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发用为支之财、日之鬼,求财可得。若发用是日之财,支之鬼,财将外人,自主破损。三传与日比者,原属众人之事。带刑冲破害者,则或争斗而得。财神旺相,而值空亡者,则可空手而求。太阴乘神适作日财者,财或无心而获。财乘青龙为自然之财及公门书籍,或钱帛柴薪,或出自侯门巨室,并羽衣炼客之财。

以下论十二神将:

乘天乙为田宅、牛马,或桥梁、远处之财,或出贵官尊长。

乘螣蛇为忧疑、惊恐、营运之财及赏赐、炉灶、管钥、弓弩、妇人。

乘朱雀为闹市、口舌之财,及文字、六畜、交易,或尊长、宫娘、善人、使臣、土上。

乘六合,为买卖、和合之财,及舟车、竹木或大夫商贩、经行、术士、沙门。

乘勾陈,为鱼盐、田土之财及文书、印信、宾质鳞介等,或二千石、书吏、恶人。

乘天空,为虚诈之财,及坟墓宅舍、印信、狱具,或出自宫府、长者、仆隶、空门。

乘白虎为道路、死丧、屠宰之财,及田园、湖荡、大麦,或兵卒、僧道、市贾、丧门。

乘太常,为衣服、医药、借贷之财,或羊酒,或出自贵人、长者、女亲、武职、老人。

乘元武,为楼台、仓库之财,或鳞介、畜物、溷厕,或小儿、经人、盗贼、防从中阻隔。

乘天后,为水利及酒醋之财,或出自妇女妻妾。

又《毕法赋》云:“传鬼乘财之险危。”为不正之财,或先鬼后财,或传鬼化财,或元武临财,俱是从危险而出,以不正得之。

附索债法

日为财,辰为债主,正时为欠债人,时上神生日,日上神生辰,或俱比和,或俱乘吉将,或辰上神克时上神,或类神发用索之即得。反此则无。知一、三交、转蓬、弹射、赘婿、重审课,俱主索债。

附借贷法

刚日视日上神,柔日视辰上神,丑寅乘吉将,可得。巳午缓而终得,酉戌乘吉将即得。未申无酉,卯辰男子嗔,亥子妇人阻。若类神财、爻旺相者,不拘此类。

附博戏断:

辰为主,干为客;支上克干利主,干上克支利客;支上旺相,乘吉将吉神者胜。如吉将不得地,被凶将乘旺刑在者反负。更观三传及年上吉凶。旬空方为孤,对冲为虚。坐孤击虚者胜。

贸易

日为人,辰为物。

买物则以辰为我,日为彼,用神为物。

卖物则以日为我,辰为彼,用神为物。

日传辰则卖物成,辰传日则卖物售。

日辰俱吉,则物贵而宜卖。日辰俱伤,则物贱而宜买。

日财旺相,物虽滥恶而必售。

日辰上乘青龙而日辰克之,物虽珍异而必获。

日用俱吉,货物得利。日辰发用相伤,得物难售。

日吉辰伤,物虽售而利少。日伤辰吉,售虽迟而利厚。

元武克日辰,买卖须防失脱。

见六达刑冲,防物损。

凡课传用神、类神旺相者贵,休囚者贱。

类神乘蛇而旺相,物虽贱而可居。

乘蛇而囚死,价虽贱而勿取。

类神与日辰相生,三传旺相,又乘吉将,或见成神,其物或买或卖,俱易成而有利。

若物类不见课传,虽见而空亡入墓,休囚无气,及与日辰相制害者,则买与卖均不成矣。

交易之地,宜于青龙所临之方。

三交、元首、无依、赘婿、重审、知一等课,并主交易。

四季为货,及月将加日,为末经报税私货。见鲁都加阴,或贵人乘马加支,勾陈乘月将加日辰,不可漏税。

稼穑

日为农,辰为田。支上所得神将为五谷类神。

日辰上旺相相生吉,休囚刑害克战凶。

日克辰上神,是耕耘灌溉不得法,故禾稻不茂。辰克日上神,禾稻虽茂,终成耗散,无益于农夫。

初传吉,宜早种。中传吉,宜中种。晚传吉,宜晚种。

类神入传旺相,收成者力。

日干扶类神者,勤则有收。

天盘丑为田,忌加临刑克休囚死绝之地。

又以登明加寅,视家长行年上得寅、申、子、丑为稔。辰未旱,虫灾。巳亥官事。卯戌半熟。午歉,及佃户欠租不偿。

土克日干,将得勾陈、朱雀,必争疆界。水克日干,将得勾陈,必争水池之类。

立春日,月将加立春时定四课三传,视太岁上何类神,乃以三传消息论之。视方隅者,亦详方上所得类神。木主谷及瓜果,土主麻棉大豆,水主稻及黑豆并菜,火主黍及赤豆,金主麦。

