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这时,南天狼还未发觉曾奎,只是身不由己地拼命往回拽这匹战马。曾奎见他并没在意,猛一伸手,正抱住了南天狼的肩膀头。

  南天狼一惊,忙问:“啊?!谁?”

  “是我!我不是盗了个假的吗?多亏你告诉我,这回呀,咱连人带筒一块来!”

 第五十回 请援兵桂英聚将 战顽敌文广阵亡

小矬子曾奎在马上抱着南天狼,一口气跑进关城。他刚进城就喊:“军卒,快关城门!”门军听了,急忙紧闭城门,扯起吊桥。南南军兵追到护城河边一看,老国王早被人家抱进城门。他们站到城外,好一顿大骂。这话不提,

  单说矬子曾奎。等来到银安殿外,他两只手一使劲:“老贼王,你给我下去吧!”说话间,双手一掴,就把南南王摔到马下。

  宋营军兵一看,哗啦一下围上前来,七手八脚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曾奎冲南天狼背后一伸手,把那个风火筒摘下来,撂在地上,砰砰砰砰用脚就踩。也边踩边说:“我叫你冒火!这回你可别想再烧人了!”接着,又对南南王说道:“我说南南王,你还有什么说的?”

  这阵儿,南天狼气得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为什么?若在前敌被敌将打败,那没的说:现在,让这么个其貌不扬的矬小子抱进城内,回去怎么对别人说呢?曾奎也没多问,转身就朝帅帐走去。

  再说元帅穆桂英。自曾奎出城。地就和众将官一起,等候音信,左等右等不见动静,可把他们急坏了。穆元帅正要派将出城相助,突然,曾奎乐乐呵呵走进帅堂。这一下可把人们乐坏了,围上前来,问长问短。小曾奎与元帅见礼已毕,将事情的经过细说了一番。众人一听,轰堂大笺。

  穆元帅吩咐:“来。将南南王押上堂来!”片刻工夫,军卒把南南王押到帅堂。只见他把那丁字步一站。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抬头仰脖,立而不跪。

  穆元帅吩咐说:“来人,给老国王搭座。”

  南天狼说:“哼!要杀开刀,吃肉张口,何必如此客套?”

  “老国王,先请坐。有话慢慢叙谈,为何那么呕气?”元帅说到此处,军卒将南天狼按坐在一旁。

  穆元帅又说:“老王爷,别看你用暗器烧了我穆桂英,又烧了杨世汉,这事我既往不咎。过去,你南南国与我大宋睦邻相处,从未动过刀兵。此次兴兵作乱,都怨那穷兵黩武的西夏、鄯善王搬弄是非。今天,本帅略施小计,派战将把你请进城来,就是为了与你陈述利害,让你改恶从善。更盼你规劝西夏、鄯善二王,敦促他们早日递来降书、顺表。若想以武相逼,攻我大宋,那只不过是一枕黄粱。何去何从,请老国王定夺。你是明白之人,岂用我多费口舌?来人,为国王松开绑绳,设摆酒筵,饭后进他出城!”说罢,军卒为他宽掉绳索。

  南天狼听了大帅这番言语,不由站起身来,倒退了两步。心想,人人都说穆桂英大仁太意,虚怀若谷,今日相见,果然名不虚传。其实,我本不愿意亲临疆场,攻战大宋,都是那西夏、鄯善二王敢弄唇舌。若不派兵相助,他们扬言要平分我的国土,与我为敌。现在,穆元帅诚心相劝,我若再执迷不悟,那就太不识时务了!南夫狼想到这里,对穆桂英说;“穆元帅,我伤了你和战将,你不生气?”

  “两军交战,焉有不伤不亡之理?只要老国王回心转意,我们就可言好如初了。”

  “穆元帅,说心里话,万没想到你对我南南国会这样至诚相待。从今日起,我再不与大宋开兵作战。非但如此。元帅恩放我回国,我还要劝西夏、鄯善王早日送来降书、顺表。但有一件,若他们不听规劝,动干戈欺我南南,您可得给我作主!”

  穆元帅一听,忙说:“不论是谁,遭受侵略。我大宋就会出兵相助。”

  “一言为定。”

  此时,酒宴已经摆好。穆桂英请南天狼入座,二人边吃边谈,好不快活。酒席完毕,穆元帅又领战将送南南王出城。到在城门以外,穆元帅向南天狼:“你的人马怎么安排?”

  “全都带走。咱们后会有期!”说罢,南天狼马上一躬,与穆元帅告辞,打马回营,点齐本国人马,撒回南南国。此话不提。

  再说穆元帅送走南天狼,同到帅堂,与众位将官们讲:“南天稂之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如今,西夏、鄯善二王都是带领家眷,弃城而逃。看来,他们定然还要作一番挣扎。”

  众将官说:“元帅言之有理。咱们该如何行事?”

  “常言说,‘有备无患。’眼下,咱要做好临战准备。在城内抓紧操练,等待援兵助阵。”

  “是。”

  “曾奎,你赶快回英唐国,让你爹爹速来前敌。”

  “是!”曾奎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穆元帅传下军令,鄯善城内,每日排兵布阵,操练人马。这且不表。

  又过了数日,由于苗从善四处奔波,各路兵马纷纷赶来。整个鄯善城内,人才济济,一片欢腾。曾奎父子从英唐国赶来了;吴金定和陈世忠、陈玉霞,陈小虎从玉兰关赶来了;花天豹、花玉梅和总兵黄霖也从京城汴梁带兵十万,赶到前敌。将官们昼夜不息。商议军机战策;兵士们精神抖擞,苦练枪刀技法。全军将士,协力同心,单等决战决胜,平息边关之乱。

  这一天,穆桂英正与众将官在银安殿议论军情,突然,城外传来三声炮响。时过片刻,蓝旗官进来禀报:“报元帅,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西夏,鄯善,南南三家国王,带领二十万人马,浩浩荡荡,遮天盖日,来在城外。”

  “再探!”

