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天元五歌》阳宅篇注解





洛书九位图象阳刚九数

周围三角分三重,中一重九次,内一重三九二十七,外一重五九四十五,若自上而下亦如之,凡八十一易之步九宫,自一起亦八十一步,是以阳起一终九,故一六、二七、三八、四九、五十居中,此玄空之奥,秘中秘。

河图象地阴六数图

中含六角亦分三层,中一重六次,内一重二六,一十二,外一重三六,一十八,除中心凡三十六,若自下而上作三重亦如之,若一物一太极为五十有五,如是阴起四终六,故一六居以,亦河图之阴中有阳。

天元五歌

原著无着大士禅师

清朝国师录出,世所少见,于道咸间始传出,若不识玄空秘旨,用零正以分其向背,鲜能取验。

蒋大鸿录

本歌专用于阳宅

易斋补

蒋大鸿为无极子弟子无极子乃无着大士后称禅师

原文:人生最中是阳基,却与坟茔福力齐,宅气不宁招祸咎,骨埋真穴贵难期,建国定都关治乱,筑城置镇繁安危,试看田间丰盈者,半是阳基偶合宜。

解:阳宅阴基其兴替之原理,同用零正,而取用之技术各有少异。阴基系血统,其子孙虽居千里以外,其翼荫则一,为永久兴衰所关;阳居则不然,不论氏族,男女同居期,或同屋分房,感应虽同,而每一房随流行则各异,其兴替随流行之气,其一物一极,以各房建极。建国立都,其衰旺关乎一国之隆替,而文化经济亦受影响。一城市之气运亦然,每一县城之形不美,显能点朝林者。试看田家之丰盈,多因田社茅棚,适逢流行之气到,合得生旺。天心最平等,自天子以至庶人,无分贵*皆一也。以中国建都于北平,总以渤海向东入海,黄河新口天津市无定河,皆归渤海,以下元气运,乾为下元之首。

原文:阳居择地水龙同,不厌前篇议论重,但比阴基宜阔大,不争秀气喜粗雄,大江大河宜气厚,涓涓滴水也关风,若得乱流如织锦,不分元运也亨通。

解:历据各国大都会名城,皆择平洋阔大之区,语云阳宅一片,阴宅一线。一片言其广大粗雄,深厚源远流长,形识紧密,自然收得大江大河之气入岫,自然气运悠远。阴宅一线,故云一席地亦能结构,以成我国平津沪汉奥,亦大聚大结之地。乱流织锦者,如苏芜锡、浙之南浔、湖之洞庭、奥之南番、中顺皆港又分岐,乱流织锦,故每产俊秀人物,所谓衰旺多凭水,永保其祯乃乱流,此衰彼旺其重如此。

原文:宅龙动地水龙裁,尤重三门八卦排,只取三元生旺气,引他入室是胞胎,一门乘旺二门囚,少有嘉祥不可留,两门交庆一门休,大事欢欣少事愁。

解:动地之动字指空旷及街巷,此为动气之处。动地之动气,皆当水论,故古人有黄白二气之论据。有水光之荡漾,名曰白气,空旷草坡,田陇街巷,名曰黄气。黄白其动则一也。三门者,前后门、内门,前后二门要注意外来黄白二气,凡宅外街道沟渠在前门者,在前门立极,将所来之气收归局内,如为生旺则吉,如为衰死便凶,如十字街口 口口口口 一方坐南向北,一方坐北南向,如南向之居屋二间,自收到东南气或西南气,北向者,为西北气,或东北气,必要细观之,看其气是否能收到入宅。此不能拘拘于某运,生旺则吉,衰死则凶。如一运以乾兑艮离为生旺,四运以巽震坤坎为生旺,七运以震坎巽坤为生旺,仍以零正取生旺,故阳宅论气,不论其向。盖阳宅以人为极,中厅取中,睡室以睡房门取极,办公室亦以其门取极,案檯必收得其门生气旺气,若仓库无人地带,则归无极。如一门乘旺,二门衰袭,为衰多旺少,鲜有嘉祥。若二门乘旺,一门衰亦必获咎,必重重生入,如近代之楼,其主房及大门必取生旺,若有衰死之气,则不住人空之,如正门不吉鲜能获吉。

原文:三门先把正门量,后门房门一样装。

解:本节重申阳宅之得失在门,不在形之向何方。假如屋式向东而行门在南或行北,不论城市乡或高楼大夏,皆在入屋第一门先立极,然后察其极外之动气,及其街道走廊、沟渠,及街闸来气,如七运向北门,入门后由西转入厅,而房门又向南出,此一门生二门衰,显不获咎,若正门衰死,而分租又各自在其房取极,其生旺者祯祥,其衰死者获咎,所谓物物一极,不能执着于一也,其它之游年天医,及门光尺、八宅,皆不及玄空也。

原文:别有旁门及侧户,一通外气即分张,设若便门无好位,一门独出始为奇。

解:每宅必自正门总气定头门之生旺,以总论其宅兴旺。如正门乘旺,旁门侧户皆无生旺之气,惟正门乘旺,只有闭其通外衰死之门,以留生旺之门,以迎外来生旺之气,若便门当旺,正门当衰,只留旺封衰,阳宅之把握天机全在行门,语云,有旺门无衰屋。

原文:门为宅骨路为经筋,筋骨交连血肉均,若是吉门行恶路,酸浆入酪不堪斟。

解:门为宅骨,为全宅动气之主,管内外六事,皆兼贯通全宅之道,门之高低大小,路之长短,曲直阔窄,其气之交流,引到生旺或衰死,为全宅兴衰所系,亦即俗云,内六事门之高低,及路之阔窄,曲引到何气,以比例定之,不可过亦不可不及,务必使之平均,过与不及皆不宜用。在上元应取外之离兑巽之外气,并内亦宜之;下元以收得内外之乾震艮之道路旺气为吉,反此乃如酸浆入酪,何堪用之也。

原文:内路常兼外路看,宅深外路抵门阑,外路迎神并界气,迎神界气两重关。

解:内路外路有连带关系,而在市镇为尤重,外路即门以外之大街小巷,内路门以内之走廊。犹郊外小水会大水,内必兼外。先看外路之生气足不足,内路归何卦,合得生旺,若市镇之楼宇其生气在街头而住在街尾,此内气接不到街口之生旺,街受衰死之侵袭,只徒得屋内之生旺。总要以生旺重重生入,否则流行之气转眼已星移斗转,物换星移矣。只接本宅之生旺虽可召吉,亦如上言流行之气不能留,迁避为宜,故云两重关也。

