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若卦有父母,遇本宫财爻又化一重父母者,不日间妻家又荐一师来也。

兄弟化出,则朋友荐来。动爻是重,已荐过矣;动爻是交,将荐来也。生旺日断之。

卦无父母,而遇动爻有化出者,不可言又有先生荐来。

本宫,其师即是其人荐者,如子孙化出,为僧道荐之类。他仿此。

母藏福德,僧家设帐于先年。

卦无父母,当看伏神,可知消息。如父爻伏在子爻下,其师前年必设帐于僧房道观。如伏在官下,必曾在职役人家教授

之类。若与世爻同宫,必与其家相近。与世比和,则与其主人相识。或生或合,非亲则友。,父伏世下,必是旧师。

搜索六爻,无过求理;思量万事,莫贵读书。

凡求师,不可专指道学之师。如欲投学,百工技艺,及拜僧道为师类,皆是。但师之主象不异父母,而学者主象,则不

可专取子孙一爻,当以世爻看之。

如隔手来占,须问是何人。如是来占者之朋友兄弟,则以兄爻为主类。皆要师弟二主,相生相合则吉;相冲相克则凶。父母要旺相不空有助,而月建日辰动爻无伤者,不拘是何艺业,必是高手。临月建,则是闻名者。衰则不济,空则难成。

世应宜生合,卦身宜旺相,二主不可伤,兄鬼不可动,如此则吉兆无疑矣。

若父母不临本艺之人,必非专门名家。如学拳光棍及木匠类,不临本爻,或震宫是也。父化兄,或兄持世,必先尽谢礼而后可成。间动生合,必须用变,化出文书,须立契券。

生僻字注释:(1)
【馔】读音:zhuan,四声。意为:饭食。(2)
【矜】读音:jin,一声。意为:自尊自大。(3)
【槚】读音:jia,三声。
【槚楚】意为:古代的棒杖刑具。(4)
【儆】读音:jing,三声。意为:让人自己觉悟而不犯过错。(5)
【擅】读音:shan,四声。意为:善于。(6)
【聃】读音:dan,一声。用于人名。这里指老子。(7)
【笈】读音:ji,二声。意为:书籍。

二十二、求馆: 附束修

学得明师,可继程风于满座;师非良馆,难期贾粟之盈仓。故欲笔耕,先须蓍筮。

世为西席,如逢父母必明经;

凡占书馆,以世爻为西席之位。如临父,其先生必是明经之人。世在乾坤离三宫,亦然。临官带贵,或本宫官伏世下,

多是秀才。

应乃东家,若遇官爻须作吏。

应爻为占馆东家主人。若临官,必是官吏户役人家;加白虎,则是病人;在三爻现,病在床;休囚受制,则有孝服在身;

加玄武,必与盗贼往来。

应临父母加勾陈,种田人家;加朱雀,读书人家;加白虎,宰杀人家;加螣蛇,工艺人家。

应临子属金,僧道作主;加朱雀玄武,是打猎人家;不然,则后生辈也。

应临财爻,更在阴宫,又临阴爻,而卦无官鬼者,必是妇人作主;有官则是富贵人家。财化财,财化子,做买卖人家。

若被月建日辰动爻制伏,乃是奴仆为主。

应临兄弟,平常人家;加朱雀,赌博人家;系本宫,弟兄姊妹家;系他宫,朋友邻里家。

若论住宅,依家宅章断。

临官兮少壮,休囚则贫乏之家;墓库兮高年,旺相则富豪之主。

应爻在临官帝旺爻,主人必然强壮。如临墓库,必是高年。五行无气,其家贫乏;五行旺相,其家富厚;重加财福,必然巨富。德性以五类六神参断。

值土火空,无父母;逢金水绝,少儿孙。

卦中六亲,即人六亲。然有两人系于一卦者,则彼此六亲宜不同矣。又当何以定之?不过生之理而已。

且如占馆,以应为东家。

应爻属土,火能生土,不拘卦中有无,亦不拘是财官父子,皆作父母断,生我者故也。

应爻属金,金能生水,不拘卦中有无,亦不拘财官父兄,皆作子孙断,我生故也。

如火爻旺空、冲空、动空,主父母不全,衰空必无父母。火化火,两重父母。带官鬼旺,以贵断,衰以病言。带兄弟,其父好赌博,无廉耻,欠学问。带财爻,其父不富厚,则业贸易。带子孙,其父则甚慈善,慷慨有为。余皆仿此。

