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夏应堂先生。上海名医也。夫医能活人。裨益社会不浅。然求学术之精。诚匪易事。或亦秉命有所维系欤。夏先生之命。金水居于年月。木火居于日时。各守门户。五行无悖。且标本平均。寒热燥湿停匀。得天独厚。自宜术追扁鹊。功同良弼。由来者渐非一朝一夕故也。考其行运,惟早年稍逊。酉运以后。负顺一帆。直至现行癸水正官运。仍是名通利达。已运堸己午未会成方南。似嫌火太偏重。除精神只乐之外。余无所胜。早退珂乡。颐养天年。是为上策。或从事著述。将毕生经验学识,公诸同好。一贯真传。亦足以寿万世云。



戊子

癸亥

庚寅

戊寅 九岁 甲子

十九 乙丑

廿九 丙寅

三九 丁卯

四九 戊辰

五九 己巳

此为洗冠生大实业家命造。冼先生赤手创办冠生园。范围由狭而广。所制粮果饼干。现已媲美外货。挽回漏厄。不可胜计。其精神既属可敬。其宗旨更属可钦。因由薛君介绍。来询休咎于余。余简为批曰。庚金生于初冬水令。地支水木林立。财重身轻。得力于时上戊土之偏印。制水帮身。功莫大焉。自必杀力胜人。思想锐敏。已往之运。泰半属火。生土而暖金。故如枯苗得雨。勃然兴之。又如疾风劲草。再接再历。四十九岁交进戊运。帮助用神。后来居上。更可翱翔云天。卓立伟业。辰运亦有喜无尤。己运稍逊。夕阳虽好。红不矣多时矣。



戊子

庚申

乙丑

壬午 六岁 辛酉

十六 壬戌

廿六 癸亥

三六 甲子

四六 乙丑

五六 丙寅

此为杜月笙先生命造。有以乙庚化金论者。窃以时上见午火。格局仅成其半。且远不符其声价。乙生申月。干透戊庚壬。财官印既同藏于申宫。又并藏于干头。斯乃贵徵。侠义豪爽。固是不凡。前运日新月盛。五十一之丑运。更进一步。造福社会。奚啻万家生佛。亦原于财。故有利人而利己也。再后丙运虽克庚金。幸有壬水制之。不足为虑。寅运以冲申为岂可许子不惮烦劳。趋吉避凶。建策终莫妙于退隐。今年岁运皆乙。妒合庚金。能者多劳。其奈无功何。



甲午

甲戌

丁酉

癸卯 六岁 乙亥

十六 丙子

廿六 丁丑

三六 戊寅

四六 己卯

五六 庚辰

此梅兰芳先生命也。全局木火太旺。喜日坐酉金。时得癸水。财杀清粹。兼带贵人文昌。自宜艺术独精。誉满天下。革中国之剧才。作梨园这砥柱。令界大王。当之无愧。惜行运未能媲美命局。所以仅享盛名。而无权爵。然晚来庚运资杀。空前绝后。恐不以令官终其身。变化飞腾。未可限量焉。今岁乙亥。印得长生。杀得旺地。现赴苏俄演剧。必須一番轰烈。宣扬中国文化。灌输东方艺术。所当厚望于君耳。



乙酉

庚午

庚子

丙子 六岁 己巳

十六 戊辰

廿六 丁卯

三六 丙寅

四六 乙丑

五六 甲子

六六 癸亥

或有以犹太富商哈同生庚。译为阴历,演成命局。浼余推测。虽未秘可恃。然察其八字。杀旺用印。固非凡庸之辈。但空拳致富。竟为沪上地产大王。实行运有以致之。盖自三十岁后。历行数十年水木财乡。所当豪门珠履。

贯按富贵人未必皆富贵命。或行运辅之以成也。反之贫贱人亦然。洵哉。孔孟所谓命也运也。运之朽粟陈。为地主领袖。称海内巨富。至于七杀少制。伤官无力,是以伯道无儿。子夏丧明。绝其后嗣。是亦画龙虽好。占晴未成。牡丹吐艳。绿叶少助耳。视命。似属更不可强矣。



