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占刑狱重轻

以本人年命与日干落宫,星旺、门吉有三奇吉格者,官员降调,庚人罪轻。星不旺相、有三奇、吉门者,或三奇吉门得星旺相并吉门、吉格者,俱主罪轻,法及本身。如有三奇吉格、不得吉门与星旺相者,或星旺相而不得吉门、三奇,俱主罪轻。若星不旺相、门不吉、无三奇、格局凶者,主大凶。与日干年命再犯击刑者,有刑罚之苦。

占罪轻重

以开门为问官,以六辛为罪人,以六甲旬中六壬为天牢。如开门宫克地辛宫,辛上又有六壬临之,防有牢狱之灾;二者缺一,无害。再壬为天牢,甲辰旬中壬戌时,戌为天牢;甲子旬中壬申时,即申为天牢。余仿此。若天盘上所克六壬之支,再得开生二门者吉。

占罪人开释

以地盘六辛为罪人,看得星何干,旺不旺。如上乘吉星、吉门、吉格,或克开门落宫,与开门宫相生相合者,其开释必速。不备者,少迟。若开门落宫克地六辛宫,再得休囚者,主牵缠又网低,则不开释;网高则开释。

占出狱

壬为牢狱,看所加地盘之干为罪人。必地盘之干克六壬所得之支,又得休开生三门者,即得出,以受克之支为日期。必得六丁时,或六丁落宫非罪人宫,干支又得三奇者,方出狱。

占官事牵连

以本日日干为有事之人,以庚为天狱,以辛为天庭,以壬为天牢。本人日干以地盘为主,庚辛壬三凶煞以天盘定之。如犯一煞,与地盘日干同宫,定有牵连;再逢刑击,定有刑罚。得天网,有枷锁临身,再有凶格等凶煞,连累甚重。若有三奇、吉门并吉格、吉星者,无碍,虽有牵连,不能成凶。若不犯庚辛壬,定不牵连。

占口舌官讼

此时遇门生宫合吉格,或上干生下干,或干在于得令之宫而克上干,或宫克门,因非讼而得理,有官贵人扶,得财。若地盘奇仪临衰墓宫,逢上干克下干,及门克宫而合凶格,则口非重,至财破忧惊。若逢心开生宫,贵人相扶。若逢英景生宫,有文书之力。若遇生死门生宫,田地房产之益。如前人门生宫,克宫之内推之。若诸星比和,或上生下、下生上,当宜和美。若逢死绝而被冲克,因讼破家陷命。

占被访吉凶

凡官吏、土豪被访,吉凶何如,单看本人年命日干本宫上有何星门临之。如星旺门吉,并有三奇吉格者,官民无恙。如不旺相而有三奇吉门并诸吉格者,或无三奇吉格而得吉门、星旺相者,或无吉门而星旺相临三奇、吉格者,官民俱主赃少罪轻。有三奇而门不吉、星不旺者,星旺而不得吉门、三奇及吉格者,或得三奇吉格而星不旺、门不吉者,罪重赃多,累及妻子。星不相、门不吉、格又凶、又无三奇,俱主伤门。若本命日干再犯击刑,必受刑罚。

占和事

以庚丙为两家相构之人,以甲为主和之人,盖以甲为天福又系十干之首,为两家福星。又必以甲子戊始可算,余甲不用。看甲所落宫,或同生两家,或同克两家,方为处事公平,则和成。若生一宫克一宫,必有偏向,不能和。又当看甲在旺相宫,而庚丙在休囚宫,彼亦不得不和。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十四

占出行期

占行期,或有牵缠不能摆脱,或有节制不能自由,或本人犹豫不定,以时干为起行之人,日干为牵缠、节制之人,以开门为起行之期。如日干克时干,不能行;时干克日干,即行;日干宫上下皆来克日干,彼自受制无暇制我者,即行。若本人自犹豫不能决者,看时干宫在外为去,在内为不去。俱看开门落宫下得何干,以定其期。

占道途吉凶

以时干所落前一宫看之。如得天蓬为贼盗,乃时干所落宫前一宫,阳顺阴逆。即得天蓬,为贼盗,如无者不遇。再看时干所加本宫,得生旺相并得三奇吉门吉格者不妨。

占同伴善恶

凡途中遇人同伴,占以地盘时干为己身,看何星临之。如得禽心冲辅任为善人,得蓬芮英柱为恶人,再得旺相,而时干又居废没之地,主有侵害。时干旺相,凶星废没,亦不能害。如凶星有害,时干而得生休开及三奇吉门吉格,主被害中有救。若时干旺相而得刑格并一切凶格,虽有侵害亦无妨。

