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背击

凡战,宜背生击死,背孤击虚,背雄击雌,背德击刑,背亭亭击白奸。宜坐三胜宫,宜避五不击,宜趋三避五,背天目向地耳。又宜背游都、太岁、太将军、太阴、月建、河魁,避地丙。急则从天马方出。又甲乙日不西攻,壬癸日不攻四维,丙丁日不北攻,庚辛日不南攻,戊己日不东攻。又不可以囚攻相,以死攻生。

孤虚

年月日时,俱以前一位空亡为孤、对冲为虚。如子年以亥为孤、巳为虚,万人以上用年孤,千人以上用月孤,五百人以上用旬孤,百人以上用日孤,数十人以上用时孤。

雄雌

春寅、夏巳、秋申、冬亥为雄,对冲为雌。

亭亭白奸

以月将加正时,视神后所临,为亭亭方。功曹、胜光、天罡所临,为白奸方。二神所泊常合于巳亥,格于寅申,合时宜战,格时宜守。

游都鲁都

甲己日丑、乙庚日子、丙辛日寅、丁壬日巳、戊癸日申为游都,对冲为鲁都。

三胜地

直符、九天、生门也。

五不击

直符、直使、九天、九地、生门五宫也。

趋三

直使到震宫宜向之。

避五

直使到巽(五)宫宜避之。

天马方

以月将加正时,数到卯位上是也。

旺相休囚

春:木相、火旺、水废、金囚、土休。

夏:火相、土旺、木废、水囚、金休。

秋:金相。水旺、土废、火囚、木休。

冬:水相、木旺、金废、土囚、火休。

天目

甲子旬庚午、甲戌旬庚辰、甲申旬庚寅、

甲午旬庚子、甲辰旬庚戌、甲寅旬庚申。

地耳

甲子旬戊辰、甲戌旬戊寅、甲申旬戊子、

甲午旬戊戌、甲辰旬戊申、甲寅旬戊午。

太岁

即地盘岁支之宫。

月建

一名地宝,一名小时,经曰:能知地宝,万事无殆,故宜背之。

太阴

即九神太阴宫也。一云即玉女方。

太将军

寅卯辰年在子、巳午未年在卯、申酉戌年在午、亥子丑年在酉。

时中将星

申子辰日卯时、巳酉丑日子时、亥卯未日午时、寅午戌日酉时。

五将方

寅午戌日东方、亥卯未日南方、申子辰日西方、巳酉丑日北方,为五将方。凡遇敌必审五将方所在避之大吉,犯之必败,敌若从此方来,当择利便击之则胜。

天罡时

以月将加用事之时,视上盘天罡之方为斗罡方,一百二十位神煞凶恶能制,行兵破阵必胜,凡用皆吉。

破军加时法

以戌加月建,顺十二位,数到所用之时,寻破军,随破军所临之时,行九宫顺飞八方,如贪武辅三吉入中宫,号为圣人登殿,能压一切凶煞,凡事大吉。

天营

即天上太岁所临下,不可犯。

四神

凡出阵日,勿令魁罡蛇虎四神,临于将军年命,日辰须查明避四神所在,尤忌出入。

占风

急临敌时,后有风渐急,则须速乘其势,若有风从左右来,或前来,即宜勒兵向风来处,必有伏兵。

旬中地丙日

甲子旬寅日、甲戌旬子日、甲申旬戌日、甲午旬甲日、甲辰旬午日、甲寅旬辰日,将兵者,不可用犯之,上将死于阵。

安营法

三元经曰:法以六甲为首、十时一易,取六甲旬首而推布之,大将居青龙甲,旗鼓居蓬星乙,士卒居明堂丙,伏兵居太阴丁,判断居天庭辛,系粮储居天牢壬,伏藏居天藏癸。

涉险法

三元经曰:若涉险危急之中,山岩水涧之际,兵不得动,敌从利方上来,即视天时,阳时即令士卒袒左肩,引声大呼,鸣锣击鼓,先举而击之,阴时即令士卒,衔枚摘铃,静以待之,敌人若四面合围,当分军为三部,一居月建上、一居月德上、一居生门,大将居亭亭,引兵击之大胜。

出入山中法

伍公曰:凡入山,以天辅时,奇门合处入。出山则以明堂奇门合处出,大吉。

逃避法

子胥对吴王曰:凡有急难逃避,使人家起一围,从青龙上起足,过明堂上,出天门、入地户,向太阴,到华盖上,出军战斗大胜,出行不逢盗贼。又曰:昔避楚王之难,困于王宫不得出,乃在宫中画一子午卯酉十二围,从青龙发足而走,禁兵不见。

