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生门六丙合六丁,此为天遁甚分明,开门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门六丁共太阴,欲求人遁无过此,庚为太白丙为惑,庚丙相加谁会得,六庚加丙白入荧,六丙加庚荧入白。

  天庚加地丙,为白入荧,又为金入火乡。天柱、天心,惊门、开门到离宫亦是。天丙加地庚,为荧入白,又为火入金乡,天英、景门到干兑二宫亦是。歌曰:二星加处气凶横,纵得奇门慎勿行。此时若欲移方去,金火之乡是恶神。

  白入荧兮贼即来,荧入白兮贼即灭。丙为勃兮庚为格,格则不通勃乱逆。

  天盘丙加地盘直符庚,为勃格。主纲纪紊乱,但甲申直符带庚,加十干时俱不吉。经云:六丙符为勃,火星焚大屋,移室且安然,独自闻愁哭。又云:庚若加于时日干,惟宜固守即为安。凡百遇此凶难测,说与时师仔细详。

  丙加天乙为勃符,天乙加丙为飞勃。

  此承上文言天乙者,皆甲申庚直符也。丙加地盘直符之庚为勃格。天上直浮之庚,加于地之六丙为飞勃,亦名符勃。凡举事用兵,主纲纪紊乱。

  庚加日干为伏干,日干加庚飞干格。

  六庚为太白,加于日干为伏干格。主客俱不利。经曰:干上如逢太白临,伏干之日必遭擒。又今日之干,加于六庚为飞干格。主客两伤。经曰:干若反临庚,飞干格自明,战争俱不利,为客得平平。

  加一宫兮战于野,同一宫兮战于国。

  加一宫者,庚加日干。或日干加庚,俱不利。战于野,凶。同一宫者,乃天乙太白同宫,即战于国,俱不利,主客两凶。占人在否,格则不在,占人来否,格则不来。

  庚加直符天乙伏,直符加庚天乙飞。

  经云:庚加直符为伏宫,若要交锋不见功,主客此时俱不吉。惟宜刁斗警营中。凡占见人不在,来人不来,此时不宜先举。如立春下元阳遁,坤五起甲子。甲己日壬申时,六壬在干,即以天芮为直符加干上,却得辅庚,下临坤二宫,名天乙伏宫格也。经云:飞宫直符加六庚,两敌相争主却赢,若值此时宜固守,出时大将必遭擒。如春分中局阳遁,离宫起甲子。甲己日庚午时,六庚在坤二宫。庚午时,乃甲子旬管下,甲子在离,即以天英为直符,加于庚时干坤上,即直符加六庚,乃天乙飞宫格也。

  庚加癸兮为大格,加己为刑格不宜。

  经云:六庚加癸为大格,求人不见事难通。凡值大格,车破马损,人离财散。如秋分下局阴遁,巽四宫起甲子,甲己日丙寅时,六庚在坤二宫,以天辅直符,加时干丙上,六干宫即得天芮。六庚临艮八宫癸上,此名大格也。经云:六庚加六己,尺地须千里,车马远疲劳,军兵中路止。如值刑格出兵,车破马倒,中道而止,士卒逃亡,多招凶咎。如大寒上局阳遁,震三宫起甲子,甲己日丙寅时,天冲直符加丙时干坎上,即得天禽六庚加四巽巳上,此名刑格也。

  庚加壬时为上格,又嫌岁月日时迟。

  六庚加六壬为上格。如当此时,不利出师。又曰:六庚加年干为岁格凶。如甲子年,庚加甲子干上是也。辛丑年立春中局,阳遁五宫、五中起甲子,甲己日癸酉时,癸干在坎,中五天禽寄坤,即以天睿芮为直符,加坎一宫。见天柱六庚,下临辛年干上艮八宫,此名岁格也。六庚加月朔为月格。以己月干为例,如立春上局阳遁,艮八宫起甲子,甲己日丁卯时,庚在坎上,丁时干在中寄坤。甲子在艮,天任为直符加坤。己月干在离加蓬庚到离巳上。是庚加己月朔为月格。六庚加日为日格凶。小暑下局阴五遁,己日丙寅时,天禽为直符,加丙时干兑上。庚在震,己干在巽。芮加兑得冲,庚加巽己。是六庚加日干之上,为日格也。不吉。六庚加本用时干者,为时格。如小寒上局阳二遁坤宫,丙辛日己丑时,六庚在巽四宫。己丑时亦乃甲申旬管下。天辅为直符,加己时干震三宫,此名时格。凡遇庚为直符者,管下十时,皆为时格、凶。