庚寅

甲申

甲申

甲戌 三岁 乙酉

十三 丙戌

廿三 丁亥

三三 戊子

四三 己丑

五三 庚寅

辛未之秋。袁子寒云逝世。士林婉惜。郑正秋君以其年庚询余。余曾答诸新闻报新园林。言曰。初秋三甲。虽不得令。却得其势。庚金七杀。既旺且盛。堪谓身杀两强。惟乏火之制杀。印之化杀。大为缺点。 是以豪放不羁。崛强寡合。虽燕许文章。机云才藻。未获显贵。抑郁以终。行运仅丙戍丁亥之二十年。较为优良。名山事业。以此最宜。再后即梦幻泡影矣。辛未流年。官之混杀。又甲木入墓。纵不至修文道山。亦有勃然他变。孟子曰。莫非命也。诚哉是言。先获我心矣。



戊子

辛酉

乙未

己卯 七岁 壬戌

十七 癸亥

廿七 甲子

三七 乙丑

四七 丙寅

五七 丁卯

河南省政府知命子先生。示余商震总指挥之命造。余简为批曰。乙生辛酉月,杀重身轻。财星之两透。尤足为病,所贵者。卯未曾木局。帮身而制财。日主弱中有气。行运最喜比劫。遇印则印被财坏。不能化杀。未必尽美。逢食则有财当信此等命局。独喜乎比劫矣。丑运乃酉丑会成金局。故几濒于危。去年交来丙运。合杀最美。权爵更显。当不止为一方领袖。以后寅运继长增高。丁运虽善。以视丙寅。直如小巫。耳(一说丙子时。想系传闻之误)。



壬子

壬寅

乙亥

丙子 三岁 癸丑

十三 甲辰

廿三 乙巳

三三 丙午

四三 丁未

五三 戊申

钱翁以其少君警庸先生之吉庚询余。先生为海上篮球健将。在运动界中。颇负时誉。视其命造。新春乙木。甫得旺气。然见五水。不免飘浮。应赖寅中戊土制水为用神。时上丙火生土为相神。偏枯之避。一若无可贵者。然核其运途。早岁多比肩劫财之运。是以矫强果敢,体力加人一等。二十八岁后。一路火土。足补命中缺憾。正合乎五言独步所云。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财禄喜相随矣。显达前程。岂可限量。虽非富贵命。行得富贵运。当亦富贵中人也。姑志如上。以待后验。



甲辰

丙子

壬寅

辛亥 二岁 丁丑

十二 戊寅

廿二 己卯

三二 庚辰

四二 辛巳

五二 壬午

六二 癸未

此为挚友王君命造。十七岁来沪。就学金业。十九岁愤师友之敬束,自营标金。廿三廿四两年。盈财五十余万。兹已息影家园。称素封矣。视其八字。洵不偶然。盖壬水生于仲冬。羊刃当权。年月木火失令。似属凡庸。所妙日支为寅。时支为亥。乃木火之生地。且寅亥合。则木火之气愈贵。子辰会。则食神反得生扶。滴天髓所谓。何以其人富财气通门户是也。己往寅运。包藏一甲一丙。发轫云程。立志卓荦。固非常人所能望其项背。己运为正官。中逢廿三丙寅。廿四丁卯。两大火年。以济其美。自宜点金有术。一跃致富。卯运以来。流年平滞。不过保持仍旧而已。此后庚辰辛等运。每况愈下。还防波折。万不可再图徼幸。已运则敷演家声。发场蹈历。有更上层楼之可能。谓余不信。请观其后。



辛亥

辛卯

庚子

庚辰 九岁 庚寅

十九 己丑

廿九 戊子

三九 丁亥

四九 丙戌

五九 乙酉

此为千里自造。识者咸谓憾于无火。然春金固非当令。乏土之生。则且无根。纵天干庚辛林立。子平真诠云。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可见徒多比劫。而日元无气。非是真强。矧又亥卯会成木局。子辰会成水局。水与木皆有挫于金乎。火能熔金。有火固可显达。无火则一寒儒而已。然寒弱之金。逢微火当可得志。逢巨火则不胜其克。或且因贵显而惹祸殃。此孔子所谓过犹不及者是也。若云水木两局。财星甚旺。亦滴大髓所谓何以其人富。财气通门户者欤。无如身人任财。难免富贵贫人之讥。正合我今日之笔耕终夕。砚田枯涩者也。然则富贵皆无大望。我将永自韬养矣。尝以身弱之命。与身强之命相较。同走好运。同处美境。而其速率与份量。大相悬殊。身强者每远过于身弱者。此余屡试不爽。故益信拙造之身弱。恐终其身不过尔尔也。查行运。方今行至丑字。尚属顺利。将来戊宇或更进一步。子运恐厄于病。但盖头属戊。当无生命之危。于运少济。亥运伏枥。丙运以下。老更无为矣。