占店主善恶看时干加宫所落之宫得何星宿以定善恶

看时干,若遇蓬芮(二大凶)英柱(二小凶)凶星,俱主恶人;遇辅禽心冲任吉星,俱主善人。如落宫克时干,主有侵害。若时干落宫有三奇、吉门、吉格者,虽有恶亦不敢害。如无吉格,但乘旺相,亦无害。如时干得休废没并凶星格者,当有侵害。

占出行

此时出行,欲得三奇六仪临于旺禄之宫,或行年合吉格而上下相生本日时,官贵禄马俱临,此时而去,逢贵人接引,财帛广进,求名亨达,且为皆顺。如本命行年并此时合凶格,门克宫,必多虚惊。如开门克宫,为贵人见贵之类。如逢凶格相冲相干墓之乡,出则不归。若遇壬癸,恐有水厄之忧。如遇辰戌,虑有牢狱之苦。

占未出先定归期

看天蓬星落宫。如阳局,天蓬在内四宫,上半年回;在外四宫,下半年回。阴局亦然。冬至后自坎至巽为内,自离至乾为外;阴遁夏至后自离至乾为内,自坎至巽为外。又看所落何宫,即以本宫所得十二支位以定其期。

占登舟

以震三宫为船,以天盘所得之星为船户之善恶,得辅禽心三星上吉,任冲二星为中吉,芮英柱蓬为大凶,其船不可登。凡占水,看休门之下,见申酉为江河,见小吉为井,太冲为池塘。

占水陆以值使定之,不取坤宫者,死门也。

以坎为水路,艮为陆路,看值使落宫。如水陆二路有一生则吉,被克则不吉。又看休生二门所落之方,亦可出行。

如惊蜇中元阳七局甲己日丁卯时,惊门值使加坎宫,休门到震,生门到巽,为水木相生。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十五

占行人

以行人年命,看合当时局中干支为行人,以支宫为宅舍,以左右宫为来之迟速。如占东方之人,得西方即来,得北方不来,得南方在路。其归期以地方远近、旺相决之。如行人是甲子生,往南方,若遇以坎,即归;遇坤、兑、乾三方,将至;遇艮、震、巽三方,又向他方去了。遇克我之卦,必半路有阻,再看吉凶神煞、克我之宫以定安危。余类推。

又天蓬、天芮二星俱主行人,千里外者看天蓬,千里内者看天芮。得蓬芮者为来。又以时干为来期,伏吟不来,返吟为来。三奇合吉门于行人本命年干之上,即到。凶星凶门,其人必有妨碍。又年格年来,月格月来,日格日来,时格时来。一云各以落宫干支定其来期,又格则不来。

又法占行人

此时伏吟,行人身未动;返吟而且来速。若上干克下干,或门生宫克宫或庚加日干,行人即至。若上被克,或宫克门,行人不来。若日干加庚,行人不来。如上干在墓、衰宫,或门宫相克,行人来迟缓。若上干遇壬癸,临旺禄宫,又逢日时相生合吉之格,主有酒席相阻,或隔住无舟,或船水虚惊,或口舌、喜悦相阻。或上干在死绝之宫,或被克制及日时相犯,永为不来。切忌干支相冲在行人之行年干上者,或则死亡,或则囚禁。

占远信

以六丁落宫为信,以时干落宫分内外来信之迟速。临内信速,外迟。六丁受制、休囚,轻则信迟,重则无信。夭矫信速,投江无信。六丁带三奇合得有喜信,带击刑有凶信。庚格无信,投江在内亦无信。又景门临于木人所居之地信来甚速。如人在北方,占南方之信,一宫得景门,信即到。如人在南方,占北方之信,九宫得景门,信即到。余仿此。

在外占家中平安否

以日干为主,日干长生为处家。如甲日干则甲木长生在亥,亥寄于乾,看乾宫地盘中无凶星、凶格,主家中平安;有凶星、凶门、凶格者,主凶。须看克宫是何干,以日干六亲决之。年为父母,月为兄弟,时为妻子,即各以本宫所得论之。

占外人安否

先定方向,看其上下盘。得有三奇、吉门及诸吉格,外人平安。反此不安。

占回本乡

凡人久在他乡,难回故里。占人本以天盘年命落宫,看其在内在外定之。如己在内界,即主回;落在外界,虽回心终得牵缠。如得吉星、吉门,回家平安;得凶星、凶门,回家有事。以地盘年命支干定其日期。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十六

