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天元五歌》 明 蒋大鸿 著

第一:论大义

一元浩气含三象,混混分开气升降,

天清地浊成两仪,阴阳互根气来往,

山川土石象中气,日月星辰气中象,

二气相抱不相离,浊阴本是清阳象,

唯有人为万物灵,品配乾坤号有两,

一人自具一天地,卓立三才不相让。

元阳本是天中来,形从大地产根陔,

至人父天而母地, 此是生成妙化裁,

天元降在地元中, 犹如父母媾成胎,

十月婴胎非父职, 三年乳哺母之怀,

人生本天而亲地,地灵原是天灵栽。

生时衣食居厦屋,万宝地产名天禄,

由来宅相福生人,帝室皇居壮京国,

死时理骨归於土,反本还原义反覆,

还从地气吸天光,变化蒸嘘露金玉,

炼阴仙客解冲虚,凡骨犹能化百族,

吉成龙凤众灵奇,凶作虫蚁诸恶毒,

精魂苦乐人不知,但见子孙生祸福。

圣贤仙佛亦难逃,帝王将相莫自豪,

各有山川来荫应,今来古往不相饶,

最小千金佣贩子,亦沾微润乐陶淘,

不然无禄并绝世,墓宅不爽争秋毫。

所以圣人重此道,迁幽卜洛何焦劳,

后来名贤朱蔡辈,煌煌书册议最高,

无奈竖儒识见偏,讳言求福云达天,

世上惜财薄葬者,附会此说以文悭,

一日偷安抛父骨,世代凋零百不全,

直使子孙贫夭绝,不孝莫大岂为贤,

覆椁翻棺并腐骨,父母魄魂更堪怜。

世间万事半荒唐,惟有阴阳不可当,

不笑不言三尺土,掌握祸福急如火,

笑人不重祖父坟,只望花开不看根,

僧道乳母且相应,继子外甥如嫡亲。

墓宅吉凶较量看,新坟旧墓亦相参,

墓宅两兴宜鼎盛,宅墓两废断人烟,

宅凶墓吉儿孙庆,墓凶宅吉眼前欢,

祖父新阡沾杀气,高曾福荫他房去,

寒林忽发一枝荣,若非新宅必新莹,

吉少凶多福来短,吉多凶少祸来轻。

更看尸骸寒与暖,岁久骨枯取效缓,

恶山恶水倘曾埋,销尽阴霾气方转,

初丧新骨天灵完,葬乘生气朝花鲜,

更遇嫩山并嫩水,一纪之内锦衣旋,

并将宅气来相辅,卑田院里出官班。

莫说生来命数奇,地元一得天星移,

此是至人造命诀,二十八宿掌中齐,

莫说穷通有骨相,腾蛇变作双龙样,

此是仙家换骨方,死骨不灭生骨壮。

劝君大地勿误求,大形大局少根由,

纵有千山并万水,与他穴气不相投,

一枝一泡山龙真,一钩一曲水龙神,

肉眼只嫌结局小,个中生意满乾坤,

恨杀时师不识真,常将假局赚他人,

谋占灵坛并旧墓,坏人心术少安宁,

岂知吉地方方有,只在眉头眼下寻。

蒋生二十慈亲丧,几度拜人求吉葬,

家破多因买地差,身衰半为寻师浪,

幸遇真人无极子,授我玉函法眼藏,

十年冥悟彻元微, 万里探奇走烟瘴,

识得天元造化根, 花前月下天机放,

此书不是术家书,河洛龟龙太极图,

羲文周孔心相契,夏禹殷箕义不磨,

管郭遗文多伪托,杨曾口诀世间无,

若不传心并传眼,青囊万卷总摸糊,

天涯倘遇知音客,留取云阳醉后歌。



第二:山龙篇





昔日华山陈处士,演成太极传当世;



推原天地未分时,只有坎离水火气。



二气盘亘不相离,清者为天浊者地;



坎离一交成乾坤,制造大国如冶铸。



黄舆乃是治中灰,水火煎烹积滓翳;

山情刚燥火所凝,骨骼支撑为砥柱。



昆仑高顶九霄中,此是中天泰帝宫,



海外三山几万里,总与此山脉络通。



阳脉东南来震旦。如人正面向离风,

笃生圣哲临夷夏. 迥与肩背不相同,

大干三条分主辅, 三条各有帝王龙.