原文:更有风门通八气,墙空屋阙势难避,若遇祥风福顿增,若遇煞风殃立至。

解:风门者言其形也,在乡村乃外便之凹风形,乃两山中夹凹,或远山与近山两山,远近合之亦有如一ㄚ,亦谓之凹,名之风门。在市镇里,则横街小巷或阴巷,或斜或浸背,或正面来,皆曰风门。以其有风,自此吹来,若市镇隔一街界气,亦可召吉,予历见此等风门其力极大,若上元运,为下元衰气浸入,其家之衰退尤速,如下元运为上元卦气之门户衰气浸入,亦然。如上元能接上元之生旺气,下元运能收得下元将生之生旺气,名曰祥风,皆以玄空取舍,上元离坤兑巽,下元以乾艮震坎分配于玄空二十四山中也。

原文:矗矗高立为峤星,楼台殿宇一同评,或在身边或远应,能迴八风到家庭,峤压旺方能受荫,峤压凶方鬼气浸。

解:上节言空,本节则言实。凡独耸之高楼文阁,台塔教堂,或殿宇巍楼均作山龙论,或近身或遥应,均作正神论。若上元之在乾艮震坎下元之坤离巽兑,其催官尤验。反之,则生鬼气,即其压在正神,自召吉祯,如反之压在零神方,则鬼气浸。欲随此威胁在零方用门以消除,或用窗亦可引生旺以入宅,自可消除之,但仍要审其轻重。

原文:冲桥冲路莫轻猜,须与元龙一例排,冲起乐宫无价宝,冲起囚宫化作灰。

解:桥与路动气之最动者,而又最劲,每人来往之孔道,曰冲者,由正面或右或左,正左右而来者皆曰冲,城市乡村庄之厦宅,冲有太过中和之分,凡此冲与风门大同少异,身若路冲,其间合得元运,玄空有五鬼运财来,至失运时,亦有运去,乐宫速发,一遇囚空化作灰。所谓元龙者,乃当元之龙,故云一例。如四运遇巽坤震坎四乐乐宫,其中尤以巽坤为正,四运属上元,转眼星移斗转,一交六运,此四宫入囚,其中亦以巽坤其去势之速如雷,非人事可以挽回,因巽四终乃上元之气终,至七运震坎乃正乐宫,巽坤乃辅之而已。吾新会有二村,被对村之人用桥冲,几年后遇囚,此二村卒至灭他迁,亦所谓其来也速,其去也速,观于潮汐则自了然矣。

原文:宅前逼近有奇峰,不分衰旺皆成空,抬头咫尺巍峨起,泰山压倒有何功。

解:奇者怀石嶙嶙,此言形势之凶恶,若太近屋前或左右,虽有元运当旺因其太近,不能迴旋八方之旺气入宅,故曰终成空局,若太逼近,虽秀亦无用。如上节之乐囚,苟遇囚何堪设想。

原文:村居旷荡无关锁,地水兼门一同取,城巷稠居地水稀,路衢门峤并司权。

解:乡村之气旷荡不收,曰无关锁者,非水口之关锁与否,地广水多,关气因之散漫,不若市镇之街稠密,故曰地之作法,无论村庄市镇,全以远近虚实为主宰,地水兼门一同取者,此须细看其气入岫不入岫,犹阴宅之水入怀不入怀,地上之气亦当水论,故曰兼门。峤星之形市区多,村庄少;若市区之街道,仍作黄白论,峤星则分生旺,自不待言。

原文:一到分房宅气移,一门恒作两门推,有时内路作外路,入房私门是握机,当办亲疏并远近,抽爻换象出神奇。

解:分房气,宅气移句,乃玄空作法与他家不同,此为玄空做法之最上乘法,如北方之院,一家分数屋,同一总门出入,而每一房之宅气各建其极,如今市区一楼入门后,分居而住,自是各有其极也;如之大屋,中一大厅,东西分主,各屋分居,其间之气各殊,而所收生旺各异,假如在市区东向之房,旺于四七运,西出之房旺于三六运,故分房各有各主,亦各人建极不同,又如楼六七层亦然,或用厅形以就气口,此抽爻换象,法极之斗标,极重要,斗一动,八方之气,其旋转由乎中央,即算术之二元数法,一动皆动也。

原文:论屋神祠理最严,古人营屋庙为先。

解:古人建都立城或村庄,如建都以天坛之立,都市以城以隍庙,以定一方之主宰,村庄以社坛或庙,皆该方之主,先观形势后研理气,凡威灵显赫之庙宇,香火鼎盛绵绵,幽冥清净,若古庙冷寺,必肃散不收,此为形家必论之理可知,形体不动为主,理气流行之气为用,庙为万象香火,宗祠则又为其子姓独有,吾眼新会一村,当时全村皆穷,适有阴阳家遇,而该村有一耆老,在村口榕树下休息,而该阴阳家亦在休息,而老者奉茶献烟,阴阳家感其诚,即曰在某处立社坛,在某处建祠,他云二十年后能财贵并美,果然该村出一名医,当清光绪皇奉召到京赐进仕,而村人自此多往美国,此坐甲向庚,而甲峰特耸于后。

原文:夫妇内房尤特重,阴阳配合宅根源。

解:玄空六法至此已极尽玄妙,以夫妇为人伦之始,五伦亦以夫妇为先。生育后,则父子兄弟而子孙,孙子继绵不绝,此夫妇为全宅奥区,亦作主星论,凡房之门路,外气必要收得生旺之气,房门及床位,亦必收得房门之旺,故以床为极,以阴阳相生雌雄相见,床头在正神方,走廊收得生旺,门口为大金龙必能产俊秀之儿郎,如七运,得震坎最佳,而坤巽乃上元之气,虽旺亦不用,又如八运以乾艮之房亦佳。

原文:八宅因门坐向空,三原衰旺定真踪,运遇迁移宅气改,人家兴废巧相逢。

解:坐向空者,俗云空亡线之谓。八宅乃地盘二十四山,周天三佰六拾五度,每宫十五度,上七度半,下七度半,如子山午向,前不兼壬,后不兼癸,名曰向空,此所谓单线者,宜于神坛社庙空门之线,世俗人家不宜用此线,青囊经虽有双山双向之旨,而阴阳二宅,总以避为宜,如形局因砂水,门系一度二度,亦要兼,因地球界气,其轴心系在辰戌分界,其不取空亡者,三元之气虽发,但其向空,运遇迁移斗杓一转,如坐子午乾巽,于上下元交运时,其败最惨,一过运忽遇当旺行运之人入住,亦大发,故云巧相逢,此乃前为鬼屋不吉,后至者大吉。