九星吉凶歌

天蓬平稳宜坚固,天芮须忧士卒亡,天辅远凶近则吉,天柱军马近还伤,天英兵将何从出,亦应危难见恓惶,天冲扬威万里行,天禽雄猛敌军惊,天心密计他须败,天任何忧不大赢。

奇门行兵杂摘

天乙飞宫,不宜进兵,后应则吉。白入荧利主,荧入白利客,龙逃走、雀投江不利客,宜后应。蛇夭蟜、虎倡狂不利主,宜先举。大格、刑格必败,值符是庚,又宜避丙丁之宫,此是格悖,非回首也。阳时要天盘强,阴时要地盘强 返吟有吉格,亦宜进兵,当乘乱破杀。伏吟宜藏兵暗地,使敌入我伏中。要择九天、开门、值符下出兵吉,回首、跌穴、三诈、九遁之类,最忌下尅上,时干尅日干,主下犯上,主客胜。奇仪相合,安营最利。立寨须看六庚,与玄武所临之宫,主有刦营之贼,所遇无非奸细。阳将阴时遇两重玄武,贼兵必来偷刦。乙加辛,贼来偷刦,必自败而退。若乙得旺气,此一路必有伏兵。虎倡狂不会惊开二门不甚为害,利为客。

龙回首主兵大利,客亦不凶。丙加壬,有文书纒绵遗失。六仪击刑最凶,虽为值符亦不可用。三奇入墓,百无一成。刑格、大格、小格,遇此车破马倒,慎勿追赶,反受其咎。天乙飞宫,切勿进兵。天乙伏宫,须移帐于丙丁方避之。飞宫则将军当随天上值符而飞。伏宫则将军当随天上值符而伏。夭矫不可对敌,宜移帐到戊己方。六合临主敌有人降,事必成就。交战最利伤门,景门胜而不久,休门只宜坚守。白入荧贼来偷营,即伏兵于此方迎战。荧入白,凡遇贼兵,可即时发兵,迟则让贼为客,又宜避之。

置阵之法:用本日干之五行,甲乙为直阵,丙丁为锐阵,戊己为方阵,庚辛为圆阵,壬癸为曲阵。

安营方所

出兵征伐,安营列阵,步用六百,外圆内方,象天地之式,量士卒多寡,以令为之,四通八达,运粮水道,盘回屈曲,法度井龙,不得犯恶石,及塚墓、草莽、绝道,死水、隘狭、险峻之地。

凡择胜地,然后表十二位,旗上将军居九天之上,大将军居青龙之上,竟五位开军门,背月建不向太岁大将军。

凡军次宿大将军当居玉帐之中,得天神之助,及天乙宫,值使宫,地下旬支也。坐阵临阵天上干也。经曰、天动、地静正此谓也。

甲子旬军门辰上、将军子、甲戌旬军门寅上、将军戌、甲申旬军门子上、将军申、甲午旬军门戌上、将军午、甲辰旬军门申上、将军辰、甲寅旬军门午上、将军寅。大将军居青龙六甲也。

军门开五位系守营,军门开六戊系战营也。旗鼓居蓬星六乙也,士卒居明堂六丙也,伏兵居六阴六丁也,军门居天门六戊也,小将居地户六己也,齐众斩断居六庚也,判罪运粮居六辛也,囚系移谷居六壬也,府藏之库居六癸也。

行军择地

驱驰千里,破军杀将,存亡所关,安危所系,虽曰:本乎人事,而实天时居半,地利居半。故经曰:知天之时,可以合战,识地之利,可以全军,天时不知,地利不识,每出必败。故上将之道,度天地而后因之,故曰:胜敌者地也。地有步地、车地、骑地,车地、骑地、步地利于险、车地于平、骑地利于旷,故能因利而制胜,是为上将。长江亘前、舟梁皆绝、军难飞渡,名曰:天堑。高山密围、四望无缺、水潦皆至,名曰:天井。峰巓乱起、路多分析、来去不见,名曰:天房。丛林相薄,四面若回,逶迤其路,名曰:天罗。羣山相挟,松柏深黑,路如羊肠,名曰:天牢。地多下湿,高迥低低,泥泞粘足,名曰:天陷。怪石遍地,处处井塘,或突、或兀,名曰:天隙。树木数里,荵荫极目,去路必由,名曰:天障。城邑相隣,野多树落,鸡犬时惊,名曰:天市。前有平原,崇山后绕,林木阴蔽,名曰:天屏。

峻岭前回,旁无去路,步步欲高,名曰:天梯。山分左右,壁立百仞,一水飞流,名曰:天润。险阻在旁,一峰挺出,八方皆见,名曰:天月。大山两岸,中流独时,水势从空,名曰:天界。蔓草相延,丛生莞苇,风颷数起,名曰:天灶。浩浩荡荡,四望无山,垣平如砥,名曰:天场。路曲山巅,曲折崎岖,竟日不尽,名曰:天栈。众树交加,隔离天日,细路入山,名曰:天穴。环山数里,进路不通,内储富厚,名曰:天仓。面山背水,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名曰:天府。荒坟古塚,观宇相仍,夜多鬼火,名曰:天幽。故善用兵者,因其地势而用之,进无接、退无及,分车列骑,无易无厄,前后远近,内外左右,无所不虑,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利,乃可以全军。故制胜之道,莫先于地,当留不留,当去不去,当奇不奇,当伏不伏,是谓死将,当进不进,当退不退,当避不避,当争不争,是谓死军,军死无功,将死无及。

回止恶风

忽有骤风夜间拔树屋,此为贼风,若大风起有声,大树枝条不动者,谓之鬼风。贼风主兵,鬼风主病,均宜急避之。

司马仲达曰:凡有风动,但以八门遁甲课之,若在奇门相合上来则吉,若在凶门不得奇者为凶,故军中遇恶风不止,旗竿倒折,取乾坤艮巽四穷上土,作泥人长三尺,手执桃弓、苇箭,仍执刀、披发向风三叩齿