  “是!”蓝旗官答应一声,飞跑出去。

  此时,穆元帅成竹在胸,发号军令:“众将官,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与三国兵马决战,望尔等奋勇杀敌,多立战功。拿下反叛,得胜还朝。”

  “是!”众将官听罢,一声齐应,震撼天地。

  穆桂英来到辕门,纫镫上马,身先士卒,走在大军前头。在她身后,各路人马紧紧相随,象潮水一般,涌出城外。

  穆元帅率领三军儿郎,来到两军阵前,带住战马,闪目往对面一瞧,只见那敌军人马,黑压压,乌沉沉,象海水一样,涌来涌去。明晃晃刀枪齐摆,呼啦啦旌旗飘扬。有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三才分立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爬山阵,六甲迷魂阵,七星北斗阵,八卦阴阳阵,九宫连环阵,十面埋伏阵。正当中鹤立鸡群,高挑着两杆纛旗,纛旗上金火焰,白月光,边拉青绒穗,金烈带双垂。旗上朗朗四个黑字:“三军司命”。白月光上分别刺着斗大的“单”和“那”字。每杆纛旗旁边是两杆门旗,门旗下金盔金甲、银盔银甲、铜盔铜甲、铁盔铁甲,穿着不同的战将,数不胜数。这些战将,老的老,少的少:丑的丑,俊的俊;高的高,矮的矮;净是七长八短汉,聚集三山五岳人。再一细瞅:还有什么长行队,随行队;远探马,近探马;弓弩手,短刀手;长枪手,藤牌手。哎哟哟,那真是一行行,一溜溜,队伍森严,威风凛凛!

  穆桂英看到这里,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真乃“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啦!果不出所料,看来,他们是要背水一战了。

  穆元帅正在合计心思,就见对面跑来一匹战马,冲闯到两军阵前。她定睛一瞧:马上端坐一个老道,三十来岁,头戴青纱一字巾,身后两带飘双叶。青道袍,白护领,水袜云鞋。面色煞白,浓眉大目。胯下雪里站,掌端一条三节练子棍。

  穆元帅不认识此人,她马往前提,勒缰问道:“来者何人?”

  “无量天尊!我乃三灵道长的徒弟三灵童。你是何人?”

  “本帅穆桂英。”

  “什么,你就是穆桂英?好哇,是你用心险恶,将南天狼小老儿放回南南国,让他替你劝降二位国王。哼,你真是异想天开。告诉你,西夏、部善二位国王兵退南南,本是缓兵之计。这些天来,他们重金招募了战将上百员,军兵二十万,还特意请我师徒二人,做他们的军师,为他们出谋划策,上阵对敌。为了壮我军威,待我先将那图谋不轨的南天狼枭首祭旗。”说到这儿。回头冲军卒喊话:“刀斧手!”

  “在!”

  “将南天狼押上来!”

  “是!”话音一落,只见八条彪形大汉,袒胸露臂,怀揣鬼头大刀,推推搡搡,押上一个人来。

  穆桂英闪日一瞧,此人发髻散乱,口中塞着麻团,身着罪衣罪裙,倒剪双臂,站在那里,屹然不动。她再仔细一瞅,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南国的国王南天狼!

  穆元帅看到这里,不由脱口喊道:“南老国王——”南天狼听到穆桂英的喊话,连连点头示意。

  此时,那老道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这就是你归降大宋的下场。”他又扭头向军兵呼喊:“将士们听真!谁若投降大宋,也和他一骆做鬼!刀斧手,将他的人头枭下!”

  “是!”话音一落,刀斧手抡起鬼头大刀,只听“喀嚓”一声,南天狼人头落地。

  此刻,穆元帅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只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冲着老道,大声喝喊:“畜牲!你乃出家之人,讲什么‘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今天,你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草菅人命,大开杀戒!你如此行凶作恶,本帅岂能饶你?着刀!”话音一落,穆元帅举起手中的雁翎大刀,刷!直奔老道砍去。三灵童见穆元帅的大刀砍来,一不担惊,二不害怕,反倒笑了:“你那么大年岁了,还打什么?”悦罢,把三节练子棍稳操在手,“喀啦啦”向外一挥,封开了大刀。就这样,两个人在疆场上厮杀起来。

  穆挂英一边打着。一边琢磨,他这条三节练子棍可太厉害了,与他交锋,我得多加小心。

  这三灵童体壮如牛,力大赛虎,与穆元帅厮杀,如同儿戏一般。他心里的话;今目不把她整死,我也对不起二位国王!这两个人都暗暗拿了心劲儿,撤招换式,互不相让,战了足有二十余个回合,也没分出胜负。

  正在这时,就听穆元帅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接着,有人高声断喝:“母帅,休要担惊害怕,孩儿的马到了!”穆元帅带马翻头一瞧;原来是杨文广!