帝穴龙神五百里, 若然百里作王公,

但有特龙来数里. 亦许功名铸鼎钟.

欲识龙行先识起,龙若起时势无比;



高山万仞削芙蓉,千里层峦皆俯视。



此龙多生木火形,放下群枝行入际;



一枝一叶有龙神,正龙端向中央去。



只把江南大势看,南龙起顶是黄山;



左翼九华开内府,右翼天目厂东藩。



正龙句曲神仙府,直到金陵龙虎蟠。

山形一起一龙分,数起数分龙益尊,



龙神分去无非穴,正干偏枝力不均。

看龙看起复看断,凡属真龙断复断;



断时百里失真踪,穿江渡海情无限。



山根委曲地中行,不是仙人谁着眼。

识得断龙方识结,结穴元微最难说;



世人求穴近大山,且要案山龙虎夹。



岂知大山龙未歇,纵有窝藏反走泄。



真龙偏结旷野中,踊跃奔腾不伯风;



饶他落在深岩里,也要平坡万象空。



好龙勇猛向前奔,从龙不及过关门;



譬若神驹日千里,难将凡马望其尘。

亦以三春抽嫩笋, 从龙如箨抱其身.

一朝雷雨千宵长, 节高箨落不相亲.

时师只怪无龙虎,真龙真虎穴中锁;

会得天然龙虎时,浪打风吹皆乐土。

龙神节节顾祖宗,如子恋母远相从;

若不祖山为正案,另求特案配雌雄。

百里真龙百里案,宾主威严真匹配;

莫言作案便非龙,但是高峰都不贱。

辨穴先须辨落脉,落脉乃是穴消息;

顶上生峰脉头角,两旁开帐脉羽翼。

粗枝出细好花房,老蛙生珠光滴滴。

也有好龙无脉看,高冈平阜只粗顽;

彼处祖宗多脱卸,数节之前骨相完。

大率真脉有二种,连脉飞脉精神迥;

连脉真踪在本山,飞脉他山复一涌。

本山定是结垂头,他山半作抛珠弄。

也有飞脉远数里,起伏愈多龙愈美,

时师只道余气长,或说罗星水口当。

岂识真龙饶变化,草蛇灭线最难详;

教君到此须求尽,真龙大尽贵非常。

近山飞脉不嫌土,远山飞脉石中数;

若无真土尽浮泥,恐是人工难证取。

与君细论石中机,石是山精骨髓滋;

时师只怪石无穴,谁道真龙石始奇。

真钳真窝石内藏,真龙真虎石两旁;

识得枕棺龙口石,千山玉乳灌心香。

结穴之石此中摧,行龙之石脉胚胎;

不审其中元窍理,满山顽石岂堪裁?

试言结穴有二品:石穴土穴贵相准,

石穴端的是窝钳,慎莫凿伤龙骨髓。

土穴太极晕中抱,内象分明外象隐;

钳窝土穴不须论,太极重轮仔细寻。

真土原来石变化,不同凡土五华文。

世人凿穴但求土, 若逢凡土枉劳神.

穴星圆晕真金穴,此是阳精形神别;

亦有穴象兼四星,不离金体是真结。

龙不起顶非真龙,穴不起顶非真穴。

傍枝傍脉有来情,只要穴后生一突;

紧粘突下作穴星,此法名为接气诀。

亦有真龙向前行,腰间脊上直二停;

凑着龙身下一穴,此作骑龙斩气名。

真龙余气本非穴,撞背来时气未绝;

亦有真龙一脉垂, 是号流神皆可发。

世人见弗识真结,岂意龙领挂明月?

问君下穴有何法?正龙正下是真诀;

时师只说冲脑门,每向龙旁寻倚穴。

精华走失发不全,左右偏枯房分绝。

也有真龙偏侧走,龙是侧来穴是正;

此是龙身一转头,结顶垂头巧相称。

语君结顶是真决, 披肝露胆向君说.



