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地理辨正 清 蒋大鸿

  

  

  第一章  青囊奥语

  

  杨公得青囊正诀,约其旨为奥语,以元空之理气,用五行之星体,而高山平地之作法,已概括于其中。然非得其真传口诀者,索之章句之末,终不能辨,谓之奥语。诚哉,其奥语也。

  第一节

  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破军。辰巽亥,尽是武曲位。甲癸申,贪狼一路行。

  挨星五行,即九星五行也。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一一挨去,故曰挨星,元空大卦五行,亦即挨星五行,名异而实同者也,此五行原本洛书九气,而上应北斗,主宰天地化育之道,干维元运万古,而不能外也,此九星与八宫掌诀九星不同,唐使僧一行作卦例以扰外国,专取贪巨武三吉,其实非也,夫九星乃七政之根源,八卦乃乾坤之法象,皆天宝地符精华妙气,顾于其中,分彼此,比优劣,真庸愚之识,诡怪之谈矣,只是,天地流行之妙,与时相合者吉,与时相背者凶,故九星八卦,本无不吉,而有时乎吉,本无有凶,而有时乎凶,所以其中有趋有避,真机妙用,全须秘密耳,真知九星者,岂惟贪巨武为三吉,即破禄廉文辅弼五凶亦有吉时,真知八卦者,岂惟坎离乾坤四阳卦为凶,即震巽艮兑四阴卦亦有凶时,斯得元空大卦之真诀矣,奥语首揭此章乃挨星大卦之条例,坤壬乙非尽巨门,而与巨门为一例,艮丙辛非尽破军,而与破军为一例,巽辰亥非尽武曲,而与武曲为一例,甲癸申非尽贪狼,而与贪狼为一例,此中隐然有挨星口诀,必待真传人可推测而得,若旧注以坤壬乙,天干从申子辰三合为水局,故曰文曲,艮丙辛,天干从寅什戌三合为火局,故曰廉贞之类谬矣,又有云长生为贪狼临官为巨门,帝旺为武曲亦谬。

  

  
【左为阳,子癸至亥壬,右为阴,午丁至巳丙,】

  

  蒋注:此节言大五行阴阳交媾之例如阳在子癸至亥壬则阴必在午丁至巳丙矣自子至壬自午至丙路路有阳路路有阴以此为例须人自悟也非拘定左边为阳右边为阴若阴在左边则阳又在右边矣亦可云左右亦可云东西亦可云前后亦可云南北皆不定之位雌雄

  交媾非有死法故曰元空旧注自子丑至戌亥左旋为阳自午至申未右旋为阴谬矣。

  

  
【雌与雄,交会合元空,雄与雌,元空卦内推,】

  

  蒋注:元空之义见于曾序江南节注。

  

  
【山与水,须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蒋注:山有山之卦气,水有水之卦气,脱不得阴阳交媾之理,山有山之祸福,水有水之祸福,有山祸而水福,有山福而水祸,有山水皆福,有山水皆祸,互相关涉品配为用。

  

  
【明元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寻纳甲。】

  

  蒋注:九星五行大卦之法,只明元空二字之义,则衰旺生死了然指掌之间,不必寻干纳甲,坤纳乙,巽纳辛,艮纳丙,兑纳丁,震纳庚,离纳壬,坎纳癸之天父地母一行所造卦例矣。

  

  
【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

  

  蒋注:颠倒顺逆,皆言阴阳交媾之妙,二十四山阴阳不一,吉凶无定,合生旺则吉,逢衰败则凶,山山皆有珠宝,山山皆有火坑,毫厘千里间不容发,非真得青囊之秘,何以能辨之乎。

  

  
【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穷;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蒋注:易云干为龙,干属金,乃指先天真阳之气,无形可见者也,地理取义于龙,正谓此耳,一经一纬,即阴阳交媾之妙,金龙之经纬,随处而有,而动与不动,去取分焉,必其龙之动,而后妙用出,盖若不动者,不可用也,金龙既属无形,从何可认,认得动处,即知用法,所以有待高人也欤。