原文:此是周公真八宅,无着大士流传的,天医福德莫安排,只好游年定时日,逢兴鬼绝更昌隆,遇替生延皆困迫。

解:无着大士后称禅师乃清国师蒋大鸿之师,无着又名无极子,八宅始于周公刘迁幽,蒋氏得无着大士衣砵真传,始明玄空秘奥,坊间阴阳家地理书,汗牛冲栋,甚少见用玄空者,此周公八宅之秘诀,乃易之为道,换言之,皆本玄空三般大卦,演变六法,世人之周公天医、福德、游年卦例,而论八宅,皆江湖术士骗食法,皆以挨星为言,因时代之沿革,屋宇之形式,代有更改,而易以不变应万变,其取极则一也。天气乃流行之气,旋转日月,迁移自有其律,地不分南北,其兴替皆在到某地之气如此,而其地亦如此,如坎宅游年卦以艮为五鬼,有门路则凶,坤为绝命,有门路亦凶,永远皆如此断,殊不知艮坤各有其流行之气,其生旺衰死,皆在玄空卦内推,如一六、二七、三八、四九、真伪立分,必玄空卦之秘。

原文:太岁煞神若加临,祸福当关如霹雳,门内间间有宅神,值辰值星交互测,此是游年剖断机,不识三般总虚掷。

解:太岁为每年之岁君,子年即太岁临子,午年太岁临午,若遇太岁加临,旺则随旺,衰则随衰,其中六合三合,皆有影响,旺则祯吉,衰则获咎,紫白诀以及秘旨,皆以零正而定其生旺衰死,亦一物一太极之秘,故南北东西,各有所受流行之气,其卦象之变,尤如乾首坤腹震足艮筋络,故其宅之有病人,变象之卦气最验,天地万物皆感其极,亦地球之东西,人物各其极,亦如最小者,莫如一花一叶,亦各有花之极,而叶又另一极也。

原文:间星层数论高低,间架先天卦数推,虽有书传皆不验,漫劳大匠用心机。

解:宅第之形式,古今不同,日新月异,本节内外六事兼及,有平房有几进深者,或高几层或十几层者,此要外六事之不生我,同类而克同数,秘旨已详解,内六事,亦以生旺之门路而定生旺,逢生旺则生旺,逢衰死则衰死,外六事在露台观之,外之高楼峤阁影响最大,零方反居正方,名水神上山,获咎;正方反居零方,名山神落水,主损人口或疾病,犯重者死,在此环境必细观,其外六事或远或近,观其气之入宅与否,前文已尽及。

原文:山龙宅法有何功,四面山围亦辨风,或有山溪来配合,兼风兼水两相从,若论来龙休论绝,结龙藏穴不藏宫,纵使皇宫并都会,只审阳开不审龙。

解:论平洋与山居,山居以谨密形,居势平坦紧密,山溪水之来,合得生旺水口之出,居之不见,外六事之峰峦,环绕有情,八风不漫浸,避风得水。若平洋,以包涵广大,宽宏远大,开阳之谓,故云只取开阳,以纳东西南北之气,只求得当元生旺气到门入宅,故勿论来龙,若山居则要论龙,以中和为主,缓急相称,若来势急速不开坦,又不缓,如居之虽居生旺,但其形势已不取,所云风兼水者,不论山居与平洋皇都,或城镇山居取紧密,平洋聚居人口众多,必取其所谓明堂,当容万马,水口不通舟,阳宅阴宅总不能离平字。

原文:俗言龙去结阳基,此是时师俗见庸,欲取阳居禳家福,山居不如泽居荣。

解:泽居形势广大,山居逼狭,四面休囚,若形势好,用之为阴宅则可,虽得生旺亦不过一二代,若泽居人口繁盛,洋场广阔,能聚稠密之人口,时师每取龙脉而骗人。

原文:阴居荫骨及儿孙,阳宅氤氲养此身,偶尔侨居并客馆,蓭堂香火有神灵,关着三元论气转,吉凶如响不容情,透明此卷天元歌,一到人间识废兴。

解:本节统论全篇大意,阴宅关系血统,其子孙虽远居,亦可泽荫,阳宅虽侨居客馆,亦能感应,若能熟读此卷天元歌,所有人之兴废便了如指掌也。



天元五歌·论阳宅》注释



《天元五歌·论阳宅》注释 

作者简介:蒋大鸿,明末清初(生于阳历1617年2月4日),江苏松江张泽镇人(即今的上海松江区)。他自幼随其父学习地理风水,先以形家为主,随着学识的提高,年少时即知世俗流行的风水是谬误的,但又不知道如何去更正。在思穷径绝时,福至缘到的他得无极子的玄空真传,期间又博采吴天柱的水龙法和武夷道人的阳宅法,并得到魏相国府的阳宅秘笈而自悟,他还远承黄石公、张良、郭璞、丘延翰、杨筠松、曾文遄、陈希夷、吴景鸾,近承冷谦、刘伯温、目讲禅师,融会贯通自成一家,而成为名满大江南北的玄空地学宗师,可说三百多年来还无人出于其右。

蒋公的著作很多,但大都散失,传世的主要有《地理辨正》、《水龙经》、《归厚录》、《古镜歌》、《天元五歌》、《天元余义》、《黄白二气说》、《阳宅指南》等书,其他都为秘本。他的门人姜垚又著有《从师随笔》,吕相烈著《天元大成》,骆士鹏著《经义秘旨》等名篇。

1659年冬,蒋公作《天元五歌》赠予吕相烈。《天元五歌·论阳宅》是其中的第四歌,此歌诀是论阳宅风水的经典之作,现特作注释,读者宜细读深思。


【原文】人生最重是阳基,却与坟茔福力齐。

宅气不宁招祸咎,骨埋真穴贵难期。

建国定都关治乱,筑城置镇系安危。

试看田舍丰盈者,半是阳居偶合宜。


【注释】人生居住的房子很重要,福力与阴宅相当。由于人旦夕都生活在其中,阳宅风水的效应也就较快而且显著,如纳气不吉就会招来灾祸,故调整风水时,首先要考虑调整住宅的风水;而阴宅风水较为溥厚,影响悠长,并主宰大人物的出生和整个家族的兴衰,但其效应较为幽冥不显,有些虽然葬得龙真穴的风水地,却发福缓慢。因此,如建国定都、设县建镇这样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选址要十分谨慎!而不少兴盛的家庭,大多数是由于住宅偶然纳得生旺之气才发达的。