  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谨勿加三奇。此时若也行兵去,疋马只轮无反期。

  天庚加地丙丁,及加天英景门,乃下克上,先举者凶。天庚加地乙,及加冲辅伤杜门,乃上克下,先举者胜。

  六癸加丁蛇夭矫,六丁加癸雀投江。

  经云:六癸加六丁,夭矫迷路程,忧惶难进步,端坐却安宁。天癸加地丁,名为螣蛇夭矫格。此时用事不利。如冬至下局阳四遁,丙辛日半夜戊子时,六癸在九离。戊子时乃甲申旬。甲申在干,天心为直符,加戊时干巽四上,丁原在坎,见天英癸加坎,名夭矫。纵得奇门,勿用。丁属火、为朱雀。癸为水,丁加癸,名雀投江。经云:六丁加六癸,朱雀入流水,口舌犹未了,官事使人耻耻,或有词讼,自陷刑狱。或闻火起,不必往救。如夏至中局阴三遁,甲己日壬申时用事,此时六丁在干六宫,壬申时甲子旬管下。甲子在震,以天冲为直符,加壬时干艮八宫,六丁下临兑七宫癸上,是朱雀投江之格。

  六乙加辛龙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

  金为太白,又名:白虎。木为青龙,金克木为龙虎相斗、不吉。经云:六乙若加辛,金木不相亲。龙神也须遁,乐逸不求嗔。盖乙属木为青龙,故乙加辛为青龙逃走。如立秋上局阴二遁坤宫,丙辛日己亥时,此时乙在三宫,辛在八宫。己亥时、甲午旬管下。甲午在艮,天任为直符,加时干己上坎宫,则见三宫之乙,下临艮八宫逢辛,是青龙逃走。经云:六辛加六乙,白虎也悲哀,若干钱财事,须防自己灾。六辛加六乙,名白虎猖狂格。此时不宜举事。如小暑中局阴二遁,坤宫起甲子,甲己日壬申时,乙在三宫,辛在八宫。壬申时、甲子旬管下,甲子在坤,天芮为直符,加壬时干兑七宫顺去,见任辛下临震三宫,是白虎猖狂格。

  请观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举行。

  螣蛇夭矫、朱雀投江、青龙逃走、白虎猖狂已上四格俱主凶,不宜举事。

  丙加甲兮鸟跌穴格,甲加丙兮龙返首。

  天丙加地甲,乃飞鸟跌穴格,百事大吉。赤松子云:进飞得地,云龙聚会,君臣燕喜,举动皆利。此从生而击死,百战百胜定然无疑。如大寒上局阳三遁,震宫起甲子,丙在坎,甲己日丁卯时,天冲直符加丁时干离上,即六丙下临六甲于三宫,此名飞鸟跌穴。出兵远行,百事大吉。天甲加地丙,名青龙返首格,百事大吉。不问阴阳二遁得此局,更合奇门、上吉。如冬至上局阳一遁,甲己日丙寅时,丙在艮,以甲子天蓬为直符,加丙时干于艮八宫,得甲加丙同在艮宫,即为青龙返首格。此时举兵,万事大吉,从生击死,一敌万人。

  只此二者是吉神,为事如意十八九。

  言前鸟跌穴龙返首二局,万事大吉。若得奇门,行兵出战,求谋嫁娶造葬,俱吉利。

  吉门若遇开休生,诸事逢之总情。伤宜捕猎终须获。杜好邀遮及隐形。景上投书并破阵。惊能擒讼有声名。若问死门何所主。只宜吊死与行刑。蓬任冲辅禽阳星,英芮柱心阴宿名。

  先天坎一为阳、离九为阴。艮八为阳、坤二为阴。震三为阳、兑七为阴。巽四为阳、干六为阴。后天冬至阳生于子,坎一、艮八,震三、巽四属阳,天道顺行。夏至阴生于午,离九、坤二,兑七、干六属阴,天道逆行。故以蓬、任、冲、辅、禽五星属阳,英、芮、柱、心四星属阴。阳宫而得阳星,阴宫而得阴星也。

  辅禽心星为上吉,冲任小吉未全亨,大凶蓬芮不堪遇,小凶英柱不精明。

  天辅文曲纪星,天禽廉贞纲星,天心武曲纪星,已上乃北斗文曲、廉贞、武曲三大吉星。天冲禄星,天任辅星,为次吉。天蓬贪狼星,天芮巨门星,大凶不可用。天英弼星,天柱破军星、小凶,有奇门可用。

  大凶无气变为吉,小凶无气亦同之。

  凶星乘休废囚死绝气,返吉可用。以天蓬水星为例。休于巳午月、废于申酉月、囚于四季月。天蓬凶星,值此月分无气。若得吉奇吉门佑助,亦可用之。有气者生旺也,以天蓬水星为例。相于亥子月,旺于寅卯月,亥子寅卯月得天蓬旺相,切不可用。