  

  
【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第二言,来脉明堂不可偏;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第四奇,明堂十字有元微;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第九神,任他平地与青云;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蒋注:上节言金龙之动不动,而此节紧顶龙身行与止,学者不可忽也,盖有动则有止,不动,则虽有金龙,只是行龙,原无止气,故高人妙用,以此为第一,有此一着,然后其余作法,可次第而及也,来脉明堂不可偏,非谓来脉必与明堂直对,不可偏侧也,若如所云,则子龙必作午向,亥龙必作巳向矣,来龙结穴变化不一,有直结者,有横结者,有侧结者,岂容执一,杨公之意,盖谓来脉自有来脉之受气,明堂自有明堂之受气,二者须各乘生旺,兼而收之不可偏废也,传送功曹乃左右护龙星辰,盖真龙起顶,必高于护砂,乃为正结,若左右二星,反压本山,非龙体之正矣,平地亦然,贴身左右,有高地掩蔽,阳和房分不均,俗术所不觉也,十字符微,乃裁穴定向之法,虽云明堂,实从穴星内看十字,明此十字,则穴之上下左右,向之偏正饶减,尽于此矣,其云元微诚哉,其元微也欤,前后青龙两相照,从x托

  龙虎定穴法者,此义易知八国城也,八国有不满之处,是曰城门,盖城门通正气之出入,而八国锁之,观其锁定之方,便知是何卦之正气,以测衰旺,而定吉凶也,故曰秘天心十道,紧顶八国城门而来,盖城门既定,正气之来纵,又当于穴内,分清十道,乃知八穴正气,广狭轻重,铢两平衡x辨,故曰奥,此两节专言入穴测气,非论形势也,不然,则与明堂十字;前后青龙两条不几于复乎,屈曲流神,巳是合格之地,然有此卦来则吉,彼卦来则凶者,x以屈曲而用之误矣,须有裁度,乃可变通取用,故曰裁,以上皆审气之真诀,至微至渺者,一着不到,将有渗漏而失真情矣,平地高山,总无二法,上八句,各是一义,末二句,不过叮咛,以嘱之,语气奏x,借成十节耳。

  

  
【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

  

  蒋注:此以下二节,专指山龙穴法,平地无涉,因世人拘执净阴净阳之说,故一语破之,倒杖非必如俗传十二倒仗法,此后人伪造也,只接脉二字,足尽倒杖真诀,既知接脉,便知真穴,既得真穴,使有真向,自然之阴阳巳得,又何必净阴净阳之拘拘哉。

  

  
【识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

  

  蒋注:山龙真,必有太极晕藏于地中,此晕变化不同,而其理则一,非道眼孰能剖露哉。

  

  
【知化气,生克制化须熟记;】

  

  蒋注:生旺之气为生,衰败之气为克,扶生旺之气,胜衰败之气,是为制化,此一节兼平地而言。

  

  
【说五星;方圆尖秀要分明;晓高低,星峰须辨得元微;鬼与曜;生死去来真要妙;】

  

  蒋注:此三节,皆论山龙形体,不须另解,鬼曜之生死去来,是辨龙穴之要着也,龙之转结者,背后必有鬼,有穴星如许长,而鬼亦如许长者,俗眼难辨,有反在鬼上求穴者,不知穴星是来脉为生,鬼身是去脉为死,察其去来,而真伪立辨矣,尽龙左右龙虎都生,曜气向外反张,有似乎砂之飞走者,此真气有余直冲上前,而余气带转,如人当风振臂,衣袖飘扬反向后也,在真龙正穴,则为曜气在,无有穴之地,则为砂飞,比其辨在龙穴,而不在砂也。

  

  
【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

  

  蒋注:向中放水,世人莫不以来水特朝为至吉,去水元辰走泄为至凶,殊不知向上之水不论去来,若合生旺,则来固吉,去亦吉,若逢休囚,则去固凶,来亦凶,杨公因向上之水关系尤紧,其说最能误人,故特辨之。

  

  
【二十四山分五行,知得荣枯死与生;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密秘在元空;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从外出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废尽;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