但不可以六爻总看,当以在应宫者为彼六亲,在世宫者皆我六亲也。

一宫三爻,只余二爻,此宫不现者,不可遂断为有无,惟空亡乃是真无也。

其贵贱寿夭,性情容貌,依常例推之。他如兄弟妻妾子息,亦仿此推之。

不拱不和,决定主宾不协;相生相合,必然情意相投。

世应二爻刑冲克害,异日宾主不合。加以兄官发动,大凶之兆。若得生合比和,情意必然相投。生而化克,始和终不和;冲而化合,始疏而后密。世与子亦宜生合,则师弟间恩义兼尽。若见冲克,亦多不睦也。

财作束修,不宜化弟;

占馆以妻财为束修。旺相多,休囚少。要知斤两,以生成数推之,生旺倍加,绝死减半。在阳宫以生数断,在阴宫以成数断。今人但言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而不言六七八九十,是举其生数,而遗其成数也。

独怕兄弟发动,或财化兄,主束修不皆入己,必有人抽分费用。不然,则有名无实,亦不能尽取之也。财爻无气,而遇月建日辰动爻生扶者,束修虽不多,四季节礼反周备也。

易云: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生也。

父为书馆,岂可逢空。

占馆,不可以父母为师,当作书馆论之。旺相有气,则有好书馆。卦无父或落空,必无书馆,事亦难成。

若占其年书馆有无,全要此爻出现,有气不空,必然有得。更得应来生合世爻,自有人来延请;世爻生合应爻,及父爻,必须自去访求,无人相请。

卦无父,而动爻有化出者,不意中有人推荐也。若父化父,必有两处书馆,卦有两爻亦然。

馆有定期,而遇父化父,馆必两处。本宫化入他宫,由近及远;他宫化入本宫,自外以入内也。

鬼动合身,须得贵人推荐;

官鬼发动,当有间阻。然来生合世身,又主其馆必得贵人推荐,而后可成;应如克世,父或落空,虽荐不成。

兄兴临应,决多同类侵谋。

凡占学馆,应持兄动,必有同道之人争谋其馆;兄临卦身亦然。若在间爻动,冲克世,则主有破说,其事难成。

官如藏伏,应无督集之人;

鬼能生扶父母,故占馆以此爻为纠率子弟之人。若不出现,或落空,必主无人聚集生徒,以成学馆。其事难成,又主无人推荐。若空而逢冲,伏而提起,必须央浼其人,方许出来纠集。

应若空亡,未有招延之主。

应爻空亡,无人延请。更若父不出现,或落空,必难成就。应爻动空化空,是假言作主也。不然,亦主不终其事。

凡遇父母临身,或遇动来生合世身,大吉之兆,主其馆易成。有此象而应空鬼动,虽有纠集之人,而无招延之主,宜自开馆。若鬼爻空伏,而应来生合,虽有延请之家,而无纠集之人,宜有招致。

动象临财,难称意;

文书为占馆用神。若遇财动,则被克坏。未成者,不能成;已成者,不遂意。世身日月皆忌临之。若得父持月建,或临生旺,庶亦可成。

空爻持世,岂如心。

卦中父母出现,应来生合,而世爻空亡者,非馆不成,乃是自不上前,或虽成不去也。应不生合,父母重叠,而世爻空亡者,为有别馆,故不成此事。无故自空,必不可成,虽成终不如意。

身位受伤,虽成不利;

世身被月建日辰动爻刑克,虽有可成之象,日后亦不称意。如鬼爻刑克,有官非疾病类。

间爻有动,纵吉难成。

间爻动,事多阻隔,故难成。

鬼或化兄,备礼先酬乎荐馆;

凡遇鬼爻动出兄弟,必得礼物先酬荐馆之人,则可成。兄临世身,亦主先费财物。兄临应上,则是东家好利,必得礼仪馈送,而后可成也。

世如变鬼,央人转荐于东家。

鬼爻出现,而世又化出者,必须再得推荐,乃可成。卦无官,而动爻有化出者,初未有人推荐,亦必待央人荐之,则可成。若鬼化鬼,父化父,又主反复难成。

世无生合,谩(1)看白眼之纷纷;