【原文】阳居择地水龙同,不厌前篇议论重。

但比阴基宜阔大,不争秀丽喜粗雄。

大江大河收气厚,涓流滴水也关风。

若得乱流如织锦,不分元运也亨通。


【注释】前节说的是阳宅的重要性,这段则论选址方法。平原阳宅,以得水为佳;山谷阳宅,以藏风为美。阳宅选址取局要比阴宅开阳广阔,所谓阳宅一片,阴宅一线,不在秀丽喜粗雄。而大江大河因源远流长、收气雄厚,故选择在水龙真结的地方建城(如我国的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等),都能受纳大江大河的雄厚之气;在涓涓细流的地方选址也要注意藏风聚气。乱流如织绵的水乡之地,由于四处有水,则旺星流转飞临的方位常有水相应,故可受纳三元不败之气。


【原文】宅龙动地水神裁,尤重三门八卦排。

只取三元生旺气,引他入室是胞胎。

一门乘旺两门囚,少有嘉祥不可留。

两门交庆一门休,大事欢欣小事愁。

须用门门都合吉,一家福禄永无忧。


【注释】阳宅的出入口或空旷处为动处,因气的流动要作“水”论。阳宅纳气以正门、后门及房门(三门)为重,能引入生旺之气为最理想。如只有一门乘旺而另外两门乘衰,为凶多吉少;如两门乘旺而一门乘衰,则大事欢欣小事愁。故要尽量将“三门”都设于生旺位,这样全家的福禄就不用愁了。


【原文】三门先把正门量,后门房门一样装。

别有旁门及侧户,一通外气即分张。

设若便门无好位,一门独出始为强。


【注释】正门为全宅的总气口,关系最为重要,首先要将正门设在生旺气的位置,后门、房门也要尽量设于吉方。如旺气到正门,而没有吉位设偏门,则可只从正门出入;相反,如正门乘衰,旺气到了其他宫位,可封闭正门而在当旺的宫位设偏门或后门出入。所谓阳宅天机在行门;又所谓有旺门无衰屋。


【原文】门为宅骨路为筋,筋骨交连血脉均。

若是吉门行恶路,酸浆入酪不堪斟。

内路常兼外路看,宅深内路抵门阑。

外路迎神并界气,迎神界气两重关。


【注释】门如房子的骨骼,路如它的筋,两者交连血脉才能流通。如门得生旺之气,而来路却在衰气方,则吉中藏凶。城市住宅路气更为重要,道路的出、入口及十字路口宜设在向星的生旺方;形状又以向内环抱、弧度优美的为佳,而反弓、丁字、斜飞、井字及狭长当面直来的道路等都为凶。


【原文】更有风门通八气,墙空屋缺皆难避。

若遇祥风福顿增,若遇煞风殃立至。


【注释】风门是指宅外四周环境的空缺处,为气流的出入口;而墙空屋缺的地方,也会有风吹入。这些都对屋宅纳气影响很大:如吹入的是旺气,则发福快;如吹入的是煞气,则灾殃立至,应封闭其空缺。


【原文】矗矗高立为峤星,楼台殿阁亦同评。

或在身边或遥应,能回八气到家庭。

峤压旺方能受荫,峰压凶方鬼气侵。


【注释】高耸而尖的形势称为峤星,如塔、楼台殿阁、高大建筑等。在住宅周围百步(约100米)内的,有返照对宫之气的作用,故有远、近不同之分:在百步内的,不但要看峤星所在宫位的山星,还要看对宫的向星;(这个峤星一般平时很少想起来用,也是因为业务比较单一的原因,但我想对于整栋写字楼的总体评价时是应该考虑的)在百步外的,看其所在宫位的山星即可。峤星如位于玄空挨星一六、六一、一四、四一、六八、八六、一九、九一等组合的方位,且山星又生旺,则催官较速;如位于凶方为不利,也易招惹鬼怪。


【原文】冲桥冲路莫轻猜,须与元龙一例排。

冲起乐宫无价宝,冲起囚宫化作灰。


【注释】桥冲、路冲要看玄空挨星的向星:如从向星的生、旺方冲来,是吉的,能速发财;如从向星的退、衰、死、煞方冲来,就凶了,会一败如灰。


【原文】宅前逼近有奇峰,不分衰旺也成凶。

抬头咫尺巍峨起,泰山压倒有何功。


【注释】不管形状多么好的山峰或建筑,只要是近逼,甚至如泰山压顶,又像小人戴大帽的,无论在何元运及遇何挨星都以凶论。多主被欺辱、不能发达、出暴戾之人、绝嗣等。


【原文】村居旷荡无关锁,地水与门一同取。

城巷稠居地水稀,路风门峤并司权。


【注释】乡村住宅,因地大气涣,以山水兼得为佳,周围环境重在“特”:即以水的放光圆聚处或山峰秀丽耸立处为重,要近而有情,挨星得生旺;(用神!有形必有气,在能量级别较低的地区为了得到气就必须选择这种凝神聚气的地方)城市住宅较为稠密,则以屋外的街巷、道路为重,看道路两端(去来二口)、(这句是我看这片文字最大的收获,一曲需辨首尾,三湾亦取两头,原来长久看不懂的文字原来只是在讲去来二口而已,亦或我只是理解到这个层次)十字路口是否挨得向星的生旺气;山谷住宅要以山凹缺处的风口为重,以此为“城门”,看向星是否挨得生旺。


【原文】一到分房宅气移,一门恒作两门推。

有时内路作外路,入室私门是握机。

当辨亲疏并远近,抽爻换象出神奇。


【注释】此段对看现代大建筑内小单元的风水很有参考价值。由于大建筑内往往设有很多小单元,多从总门入后要再经走道至各户。看各户风水时,大楼内走道在每户各自的出入门前又变成了外路,宜从生气方来,不要从死气方来;并以电(楼)梯口为重要,它是各住户的“总气口”,近为主、远为次。(别忽视了立体的气口,认识墙空也要知道天井,如一些罩顶的大厅在适当的位置开个天窗也会有接外气的作用)


【原文】论屋神祠理最严,古人营屋庙为先。


【注释】我国首都设有天坛,不少城市设有城隍庙,很多村庄也建有神庙、祠堂,安奉香火的地方要优先选在形、理较好的位置。在此举一个例子以说明其重要性:清末广东新会有一个村庄,当时全村都很贫穷,有一位风水明师偶然路过此村并在村口的榕树下休息,村里有一位老人很热情地上前奉茶献烟,风水先生被其感动,便告知该村宜在何处立社坛、何处建祠。并预言说:如依言行事,20年后可出贵发富。果然20年后该村出一名医,被光绪皇帝奉召入京,全村人也逐渐迁往美国而发富。 (可以拿科学去解释风水,但别把风水当成科学;这就和把中药提纯之后做动物试验一样没有时间意义)