占求财

凡占求财,其说不一。分体用以生门主之,以生门所落之宫向为体,以生门天盘所乘之星为用。用生体则吉,体生用则不吉。用旺体衰,体难克用,不为大吉。体旺用衰,用难克体,亦无大害。大抵专看生门所落之宫,分再看上下二盘格局吉凶何如,吉格吉星,所求如意,有一不吉,所求仅半。休囚不吉,所求全无。

假如惊蜇中元阳七局丁壬日壬寅时,生门到坤二宫,属土为体;天蓬星亦到坤二,属水为用。体来克用,宜乎得财。但卧在惊蜇,坤二宫为囚,且坤宫中六辛加壬为蛇入刑狱格,安得为吉乎?虽休克所得亦微。得财之说是我所本有之财,或应有之财,但未知何日到手。占法须分内外,以时干在地盘者为主,以甲子戊为财星,盖甲为青龙,青龙为财星焉。时干在内地,甲子戊亦在内地,此为财将到手之期甚速,又以本宫所得何支定其日月之期。若时干、青龙俱在外,半年得。返吟、伏吟主反覆不得。如甲子戊、时干俱合吉门,得财甚速。又如立秋上元阴遁二局甲己日壬申时,时干在地盘七宫,为内。甲子戊青龙、生门亦在七宫,又七宫为兑,干支为酉子月,为八,主八月到手也,甚验甚速。

占求财谋望

此时遇奇仪门生宫合吉格,或干相合、比和者,求谋得意,一切无阻。如门克宫,下克上,合凶格,凡求不遇,或因求谋破财。如主星在衰墓宫,又逢上干克下干,或门克宫,因求谋招非。

又占谋望须看三奇、吉门、吉星加于本人年干之上,不犯奇墓门迫及五不遇,可成。

占放债

以天乙为取财之人,以值符为财主,以生门为财神,各以生克旺相论。如值符宫克天乙宫为吉,天乙宫克值符宫为凶。天乙宫生值符宫为吉,反是为凶。如生门宫与天乙宫同克值符宫,其财尽失;同生值符宫,子母俱全。或生门与天乙有一生一克,本利不全而迟。如天乙、生门得休囚气,虽生值符,终不能全得,且必迟滞。天乙者,乃天盘上一宫。

占索债

以伤门为索债人,如伤门宫克天乙宫,去人必实心去索;天乙宫克伤门宫,彼必争闹不服;伤门与天乙同来生值符宫,子母全获;全克值符宫,不还。伤门、值符宫克天乙,必还;生天乙,克值符,不还。天乙旺相克伤门,虽有钱不还;天乙休囚生伤门,有心无力,不全或迟,终必还。若天乙乘庚辛来克值符,必有经官之事,或值符克天乙乘六丁。或景门加三四宫,亦有经官之事。如甲子戊符会开门加内地时干,其还速至。经官获利与否,乃以伤门、天乙、值符之生克断之。

占借贷财物

以值符为物主,以天乙为往借之人,各以所落宫分生克论之。值符生天乙,天乙克值符,借贷必遂。如值符克天乙,天乙生值符,借贷不遂。

占赊取给否

亦以值符为物主,天乙为取物之人,各看所落之宫。相生则得,相克则不得,相比亦不得。

占嘱托求人

以天乙宫为求托之人,值符为所求之人,值使为受托之人。如值符生值使,其言必信;值符克值使,不信其言。值使克值符,彼必不悦;值符克值使而生天乙,虽践其言,不甚快利;值使生值符而克天乙,彼不肯尽力。必值使、值符俱生天乙,或俱克天乙,所生其事方有济,有一不生亦不济,各以所落宫分定之。

占事成否

凡人来求我,以他为客,我为主;如我去求他,以我为客,他为主。宜主客相生、比和,求而自成;星、仪、门迫,求而难成,费力。若主客相伤,合凶格,因求事而生非,或反耗财物。只宜他生我为顺,易图;我生他为逆,难图。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十七

占贸易

看生门落宫旺相,再得吉星及三奇、飞鸟跌穴等格,主买卖兴隆;如不全者,平常;若落空休囚,凶星,再有庚加己等凶格,主大不利。凡得天冲,宜于春夏得;天禽,宜于秋冬;余星不利。

又法占贸易

以值符为买物之人,以生门为所卖之物,以生门落宫为物主。如门来生值符,其物得买,有利益;如门与本落宫相生,为物主相恋,其物难买;相克则双方难以成交。如值符得旺相来生生门宫,利卖者;或生门宫来生值符宫,利买者。凡欲买物,看卖主之方得吉格者有利,得凶格者其物不堪。看买主之方,得吉格者相安,得凶格者尚有烦恼。

