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诸天曹案吏承受勑命,颁行下界,仰即时宣布。违者针决,降入东岳差使。

  诸天曹案吏承受法官文牒,不即时奉行者,徒三年。

  诸天曹案吏遇下方申奏心词,不即时具检上进者。徒九年。□  诸天曹案吏应生民系托生而不与注籍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遇法官道士进下章表而不通进上御者,徒九年。故意延迁时候,使令不达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受民间财物一文已上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虽受法官差使,而违牒内所坐事件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非八节日不得给假。违者,徒九年。

  诸天曹案吏,生民受太上正法祕条,而不为便消黑簿,注名赤书者,徒九年。

  诸天曹案吏妄与生民消除黑簿,及增减寿数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见法官有功过者,即便抄上。违者,徒九年。

  诸天曹案吏法官职到七品者,不得书。过,以法官之罪罪之。

  诸天曹案吏被法官抽取文字及籍公案之类者,仰依法官所抽之文牒内开坐。如或依指挥而违时候者,流七千里。

  诸天曹案吏犯罪,如律所不载,仰原情定罪。

  堰堤神

  诸堰堤神妄以生民不能享祀,损坏堰堤者,处斩。财物一文已上者,分形。

  诸堰堤神被水神侵损堰堤者,具状诣东岳或行司申论。违者,针决,充替。水神故意放水者,仰擒所在水神前来者,听。若与水神通同者,分形。

  诸堰堤神不引水上渠灌浸,民田以致缺者,处斩。

  诸堰堤神,彼生民修堤而有不虞事生者,针决充替。

  诸堰堤神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苗稼神

  诸苗稼神,上天阴阳顺序而五谷不丰者,充替。以致生民粒食不给,针决。饥饿者,处斩。

  诸苗稼神妄以生民不能享祀,损害苗稼者,处斩。

  诸苗稼神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树木神

  诸树木神妄乱放令邪鬼魔神附其树木者,处斩。

  诸树木神主管分野,有年月深远,放令为精怪者,针决充替。伤人者,处斩。

  诸树木神,彼民间采斫竹木兴建寺观,或起立屋舍,而竹木伤损者,徒九年。

  诸树木神所管分野竹木能兴祥瑞者,转入山神,出官。

  诸树木神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碓硙神

  诸确硙神妄令确硙打人者,准土地律行遣。

  守尸神

  诸守尸神妄乱胁迫亡人,乞觅财物,及妄受生人祭享之类,并针决,流三千里。余准土地正神律。

  诸守尸神安妄乱转动生民死骨以左为右以右为左之类令生人不安者处斩。

  诸守棺柩神准守尸神律

  吊丧神

  诸吊丧神承受勑命,或阴水二司引进取生民,而错入人家者,处斩。

  诸吊丧神承受指挥而妄乱出入者,处斩。其余犯罪,并准正神律。

  雷神

  诸雷神妄被生民请召而下降,妄行威福者,处斩。若其被召而具状申禀得勑者非。

  诸雷神被勑旨降于树木上收擒毒龙之类者,不得惊动生民,违者杖一百。若惊动生民以致伤命者,处斩。

  诸雷神被法官文牒内坐说生民某不孝,仰雷神下降于其家烧杀者,仰执牒下天曹,看法官有申状,状达听而不得勑旨者,一面烧杀。

  诸雷神奉勑下降烧杀生民而错烧者,处斩。

  诸雷神不听雷霆司差使者,杖一百。故意,处斩。

  诸雷神被法官文牒差烧甚处树木以为法印者,仰依牒内所坐说施行,违者,针决充替。无雷火印而不降者,非。

  诸雷神不得勑旨妄乱震动,针决充替。

  诸雷神被法官呼召而不至者,杖一百。

  诸雷神不得劝旨妄乱,以火烧下地生民者,处斩。

  诸雷神被法官差于某年月日震动几声以为报应,及至某年月日时而不震动或震动而声数不依牒内坐说,或震动声数虽敷而不依时之类者,徒九年。故意违者,仰法官差神吏追取,重作遣。