凡遇应不克世,父母不空,兄鬼不动,而月建日辰动爻,并不生合世爻者,其事可成。但主人不钦(2)敬,皆以白眼待之也。

福或兴隆,会见青矜之济济。

占馆以福爻为门生。旺相多,休囚少。空亡不上卦,虽是其人作主,未必其家子弟也。子化子,生徒必多。带杀动来克世,日后恐有操戈入室者。

衰逢扶起,日加鼓箧之徒;

子孙旺相,却被日辰动爻刑克,主生徒始虽多集在馆,日后渐自减少。子孙休囚,却系日辰动爻生合扶起,则主始虽不多,开馆后日渐增进也。

动遇冲开,时减执经之子。

子孙爻动,固是吉兆,若被日辰动爻冲散,其徒必有背师而去者。如被世冲散,是先生叱(3)退其徒,非弟子自背其师也。子孙动变空亡,则弟子中有半途而废者,是歇学,非叛去。

逢龙则俊秀聪明,遇虎则刚强顽劣。

子临青龙,其徒必然聪明俊秀;更逢月建日辰生合,而又临金水爻者,必有颖(4)悟非常之子。若临白虎,则多顽劣不驯;发动,其性必野,难以教训。凡遇青龙,必有礼貌;遇白虎,必不尽礼。

阳卦阳爻居养位,座前有刘恕之神童;阴宫阴象化财爻,帐后列马融之女乐。

子孙在阳宫阳爻,而临胎养及金水二爻,旺相不空,有扶者,其徒必有出类拔萃,如刘恕之神童在门。

若在阴宫阴爻,而又化财者,必有女儿受学;不化财爻而在兑宫者,亦有女徒。

两福自冲,鬼谷值孙膑庞涓之弟子;子孙皆合,伊川遇杨时游酢(5)之门生。

卦有两爻子孙,俱动相冲,弟子中,必多不合;更加白虎螣蛇,数有争斗。若来伤世,必然责及先生。

如遇二爻俱来生合世爻,则门生自尽弟子之礼,尊师重传,必不轻背其师也。

世动妻爻,决主亲操井臼(6);

世临财动,是自炊爨,非供膳也。若占供膳,又主供得膳成。惟怕兄动,或虽不动,而持身世者,皆主供不成。

大凡占馆,遇财爻持世,又主西席家眷同至。

应生财值,定然供膳饔(7)餐。

财爻临应生合世身,定主供膳,财为饮食故也。若月建日辰动爻,俱带妻财,必非一家东道供膳,乃诸生轮流供也。财爻旺相,款待必厚;休囚,款待必薄;财化子,必丰洁;财化鬼,无美味;财化父,必淡薄;财化兄,常食而已。

如索束修,可把妻财推究;若居伏地,还求朋友维持。

凡占取索束修,以财爻为主。若不出现,不拘伏在何爻下,皆主费力难索。必须浼求朋友,同行取讨,则或可得。

盖凡伏藏,须得月建日辰动爻,提起伏神,如同飞神,然后得出为用,故也。

出现不伤,旺相生身,名曰吉;入空无救,休囚化绝,号为凶。

凡占束修,得财爻出现,旺相不空,而月建日辰动爻,不带兄弟伤克,则不缺欠。更得财爻生世合世,大吉之兆。

若财虽出现,却被克劫,或居绝地,或空亡,或变出死墓绝爻,皆不遂意。

世持兄克,尤难取讨。得子孙旺动,亦好。

变出父爻,书债必然偿货物;

财动化父,或父动化财,主束修必无金银宝物,多是货物准折,乃有名无实之象。卦中兄弟更动,杂货物亦不尽得。

化成兄弟,砚(8)田定主欠收成。

兄弟乃劫财之神。若发动或持世,皆难入手。财化兄,有名无实,或得一半。卦若无财,遇兄化出,则主有人抽分。

身空应空财福空,必成虚度;

凡占束修,遇卦身应爻,及子孙妻财,或空或不上卦,主束修无得。盖财为用神,身为事主,应为诸生父兄,而子孙又生财之神,今皆空休,其能取乎?故成虚度。

日克月克动变克,恐受刑伤。

月建日辰动变诸爻,皆来刑克世爻者,占馆必不可成。占束修,恐被诸生父兄呵责,宜慎之。

鬼化财生,非讼则学金休矣;