  

  蒋注:元空大卦之妙,祗翻天倒地对不同七字,二十四山既分定五行,则荣枯生死宜有一定矣,及其入用,有用于此时则吉,用于彼时则凶者,时之对不同者,其一也,有用之此处则吉,用之彼处则凶者,物之对不同者,又其一也,此其秘密之理,非传心不可,天心,即上文第七奥之天心,另有辨法,非时师所谓天心十道也,若如时师之说,又何用仔细耶,天心既辨,则穴中正气巳定,而挠其权者,在向中所放之水也,从外生入,从内生出,此言穴中所向之气也,我居于衰败,而受外来生旺之气,所谓从外生入也,我居于生旺,而外来衰败之气,似乎我反生之,故云从内生出也,此言穴中所向之气,穴中既有生入之气矣,而水又在衰败之方,则水来克我,适所以生我也,内外之一生一克,皆成生旺,两美相合,诸福毕臻,所以高官富贵有异于常也,其中,正有对不同者存焉,旧注所云,小元空水生向克向为进神,向生水克水为退神,非是青囊,岂有两元空五行邪。

  

  
【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灾祸侵;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护龙行;】

  

  蒋注:此下二节总一篇之意,言先寻龙脉,以定穴之有无,次论九星,以辨气之吉凶也,此一节先言形体,而以来龙之脉息为重,外砂之护夹为轻。

  

  
【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识得此篇真妙微,又见郭璞再出现。】

  

  蒋注:此一节乃言卦气,而以九星大五行为主,言如上节所云,虽得来龙脉息之真穴,而吉凶祸福尚未能取,必劝君再将挨星诀法,细审衰旺生死,而后可趋吉而避凶,转祸而为福,一篇之旨不过如此,苟能识其微妙,前贤与后贤,一般见识,一般作用,青囊二卷更无余义矣。

  

  蒋注:总论杨公此篇其言,元空大卦挨星五行,即青囊经上卷,阳生于阴之义,而下卷理寓于气之妙用也,其言倒杖太极晕五星脉息,即青囊经中卷,形止气蓄之义,而下卷气囿于形之妙用也,一形一气括尽青囊之昌,而究其元机正诀,如环无端,不可捉摸,谓之曰奥语宜哉。

  

  天玉经

  

  内传上

  

  
【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江西一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

  

  蒋注:天玉内传,即青囊奥语,挨星五行,玄空大卦之理。杨公妙用,止有一法,更无二门,此乃反复其词,以授曾安公者也。江南江北江东江西,曾序已先下脚注矣。但南北东西,应有四卦;而此云三卦者,缘玄空五行,八卦排来,止有三卦故也。江东一卦者,卦起于西,所谓江西龙去望江东,故日江东也。八神,即八卦之中,经四位而起父母,故曰八神。四个,言八神之中历四位也。一者,此一卦祇管一卦之事,不能兼通他卦也。江西一卦者,卦起于东,反而言之,即谓江东龙去望江西亦可,故日江西也。亦于八卦之中,经四位而起父母,则亦曰八神,四个二者,此一卦兼管二卦之事,而不能全收三卦也。比如坎至巽,乃第四位,巽至兑,亦第四位;八卦之中各经四卦,故日八神四个也。南北八神考,乃江北一卦,所谓江南龙来江北望也。不云四个者,此卦突然自起,不经位数,与东西两卦不同也。八神共一卦者,此卦包含三卦,总该八神,又非八神四个二之比也。夫此东西南北三卦,有一卦止得一卦之用者,有一卦兼得二卦之用者,有一卦尽得三卦之用者,此谓玄空大卦秘密宝藏,非真传正授,断不能洞悉其妙旨也。俗注:寅至丙为东卦,申至壬为西卦,午至坤为南卦,子至艮为北卦非。

  

  
【二十四龙管三卦,莫与时师话,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骈阗。】

  