壬子

戊申

戊辰

辛酉 二岁

十二

廿二

三二

四二

五二

此吾邑钱翁之命也。出身豪富。重义轻财。晚年耗顿。卒弹铗于犹子门下。殊为戚敞鄙夷。兹者寿愈杖朝。凄凉孤苦。士论惜之。夫戊土生于孟秋。支全水局。时落辛酉。金水并旺而秀气流行。格局本非庸俗。奈日主太轻。身不任财。既有月上戊土比肩。从财则又不真。益以运皆西北金水。宜其丰裕春申。虽有三千珠履之名。卒流金空季子之类。亦足悲矣。刻走丁运。正印助身。本应否极泰来。然行诸太晚。不免美人犀暮之慨。以后已运更佳。或不致落寞以终。



戊戌

戊午

癸亥

戊午 九岁 丁巳

十九 丙辰

廿九 乙卯

三九 甲寅

四九 癸丑

五九 壬子

此乃某妓命造。幼孤为娼。廿五岁后。侍某显宦造室。讵以不知自爱恋一伶人。终被显宦所黜。兹则伶亦绝裾断交。暝二养女。仍操故业,夫癸生午月。财官并旺。惟天干三透戊土。争合癸水,日主用情,毫无定见。自是水性扬花。张三李四。坐下劫刃,足以帮身。苦无印绶,终如飞絮浮萍。飘流无定,查早年多火远。何善可陈,辰运冲开水库。宛若云开见日。惜乙卯运泄身生财,只如昙花一现。不免重作冯妇。以后甲寅运木土争战。不堪言状。寅运之会成火局。且恐不禄矣。



庚申

戊子

壬子

辛亥 二岁 己丑

十二 庚寅

廿二 辛卯

三二 壬辰

四二 癸巳

五二 甲午

六二 乙未

此王某之命也。自幼迄今。胼手胝足。庸役于余友秦赞臣家。未尝娶妻。孓然一身。幸侍主忠诚。故为秦氏三代苍头健限奴。余因好奇。曾视其命造。乃壬水生于仲科。三逢禄旺。所谓昆仑之水。可顺而不可逆。月上戊土。茕茕孓立。既不足以制水。反又激水之怒,庚辛两金。泄土生水。尤足为病,是真身旺无依,老健徒苦而已。四十七岁前。一派金水运。不转沟壑。而得温饱。已为缴天之幸。已运以还。运转东南木火。应见起色,据云。三十年来。已积蓄二千余金。且勤劳如故。其志可嘉。明年换入申运。申之助水。更形泛滥。保身以没。意中事也。



丁亥

癸丑

庚子

丁亥 九岁 壬子

十九 辛亥

廿九 庚戌

三九 己酉

四九 戊申

五九 丁未

嘉善沈恒甫君。雅好命理。时相过从。当示我一丐者之命(排列如上)。夫寒金喜火。所嫌支全亥子丑。北方水旺。又月干癸克丁火。五行无木。未得生化之情。一片寒凉之局。宜其蓬飘萍泛。沦落天涯。歌板临风。饭篮迎月。鹄形菜色。仰面求人矣。且运皆金水。继不为东郭乞食 。亦必为沟壑饿莩。设此等命局。运行东南木火。未始非季子买臣。由困入亨之一流,富贵贫贱。固系乎命。然运之芝枯盛衰,关键尤为重要。管子曰。寿之修短有数。命之显晦有定。要皆运会丰塞维系之。诚哉是言。我辈为人评命,对于运途之推敲。不可或忽也。



