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十八除之起武德,干坤重算天目神,

寅奇申偶皆行逆,此是计神所在辰,

计加和德文昌下,客目至此可容身,

主客之算从宫数,太乙宫后数其真,

正宫还依宫数数,间神一数就宫神,

合神加支文昌下,定计还须从此论,

就从定计起计算,谕过太乙宫一陈,

三将就随零数立,参将再还因三因,

七十二局皆从此,传与师家仔细寻。

五福太乙次行宫,干坤艮巽中五匿,

每宫皆住四十五,所到之宫有条律,

干宗甲寅起上元,积至庚申二纪七,

大游太乙行八宫,为首顺行须用同,

七八九一二三四,数至之方六六穷,

三十六年移一位,入元剪削芟繁茸,

长与元年庚寅岁,初起七宫为元例,

天禧四年是庚申,九十一年何俱陈,

三基太乙同甲寅,君臣起午戌起民,

君基每宫三十载,臣基三年一位轮,

民基一年行一位,十二宫中仔细寻,

次第可推四太乙,水火土金为灾咎,

太乙如临年不丰,天乙盗贼兵戈凶,

地乙病死多丧祸,直符旱涝出蝗虫,

皆在上元甲子起,三岁移宫周复始,

三元次第相接连,九宫行尽三宫尾。

○ 太乙行兵主客胜负占

年月日门具不具,二百四十除积数,

一门还立三十辰,却从开门顺行路,

推时一百二十除,阴阳二至莫相悟,

阳间至生惊休时,阴杜死伤景门布,

二门不具休与生,三门不具休门杜,

太乙不在三门下,名为门具得其助。

○ 太乙金镜七十二局赋

明主胜之胜负,察内外之浅深,太乙助客兮,九二七六之位,助主兮,一八三四之宫,若分主客之后,先当观门具之将发,出军向主客之地,战利其冲,用阵随二目之方,与旗同数,一八黑曲,二五圆黄,六七白方,四九赤锐,三宫属木,阵旗须当直青,西向来云方位,还依主客,闻贼来于何处,二目方上须知,主客所闻,各宜预备,奇兵出二目之所,伏兵宜掩迫之时,穷究精微,看元局而下断,审问动静,详上文而无差。

主目与太乙同宫,名曰囚,在太乙前一宫或一辰,名曰外迫,后曰内迫,宫曰宫迫,辰曰辰迫,始击同宫曰掩,前后曰击,大小将在主客目或太乙宫前后为挟,主客将向自相前后,则有客挟主人,主人挟客,大小将自相同宫为关,则有客关主人,主人关客,当相关之时,若一林二虎,一泉二蛟,气有胜衰,势不两全,则以主客目所临之神五行决之,胜负见矣。主客算得五、十五、二十五,名八门杜塞,不利兴师,算得二,名略地,经曰︰「出兵略地,并用其二,客得则客利,主得则主利。」,凡主客算,以长多为胜,短少为负,长多利深入,短少利浅入,凡出军宜向算,战利皆算。凡伏兵,必有掩迫之时,凡奇兵,必各置于主客大杀之地(天目始击将也),奇兵者,百人以用,三十人为奇,候敌人之便,鸣鼓高旗噪之,另窃发而取胜,故曰︰「能知奇伏,转祸为福﹔不知分合,不可语奇。」

太乙有展阵举奇之法,算得一八,即用曲阵,举黑旗以应北方﹔算得三七,用直阵,举青旗以应东方﹔算得四九,用锐阵,举赤旗以应南方,算得二五,用圆阵,举黄旗以应中央﹔算得六七,用方阵,举白旗以应西方,算得三门具五将发,利以兴兵动众,但文昌主目不囚迫,始击客目无掩击,即是三门具五将发,不在所直八门之下吉,八门算法兼用,应验如神。

太乙天目在阳算得偶为和,太乙在阴算得奇为和,阳者,太乙在八三四九宫,阴者,太乙在二七六一宫也,天目在正宫为阳,天目在间神为阴,算得阴阳和,利兴兵用将。

凡主客者,先后之礼,动静之义也,陈兵原野,旗鼓相望,先动为客,后动为主﹔若安居之时,先动为主,后至者为客。欲明天道,审顺逆,先推主人,次推客计。若主客俱得善计,三门具,五将发,阴阳和,利以称兵,所向必克,先起则胜,后起则败﹔若主客俱得恶计,三门不具,五将不发,阴阳不和,先起者败,后起者胜﹔若主客计一吉一凶,利客客胜,利主主胜﹔吉凶等算,则长者胜,短者败。