  蒋注:二十四龙本是八卦,而八卦又分三卦,此玄空之秘,必须口传,若俗注:丙本南离,而反属东卦,壬本北坎,而反属西卦,牵强支离,悖理之极。且云四个一者,寅辰丙乙四个,在一龙;四个二者,申戌壬辛四个,在二龙,又属无谓。

  

  
【天卦江东掌上寻,知了值千金;地画八卦谁能会,山与水相对。】

  

  蒋注:天地东西南北,皆对待之名,所谓阴阳交媾,玄空大卦之妙用也。此节方将山与水相对一言,略指一班,泄漏春光矣;非分天卦于江东,分山水相对于地卦也,若以辞害志,分别支离,即同痴人说梦矣。俗注:天卦地支从天干,以向论水神旺墓,地卦天干从地支,以龙论山水生死者,非。

  

  
【父母阴阳仔细寻上刖后相兼定上刖后相兼两路看,分定两边安。】

  

  蒋注:卦有卦之父母,爻有爻之父母,皆阴阳交媾之妙理。此节一刖后,指卦爻而言;一卦之中为父母,卦前卦后,偏旁两路,即为子息、,若不仔细审察,恐于父母之胎元不真,而阴阳有差错矣。俗注:以一刖兼后为一大卦,属向首;后兼一刖为地卦,属龙家,为两边者,非。

  

  
【卦内八卦不出位,代代人尊贵;向水流归一路行,到处有声名:龙行出卦无官贵,不用劳心力;祇把天医福德装,末解见荣光。】

  

  蒋注:八卦之内有三卦,在三卦之内,则为不出卦而吉,三卦之外,即为出卦而凶;向须卦内之向,水须卦内之水上者皆归本卦,则全美矣。天医即巨门上福德即武曲,此乃一行所造小游年卦例,以溷挨星之真者也。盖谓世人误认卦例为九星五行,必不能获福也.

  

  
【倒排父母荫龙位,山向同流水,十二阴阳一路排,总是卦中来。】

  

  蒋注:倒排父母,即颠颠倒之义,阴阳交媾,皆倒排之法;山向与水神,必倒排以定阴阳。十二阴阳,即备二十四山之理,言虽有二十四位阴阳,总不脱八卦为父母也。

  

  
【关天关地定雌雄,富贵此中逢;翻天倒地对不同,秘密在玄空。】

  

  蒋注:雌雄交媾之所,乃天地之关窍,知其关窍,而后交媾可定也。江南龙来江北望,江西龙去望江东,此为翻天倒地,已详奥语注中。俗注:以辰戌丑未,为辟天关地,非。

  

  
【三阳水向尽源流,富贵永无休;三阳六秀二神当上见入朝堂。】

  

  蒋注:三阳者,丙午了也。天王青囊,既重挨星生旺矣,而此节提出主阳,别有深意,非笔舌所能道。六秀者,本卦之二爻,故日二神。天王以卦之父母为三吉,以卦之子息为六秀。俗注:艮丙巽辛兑丁为一八秀,非。

  

  
【水到玉街官便至,神童状元出,印缓若然居水口,玉街近台辅,冬冬鼓角随流水,艳艳红旆贵。】

  

  蒋注:鼓角红施,皆以形象言。俗注:乾坤艮巽为玉街,长生前一位为鼓角,后二位为红旆,非。

  

  
【上按三才并六建,排定阴阳算;下按玉辇捍门流,龙去要回头。】

  

  蒋注:三才即三吉,六建即六秀,此节上二句论方位,故须排定阴阳。下二句论形势;玉辇捍门,皆指去水,须缠身兜抱,故谓之日回头也.俗注:以长生诸位为六建,及王辇捍门,俱就方位言者,非。

  

  
【六建分明号六龙,名姓达天聪;正山正向流支上,寡夭遭刑杖。】

  

  蒋注:下二句,紧接上二句而言;水之取六建是矣。然卦之山向,在四隅卦中,则用本卦支神之六建;在四正卦中,又当用本卦于神之六建。若卦取正山正向,而水又流他卦之交上,是阴差阳错,而必有寡夭刑杖之忧矣。学四正卦,而四隅卦不辨自明矣。此节以下,专办干支零正阴阳纯杂,毫厘千里之微也。