  诸雷神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轻重断遣。只得从轻,不得失入。

  风部官

  诸风伯不得勑旨放风者,充替。

  诸风伯奉勑放风而伤苗稼者,徒七年。

  诸风伯受勑旨放风拔木而错者,徒三年。

  诸风伯放风吹损寺观庙宇屋舍者,针决充替。

  诸风伯放风雾令入生民皮肤病人者,徒九年。伤人者,处斩。

  诸风伯吹海龙出谷,飞烟毒气遍满天下,依草附木、损害生民及牛马猪狗蚕桑之类者,分形。

  诸风伯被法官道士申章进表放风吹荡奏章,灰烬飞起者,处斩。故意者,分形。

  诸风伯遇法官上真出入而不清尘者,处斩。不净醮坛者,加一等。

  诸风伯,应系民间香火烟气,须得吹入北中昊天收管。违者,杖一百。

  诸风伯民间进贡上真诚信而不驿传者,杖一百。章表申状者同。

  诸风伯正月一日及常月十五日不得放风有碍上真朝现。违者,杖一百。

  诸风伯犯罪,律所不载者,仰法官原情定罪。

  雨师

  诸雨师不得勑命而降雨者,处死。

  诸雨师奉勑旨行雨过时者,杖一百。

  诸雨师行雨损害生民苗稼者,徒四年。

  诸雨师遇上真仙官法师出入不扫洒者,处斩。不净醮筵者,加一等。

  诸雨师久不承勑命而天旱,法官有追召放雨者,须得往所管系诸司取禀,方得放雨。违者,针决充替。及不取禀而行雨,及承受文牒而不起,故意违戾者,分形。

  诸雨师降雨而不旱方降者,杖一百。

  诸雨师行雨损害生民花果树木者,杖一百。

  诸雨师,被法官道士申章进表,降大雨者,处斩。故意者,分形。

  诸雨师行雨而不遍满天下,及暴雨而害物者,针决充替。

  诸雨师遇上真朝现而放雨者,处斩。故意者,分形。

  诸雨师每月日午一时须得止雨,若承受得勑旨下,须稍稍行。违者,杖一百。

  诸雨师行雨,须得经三河方得放雨。违者,杖一百。

  诸雨师行雨破生民市易,并灌湿生民者,杖一百。伤人者,偿命。

  诸雨师犯罪,而条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五十一竟

  #1‘罪’下二字磨灭不清。依下文‘罪重者不过一百日夜’例,似应为‘轻者’二字。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五十二

  太上混洞赤文女青诏书天律

  神吏符使

  诸神吏符使既受勑命法官驱使,无故而杂科坐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受牒及指挥前往捉神鬼及治病驱邪,不依所限时刻者,杖一百。过三时者,针决,流三千里。昼夜,处斩。治病驱邪而不用心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追捉鬼神而不尽类者,徒三年。

  诸神吏符使前往擒祟而受赂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被呼召而应对迟缓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无故胁迫鬼神者,杖一百。邪神淫鬼者,勿论。

  诸神吏符使故意放祟逃窜者,以鬼罪罪之。

  诸神吏符使前往治病而返加祸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被差镇守他人屋宇而不去者,处斩。去而放祟克害人者,针决,流七千里。邪祟伤人者,分形。

  诸神一吏符使相争鬭者,杖一百。词曲说者,流一千里。鬭死者,偿命。

  诸神吏符使考问鬼神情罪,而以人情者,杖八十,再三犯者,流七百里。

  诸神吏符使不得指挥而妄受民间财物享祀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差使守镇他人屋宇而返兴祸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出入而不随行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法官到处而放鬼伺候法官,及探行司公事者,针决,流九千里。故意希求财物引至令来者,一例分形。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申章进表,而不如法具朝服,并各处斩,从别关请。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所在处设醮而不整肃者,流三千里。无据而登坛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狱官而放鬼令走窜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承受指挥,依所限时刻昭报,如或法官未有寤寐,即于本司