卦中无财,而遇兄鬼文书乱动,有化出财爻,生合世爻者,必须讼诉公庭,然后可得束修。官爻独发生世合世,亦然。

子连父合,因学而才思加焉。

凡占学馆,世若衰绝无气,而遇子孙动化,父母生扶,合起世爻者,主先生才学本不克赡(9),因教训子弟,而其才思日加进益。卦有财动则不然。

生僻字注释:(1)
【谩】读音:man,四声。意为:轻谩,没有礼貌。(2)
【钦】读音:qin,一声。意为:敬重。(3)
【叱】读音:chi,四声。意为:大声责骂。(4)
【颖】读音:ying,三声。意为:聪明。(5)
【酢】读音:zuo,四声。意为:客人向主人敬酒。(6)
【臼】读音:jiu,四声。意为:舂米的器具。(7)
【饔】读音:yong,一声。意为:熟食。(8)
【砚】读音:yan,四声。意为:砚台。(9)
【赡】读音:shan,四声。意为:丰富,充足。

二十三、词讼:



小忍不惩,必至争长竞短;大亏既负,宁不诉枉申冤?

欲定输赢,须详世应。

卦中世应,即状中原被告人,须看此,则两边胜负可知。

应乃对头,要见休囚死绝;世为原告,宜临帝旺长生。

占讼:以世为原告,应为被告。若被告占,以世为自己,应为对头。应旺世衰,他强我弱;世旺应衰,我强他弱。逢兄遇鬼,虽强理短;临财持福,虽弱理长。

相克相冲,乃是欺凌之象;

世爻刑克应爻,未必我胜,乃是欺他之象;必得鬼克应爻,方为我胜。应爻刑克世爻,未必他胜,乃是欺我之象,必须鬼克世爻,方为他胜。世应遇三刑六害六冲,两爻俱动者,是鹬(1)蚌相持之势,两不相让之象。

相生相合,终成和好之情。

世应生合,原被有和释之意。世生应,我欲求和;应生世,他欲求和。世应虽生合,而变爻刑冲者,口和心不和也;世应虽冲克而变爻相合者,始不和,而终和也。生中带刑,合中带克,而动空化空者,俱是假意言和,未尝信任之也。

世应比和官鬼动,恐公家捉打官司;

世应比和,亦是和解之象。卦无财,或落空,是财用不给,而欲和也。但得子动,月建日辰不相刑克,必成和好。

若世应生合比和,而官鬼却动者,主官府捉打官司,不依和议。鬼爻休囚,是主词人刁蹬(2)。若有制,终成和议。

卦爻安静子孙兴,喜亲友劝和公事。

世应生合比和,而六爻安静者,不劝自和。世应虽不生合,而子孙发动者,必有劝和之人,和释两边也。

与世同宫,及世爻化出,是我亲友;与应同宫,及应爻化出,是彼亲友;在间爻,则是中证人也。

若被世应动克,或鬼旺福衰,虽或劝和,不能依允。卦无子孙,及落空亡,必然无人兜留。

世空则我欲息争;

世空我欲息争,应空他欲息争。世应俱空,两愿消散,未成讼。世空告不成,应空事无头绪。初告状,世空,必有悔心,或遇变故,官司不理;应空,到头走闪,不成讼。世空恐无主意,不能取胜;应空人不能齐,或对头躲闪,不能结讼。

应动则他多机变。

世动我必使心用谋。若化鬼,或化兄,回头刑克,反为失计。应动他有谋略,加月建,必有贵人倚靠;反伤世,必致大祸,宜世空避之则吉。

间伤世位,须防硬证同谋;鬼克间爻,且喜有司明见。

间爻为中证人。生世合世,必然向我;生应合应,则必向他。与世冲克,与我有仇;与应冲克,与彼有隙。若旺爻生应,衰爻合世,是助彼者有力,助我者无功。或静生应,动克世,是向彼者虽不上前,怪我者偏来出头也。

若冲克之爻反去生应合应,或与应爻比和,须防彼与中证人同谋陷害;若得鬼爻克制,或被日辰冲散合住,是官府不听其言,我得无事。间爻若受三刑六害,冲克,中证必遭杖责。

身乃根因事体,空则情虚;