戊戌

庚申

己酉

壬申 九岁 辛酉

十九 壬戌

廿九 癸亥

三九 甲子

四九 乙丑

五九 丙寅

此为一僧侣之命。孙福堂为余言。是僧三岁父母双亡。七岁为舅氏粥入某寺。藩发昄依。按已酉日元。生于申月。支全西方。干透庚壬。金势猛烈。泄气太过。局中无火。只可用劫然戊土虚脱。用神无力。终以身弱伤重,无印为病,固生成寒微之命也。喜忌篇云。日干旺甚无依。若不为僧即道。今乃知向弱无依。亦黄冠客。空桑子之一流耳。九岁以来,皆行金水运。清净无为。孓然一向。鲜淑堪言。然以后甲子乙丑。水木之乡。亦不过谢绝红尘。砥砺清修。诵经礼佛。度其老纳生溽而已。甲运若不圆寂。可至寅运以臻乐土。



戊辰

戊午

辛丑

戊戌 三岁 己未

十三 庚申

廿三 辛酉

三三 壬戌

四三 癸亥

五三 甲子

此造产生甫经匝月。即遭夭折。初视之。杀印相生。不似殇孩。然重重厚土埋。藏脆嫩之金。五行无木。未得疏扬之利。一重午火,缺木之生。多土之晦。更夫能为力。滴天髓所谓气浊神柘者是也。渠父于产后即嘱余推算。并欲选一汤饼之期。余谓之曰。近则已未月。远则己已年。土势猛烈。兰摧玉折。堪为忧虑。后果于六月病亡。诚哉。命有定数。不可强也,客岁又见一命。与此造同类。惟为甲午时。土有木疏。宜其聪颖坚强。然未来庚运之冲甲。殊属不利。姑视其后。窃恐亦非寿徵耳。



庚申

甲申

癸卯

庚申 十岁 乙酉

二十 丙戌

三十 丁亥

四十 戊子

五十 己丑

六十 庚寅

前论印重身轻之命。生甫匝月。即遭夭殇。余曾于友人家得视一造。亦为印重身轻。但仅不良于行。体格尚健。兹已魁梧奇伟。有成人气象矣。夫癸水生于孟秋。重金五见。实鉴所谓金多水浊。亦满盘浊气耳。甲卯雨水,既时失势。岂能周旋于刀枪剑戟之中。命局偏枯如是,益以两岁辛酉年。冲去卯木长生。阴金阳金会合。其遭残疾宜矣。设非跛足。殃祸之变。或有更甚者,刻走酉运以戊寅年最凶。丙运以下。云开见日锦绣前程。未可限量。



甲寅

丁卯

戊寅

甲寅 十一 戊辰

廿一 己巳

三一 庚午

四一 辛未

五一 壬申

六一 癸酉

七一 甲戌

汪君以此命垂询。谓系亡友孙群之造。何以生前走火运大利。金运大败。申金运且作屈原汨罗以自尽。余曰。杀重身轻。设无丁印。何以自存。杀之太过。逢伤食制之不足。反激其怒。何如印绶生化之为美。此所以金运远不及火运也。申运冲寅。一金为三木所败。命遭不禄。亦所当然。夫杀重之命。正如盗匪侵主逢印。如遇仲连排难。足以斡旋两方。各不伤和。若逢伤官食神。而无力量。乃如忽至老弱残警。欲逮捕之。势必警匪相战。终于警为匪杀。反激匪怒。为事主者。则如栋折榱崩。其危不言可喻矣。故凡命中忌神太过只宜泄化不宜强制制之有力则益。制之不足则损,此亦余经验谈也。



壬午

己酉

庚申

丙子 八岁 庚戌

十八 辛亥

廿八 壬子

三八 癸丑

四八 甲寅

五八 乙卯

此潮州人郑君命造也。曩时请人批命。咸谓酉月庚申日。喜火锻炼。应用丙杀。有劝其涉迹政界者。前岁嘱余推评。余曰。庚金得禄旺于秋令。年干透壬。支会申子。水盛而居相位。丙火岂能敌相水而制旺金。五行缺木。丙更无力。杀弗能和,不如用壬水食神。以顺金势,并泄秀气。士而为商。庶乎近之。金水澄清。货殖余暇。致力名山事业。亦足以著述自豪。岂不快意。郑君领首应之曰。幼攻举子业。但终功名不售。年三十一。改营商务。则得心应手。尤以甲,运盈财最巨。并谓素上词曲。原将毕生著作。付梓问世。洵哉。评命择业。关键全系乎用神之斟酌。设郑君羡慕虚荣。而信用杀之一言。终身卷入宦海。恐一官半秩。且未得意。巨不惜乎。预卜寅乙两运。食神见财。营商获利。更有厚望焉。