  

  
【共路两神为夫妇,认取真神路,仙人秘密定阴阳,便是正龙冈。】

  

  蒋注:共路两神,即一干一支也。一干一支︵皆可为夫妇,然有真夫妇、有假夫妇,真夫妇为正龙,假夫妇即非正龙矣。如巽已为真夫妇,丙午亦真夫妇,若已丙则不得为真夫妇矣。其他做此。

  

  
【阴阳二字看零正,坐向须知病,若遇正神正位装,发水入零堂,零堂正向须知好,认取来山脑,水上排龙点位装,积粟万余仓。】

  

  蒋注:青囊天玉,盖以卦内生旺之位为正神,以出卦衰败之位为零神;故阴阳交媾,全在零正二字,零正不明,生旺必有病矣。若知其故,而以正神装在向上为生入,而以零神装在水上为克入,则零堂正向,岂不兼收其妙乎。向水既妙,而来山之脑,未必与坐向相合,又当认取果来之山,又与坐向同在卦内,则来脉又合;非但一向之旺气而已,惟水亦然。盖山有来山之脑,而水亦有来水之源,水龙即是山龙,亦须节节排去,点位装成,果能步步零神,则水之来脉,与水之入口同一气;山之坐向,与山之来脉同一气。斯零正二途,别无闲杂,而为大地无疑矣。

  

  
【正神百步始成龙,水短便遭凶,零神不问长和短,吉凶不同断。】

  

  蒋注:此承上文而言,正神正位装,向固吉矣;然其向中来气,须深远悠长,而后成龙,若然短浅,则气不聚,难以致福。至于水则不然,一遇正神,虽一节二节,其煞立应矣,其零神之长短,又与正神有异,使零神而在水,虽短亦吉,若零神而在向,虽短亦凶;是零神之吉凶,在水向之分,而不系乎长短也。

  

  
【父母排来到子息,须去认生克,水上排龙点位分,兄弟更子孙。】

  

  蒋注:亦承上文排龙而言,卦之中气为父母,卦之二爻为子息,而本宫他卦之父母为兄弟。上二句言山上排龙,下二句一 水上排龙。山上排龙,从父母排到子息,总是一卦,则卦气纯矣;然须认其卦之生克,若得卦之生气,则纯乎吉,若得卦之克气,则纯乎凶矣,岂可以其卦之纯一,而遂谓吉哉。山上排龙来脉一路,大都只在一卦之内,至于水上排龙则不然,水有一路来者,亦有两三路来者,故须照位分开,而不能拘一卦之父母,只要旁来之水,亦在父母一气之卦,谓之兄弟。兄弟卦内又有子孙,虽非一父母,而总是一家骨肉,来路虽多,不害其为吉也。凶者反是.

  

  
【二十四山分两路,认取五行主,龙中交战水中装,便是正龙伤,前面若无凶交破,莫断为凶祸,凶星看在何公位,仔细认踪由。】

  

  蒋注。此一节,专指卦之差错者而言。两路者,阴阳生死也;二十四山,每山皆有两路,非分开二十四山归两路也。两路之中,须认取五行之所主,五行所主,贵在清纯。若龙中所受之气,既不清纯,而吉凶交战矣,倘能以水之清纯者救之,庶龙气遇水之制伏,而交战之凶威可杀;奈何又将龙中交战之卦,装入水中,则生气之杂出者,不能为福,而死气之杂出者,适足为祸,正龙有不受其伤者乎。然水之差错,其力足以相胜,吉多者吉胜凶,凶多者凶胜吉。入口虽然交战,而来水源头,若无凶星变破,则气犹两平,虽不致福,亦未可据断为凶祸。且凶星之应,亦有公位之分,吉凶双到之局,只看某房受着,便于此房断其有祸,不受奢者亦不应也。非如纯凶不杂之水,房房受其殃祸之比,故其踪又当仔细认云。

  

  
【先定来山后定向,联珠不相妨,须知细觅五行踪,富贵结金龙。】

  