凡占外国动静,皆以时之客计占之,算八门杜,贼不来,若三门具,五将发,阴阳利,无关格掩迫,客主俱会太乙前,所闻见实,贼来降,不为盗,若天目转而北行者,为不来。

凡占敌使讲和,可信伏?当视太乙所制,假令时令计,太乙在二宫,属火,始击将临武德,属金,火克金,敌使来降,不敢有他意,可信伏,实降,若败将降族一例推之。

凡占间谍有无,当视客目前后,假令太乙在一宫,则主客大小始击临六七二宫为前外,诸将若临八三四九为后内,若客目临戌阴主,为贼来窥觇,间谍。

凡占射贼来多少,若客算十六以上,阴阳顺,有虏必多,有强将﹔若十五以下,虏少无门,天目临左,贼从东方来,临右,从西方来,八门杜,不来。

若天子巡狩,太乙、天目在四维之岁。

若举方正,必在亥卯未之岁,及太乙岁计三门具,五将发。

凡占贼闻事虚实,占天目掩迫太乙,闻不善事实,善事虚,若三门具,五将发,闻吉则吉,闻凶不凶﹔若三门不具,五将不发,闻凶则凶,闻吉不吉。

凡对敌常观风云之势,察飞鸟之情,若太乙所在,风云从飞鸟从中对上来,急备。假令太乙在九宫,巽属木,风云鸟兽从一宫干位上来,属金,金能制太乙,大凶,风云飞鸟从主大将,太乙从德上来,急击其冲,主将大利,若从客目大将宫来,则主将宜准备敌兵。

凡太乙算得一至四,步卒在前,车骑次之﹔算得六至九,车骑在前,步卒次之。凡云气从日按五行,在我军往敌行,我军利倣此。假令壬癸日,黑云气自我军上,自北往南,随云气攻之,必胜。凡择日择时,当审日时之计所利,兴兵卜吉克制,不可从之。

太乙所统神明凡十六神,其年月日时时计,命起武德,随时计有阴阳,冬至气应后,用阳局,夏志气应后,用阴局,皆以阳局所命之对冲,则阴局太乙所在也,行军攻战见怪异杂占。

○ 怪异杂占

将帅床帐及军,无故自动者,主远行或下谋上。

将帅衣服无故血污,主下欲谋上,宜施恩惊备。

将帅鎗刀器械无故自鸣、动出匣者,主斗。

凡将杖军杖将马旗纛节杆倒折,主将失位。

鼓角刀剑自鸣者,阴谋之明应,将宜备之。

将军眼运目动耳鸣及无故自鸣并不自觉咄嗟者并,下人起念生谋。

军中马生角,下谋上。

将帅骑马之次,马无故回头囓人靴、触人衣服者,主下谋上,又主阴谋已成。

大将门听鸣者,下谋上将。

鸦鹊禽雉飞鸟入宅帐幕中无声者,必有下谋上将。

大将饮食膳之时,旗节自动,其内行毒,或或题筋盏自鸣动者,其下行毒。

蛇入厅及幛幕中屈盘无损,将谋相助。

狗无故上床,下谋上。

将帅睡中高声自觉警寐,计谋必成,有神助之。

凡城郭中及营中池水上有鸟作巢及却节折啣去,兵大出,行别下。

凡将帅领士卒,察渊奥,测成败,参诸天道,不可不知,常卜视神光可见吉凶。欲交战之时,以手隐其双目,诵金光神咒,见其光色,以五行卜之,各见五行言之,黄色喜胜,必见金帛,赤光喜胜,白光兵刃相交,血染大将,行年本命克火主胜,休囚彼胜,青光有忧,黑光主大忧,各以五行王相休囚死推之,立应。

凡出兵忽见虎狼在军前后吼嗷,及军营中者,不出五七日,有战,先冲突者胜,又云虎豹熊入营及伤害人者,主大战,或獐鹿之类入军营,皆主营空,,急宜营吉,主劫寨营,军行营幕已成验之。

忽有虎狼走兽从外入营城走穿过者,急移营卜吉,否则必败。

若猛兽至军营,敌将必勇,必突入我军,行营或奸细入营战我军。

两军相对,飞鸟入军营阵,大凶,急移军营吉。

两军对有虎狼豹狐狸野兽围绕军阵营垒悲鸣,将有凶,必大败,宜抚赏军士,异日而战﹔若鸟兽在彼敌战阵中或营边鸣,彼军必败,急统兵击之,攻战得大胜。

若有猛兽忽纵横入营中,急宜准备,战主败。

若豺狼及雉鸟飞入军营者,皆凶,急宜准备脩德,扬武阵威,得吉。

若狐狸向军四面鸣者,战必败,宜固守。

军营城垒往来狐狸者,敌人来战必败。

狐狸獐鹿之类入军营者,不出五日,主军惊,若上将移营后敌人降,建立营垒。

凡野兽入军,皆与主将为应之兆,两军相当,从禽兽、将军年命德上来,并岁月日时德上来,皆有吉庆事﹔从将军年命刑上来,并岁月日时刑上来,主失位之兆。

军中马饮食沙石,主应兵强,战胜。

军中马晨夜鸣,当有暴兵至,当急准士卒,战败之兆。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