咒曰:天有四狗,以守四境,地有四狗,以守四隅,以城为山,以池为河,寇贼不得过,来者不得进,去者不得还,急急如律令。咒毕弃之而去。

又咒曰:道风之道,灾殃消除,急急如律令。

明随地置变之术

地有异形,兵有异机,一险一易,地之形也。因地制宜,兵之机也。随地制变,虽有不同而便利存焉,故能因其形,乃可得其利,敌虽欲困我,亦无由也。晁错曰:用兵临战,其所最急者有三:一曰先明地形、二曰士卒服习、三曰器械利用,国之所恃,以战者将也。将之所赖者、兵也。有能之将,有制之兵,无往不胜。将不能而兵无制,何以取胜乎?故兵法曰:丈尺沟堑、草木茂林、依土积石、邱阜所在,此步兵之地,车骑二不当一。土山平原,四面旷野,此车骑之地,步兵十不当一。平易相远,山谷幽涧,居高临下,此弓弩之地,短兵百不当一,两阵相近,平地浅草,可后可前,此长戟之地,剑盾三不当一。

萑苇竹筱,草木丛密,此矛铤之地,弓弩三不当一。士不选练,卒不服习,起坐不安,动静无常,前击后解,与金鼓旗帜所指,皆不得当,此不素习之过也。兵不完、器不利,与空手同,甲不坚密、与袒裼同,弓弩不能及远,与短兵同射不的中,与无矢同,中不深入,与无镞同,此将不省兵之过也。兵法曰:器械不利以其卒与敌也,卒不可用以其将与敌也。将不知兵以其主予敌也。主不择将以其国予敌也,此四者用兵之至要也。是乙太乙用兵之法,克敌于未然,制胜于未兆,临机观变,全在于将,故曰:出兵从门置阵顺地,此之谓也。

明选将之术

武王问太公曰:王者举兵欲简练英雄,不知士之高下,为之奈何!太公曰:夫士之外貌,不与中情,相近者十五,有严而不肃,有温良而为盗者,有貌恭敬而心慢易者,有外廉让而内无诚信者,有精精而无情者,有湛湛而无诚者,有好谋而不决者,果敢而无能者,有悾悾而不信者,有恍恍惚惚而反忠实者,有诡激而见功効者,有外勇而内怯者,有肃肃而反平易,有嗃嗃而反诚慤者,有形貌虚劣而智略过人足以有为者,有独行不苟庸人所轻而君子所重者,人固不易知,知人亦不易,非有大明,不能得其涯际也。以山涛之资,而不知其子,简以王济之才历三十年而不知其叔湛夫,亲莫亲于父子叔侄,而乃有三十年而不知者,况其他乎。世固有砥中而玉表,羊质而虎皮者,亦有大智、大愚、大辩若讷,大巧若拙者,故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以言取人,失之宰我,是以中情外貌之不相应也。武王曰:如何知之。

太公曰:知之有八徵:一曰:问之以言,以观其词,二曰:穷之以词、以观其变,三曰:试之以谋、以观其知,四曰:使之以事、以观其德,五曰:与之以财、以观其廉,六曰:间之以色、以观其贞,七曰:告之以危、以观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观其态,八徵既备,则贤不肖别矣。人虽有难知之情,而有可知之,理所谓问之以言者,盖言为心声,情动于中,乃形之于言。故吉人辞寡,躁人词多。汉高祖于韩信,登台拜将之初,先有将军何以教寡人之言是也。之以词者,欲尽其言之蕴,究其所以尽是变者,而以知其所得于心也。孙武之见吴王,吴王既与之言,而复使勒兵是也。试之以谋者,事之可否成败,必先计其始终,有识者乃预知其得失,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使之以事者,事有难易,可以见其材力,与操守之正。此光武初见邓禹,所以有何能之问也。与之以财者,人无贪心,则货赂亦不能移,不贪即廉矣。间之以色者,女色最易惑人,惟所守者正,则不为所摇,而间不能入矣。故知其贞告之,以危者敢于有为,斯无所畏避,而勇往直前,无所顾虑也。醉之以酒者,内有所养,则不为酒所使,醉而仍不改其常度者,所养益深矣。八徵既备,人之内外,皆得而知,而贤不肖判然矣。

明教兵之术

武王问太公曰:合三军之众,欲令士卒服习,教战之法为之奈何?太公曰:凡领三军,必有金鼓之节,所以整齐士众也。为将者,必先明告吏士,申之以三令,教之以起居,进退旌旗,指挥之法。故教士吏先使一人学战,教成合之十人,十人学成,合之百人,百人学成,合之千人,千人学成,合之万人,万人学成,合之三军,而后及于百万之众,以成其大兵,而立威于天下,苟不教之以战,一旦迫之而为兵,是驱市人以就死地也。是乌合之众也。然教之必于平日所习而立劝惩之法,五人为伍,伍有其长,前后左右,各有其方,教成则长有赏,是劝之也。