癸酉

庚申

壬子

辛亥 八岁 己未

十八 戊午

廿八 丁巳

三八 丙辰

四八 乙卯

五八 甲寅

六八 癸丑

此命为两行成象。盖庚辛申酉西方金。壬癸亥子北方水。金水各居其半。两行相停。无火土混淆。益以壬禄在亥。庚禄在申。癸禄在子。辛禄在酉。又称交禄。洵贵格也。王元鼎嘱余推余。余曰。当必仕宦中人。决非凡俗一流。其清纯无疵。亦且权高位崇。廉洁有政声。汉代循吏。不是过也。余因询之王君。此命为何许人。王君笑而应之曰。先生言之诚是。惟其姓名。恕守秘密。政界翘楚之一耳。据闻四十岁前。栗碌鲜祥。辰运后。方见风云际会。盖早年一派火土运。火之克金。土之克水。大悖于格。自属坎坷。迨辰运之曾成水局。乙卯甲三运。木之泄秀。宜其平地声雷。登龙门而名高望重。展骥足以气吐眉扬。寅运冲申,虽有亥合。终属不利。幸勿恋栈。早退林泉为最妙。



辛丑

乙未

己亥

壬申 七岁 丙申

十七 丁酉

廿七 戊戌

三七 己亥

四七 庚子

五七 辛丑

此兰英史之命也。女史以善画名于时。已生未月。身主不弱。地支丑未相冲。天干辛乙交战。七杀为食神追制。不如亥中甲木正官。寄生于母宫火为美。应以官为夫星。时透壬财。则财以生官。而官不畏伤食克制。宜其英姿疯爽。艺术绝伦。益且夫子面美。诚得天独厚者也。戊戍十年劫财运。始而夫病几危。继则自身遇盗。亦云险矣。此后己运平滞。亥运以下。一路金水。蔗境余甘。颐养安逸。神峰通考载有一命。为辛丑乙未戊戍庚申。乃重土重金。而只有一木。正官受损太过。运至酉金。再克木。卒至自缢而亡。按此两命。一以有财。而官不受害。所以福慧双修。一以无财。而成偏枯之局。终自经于沟渎。不綦惨乎。总之。女命首重夫子两星。然求夫子两宫之并美。更非财星不为功也。



乙未

甲申

癸巳

丙辰 三岁 癸未

十三 壬午

廿三 辛巳

三三 庚辰

四三 己卯

五三 戊寅

漳州中央银行总理陆维屏君。精研命理。当示余二造。八字相同。惟年支日支易位而已。一即陆君本人之命。(排列如上)一乃其友。厦门交通银行某君之造。为乙巳甲申癸未丙辰。余曰。癸水生申月。母强子健。辰为水之余气。巳申又化水。身不为弱。甲乙丙并透。则木火金水相停。惟君造坐巳。巳内有庚金。日主较强,贵友坐未。未为燥土。并中藏木火。日主较弱。所以有异者。君喜逢木火。贵友喜遇金水。揆诸行运。都金水盖头。以论环境。或君不如贵友耳。陆君唯唯而退。



丙戌

丙申

乙巳

庚辰 三岁 乙未

十三 甲午

廿三 癸巳

三三 壬辰

四三 辛卯

五三 庚寅

此乃女命。乙生申月。时座庚金。夫星得禄。惜乎两丙一巳。克庚太甚。且五行少水。无印帮身。亦属偏枯之局。更以早年多东南运。故绿窗贫苦。落于寒微之门。初嫔木商,行届已运。忽失所天。凄凉特甚。三十五岁再醮某医。医本无藉藉名,得妇后。生涯激增。门庭若市。十余年来。盈财巨万。家境日隆。查此子之行壬辰辛三运。水金帮夫。或亦与有功欤。妇闻术家言。卯寅运皆多不利。因就询于余。余曰。卯运帮身。且盖头为辛金。不足为虑。庚运助官。晚境最优。寅运冲申。官根动摇。非自身歼灭。即夫遭不禄。尤以六十一岁丙戍年。危如累卵矣。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4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