  吉星更能逢旺相,万举万全功必成,若遇休囚并废没,劝君不必进前程。

  吉宿得旺相气、上吉。不得旺相气、中平。若乘死绝休囚气、亦不吉。以天辅木星为例。相于寅卯月、旺于巳午月、休于辰戌丑未月、囚于申酉月,申酉月得天辅吉星者减力。

  要识九星配五行,各随八卦考羲经,坎蓬星水离英火,中宫坤艮土为营,干兑为金震巽木,旺相休囚看重轻,与我同行即为相,我生之月诚为旺,废于父母休于财,囚于鬼兮真不妄,假如水宿乃天蓬,相在初冬与仲冬,旺于正二休四五,其余仿此自研穷,急则从神缓从门,三五反覆天道亨。

  凡遇事势急迫,又无奇门可出,须从直符加临之地,及太冲天马方,并六戊天门下而出、则吉。此所谓急则从神也。三者三吉门,五者五凶门。事稍缓可从吉。经云:阴阳二遁有闭塞,八方皆无门可出,果有急事,又可倚张良运筹,玉女返闭局。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去,吉无不利。

  十干书伏若加错,入库休囚百事危。

  加伏者:乃加临之地。加错者:加凶宿之上。入库者:三奇入墓。八门入墓、并休囚时候所为之事,皆不吉也。

  十精为使用为贵,起宫天乙用无疑。

  谓阳遁阳使,起一终九。阴遁阴使,起九终一。起宫天乙者,乃天直符加地盘上也。

  宫制其门不为迫,门制其宫是迫推。

  吉门被迫,则吉事不成。凶门被迫,则凶事尤甚。宫制其门曰:门迫。门制其宫曰:宫迫。门生宫为和,宫生门为义。开门临三四宫,休门临九宫,生门临一宫,景门临七宫,此为吉门被迫,则吉事不成。伤门、杜门临二宫、八宫,死门临一宫,惊门临三、四宫,此为凶门被迫,其凶尤甚。

  天网四张无路走,一二网低有路通,三至四宫行入墓,八九高强任西东。

  经曰:天网四张,万物尽伤。此时不可举事。神有高下,必先知之。时得六癸,必看高低。又曰:但将天乙居何地,尺寸低时匍匐行。如一二宫网低、可匍匐。两臂负刀,割断天网而出。天乙在三四宫,谓之网高,断不可出,出必伤也。若被客围,事势急迫,可从卯、未、酉天三门宫而出。更合奇门为妙。天乙直符在坎,其神去地一尺。天乙在坤,其神去地二尺。天乙八宫,其神去地八尺。又曰:天网四张不可当,此时用事主灾殃,若是有人强出者,立便身躯见血光,飞虫尚自避于网,事忙匍匐出门墙、可也。三至四宫有辰为水墓,故曰入墓。

  节气推移时候定,阴阳顺逆要精通,三元积数成六纪,天地未成有一理,请君歌理精微诀,非是贤人莫传与。





遁甲隐公歌、原注







  遁数二万千六百,削去只存千八十,禁在兰台不记秋,太公删成七十二,子房作局十八收,阴阳二气图中布,掌上排星应九州。

  蓬一荆州、芮二冀州、冲三青州、辅四徐州、禽五豫州、心六雍州、柱七梁州、任八兖州、英九扬州、谓之九州也。

  天有九星分九野。

  即蓬任等九星,冀兖等九州也。

  上有八门常转移。

  九州之上,又有八门应八卦,则开干、休坎、生艮、伤震、杜巽、景离、死坤、惊兑。

  二遁三元当周局,顺逆三奇与六仪。

  冬至阳遁,逆布三奇,顺布六仪。夏至阴遁,顺布三奇,逆布六仪。乙丙丁是三奇,六甲首是六仪,即甲子管六戊,甲戌管六己,甲申管六庚,甲午管六辛,甲辰管六壬,甲寅管六癸。此为六仪也。五日用一局,一气十五日,分上中下三元也。

  直符直使加宫干,方位消停办盛衰。

  直符者;乃是本旬甲得的九星,随时干转。直使者;乃是八门所得之门为直使。先从戊己庚辛壬癸六仪后,寻乙丙丁三奇,阴阳二遁,方决休咎。

  盛地当用所推地,天乙宫中更勿疑。

  天乙者;乃时旬甲也。若背天乙直符、直使、九天、生门之方击之,百战百胜也。

  九天生门皆吉庆,从强击弱振雄威。

  九天之上,可以扬兵。背生门而击死门者,大胜也。

  直使九天都为力,不击之地莫施为。

  直符方、直使方、生门方、天乙方。天乙者;即是本时旬头甲方,此五行之强方,不可击之。只宜背之大胜。

  藏伏只宜居九地。

  九地之方,最宜伏藏,不见形影。即六癸方是。

  六合之方路坦夷

  此方最宜逃亡,神灵幽蔽,不见逃亡之形。

  三奇出方万事吉,但能倚此免灾危。

  三奇者;乙丙丁也。若合开休生三吉门者,不背之,出此门,敌之必胜,可宜至诚,天自佑之。且如阳一局甲子日癸酉时,此甲蓬星直符加六宫,休门直使加一宫,其下是休门与丙奇临坎。又是甲子首位,谓之三奇得使。又阴九局甲子日癸酉时,此甲英直符加四宫,景门直使加九宫。则开门下与乙奇临六宫,甲子在六,谓之得使,是以吉也。