又月将加时视太岁上神,上下相生有气大熟。天上太岁临丑未及亥子之乡,旺相之地,大熟。临寅卯丰。临空亡刑克死绝,禾稼不登,虫灾。岁禄之方大熟。日上见魁罡歉收。又支传岁上初合者,大熟。不合或空亡无气者歉收。

又天乙临巳午大熟。临申酉少收。临戌亥荒,占圃更验。

又以太岁加正月节,功曹下为丰,传送下为俭。

再以月将加立春日时,视丰俭。入课传者岁稔,不入课传者岁歉。

又视用神见火旱,见金无收成,见水涝,见木土皆熟。

蚕桑

午为蚕命,木为桑,巳为筐,辰为箔,寅为茧,卯为丝,申为绵,各要旺相,兼乘吉将者吉。忌见虎、雀、元、阴、后凶将,

三传与年命相生者大吉,命上或三传见酉僵,戌黄,亥绝,子鼠伤,丑眠化,凡蚕命临此五辰皆不利。

又木神作朱雀,主争桑口舌。

六畜

日为人,天盘类神临处,地盘类神为物命。若类神临生旺之方,或日干长生乘吉将,则吉。临囚死墓绝之方,或乘凶将,则凶。

类神电报局临生日,或与日比,则畜当还主债。然自能长大,兴旺有益。

克日耗损不利。

日克物命,则难长大。日生物命,虽长大而无益于主。

类神入传为吉。类神临刀砧屠灶者凶。

酉为刀,卯为砧,子为屠,巳为灶,刀临砧者死,砧临刀者不死;屠加灶者死,灶加屠者不死。

类神乘螣蛇惊狂,非怪;乘白虎死亡;乘朱雀官司口舌;乘勾陈斗闹是非;乘元武盗窜;乘天空虚耗无成。

类神:丑为牛,寅为猫,卯为驴,辰为水族,午为马,未为羊,申为鹅,酉为鸡鸭,戌为犬,亥为猪。

占牛责大吉,临木病,临火惊,临水伏耕,临土家作,虎并自死,勾并触人,蛇并时灾,武并逃亡。

占鸡责从魁,临金水可畜,临未能斗,临丑自死或被杀,临辰戌祭祀,武并盗失。

占犬责河魁,临亥可畜,临子善捕鼠,临卯能猎,临巳午善吠,临戌咬人,带天狗作怪,并大杀尤紧。

占猪责登明,临旺相之乡,并太阴天乙为祀豕,临金木可畜,临土病死。虎并走失,蛇并惊亡,带天猪自食其子。乘六丁主作怪。

六畜走失论法:

各视类神所临之地为方向,离辰远者路远,旺相者尤远,离辰近者路近,囚死者尤近。

一说从类神所临辰至地盘类神本位,以休旺定其里数。

天乙顺以螣蛇为盗,天乙逆以元武为盗。视日辰上神能制螣蛇、元武则可寻,不能制则不得寻也。若三传内有螣蛇、元武及日鬼者,有人盗;传中不见,为自走失也。类神临日辰,当自归来。类神克地盘神者,脱逸。类神被下克者,拘系。若在被克囚死之地,更与虎蛇相并者,伤死。

奴婢

戌为奴,酉为婢。

太岁临奴婢或奴婢临太岁,大不利,非多病即遭刑。

以酉戌所临辰为奴婢宫,而视地盘之神生今日之辰者,可用,刑克则凶。

酉戌临之辰生干,勤力可用。克支懒惰无功。四课不备,进退两心。发用空亡,留亦不久。日辰阴阳中有类神,或天空戌、太阴酉旺相生干,干乘龙常,方得其力。酉戌阴干克干,仆欲害主。临支克支,作事过分。支遥克干,所主不仁。干遥克支,他意要去。辰酉相加,奴婢私和。德合刑同位,奴婢奸欺。德胜刑下人畏怯,刑胜备犯上害主。乘虎家宅惊恐,空亡盗走乡邻。螣蛇心怀不善。罡乘六合隐形。见蛇有疾。见武逃亡。。

不知奴婢行年,月建上神可代。从魁临太乙,婢能有为。戌空加寅午,奴仆有力。进气生旺,龙常禄马,纵移千里可托。丑未加临,倚势猖狂。破败空亡,秽浊僭滥。太阴加本日,无不合入传,冲克破空,必主淫乱。传送加日辰,外有私通。类神并虎雀,防其不善。退气囚死,蠢懒难言。

附走失占

视酉戌所临之方。酉戌临支,则自归。酉戌在日之阴,则匿于乡邻。在辰之阴,则匿亲戚。酉戌不在日辰二课者,远出。酉戌不入传,或乘丁马,及课斩关者,不获。酉戌所临,即其止处。若被克刑者,易获。