不成则长有罚,如犯法之罪,是惩之也。劝惩之法既明,则人自为战,无往而不克,金鼓之节,鼓以进之,金以退之,一进一退,各有节,此士卒所以整齐也。三令而五申之申,明军法使士卒皆知所守,而不敢乱,乃可以行教之之法。由寡以及众,欲其力不劳,而教易成也。自一人以至千百万人,必教之有素,而后合之有序,以能成大兵,而立威于天下也。其后孙武子与尉缭子教兵之法,亦由少而及多,以次递加,皆太公之教法,遵而行之,变化以尽其用也。

明用兵分合术

经曰:用兵之法,三军之众,必有分合之变,其大将先定战地战日,然后移檄与各处将吏士卒,告之以攻城围邑之期,使之毕集其所,大将乃设营立表于辕门,清道禁行以待其来,先至有赏,后至有诛,则远近皆至,三军咸集。大将乃发令,启行尅期,进兵并力以战,此分合之用也。分不分縻军,合不合孤旅,分合之变,兵之至要也。盖用兵之道,其始也分,其终也合,始之分者,使之各据其要地,终之合者,临阵则并力而合战也。武王之伐纣也,孟津大会牧野,陈师一举而成王业,此用兵之至善也。汉高祖垓下之役,始与信布等会,期而未至,高祖深以为忧,及信布等发兵俱至后,高祖之业定矣,此会期并力之効也。



  按此数篇,皆仍太乙原本篇中间引后事,乃注以为证,非答问语也,细看自明,故仍之。星源识。

卷三十七

天罡所指

天罡指巳天地开,以月将加用时,寻天罡至巳,为天地初开。出军行师,任徘徊。用兵大胜,开地千里。指午坐帐宜弹琴。指午为天地纵横,不宜出军,宜坐帐弹琴吉。指未小通亦可裁。天地小通,出军亦吉。指申迫争君须忌。天地争更之时,用兵须忌。指酉人马受惊骇。天地闭塞之时,车伤马死,战主大凶。反来戌上指乖隔。出军主士卒乖隔伤和。加亥天窄不称怀。用兵主损伤惊恐。指子半路魂魄散。行至半路魂魄不安。指丑途宿待明来。为小通、出军三十里待来朝,任意而行必大胜。临寅有喜战获胜。行者有喜,战必大捷。到卯闭塞宜埋藏。为天地闭塞、宜藏匿避之,凡事不宜。复临辰地关梁塞。关梁闭塞,只可安营下塞,不可妄动。掌上兵机仔细排。

占迷路法

如七月申时,以巳将加地盘申上,顺数辰时天罡在地盘未上,未为季、右道通,余仿此。

黄石公曰:出行道逢三路,未知何道通,以月将加时占之,天罡加孟左道通,加季右道通,加仲中道通。寅申巳亥为四孟、子午卯酉为四仲、辰戌丑未为四季。

立知井泉法

兵屯山阜,被贼围困,又无溪涧处觅水,急用磁碗覆地,将土壅碗口,待过一晚,至早揭碗视之底,有水珠有泉脉也,掘地数尺,可以得水。

卜螺法

取山中赤色大螺,取时忌妇人、孝子、鸡犬见之。凡预卜胜负,取二螺安盘中,直画一路左为我,右为贼。盘内盛水一寸许,将螺各记之,咒曰:田螺舞舞,能知风雨,贼若来遇,入我境界,田螺索索,风雨不着,贼若不来,各守城郭。咒毕候至天明,依法断之,若贼螺入我境界,宜固守,不可与战。我螺入贼界,宜急攻之。

春螺头向东、大利向西被贼,向南有惊,向北小吉。

夏螺头向东、小吉,向南大利,向西贼来,向北大惊。

秋螺头向西、大利,向南有神助,向东大吉获财,向北战胜宜守。

冬螺头向北、大利,向西平安,向南城能破,向东小惊,宜固守。

甲乙日螺头向东,贼来急,不宜战。向南五日内贼来,向西十四日贼来,向北贼不至。

丙丁日螺头向南九日去,向西七日去,向北当日至,交战我胜敌败,向东贼散。

戊己日占,宜各守不,论螺头何向。

庚辛日螺头向西,与贼平向,北贼散。向南贼来而复去,向东有贼来大战。

壬癸日螺头向,南贼败而去,向西贼不来,向东各固守,向北宜平。

密访法

欲得贼消息,天目听之吉。天目日大吉、小吉方也。欲访机密事,地耳不须疑。地耳日、太冲、从魁方也。

占渡河

天有三河壬子癸,地有三井卯酉辰,月将加时看三河, 一河临井必覆舟。又曰:太冲加日主风雨,神加季急渡则吉。

刦粮覔水法

我军欲刦粮,大小吉下详,我军欲求水,小吉太冲里。小吉、太冲为井泉神,地下覔之可得。

占敌使虚实

敌有使来,看日辰。辰即时也。日干为客、辰主人,日干上神、尅辰上。日尅时。其言虚谬不可闻,若是辰上尅日上,彼必畏我言词真。朱空太阴禄乘日上,主彼诈,辰上主我诈。

突围法

我被兵围,不要忙,加时出路是天罡。太公曰:兵围千里,斗道必通。斗者天罡也。以月将加时,寻天罡其下一突可出,若从天罡方无路可出,当寻三宫时,三宫者;亥子丑也。若值绦宫申酉地。以月将加时,若亥临子午卯酉为绦宫,宜向天盘申酉下出。明堂时往太冲方。子临子午卯酉为明堂,宜向天盘卯方出。玉堂宜突天魁下。丑临子午卯酉为玉堂,宜向戌方出。利若锋鋩八极张。逢豪强之贼,势不可当,向天罡可出,此为八极也。日辰上将相生吉,相尅须防有损伤。日辰与上将年命相生则吉,尅则小利,用兵者最宜详审。