  生门合丙加六丁,天遁华盖为日精。开门点乙加于丙,地遁紫微方最灵。休与丁奇合前二,人遁太阴能蔽形。斗甲三奇游六仪,玉女门中遇吉星。

  欲知玉女之门,须知六丁所在。假如阳一宫,地盘六丁在七兑宫,甲子有丁卯,甲戌有丁丑,甲申有丁亥,甲午有丁酉,甲辰有丁未,甲寅有丁巳。阳遁九宫,在地盘三宫。此玉女守门时,利阴私会合,行兵大胜。

  玉女常居干四维,子日在庚顺求之,丑日在辛子上是,寅日从干逐位移。

  遁甲玉女之时,大有应验。

  天门子丑及于寅,三日俱来丙上轮,卯辰巳往庚方去,午未申从壬上行,酉戌亥来居甲上,行军宜向悉沾恩。

  遁甲从玉女方行军,斯时阳合孟甲,内开外阖。合仲甲,半开半阖。合季甲,外大开,内半开。阳开利客,阴开利主,阖则可以固守,开则扬主耀武。以青龙上将所居六甲,各分主客之遁。

  地户子丑乙寅庚,卯辰丁上己壬行,午未从辛申在甲,酉戌癸上亥丙停,行军若向此中去,秘密阴谋事可成。

  惟利逃亡阴私事,及阴谋秘密,砍营破寨,即六己之地。

  时加六乙为天德,决胜雌雄在此中。

  六乙方、又名蓬星。

  六丙天威无不利,敌之不得向前攻。

  六丙方、又名明堂方,可以聚众安营也。若遇丙时,征战不宜遂去。故丙为火,兵为金,金不能胜火也。

  六丁潜形名玉女,此时征战必亨通。

  六丁时,出入为宜,攻战,刃虽临且不惊。丁为星奇、为玉女时。三奇之灵、六丁之阴,故六丁之下宜潜伏,不见其形也。

  六戊乘龙与奇合,远出扬兵获寇戎。

  六戊为天门,亦名军门。加三奇门下出军,百战百胜。

  又曰乘龙万里去,纵有强徒亦挫锋。

  此又天武之下,远行出兵大胜。

  六己天堂宜隐匿,偷营劫寨可潜踪。

  六己名地户,宜隐伏偷营劫寨。

  六庚之时杀气横,若当攻击祸先逢,位上只宜安禁狱,更好行刑斩砍中。

  六庚为天狱方,宜行刑罚。经曰:时加六庚,抱木而行,若有出者,必见鬪争,百事不可。

  六辛行师多失阵,莫将容易引军行,慎莫发兵行此道,出者须教见死人。

  六辛之时,名天庭。宜储贮,稳军储,判罪治事,余无可用,出军必损兵。

  六壬之地多凶咎,若有施为必损兵。

  六壬方为天牢,宜击囚安鼓,余无所用,若用兵必败矣。

  时加六癸为天网,惟利逃亡不利征。

  六癸为天藏华盖,宜逃军避寇,伏兵逃亡。

  青龙返首甲加丙。

  阳一局丙寅时,蓬星加八宫,天上六甲、加地下六丙,百事大吉。

  丙加甲鸟跌穴名。

  阳一局癸酉时,任星加一宫,天上六丙、加地下甲子是也。

  更若从生而击死,必然大胜立功名,时加六甲言开阖,六甲虽同用不同。

  阳利开、阴利阖。

  阳星开时攻战吉,阴星闭阖所为凶,蓬任冲辅禽阳宿,英芮柱心阴气重。

  阳星合;甲己日甲戌时。丁壬日甲辰时,合天辅星,利扬兵,可以先起。合天禽星,可以后起应。合天任星,利以破城。合天蓬、天柱、天芮,可以固守城池,不可举兵行动也。

  孟甲盈门难出入,惟宜隐匿莫当锋。

  甲寅、甲申为孟甲,合阳星阳气在内。合阴星阴气在内。利固守城寨,谋计不成,不可出入也。

  四仲甲时阳在内,坚守藏兵主自雄。

  甲子、甲午为仲甲,合阳星,利主后应则吉。故阳星合时,阳气在内,可以固守,不宜远行。阴星合时为开格,其形在门,为宜固守自胜。

  四季甲时阳在外,可以扬兵立大功。

  甲辰、甲戌为季甲,合阳星,可以扬兵动众远行,利为客,主大败。故六甲背星方而击死者大胜。

  朱雀投江丁向癸,螣蛇夭矫癸加丁。

  朱雀投江;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螣蛇夭矫、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是也。