  左右四相处申说。违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高声对法官及设辞应对,并各依抗法律断罪。

  诸神吏符使拒逆正法者,分形。

  诸神吏符使,遣符勑水而不在旁祇候者,所差官将及当直神将符使,并各针决,降入北院卑下窠坐。如是差官司已行下指挥而神吏符使故违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牒上写不候印者,须火急奉行,不得以常日为例。违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早晚两衙,及月一日十五日,须得列班唱喏。南院自列斑居左,北院自列班居右,不得差。违者,弹劾处斩。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须要严备狱器在前。违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飞斗而神吏倒持者,降入下班。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下罩法,而网罗不坚密者,处斩。因而鬼神逃窜者,分形。或违时刻者,分形处斩。

  诸神吏符使见法官以巾顶指前,或以丁立,或以直视者,须得非法勘鬼神,及严备器械违者,针决,降入北院卑下窠坐差役。

  诸神吏符使不得指挥而妄相唤其窠坐,处斩。

  诸神吏符使被呼召而交相应对,或当直神吏而不在法官傍,而乱替应对者,并各处斩。

  诸神吏符使勘断鬼神情罪,无论轻重,限三日案具,回申法官。违者,徒三年。公案不具,并不带随行取禀者,处斩。有疑难先得取禀,不待临时借口。

  诸神吏符使勘断鬼神情罪,只得失入,不得从轻。违者,针决,降入卑小窠坐。故意从轻者,处斩。因而乞觅财物而务欲推托从轻者,分形。

  诸神吏符使妄有放留鬼神而不取禀者,杖一百。乞觅财物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勘断鬼神而公案内令坐原赦者,处斩。仙官符使者,法官律定,审订而行,不得妄与原赦,如是果经天地原赦者,原定情罪。若赦前赦后并犯者,加一等。知赦而故意犯者,不赦。

  诸神吏符使勘断山魈木客者,公案内下法须得加一等。违者,徒九年。

  诸鬼神非用此律,但依常律。

  诸神吏符使伺候法官出入,而行司妄放鬼神入行司者,处斩。诸神吏符使差出或参随法官出入,见山魑木客而不即时擒者,以邪神魔鬼之罪罪之。

  诸神吏符使神差擒龙伏虎,而放令克害生民者,分形。

  诸神吏符使妄示外神吏正法及行司事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被差访问邪神魔鬼克害生民,而不具实申者,针决,流二千里。受财赂而不具实者,分形。

  诸神吏符使被法官出入,有城隍社令沿路土地等不迎送,而不申举者,针决,降入吏兵行伍窠坐。

  诸神吏符使承受指挥前往他人家擒祟而妄起动人先祖者,杖一百。乞觅钱物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知法官有灾而不能解者,徒三年。伺候法官爨隙而为灾,反鬭头聚议法官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侮文弄法,高下其手者,处斩。受鬼神情嘱而诺者,分形。

  诸神吏符使转官迁职而不申谢者,针决,降入北院卑小差使,令其引重至远。

  诸神吏符使被呼召吞食魔鬼邪神而不尽其妖炁者,杖一百。不为人吞收病炁者,同。

  诸神吏符使被差放火镕铁流灌鬼神而不即具备者,杖一百,再三呼召而不备者,抗法律断。

  诸神吏符使被差为病人回骸起死,拘留魂魄,而不火急宣力者,处斩。故意妄兴艰难者,分形。

  诸神吏符使见法官身中三尸作病,九虫为殃,仰即诛治。逆者,流四千里。

  诸神吏符使被法官申章奏表投状天曹,而故炁遏截,不解时即擒缚,送至天狱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被五岳四渎仙官正神具状,经行司称论事件,而不即时昭报法官者,针决。

