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鬼化财,财化鬼,是妇人,或人家奴婢。

鬼化兄,兄化鬼,在内是兄弟姨妹,在外是邻里相识。

鬼化鬼,公门走动人,或曾被人告发;更加玄武,贼名已著,专以窃盗为计。若被父母三刑六害,必经刺字。

鬼遇生扶,惯得中间滋味;

鬼爻无气,又临死绝,而生扶合助者,其贼必为饥寒所迫,故至此也。

若遇动爻日辰扶起者,乃是此贼惯得其中滋味者。

带月建,是强盗;加太岁,是世袭不良。动爻日辰无气作合,必有人牵脚来偷。

官兴上下,须防里外勾连。

六爻上下有两重官者,必非一人偷盗。两爻俱动,是外勾里连,二贼同谋。内动外静,是家人偷与外人去;外动内静,乃家中有人知情,非同偷也。

木克六爻,窬墙而入;金伤三位,穿壁而来。

木鬼克土,踰墙掘洞;金鬼克木,割壁钻篱;火鬼克金,劈环开锁;水鬼克火,灌水灭灯;土鬼克水,涉溪跳涧;木火交化,明灯执杖。更宜通变。

要知何处进入,以鬼克处定之。如木鬼克六爻,踰垣而入;克初爻,是后门掘洞而进也。

世去冲官,失主必曾惊觉;

世冲鬼爻,家主知觉;应冲鬼爻,宅母知觉;旁爻冲鬼,家人知觉。

要知因何而觉,以鬼爻临五行断之。

如木为门户声,金为铜铁响,土为蹼跌,火为明亮,水为水声。又如戌为犬吠,酉为鸡叫类。宜分六爻断之。

日来克鬼,贼心亦自惊疑。

鬼被动爻日辰刑克,偷时贼必惊疑。

如日辰动爻属金,必触缸甏响,而畏家主知觉。金空乃是人声,胎养小儿啼,墓库老人嗽,未敢下手。

属木,是畏门户牢闭,或闻开门而惊也。属水,必有登厕小解饮水类,因而撞见。属火,必见灯火而复退,或火光下穴窥见影响形迹。属土,乃墙壁坚固,地道险阻,其贼疑惧也。若戍土刑克,必被犬伤。

子动丑宫,问牧童必知消息;福兴酉地,见酒客可探情由。

子动,其人有人撞见,询之可知消息。

如在子爻,可问科头男子,或捕鱼人。

在丑爻,可问牧童,或筑墙人。

在寅爻,是木客木匠,或担竹木器人。

在卯爻,问织席卖屦人,或挑柴砟草人。

在辰爻,问开池凿井人,或傍河锄地人。

在巳爻,问穿红女子,或弄蛇乞丐人。

在午爻,问烧窑、乘马人,或讨火提灯人。

在未爻,问挑灰耕种人,或牧羊人。

在申爻,问铜铁匠,或弄猴人。

在酉爻,问针工酒客,或抱鸡人。

在戌爻,问挑泥锄地者,或牵狗人。

在亥爻,或担水踏车人,或洗衣沐浴人。

兄动劫财,若卜起赃无觅处;

卜起赃,占寻物,皆怕兄动。或伤世,或世带日辰,或鬼化兄,或财化兄,皆主财物已散,卒难寻觅。盖兄能劫财,故也。

官兴克世,如占捕盗反伤身。

凡占捕盗,要世旺鬼衰,世动鬼静,则易于捕获。若鬼爻乘旺动,来刑克世爻,须防反被其害。得世空避之,或子动解救,庶几可免伤害。

世值子孙,任彼强梁何足虑;

子为捕贼人。当权旺动,或临世,或带月建日辰,则鬼有制,贼必可获;纵是凶恶强盗,不足畏也。若鬼旺福衰,鬼动福静,则不能干事也。

鬼临墓库,纵能巡捕亦难擒。

鬼爻入墓,或临卦墓,或与鬼墓俱动,或化入墓,或伏墓下,皆主其贼深藏不出,卒难巡捕。得动爻日辰冲破墓爻,庶几可获。

日合贼爻,必有窝藏之主;