又日与初传为家主,辰与末传为逃奴婢。日上克辰上,初克末则易获。见空亡、岁月二破,逃者死于中途。天上三奸神方,追亡必获。

月将加时,视天罡。加孟,巳为奸神;加仲,末为奸神;加季午为奸神。宜就所临之下索捕。又阳作元武子寅辰午申戌,男子逃,当退数四位就其方寻之,即如闭口卦体。阴神作元武丑卯巳未酉亥,男子逃顺视天秤之方寻之。若女子逃,俱就元武本位寻之。

又以月将加逃时,男责胜光,女责神后,各就其下追寻之。又以三合墓加时,视魁罡临处寻之。假如亥卯日逃,以未,甲子日以辰加正时之例。

逃亡

空亡发用,逃亡不亡,逃日制武易获。元武克日,难获。加临刑克,未必归家。若是相生,早晚自至。天盘相生,尚且在彼;若见刑克,彼惧他往。天将入庙,勉强住彼。类临空亡,人行不住。传进长往,传退思往。乘马不定,乘丁不还。

蛇乘丁走失。武乘丁远行。神后乘丁,人当远去。天后乘丁,妇人逃走。空阴乘丁,奴婢逃亡。六合乘丁,子孙远遁。青龙乘丁,万里飞腾。

三传纯阳主动,纯阴伏匿。武能生日自归舍,武若生辰向友亲。

三传元武贼中处,刚日在中柔本辰。

凡不备、八专、元武自克、天乙日辰制元武者,逃不远;时加四季,逃者不脱。天网课见胜光,逃在目前。

捕获日期论法:

视末传所冲辰及地盘月建上,数至子位,为获期。又天乙所临辰,为败露日地。

伏吟为近元下位,反吟远避元冲辰。旺相行急死囚缓,用起比神阴在邻。传终下神寻必得,刑胜德神不可寻。德合刑冲逃自返,魁罡日墓莫追人。走时月将加临视,丑未子下捉之佳。壮夫丑下小儿未,妇人子下可追孥。寅午戌日戌加时,申子辰兮辰用之。亥卯未日未为准,巳酉丑日从丑施。此是妙门须记取,魁罡之下捉无疑。

欲知离者行多少,则以天罡用为要。魁去戌前若四辰,约行四里得官道。假令戌加丑位上,五八十三不谬妄。旺相倍因囚死半,休当本数非虚诳。占逃若须看其数,戌奴酉婢后武阴。太阴淫乱蛇横走,六合亲眷家庄住。天乙好人家里藏,天空朋党引诱去。白虎远行及死亡,勾陈勾干人留住。朱雀相生去投军,太常随却商人去。年作六合娼妇家,太阴隐匿变形骸。青龙杂艺邪党牵,神将类推逃亡路。

遗失

日为己,辰为他人,所失之物则视类神。

日上神克辰上神,又辰乘天空、元武,乃外盗也。辰乘太阴、六合,乃内盗也。

天乙顺行,元武不入课传,不临年命,及元武临处上克下,或下生上,乃自失也。天乙逆行,元武入传或临年命,及元武坐处下克上或上生下,乃人盗也。

类神与日辰生合者易得。三传有类神,或日干克类神者,易觅。不克者俱难寻。类神见于课传而不乘元武,不落空亡者,当于类神所临之地求之。

如失金器,类神是酉,酉加子,当于房内寻之。子为房故也。子加卯,则于房内东方寻之,卯属东方故也。

类神或见或不见,而乘元武者,物为人窃。

又视元武所临,在卯、辰、巳、午、未、申为白日盗,在酉、亥、戌、子、丑、寅为黑夜盗也。

又类神临旺相长生,物现在。临衰败囚死物不存。

凡传见盗气,主失耗。若三传见盗气,而年命上神能制之,则先失而后得。

以下歌诀:

此人在处两非求,彼自亡财疑尔偷。且将太乙加年上,其次便去看星头。

虚星立也为真盗,参宿加焉莫漫尤。用神若比亦云是,无比何须结怨仇?

欲知失物何人取,阳是男人阴是女。老翁与少看日辰,旺相休囚相类举。

丑物贵贱若为之,此则专心寻正时。吉神并者良家子,凶神临者是贫由。

一家之内十人居,一人失物九人吁。以将加时看各命,行年元武复无疑。

捕盗

凡占财陷空亡者,元物临酉、戌、亥、子、丑、寅者,必因失盗。

捕贼之法,专责元武,然必先详课传,决其可捕与否,而后推之。

勾陈为捕人,朱雀为报信者,元武顺行贼奔逃,逆行则隐伏。元武不得有克之路,畏追捕也。若得生旺之乡,若前有天乙,则不敢行耳。

又生元武之处为来路,元武不行绝地。元武临地盘月将上,宜急捕。《毕法赋》云:“太阳照武宜擒贼。”是也。若日入以后时,则不以此断。

发用行年不能制蛇,或反见蛇者,贼既难攻,反多缠扰。

克盗神或克日鬼之辰为获盗之期。

元武内战,主分赃不均,自相告发。勾陈临日生旺,主盗贼自首。元武乘协助煞,易捕。空亡自败,乘死气三日内败获。囚气一月方获。日辰克元武,一旬内获。

盗贼难捕论法:

元武在戌亥子,为度关过海,难捕。入墓难寻。乘二马元遁。

辰戌立于干支之上,而课名斩关者;在庚辛申酉日,尤真。

三传见日鬼而上乘龙合阴,及发用丁马者。

元武及三传皆相生比和者。

课体得游子者。

元武第二传为盗神,盗神上乘吉将者。盗神遁旬也。而天地盘比和者。

元武作日刃又临卯酉或克日者,皆不可捕。

传送猿猱,传见火神,可制。勾陈旺而克武,吏卒捕之不难。伏吟多藏。反吟多散。如逢隔角,隔手捕。课得连珠,贼众,或伏邻居。传贵顺进而难捕。传贵逆退而可追。武与日辰相合,家人引盗。武在日辰左右,邻里往来。元武克战空亡,不久自败。若入长生旺地,不可捕追。朱雀克制,鸣官。日辰制武,私捕。每月执破定危,元武乘之,败露。日辰见刃带煞,人物破损被伤。日辰俱被其伤,捕人不能自保。武不脱传,贼隐目前。三合为传,家亲为盗。阳男阴女,少旺老囚,休囚人必中年。孟少仲中季老。

贼隐何方法:

视元武阴神,若依闭口卦,又视元武逆数四神所临地上。盗神为贼处,元武所临为贼去。如武乘巳加申,阴得功曹,主贼从北来,往西南方,偷归东北之例。

盗神乘丁马,越屋而来。无马,则穿窬而进。乘戌亥从上而下,乘辰巳,从水道坑厕中来。

盗神论法:

子贼在北方水泽之地,东有桥梁墓。丑西有水畔楼台。亥前有神庙。午其家有儿女悲啼、不明之事。

丑贼在北方,近东或外邑之旁,或风伯雨师之庙,或前贤将军词内,或仓库之侧。若旷野则桥梁、平田、坟墓之前。

寅贼在东北方,林木之中,曲堤之所,或大木枯木、沽卖之家、城郭市观之旁。如作本日贵人,则吏家也。

卯贼在东方,大林茂竹间,屈曲水径,前有舟车,或近寺院,其家为竹木之工,或舟车之匠。

贼居辰,亦属东方,在隔冈岭处及冢阜之中,东有池塘,旁有漏泽之场。或潭沼渔猎之所,丹青彩画之家。

巳,贼在东南方,窑灶之所,或近卜筮孝服处,更有树木,其家系妇人主事。

午,贼在南方炉冶,铁匠,门侧有牛马之物贼其中,或其家贩鬻驴马,或巫家。

未,贼在南方近西,隐伏古冢内,向东四步或有井园,当闻歌唱,或其家牧羊,供奉鬼神,或沽卖之家。

申,贼在西南方,近则州县城墙,远则乡野冲要之地,大路之口,或邮亭马舍之侧,其家乃金石之匠。

酉,贼在西方,近则州邑城垣,或坑冶酒务之所,或近娼妇人家,或胶漆工匠之所,或近陵阜寺观。

戌,贼在西北方,州县营寨之所,垒土冈陇旅店,门前有猪犬,或奴婢之家。

亥,贼在北方,略近西,水边,或地名氵旁,及双溪双港之类。其家或曾为狱吏,内有楼台,或门首小儿赶猪,可向而得之。

而以天盘类神推之,然必视盗神天地盘比和,方可以此为据。如上下相克,则贼不敢留住,再观元武第三传可也。

又当以盗神所乘天将参决贼之所匿:

盗神上见天乙,旺相相生合,贼在宦家;囚死在贫民家。

见螣蛇旺相生合,贼在富豪家;囚死在凶顽丧屠家,惊恐之则获。

见朱雀旺相,贼在技艺家,相克在公吏家,囚死在兵卒家。

见六合,旺相生合,贼在市人侍从家,囚死在九流技术家,或妇女门前私情家,利诱则获之。

见勾陈,旺相生合,贼在吏典书生家;相克在囚徒家;囚死在善人长者家,或寺观中;相克必争财物,囚饮食而获;囚死在故吏家。

见天空旺相生合,贼在牙行干办之家,囚死或奴仆匿之,将自出。

见白虎,旺相生合,贼在兵卒押班家;相克在有丧之家;囚死,在囚徒家,或欲自杀。

见太常,旺相生合,贼在善人九流家;相克必因酒食财帛交关获之;囚死在僧道家,或丧服人家。

见太阴,旺相生合,贼在妇人家,囚死,在师巫尼姑家。

见天后,旺相生合,贼在贵妇家;相克在妻家知踪迹;囚死,在妇家,或在娼妓家,因朋友获。

又元武作太岁,贼在京师。作月建,在州县,或在勾栏。作禄马,在本处市井。

又亡神天目下,亦为盗之所在。

至于远年大伙,而不得其方向者,当于天目下索之。如天目在辰,辰加子,则盗在北方之例。

道里程途处远近论法:

亦以盗神天盗,用先天数定之。假如盗神是子,加亥,则子九亥四,旺则相乘为三十六里,相则合倍为三百六十里,休则本数为十三里,囚死减半,为六七里之类。

亦有此自元武数至盗神,一辰为一里者,然必须因盗之久近而定方向道里,或以官司为主,或以失家为主,如被盗未久,在旬内者,则以失家为主,而详其地里。若被盗日远,则以捕官司为主而详之。

占贼

克盗神之辰,生日干者,获原赃。赃匿何处,则视盗神所生之神。

寅为盗神,生巳,物藏厨灶炉冶中。卯为盗神,生午,物藏窑炕窠柜中。辰为盗神,生酉,物藏碓磨碑石下。巳为盗神,生辰戌,物藏近厕浴堂、廊庑垣下。午为盗神,生丑未,物藏墓田桥井中。未为盗神,生申,物藏城墙、神祠、羽毛之间。申为盗神,生亥,物藏楼柱、廪、厕之间。丑为盗神,生申,物藏窗楹、城库之侧。酉为盗神,生子,物藏沟渠、水道、石灰、笼匣之间。戌为盗神,生酉,物藏门户窟穴内。亥为盗神,生寅,物藏柱磉、神橱下。子为盗神,生卯,物藏舟车之间。丑为盗神,生申,物藏窗楹之侧,

其方向亦就所生神与位决之。如寅生巳,巳位东南,探求东南之厨冶。

盗者为何等人论法:

视元武所乘本位之神。乘寅为吏人或道士,或作彩画工事。乘卯为经纪人,或僧尼,或渔猎。乘辰戌为凶徒恶党,或军卒,或仆隶下人。乘巳为艺人,或炉冶人。乘丑午为旅客,或为巫,或为军官过路人及道途游食人。乘未为熟识人或道人。乘申为过犯人,或道人及商贾、奔走、役徒。乘酉为金银匠人及赌博花酒人,或人家婢妾。乘亥子为水泽人,或舟子,或积贼及曾相识妇女。

又如旺相为少壮,休囚为衰老。阳为男,阴为女。吉将并者,豪纵之人;恶将并者,贫猾之子。

其伙伴多寡,则视盗神隔武之位而数之。如辰为元武,加酉为初传,二传亥加辰盗神,中隔六辰,则定为六人。所谓“盗去本家知伴数”是也。盗谓神本家为元武,详盗神之旺相休囚而或损或减,或称本数焉。

盗为何等形状论法:

亦视元武所乘神以定之。

乘子是眼小身细人,面色青,体肥,女相,着黑衣,下淡黄而青。乘丑是大腹阔口人,颜丑唇撅,多髭,年方雄壮,着皂衣,下黄。乘寅是短矮美髯,大眼,面痣,或抱斑猫,或骑青马,青布。乘卯是骨瘦快走人,或面青唇缺齿露,身大头小,目大耳细,脚小,着深青衣,假作文人墨士之象。乘巳是瘦长面赤,能歌唱之人,或好詈骂讪谤。乘午是斜视身长人,面紫棠色,能疾走,若捕时,先见一赤马,后遇着青色衣人,头戴紫色物,便是。乘辰是目大骨粗须长,或腹大面长,相凶身伟人,着黄衣,中见绛青衣渔猎人之象。乘未是眼露头白,面黄腹大,须长好歌,妻能作酒。乘申是身材长大,而有痿痞病,面瘦少须,游手好闲,着黄衣,或着淡白衣。乘酉是身长面上有斑,小头阔口,声响,着雪白衣,黄兜肚。乘戌是颜恶多须,长颈大口,赤色,少发声,着半黄半白衣。乘亥是肥大丑面,青色,斜眼秃颈,驼背人,着破衣执伞。