  书中暗表,穆桂英与三灵童阵前交锋,观阵的杨文广看得明白。他见母帅进招迟缓,生怕有所闪失,便催马来到阵前:“母帅,杀鸡焉用宰牛刀,将他让于孩儿!”说罢。替下母帅,他自己摧马直奔前敌。

  三灵童一看:“嗯?什么人?通上名来!”

  “少令公杨文广!”

  “你就是杨文广?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二位国王曾对我说,拿住你另有重金奖赏!今日该我走运,这赏是领定了。着棍!”说罢,把三节练子棍砸来。

  杨文广也急了,见三灵童的棍子砸来,急忙将身形闪过一旁。尔后,举起亮银枪,刷!朝外扎去。三灵童见枪来了,急忙摆棍招架。杨文广这一枪没扎上,扳枪头,献枪纂,等二马一错镫,冷不防往后一戳,只听身后“啊呀”了一声。文广圈马回头一看,那老道已摔死在马下。

  就在这时,忽听敌营里有人喊叫:“无量天尊!气煞我也!文广小儿休走,若有能耐,跟我较量一番!”说罢,此人催马来到疆场。

  杨文广举目一现,哟,又是一个老道!他再一仔细打量。此人六十多岁,头戴蓝缎五梁道巾,迎门镶一块八卦玉,双飘绣带。身穿蓝缎道袍,青护领,青丝绦,倒垂灯笼穗。面似银盆,浓眉大眼,脖子底下长着一个大内瘤子。胯下青骢兽,掌端叉条杖,肋挎宝剑,身后背着一个沉甸甸的兜囊。

  书中暗表:他这兜囊之中,装着十二个子母飞钹。什么叫飞钹?其形状姐同草帽,中间鼓起的疙瘩,手可以攥住,那钹沿却是刀锋,可算是吹毛利刃,其快无比。这种钹两个一对,供左右手使用,所以叫子母飞钹。杨文广打量已毕,问道:“什么人?”

  “问我吗?打开窗户说亮话,我乃九顶铁叉山,八宝云光洞金壁峰颜容的徒儿,洪飞道长的师弟,我叫三灵!想当年,我师父颜容被你们害死在天门阵、师兄洪飞被你们害死在困龙山,咱们己结下了几代冤仇!你还记得双枪将狄难抚吗?“

  “记得又怎样?”

  “他本是杨五郎的徒弟,奉师命下山,要保大宋,打联军。多亏我在店房与他陈述其原委,才调头保了鄯善。没曾想,那么高超的武艺,也竟死在你宋将之手!为了报仇,我才和徒儿三灵童亲自下山,为西夏、鄯善助阵。不料,刚才一战,你又将我徒儿、联军的副军师枪挑马下。杨文广,今日我可要拿你出气了。”说罢,抡起叉条杖就打了起来。

  这老道的武艺确实非凡,马上、步下、长拳、短打,样样精通。二人打了几个回合,老道心想,嗳!我哪有闲空跟你周旋!想到此处,叉条杖交于左手,把马踅回。乘文广不备,伸右手,从背后兜囊中抽出一只飞铙,紧攥掌中。等马打对头之际,这老道高声断喝:“姓杨的,着钹!”说话间,哧!只见这只钹带着一道金光,旋转着朝文广飞去。

  杨文广对这件暗器不明就理,闪躲不及,正削在他的颈项咽喉,当场落马殒命。可惜一代英名的杨少令公死在老道三灵手中。宋营军卒急忙涌上疆场,将死尸抢回。

  这一来,恼坏了玉面虎杨怀玉。只见他气炸心肝肺,错碎口中牙,白眼珠起红线,血贯瞳仁!他来不及向元帅请令,便掌端三尖两刃刀,催开卷毛狮子踏雪骜,冲向疆场!

 第五十一回 杨怀玉复仇失利 呼延豹斗智诈敌

杨怀玉催马奔驰在两军阵前,冲着三灵高声断喝:“呔!牛鼻子,你伤了我的天伦老爹爹,我定拿你的人头祭奠亡灵!”杨怀玉真急了,话不多说,摆开手中这口三尖两刃刀,狠狠向三灵砍去。

  老道三灵见怀玉的大刀飞来,忙用叉条杖去封。也是怀玉用力过猛,刀、杖相撞,只听“喀嚓”一声,将叉条杖拦腰断成两节。

  老道情知来着不善,忙将青骢兽带到一旁,伸右手掏出了飞钹。杨怀玉一来是不知他还有飞钹,二来是报仇心切,他圈回马来,举起宝刃,又要进招。

  再看老道三灵,他瞄准怀玉,甩动右臂,噌!扔出手去,那飞钹又旋转着,带着一道金光,奔怀玉的颈项咽喉飞来。

  杨怀玉只看见对方飞来一物,却不知是什么东西。正在发愣,那东西就飞到眼前。杨怀玉急忙躲闪,就听“刷”的一声,这只飞钹削在了他的肩膀头上。霎时问,热血流淌,染红了甲胄。杨怀玉一看不好,圈马败回营去。

  三灵想,此人凶猛异常,定是宋军主将。常言说,“除恶务尽。”我何不趁他负伤,将他整死!想到此处,冲怀玉大喊:“呔!来将哪里走!”说罢,第马就要追赶。

  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喊话:前边的牛鼻子,休抖威风,我的战马到了!”