  蒋注:此节单指山上龙神而言。青囊天玉,原以来山所受之气,与向上所受之气,分为两局;然两局又非截然两路,故云联珠不相妨。此不可约略求之者也,须当细觅踪迹;若是富贵悠久之地,必然来山是此卦,而向首亦是此卦,一气清纯,方得谓之全龙耳。

  

  
【五行若然翻值向,百年子孙旺,阴阳配合亦同论,富贵此中寻。】

  

  蒋注:此节上二句言山上龙神,下二句言水里龙神。五行翻值向者,五行之旺气值向也;翻即翻天倒地之翻,言生旺气翻从向上生入也。山管人丁,故云百年子孙旺,而富贵亦在其中矣。阴阳配合,水来配合也,亦与向上之气同论,但用法有殊耳。水管财禄,故云富贵此中寻,而子孙亦在其中矣。

  

  
【东西父母三般卦,算值千金价,二十四路出高官,绯紫入长安,父母不是未为好,无官只富豪。】

  

  蒋注:此节发明用卦之理,重卦体而轻爻,重父母而轻子息;盖同一生旺,而力量悬殊也。言东西,而南北在其中矣。青囊天玉之秘,只有三般卦诀,若二十四路不出三般卦之内,则贵显何疑,然卦内又当问其是父母之卦否,高官绯紫,必是父母之气,源大流长,所以贵耳。若非父母,而但乘爻神子息之旺,则得气浅薄,仅可豪富而已。

  

  
【父母排来看左右,向首分休咎,双山双向水零神,富贵永无贫,若遇正神须败绝,五行当分别,隔向一神仲子当,千万细推详。】

  

  蒋注:此亦承上文,用卦须父母而言,父母排来,要排来山之龙脉也;来山屈曲,必不能尽属父母,兼看左右两爻子息若何?若于息纯清不杂,又须向首所受之气,逢生旺则休,逢衰败则咎。若双山双向卦气错杂,须得水之外气,悉属零神克入相助,刚双山双向,为水神所制伏,而富贵可期矣。万一水路又属正神,则生出克出,两路皆空,而败绝不能免矣。公位之说,乃因洛书八卦震兑坎离,而定杯仲季三子之位,隔向一神,犹在离卦之内,故日仲子。天玉略露一班,以为分房取验之矩矱;言仲而孟季可类推矣。

  

  
【若行公位看顺逆,接得方奇特;宫位若来见逆龙,男女失其踪。】

  

  蒋注:承上文仲子一神,而概言公位之说。顺则生旺,逆则死绝。然不云生死,而曰顺逆者,若论山上龙神,则以生气为顺,死气为逆,若论水里龙神,则又以死气为顺,生气为逆故也。

  

  
【更看父母下三吉,三般卦第一。】

  

  蒋注:通篇皆明父母三般卦理,反复详尽矣,终篇复申言之,若曰千言万语,只有此一事而已,无复他说也,盖致其叮咛反复之意云。

  

  <内传中>

  

  
【二十四山起八宫,贪巨武辅雄,四边尽是逃亡穴,下后令人绝。】

  

  蒋注:此节反言以见旨,兴起下文之意,言一行所作小游年卦例,以二十四山起八官,而取贪巨武辅为四吉,若其说果是,则宜乎随手下穴,皆吉地矣,何以四边尽是逃亡穴,下后反令人败绝哉;则知卦例不足信,而别有真机,如下文所云也。

  

  
【惟有挨星为最贵,泄漏天机秘、天机若然安在内,家活当富贵,天机若然安在外,家活渐退败。五行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横行。】

  

  蒋注:紧接上文。卦例既不可用,惟有挨星玄空大五行,乃为阴阳之最贵者,天机秘密,不可流传于世,但可偶一泄漏而已。安在内,不出三般卦之内也,安在外,出三般卦之外,出卦不出卦,福祸迥分,安得不贵耶。夫挨星五行,非如游年卦例,但取四吉而已。盖八卦五行,配出九星,上应斗杓,知九星之作用,便可横行于天下,无不响应矣,卦例云乎哉。