鬼为贼爻。捕盗遇合,贼必有人窝藏在家,不能得见。

合临于世应月日,是地主窝藏;在旁爻,则隐在其家庄上;不然,亦非地方有名之家也。

要知窝主,以合爻定之。如财合,是富家,或妇人窝主之类。

动冲鬼杀,还逢指示之人。

鬼遇动爻日辰冲克,必有人指示其贼隐处。

要知何人指示,以克冲爻定之。如丑为牵牛人,亥为洗衣人,木在水上动,是舟人类。

鬼若旺动,不受冲克,虽知其贼,不能捕获。

卦若无官,理当论伏;财如发动,墓处推详。

捕盗无官,贼必隐藏踪迹,难以寻获。须看伏在何爻,便知贼在何处。如伏财下,在妻家类。

若卦中无鬼,动爻有化出者,即以变爻论之,不须看伏。如子化出,在寺观中类。

若卜起赃,见财爻发动,看其墓在何处,便知藏在何方。如财爻属金,旁边丑爻又动,金墓在丑,丑寅为艮,艮居东北,便断在东北方。

伏若克飞,终被他人隐匿;飞如克伏,还为我辈擒拿。

此伏只论鬼爻,此飞只论世爻。伏克飞,子孙虽动亦难寻获;飞克伏,子孙虽静亦可擒拿。

或曰:飞神只论伏上之爻,亦通理。

若伏空爻,借赁屋居非护贼;

鬼伏空爻下,是借赁其家屋住,非为窝藏。不然,其贼虽或潜住他家,亦不与之容隐,后终败露。

旺空是不知情,空动是不在家也。

如藏世下,提防窃盗要留心。

凡占防盗,最要鬼爻无气不动,或落空,或日辰冲散,或动爻合住,或子孙克制,或世空亡,皆为吉兆。

若鬼爻无制,动克世爻,鬼爻生旺日,当受其害。

若卦无鬼,却伏在世下,目下虽无事,至鬼爻生旺日,或冲动月日,宜防之,故要留心。

伏又空亡,始无忧虑。

倘失舟车衣服,不宜妻位交重;或亡走兽飞禽,切忌父爻发动。

失脱,不可专以财为用爻。若失舟车衣服,文书券契,则以父母为用爻。财动便难寻。

若失飞禽走兽,及六畜之类,则以子孙为用爻。父动亦不见矣。更宜通变为妙。

卦爻仔细搜求,盗贼难逃捉获。

生僻字注释:(1)
【阃】读音:kun,三声。意为:门槛。也指妇女居住的内室。(2)
【杩】读音:ma,四声。意为:床两头或门扇上下两端的横木。(3)
【甏】读音:beng,四声。意为:瓮,坛子。(4)
【窳】读音:yu,三声。意为:坏。



卜筮全书卷之十三 黄金策 六

二十七、出行:

人非富贵,焉能坐享荣华;苟为利名,宁免奔驰道路。然或千里之迢遥(1),夫岂一朝之跋涉。途中休咎,哪个能知。就里灾祥,神灵有准。

父为行李,带刑则破损不中;妻作盘缠,生旺则丰盈足用。

出行以父爻为行李。旺相多,休囚少,空亡无。旺空,虽有而不多;带刑害,及被伤克,破损旧物。父化兄,与人同睡;

兄化父,与人合用。若就他人借行李,不宜财爻持世,及动,必难假借,带合终可得之。

妻财为财物本钱类。旺相充满,休囚微少,空亡无有。卦若无财,兄弟化出,必是合本,或是借来,非己之物。

世如衰弱,那堪水宿风餐;

世为出行人。生旺有气则吉。若休囚死绝,克则易倒,伤则易损。所以,不堪劳碌奔波,不耐风霜早晚。

应若空亡,难望谋成事就。

应爻为所往之地。在震宫,城郭市镇,热闹之地。坤宫,四野冷落所在。在艮宫,山上。坎宫,水乡。余仿此。

最怕空亡,主地头寂寞,谋事难成,必不得意而回。

间爻安静,往来一路平安;