  老道三灵顺着声音一看,从宋营中飞跑来一匹战马,。霎时间来到近前。再仔细观瞧:马上端坐一人,二十来岁,黑色脸膛,黑中透亮,亮中透明,身高近丈,背阔三停,头戴乌金盔,身贯乌金甲,胯下乌骓马,掌端一对八棱乌金锤。观其外表,好一副武将风度。

  这是谁呢?此人是小英雄呼延豹。前文已说过,穆元帅命呼延云飞和呼延豹到黑风岭搬请肖元帅和呼延庆。他们到在那里,正忙碌料理军务,苗从善也赶到营中,苗道长对肖元帅又述说了前敌的战情,他们将诸事安排已毕,便即刻领兵起程。小英雄呼延豹争强好胜,恨不能捕翅飞往疆场,杀敌立功。因此,他不顾大队人马,便一人头前赶来。刚到营内,正碰穆儿帅领兵出阵,也就跟上阵来。一见老道要追怀玉,呼延豹使迎了上去,老道打量片刻,问道:“来将通名!”

  “呼延云飞之子呼延豹是也!好你个牛鼻子老道,冤有头,债有主,今日你打死我杨爷爷,你就别想再活了!”

  “你有什么能耐?”

  “这能告诉你吗?刚才,我见你扔出个什么玩意儿,把我杨爷爷打死,把怀玉叔打伤。为破你那暗器,我才赶上阵来。老道,你若不信,咱俩较量较量,我让你六个!”

  “无量天尊!你真会说大话。哪里走!”说着话,举起那半节叉条杖,就打了起来。小英雄抖擞精神,摆开双锤,左一锤、右一锤,把三灵砸了个晕头转向。

  老道一边招架,一边吼叫:“啊呀,真厉害!”

  “厉害?厉害的还在后头呢!今天不砸出你大粪来,算你头三天拉干净了。”说着话,又圈马回来。

  老道一看,不好!还得使我的飞钹。老道打定主意,又把暗器摘了下来。

  这阵儿,呼延豹把马踅过,催马向前,又准备进招。

  老道见他前来,忙一招手:“呔!黑小子,看钹!”

  三灵刚要往外打,突然见呼延豹把马一带,冲他喊话:“牛鼻子,又使你那小草帽哇?哼,我还有哩。你往这儿瞧!”说话间,一边把锤挂在得胜钩上,一边伸手捂住他的兜囊。

  这老道看了呼延豹的架势,他那飞钹就没敢往外扔,心想,啊呀!奠非他会破我的宝钹?我此番前来,全仗着这个东西,若被他破了,岂不就完了!想到这儿,他试探地问道:“黑小子,你有什么?”

  “哼!你怕什么,我有什么。不信你试试,你扔,我也扔。”

  其实,呼延豹身上什么也没有。他知道:这玩意儿离手就要伤人,伤人就会没命,他见老道冲背后伸手,就知他要用暗器。怎么办?呼延豹灵机一动,故意装模作样,与老道周旋。你别说,他这招儿还真管用,把三灵给吓住了!

  再说穆桂英,在阵前看得明白,文广阵亡,怀玉负伤,俱受害于老道豹暗器。如今,呼延豹与他对峙在两军阵前,不见进招,那定是在吓唬三灵,再战下去,损失更惨。穆桂英看到这里,急忙吩咐:“来呀,赶快鸣金!”

  “是!”军卒答应一声,当啷啷啷,铜锣声响成了一片。

  呼延豹一听,来了个就坡下驴:“牛鼻子,我今天上阵,就是为破你那个小草帽,然后把你宰了。既然你不敢用,元帅又鸣金收兵,就权切把脑袋寄在你的项上。你先等着,一会儿我还来,不把你大卸八块,就对不起我那杨爷爷!’说罢,踅马向城内奔去。

  老道见呼延豹撒阵,他也大声喊叫:“无量天尊,收兵!”当下双方各自撤回本营。

  书中暗表。两军首次交战,宋军出师不利。损失惨重,因此穆元帅传出将令,增哨加岗,固守城池。接着,派吴金定和曾凤英回去料理丧事。她们回到城内,忙命军卒买来柏木棺材,孝衣孝衫,香课纸马…………祭灵之物,应有尽有。接着,又搭起了灵棚,虽然时间仓促,却也俨然肃穆:芦席蒙顶,上罩青纱。正当中停放着柏木棺材,两旁放若金桥银桥奈何桥,善男信女伴金童;金童打黄幡,玉女擎宝盖。还有金山银山,金库银库。棺材前摆着一张八仙供桌,供桌上有灵牌和供器。桌前放若一个供人们烧香烧纸用的大盆。棺顶吊着一盏照尸明灯。灵招上还贴有一副对联,上联写:有山有水无人管;下联配:落花落叶最伤情。横批贴:呜呼哀哉!

  诸事完毕,吴金定和曾凤英这才转身回到后堂,穿起孝衣,坐在棺前,嚎啕痛哭起来。

  这时,穆元帅带领众将官走进灵棚。众战将身着素衣孝服,跪倒在棺材前边,大放悲声。真个是,哭声震耳,感天动地!

  正在众人哭泣之际,忽然有两个丫环冲进灵硼,来到元帅面前,施礼己毕,慌忙寨报:“元帅呀,大事不好!”

  “何事谅慌?”

  “佘老太君昏死过去!”

  “啊?!”穆元帅一听,忙说:“诸位战将,人死难以复生,再不要如此痛哭,先回去歇息去吧!”说罢,领着吴金定和曾凤英,急奔后堂而去,

  穆元帅走后,怀玉强忍伤痛,站起身形,擦干眼泪,对众位战将抱腕拱手:“诸位将军!请与我家爹爹报仇啊!”