  

  
【干维干艮巽坤壬,阳顺星辰轮,支神坎离震兑癸,阴卦逆行取。分定阴阳归两路,顺逆推排去;知生知死亦知贫,留取教儿孙。】

  

  蒋注:此节分出玄空大卦干支定位,以足前篇父母子息之义。四维之卦,以天干为主者也,干维曰阳;四正之卦,以地支为主者也,地支曰阴,此阴阳非交媾之阴阳也。知卦之所主,则父母子息,不问而自明矣。其阴阳两路,每一卦中,皆有阴阳两路可分,非将八卦分为两路,何者属阴,何者属阳也。其顺逆推排,即阴阳两路分定之法,非干艮巽坤为阳顺。坎震离兑为阴逆,若如此分轮;则皆顺也,何云逆乎。至于四卦之未,各缀一字,曰壬曰癸,此又挨星秘中之秘,可以心传,而不可以显言也。

  

  
【天地父母三般卦,时师末曾话,玄空大卦神仙说,本是此经诀,不识宗枝但乱传,开口莫胡言,若还不信此经文,但覆古人坟。】

  

  蒋注:曰天地,曰东西,曰父母,曰玄空,曰挨星,名异而实同,若于字义屑屑分疏,则支离矣。此节盖恐学者得传之后,以为太易而轻忽之,故极言赞美,以郑重其辞,非别有他义也。说到覆古人坟,是征信实着,予得传以来,洞彻玄空之理,今效注此经文,驳一刖人之谬,直捷了当,略无畏缩,皆取信于覆古人坟,盖验之已往,券之将来,深信其一毫之无误,自许心契古人,而可以告无罪于万世也。

  

  
【分却东西两个卦,会者传天下,学取仙人经二,切莫乱谈空,五行山下问来由,入首便知踪。】

  

  蒋注:此亦叮咛告戒之语,而归重于入首,盖入首一节,初年立应,尤不可不慎也。

  

  
【分定子孙十二位,灾祸相连值,千灾万祸少人知,克者论宗枝。】

  

  蒋注:此节,直纠时师误认子孙之害;盖子孙自卦中分出,位位不同;岂如俗师干从支,支从干,二十四路,止作十二位论;若如此论法,必致葬者灾祸相连值矣。既遭灾祸,而俗师终不知所以灾祸之故,胡猜乱拟,或云下凶,或云支凶,总非真消息也。夫灾祸之发,乃龙气受克所致,而龙气之受克,实不在干支,盖有为干支之宗者焉,所谓父母是也。知其宗之受克,则知干支亦随之而受克,所以不免灾祸矣。此深言十二位分子孙之说,其谬如此。

  

  
【五行位中出一位,仔细秘中记,假若来龙骨不真,从此误千人。】

  

  蒋注:此节又详言出卦不出卦之密旨。盖同一出位,而有卦内卦外之不同,若在卦内时,则似出而非出,若在卦外,则真出矣。此中有秘,当密记之,在卦内,则龙骨真;在卦外,则龙骨不真矣。

  

  
【一个排来千百个,莫把星辰错,龙要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位,合禄合马合官星,本卦生旺寻,合凶合吉合祥瑞,何法能超避,但看太岁是何神,立地见分明,成败断定何公位,三合年中是。】

  

  蒋注:一个排来,变化不一,故有千百个也。龙向水相合,前篇已尽,禄马官星,在本卦生旺则应,不然则不应;此见生旺为重,而禄马官星,在所轻矣。

  

  
【排星仔细看五行,看自何卦生,来山八卦不知踪,八卦九星空,顺逆排来各不同,天卦在其中。】

  

  蒋注:五行总在何卦中生,不在干支中定,所谓父母子息也。不知八卦踪迹,何从而来;则九星无处排矣;盖星卦之顺逆,各有不同,即此一卦入用,或当顺推,或当逆推,有一定之气,而无一定之用,所谓天下诸书对不同也。要而言之,则玄空二字之义尽矣。