  诸神吏符使五岳四渎名山大川正神仙官申贺,法官报启奏书并躬亲诣谒,而不即时通报及昭报者,准前罪。

  诸神吏符使被差寻骸骨精魅,而不依所在之处报应者,依弄法条治罪。

  诸神吏符使勘断鬼神,而非其职分妄有论诉者,徒六年。是其职分而泄与非职分者,并各处斩。

  诸神吏符使若遇法官尽差他处屯驻者,须得验认法官花押印记,及询问法官信任之神,方得前往。违者,并各降三官。承受文字者,斩。

  诸神吏符使虽被天牒差往它处屯驻,常日随卫精兵一千人,铁罩铁城,不得离去。违者徒九年,首领分形。

  诸神吏符使参随法官拜进表章,各于天门外祇候,不得分散行伍。违者,各降一官。首领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遇法官差使申奏文状关牒,沿路开拆,住滞时刻,揩磨污损者,处斩。

  诸神吏符使天地赦日不得考打狱内鬼神及追捉事件。违者,处斩。木客山魈者非。

  诸神吏符使见上天差官采访民间善恶及探法官所为,不得呈其恶簿。违者,徒七年。

  诸神吏符使若听为犯非法律及律所不载者,仰法官量其轻重断罪。

  生民

  诸生民毁谤正法,背正向邪者,诛五代,见身万事不遂,父母妻子咸受其殃,身没之后,送下酆都,万劫不原。

  诸生民恃势毁法官道士,克害良民者,减寿。已甚者,灭身,殃及九祖。

  诸生民以正为邪,以邪为正,谩骂法官,如此之人,身没之后,考入酆都,七祖九先咸蒙其祸,己身见在必多殃咎。如佩箓者,加二等。已甚者,校勘多寡增罚。

  诸生民,经文符篆所在之处腥言秽语者,徒二年。

  诸生民茹荤饮酒对上真者,徒六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生民病苦求觅符水而心不至诚者,徒二年。