  众战将一听,纷纷议论:“对!待明日上阵,咱定要枭下三灵老道的人头,为少令公祭奠亡魂!”

  曾杰说:“你们都别吹大话。依我看,明日上阵,还得叫他那玩意儿给打回来!”

  众将说:“那咱们就不报仇了?”

  曾杰说:“谁说不报?可报也得有个报法。象你们这样蛮干。哼,咱就等在阵前收尸吧!”

  “那你说该如何是好?”

  “其实,战胜三灵却也不难。他不就凭那个飞钹吗?待一会儿,等吃了晚饭,更深夜静之后,我和曾奎我们爷儿俩去番营,将他那东西偷来,不就完了?”

  “又要去偷?”

  “咳!自古兵不厌诈。咱宋营里人材济济,各有各的能为。等我们爷儿俩先偷来他的飞钹,然后,你们再到疆场各显身手。”

  “此计甚好!”

  “行了,不要哭哭啼啼了,先吃饭去!”说罢,众将官分别散去。

  这时谯楼上已鼓打二更,夜深人静了。曾杰父子俩穿好夜行衣,浑身上下收拾利落紧村,曾杰带好小单刀。曾奎带好点钢镬、手提黄瓷瓦罐,一同出城,施展开陆地飞行术,直奔敌营而去。

  转眼间,二人进了敌营,这爷儿俩先奔到暗处,隐住身形,朝四外观觑:见帐篷内,军卒已经入睡,帐篷外,虽有流动哨兵来回走动,但盘查并不甚严。

  书中略表:今日两军阵前交锋,他们虽然死了三灵童,但却打死一个,打伤一个,这样一算。还算是大获全胜。因些,回得营来,他们杀猪宰羊,犒赏二军。一个个吃了个酒足饭饱,便放心歇息去了。为什么?军师三灵是这样想的:宋营指定在料理丧事,哪里还会来偷背呢?

  曾杰见敌营戒备不严,便一捅曾奎,二人拉开了五十多步的距离,趁人不备,一前一后往营内走去。他们一边走,一边踅摸。忽然见后边有一座高大的帐篷,里边有灯光。曾杰冲曾奎打个手势,二人凑到一处。曾杰轻声说:“你在这里盯着,待我过去瞧雕!”

  “爹,你要小心啊!”

  “没事。”曾杰高抬脚,轻落足,蹑足潜踪,走到帐篷近前,侧耳盗听,来见动静;用唾沫洇湿窗户纸,单眼吊线往里一瞧,见老道三灵正坐在床上,右手按着他那一摞飞钹,左手拿着一本兵书,借着灯光观瞧。曾杰看到这里,心里说,这老家伙。精神头怎么这么足?打了一天仗也不觉累,还有工夫看书呢!你快睡吧,睡着我好下手啊!

  曾杰停了片刻,又要往里观看,就听老道在帐内说说:“窗外你是何人?请你进来,我等侯多时了。”曾杰一听,不由一愣,哎,他这是叫谁呢?难道他知道我来了?哎呀,这个牛鼻子可真神了!

  其实,一点也不神。老道看书看累了,便无意抬起头来。正好看见窗户上被捅了个小窟窿眼儿,他就知道准有人在窗外偷看。

  曾杰正在发愣,就听哗啦一声,帐篷门打开,老道手持宝剑,冲出院外,冲着曾杰,一阵咆哮;“好小子,竟敢来太岁头上动土,你拿命来!”说着话,摆剑就刺。

  就在这阵儿,曾奎从老道身后赶上来,瞄准老道,就把黄瓷瓦罐扔了过去。这老道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听见耳边风声一响,知道有兵器打柬,他忙甩左臂,正好用拳头把瓦罐顶落一旁。然后,扭身就要与曾奎拼杀。

  这一来,曾杰得救了。他见难以偷钹,便大喊一声:“呔!牛鼻子,今晚暂且留你条性命,明日疆场上再取你的人头!”说罢,就要跑去。老道扭头一看,就去追赶。

  这一来,曾奎又扑空了。他乘机上前,拣起瓦罐,大声喊话:“牛鼻子,着法宝!”老道以为他又打来暗器,忙扭过头来。

  曾杰又喊:“呔!你看这是什么?”

  就这样,曾杰一句,曾奎一句,扭个老道闹了个懵头转向,相持片刻,曾家父子寻机越墙而逃。

  老道想,一人难敌四手。不能追赶,小心吃亏。他唤来巡逻的军卒,分三层严守大帐,生怕宋将再来。这话不提。

  再说宋营内的众位将官。自曾家父子出走,他们又一齐汇集到灵棚,一来为文广守灵,二来等候盗钹的音信。左等右等,等到将近四更时分,未见动静,众战将就议论开了:“哎,怎么还不回来?”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之事?”

  “不要紧,遇到意外,他们也能对付得了!”

  正在众人纷纷议论之际,曾家父子走进灵棚。大家见了,忙把他俩围在当中,你言我语打听消息。曾杰擦了把汗水说:“哎呀,这老道太神了!接着,把经过细说了一番。

  别人听了,都顿足棰胸,缄口无语;唯独杨怀玉,他听了曾杰这番言语,只急得青筋暴跳,五官揶位!略停片刻,大声喝喊:“待我立刻偷营,去取那老道的狗头!”