  遇此之时凶恶甚,莫倚奇门错用兵,六乙加辛龙逃走。

  阳四局乙未时,天柱心加三宫,天上乙奇、加地下六辛在兑,此为大凶。

  六辛加乙虎猖狂,纵遇奇门亦难用,且须消息莫仓忙。

  阳二局辛己时,天上六辛、加地下乙奇于坎一宫;名白虎猖狂。有奇门,亦难用。

  日干若被庚加首,伏干之格主多伤。

  六庚加今日日干,名伏干格,不利主。

  今日之干加六庚,飞干之格主人亨。

  今日日干加六庚,名飞干格,利主,不利为客也。

  六庚加符不利主,伏宫之格事相参。

  天上六庚,加地直符,不利主,宜客胜。

  又名太白格天乙,主将今朝定失途。

  天上六庚为太白,主兵器。丙来加今日直符天乙,名太白格,主则散矣。

  符加六庚客不利,飞宫之格莫轻谋,又名天乙格太白,若有陈师主将殂。

  阴九局庚午时,英为天乙,临地下六庚在七宫,是不利客。先攻者败,固守者胜。天乙即本旬头甲也。

  天乙之气贵人并,临庚战野败精兵。

  天乙加六庚,或庚加天乙,是贵人临兵格,宜固守吉。

  太白复临天乙位,国中格鬪失雄兵。

  六庚加天乙,是太白复临。若天乙与六庚同宫,战之必败。

  太白入荧庚加丙。

  阳一局丙戌时,天上六庚、加地下六丙。

  荧入太白丙加庚。

  阳一局丙寅时,丙加庚则不吉。

  二时主客俱不利,莫倚奇门要战争,占贼若来金入火,火入金乡贼退声。

  天上庚加地下丙,贼必来。天上丙加地下庚,贼必退。

  庚加六己为刑格,一切凶神不可行。

  天下六庚加地上六己,是金能格。若用此时,则车摧马死,士卒皆亡。

  天地大格庚加癸,此时輙勿乱峥嵘。

  天上六庚加地下六癸,是天地大格。庚是兵之厉气,癸藏万物之形,故不可用也。

  丙加今日干名悖。

  丙为悖、庚为格。丙为威、加日干,不顺之象,皆悖乱之道也。加年月日时干,皆为悖乱之道,故不可用。

  时克干兮五不遇,此时名为辱损明,举事遥遥终不利,朝行募败损精兵。

  时干克今日之干,时支克今日之支,名为损明时,凡事不用。如甲乙日庚辛时,亥子日辰戌时,寅卯日申酉时,巳午日亥子时之类并是。天乙星在紫微宫外,为天帝之垣也。不宜战伐,最凶.。

  六仪击刑兼自刑,三奇入墓不安宁。

  六仪击刑者;甲子直符加三宫、子刑卯也。甲戌加二宫、戌刑未也。甲申加八宫、申刑寅也。甲午加九宫、午刑午也。甲辰加四宫、辰刑辰也。甲寅加四宫、寅刑巳也。相刑者,事事皆凶。三奇入墓;乙奇入墓,乙属木不宜加坤,木墓在未也。丙丁奇属火,不宜加干,火墓在戌也。切不可用,凶伤犹甚。