【原文】夫妇内房尤特重,阴阳配合宅根源。


【注释】我国传统注重孝道,旧时有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说法。故地理上不但注重宗庙祠堂的建祀,也重视夫妇卧房的配置。祖先是“阴”,夫妇是“阳”,两者居所都要好,才能阴阳配合,人鬼皆安,开创世系的美景。


【原文】八宅因门坐向空,三元衰旺定真踪。

运遇迁移宅气改,人家兴废巧相逢。


【注释】八宅是指坐东、南、西、北及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种房屋。古式房屋多为大门正开,向方空旷,为受纳三元之气的要害,并随着元运的变化,其所受纳之气也跟随变化,而三元运的流转则为其关键!在不同元运因迁移而变更住宅的:如逢旺运入住则兴旺,逢衰运入住则败退。所谓有前为鬼屋不吉,后入住者大吉。

有人理解“坐向空”为坐向位于罗经“某山”的正线。如“子山午向”正线,不兼壬也不兼癸,称为“向空”,这种坐向只适宜于寺庙等,一般的阴、阳两宅则以避为宜。虽然这种观点没有错,但与后半句合起来理解则不符合原意。


【原文】天医福德莫安排,岂是周公真八宅?

无极大士传流的,谁见游年获福泽。

逢兴鬼绝更昌隆,遇替生延皆困迫。


【注释】论阳宅风水始于周朝刘迁幽(见《诗经·大雅》),周公宅法是以《易经》为本,故玄空学才是周公的真宅法。而世俗所流行以天医、福德等去论屋宅风水,有谁见其准验?它只不过是江湖术士以谋食的工具,不可相信!(蒋公极力反对“八宅法”)


【原文】太岁煞神若加临,祸福当关如霹雳。

门内房房有宅神,值辰值星交互测。

此是游年剖吉凶,不合三元总虚掷。


【注释】太岁为一年的主气,如子年太岁临子。在太岁加临方,挨星吉则更旺;挨星凶则更衰。(这个原来没有注意到,今后有机会要留意)太岁临方也不宜作修造。“门内房房有宅神”是指间间一太极,并总以三元运气论吉凶。


【原文】间星层进论高低,间架先天卦数推。

虽有书传皆不验,枉劳大匠费心机。


【注释】房屋不论间数多少,总以收得生旺之气为重;层数的高低,也以收气为主,与数字没有关系。至于论间则间间有太极,论层也层层有太极,只注重来路与纳气的方位。故世俗论间星层数高低的说法,虽有伪书、伪诀可依,但绝少准验,不必枉费心机!


【原文】山龙宅法有何功,八面山门亦辨风,

或有山溪来界合,兼风兼水两相从。

若论来龙休论结,论结藏穴不藏宫。

纵使皇都与郡邑,祗审开阳不审龙,

俗言龙去结阳宅,此是时师识见庸。

但取阳居酿家福,山居不及泽居雄。


【注释】宅法重点:山居辨风,泽居辨水。在山地居住由于四周群山围绕,故重点要看风口,如风口来旺气则宅兴,来衰气则宅败;如再有溪水来界合,又为得水龙之力,则要将水与风口一起论断。阳宅论来龙与阴宅不同,阳宅重局不重龙,选址注重宽敞、聚气,就是首都也只看地形是否开阳,无须考究龙穴的真伪,而有些庸师认为龙去结阳宅的观点是错误的!如果四周山势狭迫、逼压,例如从成都往九寨沟途中一些建在峡谷里的山寨,则会由于阴气太重而属凶相。(理解上的差异,实际上山龙宅法也就是主要以开阳为主作为评价标准的,满眼的枝角鬼曜这在阴宅也是不合法的)山区人虽然多为厚朴,但总不如水乡人家发达快和大。


【原文】阴居荫骨及儿孙,阳宅氤氲养此身。

偶尔侨居并客馆,庵堂香火有神灵。

遇着三元轮转气,吉凶如响不容情。

透明此卷天元宅,一到人家识废兴。


【注释】阴宅关系到子孙后代,有的虽然远居他乡发展,但仍可受到祖先的庇荫,即所谓亲安则子女安。关于阴宅风水福荫反气的观点一直存有争议,但事实毕竟存在。笔者每当考证一些名人的祖坟后,常有这样的感叹:既叹地理灵验不爽,也暗叹世人对风水的蒙昧不明!而阳宅风水只对居住者产生感应,有些人虽然租住别人的房子或暂居旅馆,也会受到所居住屋气的影响。如能熟读此《天元歌》,就能看破人家兴衰的秘密。



《秘本通玄鬼灵经》宋. 陵萝子 传



通玄鬼灵经序

通玄鬼灵经序原名入门断入坟断之书,向系抄本,世所罕见,大抵自宋人皆不可得为憾,曩余历涉山川路出铺中,案置一帙,偶为翻阅果属此书,心窃喜甚,乃形然询价,以重金购之而归,细加玩视,具理参断,效验非常,诚足为救世金针,堪舆妙街者矣,爰是悉心校对,付诸梨枣以公同好。

六洞山人 ·订

通玄鬼灵经总诀

鬼灵经自大宋陵罗子所做,专论堪舆一道,其中之妙,灵应异常,非别书所能比也,世之论风水者,纷纷不一,然无秘诀,终难入道,为人开山点穴,焉能趋吉避凶,此书之奥,不究来龙去脉,砂水罗盘,只要见景生情,触机应变,一动一静,一草一木,皆可参详,知往查来,百无一失

未登山先知家道之盛衰,才进门便决丁财之旺弱,观新坟覆旧墓,视宅基审气色,纤毫不爽,正是妙法不多三五句,千金不与世人传,后有乡人张子,为人孝义合里咸知,惟家贫衣食无计,适遇师颇有缘,欲传之,苦不识字,遂口授之,不数日,一一通晓,后名重当世,咸为巨富。