占合伙

以生门(地盘)为财主,以天乙(天盘生门)落宫为伙计。地盘克天盘,天盘克地盘,及天盘生地盘,俱不利。地盘生天盘方,其益利。此看生门宫天盘、地盘也。一说生门为地盘,天乙为天盘。

一云如地盘合天盘,主合不成;天盘合地盘,彼必陷我财,彼此不善经营,以致消耗;他来生我,彼此大利。

占生意兴隆否

看生门所落宫定之。其宫旺相,再有吉星及三奇、飞鸟跌穴等吉格,主兴隆。

占贸易利息

看生门所临之宫旺相何如。旺则利多,相则利平,休囚则利微。如休囚又有凶格,则折本。若生门居旺相,再看甲子戊上乘何干,以决其利数多少。

占赎物产

以值符、天乙、值使论之。值符主动,天乙主静,值使为中人。如我向人回赎,我为值符,彼为天乙;若人向我回赎,彼为值符,我为天乙,再看生克旺相休囚决之。如值符生天乙及天乙生值符,定准赎回;值符克天乙,虽可赎,其中不美;天乙克值符,不准赎。如值使生两家,得;克两家,不得。若内有朱雀同宫,必有争竞;勾陈同同,定主经官。如人向我赎,我为天乙,彼值符,其生克旺相休囚同前论。如我为物主,望人来回赎,以生我则赎,克我则不赎。若不欲人来赎,克我为来赎,生我为不赎。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十八

占走失

凡占走失人口奴婢头畜头应向何方,我寻未知得与不得,以时干为失主,六合为走失之物,但以落宫论之。以六合与时干所落之宫,分内外以远近为断。时干、六合俱在内四宫,为易寻;俱在外四宫,为难寻;若时干在外,六合在内,犹可寻。以六合所在之宫为方向,如得旺相之星,又得景死惊伤四门者,可得也。得九地、太阴,有人潜藏;得九天,应远走去;得玄武,被人盗去;得腾蛇,有人盘诘羁麽;得朱雀,即有信;得勾陈,有内人相勾引而去。又看六庚年月日时。

假如大寒中元阳九局乙庚日庚辰时,时干在震三宫,六合在坎一宫,为俱在内,又六合为坎宫,有人潜藏,主不失。

占失物

凡占失物金银财帛等件,以甲子戊为财物。如见玄武,被人盗去;不见玄武,自己遗失。若玄武宫克青龙,青龙宫生玄武宫,定被盗去。又以六丙旬中空亡看之。如甲子戊落宫空亡,或自己遗失,或贼人盗去,俱不可复得。欲问失落何处,以甲子戊落宫方向定之。如在内四宫,为在宅中;在外四宫,主失落甚远。又以落宫卦位方向、体象断之。如艮为山,为少男,为东北;震宫为木,为长男、正东;巽宫为木,为长女,为东南;离宫为文,为中女,为正南;坤为地,为老母,为西南;兑为泽,为少女,为正西;乾为金,为老父,为西北;坎宫为水,为中男,为正北。欲问得期,以宫地盘决之、支干决之。如见玄武有盗者,以玄武落方定贼所在之方。阳星为男,阴星为女。又以玄武所落天盘、地盘支干决贼人衣包。

假如大暑中元阴遁一局戊癸日壬戌时,甲子戊到三宫,不见玄武,还是自己遗失,应东方。又不见空亡,以震卦体象找寻,逢卯日得之。但甲子戊到三宫为击刑,亦伤损也。一云玄武克青龙,及青龙克玄武,主自遗失。

又法占失物

此时天盘奇仪与地盘生合,或门生宫,失则必见,或自遗亡,或被亲友所藏。若门宫相克,上下相冲,物必难寻。如合凶格,或因失物而反招非破财。如门生宫合凶格,客又墓衰宫而相合,乃为自己家人所盗。如宫生门,干支相冲,乃外人所偷。如阳星相犯为男,阴星相犯为女,阴阳相并必男女知情。若阳星临墓宫,为女偷男藏;若阴墓为男偷女藏。逢旺气为少年人,逢衰气为老年人。寅为公门人,卯为犯过人,辰戌为兵卒人或好勇人,巳为手艺人或炉冶人,午为商旅人,申为邻近之人或知己人,未为同类人,酉为虚花人或多嘴人,亥子为江湖人或渔人、插冰人、或漂流人。又于天上干逢生为有根基人,逢克无根人,或上下相合为亲眷人。若逢门克宫或干支逢庚相克,再忌贼来。