以上所乘十二支论法,如遇数多,则以此等形状为盗首。

子属商姓,氵旁,或耿汪之类见类神。

捕人能否论法

则视末传与勾陈所乘之神,然亦不可并观也。三传中勾陈见,则视勾陈乘神;克元武乘神者,捕必得。勾陈作日刃或日德,或天罡,则捕人得力。勾陈生元武,或与元武比和,主捕人私通释放,受贿纵逃。勾陈与元武同,主捕人与盗为亲族,知情预纵。勾陈虽克元武,而彼旺相此休囚者,主贼党伙众,捕怯难获。勾陈元武作三合、六合,如此甲而彼己,此子而彼丑,及寅午戌之类,主捕人与盗同党,而不可得。彼作太岁,此作日时者,主贵贱尊卑不敌,而捕不得。彼生旺此墓死,主捕人病亡而不可得。元武克勾陈者,必不能捕。元武克勾陈而兼作日刃者,主捕人被盗杀害。

三传中不见勾神,则视末传。盖初传为贼,中为赃,末为吏,此旧式也。初传不得地,中末又能制,其贼必败。中传旺相比和,其物尚在;空亡休囚刑克者,其物不存。末克初者,捕可得。初克末,或末与初比和,及相生者,捕不得详不得之例。则当改捕,或添差而后可。又必审元武之神,如元武是酉,当遣丁命人捕之,火克金也,丙则合辛而不可捕。

捕贼克应论法

当视元武加临。

加子,贼方在庙还愿,有女同行,捕者行九里见女子欲泣而立,手拥瓶缶,问而知信;其贼轻盈若女。

加丑,贼在东北平田之中,有牛数头,与残疾人同居丧祸之家。捕者行八里,必有一阵旋风,或遇鱼鳖等物。

加寅,贼人奉道或看书籍。在大林茂树之中,捕者行七里,见一队猫儿,又遇一道士,问之方的。

加卯,捕者出门知信,行六里,有一人持伞来,似行者术士,问而知之,时有雷雨,或见兔狸过,或见新船车。

加辰,其贼裹头巾,著青鞋,自岗岭而来,项上亦有须。捕者行五里,见人持秤来,问而知信。

加巳,贼为炉铸铁工,住居大泽之内,双港之中。捕者行四里,必有赤蛇当道,或穿赤色衣人,旋舞而来,问之得信。

加午,贼在窑冶中,与善人说骡马事。捕者行九里,见人骑马举鞭而知音。

加未,贼在园林边住,三人共一归,门前有杨柳,有石块,后门有炉灶。捕者行八里,见人手把杨柳牧羊,问而得信。

加申,贼住深源造弹弓。捕者行七里,见贫子手执竹枝,问而知信。有猎师见,知其处,良久花马至,贼就擒矣。

加酉,贼伙中有姓陈者,住西方,有岩石,或出金银坑,或地名金锒,近寺观。捕者行六里,见一小儿骑牛,有数只鸦噪报信,良久有人打刀砧自败。

加戌,贼在西方大路开店,后者行五里,见牧羊人问之,见女婢知信。贼欲遁,恶犬伤,乃止。

加亥,贼好养猪,门前有恶犬,并有官者文书告未贴门上。捕者于四里内,遇人手把两鱼,问而知信。贼亦能渔,临获时有猪突身而来。

讼狱

占讼家人论尊卑,日为尊为客,辰为卑为主。

外人论先后,日为先起者,辰为后对者。

日上神克辰,客胜,利先动,及尊长。辰上神克日,主胜,利后动及卑幼。日辰上下或比和或相生者,讲和。更详旺相休囚言之。

用传为勘问官,克日利主,克辰利客。若主客比或相生者,宜和。

用上贼下,先起者胜。下贼下,后对者胜。忌魁、罡、巳、亥四神临行年日上,主囚系。三传克日凶,得冲则凶变为吉。末传墓无冲者,囚系。自墓传生者出狱。

伏吟未出狱,须在官鬼休囚及四绝之期。如寅申相加,巳亥相加之类。

忌见合多,主事不正及理难明,或官司不明,非理牵合,轻者成重。

用传见太岁,事必经年;见月建,事必经月。

又岁为敕旨,月为州司,日为县官。太岁得理遇赦,我生太岁小事成大,不可深犯。太岁克我者,灾固难解。我克太岁者,凶罪尤重。太岁入传,吉则宽宥,凶必禁锢。

讼方起,责朱雀;既具,责勾陈。入词而朱雀空亡无气,先讼者不利,被告者幸免。

勾陈克日,理难申雪。日克勾陈,控诉得伸。勾陈之阴,为天乙而生日者,必有尊贵悯怜。日上旺相,而勾陈白虎无气,可上书申雪。

天空加辰年命发用,或勾陈发用克日者,或用传见天狱、天牢、关管神,及临日辰年命者,必入狱。

用传见钥神、德神,或临日辰年命者,必释放。未遭囚禁,而用传先见钥神乾,主入而后出。

诀云:用关终钥无凶咎,用钥终关主禁制。魁罡临是日,多主迅速移动,未禁者防禁,已决者迨决而出,更乘凶将,及带血支、血忌等煞,主速遭刑见血。丑未临日,主淹滞。

丁酉日,酉加丁,名双丁插目,不利诉讼。主贵人咄目相视,反诘治罪。

太岁乘马,讼达朝廷;青龙乘马,勾陈用事,讼遍天下。天乙带刑合受克,入狱大凶。临寅卯,不理事。旺相事速了,朱雀闭口临旬尾也,冤曲难伸。勾陈与日同类比和,牵连留事。白虎闭口,讼不入期罹罪。青龙刑克为捧杖,六合刑克为枷锁。