  众战将听了此话,眼睛一亮,都说:“对!我们都跟你去,打它个措手不及!”

  高英问:“无有元帅令箭,岂不违反军规?”

  怀玉说:“千万不要告诉元帅。待取同老道人头,咱再将功赎罪!”

  “对!”说话间,众人走出灵栅,偷偷牵出战弓,上了坐骑,便冲向城门。

  杨怀玉率领众将来到城下。门军不敢怠慢,刚刚打开城门,就见城外有一人乘快马奔入城内。众人一看:啊?!原来是他!

 第五十二回 访名师入山觅迹 得全胜班师荣归

这个人进了城门,冲着众战将高声喝喊:“休要轻举妄动。走,快领我去见穆元帅,我有要事禀报。”说罢,头也不回,径自向银安殿奔去。杨怀玉一看,不敢造次,忙拨转马头,领众将回到宋营。

  来者是胜呀?苗从善。前面说过,他为给前敌聚将,到各地搬请救兵。他曾到了玉兰关、黑风岭等地,将前敌战情告知了各路战将,随后便奔往宋营。这天下晚,他住进了一家店房,就听过路客商议论,说西夏、鄯善王请了世外高人三灵道长助阵,兵发鄯善城。苗从善知道三灵善用飞钹的厉害,生怕宋将吃亏,便星夜往前敌赶奔。正好,在城门口碰上了杨怀玉和众位战将。

  老道苗从善进了宋营,得知了战况,先到饧文厂灵前吊祭一番,接着说:“快快击鼓,请元帅升堂。”

  “是!”军卒答应一声,咚咚咚咚,敲响了聚将战鼓。

  穆元帅一夜也没合眼。她与吴金定,曾凤英守在老太君床前,强咽泪水,述说着宽慰的话语,照料着年迈的祖母。等太君止住了悲声,又亲自到伙房端来饭菜,让太君就餐。就在这阵儿,忽听聚将鼓敲响。她让吴金定、曾凤英守在床前,自己急忙奔向帅堂。

  此刻,众将官早已依次列站在帅堂两厢。穆桂英迈快步到交椅坐定,问道:“何人击鼓?”

  元帅话音落,苗从善撤出身来,进前打个稽首:“刚才是贫道命人敲响金鼓。元帅,别来无恙?”

  穆元帅闪目一瞧:“啊呀,是苗道长,快快一旁落座。”

  “谢元帅。”说罢,坐在元帅身旁。

  穆元帅问:“道长从何而来,为何击鼓升堂?”

  “元帅,刚才见怀玉领着众将官前去偷营,这可是你的主意?”

  穆元帅一听,愣怔了:“此话从何说起?”

  杨怀玉见事情败露,再不敢隐蹒,忙到帅案跟前,跪倒双膝:“元帅呀,此乃怀玉之过,是这么回事……”接着,便把前因后果述说了一番。

  穆元帅一听,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右手一拍虎案,厉声喝道:“陡!胆大奴才,无有本帅将令,竟敢怂恿将士,私自出征,你该当何罪?”

  苗从善忙说:“元帅且息雷霆之怒,我有军机要事相告。”说到这里,忙给怀玉使眼色:“还不快快下站。”怀玉听了,忙站起身来,撤到一旁。

  此时,穆元帅问道;“道长,有何军情?”

  苗从善说:“元帅,咱可不能与三灵老道拼命厮杀。那老道是世外高人,善打晴器。此番上阵,就仗着他那飞钹。这飞钹的钹沿就是利刃,其快无比。更兼他熟中生巧,百发百中。我军若与他较量,那可如飞蛾扑火呀!”

  穆元帅一听,忙问:“既然如此,您可有破敌之策?”

  苗道长说:“元帅,贫道虽不能破,可我知道一人,他一定能破!”

  穆元帅忙问:“谁?”

  “昆仑山的老隐士韩俊。从前,贫道闲来无事,四处云游,听名师好友多次言讲,此人性情孤僻,一辈子不干别的,专门打造各种兵器。他的兵刃,不仅品种齐全,而且奥妙奠测。若去向他求教,定能解咱燃眉之急。”

  “此乃是从前的往事,谁知他是否还在人世?”

  “在。听说前不久还有人看见过他。”

  众人听,乐了:“既然如此,咱就该快去找他。”

  穆桂英略思片刻,问道:“道长,此人现在哪里?”

  苗从善说:“只知他在昆仑山中,详情不晓。”

  众人一听,又为难了,偌大的昆仑山,要找一个老头,岂不是大海捞针?

  正在大家为难之际,杨怀玉挺身走上前来:“奶奶,常言说,有志者,事竞成。请给孙儿一支令箭,待我前去找他!’’

  穆元帅见怀玉请令,正在暗中盘算,又见杨世汉走到帐前:“元帅,我父身负重伤,行走不便,莫若让孩儿我代父前去,定然不负众望。”

  穆元帅心想,嗯!这孩子武艺精湛,天资聪敏。若让他去,定会成功。想到这里,便说:“世汉,眼前战事,你俱已明白。望你谨慎行事,早日回营!”

  “多谢嘱咐!”

  穆元帅又说:“好!云英,快去帮世汉收抬行装。”

  “是!”

  苗从善接着说:“元帅,待我与世汉面授其详。”说罢,三人一同出帐。

  三人走后,穆元帅传下将令:“众将官,世汉回来之前,不许出兵交战,三灵若前来讨阵,就将免战牌高悬。同时,加强防守,以防偷城!”