  诸生民妄效法官步履星斗者,徒二年。履具人星者,减寿三年。法官道士加一等。

  诸生民狡猾为害于人者,九祖咸殃,身谢之后,沦没阴司,万劫不原。法官道士,见灭其身。

  诸生民建斋醮反不至诚者,徒三年。

  诸生民恃势毁坏寺观,毁僧骂道,侵害良民者,臧寿。已甚者,灭身,殃及七祖。

  诸生民将经书文字祕诀符篆入秽污之处者,徒二年。行法官道士加一等。

  诸生民咒诅天地日月,裸露三光,呵风指雨,怨咎天地者,徒九年。法官道士加一等。

  诸生民以灶下火烧香。对北小遗,破人持戒者,徒三年。法官道士加一等。

  诸生民妄祀神鬼及不干杞典神鬼,徒三年。

  诸生民不奏名姓传受祕法,而盗视灵文者,徒三年。

  诸生民不行正法,于家内盗藏祕法者,徒二年。

  诸生民怨望君相,不孝二亲,不友兄弟,不信师友,不睦夫妇,不恤贫穷及憎凌辱者,徒七年。甚者,灭身。

  仙官

  诸仙官失职者,降二等,除名,责下凡世七十年。

  诸仙官遇法官统制差使违时刻者,徒三年。

  诸仙官恃其官品尊崇,权柄至重,妄行威福者,责降凡世,除名仙籍。损一人者,偿命。

  诸仙官遇下方申奏,不能即时通违者,降三官,责凡世四十八年。

  诸仙官不听法官驱使者,依鬼神抗法律治罪断。

  诸仙官未奉勑旨妄行世间巡察者,徒三年。得勅旨而巡察违时刻者,责下凡世三百二十年,五生五死。及巡察而妄奏事者,处死。

  诸仙官按察诸曹及行法官不当者,以罪罪之。失入轻者,责阴司判官。

  诸仙官朝奏失仪者,徒七年,降七官。如官不及七品者,责阴司诸王。

  诸仙官巡察下方,妄有漏泄天机一分者,处斩。

  诸仙官下降监察斋醮者,仰有善恶即时申奏,不尽者,徒四年。

  诸仙官虽及九品官见行司官不回避者,徒一年。申奏而回避者,加一等。若八品以下者加二等。若高声抵对及不伏者,仰依神吏抗法条断罪。

  诸仙官遇下方法官道士申章进表,虽不合格而可以通进者,不得用龙头书刀点画,违者徒三年。错上四科而不进者,非。故意点画合格处以为救病者,除名落籍,责凡世,永不注名。

  诸仙官朝现班次差错者,除名,责受阴鬼官,永不朝见上帝。

  诸仙官所行不合条律者,仰玄都御史法官原情定罪,下方仰诸司法官留寄行司狱定罪申奏。若罪及三分者,一面断罪讫奏者听。

  诸仙官帝君三元及月一日十五日校录,只得言善不得言恶。若恶分数多者,用善一分赦贷恶一百分。全举恶者,徒三年。

  诸仙官帝君遇生民受箓行法,仰即时转籍入仙曹。违者,徒四年。日数过多者,降三官。

  诸仙官帝君被民间设斋醮有罪上申及关白者,仰随时下降,受香灯祭献。违者,徒三年。

  诸仙官帝君见行法官及同僚转迁者,须得具礼服展贺。违而不讲者,杖一百。

  诸仙官帝君巡察见生民杀牛供滋味者,追取魂魄,伺身谢之后,沦没幽涂,九祖同罪。得喫牛肉者,仰遣九祖为牛,令其常食先祖之肉,身谢之后,永没酆都,彼牛自死,而喫者减寿半纪。不知是牛肉而喫者非。

  诸仙官见生民有冤雠执对者,不待寿限,仰具状即时上进。

  法官

  诸法官所在去处,见水旱盗贼及害于人者狡猾之人,许令立便申奏,待天诛戮。违者,徒三年。若差官诛戮而其人不如申状之意者,加一等。若其人果如申状内坐说者,加二官。

  诸法官弟子骂度师者,减寿半纪。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传法见度师纯怀精粹不以师礼相待者,徒三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受法始勤终怠,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法官道士入坛关白上真,言语重叠,及朝礼菲仪,存念杂真,并以手触天门,先以右足登坛者,徒三年。

  诸法官道士能以太上祕咒文诀进章拜表,报应分明,道与他人者,减寿一纪。

  诸法官道士申状内说某时拜上朱章而某时不至者,徒九年。

  诸法官道士不得私祀神鬼,惟二月八日祭灶。违者,徒三年。故犯者,加一等。

  诸行法官职列七品者,录功不书过,若能进章表,知其官职恃而作过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以正法而为戏者,徒三年。

  诸行法官行法阳行阴报,不得始勤终怠,灭身,殃九祖。

  诸行法官被民间请符乞水,而妄人情艰阻者,徒六年。被请符而反轻正法不给付者,非。

  诸行法官被人阳病而故意行阳符,阴病而行阴符,或左煞而右生,有伤于人,徒九年。如未有昭报,不辨阴阳者,非。

  诸行法官妄以行法增崇一言,毁及同僚应行法者,徒三年。如辨论公事曲直及探正法而争者,非。

  诸行法官妄以正法传之非人,意求财利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行持不精,到处行役神吏,不择纸笔便写符勑水者,天司夺养道之资,令使见身穷窘。

  诸行法官非时妄动神吏,侵害生民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无故不得妄入正神庙宇,及持正法而妄擒正神者,徒二年。如是法官出入正庙前后不迎送加罪者,非。

  诸行法官受民间词状而不即时行遣者,徒一年。如状不合格式者非。

  诸行法官出入民间私祀邪神婬鬼者,仰即时行遣神吏擒缚,依律断罪。如或见闻而不根治者,徒三年。

  诸行法官持科奉戒而或犯者,徒七年。

  诸行法官非斩鬼神而口中称急急如律令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篆符而以笔头指左者,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勑水而以水左转者,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妄以正法示之非人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篆符故意倒书横写,及朱书不从左,墨书不从右者,徒一年。