占捕亡人口逃走

凡占缉捕,以六合为逃人,以伤门为捕者。如六合宫生伤门宫,自归;克伤门宫,不获。伤门宫克六合宫,易获;生六合宫,不肯实心,必得贿赂;伤门与六合同宫,必有通,同欺蔽之意。又六癸为天网,在一二三四宫可获;五六七八九宫不可获。阴时可获,阳时不可获。又太白入荧同宫必获,又云值年月日时则可获。

占官差拿人获否补遗

以开门为官府,值使为差人,有事之人论年命。值使落宫空亡者,不得;加临本人年命者,其获速;其一内一外者,其获迟;值空亡不获。如甲子旬空戌亥,地盘得甲戌己或六宫也。

占捕捉逃走

此时六癸加于一二三四五宫,急赶必见;如临六七八九宫,或上干克下干,或门克宫,逃则无追。要知逃往何方,须从天上六癸所加之处追赶。如临一宫,往北方一里、十里或百里;二宫往西南方二里、二十里或二百里,余仿此。天上六癸为贼,为逃人,若加于旺方,为里一百;逢衰墓为十里;逢衰墓而受克者,为一里。若逢旺气、逢生,逃必难追。如此时宫地盘克六癸或六癸宫生此时宫,易见;若六癸与时宫比和,必易见;若六癸克时宫,或时宫克六癸宫,亦定难寻。

占捕盗补遗

捕盗有二义:大盗、窃盗。大盗天蓬主之,窃盗玄武主之。以伤门宫为捕人,时干宫为主人。伤门宫克玄武宫,易寻;时干宫克玄武宫,易捕。若伤门宫生玄武宫,不肯实心捕之;玄武来克时干,有伤主人之意;克伤门,有伤捕人之象。若伤门与天蓬同,再有时干克之,捕无不获。又以六庚与玄武同宫为大盗者;伤门与玄武同,虽有时干克之,亦主不获。盖捕者与窃盗均有通同之意。大抵六庚为敌、为盗,玄武为窃盗。如被盗,当以贼大小看天蓬、玄武宫占之。

占逃难

凡有危难,逃避他向,当看杜门、六丁、六己、六癸,或六合、天上天冲及生门所临之方。又生本时时干落方得一件即吉,或遇星吉、三奇大吉,反此不利。凡避兵看六庚,避贼看天蓬,避官讼看六辛,以时干为本身。如庚加时干,不在内地,不必避;在内地,不克时干,不必避;加时干、克时干,又在内地,急宜避也。看天蓬、六辛宫此。

占逃避

凡避兵难者,看六庚;避盗贼者,看天蓬;避官司者,看六辛。时干为自己,必克时干又临内地,及加时干者,则当避。克时干而加时干者,亦不避。凡避仇家,其法则宜看其祸之由。先动者为客、为阳,六丙主之;后动者为主、为阴,六庚主之。如客占应避与否,当以六庚落宫克六丙落宫,又临内地,当避之。若六庚乘于休囚之星而加丙,不必避。乘旺相之宿而加丙,则当避。

凡占逃避,须看六丙亦然,但下临六庚,凡事将退,总不必避矣。

占小贼盗

此时遇下干克上干,宫克门,地盘在生旺宫,纵有小人盗贼,不敢来犯。若上庚干日克时干,门克宫而合凶格,主星临于失令宫,小人盗贼,谨慎或被大害。不宜上下干支比和相生,俱为不吉,宜相冲、我克贼不敢来犯。

占人谋害看庚甲二字,盖奇门尊甲避庚

以庚为仇人,以甲为本身,看落宫为主。庚金落宫克甲宫,有谋害;甲落宫克庚宫,不谋害。甲宫受击刑,有害;若旺相,虽击刑,不为害。庚害,上下二盘之星皆来克庚,及甲申庚作值符,俱不为害,彼自有急,不暇害人也。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十九

占寻师访友

以天芮为明师,时干为自己。如所往之方上得天芮,可遇明师;来生门干,传道无疑;若来克时干,必不投合。又时干克天芮,亦主无用。必天芮方上有三奇、吉门及诸吉格者,方为明师。否则亦非明师也。

