于应位求索。子占父,文书为用。兄占弟,同类为凭,各定用爻,详其喜恶。

用爻生世心怀喜,主象伤身怒可知,但得比和情更美,无忧无喜值空时。

用爻生世,则欢喜接谈,主象遭伤,则变颜反目。用世比和,心产契合。用如生世,会晤维持。用世相冲,心同吴越,用若空亡或不上卦,乃无忧喜,无损益也。

逢六冲永不和谐,处六合终无怨恨辞。白虎在爻忧损害,青龙临用赖扶持。

只冲难见,岂得和谐?六合易求,终无懊悔,处白虎,身忧损害,见青龙尤可亲。依明人见颜色而言,智者观喜怒而进也。

探人虚实章第八十二

(以应爻为主,不空不绝为佳。)

察人心地应为先,生扶身世两家欢,旬内值空心不实,月中犯破意非坚。

用卦中之应爻,察人身之心地,生扶身世则宾主相投。彼同我心,则世应相洽,用破旬空,心虚不实。应临月破,意诈非真。

倘来克世冲身命,腹内藏刃性必偏,但卜六冲无信实,凡占三合有忠言,彼同朱雀能言浯,应并腾蛇每变迁。

应伤世命,口密腹剑之徒。应冲身世,而是背非之子。三刑六害,必生妄语。三合六合,定出忠言。用值青龙心慈善,应临白虎主刚强。玄武奸怪肖象。勾陈性身稳重。口嘴喧哗惟因朱雀。腰肢曲折,霉似腾蛇。听其言也,则捷给絮人。睹其眸子,则倾险莫匿。

用人藏否章第八十三

(以用爻为主,应象为凭。)

凡用他人应上寻,家亲各有用爻分,日冲月破空亡者,临在斯爻永不亨。

凡若用人行事、或请人代己之劳、或招人而作生涯、或托付而图利益,如用他人,以应爻为主。若占亲戚,以用象为凭。用爻若遇日辰冲、月建破、或落旬空者,皆主不成,纵成无力又不久远,切莫用之。

用遇绝乡终不美,世遭用克却无情,六冲反目非宾主,用变刑伤力必轻。

倘若用爻临绝又无生助者,此人定主无能。用来克世者,实怀欺主之心,彼非仗义之人。若卜六冲之卦,终成反目,岂得和谐?卦上用爻虽然有气,变成克制之乡或之墓绝,人必先勤后惰,事当有始无终。

以上七般发不犯,方言和悦又多能,若还世得他扶助,必受渠恩事有成。

应爻并用爻,不遇日冲、月破、空亡、死绝、又不克世、又不变出冲伤,本卦兴之卦皆非六冲便曰宾主相投,用之有力。用爻若来生世合世者,赖以难持,周旋吾事。

仗托人力章第八十四

(以应爻为主,不遇绝空冲破为佳。)

佥解京差,每有包完粮税审,当县役常多代出公庭,或央邻里之谋为,或浼亲朋之所作身,叨彼佑,事赖他成。前列人之事情,皆附卦之应象。

粮从产出似有差徭之重,产去粮存尚多力役之征,或山长水远之迢遥,或人怯丁单之薄弱,不无亲属之托,须情故旧之央,事有万殃,卦须一决,诸般仗枉,皆看应爻。

应动应冲,此客有更有变;应空应破,其人无力无能。最嫌世受应伤,更忌内遭外克。

应值交重或逢冲动,仗彼终须改变。应值旬空或临月破,托人决不始终。若应克世,或外伤内卦,皆主其心不善,不得误用也。

财福生身而有益,见官克世以亏财。六冲则意乱无恒,岂谐岂就;六合则心平有信,能始能终。

妻财子孙发动,生助世爻,终须有益,若见兄弟官鬼交重克冲世象,岂不遭伤?六冲作事无成,又夫信实。六合所谋遂意,更有始终。

但若诸般之重托,惟凭一卦之端详。

百里倾心千金重托,全凭一诺之寄,皆系六爻之定。

继身受产章第八十五

(以世应为主,财福为凭。)

但将身继欲受他财,切嫌世应空亡。大喜福财生旺世,陷则吾非受业,应空则彼不相从。

以己之身为人之后承继,即是螟侄出姓,义当承祀继人之志、述人之事,理当如此。受父之产袭父之阴,古亦有之,在所必然,无足怪者。凡卜续人之后,当看世应之爻,倘若世应逢空,彼此皆成虚望,若得子动财兴,后必荣华富贵。世空应不空,但恐身居不久,纵久亦难受业。应空世不空,切虑父心反变,到底不从我意也。