  

  
【甲庚丙壬俱属阳,顺排五行详;乙辛丁癸俱属阴,逆推论五行。阴阳顺逆不同途,须向此中求;九星双起雌雄异,玄关真妙处。】

  

  蒋注:此略举干神卦气之例。阳四干,则顺推入卦;阴四干,则逆推入卦;一顺一逆,虽不同途,而此中有一定之卦气,可深求而得者。至其每卦之中,皆有一雌一雄,双双起之法;乃阴阳交媾,玄关妙处也;又不止一卦有一卦之用而已。举八干,而支神之法,亦在其中矣。

  

  
【东西二卦真奇异,须知本向水,本向本水四神奇,代代着绯衣。】

  

  蒋注:此节又重言向水,各一卦气兼收生旺之妙,向上有两神,水上有两神,故曰四神。

  

  
【水流出卦有何全,一代作官员,一折一代为官禄,二折二代福,三折父母共长流,马上锦衣游,马上堑头水出卦,一代为官罢,直山直水去无翻,场务小官班。】

  

  蒋注:水不出卦,须折折在父母本宫,若折出本官,虽折而后代不发矣。马上堑头,即一折父母,便流出卦,如堑头而去也。本卦水,又以曲折为贵,乃许世代高官,若止直流,虽然本卦,而官职卑矣。

  

  天玉经

  

  <内传下>

  

  
【干山干向水朝干,干峰出状元;卯山卯向卯源水,骤富石崇比;午山午向午来堂,大将值边疆;坤山坤向坤水流,富贵永无休。】

  

  蒋注:此明玄空大卦,向水兼收之法;举四山以例其余,皆卦内之纯清者也。干宫卦内之山,作干官卦内之向,而收干官卦内之水,则龙向水三者,俱归生旺矣;非回龙顾祖之说也。或云状元,或云大将,或云骤富者,亦举错以见意,不可拘执。

  

  
【辨得阴阳两路行,五行要分明,泥鳅浪里跳龙门,渤海便翻身。】

  

  蒋注:阴阳两路,上文屡见,此重言以申明之耳。下二句,言变化之易。

  

  
【依得四神为第一,官职无休息。穴上八卦要知情,穴内卦装清。】

  

  蒋注:前篇本向本水四神奇,是姑置来龙;而但重向水。此节穴上八卦要知倩.又从穴上逆推到来龙,以补四神之不及。穴上是龙,穴内即向也。

  

  
【要求富贵三般卦,出卦家贫乏。寅申已亥水长流,五行向中藏。辰戌丑未叩金龙,动得永不穷。若还借库富后贫,自库乐长春。】

  

  蒋注:前篇甲庚壬丙一节,是四正之卦,此节又补四隅之卦,观此,则支水去来凶之言,当活看,不可死看矣。辰戌丑末,虽俗云四库,其实玄空不重墓库之说,借库出卦也,自库不出卦也;是重在出卦不出卦,不重墓库也。

  

  
【大都星起何方是,五行长生旺。大旆相对起高岗,职位在学堂,捍门官国华表起,山水亦同例,水秀峰奇出大官,四位一般看。】

  

  蒋注:此节言水上星辰,即山上星辰,只要得生旺之气,在山在水,一同论也。

  

  
【坎离水火中天过,龙墀移帝座;宝盖凤阁四维朝,宝殿登龙楼;罡劫吊煞休犯着,四墓多消铄;金技玉叶四孟装,金箱玉印藏。】

  

  蒋注:坎离水火一句,乃一章之所重,其余星宿,总是得生旺,则加之美名;逢死绝,则称为恶曜,名非有定,星随气变者也。

  

  
【帝释一神定县府,紫微同八武。倒排父母养龙神,富贵万年春。】

  

  蒋注:帝释丙也,八武壬也,紫微亥也。帝释神之最尊,故以县府名之;其实阴阳二宅得此,贵之极矣。然其妙用在乎倒排,非正用也。

  

  
【识得父母三般卦,便是真神路,北斗七星去打劫,离宫要相合。】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3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