歌曰:末逢囚墓而遭罪,死气传终必害身。日克勾陈讼必解,勾陈克日每遭刑。朱雀相生事得理,受制空亡可暂停。白虎并墓或刑日,获罪须知重不轻。游子带刑并克杀,千里徒流是远行。昼贵入夜贵不明,夜贵在日暗复明。空在贵上贵空脱,青龙生旺讼方兴。冬蛇掩目休兴讼,更有凶神是昴星。六合刑害遭枷锁,生气加身不禁身。夹定三传须要了,天喜乘时旺吉生。太常喜神恩救至,天德加临事已平。阴阳不备纯无畏,劫灾三煞最为凶。白虎丑上多疏失,天后天门关节通。

讼类:

官鬼乘天乙因公事,乘螣蛇因借贷,乘朱雀因文书,乘六合因交易,乘勾陈因争斗或田土事,乘青龙因钱财,乘天空因虚诈脱赚,乘白虎因死丧或争斗杀丧,乘太常因财帛及衣服,乘元武因偷盗事,乘太阴天后因阴私、孝服及妇人相争或奸淫事。

罪例

勾陈、白虎、朱雀克日辰年命者,有罪。岁月刑日、辰、年、命者罪轻;勾虎雀及岁月五马俱刑克者极刑。四重刑克者死罪。三重刑克者,军流,或狱病。两得刑克者,徒。一重刑克者杖。若三凶将化为吉神,有解救。三凶将递互相克者,无解化者各视末二传阴神也。传中见天后生日干,或日辰命年上见皇书天喜,有恩赦。

决狱法

月将加时,问官宜坐功曹或青龙下,置囚犯于天罡或勾陈白虎下,各视克制以定其位,更得元武无气而畏日旺,则囚不敢欺妄,吐实治罪。

渔猎

日为渔猎具,辰为虫兽水族。日上有气,辰上无气,斗加四季者大获。日上无气,辰上有气,斗加四孟者不获。登明加日辰者多获。又日为猎人,辰为捕具,时下为鸟兽,时伤大获。日辰时俱伤少获。太冲加日辰不获,加午逢猛兽,昴星伏吟无获。

辰上若逢勾与虎,登明神后事皆同。钓纶绕下便应获,不向滩头枉费工。用起青龙并六合。初传天后作丝纶。钓钩入水吞其饵,后被洪波掣锦鳞。传送为钩寅作竿,为缘天后合成圈。太冲若见名舟楫,上下相生取不难。垂钩撒网在汉湖,戌寅之地也应张。

疾病

日为病人,辰为病及病者所居。用传为医药。

又官鬼为病症及祟,白虎为病神。

凡尊占卑、父占子、夫占妻、兄占弟,视支上,生旺吉,刑害空亡凶。日上神克辰吉,辰上神克日凶。日辰上下相生,不药自愈,日上旺相有气,及初末传克中传者,有病无妨。支盗干气,虚危之至,未有不死。三传制鬼克虎者,虽重有救。用传克日凶。见三合六合及课得涉害者,病难瘥。三传皆财,病沉重。自夜传旦吉,自旦传夜凶。进连茹病愈,而传生旺者吉。退连茹病将退,然退入鬼乡绝地者凶。退入空亡者必死。三传俱日鬼者,病狂。末传见青龙者,有变症。四课日辰俱墓,发用复墓,或年命上乘墓者,刑冲吉,无冲昏沉,凶。用神入墓,日干入墓,及登三天凶。用神及日上年上空亡凶。鬼在鬼方无所畏,鬼落空亡不用忧,惟辰上空亡为病空,患者自愈。又须分别,暴病见空亡者愈,久病见空亡者凶。墓作空亡者死墓空则空以待死。

凡病者,十岁以下,五旬以上,得旺相气必死,休囚气无虑。

日上神克辰吉,辰上神克日凶。白虎生日干,或作日德解神者易瘥。日辰及年命上神克白虎,或白虎克日,而日上神克白虎,或白虎空亡,或白虎入墓,或白虎旺相不刑害,白虎乘申加午烧身,并吉。