察贼所在法

闻贼未知贼所在,加时春乙、夏居丁。乙干寄辰、丁干寄未。秋辛冬癸名天目。辛干寄戌、癸干寄丑。贼当在下伏其形。以月将加时,视天目之方,贼在其下。天目者;春辰、夏未、秋戌、冬丑也。春占寻辰,余仿此。

抽军避寇法

贼势频临我未强,抽军回避看天罡。以月将加时,看天罡落何宫,可避雄猛。系孟直须从右隐。辰为天罡,如加寅申巳亥四孟,从右道避之。仲季还宜向左藏。子午卯酉为四仲,辰戌丑未为四季,天罡加此向左藏无咎。从魁、小吉、太冲地。酉为从魁、未为小吉、卯为太冲,此三神为天三门,再得除、危、定、开四地户助之更吉。天上加临为好方。以将加时,看天盘卯酉未落何宫,可以避难。如遇时令旺方,亦不可去,如春不东去是也,余仿此。大吉、神后与紫盖,能藏万物形无害。大吉为紫房,神后为华盖,凡有急难避藏其下,人不能掩袭也。

伏匿藏形法

伍子胥曰:凡有急难欲伏匿藏形,当画地布局,乘青龙六甲,历蓬星六乙,过明六丙,伏太阴六丁,出天门六戊,入地户六己,伐天刑六庚,判天庭六辛,羁天牢六壬,入天藏六癸,走月厌方而去。月厌正月戌、每月以次逆数便是。

假如六甲日甲子时,初起乘青龙甲子、历蓬星乙丑、过明堂丙寅、出天门戊辰、入地户己巳、伏太阴丁卯、取草折半、以半置卯地、以半障人中,入天藏癸酉而出,人无见之者,过太阴时,咒曰:天翻地覆、九道皆塞、有来迫我、至此而极、视我者死、追我者亡、吾奉九天玄女道母元君、急急如律令。咒毕径入天藏,慎勿反顾。庚为天刑、辛为天庭、壬为天牢,切记谨避,向则反被擒缚。

天月将即太阳

正月亥、二月戌、三月酉、四月申、五月未、六月午、七月巳、八月辰、九月卯、十月寅十一月丑、十二月子。

地月将即建

正月寅、二月卯、三月辰、四月巳、五月午、六月未、七月申、八月酉、九月戌、十月亥、十一月子、十二月丑。

天气将

正月雨水壬、二月春分乾、三月谷雨辛、四月小满庚、五月夏至坤、六月大暑丁、七月处暑丙、八月秋分巽、九月霜降乙、十月小雪甲、十一月冬至艮、十二月大寒癸。

地气将

正月立春子、二月惊蛰亥、三月清明戌、四月立夏酉、五月芒种申、六月小暑未、七月立秋午、八月白露巳、九月寒露辰、十月立冬卯、十一月大雪寅、十二月小寒丑。

十二支神将图

申传送白虎酉从魁太阴戌河魁天空亥将登明神玄武

未小吉太常子将神后神天后

午胜光朱雀丑将大吉神天乙

巳太乙螣蛇辰天罡勾陈卯太冲六合寅将功曹神青龙

八门飞加尅应

一、白坎宫、北方、天蓬、休门属水,旺于乎冬壬癸亥子年月日时,性能润物,晦朔三五之象,五十中之一也。

太虚周易、雨露江河、壬癸玄武、轻微湾曲、鱼盐茶酒、

羹汤豕鱼、海味水物、井穴沟坑、北道舟程、黑色咸味、

酱糊水膏、水泻遗精、耳肾腰疾、深听智谋、慢事曲折。

易曰:坎者、陷也。天一生水,惟习坎,生物不聅,与对宫离火相敌,故谓休门,休之为言广也。宜上章面君、安边守塞、修筑城池,凡请谒求谋、造葬嫁娶、上官赴任、兴师破敌、立寨安营、积水开河、通渠挖井、取鱼下水、均吉。

休加坎,乃门宫比和,再看上下干生尅,合吉凶格,详主客用之。如天蓬星亦在坎,谓之伏吟格。战宜固守,凡事迟缓,惟利积水、养鱼、通渠、导河、收货、积粮、置买、鱼、盐、茶酒之利。

