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寅卯辰,木域,招谋者太子也。日蚀申酉戌,金域,招谋者司驰。日蚀亥子丑,水域,招谋者司徒也。日蚀巳午未,火域,招谋者司空也。(按端谋人,卒难别,故以时类略其官位。南方、阳精也,为君,君城有异,虽子属也。)”《孝经雌雄图》曰:“子日日蚀者,燕国王死,期在五月、十一月。丑日日蚀,赵国王死,期在六月、十二月。寅日日蚀者,齐国王死,期在七月、正月。卯日日蚀者,鲁国王死,期在八月、二月。辰日日蚀者,楚国王死,期在九月、三月。(魏氏曰越王死)巳日日蚀者,宋国王死,期在十月、四月。午日日蚀者,梁国王死,期在五月、十一月。未日日蚀者,沛国王死,期在六月、十二月。申日日蚀者,陈国王死,期在七月、正月。酉日日蚀者,郑国王死,期在八月、二月。魏氏曰吴国王死,戌日日蚀者,韩卫王死,期在九月、三月。亥日日蚀者,秦魏王死,期在十月、四月。”

  

  日在东方七宿蚀五

  

  《黄帝占》曰:“日入角而蚀,将吏有忧,国门四辟,其邦凶。”甘氏曰:“日在角亢而蚀,戒之在于耕田之臣。”京氏曰:“日蚀角中,其国不安;一曰贵臣有忧;一曰主农官忧。”《春秋感精符》曰:“日蚀亢中、其邦君有忧。”石氏曰:“日蚀亢中,其谋在朝廷之臣有罪者。”《黄帝占》曰:“日月蚀氐中,天子疾崩。”石氏曰:“日蚀氐中,卿相谗谀,人君灭无辜。”甘氏曰:“日在氐房而蚀,戒之在三公、九卿、大夫,且有相谮误主上,使过刑杀不辜者。”甘氏曰:“蚀氐中,大官恶之;一曰右宫恶之;王者复以赦除之。”《雒书说徵示》曰:“淫色信谗,日以蚀房、参。”石氏曰:“日入房而蚀,王者忧昏乱,大臣专权,必有忧病。”郗萌曰:“日在房心则蚀,公卿大夫有黜者。”《春秋感精符》曰:“日在心而蚀,兵丧并起。”甘氏曰:“日在心而蚀,王者臣下相疑,不相信也。”甘氏曰:“日入心而蚀,政令失仪,礼度失绳,则为变甚;一曰君臣不相信,有疑惑。”《海中占》曰:“日蚀心度,兵丧并发,王者以赦除咎。”《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尾箕中,尊后有忧。”甘氏曰:“日在尾箕而蚀,将有疾风、飞车、发屋、折木,戒之于出入。”

  

  日在北方七宿蚀六

  

  《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入斗,将相有忧,其国饥凶。一曰兵大起。”甘氏曰:“日入斗度而蚀,其国反叛兵起。”甘氏曰:“日在牛而蚀,戒之在右夫人侄妇,且在祠礼求幸于主者。”《春秋感精符》曰:“日蚀须女,邦有女主忧,天下女工不为。”甘氏曰:“日在须女而蚀,戒之宫中,且有使巫祝祷祀以求贵幸者,戒之在于巫祝。”《黄帝占》曰:“日蚀虚中,其邦有崩丧,天下改服,期九十日。”甘氏曰:“日在虚危蚀,戒之在于主市租税及缯帛刀剑金玉之臣。”(如少府是也。)甘氏曰:“日蚀危,必有兵丧,大臣薨,天下改服。”《黄帝占》曰:“日在营室离宫而蚀,出入无近妃色,趣任辅成功业。”《春秋感精符》曰:“日蚀营室,王者自将兵,天下扰动。”甘氏曰:“日在营室东壁而蚀,则阳消微,男道施而不能泄,阴道坏而不能化,故多有伤者败。”后氏曰:“日在东壁而蚀,王者不从师友,失忠孝,故曰亏。文章图书不用。”

  

  日在西方七宿蚀七

  

  《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奎,南邦不宁,有白衣之会。”石氏曰:“日蚀奎,鲁国凶,邦君不安。”甘氏曰:“日在奎娄而蚀,慎之在主边境厩库之臣;一曰慎在边境得意之臣。”《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娄,则王者郊祠不时,天下不和,神灵不享,小臣不忠,责在大臣。”甘氏曰:“日在娄而蚀,戒之在聚敛之臣。”《黄帝占》曰:“日在胃而蚀,王者食大绝或亡,主委输之臣,有黜者。”《春秋感精符》曰:“日蚀胃,国王奉修宗庙,敬祀神灵,则害消。”石氏曰:“日蚀胃,国有忧,大臣诛;一曰主修郊庙,奉皇天,其咎消。”甘氏曰:“日在胃而蚀,戒之在主委输之臣。”(如今大司农是也。)《春秋感精符》曰:“日蚀昂,王宗谋国,同姓自立。”石氏曰:“日蚀昂,臣厄囹圄者解。”石氏曰:“日蚀昂,王者有疾。”甘氏曰:“日在昂毕而蚀,戒之在众主狱之臣,有乱天子者。”《春秋感精符》曰:“日蚀毕,边王死,边军自杀其将;若军校尉诛,远国谋乱。”石氏曰:“日蚀毕,天下主狱之臣有当黜者。”《春秋感精符》曰:“日蚀觜,臣杀主,慎之。”石氏曰:“日蚀觜,大将谋议。”甘氏曰:“日在觜参伐而蚀,戒之在将兵之臣。”(如今诸将军校尉执金吾是也。)《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参,大臣有忧之臣自相戮,以外胜内,远国强;王者修身,则日蚀不为灾。”甘氏曰:“日在参伐而蚀,戒之在将帅之臣。”