  “遵命!”众战将遵命行事,这且不表。

  花开两朵,各表一技,单说杨世汉,他宽甲胄,换便装,带足川资路费,出到营外,乘快马,日夜兼程,直奔昆仑山而去。

  再说,杨世汉来到昆仑山地界,他翻山越岭,穿沟跨壑,东出山庄,西进窝铺,逢人打听。见人问寻,找遍了整个昆仑地界,也未得到韩俊的音信。

  有一日,天将下晚,杨世汉饥渴难耐,来到家小饭庄前,将马拴到桩石以上,自己走进门去。小堂倌见了客人,拭桌搬凳,让他坐定。世汉随便点了儿样饭菜,堂倌转身走去不大工夫,便端来放在桌上。世汉操起筷子,低下头去,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就在这阵儿,从门外进来个要饭的。堂倌走上前去,忙说:“哎,你进来干什么?”

  “吃饭!”

  “想吃什么?”

  “家常便饭。”

  “有钱吗?”

  “不多。”

  “拿来我看!”

  要饭的从衣兜里掏了半天,递到堂倌跟前:“你看一一”

  堂倌一看:“咳?就这么几文?还有没有?”

  “不曾带来。”

  “好吧!‘古月门中市,言青山上山’。出去!”

  要饭的见堂倌往外轰他,忙说:“堂倌,你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这个孤老头子吧!”

  杨世汉听到话音,扭头一看,眼前站下了一个乞丐!只见他:八十多岁,白鬓白发,面似银盆,皱纹堆垒,头戴开花破帽,身穿粗布长衫,腰中麻绳紧挽,脚踏咧嘴布履,好一副可怜的模样。

  世汉见堂倌训斥这一老者,不觉功了恻隐之心,忙说:“这位老丈,请过来与我一同用饭。”

  “多谢小官人。”说话间,冲世汉走来。

  世汉起身搬过凳子,让他坐下。这乞丐看了看饭菜,说道:“不吃,不吃。我是快死的人了,既!然你请我吃饭,就让我吃顿山珍海味席吧!”

  世汉心想,这个人也真怪!他如此贫寒,本应该饥不择食,以饱饥肠,怎么如此挑剔?又一想,嗳!他已经是土埋脖子的人了,就让他解解馋吧!想到这儿,冲堂倌喊话:“来呀,速摆山珍海味席一桌。”

  “好!”堂倌应声而去。

  片刻工夫,酒宴齐备。那乞丐操起筷子,挑挑拣拣吃了几口,对世汉说:“这位小官人,多谢了。咱们再会有期。”说罢,便踉踉跄跄扬长而去。

  杨世汉并不在意。算了饭帐,走出店门,斛开缰绳,纫镫上马,又奔向远方。

  此刻,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怀玉想,我也不必投宿,哪儿有灯火,就到哪儿去,见了人好打听韩俊的下落。想到这儿,四外一踅摸。便冲前边的灯火处走去。

  他刚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正不知该向何处去,忽听有人喊话:“小官人,请这边来!”世汉听到喊声,不知是谁,略一思索,便顺声音走去。到在近前一看,不是别人,原来正是那个乞丐!

  乞丐说:“小官人,请下马歇息片到。”世汉心想,也好!歇不歇倒是小事,我正好向他打听打听。想到这几,甩镫离鞍,与老者席地坐到一处。

  乞丐说:“小官人,适才在饭店多有破费,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小官人,你夤使奔路,所为何事?”

  “实不相瞒,我是为拜访世外高人韩俊而来!”接着,又把前因后果述说了一番。

  乞丐一听:“你找韩俊?哎呀,这可不好办,他昨日已到南唐了。‘

  “怎么?您莫非与他相认?”

  “非但相认,还很惯熟呢!”

  “好!既然老隐士去到南唐,待我尾追而去。”说话间,直起身形,就要牵马。

  乞丐说:“小官人,此处离南唐路途谣遥,山高水险,要费好多辛苦。依我看,不去也罢。”

  “老丈,我主意已定,哪怕踏破铁鞋,也要将高人访到。告辞!”说罢,上马就走。

  乞丐合计片刻,大声喊话,“等等!既然你执意前往,我领你走条近路。”

  “多谢老丈!”

  就这样,乞丐在前边带路,世汉骑马后跟。说也奇怪,那乞丐走得太快了,世汉只有催马小跑,才能将他赶上。

  他们二人一前一后,拐了两个山弯,绕了三个山环,顺着一条羊肠小路,又往山沟里走去。走了有顿饭工夫,又进了一片树林。走出树林,乞丐停下了脚步,说道:“小官人,到了!”

  “到何处了?”

  “先不必多问,请下马吧!”世汉听了,莫名其妙,跳下战马,往前走了不多几步,上眼一看,在悬崖之下,有一孔窑洞,半掩着门扉。

  乞丐紧走几步,推门说道:“小官人,请进!”