尅应:主有弓弩,或湾曲之物,或无足水中鱼、鳖、盐、茶、酒、膏、绳索、乐器之声,主人耳、肾、血证、吐泻,中男、疾厄隐伏之事,陷险之忧。

休加艮,乃宫尅门,战利为主。若求名讼事吉,诸事求谋耗费,先难后易,若合吉格则吉,合凶格,只宜固守。

尅应:主内黑外黄,形方面曲之物,或瓦器神像,或有水土之忧,争界水田土之祸。

休加震,乃门生宫,战利为主,若合吉格,凡事吉,如遇凶格,须详主客慎用之。

尅应:主进益鱼、盐、酒货之利,凡为皆吉,宜应有根蒂浸润之物,或盆桶盘盒,或桃、枣菓品、鲜味。

休加巽,乃门生宫,亦利为主,若得上干生下干,或干支带合,百事皆吉。反此则诸事有始无终

尅应:主有婚姻和合喜悦之事,物系绳索相连,或木中鲜色之物,或多枝叶之类。又主常隐伏之物。

休加离,乃门尅宫,若合吉格,大利为客,诸事不吉,多破败。如得上干生合下干,诸事先忧后吉。

尅应:主水虚惊,或酒中生非,或湖海中人相害,又主水火相济之物,或破损尖曲之物,或有眼之器。

休加坤,乃宫尅门,若下干尅上,战利为主。凡求名官讼得意,如上干尅下,战防后败,诸事有始无终

尅应:主田产生非,或老母阴人之厄,退散之忧,或应卑湿土成之器,或土产连売之物,或属方长之器。

休加兑,乃宫生门,若合吉格,或下干生上干,或下干受上干尅,为客兵大胜,凡事不吉、多破败。

主有婚姻和合之事,或好言有益,或因说合得财,或应钟盘有有口之物,或盛水破损之物。

休加乾,乃宫生门,若下干生上干、或上干尅下干,战利为客,求名得意,官讼得理,诸事求谋,多耗散不遇,有始无终

尅应:主有贵人相扶,得珍宝之利,或亲上结亲。在物主形圆上等珍宝之物,或壶盏笔墨之器,或斧锯镜盆之物。

休加中,乃宫尅门,若合吉格,大利为主,贼兵不战自退。如上干尅下干,当防虚诈,凡谋为不遂,多败少成。

尅应:主田产中生财,或有阴人主张,而得水中茶、盐、酒货之财。在物主土砖、石器,或瓦盆水缸,形方四正之物。

二、黑坤宫、西南方、天芮星、死门、属土,旺于四季,辰戌丑未戊己年月日时,土能生物,而为不定之局,乃中央戊己之象,是五行之主,得五土之数,主四时运行,济人利物。

城隍司令、土社之神、高路田野、仓场窖库、店业铺户、文章诗赋、云雾砂石、嫠妇老母、算卜筮师、羸物山园、村女道姑、脾胃皮肤、肿胀肚腹、思虑牢狱、符药丸子。

易曰:坤者、顺也。因对宫艮土止而复生,有生则有死,故谓之死门,死之为言终也。宜攻城击垒、行刑诛戮、射猎捕鱼、种田耕地、填堤积水、塞井下葬、截路砌街,又宜训练士卒、培养锐气、受业修道、交易田产。

死加坤,乃门宫比和,若上下干相生,主客大利。若合吉格,诸事皆利。若合凶格,主客均不吉,如芮星同在坤宫为伏吟,只宜种田、置产、安埋、筑墙、积粮、藏货等事。

尅应:主合婚、交易、田产,或乡里耆老,排解经管之事。在物布帛、斧柄之物,形直而方,有囊有腹,或帷幕轿衣、土石之物。

死加兑,乃门生宫,若奇仪比合,或相生,战利为主。诸事先难后利,若合凶格,或上干尅下干,战宜防诈,诸事有始无终

尅应:主祖宗吉地庇荫,又宜安葬、迁茔、置产、阴人之利。在物主有目、有腹,或锅磬、缸罐之器。

死加乾,乃门生宫,天地相通,若合吉格奇,仪相生,战利为主。若合凶格,诸事破败,求谋不遇。

尅应:主和合亲事,则多进益,或捕猎种田,得田土交易之利。凡安葬、迁改大吉,在物应贵重古器,或上圆下方,或宝石、金玉之物。

坎,乃门尅宫,若奇仪相生比和,或上干尅下干,战利为客、大胜。谋为诸事破败,求吉召凶。

尅应:主田土生非,或塚墓水反不通,龙神不结,四面无情,或旧事不明,阴人灾厄,在物应有腹,或盛水之器,或土坑石春,形方而圆,或井栏瓦器。

死加艮,乃门宫比和,若天上奇仪生地下奇仪,或受地下之尅,战利为主。若天上奇仪受地下奇仪生,或天上尅地下,战利为客。如合吉格,或上下相生比和,诸事吉,凡谋为皆遂,合凶格诸,事艰难,若逢天芮星同于艮宫,为返吟格。宜犒赏散粮,折墙破屋,开河挖井,余事不吉。