通玄鬼灵经一书,乃堪舆家珍藏秘本,世所罕有,余出重价购得秘本二卷,今重新编校出版,俾学者触机应变,若能细之参考,得于心而应于口,亦一大助云尔。

李崇仰

通玄鬼灵经上卷

阴宅入坟断

入山观坟,忽闻松涛之音,暗藏杀伐之象,又闻猿啼虎啸之声,似有哀鸣之状,俱非吉兆,应断官灾、是非、离别、疾厄之患,当临期参断,靡不应验。

观平阳之地,并视墓上形状,椁上之砖瓦,两傍之依*,或损伤碎玻不整,粉饰华丽,此可察机参断。

昔有一士精于此法,于卯年冬间被友邀往覆墓,未及到地,在舟中遥望,见坟上松荫稠密,翠色可餐,及抵岸左脚偶踏碎一砖,视之乃破砚也,此坟葬后二年内,长房必发科甲,定许丁财两旺,富贵绵长,其人惊服。

又观一墓,将登岸,只见二鹊从南方哀鸣,望西方而去,连叫数声,及至地,观松林疏落,树色焦黄,似凋零之状,即断曰,此葬之后,必连遭回禄,伤丁耗财之咎,其人钦服。

有富家邀往观墓及至地,师举目看,只见松影青翠,地势平坦,水秀澄清,日光霭霭,颠子应出次房,正谈论间,只见一人乘青骢马飞奔而来,顷言,发贵者,正应在此人身上,询之此人,已得青云连步,科甲登先。

有一儒邀师看地,未及至墓,即曰:旧岁应得一子,未半月而卒,延者惊服,明岁居家临场应得一榜,众皆不信,后俱如断。

昔有人邀师视墓,因路远,用小舟而往,后至坟上,忽断其橹,舟人无措,主人叫舍橹撑篙,至岸又芦席跌下水中,及至地时,忽见二白兔从穴中出,望西而去,即断曰,行舟断橹,此坟葬后家长有灾,芦席下水,妇人产惊不免,穴前兔走西南而去,家中小口有灾厄,询之,果然。

又看一坟及临地,远望有一塔,相去半里,而塔尖直对穴前,因断曰:此坟葬后,主伤人口及小口,并有火烛之咎.

又至一处,将近穴前,观其树木荫茂,风景萧疏,有一种清雅之气,超凡之象,乃断曰,此坟葬后应出清高技艺,风流高士,好隐之人。

发贵论

凡临地覆墓,务要见机应变,触物悟玄,神而明之,易于通晓,地势宜广阔,树木宜稠密苍翠,水色宜清秀洪大,风景宜潇洒,四野无喧斗之声,八方有瑞霭之气,自然发贵绵长。

如木落凋零,地面歪斜,乌鸣兽踏,四顾凄凉,前后缺陷,必产孤寒贫*之子。

凡登山观地,见高贵珍重,文书坚固,彼喜庆之类,则以吉断。见破碎微*之物,则以凶断。或瓦石草木,金银刀剑之类,人物鸟兽,山林花卉,纸扎竹砖之类,皆可参详,再将五行生旺,决之必准。

发富论

凡临山,或登平阳之地,将第一步上地,再将五行、方向、时、合高低平稳推之,即断其贫富,再无不准,或第一步至平坦之所,见吉祥之物,朝生旺之方,则家业必隆。左为长房富,右为次房发。见五色花街道,虽富定艰于子息。见单鸟单鸦飞,主出残疾孤寡之人。脚踏枯木,富尽穷来,家有疾病之人,并外来之者,同手攀技,富而且贵,左枝发长房,右枝发次房,攀枯枝损丁耗财,长次照前参断,余皆仿此。

贫*论

凡观坟气色,重在松林为上,看形势地,而物类次之,如有树木,即看树木,无则观其动静亦可。松头生黄色气,家道初贫,生焦气家业久贫,生黑气贫而且*,凄凉色必有丧丁,破财缧绁之人,且有孤寡淫*之流,

必验。

地势有闹热之气,先贫而后富。地荒凉有鸟鸣哀泣之状,贫而无丁。步着残坏休咎之物,家业必贫。步着破碎之物剥削最多,以致家业渐落,事业簸番。步着死兽死蛇,伤财之物必应损人,兼之患难多。五行颜色,旺相并休咎,伤残圆全,断之的确。

贤愚论

坟上有祥瑞之气,黄紫之色,家中必有良善之人。松林上生苍翠秀美之色,家内必有贤达之士,且有发科甲有德行之人。如地上平实,水道正直,树木粗颓,气色青黑,家内必生粗俗愚鲁之人。踏着泥块及松堆,主生浮而不实,游乎好闲之辈,粗俗不习上进之人。如踏着近贵坚硬粹美文用之物,必主家有贤达清高近贵之人。再将向方时,侯五行合断,百不失一

子息论

凡许子息,须观坟旁之草色、树上之枝叶、脚步之高低、物类之生气、坚破、圆尖、大小、花卉之颜色、草木之本,结果,不结果,有验。

如坟上草色枯残不盛,必定子孙艰辛。树枝零落,早子难招。地局偏歪,必生不肖之子。鸟鸣争斗,立生好讼之徒。踏着菊花,子息应迟,且防乏嗣之叹。踏着破碎不整休咎之物,主残疾坏头破相之子。凡断宜活变,不可执一而论,务在智者,然后能用之,余可依类而推。

妻妾论

远眺坟上有黑气贯明堂,及单树拢明堂,主妻宫有灾。鸦鸣结队飞穴前,主刑妻,成双不碍,成单必应。如鸦鸣穿穴,亦主三年前克妻,并破财。船抵岸,脚踏碎碗底,主刑妻,其家必有鳏夫,及碎瓦、相思草,亦验。如见孤鸿横江而来,似有哀鸣之状,亦主伤妻,应长次两房。坟旁生淡竹妨妻,及岸旁对岸垂杨树,初至地举目见之,针有风动其枝,亦有克妻之应,家内必有鳏居之人。经云:风吹杨柳春萧索,雨滴芭蕉夜寂寥,正合此意,所谓见景生情,触机占断。

兄弟论

登山看峰峦之辅佐,观地察树木之枯荣。穴之左右有红黄之气,坟旁有林木之助,主家有兄弟棣萼联芳之象,缺左刑兄,缺右妨弟。松木不成对,手足定伤残。松木上生红筋,主少弟兄。蝴蝶上穴,手足无力,难许合居,主有分居之象。八哥鸣松林,棣萼甚纷纭,长房生贵子,次房有儒林。鸟窠举目见其坠,兄弟奔他州。橹声穴前鸣,兄弟有争纷,长兄定有克,次弟得安宁。种树不成林,手足定消倾。登地遥见路上二三人同行,即将此数决家下兄弟,无不灵验。