占访友

访友看所访之方,以地盘一宫为主,以天盘为客。要相生合,再得吉门,去必相遇;若相克又无吉门,则不遇。逢庚加年月日时格,亦不遇。

占访人

如所访人在东北,则看八宫。所得地盘原主之星生对冲宫所乘之星,及受对冲宫所乘星之克,皆主相遇。如东北、西南方中一有吉格者,所求皆遂;凶则不遂;格则相拒而不纳;丙则相见而不相得。

占见贵人

以休生为主,与三奇合则吉;与日干相合,则贵人喜悦而有酒食财物;开门亦利于求见。余门不取。

干谒以休门宫为所见之人,时干为所住之人。休门宫生时干宫,而时干再临三奇,必遂意。若三奇相克,不得见,干求亦不如意。又要彼此旺相则吉,一处休囚不吉。

占谒见

此时干支相生,门宫亦然而合吉格在于生气之宫,则见而有益。若求我之人生我者,则称意美满;如我生彼,见则艰难,因求而反退财帛;如逢克我又合凶格者,因求而招非或自取辱。

占请人远近来否

占法当分方向,看本宫地盘得何干,必上克天盘干,又要地盘干转到内界则来。如下不克上,及上克下,地盘仍在本宫,主不来。

占远客来意

以值符为主,以天乙为远客,各看落宫。相生者无关系,克值符者有求,克天乙者求不遂,相比者求可遂及。甲落阳干为求财之事,丁落阳干为嘱托之事,景门落阳干为文书之事。阳甲乙丙丁戊,阴己庚辛壬癸也。

占期约

看系何人,年为尊长,月为同类,时为卑幼,日为自己。在值符前者,先至;在值符后者,后至。所落宫相比生,至;相克者,不至。如值符伏吟,虽有阳星加之,亦主不至。五不遇及悖格,皆同此也。

占访馆

以天辅为己身,值符为馆主,天芮为子弟。若值符生天辅宫,再看三奇、吉门及诸吉格者,成;其余俱不能成,各以落宫论之。又看天芮在旺相之宫,子弟多;在休囚,子弟少。如有所往而谋者,又当以所往之方占之。如得三奇、吉门及诸吉格者,有馆;无吉格、吉门,无馆。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二十

占烧丹成否

其法以坎水为真铅,休门主之;以震为真汞,伤门主之;离为真砂,景门主之;兑为真金,惊门主之。其余艮土、巽木为杂气。又以将加本时子为真铅,午为真砂,卯为真汞,酉为真金,其寅申巳亥为杂气。贵神以六合为真铅,朱雀为真砂,太阴为真金,玄武为真汞,其余天后、白虎、腾蛇、青龙为杂气。又天蓬为真铅,天冲为真汞,天英为真砂,天柱为真金,其余心任辅英俱为杂气。凡此俱会中五宫,单看地盘,得丙丁二火,天盘得壬癸之水,水火既济,定可成丹。推得真金铅砂汞者,成;内杂气者不成。

占祷祀

当看天禽所得在下,得风、云、龙、鬼、神五遁方得效验。

占饮食

此时天上奇仪门生合地下星,或比和而得旺气,饮食极丰;诸星门若克宫,主饮食不丰;逢衰气主见而不得食;若地盘星仪克天盘,亦无。若水星休门生宫,有饮食酒肴;又如土星生宫,有饭并饼果亦不定;如金门生宫,有饮食重重;如火星生宫,饮食如常。若遇水星生宫,应鱼蟹海味、水中之味、羹汤羹味;如火星生宫,主带壳梗物,苦味或煎炒雉鸡、腌饼、酥馒头、尖物;如木星生宫,有新味、佳味、时果、腥酸美味;如金星生宫,主多骨之味、豕犬鹅鸭鸡鸟肺蹄之物;如土星生宫,有野兽,或虎、山羊、牛肉、山药、土物味甘、肚子;如火土乘旺气,主鹿獐野兽之物。大抵旺气之主饮食多餐,衰而逢克食必艰难。若逢凶格、门迫,因门生非;若主逢旺,口舌自散;若衰墓,遭伤惊非不免。

占牛羊马骡牲畜

以天芮为病神,以艮八宫为牛,丑者牛也;坤二宫为羊,未者羊也;离九宫为马,午者马也,骡驴亦九宫主之。六畜等类,各以其方占之。如牛病看艮八宫,得生门者生,遇死门又凶格及天盘星宿来克者,必死。即得他门,而有凶格被克,亦主缠绵甚重,尚不致死。以天芮休囚之月为愈为期,以内之干为日期而定之。