  诸行法官奏弟子行法,度师北院出官者,令从北院出官计衔。南院出官,令从南院计衔。违者,徒八年。

  诸行法官奏弟子行法,看其人心术正方可保奏。如或人情或势力而乱奏者,并各徒三年。若得其人者,补三官。

  诸行法官奏弟子名姓,用庚申甲子二日保奏,不论有无合入,并得参佩正法,及便宜申请令人四五品官者听。

  诸行法官非庚申甲子日,而辄欲申请非次迁擢者,并各徒九年。再三申请者,减寿半纪。

  诸行法官传弟子正法者,须得已身佩受一千日,方许保奏。违者,除名落职,徒三年。

  诸行法官补奏弟子衔位,籍注左判官方许补右判官,左大判官方许补右大判官。违者,并各徒九年。知而保奏者,并各除名,灭身,殃三代。

  诸法官职列八品者,许奏左大判官。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五品者,许奏七品官职。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四品者,许奏六品官职。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四左相者,许奏上宰。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真人者,许奏酆都使。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四相者,许奏左右卿。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九天诸使者,许奏翊卫仙卿。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仙卿者,许奏斩邪使,伏魔等使,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仙诸司君者,许奏上宰及真人并判酆都等使。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帝君品者,许辟奏五岳四渎等官,及充替应有司仙官鬼官者许。

  诸法官职列高真者,许奏洞阳等帝君。违者,准前律。

  诸法官职列上章典者,许进章表。违者,徒六年。

  诸法官不受都功箓者,不得申黄刺及进章表。违者,徒三年。知而故犯者,灭身。如或不知者,积罪,后贯盈,差三官追取,令使万劫受罪,或入石炭等狱。

  诸法官及道士俗人受正一箓者,方许关行文牒及申黄刺。违者,徒九年。

  诸法官职列七品,不许牒天曹并五岳,及六品官方许。违者,减寿半纪。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法官职列南司及品官者,许便宜申奏。

  诸法官职列北司及品官者,许迁入南司,从别计衔。违者,除名落籍,举过不论功。

  诸法官职列九品者,不许牒地司,及八品方许。违者,徒二年。

  诸法官及道士俗人六戊日而烧香进章上表关申天曹者,灭身。知而故犯者,殃及九祖,风刀万劫不原。佩箓者加三等。

  诸法官道士受三洞大洞经箓者,不论天下极品仙官及鬼神,并可指挥驱使。或受经而无箓,或受箓而无经者,同。

  诸法官道士能以咒文祕法而身历天曹,进章上表,朝礼上真,须得经诸司取禀,然后方得前往。如官及七品者,非待经历诸司听。违者,除名。

  诸法官进章上表,朝礼而失仪,减三官。官卑者,徒九年。

  诸法官道士上章拜表而不五重下

  对者,徒四年。

  诸法官道士申状不合称臣者,减寿半纪,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法官道士申状合称臣而不称者,徒三年。知而故犯者,徒九年。

  诸法官道士进章表醮意不得过一百七十六字。违者,并各徒四年。醮词冒渎天听者同。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法官道士设醮登坛而不恭谨,及语笑諠譁、斜目曲视,皆立唾坛,呼童叫仆,不以臣礼者,减寿半纪。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诸法官道士进章上表而不合格式者,徒二年。错二字者,加一等。错三字者,不违,高功醮者并徒九年。

  诸法官道士进迁拔章,只得奠金箓白简八十副,黄箓斋只得奠一千八十副,进八十一讼章只得奠八百副,过此数副者,并不执用醮主关奏,并各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加二等。

  诸法官道士不及五品已上,并不受都功箓,而关行《女青诏书》追魂者,减寿半纪。知而故犯者,加二等。

  诸法官道士及五品而行诏书,须得朱书牒内云:伏睹混洞赤文,元始符命,许令告下十方无极世界,祷官之庭,迁拔亡人进入道宫,以副太上好生。如违此语诏书阴界不执用关奏醮主各徒三年。

  诸奠简每面长九寸,厚二分,阔二寸四分,正面写咒,背面篆符,外用青绢或纱盛之,如力不及,纸亦可用。违此式者,南昌地府并不执用,遂为虚误,关奏醮主并各徒二年。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