疾病论

凡坟上有荆棘堆,登地见之,主有未了事,缠绵破财之患,并主人眷之灾。登地见右边人来,或白犬吠声,皆主疾病,此皆白虎动,开口煞甚凶,如法断之必应。并见有右旁坟边或有黑衣人来,亦主生灾,再将方向前后步履近远断之,无不应验。远望坟前有黑气,亦主生灾。有砖瓦铜铁之声,亦主家有疾症。如见鸟打雄,主有妇人产后之惊。坟前见干枯为煞,无明堂,有啾唧之灾,如有风动更验。凡登地,初眼见之而断可以准,后见不准此断也。



通玄鬼灵经下卷



怪异论凡登平阳之地,或见蛇行、马嘶、骤雨、暴风,主家中有怪异之事,必要修整阴阳两宅则利,或见出殡、覆舟、乡人厮打跌地、树叶落衣,皆生怪异之事,如法断之,百不失一,或坟前有塘,遥见巨舰扬帆而来,过此者,大主惊忧怪异,并主远信至。如在林间山上,闻虎啸龙吟,涧水之声,并豺狼之疾走跃至穴而见者,皆主惊忧之事,怪异之灾。锣鼓声,主争斗,且防虚惊。双鹊穿林栖树徙穴前,滩上泊舟,居家中必有喜庆事。外有行人一二走归,盖双鹊为喜,栖林上,主家中有喜事。船泊水滩,主有行人在外经商。停歇穴前,主有将归之象。时令早晚,五行生克,决断之。无不立验。白虎外来白衣客,大祸灭门事必发,必有杀伤图赖人,预防之免遭法。凡至坟上,骤见白虎位上有白衣客来,大凶之象,主见杀伤,图赖人事,必犯官刑之灾。观其老少容貌善恶大小,以断远近,已过未来者甚验。笛声远来,风动柳槐,牛子走出,破我家财。初至坟上,闻吹笛声,狂风吹折柳槐,更有耕牛过者,断其迩来不利,人破财源。且出音乐,游戏无习之辈。雪飞扬扬,行意傍徨,嗟其不泰,孝服相当。初至坟上,骤见六出花飞扬,行人奔驰,皆言不吉之象,应见刑克孝服之咎。乐声频频,持酒过坟,三五成队,欢声而行。初至地上,闻乐声振耳,又见数人提酒而过者,大吉之象,定主其家人丁安泰,进益绵绵,且出风流好雅文墨之士也。独木亭亭,枝干枯损,风景零落,家道自贫。坟上之树,惟有枯木一枝残叶落,又视其风景萧条,满目凄凉,决然家贫,事业不兴,出败家之子。青福儒雅,飘然漫行,过我坟旁,芳容欢欣。初临坟墓,见青福之士,欢容而过者,决主家庭和悦,必生俊秀发达之子。喂喂马鸣,满野风生,不见行客,忧心日生。初至坟上,骤听马鸣,又四野风生,不见行客,非吉祥之兆,应断家资未旺,忧虑日生,孤独之人不少。有女如花,娉婷而行,浑身上下,穿带起群,祝融肆虐,有疾宜慎。凡临地观坟,骤见标致妇人,穿带华丽而过者,须断其小心祝融之灾,且有疾悔缠绵。三人一马,有妇云寡,络绎而来,欣欣路道,屋广人稀,刑伤几遭。登山临地,如有三人一马,且有寡妇络绎而返者,即断其家屋大人少,且有刑厄之咎,三年前当验。人携孩童,持其书本,匆匆而来,贵秀科甲。初至地,忽见一人,手携孩童,持其书籍而来,过此者,上吉之象,定断其家书香之后,必生科甲之贵,人财两得之地也。南有高枝,数鸟并居,三鸟攸至,一鸟飞去,桂香喷鼻,凉风阵阵,富,见南枝上有鸟栖居,飞鸟往返,再有桂香凉风,主其家人富大贵。阳宅入门断凡至人家,先看其屋宇大小,气色盛衰,家道之兴旺,人丁之否泰,一动一静,务要细加详察,自然决断如见,亦在临时应变,不可执一而论。凡至人家,闻机声,及书声,乃兴隆之象。闻喧闹,及鸡鸣,犬吠,槛动,及不吉之象,主有讼事牵连及灾悔破财等咎,即断其一年或半年,总觐其气色,便知远近,参断必应矣。凡断新屋装旧门,旧屋装新门,皆主惊忧口角啾唧之类。凡至人家,如屋宇低,天井小狭,主艰子嗣,多生女,并人灾财薄。如见蛛网生屋角,主家有缧绁之人,及田上诘讼之事也。凡厅堂高大,堂屋低小,鹊噪争鸣檐畔,主出寡居及家财有更,事业颠烦,凡至人家,有冷气黑气冲人者,主孤寡败家,有疾病之人。有黄气紫气旺相者,主得横财及发贵。门前井旁有桑树主出寡。屋斜屋边有独树,主鳏居,刑长子。如入人室见犬打雄,主出好淫不法之人,及醉子疾颠之辈。如见红衣人,主有祝融之惊。初入门撞见必应,后见不准。屋旁构小阁,主过房并接脚。凡有正屋,几进中开,构一横楼,大凶,主有寡妇二三人,一纪十六年间见遭疾、火烛、贫*、孤独、伶仃之咎。正屋拆去,止留厢房偏室,作有事荒耕,家无主张,谋为少遂。凡堂柱冲厅,皆主路死,家财退败。门前有大碓,主胎落,更兼目疾,年年有火煞加临,更惹灾祸,与碓并者,应也,偏者少准。偶至一家,断其零正,有产惊之恙,母在子亡之故,其家人惊,并断其东南方讼事相争。昔有一士亦精此法,至一家,断其去年有小儿落水亡者,询之,果然,盖因他家门首中心有一人池塘故也。又断一家必出忤逆之子,弟兄不睦,姑嫂相争,问之,果有,盖因他家墙门前种一孤树,生双枝冲天,树根透露,以此决之。墙门有大树空心,主妇人生劳疾,叫皇天万般,服药无效,除去此树,其病自愈。当门甚准,偏着次之。初入门,忽听金鼓之声,声中隐藏杀伐之象,必主家中手足不和,日常吵闹,丁口啾唧。初入门,闻管弦之声,如伏凄凉之状,为乐极生悲,将来必见哭泣,耗财离别之应。初进门时,似乎寒气侵人,及观室中空大,四顾萧然,天井狭小,其室必有鬼怪,夜间常有响动,更兼财来财去,不能积聚。初入门时,旺气腾腾,人声嘈杂,其声中暗伏欢悦之象,主人强、财旺、进益绵延。如见鸡斗犬吠,将来必有欢喜,破财添丁,进人之象。初进人家,如屋舍紧密,高大居中,明亮太阳照耀,光彩夺目,且闻书声朗朗,及见清贵之物,主发贵,必有科甲之人。初入人室,如主人相迎,必先观其面上气色,宅中景况,门前物类,然后细细参断,百无一失,务在神而明之,易于通晓。如入人家,有枯木入墙,固主手足伤残,有瘟疫,少亡之应。活树入墙,主官灾诘讼疾病骏杂之患。初至人家,偶见喜鹊噪檐前,或墙上,主有人在外求名利,应有远信至也。如有鸦叫,隐有哀鸣之象,主家有忧愁久病之人,且防是非之缠。墙门前有庙、树当面,断其家中曾有回禄,瘟疫之患。竹树倒垂水边,主有落水之人。人家正厅面前如有井,主妇人淫乱,经云,穿井对门前,虽富与人眠。厅内房前有井,主少亡。后堂穿井,主淫乱。屋大人少,灾悔不小。蝴蝶上梁,孝服相侵之象。初至人家门首,忽见乘马人过者,断其家必有习武之人,再将来去之方审之,灵验。人家屋后植松竹,主财人两旺。秀茂当道,如残落焦黄,主富尽穷来。门前植树,祯祥之兆,主出清贵德行之人。再观树色,衰茂根本,大小细加详断,自必有奇验也。初到人家,见门前有破屋或厕室,主其家长辈,有悔常生啾唧。偶断一家,必有少年枉死之人,询之,果然,盖因他家门首有二井故耳。一日偶至乡间,见一大树,下有一人家,其屋甚小,即断曰,若住此屋,将来忌养六畜,非但无利,且有损折,数年必然损过一牛,询之,果验。偶至一家,断其家有目疾眼花之人,且有连年官事之相缠,财物积聚之不能,其家惊服,问其故,师曰,前门对佛塔,以致如此,宜迁居可免。如至人家,见有雌鸡上门槛,即断其阴旺阳衰,女人当权,且有二婚之妇。偶至一家,及抵岸断曰,君家必出痴颠之人,其家惊服,试问其故,师曰,尊府门前有十字水故耳。适有一大族延师至家,及至门前,举目内外一看,师曰,此乃大贵之宅,必出公侯之位,试问其故,师曰,尊府门前路分五曲,故有此贵,横直皆同。正门之前构船,主官事退财,造后二十馀年见之。初至人家,有灰尘落面,主家内有怪,或有蛇精之应。水泥落面,此主出赌博之人,卖尽田园之子。初进门,闻哀泣之声,有灾厄刑耗之事,及口舌损财。初进门,见鸡啼,此主家有客人,并得横财,欢悦之事。如见鸡上檐者,主有旧事复萌,火烛,口角之事,耗财之患。见屋脊中正屋,此主少亡,讼败逃逸之事。凡人家,卧房之内,不宜堆石,房中涨塞,主难产育。门上遥根太长,亦有殃。偶至一家,即断其疮癣缠绵之灾,其家大服,问师何故,师曰,梁上燕窝,并门柱破烂,粪窖当门之故,至乱石天井中,亦准此断。又至一家,断其家中人有犯心痛之病,其家果有之,亟问其故,师曰,大石当门之故耳,去之,即愈,空心大树亦有此疾。初至人家,门首宜定神细看,形势动静,一目了然,吉凶之机洞悉。昔有一师,亦明此法,偶过一家,见其门首,东有一井,西有一荡,即断曰,尊府曾出哑子否,对曰,未有,师又曰,癫狂之人必有,询之,果然。大凡人家门首,宜植槐树,屋后种松竹吉泰,定许人财旺相,进益源源,前有青龙路来入门吉,右不利,前如有七字路大利,主每岁添财,丁安泰,事业兴隆,诸凡平稳。