龙不起顶非真龙, 穴不起顶非真穴,

结顶名为真穴星, 穴星圆晕产真金.

世间万宝金为贵, 此是真阳露妙形.

真龙大地皆同体, 遇著真金莫放行.

亦有穴星兼四曜, 不离金体是真精.

无极天元无别说, 只晓真龙并真穴.

识得真龙与真穴, 天机造化任我夺.

不得真龙与真穴, 我师更有方便法.

旁枝旁脉有来情, 只要穴后生一突.

紧粘突下做穴星, 此法名为接气诀.

人丁财禄两丰盈, 亦堪众子登黄甲.

君看当令富贵坟, 大都接气非真结.

亦有真龙向前行, 腰间脊上有三停.

凑著龙身下一穴, 此做骑龙斩气名.

真龙余气本非穴, 撞背来时气未绝.

亦有龙旁一脉垂, 是号流神皆可发.

世人见发说穴真, 岂意龙颔剩明月

嘱君受穴紧中黏,莫嫌凑杀出球檐;



得龙脱脉真元散,受水受风祸不浅。

我有真人枕中记, 说尽葬山诸大忌.

一一分明告世人, 广度群迷长生意.



第一切忌下空窝,空窝积水寒气多;

葬下淤沮骨腐烂,子孙绝灭可奈何!

凡有水淋生大咎,左淋长子先不宥;

右淋少子少安宁,当背淋来皆莫救。

穴无贴肉若坐空,定有淋漓向穴冲;

水流割脚犹堪忍,水若淋头立见凶。

第二切忌下平坦,穴居平坦真情散;

坐后全无贴体星,平坡漭荡生忧患。

第三莫下天风劫,高山顶上空无穴;

高而有穴不为空,无穴天空真劫煞。

八面风摇骨作尘,此是风轮不可说。

第四莫下龙胁背,龙自他行气不聚;

纵然穴后不空虚,墙头壁下无根蒂。

总之真穴少人知, 只言怪穴不易窥.

正穴正情原不怪, 须将福德合天机.

恨杀堪舆万卷经, 当年曾有灭蛮名.

假托曾扬为正诀. 不误蛮夷误后生.

阴阳两净卦中来, 阳龙节节是阳胎.

阴龙剥换亦如此, 只取清纯向首排.

若是嫩龙终是嫩, 乾坤辰戌皆英俊.

若是老龙终是老, 巽辛亥艮未为宝.

浪说贵阴而贱阳, 天下奇龙阡葬少.

五星只取影中形, 九星变化亦非真.

撰出后天生与克, 岂解先天大五行.

先天五行无生克, 一阳变化皆太极.

真木原从水里生, 真火本是水中出.

语君休忌克胎龙, 木金水火原非逆.

更把方隅分五行, 左回右转别阴阳.

生方旺地求高峻. 堪笑时师掌上寻.

生龙本有生之情, 死龙亦有死之形.

生生死死随龙变, 岂在方隅顺逆行

或取喝形来点穴, 此是仙人留记诀.

好穴难将告后人, 记取真形揣摩合

混沌初分即有山, 世间万物后来添.

器物衣冠时代异, 那得生成太古前.

子微玉髓巧分开, 只为峰峦论应星.

若说龙胎真有相, 后人虚揣失真情.

山上龙神不下水,先贤真诀分明语;

时师却把水来论,衰旺顺逆纷无已。

谁知水法不关山,失水乾龙会上天;

直泻直奔皆不忌,虾须蟹眼莫求全.

云阳本是先天老, 众说纷纭如电扫

血泪沾襟歌复泣. 天机泄尽谁人晓.





第三:论平洋水龙

天下平洋大地多,平洋龙法更如何;

世人尽说平洋诀,都把山龙溷揣摹;

平龙原不与山同,郭璞分明说水龙;

水龙一卷从来秘,不许轻传泄化工;

我代云阳行普度,一言万古鉴鸿蒙。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4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