卦身一爻,乃词讼根由。旺则事大,衰则事小;动则事急,静则事缓。空亡不出现,皆是虚捏事故。飞伏俱无。毫厘不实;旺相空亡,一半真假。

要知为何起讼,以所临六亲断之。

如临父母:是田房树木,或为尊长起讼。

临兄:争财斗殴,门户役事,或为兄弟朋友起讼。

临子:是渔猎六畜,僧道医药,卑幼起讼。

临财:是婚姻财物,妻妾奴仆起讼。

临官:是撇青放火,人命贼盗官灾,或功名徭役起讼;妇人占,必为夫事;若临螣蛇,则是被人牵连之事;持世切己事,临应他人事。

父为案卷文书,伏须未就。

卦无父,案卷未成;父母旺空,文书未就;休囚空亡,其事不成。如带刑爻,或临败病,必多破绽。化财亦然。化兄还欠笔削。死墓衰绝,皆不济事。

若被月建太岁冲克,上司必要驳。太岁月建作合,上司必吊卷。有冲散,或克破,皆不依允。



鬼作问官,克应则他遭杖责;

官为听讼官。克世我遭责,讼必他胜;克应他遭责,讼必我胜。世应俱被伤,原被皆受责。若鬼爻虽刑克,而文书却有情,杖责须有,罪名则无。

日为书吏,伤身则我受刑名。

日辰能救事,能坏事。原被皆要此爻有情,则必有人看顾。若临庭争讼,则当以此爻为吏书。生合世爻,于我有益;生合应爻,于彼有益。冲克应,冲坏彼事;冲克世,冲坏我事。

又如鬼动克世,而得日辰克制,冲散合住者,是官府有怒于我,却得傍人一言解之,而得宽宥也。

逢财,则理直气壮;

占讼,以财为理。临世我有理,临应他有理。临世而休囚死绝,我虽懦怯有济;临应而鬼来刑害,彼虽有理,而官府不听。若遇兄,则主不能分辨。

如占下状,则财为忌爻。或发动,或持世,或值日辰,或带月建,皆主不成。

遇兄,则财散人离。

兄弟,破败耗散之神。若在身世爻上,事必干众;动则广费资财;更化兄,或加白虎,必主倾家荡产,财散人离。临应爻,则以彼断之。

世入墓爻,难免狱囚之系;

世爻入墓化墓,或临鬼墓,卦象凶者,必有牢狱之祸。墓爻衰弱,是箍(3)禁笼中。临白虎,在狱有病;自空化空,死于狱中。



官逢太岁,必非州县之词。

鬼在本宫内卦,本州本县词;本宫外卦,事在本府;第五爻,抚按三司;六爻,事干省部。

外宫外卦,必发于外县他州官问。官逢太岁,必干朝廷;逢月建,必涉台宪。

内外有官,事涉一司终不了。

官不上卦,无官主张。内外有官,权不归一。主事体反复,必经两司,然后了事。不然,则有旧事再发,或被他人又告。官化官亦然。空则勿断。

上下有父,词兴两度始能成。

官父二爻不宜重见,主有转变不定之象,其事必主缠绵,率难了结。

如占告状,遇有此象,再告方成。若月日动变,诸爻俱带文书,重叠太过者,虽告数次,亦不能成。

官父两强,词状表章皆准理;妻财一动,申呈诉告总徒劳。

凡欲上表申奏,申呈告诉等事,皆要官父两全,有气不空,则准理,缺一便不成。

最怕财动则伤父,必不可成。若父虽旺相,财爻持世,或父动化财,皆主词理未善,宜更改可成。

卦无财爻,月建日辰带财,亦不能成。

父旺官衰,雀角鼠牙之讼;

父旺相,官休囚,词状幞(4)头虽大,事实细,故乃鼠才雀角之讼。父旺官空,或有父无官,主同状虽善,官府却不放告受词。

变衰动旺,虎头蛇尾之人。

凡世应旺动,是有并吞六国之势。若变入死墓空绝,乃先强后弱,虎头蛇尾之象。应以彼言,世以己言断之。

世若逢生,当有贵人倚靠;应衰无助,必无奸恶刁唆。

世爻衰弱,遇月建日辰动爻生合,必有贵人扶持,彼亦无可奈何。应爻遇之,是彼有人扶持,我亦不能制胜于彼也。间爻生合,可得中证人力。鬼生合,得官府中人力也。

无合无生,纵旺何殊独脚虎;有刑有克,逢空当效缩头龟。

应爻旺动,若无一点生合者,彼虽刚强有谋,乃是独脚之虎,不足畏也。世无生合,是我势孤无助。

若遇月日动变,刑克世爻,其象最凶。得世在空爻,谓空避。如讼未成,不告为上;若已成讼,当效缩头之龟,勿与对理可也。否则必遭罪责。应逢刑克而避空者,是彼有躲避之计,我亦不能施其谋也。