间爻为往来经历所在,动则途中必阻隔迟滞。若得安静不空,则一路平安,往来无阻。

太岁克冲,行止终年挠括。

太岁出现,发动冲克世爻,其人出外终年不利。更加鬼杀,白虎凶神,尤非吉兆。

若为求官谋职而往,最宜此爻生合世身,必有成就之兆。

世伤应位,不拘远近总宜行;应克世爻,无问公私皆不利。

世克应,是我制他,所向通达。更得间爻不动,鬼杀不兴,去无阻节。

克世,是我不得专志,所向梗塞。更遇动爻日辰,刑冲克害,必不顺利。

八纯乱动,在处皆凶;

八纯乃六冲之卦,内外爻不相和合。凡百谋望,皆主难成。且又六爻乱动,何吉之有?不拘所向,皆非宜也。远行尤忌。

两间齐空,独行则吉。

间爻不宜空亡,主道路梗塞,行程必不快利。如金水空亡,水路不通;火土空亡,旱路不通;两间俱空,多是半途而返。然间爻又是伴侣,若一身独行,不挈伴侣,是为应象,反主吉兆。只虑世克应位耳。

世动订期,变鬼则自投罗网;官临畏缩,化福则终脱樊(2)笼。

世爻不动,行期末定,动则期已订矣。世应俱动,宜速行;旁爻动,宜缓行。

若世动变出鬼爻,去后必遭祸患。或鬼持世,乃是逡(3)巡畏缩之象,欲行不行,必怀疑贰。休囚则难起身,生旺多是去不成,发动恐无伴而不去。更临应爻,到彼不利。鬼化子孙,虽有灾患不足患。

静遇日冲,必为他人而去;动逢间合,又因同伴而留。

世爻安静,遇日辰动爻暗冲者,是别人来浼他,非为自己谋也。日辰并起合起,皆然。要知何人央他,以冲并爻定之。如父母为长上类。

若世爻发动,遇动爻日辰合住者,是将行而有事羁绊,未能起程。要知何事绊住,以合爻定之。如鬼爻为官府中事类。又如勾陈动来合住,为田土事类。在间爻,多因同伴而阻。

世若逢空,最利九流出往;

世空去不成,强去终不得意而回。若本身占卜,最忌世空,虽经出行,陷本他乡,徒劳奔走。若九流艺术,及公门勾当人占,反为吉利之兆;主空手拿财,闹处得财。然亦不得积聚,逢冲则妙。

土如遇福,偏宜陆地行程。

卦中火土爻动,是陆行;水木爻动,是水行。若火土临财福,则宜陆地;鬼杀临水土,不宜舟行。土火化空,须防跌蹼;水土化空,须防沉溺。更宜通变。

鬼地墓乡,岂堪践履;财方父向,恰可登临。

鬼地者,世属金,南方是也。墓乡者,世属火,西北方是也。他仿此。若往此方,必有灾咎。

若求财利,要行财方。如世属土,北方是也。求官见贵,要行父向。如世属水,西方是也。余亦仿此。

凡鬼杀所临之地,宜避之;财福所临之地,宜往之。

官挈玄爻刑克,盗贼惊忧;

凡占出行,最怕鬼爻出现,休囚安静则吉。犹不可动,动则必有祸患。

如临青龙,酒色中惹祸;临朱雀,言语中招非;临螣蛇,多惊恐;临白虎,多疾病;临玄武,主失脱。勾陈临水动,途中必多风雨。

以上持世克世最忌,旺相亦忌;休囚受制,不伤世身,终无大祸。不过伴侣有灾耳。世空不受克,亦主伴侣有灾。

兄乘虎杀交重,风波险阻。

兄加白虎动,或鬼在木爻动,或木化鬼来刑冲,或鬼在巽宫动克,皆有风波险阻。

在三四爻,出门便见;在间爻,途中遇;在五爻,一路不安;在上爻,或应上,直至地头见也。旁爻动,不伤世身,只是险阻。乘旺冲克,须防没溺。

鬼化兄,兄化鬼,不惟途中风浪惊忧,且有盗贼。

妻来克世,莫贪无义之财;财合变官,勿恋有情之妇。

妻财动来刑克世爻,因财致祸,勿贪可也。若世与财爻相合,而财爻变出鬼来刑克者,因色招殃。勿恋可也。

父遭风雨之淋漓,舟行尤忌;