  返伏吟宫俱不利,将军出阵且停兵。

  蓬加蓬为伏吟,蓬加英为返吟。本宫星加本宫星为伏吟,本宫星加对宫星为返吟。乃悖逆之道也。

  搜微剔妙神通诀,以辅将军定太平。



汉阴居士歌







  轩辕黄帝制奇门,厥旨精微义最深,甲长十二畏庚克,故将乙妹妻于庚。丙甲之子丁甲女,丁丙同心御外侮,庚有私谋乙最知,丙丁相伺如猛虎。庚贪受制甲方尊,是以奇名乙丙丁。甲既制庚求自逸,休于水道适开生,开休生对杜景死,伤对惊兮皆有悔,三门最吉五门凶,各随甲直旬中使。又有九星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中。星逢甲作直符用,亦与门之直使同。星符门使同宫起,易一时兮即分矣。符从甲去寻时干,使索时支遁处止。时干即是奇与仪,甲癸宫中觅遁支。奇乙丙丁仪戊己,庚辛壬癸甲同之。甲子同戊、甲戌己,甲申同庚、甲寅癸,甲午同辛、甲辰壬,是为甲遁仪之理。遁甲常将天乙乘,后随天地前蛇阴,对朱左右分六白,号曰阴阳八贵神。阴阳二至分顺逆,逆起九宫顺起一,此是先天透洛书,莫妄疑非黄帝秘。洛书一坎二居坤,三震四巽六干金,七兑八艮九离火,五土春秋二立分。立春辰上立夏巽,震应春分生气盛,立秋坤上立冬干,兑应秋分杀气劲。生杀东西两部悬,节分三气气三元。元元五日一相换,甲己符头以仲先,仲上孟中季下定,上中下序慎无紊。只将正受作根基,超得余时便作闰,置闰须于二至前,雪重用巽种重干,凡逾九日或十日,叠作三元此秘传,闰后符头常后气,是为接气君须记,接至十三四月余,又逢正受超神继,超神之气后符头,如此循环始复周。认取兹为尊甲法,勿胶拆补缪搜求,须知尊甲凭符使,休使蓬符居坎水,任生艮土寄阴禽,冲伤震木从三起,巽藏杜辅景英离,坤寄阳禽芮死随,柱惊七兑开心六,分定宫方直六仪,奇仪入局节为据,节有阴阳分两部,阴局逆仪奇顺行,阳局逆奇仪顺布,天盘地盘同一规,地盘永定天盘移,八门八贵有分别,门作人盘贵独飞。假令中元用白露,阴起三宫甲子戊,己庚辛壬癸逆行,乙丙丁奇四五六,时如己日用丙寅,支遁于蓬干在禽,即以直符冲到艮,坎加直使是伤门,丁休六合同临兑,鸟跌穴时、时最利,举此一局例其余,余释卷中斯勿赘。





神机赋







  六甲主使,三才攸分,步咒摄乎鬼神,存局通乎妙旨,前修删简灵文,裁整诸经奥理。原夫甲加丙兮龙回首,丙加甲兮鸟跌穴,回首则抚绥易遂,跌穴则显灼易成。身残毁兮,乙遇辛而龙逃走。财虚耗兮、辛遇乙而虎猖狂。癸见螣蛇夭矫。丁见癸朱雀投江。生丙临戊为天遁而用兵。开乙临己为地遁、而安坟。休丁遇太阴为人遁、而安营。伏干格,庚临日干。飞干格,日干临庚。庚临直符、伏宫格之名。直符临庚、飞宫格之位。大格庚临六癸。刑格庚临六己。按格所向既凶,百事营为不喜。时干克日干、乃五不遇而灾生。丙奇临时干、名为勃格而祸起。三奇得使、众善皆臻。六仪击刑、百凶俱集。太白加荧贼欲来。火入金乡贼将去。地罗遮阵不占前。天网四张无远路。直符之宫,乃同天乙位上而取。如逢急难,宜从直符方下而行。





指迷赋摘







  乙天蓬而赏赐施恩,丙明堂而扬威发号,丁即玉女为太阴,只可守营而固守,戊为天门、千里乘龙而有应,己为地户、推明旧事可修营,庚天刑而屯兵决狱,辛天庭而杜塞难通,六壬天牢兮、只宜囚禁。六癸天狱兮、不利攸行。蓬任冲辅阳星、举谋大利。英芮柱心禽阴星、退隐无凶。天蓬亦宜筑垒堤防,禽芮尤宜屯军养马。天冲必胜,天辅多凶。天心布阵如神,天柱安营有庆,天任兮万神拥护,天英兮战鬪损军。星克宫而客利,宫克星而主胜。门害则作事稽迟门迫则所为欠遂。三奇入墓、喜以成忧。六仪击刑、美中不足。开三所作亨通,闭五诸凡困顿。五阳宜举动,利客而鼓噪喧天。五阴喜退藏,利主而衔枚伏路。奇游六仪,公庭宴乐。玉女守户,私路逍遥。天辅时常多赦宥,何愁铁钺之诛。威德时乃利客兵,任意施为必美。反吟而进退无常,伏吟而忧疑不已。天遁进兵为上策,地遁立寨可藏兵,人遁择士求贤,神遁运筹祈祷,鬼遁多诈,可偷营劫寨以伏兵。龙遁通神,利水战渡江而祈雨。云遁噀甲生威。风遁扬兵助胜。青龙返首、万事皆通,白虎猖狂、所为不利,飞鸟跌穴兮、变凶作吉,青龙逃走兮、反福为殃,朱雀投江休动作,螣蛇夭矫主惊慌,遇格兮主客皆凶,逢勃兮人情逆乱,太白入荧而盗贼将来,火入金乡而贼人必去,三胜地无人可敌,五不击孰敢相攻。