兄在间中,事必干众;

兄弟在间爻,词内干犯牵连众多。动则中证人贪索贿赂。冲克应爻,索彼之财物也。兄弟逢空,事虽干众,到官者少。化官伤世,若不用财买嘱他人,必被其害。

父临应上,彼欲兴词。

父母为文书。临世,我欲告理;临应,他欲申诉。动则事已行矣。化入死墓空绝,必不成事。若逢合住克制,必有阻留者。

父动而官化福爻,事将成而偶逢兜劝;父空而身临刑杀,词未准而先被笞刑。

凡占告诉,遇官父两动,其事可成。若父化子伤克官,或官化子刑冲父,必主身到公门,将投词而有人兜劝。

若父化空亡墓绝,官鬼刑克世爻,或带自刑,或被日辰冲克,告状且不准,先遭杖责也。

若官父皆旺,而有此象,虽被杖责,事必可成。



妻动生官,须用资财嘱托;

父母有气,不带刑害,不临败病,不被冲克,则词理中式,事必可成。若鬼休囚死绝,亦难准理。遇有财动生扶,可用资财谋干,然后有望。

若讼已成,卦有此象,必须用财嘱托官吏,姑待鬼爻生旺月日,方能成事。更遇子孙发动,仍复无气,虽费资财,亦无所益。

世兴变鬼,必因官讼亡身。

世持鬼,我失理;应持官,他失理。世变鬼,恐因官事而丧命;应变鬼,以彼断之。无故自空,亦有大难。

若世临鬼爻克应,或应临鬼克世,主两边俱有罪责。鬼在世,我做招头;鬼在应,他做招头也。

子在身边,到底不能结证;官伏世下,讼根犹未芟除。

卦身临福德,其事必不见底;出现发动,随即消散。若占散事,得子动或世空,皆吉。

惟怕本宫鬼伏世下,则讼根常在。目下虽不成讼,至官旺相月日,仍旧举发也。

墓逢日德刑冲,目下即当出狱;岁挈福神生合,狱中必遇天恩。

世墓鬼墓爻动,皆是入狱之象。若得日辰刑冲克破,目下即当出狱,不久禁锢也。

在狱占卜,最喜太岁生合世爻,主有天恩赦宥。月建生合,上司审出;日辰生合,有司饶恕;父母生合,必须申诉而后获免也。



若问罪名,须详官鬼;

凡卜罪名轻重,以鬼爻定之。旺则罪重,衰则罪轻。带刑加白虎旺动克世,金受极刑;火主充军;木主笞杖;水土徒罪。须以衰旺,有制无制断之,不可执滞。

要知消散,当看子孙。

要知消散日期,若福动鬼静,以子孙生旺月日断;鬼动福静,以官墓月日断。

二爻俱静,若鬼旺福衰,以鬼爻墓绝日断;福旺鬼衰,以冲动福爻日断。

二爻俱动,若福有制伏,则看鬼爻;鬼有制伏,则看制伏之爻。

见官日则专看鬼爻;出狱日期则看破墓月日,或生合世爻月日。

卦象既成,胜负了然明白;讼庭一剖,是非判若昭彰。

生僻字注释:(1)
【鹬】读音:yu,四声。意为:一种鸟。(2)
【蹬】读音:deng,一声。意为:腿和脚向脚底的方向用力。(3)
【箍】读音:gu,一声。意为:用竹蔑或金属条捆紧。(4)
【幞】读音:fu,二声。意为:头巾。

二十四、避乱 :附避役

人有穷通,世有否泰。自嗟薄命,适当离乱之秋;每叹穷途,聊演变通之易。因录已验之卦爻,为决当今之倭(1)寇。

承平日久,莫识乱离之苦。不幸海倭窃发,横行吴越之间,剽(2)掠村落,纵肆淫杀,不忍见闻。

数年以来,人情汹涌,避乱不暇。有在家而遭其烧劫者,有在途而被其掳掠者。或死非命,或致伤残,或夫妻之不顾,或父子而相离。割恩舍爱,惟命是逃。然则伯道之弃儿,岂虚语乎!