占渔猎

以伤门主之。甲戌己为犬,甲午辛为鹰,甲寅癸为网。如天盘星克伤门宫,得物;伤门克天盘星,不得物;天盘生伤门宫,得物走脱;伤门宫生天盘星,易得。上盘有甲戌,用犬;见甲午,用鹰;见甲寅,用网。若地盘休囚,天盘生旺,获物必多,反此不获。捕鱼用甲寅癸,落宫克伤门则亦易得。

又法占渔猎

此时遇伤、惊、死门,合乙、丙、丁、六仪加临生旺有气之宫,如地盘逢墓衰宫,或上克下干、门克宫,必获多兽;若天盘诸星或在墓绝,宫克门,兽难见而必不得;若门克宫或宫生门,或干支相合、相比,则无所得。若下干克上干,宫见门星加于死绝之宫,必被兽所伤,切不可出猎。所得之兽被主克者,如所克寅为虎、亥猪、戌犬、丑牛、未羊牛獐鹿、酉鸡之类。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二十一

占鸦鸣

凡见鸦鸣,急看景门。值符前一急迫来临,前二口舌,前三婚姻或急讲门庭,前四斗殴、财利相争。值符后一事涉女,后二之位期蔽*淫,后三之位亡失衣物。更寻六丙下值何神:河魁在下,细细推寻,贵人有灾,六畜有伤;从魁在下,寡妇藏音,上有吉将,酒食邀迎;传送在下,人来觅物;小吉在下,妇人喜成;胜光在下,征召欢欣;太乙在下,大吏相寻;天罡在下,争斗讼亡;太冲在下,亲戚得遇;神后在下,事主*淫;功曹在下,庆贺维吉;登明在下,索吏公文。听声遏何方隅,吉门在吉,凶门在凶,宜出入远行、宴乐,不宜嫁娶、出兵、移徙、入官、商贾,寻室凶。

占雀噪

看朱雀所临方得何门、奇以决之。得开门又得奇,主亲朋至,或行人远来,或酒食;得休门又得奇,主喜事、喜信及婚姻事;得生门又得奇,主田宅、财物、畜事。不得三奇、吉门,及门迫、奇墓,俱主无所关系。更看景门临宫,有吉格有喜信,凶格凶信。

占犬吠、釜鸣、火笑、牝鸡鸣等类

当以时干所加下得何门星决之。如得三奇、吉星门、吉格者,为平安;如无奇、无门兼星凶、格凶者,主有祸事。若吉处多,凶处少,有祸无妨;若凶多吉少,定多凶险,终亦无碍。在内者为上半年,在外者为后半年,亦以八卦定期。

如阳二局甲己日庚午时,此六庚在四宫,得杜门,有天英凶星,又六庚加丙为太白入荧,主失亡被…。 又星、门俱不吉,主有官事。

占梦兆

以时干为主,看上有何星、门加之。门星俱凶,而得三奇吉格,或无三奇吉格而星门俱吉者,其梦吉凶两无。如得星得门又得三奇吉格者,梦吉即吉,梦凶亦吉。不得星门及三奇吉格者,梦凶应凶,梦吉亦凶。若时是六甲旬中空亡,即属幻影,无所虑。

占四体动吉凶眼跳、耳热、唇蠕、肉跳

眼属肝,为木为震;耳属肾,为水为坎;唇属土,为坤;左臂属巽,右臂属坤,左腿属艮,右腿属乾,左肋属巽,右肋属震,背腹属中。如有跳动,以本方上得何奇、门、星格决之,得奇、门吉,不得奇、门平平,有凶格者不吉。