尅应:主见阴人之益,或和合之事,主田地反覆,忧喜相半。在物为五谷杂粮,或瓦石之器,或生成美器,或塚墓所得,可用之物。

死加震,乃门被宫尅,若上生下,或下尅上,战利为客。若合吉格,诸事有势,但吉而不实耳。若合凶格,主有始无终

尅应:主得山林之财,或动中之利,或田产退败,或阴地崩塌水反,或阴人灾病。在物主土木相兼之器,或常动门枢,或木杵长棍。

死加巽,乃宫尅门,若下干尅上干,或上干生下干,战利为主,求名讼事得意。若上干尅下干,或合凶格,诸事有始无终,所图不遂,战防虚诈。

尅应:主家宅有暗耗,或妻妾不和,因园圃生灾,或有重婚私配。在物主不通之物,或悬吊土石之器,或带土连根之物,或土产新味。

死加离,乃宫生门,若奇仪下生上,或上尅下,战利为客,若奇仪上生下,或下尅上,战宜用谋得胜,诸事耗费不实。

尅应:主和合喜庆,宅舍兴隆,添丁进口,因喜费财,或有阴人当权。在物主文书、笔砚,或箱盒火柜,或炼煆之物,或火鑪火器。

死加中,乃门宫比和,若合吉格,为主客俱利。再详主客用法,如合吉格,上下干相生合,诸事迪吉,凡谋为皆遂,或上干尅下,战宜固守,诸事破败,求吉召非。

尅应:主田产交易,或阴人有益,若天禽归中。宜安埋动土,筑墙填塞。在物主土器,或旧物,或土中砖石,或土坑石匣之类。

三、碧震宫,正东方、天冲星、伤门属木,旺于春夏甲乙寅卯年月日时,动能结物,而为妻财,乃东方日出,上弦之象、二八之数。

内翰禁廷、风雷恭肃、甲乙青龙、泰岳宫观、山林震动、庙宇家神、舟船车马、林麓妖怪、肝胆四肢、长男忧喜、游猎威声、相貌长大、蒜菜瓜菓、腥酸鲜味、巧样长物。

易曰:震者、动也。动而受对宫兑金之伤,故谓之伤门,伤之为言损也。宜击贼张威、捕捉、索债、斩邪、伐恶、积粮收货、阴谋密计、动中有益、射猎打围。

伤加震,乃门宫比和,主客皆利。若合吉格,天上奇仪生合地下奇仪,则诸事大吉,凡谋为喜事重逢。若遇天冲星同临震宫,为伏吟格。战宜固守,军兵演习,培养锐气,积粮置货,种树编篱。

尅应:主山林交易,或木货得利,或长男和合之事。在物主多节,或有声之器,或繁鲜、笋菜、免鱼之味。

伤加巽,乃门宫比和,若上下奇仪生合,主客皆利,上下相尅,诸事不吉,战则详主客用之。尅应:主和合婚姻,男女喜事,或木货之利,亦主动中得财。在物长短二事之物,或进出隐微悬吊之物,或枝叶茂盛菓品之属。

伤加离,乃门生宫,若合吉格,或天上生合地下,战利为主,诸事不谋自就。若上干尅下干,战利为客,诸事先吉后忧。

尅应:主有山林之利,合欢喜悦交易,或宅舍兴隆进益美满,在物美文书诗画长尖之物,或野味烘腌、麂獐、鹿马之类。

伤加坤,乃门尅宫,若天上奇仪,尅地下奇仪,或上受下生,战则大利,为客奏凯而回,图谋诸事,求吉招凶,破败无成。若下尅上,或上下干比和,只宜守旧,战宜固守。

尅应:有动中之非,或木货之忧,婚姻之费,阴人之厄。在为土木相兼,或花草、古盆,或石春、石缸,或土产之味。

伤加兑,乃宫尅门,若地下奇仪尅天上奇仪,或上生下,战利为主大胜,诸事吉。若上尅下,或比和,战宜防诈,诸事不利,有破败耗散之忧,若天冲同临兑宫,为返吟。宜散众分赏,伐木脱货,图谋诸事,反覆难成。

克应:有口舌虚惊,或伐木房屋惊忧,或因阴人破败。在物或金木相兼刀斧之属,或有口之物,或鸡鱼之味。

伤加乾,乃宫尅门,若合吉格,战利为主,凡为先破后成,合凶格,或上尅下,战防后败,图谋诸事大凶。

尅应:主有贵人相助,获山林木货之财。在物贵重珍宝之器,或钟磬文器,或破损木器,或菓栗、桃枣有核之物,猪鹅首美味。

伤加坎,乃宫生门,若地下奇仪生合天上奇仪,战宜为客大胜,诸事破败。若上尅下、或下生上亦利为客,凡为大凶。

尅应:主田产、五谷、山林之利,交利货物木器得利。在物花木繁鲜近水之物,或浮物木器雨伞舟车,或时菓鲜品佳味。

伤加艮,乃门尅宫,若天上奇仪尅地下奇仪,战利为客,诸事多破败,耗散招非。若下尅上或比和,诸事无后。

尅应:因长男破败,或动中生非,或因林木为害。在物主可仰可覆,或木土相连,或四时花木,或虎豹、鱼菜之味。

伤加中,乃门尅宫,若合吉格,或上尅下,战利为客。凡为诸事不吉,若合凶格,或下尅上,战宜固守,凡事宜守旧。

尅应:不宜动作,或开沟通渠,或挖古墓神祠招灾。在物为长木器柜匣之类,或瓦盆花草、土产无味之物。

四、绿巽宫,东南方、天辅星、杜门属木,旺于春夏甲乙寅卯年月日时,能收敛阖闭,隐伏盖藏。

山林竹舍、进退藏匿、芧冈树蓬、长途远遁、悬吊逃避、

工巧机关、形长绳索、诸事不呆、秀士隐士、长女新妇、

絶姻神庙、股肱手足、风寒气证、肝胆眼目、鲜味木菓。

易曰:巽者入也,因对宫乾金之尅势,不得不敛,而退藏以避之,故谓之杜门,杜之为言絶也。宜掩捕逃亡,诛斩凶恶,剪伐不平,判决刑狱,填塞沟坑,邀截道路,避灾杀祸,藏埋藏补砌。