  

  日在南方七宿蚀八

  

  甘氏曰:“日蚀东井,秦邦不臣;蚀不尽,谋不成;天下大早,民流千里。”甘氏曰:“日在东井,舆鬼蚀,戒之在供养之臣。”陈卓曰:“日蚀东井,其国内乱,苛法。”(《盛悬象说》曰:“晋咸和二年五月甲申朔,日有蚀之,在东井,女主之象,明年,皇太后以忧逼崩。)《春秋感精符》曰:“日蚀舆鬼,其国君不宁,臣下易服:一曰秦君当之;一曰皇后贵臣。”甘氏曰:“日蚀舆鬼,其国君不安:近期一年,远期三年中”《春秋感精符》曰:“日蚀柳,王者以疾,不安宫室。”石氏曰:“日蚀柳,君厨官忧。”甘氏曰:“日在柳七星而蚀,戒之在门户道桥之臣。”(若今卫尉是也)《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卯、七星,亏正阳,王者不赐衣裳;承天郊,退太常,放在狱,则无咎。”石氏曰:“日蚀柳七星,桥门之臣有黜者。”《春秋感精符》曰:“日蚀张,王者失礼,宗庙不亲,急退太常,以延尉代之;不者不安,期在十二月与五月。”甘氏曰:“日在注张而蚀,戒之在主山泽汙池之臣。”(如今水衡也)《黄帝占》曰:“日蚀翼,王者退太常,以法官代之,有德则日蚀不为害,其岁旱。”石氏曰:“日蚀翼者,王者失礼,宗庙不亲。”甘氏曰:“日蚀翼者,忠臣见谮言正者亡,不出其年。”甘氏曰:“日在翼轸而蚀,戒之在车驾之臣。”(如今太仆奉车骑马是也)《河图圣洽符》曰:“日蚀轸,国有丧,以赦除其咎。”甘氏曰:“日蚀轸,贵臣亡。一日后不安,期百八十日。”《海中占》曰:“日蚀轸,王侯寿绝;王者以赦除咎则安:一曰其国有忧,必有丧事。”

  

  救日蚀九

  

  《春秋感精符》曰:“救日蚀,天子南面,秉图书,察九野萌生者;绝始正本案类,敕下闻异,郡官修政,招贤进士,独绝其萌,所以防塞之者;故日蚀、大水则鼓,用牲于社。言社者,阴之主:朱丝萦社,鸣鼓胁之也。”(按《左氏传》曰:“庄公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非常也,惟正月之朔,日有食之,于是乎用币于社,伐鼓于朝。秋大水,鼓,用牲于门,亦非常也。凡天灾,有币无牲。文公十五年六月辛丑朔,日有蚀之,天子不举,伐鼓于社,诸侯用币于社,伐鼓于朝,以昭事神训,民事君示有等,威古之道也。)《春秋感精符》曰:“消变之道,案明坛南郊,日之将蚀,渐青黑,谨遣大将三公,如变所感之过,以告天曰:‘天子臣某,谨承皇戍,退避正居,思行愆误,阳精有币,巳政类素,正事去非,释苛禁,不敢直命,遣臣钦喻,巳绝国害之谪近,以绪尽力宣文,思维表道,愿得修政,以奉宗祖,追往翼今,勉开嘉纪,纵大扬精,以兴日宝。归报天子,三日就宫遣使,诏诸侯问过;举名士,察奸理冤,督教化。不宣者,审以敕身,务佐为行,天子吉。”《春秋感精符》曰:“朔,日蚀,正臣阴,退后妃,以内过省已:蚀二日者,王侯蕃黜州辅,以暴恣自改,晦日蚀者,正近臣,退素食。”《周礼地官司徒》曰:“救日蚀,则诏;王鼓。”(郑玄曰:救日月食,王必亲击鼓。)《礼记昏义》曰:“男教不侯,阳事不得,谪见于天,日为之蚀。是故日蚀则天子素服,修六官之职,荡天下阳事。”(郑玄曰:“谪之言责也。”)《谷梁传》曰:“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鼓,礼也,用牲,非礼也;天子救日蚀,置五麾,陈五兵,五鼓;诸侯置三麾,陈三兵,三鼓,大夫击门:土击杵。(言救日降杀多少之礼也,门取开合有阴阳之道,杵春粢盛之具,亦有上下阴阳之道也。)《星传》曰:“日者德,月者刑,日蚀修德,月蚀修刑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4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