阳宅秘论





(谓论阳宅龙脉、造作宜忌等事)

出《玉体真经》

阳宅阴坟龙无异,但有穴法分险易。

阴穴小巧亦可托,阳宅须用宽平势。

明堂直须容万马,厅堂门庑先立位。

东厢西廓及庖厨,庭院楼台园圃地。

三十六条分屋脊,三百六十定磉位。

或从出居分等级,或是广坂得平地。

水木金土四星龙,作此住基终吉利。

惟有火星甚不宜,只可剪裁作阴地。

仍听尖曜无所得,不比坟墓求秀气。

惟有卓笔及牙旗,耸在外阳方无忌。

更须水口收拾紧,不宜大迫成小器。

财星近案明堂宽,案近明堂亦复窄。

家非巨富小小税,此言住基头局面。

若论门庭先论水,屋上流水莫交时。

家道不和向此起。

中堂天井纳分流,引得外人相窥向。

视身又须防倒射,仆夫谋主散杀弑。

其次精详行地水,地水流行须吉位。

阳水不得杂阴流,去来皆要星辰利。

假如亥坐向巳方,巽巳长生去有妨。

但有斜穿丙丁去,不然左穿指卯方。

折归巳巽横斜过,欲穿丙丁去未良。

仍忌午与坤申位,更有吉辰非去方。

举此凡例可类取,更有图记为君详。

行水既明看屋法,莫将楼阁头上插。

后堂行堂仍可安,厅亦欺人太相压。

更有廊屋可以安,龙凤昂头却是法。

中堂莫将暗视装,暗视有病在衷肠。

寿星不出人夭亡,梁枋笋要出小笋

如菱广方胜其小,员星为寿星藏头。

不出则主人短命(主小儿难养),折压梁头亦不良。

人不起头多夭死,妇人少壮守空房。

天井不可作一字,一字带杀少神气。

一丈必须五尺阔,长短折半随所至。

砖高不过十五级,只取下阶平水例。

其次十一是合数,过此皆非吉与利。

假如堂屋作九间,分作三井方为是。

堂前门廊不可空,窗称隔梁须抵蔽。

中堂不可架直屋,直屋停丧长不利。

堂柱用九厅用七,间五间皆单数利。

至如折柱论火数,亦须单数方为美。

间架广狭及高低,并不从获从单数。

其数门径当审阳,详行水路亦有方。

两胁开张聚为一,宛如个字在两旁。

似此名为带剑水,穴主凶逆生不祥。

水出两旁面前合,一出一缩合从长。

恰如人字方出去,此名交剑亦有殃。

先吉后凶主门兢,破财更有逢杀伤。

一家八口同一聚,同出同门同一处。

水路纵横两肋来,一切凶祸归中央。

两卷名为抽剑水,抽剑水人出轻狂。

门路各家不如巷,水路空阔则不妨。

两肋不可分两路,前横合一过一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5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