旁动克身,后被族中争夺。应兴伐世,远遭本主欺凌。

旁爻动克世爻,产被族中掠夺。应象动伤世象,远遭本主欺凌。

六冲主西荡东游,内愁外怨。六合主朝欢暮悦,老安少怀。虽见和谐财不兴而少利,朱雀偏生口舌,鬼不动以无妨。

六冲则游荡西东,怨生眷尺?六合则欢歌朝暮,老幼安和。纵有青龙而财若休囚受克者,但主和偕终无厚得,虽摇朱雀而鬼不交重空旺者,纵生咭聒而不成词讼。

父母勾陈衰败,产业虚浮。妻财福德兴隆,家资稳实。妻弱兄强,必主分财夺禄。儿空鬼动,决然起讼为灾。

产业凋零,父母勾陈败。家资稳实,妻财福德兴隆,兄强妻必弱,夺禄分财。子空鬼愈狂,灾生讼起。

财化绝空,有物焉能入手?合逢冲破,无情岂得安身?内处无官,恐难成就,阴阳都动,终见更张。

妻财而化之空绝,银钱那能入手?合处而却被破冲,踪迹何处安身?卦内无官,一世事难成就。六爻乱动,一身终见更移。

事欲绵长,卦须安静。

欲要攸久事基,六爻不动为妙。

防老膳终章第八十六

(以用爻为主,世应为凭。)

鳏寡之徒,仗亲朋而养膳;孤寒之辈,叨邻友以维持。世应用爻空,非绵远;兄官忌象动,岂安宁?

夫妇不幸而自独孤缺者曰鳏寡,爻空不期而骨肉伤残者曰独孤,故西伯有哀子之政,西京有拜老之行,是老需膳而安,幼求抚而长,有仗亲戚而矜之以养,或托邻友而怜之以恩,此皆民恻隐之好生,而穷人之得所也。而今发课何以据凭,可将用爻并推世应。凡占以世为己应为他,如占亲戚各分用爻。且如占婿以子孙为主,占弟以兄弟为凭,世应并用皆不宜空,空则靠非攸远,又不宜兄弟官鬼并忌神发动,动则岂得安宁?

前后六冲不久,福财而旺为佳。主象生身昭彼力,用神克世被他欺。

前卦六冲而后卦六冲,足迹岂能长久?福爻旺相而财又旺相,口身永得饱温。主象生身似旱苗得雨,用神克世如枯草而遭霜。

世遭月建相冲,自己将来多染祸;应被变爻而制,他人日后不兴家。财无鬼又无,岂能手终侍?世动应亦动,焉得齐心?外卦兴隆彼命富,内官旺相我身荣。

世临月破,自防身体弱羸,应变克伤,他必田园渐退。财鬼俱无,老少焉能尽瘁?世应俱动,彼此岂得同心?外卦兴隆世又兴,斯人富足。内官旺相世又旺,我得安荣。

再观生克,永决亲疏。

同血脉者,必生生。有瓜葛看,必垒垒。故亲则同气相求而同声相应,克者不久,冲者益疏,是道不同而不相为谋。

养亲馆友章第八十七

(亲族以用爻为主,他人以应象为凭。)

济难扶危,却是留恩於世上;怜贫敬老,岂非积德於阴中。诚恐恩中招怨,还须卦里求明。奉尊奉长,宜扶我以扶身。抚幼抚卑,忌子孙而伐世。

施粥是赈济留恩,舍资亦怜贫,积德当闻受惠,效劳岂可以怨报德?奉尊长之有德者,父必扶我以生身。养卑幼之无义者,子必忘恩而克世。

养族养亲,怕见用神来克。膳朋膳友,喜逢应象相生。凶则鬼兄皆动,吉则财子咸强。

养吾宗新,忌用之来克。善吾朋友,喜应象之相生。鬼兄动则咸凶,财福兴则皆吉。

世陷世空,己恐屯难雇彼,应冲应动,他多更变岂酬劳。世应冲非久远,卦爻合最绵长。

世遭死绝或值空亡,日后家业萧条,恐难雇彼。应若交重或遭冲破,他时彼意变更,必致忘恩,决不酬惠。卦值六冲非久远,卦爻逢六合最延长。

合处变冲,花非结果;凶中化吉,树必成林。扶人之难,用逢生助可相扶。救客之危,应破克伤须莫救。遭祸遭殃遭损害,应克世爻。得名得利得祯祥,外生内卦。

合处变冲,不结子之花岂能结果?凶中化吉,无心处之柳不意成林。用逢生助,斯人有难可扶。应被克伤,厥后纵危莫救。应克世以招殃,外生内而多吉。

龙值福兴,行止获财而进喜。雀临兄发,始终费本以生非。武鬼克身忧失脱,蛇官伤世虑牵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