予赖卜筮,未尝遭遇,此因不幸中之万幸也。因以平日所验者,录述此篇,以为卜倭张本。而凡以患难之欲避者,亦仿其占。云:须凭五类,勿论六神。

世之占者,皆以玄武为倭贼,予则以官论。玄武倘临福德,亦作倭断耶。故凭五类,勿论六神。

鬼位兴隆,贼势必然猖獗(3);官爻墓绝,人心始得安康。

以鬼为倭者,鬼能兴灾致祸,倭亦伤人害物,故也。

旺相发动,势必猖獗,纵横出入,莫能御止;若得休囚安静,日辰动爻又不冲并,则安枕而卧,必无惊恐。

路上若逢,休出外;宅中如遇,勿归家。

凡占,以卦中二爻为宅,五爻为路。鬼在路上动,出外必遇,不如避于家中;在宅上动,必然在家撞见,不如出外避之。

动来刑害,从教智慧也难逃;变入空亡,纵被拘留犹可脱。

卦中鬼动,若不伤世,任彼猖獗,不遭其祸;如被刑冲克害,必难逃避。

若变入死墓空绝,则是虎头蛇尾,虽凶无咎之兆,虚惊则不免焉。若变生旺,妻财等爻,则为可畏。

日辰制伏,何妨卦里刑伤;月建临持,勿谓爻中隐伏。

官鬼动来刑克世爻,固是凶兆。若得动爻日辰克制之,或冲散合住之,皆谓有救,虽见凶恶,必不为害。

惟怕月建日辰带鬼刑克世爻,则虽卦中无鬼,亦必遭其毒手。月建为甚,日辰次之,出现则不可当也。

所恶者提起之神,所赖者死亡之地。

鬼爻伏藏,固是吉兆。若被动爻日辰冲开飞神,提起伏神,仍被其害。必得鬼伏死墓绝,或临空亡,则虽提之,亦不能起,方无事也。

且如甲申日卜得涣卦,六爻安静,又无官鬼,岂非吉兆?殊不知本宫己亥鬼,伏于六三空亡爻下,既已透出,又遇申日提起,且又冲克世爻,所谓变吉为凶,果被妇人引祸及己。盖申金乃离宫妻财,故也。

自持鬼墓,坟中不可潜藏;或值水神,舟内犹当仔细。

官父自持鬼墓者,如水土墓在辰,鬼在辰爻动是也。凡遇此象,不可避在坟墓中;土鬼皆然,虽宇宙之内,亦不宜也。木鬼:不可避在草木丛中;水鬼:不可避在舟中;金鬼:不可避在寺观中;火鬼:不可避在窑冶中;水化水,不可避在夹内;乾宫鬼化父,不可避在楼阁中,否则必然遇见。余当仿此推。

子爻福德北宜行,午象官爻南勿往。

官鬼所临地,倭寇出入之所,宜避之。如临午爻,勿往南方类。

子孙所临地,倭寇不到之处,宜往之。如临子爻,宜往北方类。余仿此。

鬼逢冲散,何须克制之乡;福遇空亡,莫若生扶之地。

取子孙之地为吉者,以其克制官爻也。若发动则取之。

若福静官动,而卦有冲散合住官爻者,即以冲合之方为吉。以其为得用之神,故也。

若卦无子孙,或落空亡,或衰静受制,不得其力,而鬼爻又无冲散合住之类者,则取生合世爻之方为吉;但不宜在鬼爻刑克冲害之地耳。

旺兴内卦,终来本境横行;

凡占倭夷到此地否,若官在本宫内卦发动,必到此地;在他宫外卦,则不入我境。内卦持世,值到宅边;内卦应临,虽来不入我室;卦身临之,彼此俱遭其祸。

动化退神,必往他乡剽掠。

官鬼发动,其势必来。若化退神,乃是往于他处劫掠也;如化进神,倭必速到,宜早避之。

官连旺福合生身,反凶为吉;

官爻发动克世,必遭毒手。若得化出子孙,或化子财,反来生合世身者,必然因祸致福。或得财物,或得子女。

阳化阴财刑克世,弄假成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