父为辛勤劳苦之神。动则跋涉程途,不能安利。刑克世爻,必遭风雨阻节而然。

父为舟,克世,行船又不顺利;更加白虎木爻,或化官,必有风波之险。得子动来解救,庶可化凶为吉。

福遇和同之伴侣,谒贵反凶。

子孙持世,吉无不利,主吉去善转。发动,必逢好侣。

在三四爻,出门便逢;在五爻,途中遇;在六爻,地头得好人扶持。

若为谒贵出行,则不宜子动,谓之伤主,反为不利之兆。

艮宫鬼坐寅爻,虎狼仔细;

官在震宫及艮宫,遇寅爻动,主有虎狼之患。若无气有制伏,或不伤世,或世在避空者,终不伤命,但有虚惊耳。

震卦兄逢蛇杀,光棍宜防。

兄主劫财。若加螣蛇动,必有光棍劫拐财物。

在震宫,其光棍在市镇上;在坤宫,乡里中人;应临,地头主人;五爻,途中被骗。

化出官,则是盗贼。无气,须防剪绺(4)。

鬼动间中,不谐同伴;

官在间爻动,伴侣不和,或伴中有病。兄空不受克制,则主自己有灾难,非伴中有事也。

兄兴世上,多费盘缠。

兄爻持世,必费资财。临蛇雀,恐有呼庐虚费;青龙玄武,酒色费财。余则盘缠多费耳。若为财利出行,最不吉。

休囚不动,犹可;乘旺发动,则且空费盘缠,徒劳奔走,必无所得。

一卦如无鬼杀,方得如心;

官鬼凶神,出行不宜见之。

在初爻,脚必痛;二爻,身有灾;三爻,伴侣病;四爻,去后家有官事相扰;五爻,道路梗塞;六爻,地头谋望不利。六爻无鬼,方为大吉之兆也。

六爻不见福神,焉能称意。

子为福德,又为解神。若不上卦,或落空亡,则鬼杀专权;凡有灾祸,必无救援。故《海底眼》云:卦无子孙不喜悦。

主人动遇空亡,半途而返;

隔手来占,须看何人出行。如僧道子侄,则看福是主人。余仿此。

主人空动,行至半途,仍复回来。动化退神,亦然。动化空,则主去后不利。退神者:卯化寅,酉化申类。

财气旺临月建,满载而回。

出行,若得财爻旺相,生合持世,不临空亡,不受刑克,异日必有生意。更加月建,定主满载归家。

但能趋吉避凶,何虑登高涉险!

生僻字注释:(1)
【迢遥】读音:tiao,二声。yao,二声。意为:遥远。(2)
【樊】读音:fan,二声。
【樊笼】意为:关鸟兽的笼子。比喻受束缚而不自由的境地。(3)
【逡】读音:qun,一声。
【逡巡】意为:有所顾虑而徘徊,或不敢前进。(4)
【绺】读音:liu,三声。
【剪绺】意为:被盗。

二十八、行人:

人为利名,忘却故乡生处乐;家无音信,全凭周易卦中推。

要决归期但寻主象。

官员公吏看官爻,僧道卑幼看福爻,妻妾奴婢看财爻,兄弟朋友看兄爻,尊长老人看父爻。不在六亲之中者,看应爻。

主象交重身已动;用爻安静未思归。

用爻即主象。动则行人已行。看在何爻,便知人在何处。如在初二爻,方发足;在三四爻,将到门;在五爻,在中途;在六爻,还在地头,归期尚远。

用爻不动,日辰动爻又无冲并者,安居异乡,未有归念也。

克速生迟,我若制他难见面;