专征赋摘







  星门之在四时,有休囚之与旺相,游九宫以循环,按八方而背向,伺军旅之成败,审人事之攸当,或倚直符之游宫,或居贵人之玉帐。直符之宫,又云:正月在巳、二月在午顺行。避旬始之阴阳,背孤雄之健旺,据天乙宫而击其冲,并亭亭神而居其上,合天地之威神,应神灵之卫仗,十卒而可敌千夫,一车而可当百辆。避旬始二句。元女经云:寅午戍月;上旬天地并在南,中旬并在北,下旬并在东。巳酉丑月;上旬在西,中旬在南,下旬在北。申子辰月;上旬在东,中旬在北,下旬在西。亥卯未月;上旬在北,中旬在西。下旬在南。元女以上中下日月排之,气藏月中,用孟仲季三辰配之。凡交战得相并,左天右地者胜,背天向地者后患,向天背地者败,背天地者,一以当百也。欲顿兵以安营,依十辰而取样,九天利以陈兵,九地宜于隐阵。天门出入元戎,地户当居小将,蓬星安置鼓旗,天牢稳贮储饷,判断于天庭之间,察两辞而可谅,斩决于天狱之中,庶无怨乎冤枉。伏兵于太阴之幽,士卒居明堂之上,约人马数以为宜,逐岁月时而变状,斯营垒之大纲,实轩辕之楷匠。是故丙为荧感,庚为太白,遇丙俱名为勃,逢庚乃谓之格,勃则紊乱纪纲,格则鬪伤主客。或临岁月日时飞伏支干,或加直符天乙所游之宅,加十干利捕逃亡,随四时必当擒获。临六壬而灾深,加六癸而祸极,加己刑格凶时,为将必须谨择,行军乃车破马伤,土卒必身亡首馘。庚加直符之道,宜野战郊坰。直使与庚同宫,利待敌于城栅,不得已而用之,祸先临于师伯。或遇丁癸相加,或值乙奇相蓦,三奇入墓而困穷,六仪击刑而迮迫,火入金而贼来,金入火而退逆,金火相入俱凶,举动皆成寡隙,祸已去而复来,福将合而反息,虽有吉宿奇门,不可与于戈戟。又有五不遇时,阴阳合于中应。时干克日、而动用必遭其祸刑。若值甲丙相覆,反为威德之灵。上会五阳之干,下合三吉之星,择此四科而动,保全万事以安宁,是故天有四时,阴阳更值,自巳终癸为阴刑,起甲至戊为阳德。凡欲举动以施为,能就阳时而必克。阴时强以出行,身罹殃而毙踣。推时下之六甲,审开合之法式,符临一八三四、乃为开通。如临九二七六、时名闭塞。逢开利以有为,值闭尤宜静默,用时迷于两端,吉凶无以取则。时逢仲甲子午、刑德在门,鬪战而主客两败。此中先举不存,此时名为天甲,利以逃遁亡奔。如遇孟甲之时寅申,阳在内、而阴在外。宜固守以戢兵,动必遭其刑害,此时名为地甲,利以居家欢会。如值下元季甲辰戌、阴处内、而阳外游,此时名为飞甲,利以动众经求,万事甚宜兴举,八方可以周流。倘能明于三甲,审开合以无忧,如被冠贼潜围,仓卒乘我不备,事须应敌陈兵,不容待其使利,孤雄健旺属他,奇门又不相比,士卒性命存亡,得失在乎将帅,当此慌惚之时,其将何以指示,若有此事不虞,须假神明佑庇,即以分兵三部,逐日周旋,岁月之方,将居其位,军左袒以待兵,众啖呼以助势,我克胜以保全,敌必败而奔坠。分兵三部、一居月建上、一居生辰上、一居亭亭方上、用之克敌大胜。





混合百神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交济,取义于上,阴阳合位,混而成之,吉凶分隶。

  六甲加甲;青龙出地,喜信必来,门合则美,门塞星凶,空有财至。

  六甲加乙;青龙入云,三奇门交,贵子生成,星干不利,虚得其名。

  六甲加丙;青龙返首,凡事亨通,兼得长久,门仪不合,亦难得就。

  六甲加丁;青龙耀明,三门合吉,宜谒贵人,改官迁职,大有英名,符事役凶,立待词刑。 (二句有误)