杜加巽,乃门宫比和,若天上奇仪、生地下奇仪,或比和,战利为主,百事吉庆,所图皆遂,若下尅上、亦利主、求名吉,官讼宜,余大凶。如天辅星同临巽宫,为伏吟格,宜积粮收买,埋窖财宝,种园栽树,隐遁修仙。

尅应:有亲上加亲,重重暗昧,心事不露。当主木货、菓品之利。在物为绳索悬吊之器,或精巧木竹木之物,或风箱、匣柜、扇等物。

杜加离,乃门生宫,若天上奇仪、合地下奇仪,战利为主,诸事皆遂,许多进益。若下尅上,或比和,亦利主,但须以利诱之,则能取胜,凡事虽吉,先要费力方妥。

尅应:有阴人之利,或重婚私合,或寡妇之家财。在物主筋杓火箱、风箱、或野鸭、兔鹿、鹊鸟之味。

杜加坤

乃门克宫,若天上奇仪,克地下奇仪,或下生上,为客兵大胜,诸事招凶。若上生下、或合吉格,其凶灾免半。

克应:有山林之厄,阴人之忧,婚姻被藏隐之害。在物形长有腹,或木土相兼之物,或带枝时菓,或山羊、蛇牛之味。

杜加兑

乃宫克门,若地下奇仪,克天上奇仪,或上生下,战利为主,诸事皆吉,先破费而后成耳,若上克下,事虽吉不免艰难,战不可攻,当防虚诈。

克应:主口舌惊忧,有因山林破耗,或有重婚之费,或亲上加亲,或剖明旧事。在物主破损之物,或有口眼长圆有声,开闭有时,悬吊之物。

杜加乾

乃宫克门,若天上奇仪,生地下奇仪,或下克上,战利为主。凡事皆吉,但先耗费而后有益耳。

克应:主阳盛阴衰,老少不投,心各不易。在物为金木相兼之器,或形长圆,如斧锄扇棍之属。

杜加坎

乃宫生门,若天上奇盘,克地下奇仪,或下生上,战利为客,所图诸事,必逢骗陷,若上生下,战以智取,诸事平常。

园圃、水利、鱼盐、茶利,或交易合婚之喜,或舟中得意。在物主浮轻、野菜、彩色、诗书、纸笔、舟船、海味、鲜品,或水去无形之属。

杜加艮

乃门克宫,若天上奇仪,克地下奇仪,或下生上,战利客兵大胜。凡谋为破败,求吉招凶,若上生下,其凶稍可。

克应:主阴人之非,田产之厄,山林闭塞,婚姻破耗。在物主绳索相连,或盛物之器,或有肱股之物,或木梯板櫈之属。

杜加震

乃门宫比和,若天地奇仪生合,为大吉之格,战宜主和则吉,若上生下,皆有进益,所图皆遂,若上克下,诸凡先吉后忧,或因美事,耗财费力。

克应:宜交易山林之货,或合婚、进口,而动静有益。在物有长短相配,或进出不常之物,或多菜、鸡、鱼、蹄、兔之味。

杜加中

乃门克宫,若天上奇仪克地下奇仪,或下生上,百战百胜,大利客兵,诸事不吉,反破财生忧。

克应:主家宅不安,古树木为害,阴人生非,或动土所犯,主老阴人,或宅主生忧。在物土木花盆、石舂、碗盘、美味、新物、土产之器。

五、黄中宫

天禽星属土,旺于四季戊己辰戌丑未年月日时,乃君主。五行不定,随局从使,变化五行,吉凶之所主也,用者详之。

宜:出师征伐,禳灾祈福,驱瘟遣崇,赏功封爵,上任、求名利、婚嫁、请谒,造葬,若合吉格,万事大吉,但主客须各详其用。

六、白乾宫,西北方,开门、天心星属金,旺于秋冬庚辛申酉年月日时,金能杀物,而为官鬼,乃西方日入下弦之象,为四九之数。

显官、重权威武、老人憎道、宝石铜铁、金石丝声、安老康宁、庚辛白虎、冷煖刚金、色白形圆、体坚多骨、首脑股筋、咳嗽肺疾、刀针鎚铃、眉舌头顶、马鹅味辛。

易曰:乾健也,乾为天、天行健而不息,因对宫巽木受乾金之克,而杜绝则闭矣。造化终无绝闭之理,闭则复开,故谓之开门、开之为言辟也。

宜:兴师征伐,请谒求名,上官赴任,出入求谋,造葬安营,婚嫁更改,疗病合药,求福祈晴,开门放水,万事大吉

开加乾

乃门宫比和,若天地奇仪相生相合,战则主客均利,诸事大吉,百谋百就。若上克下,战利客,诸事有始无终。若天心星同临为伏吟格,宜:访道求贤、积粮收货、练兵藏宝、埋伏取胜。

克应:有贵人相钦、士庶同心喜悦、陈雷、军兵合意,在物主金玉贵品,或有首之物,或有声圆物,与镜钱之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