白虎临日临入传克日辰或克年命,或辰上作白虎克日,或白虎乘死气死神克日,或白虎休囚带刑害,并凶。

白虎辰克病轻,日及日上神或年命上神生白虎病难愈。太岁作白虎主重丧,《龙首经》云:“岁刑白虎主重丧,来克干支必伤亡。岁克宅兮宅不祥,年命空亡祸未央。白虎阴神能制虎,生者安宁病自愈。白虎之阴不宜助,助生于虎终丧命。干同虎类久淹缠,阳神作虎病在左,阴神作虎病在右。”

虎上克下,及下生上,病在外或在下部。下贼上及上生下,病在内,当主上身。

虎乘金肺病,乘木肝病,乘土脾病,乘水肾病,乘火心病。九丑、三阴、魄化、天狱、察微、冬蛇掩目、二烦、龙战、鬼呼鬼作日墓,此等课皆防病。

忌见六墓:用神入墓三月用起水土神,六月用起木神九月起火神,十二月用起金神,临地盘墓上,或日辰用起水上神之类。日干入墓壬癸临辰之类。支入墓申酉临丑。行年入墓病者行年戌午寅而天盘午寅加戌,传得三合入墓。六墓中以用神、日干、行年三者为重。又忌见白虎衔尸临伏尸、白虎扛尸乘死神死气之类、哭神下泪临水位、浴盆有水见元武、元武收魂克日干、子持孝服临子孙爻、吊客持财临财类、丧车接轸临巳位、枯骨露形见白虎、伏殃缠绕,皆属凶格。

六处忌多见土木神将,丑未为墓田,寅卯为棺椁,魁罡为锹锄。传中见六合所乘神克日年命,亦为棺椁。行年上属元辰并白虎加临元辰即毛头煞,其法取阳男阴女本命对冲前一辰,阴男阳女本命对冲后一辰。

又久病忌见斫轮、驿马,盖修车以行,乘马以逝也。更见天乙入传者难治。制虎则吉。

以日干推求,遇子孙日为瘥,遇官鬼日为凶期。又神后为九泉之神。神后加岁支,男视罡,女视魁下,为死期。

又酉为殓神,视酉下所临神为死期。又十干之死神亦为死期。

十干死绝,甲乙日申酉作青龙六合名同类临绝受伤,凶。加日辰行年,亦凶。寅卯作龙合病作申酉,亦凶金囚。未加甲乙为天狱,凶。太阴并白虎伤日凶。亥加干父凶,子加干母凶俱日木脱气。辰戌丑未祖父母凶支克日本,大凶。有水制则吉。子女凶。食神乘凶将故也。

丙丁日亥子作蛇雀伤日凶,巳午作蛇雀亦凶。亥子乘元武神后加日辰,或伤日辰凶。四季加日更乘土将大凶。寅卯乘龙合加丙丁,父母凶,年老自占亦凶。巳午乘元后临囚墓之地凶。四季乘凶将子息凶。

戊己日,寅卯作乙勾常空加寅卯,或入墓,大凶。寅卯作白虎伤日,又克年命而无制,凶。寅卯并龙合加日,凶。申酉兼从革脱日,凶,或云土生于申,可祷祀。巳午螣蛇加戊己,父母凶;申作白虎父母,亦凶。申作蛇虎空勾,子息凶。

庚辛日巳午并蛇雀加日,或伤日,无救大凶。遇申酉入墓凶。巳加日父凶。午加日母凶。亥子乘元后加日,及课得润下脱气凶。亥子乘凶将,子息凶。

壬癸日辰、戌、丑、未加日,子亥带休囚,墓作乙勾常空在克。亥子乘天后加临辰戌丑未凶。墓加壬癸无刑冲及作空亡凶。寅卯或加龙合,或课得曲直脱气,占子孙凶。

十干配属人身:甲胆、乙肝、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庚大肠、辛肺、壬膀胱、癸肾。

十二支配属人身:子肾子午头面,丑未脾丑未寅申背肩,丑主左足。寅胆卯肝卯酉口齿,辰戌胃胳膊,巳小肠三焦巳亥为胞脐胁足,午心包络,未右肩,申太阳,酉肺膻中,亥膀胱。

类病:干临支生支,或生三传者,皆不善调摄,自取之病。四课不备者,气脉弱病。

五行发用:

用传见金主肺及筋骨。症为气满、痨瘵、疮毒,如加火为肺伤;用金终木,肝肺相残,流血。

用木主肝及四肢,症为风患,加土为走注,用木终土,为壅肿结聚。

用土主脾胃,症为腹痛水肿,加水为昏沉,用土终水为肠红泻痢。

用水为腰、肾、膀胱、足,症为寒病及下部暗疾,加火为往来寒热,喘息气急。加金为上气,加木为脾胃痛。加土为呕吐,用水终火为癨。

用火主心胸上膈,症为吐逆、发热、疮痨,加金为骨蒸潮热,加水为奔豚,用火终金为虚痨羸瘦。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5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