  六甲加己;青龙合灵,吉星主财,吉门事成,星门不合,徒费精神。

  六甲加庚;青龙符格,起咎成凶,在于不测,星吉门顺,亦宜静默。

  六甲加辛;青龙失惊,门中一合,万事从心,凶星上立,财利亡倾。

  六甲加壬;青龙网罗,阴人用之,灾祸弥多,阳人用之,诡谲不和。

  六甲加癸;青龙华盖,门合吉星,永无灾害,若伤死门,奸阴阳会。

  六乙加甲;阴中返阳,凶星财破,人口损伤,阴人才合,阳人慌张。

  六乙加乙;日奇伏刑,贵人问之,主失其名,门合再叙,门逆丧停。

  六乙加丙;奇仪顺格,吉星临之,授官迁职,夫占其妻,必有离隔。

  六乙加丁;朱雀入墓,文书入官,架阁留住,星门吉泰,文词得路。

  六乙加己;日奇入雾,土木混同,雨有交互,求事得微,门乘必悞。

  六乙加庚;日奇自刑,鬬起争财,必入讼庭,星干不吉,夫妻外情。

  六乙加辛;青龙逃走,失财逃亡,二事俱丑,强立强为,定无长久。

  六乙加壬;青龙得云,阳人主失,病是阴人。

  六乙加癸;日入天网,阴人望信,立见灾恙,官事失财,凡事虚妄。

  六丙加甲;飞鸟跌穴,贵面天颜,荣迁越职,所有图谋,一切通彻。

  六丙加乙;月奇浮云,贵人印信,即可敷陈,公私利亨,百事称心。

  六丙加丙;月奇勃格,两重文书,皆遭障格,门逆财亡,门顺虚迫。

  六丙加丁;奇入朱雀,文书亨通,贵占权握,常人得之,衣禄退剥。

  六丙加己;火孛入刑,文书不来,狱中有人,星吉门顺,空禁虚名,星乘门逆,徒杖而刑。

  六丙加庚;荧入太白,家事熬煎,又逢盗贼,门合星吉,贼在人获,星门相遗,祸生因客。

  六丙加辛;月精合佑,久病之人,药师来救,文状入官,亦能成就。

  六丙加壬;孛乱来临,文讼公庭,因淫妇人,庶人流离,贵人失名。

  六丙加癸;华盖孛师,阴人用之,灾祸相随,必因词讼,后必无亏。

  六丁加甲;青龙得光,贵人迁职,常人得良,星符合处,喜美非常。

  六丁加乙;格为人遁,得喜非常,贵人荐论,改禄受权,实为广运。

  六丁加丙;加中复奇,多生口舌,事生跷蹊,贵招官禄,常人刑之。

  六丁加丁;奇入太阴,望文书至,远大名深,两重文意,凡百遂心,若信近用,名为伏吟。

  六丁加己;火入勾神,文状词凶,奸因妇人,私中有私,往则刑名。

  六丁加庚;织女寻牛,不有私情,定遇冤雠,阴人无理,刑禁官囚。

  六丁交辛;朱雀入狱,官人刑囚,亦遭剥落,常人枷锁,百日放却。

  六丁交壬;五人相和,丁壬化木,财利得多,贵人赐禄,文状平和。

  六丁交癸;朱雀沉江,女人官府,定争成双,公私不协。两有所伤。

  六己加甲;伏格青龙,门合吉星,财利是隆,门逆凶星,所干成空。

  六己加乙;墓入不明,星门合吉,且喜平平,不合而逆,凡干不成。

  六己加丙;格名孛师,阳人宣赐,爵禄加之,阴人大忌,奸乱乘违。

  六己加丁;奇入墓名,文书当诉,门合吉神,先论得理,后对遭惩。

  六己加己;地户逢鬼,阴人望信,信者难委,门符合处,远近来至。

  六己加庚;刑格之名,阴人发用,必得阳人,阳宜静默,阴主私情。

  六己加辛;魂神入墓,家有阴人,鬼妖惊户,符门合处,小口灾遇。

  六己加壬;刑网高张,阴人奸恶,阳人遭伤,门迫星凶,两人俱亡。

  六己加癸;地刑元武,阴人沉吟,灾病不语,门合星扶,遂成疾苦。

  六庚加甲;刑青龙格,财利多荣,星门法则,不合则凶,合则免厄。

  六庚加乙;日合六格,百事安然,尤当缄默,星门乘凶,官事刑迫。

  六庚加丙;太白入荧,失物被盗,难获难寻,门合星吉,赃物知情,符门不吉,官事来临。

  六庚加丁;名曰亭亭,文状争论,私匿之情,符门逆背,词讼难成。

  六庚加己;刑格凶否,狱囚之人,难有伸理。

  六庚加庚;太白之名,官事并发,狱禁平人,凶期百日,却有舒情。

  六庚加辛;干格白虎,道路伤亡,必失伴侣,有事难休,定执客主。

  六庚加壬;蛇格之名,阴阳占信,迷路无音,伤门主灾,死门丧停。

  六庚加癸;大刑之格,占路远求,阴人疾厄,鬼贼相扶,遂生离格。

  六辛加甲;龙困遭伤,系官争财,阴人不妨,阳人有灾,门顺吉昌。

  六辛加乙;白虎猖狂,失财破家,人口死亡,远行失信,家事彷徨。

  六辛加丙;干合荧惑,文状虚词,竞争财物,星门不合,暗昧屈厄。

  六辛加丁;狱神入奇,远行经商,利倍得迟,星门不吉,夫妇分离。

  六辛加己;刑狱之格,奴婢欺主,先自刑克,门吉星强,虚成累及。

  六辛加庚;白虎伤格,两女争男,皆因酒色,星合门凶,丑声难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