用爻动,归期可拟。日辰若克世,人必速至;生世合世,人必归迟。最怕世爻克制用爻,乃未能归。

三门四户,应如合世即还家。

三爻为门,四爻为户。临用爻动,归程已近。更得应爻动爻克世生世,而用爻又无制伏者,人即到家,可立而待也。

动化退神,人既来而复返;

凡寅动化卯,巳动化午类,谓进神;酉动化申,子动化亥类,谓退神。

用爻若化进神,行人急急回来,不日可望;

化退神,行人虽来仍复返;空动亦然。

看临何爻,便知何处转去。要知行几里路去,以生成数断之。如一六水数,二七火数,三八木数,四九金数,五十土数。阳爻以天数推,阴爻以地数推;生旺倍加,死绝减半。

静生世位,身未动而怀归。

六爻安静,人必未归。若应生世合世,或世应比和,用爻生合世爻者,身虽未动,已有归意。但看冲动月日起程,生旺旬日必来。有气主速到,无气主迟滞。

若遇暗冲,睹物起伤情之客况;

卦爻不动,本无归意。若得日辰冲动应爻或用爻者,必然睹物思乡,方欲起意回家。日辰虽冲,而月建动爻克制者,纵有客况,亦难起程也。

如逢合住,临行有尘事之羁身。

用爻发动,固是归兆。若遇动爻日辰作合,谓之合住。其人虽欲回家,因事绊住,不得归来也。

如被父母合住,必因长上所留,或因文书阻滞;

财爻合住,必因妇人迷恋,或因财物淹留;

兄弟合住,多因朋友同伴,口舌所阻;

子孙合住,必因小口,六畜僧道所阻;

官鬼合住,带吉,则贵人所留;加凶,是火盗官灾绊住。

世克应而俱动,转往他方;

凡占行人,卦爻宜动不宜静。世动归心必切,应动身已登程。若动世克动应,行人虽来,而往他处,非归家也。用爻动而生合应爻者,同此推断。

应比世而皆空,难归故里。

应为客乡,世为家乡。应爻生世合世,是行人思家之象,可望其归也。世应比和,本非归兆,必得用爻动来克世合世,乃能归耳。

惟怕应爻空亡,虽来亦必迟缓。更与世爻皆空,则欲来不来,必无准实,难望其归来也。

若应不空,而世独空亡者,又主行人已离彼处,反主归速也。用爻更动,可立而待也。

远行最怕用爻伤,尤嫌入墓;

远出行人,若得用爻出现,不临空亡,不受伤克,卦有财福,便主在外吉利,虽归迟无妨。在死墓绝地,或日月动变刑克,皆主不利。

若用爻无故自空,或变入死墓空绝,或忌爻乘旺带杀发动,或卦无用爻,应又空者,皆当以死断之。

近出何妨主象伏,偏利逢冲。

家内近出行人,用爻伏藏,必有事故不归。若得日辰动爻冲之,则便归。或无日辰动爻相冲,至冲动日时即到。用爻安静,亦依此断。不归事,详见下。

若伏空乡,须究卦中之六合;

用爻空亡,必须中间克破伏上飞神,方得露出伏神为用。否则终被把住,虽有提起之爻,亦何用哉!

若得伏于空亡爻下,一遇动爻日辰六合,即出为用,行人可望其归。六冲尤妙。

更决归期,亦以冲合月日定之。若伏神自遇空亡,恐作他乡之鬼,必无归日。

如藏官下,当参飞上之六神。

用爻伏官鬼爻下,必为凶事所羁。

如临青龙,必因酒色成病不归;

临朱雀,必因官非口舌不归;

临勾陈,蹼跌损伤;临螣蛇,牵连惊恐;

临白虎,卧病不起;

临玄武,被盗失财不归。

凡遇土鬼为病,火鬼为讼,勿论六神可也。卦无官鬼,亦依上断。

兄弟遮藏,缘是非而不返;

用爻伏在兄爻下,必有是非口舌,争斗事不归。加朱雀为赌博,化官鬼为失财,临白虎为风波。

子孙把住,由乐酒以忘归。

用爻伏于子孙下,必为游乐、饮酒、田猎、串戏、走马而不归也。不然,亦为六畜之故,小儿之事,僧道之阻,所以不得归家。

父为文书之阻滞;