  世汉将马拴牢,随乞丐定进窑内。

  乞丐将灯点着,说道:“小官人,暂且自行方便,我去去就来。”说罢,走进内室。

  乞丐走后,世汉借着灯光,在屋内一踅摸,啊呀!这可太出奇了!怎么?只见这屋内屋外,到处都立着兵器架,架上挂着什么枪,刀、剑、戟、斧、钺、钩、叉、镜、镰、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等等不一的各种兵刃,还有那些带刃儿的,带环儿的、带把儿的、带刺儿的,他都叫不上名来。

  世汉正在仔细观瞧,忽然从内屋走出一人:年高八十左右,身高九尺开外,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头戴软胎青胡绉的英雄壮帽,碗口大的青绒纥缝摆在耳后,顶门斜插三尖茯菇叶,鬓衬红绒球。身穿一件青胡绉绑身小袄,一溜白色骨头纽。青绒绳十字袢勒在胸前,双打蝴蝶扣,大带煞腰,青胡绉兜裆滚裤,青云缎子沿边快靴。看上去,老当益壮,光彩照人。

  世汉看罢,心想,这不是那个乞丐吗,为何变成这般模样?他出口就问:“老英雄,你是一一”

  “哈哈哈哈!你把我当成何人?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韩俊!”

  “啊?!原来是您老人家。恩师在上,弟子杨世汉给您叩头!”说着话,扑腾!磕头在地。

  韩俊是中原人氏,从小父母双亡,上山跟师父学艺。师父去世,他谨遵师命,一直守在山中。自老太君带兵征西,他也曾想上阵相助;怎奈,一来年事已高,二来征西大军所向披靡,料无阻碍,也就打消了这种念头。近日疆场之事,他不曾听说。见世汉进昆仑山找自己,料知有急事;可他又怕中敌人奸计,使暗暗跟踪世汉。等探明真情,才将他引到家中。

  韩隐士见世汉跪到自己面前,大笑一声:“哈哈哈哈!好,我就收你这个闭门徒弟。徒儿,快快起来。”

  “谢思师。”说罢。爷儿俩分宾主落庄。

  韩俊问道:“徒儿,前敌之事怎么样了?”

  世汉见问,打了个唉声:“唉!一言难尽了……”接着,把三灵上阵、使用暗器、文广阵亡、怀玉受伤等事,详细诉说了一番,还说:“万望恩师鼎力相助。”

  老隐士韩俊听了,只气得浑身战栗,怒发冲冠:“老道三灵真乃恶贯满盈。我若治不了你,死不瞑目。”

  世汉一听:“老恩师,请快传授徒儿破敌之法。”

  韩俊说:“愚师我一生熟读兵书战策,专攻兵刃。我知道,大凡兵器的造作,不管样式如阿。都讲究相生相克。俗话说,‘有宝便有破’。可是,他这飞钹,我还从未听说,更谈不上破敌之法了。”世汉一听,霎时间象冷水浇头,凉透了全身:唉呀,原来他也束手无策,看起来,我白白辛苦了一趟。

  韩俊见世汉闷闷不乐,便说:“徒儿,休要着急。你先在此暂住几日,待为师为你想想办法。”说罢,回到内室,拿起兵书,比比划划,动起了脑筋。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世汉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他正要到内屋催促师父,还设迈进门击,忽见韩俊手提一个大红包裹,走出门来:“哈哈哈哈!徒儿,给,你拿它破飞钹去吧!”

  世汉一愣:“师父,这是什么?怎么使用?”

  “待为师教导于你!”接着,打开包裹,比比划划,对世汉细讲了一番。

  世汉听了,乐得差点掉下眼泪:“师父,您如此费心,我该怎样感激您呢?”

  “只要击败番军,保住我宋国疆土,为师就心满意足了。”

  “决不辜负师父所望。告辞!”说走就走,杨世汉催马直奔宋营而去。

  再说宋营。自世汉走后,众战将数着指头盼他回来。城外敌将讨阵,就挂出免战牌。宋营将官怒火难按,誓要与敌将拼个死活。穆元帅、苗从善强装镇静,规劝战将,多加忍耐;可是,他们心中也急成了一团。

  这一天,穆元帅正在大帐与众将官议论军情,忽然有门军来报:“杨将军世汉回营!”就这一句话,军营内象炸了锅一祥,军心大振,群情飞扬。

  片刻过后,世汉来到帐内,与元帅见礼已毕,说道:“老祖母,高人访到,得胜之时就在眼前。”说罢,解下大红包裹,打开之后,对着众将,比比划划,讲述了一番。众人听了,直竖拇指。

  穆元帅说:“诸位,破敌之法,却不可走漏半点风声。先回去作好临战准备,但听击鼓聚将。”说罢,尽皆散去。

  穆元帅又向老太君述说了一番,老太君出谋献策,订下了十面埋伏之计,准备全歼顽敌。

  次日,天将放亮,穆元帅传出军令,击鼓聚将。咚咚咚战鼓一响,将官奔帅堂,军兵奔校场。整个军营,秩序井然,一片欢腾。

  穆元帅披挂整齐,来到帅堂坐定,发号军争:“众将官,得胜之日,就在眼前,望尔等同心协力。”接着,将战策细讲了一遍。众战将遵命而行,一个个走出帅堂,到校场点齐人马,出城而去。

  穆元帅见众将领命而去,随后说道:“世汉与其他战将,随本帅出城!”说罢,炮鸣三响,走出帅堂,跨乘战马,率领三军,冲到两军阵前。

  这几天,番营内更是热闹非常。他们一连多次奔前敌讨阵,只见宋营将免战牌高悬,便知他们惧怕飞钹,不敢再战。因此,他们每日饱吃饱喝,为老道三灵庆功。

  刚才,听到宋营传出炮响,西夏、鄯善王有些发慌,对老道三灵说:“宋军今日上阵,说不定来了高人。军师要多加谨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21:4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