奇门遁甲元灵经卷二十二

占人物

若占来者是何人,但见值符飞与临。

六仪三奇相互换,何宫何地细穿寻。

甲子值符加艮方,天星六丙下来藏。

吉格之中龙返首,贵格来时着紫裳。

甲丙居同在巽宫,衙门官吏贵人从。

甲丙如居震上长,来者半仙及释翁。

离位景门居甲丙,武官边士论英雄。

坤死如逢甲丙者,带孝儒家与医同。

惊门甲丙来相逢,作乐讴歌侮相公。

开门如遇甲加丙,高贵绯衣命仆童。

青龙返首加休坎,贵人酒醉解何弘。

丙加甲子值符门,贵人骑马见水泮。

飞鸟跌穴居生上,小贵擎拳打老人。

伤门丙甲如逢遇,仆执花笺请贵人。

杜门跌穴居于上,长女穿蓝抬轿行。

景内丙甲无门迫,华丽衣人暗修兵。

丙甲如遇坤死上,老人乘轿会亲情。

惊门丙甲媒人氏,从役相随鼓乐新。

惟有开门加丙甲,马嘶人喊振纷纭。

值符甲戌乙奇临,得使之人有吉星。

如在死门为入墓,带孝阴人手捧人。

乙己惊门尤不可,蒙童幼女日相争。

开门乙己如临位,贵客长须似道真。

乙己休门如遇此,外方来客裹形行。

生门乙己如相遇,未冠童生面带赤。

乙己如逢伤位上,负包衣士答乡民。

杜门乙己逢相克,道姑托钵过门庭。

景上如逢乙与己,手持花罩是庖人。

甲申值符加丙奇,荧入太白不相宜。

休门醉客多狂士,诈侮佯颠近水推。

加艮生门浑不吉,浪子擎拳打小妮。

伤门荧白来逢遇,撒发披头硬汉欺。

丙丁临杜死门迫,方外僧人化绵衣。

景门此格如来到,破眼渔家卖蚌归。

荧入太白逢坤地,抬轿扛盘是脚儿。

兑上相逢庚上丙,卖糖老汉女男咿。

开门荧入来投库,老汉呼童备马骑。

六丙符奇甲申随,庚加丙兮不奇门。

纵遇休生非吉兆,主客相争利静人。

太白入荧在伤门,屈足跛人路上奔。

杜门庚丙来相遇,寡妇稀毛头若僧。

离宫庚丙不宜来,咳嗽心胃不畅怀。

更遇天心玄武集,破衣瞽者莫疑猜。

死门庚丙来居上,大腹无文一老呆。

惊门庚丙装库下,好唱优人腹有才。

太白荧惑逢开地,老者捶胸欺小孩。

坎休宫中加白荧,丰姿俊雅喜形骸。

生门太白入荧惑,裹体村夫东北来。

甲午值符乙奇临,逃走青龙非吉星。

加在休门为云遁,年迈儒家气象凌。

加艮合生为虎遁,九流高士半虚名。

伤门遇此龙逃走,草莽村人顶帽行。

杜门加此为风遁,烧香燃烛一善人。

景门龙走不为吉,放泼牙人及众群。

乙辛加在死门上,扒头老者执油瓶。

惊兑之中龙生甲,讴歌*女最娉婷。

开门甲午如逢乙,宰畜屠人衣润身。

日奇之上六辛符,白虎猖狂凶事多。

离在艮宫成虎遁,如穿人物象风魔。

伤门符到虎猖狂,鼓乐喧喧仔细详。

九天若也相临处,掌里阴阳吉可藏。

白虎猖狂加杜门,负拿包裹女逃生。

景门如逢六辛乙,婢女将来探问亲。

辛乙加于坤死内,牧羊稚子浅前行。

猖狂发纵居惊上,婢遗小女骇门庭。

开门如遇辛加乙,近宫骑马急如星。

坎休白虎猖狂至,将臂猜拳是提人。

六癸加丁蛇夭矫,门符虽好不丰饶。

开门近贵兼奴隶,急急忙忙不惮劳。

休门六癸加丁上,买酒孩童跌在桥。

腾蛇夭矫生艮上,乞儿卖药负皮毛。

伤上癸丁加九地,木土泥水醉酕醄。

六癸加丁杜巽上,弹词女辈甚风骚。

景六癸丁如遇此,红眼佳人笑倩娇。

癸加丁在坤方使,老妇簪冠穿道袍。

六丁加癸甲寅符,朱雀投江气不苏。

不遇昭明多损失,举动难安莫远途。

坎宫丁癸值符休,妇女携儿面带羞。

生门朱雀投江至,外方乞者手牵猴。

伤门丁癸来迥化,作伐浑婆弄舌头。

景门丁癸加符使,虾蟹渔娘连舆勾。

杜门丁癸投江遇,卖绢丝者是女流。

惊门丁癸私窠妇,满面腌臜粉与油。

朱雀投江在开上,换针磨镜两相投。

死门玉女加于癸,污秽肩担过我眸。

又法占人物

大格天庚加地癸,值符须是甲寅中。

如在凶门生艮库,文墨之人礼貌恭。

伤门大格多颠险,投吏公差谁向东。

庚加六癸东南杜,披发儿童貌不庸。

景门如遇庚加癸,眼目昏花得女从。

死门大格来经此,老妇披麻苦与同。

惊门鼓唇摇舌妇,开位长人面带红。

休门庚癸来相遇,乐道仙翁手拍筒。

庚如加在甲辰符,上格为灾事莫图。

如在杜门庚与使,弄蛇花子打头颅。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5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