用爻伏于父爻下,必为文书阻节,或为手艺不归。不然,则是尊长所留。

卦无父母,或落空亡,必无路引。动化空,路引己失;父化父,两人合一引。

财因买卖之牵连。

用爻伏于妻财下,必为经营买卖之故而不归。

财爻空亡,或遇兄劫,多因折本。财临有气,或遇生扶,必有利息,故忘家也。若临青龙玄武,必是迷花不返。

用伏应财之下,身赘他家;

用爻伏于应上,妻财之下,必然身赘他家,不思归也。财动生合世爻,掣妇归家。财爻若与伏神不相生合,乃是与人掌财,或是倚靠他家,非婚婿也。

主投财库之中,名留富室。

用爻伏于财库下,其人必在富家掌财。伏神衰绝无气,则是傍他度活耳。

若得用爻出现,在财库爻动,异日必然满载而回。更加青龙月建,尤为称意。

五爻有鬼,皆因途路之不通;

鬼在五爻动,必是途路梗塞不通,故不归也。五爻若遇忌杀发动,亦然。五爻空亡,亦是道路不通之象也。

一卦无财,只为盘缠之缺乏。

卦中动变月日,皆无财爻者,为无路费,故不归。有财无故自空者,亦然。行人原为财利者,必不遂意。

墓持墓动,必然卧病呻吟;

用爻入墓化墓,或持鬼墓,或卦有鬼墓爻动,或用伏于鬼墓爻下,皆主病卧他家,故不回也。若伏官爻下,亦然。

带朱雀,或化文书,必在狱中,非病也。

世合世冲,须用遣人寻觅。

用爻安静,得世爻发动,冲起合起者,必须自去寻觅,方能归。

用爻伏藏,得世爻提起;用爻入墓,得世爻破墓;皆用寻觅方回。



合逢玄武,昏迷美色不思乡;

六合卦,玄武财动;或用临玄武,动而遇财爻合住;或用伏玄武财下;或卦有三合财局,而玄武亦动其中者;皆主行人在外贪花恋色,不思故乡也。若得动爻日辰,冲破克破合爻,庶有归日。

若用临玄武化鬼,或伏玄武鬼下,而财爻不相合者,其人在外,必为盗贼。不然,亦被盗攀害,故不归也。

卦得游魂,漂泊他方无定迹。

游魂卦应爻发动,行人东游西走,不在一方。用在五爻动,亦然。游魂化游魂,行迹不定;游魂化归魂,游遍方归。

日并忌兴休望到;身临用发必然归。

克制主象者,为忌爻。若在卦中发,或临身世,或带日辰,或被日辰冲并,皆主不归。

若得用临卦身,出现发动,则必回来。若持世动,亦可望其归。

父动卦中,当有鱼书之寄;

凡占行人,卦有父动,必有音信寄来。生世合世,持世克世,皆主来速;世生世克,则来迟。

化出喜爻,或化福爻,是喜信;或化忌爻,或化官爻,是凶信。动空化空,是虚信;加螣蛇化兄,亦恐未的。

父化父,两次信来。若逢合住,音信被人沉匿;或带书人有事,稽延在途,未能到也。

若逢冲散,书信已失。重爻则已报过。

财兴世上,应无雁信之来。

凡占望信,遇父爻衰静,或空或伏,或有财动,或财爻旺临身世,皆主无信。

卦有动爻,化出父母生合世爻,即是其人传信也。如兄化出,朋友寄来类。

欲决归期之远近,须详主象之兴衰。

用爻旺相,归必速;休囚,归必迟。生旺墓日归;休囚死绝,生旺日归。

安静,冲动日归。

发动,即以本爻定其月日。

或入墓,或合住,以破墓破合日定之。

静而有冲者,以六合日断之;

动而克制者,以三合日断之。

代占,以应爻论之。远以年月断,近以日时推。

独发之爻,亦可推之。如子爻动,即取子日为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