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应醮奏于三清玉帝,座傍列采访使者一位,余不得近帝座。

  诸行醮宣仪巧求韵美,奏上乖讹,立坛不正,论以越等,不依科律准罪。

  受箓之士但欲职高而金宝效信,受上品法箓,殊不知经中分明称载,法-与箓相背,则不灵。如行天心法,合受三五都功箓,行雷法合受高上神霄箓,行灵宝法合受紫虚阳光箓及灵宝中盟箓,行天蓬法合受北帝伏魔箓,行六丁法合受九天玄女箓,受玄灵式合受北斗箓,行天枢法合受上清回车毕道箓,赵侯南法合受赵侯箓,行出神入梦法合受盟威箓,行三官法合受三官箓。已上诸阶,皆以本箓为职。法箓相违,社庙切笑。正义曰:南亦正法也。今之所谓南法者,假赵侯为邪法也。

  法官误染一切秽触,须沐浴,用桃皮桃枝叶入水同煎成汤,令温,入汤内浸洗,即不得洗耳。此水能荡一切秽恶。沐浴讫,甩大解秽符于炭上烧,以醋浇之,法官于醋烟上行过三转,百厌尽灭。若一切人市利不兴,行止滞塞,或被邪巫神厌住,但用此法,即时解散。

  行法家内或法坛忽见怪异,扬沙飞石打人,屋宇见人影,或撒血现形,火焚宅舍,夜多怪梦,或称上真降驾,凭附生人、不能治者,亦是传法不经明师,参传名籍,不曾飞奏神霄,遂为天魔外道五路大鬼侵入法坛。又兼行法人愚昧前后,不辨明邪正,不曾参究玉格,不曾依式安坛,遂为五通山魈所害。乃兼行法不曾积德,济施贫穷,不曾鍊度祖先,及违背师训,三官校勘,罪奏上天。又被岳兵奏帝获谴。又是不依科教,妄行醮告。已上犯者,急投一大宗师求哀忏悔,即止。不然,身受毒疮,三年家破人亡。

  奉道之家,或法官住宅,见龟蛇相缠,切不可妄称真武降灵。经云:龟则阴而无雄,遇蛇则交,物使然也。

  法官家有蛇出现,主有哭病不祥事,宜书七煞符、本命真符,镇之以式,加临醮谢,吉。

  凡见怪异物心不以为之怪,则其怪自坏。更能虔告真灵,即无妨碍。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五十竟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五十一

  太上混洞赤文女青诏书天律

  正神

  诸正神不得受民间词讼,违者徒九年。

  诸正神非天地八节,不得受民间祭享,违者徒九年。

  诸正神不得受民间祷祝,妄兴祸福,违者徒九年。

  诸正神妄受民间咒诅,以致病于人者,处斩。损一人者,灭形。

  诸正神非八节妄受民间财物一文以上者,处死。

  诸正神受劝命血食一方,只得守护境土,妄兴一毫祸及于人民者,针决充替。放邪神娌鬼克害其境土方隅之民,徒八年。同作情意放者,加一等。受其财物者,处死。

  诸正神,有邪鬼神入其境土,仰捉缚,具状送至东岳收管,违者徒三年。

  诸正神受行司法官文牒,或指挥,而不奉行者,针决。故意违者,处死。

  诸正神不得勑命而往民间行祸,处死。

  诸正神部下所管神吏不得放令出入,侵害良民,违者徒九年。知而不戒者,处死。故违令者,并各分形。

  诸正神不能守境土,以致鬼神为一方之灾,生民具状赴行司申论,法官遣符之类,到彼所在,而不同力追捉者,针决,流七千里。故意放令走窜者,处斩。

  诸正神虽不为生民之害,而变形作怪,弄影唤人者,针次,流九千里。因而惊人者,分形。

  诸正神拒逆法官,依神吏抗法条断罪。

  诸正神所管方隅,有恶人逆鬼侵害生民者,仰擒缚送至行司,并具状申说恶人逆鬼情罪,待凭诛治。违者,以其罪罪之。

  诸正神妄变形影,婬乱生民男女者,分形。

  诸正神方隅,有非命不合死生民,收管拘留所治,待凭院司追取。或具状申说者听。违者杖一百。

  诸正神所管界分邻境相接之处,有鬼神为生民之害,仰同力追捉,或具状申说。谓以邻境相接之处所管而相推托者,各针决,流九千里。有一人首先诉者,原赦。如已被获而方告者,仍加罪一等。

  诸正神盗杀生民,拘留部下驱使,他日以非命供通者,分形。

  诸正神所管方隅水旱盗贼,人民流离者,仰诣束岳申说。违者杖一百。诸正神被行司文牒抽取吏兵或亡人者,火急部署押送前去。违者杖一百。

  诸正神文牒到而不遵行者,加一等。故意推托者,处斩。

  诸正神犯罪而谘告,欲留行司驱使者,仰法官封案,系籍使唤。如是再犯,检案断罪。

  诸正神相争鬭,诣行司申谕者,仰法官原情断罪,重作施行,免致后来相効,侵害良民。

  诸正神,民间宽枉者,仰即时具状申东岳,以凭追取,不得妄受词理。违者处斩。

  诸正神候得勑命,往民间行疫者,仰去彼人家,入土地门丞户尉灶神状,并示下勑旨,方得入去行疫。不得久住过三日。违者处死。

  诸正神见法官出入而不迎送者,徒九年。

  诸正神见法官出入而迎送当前唱诺者,为之犯节。违者处死。

  诸正神所管方隅,有生民合死,被阴司追取者,仰责取所承受鬼使文状,方得交付前去。违者流二千里。

  诸正神所管方隅,有恶人逆鬼,毒虫猛兽,而不申说者,仰邻隅神具状诣行司告,以凭差神吏追捉。如是上界巡历访闻,或行司报应而知者,并同处斩。

  诸正神非正月一日不得上表,违者杖八十。

  诸正神所管方隅,有法官行司,犯罪减三等。初置行司者,转三官。恃而作过者,准前律。

  诸正神犯罪,至行司律所不载者,仰法官以人情推原断遣。只得失入,不得从轻。

  土地

  诸土地受勑位据一方者,系主管一方之土地,一隅者主管一隅,一宅者收管一宅之鬼神。违者徒九年。

  诸一隅土地主管一隅,若隅内土地妄兴祸福者,徒三年,当时落职。隅主知而不举者,同罪。

  诸土地放祟入宅,侵害民人者,与鬼同罪。

  诸土地守镇宅宇而宅神不和者,处斩。

  诸土地非八节而妄兴祸害,希求财利祭享者,分形。

  诸土地与外鬼神通同作过者,处斩。

  诸土地遇法官差使违犯时刻者,处斩。

  诸土地欺陵生民先祖者,仗一百。因而求财物一文以上者,处斩。

  诸土地婬乱人家男女者,分形。

  诸土地遇人家生民病苦而投行司,请符水者,见水神前往而不宣力者,处斩。

  诸土地被生民病苦,法官行司断病人家,呼召不到者,处斩。

  诸土地见法官到病人家而不迎送者,针决,流三千里。

  诸土地守镇宅宇,见宅内邪鬼潜伏为害者,仰捉缚,送至一里土地行司断罪。若情理重者,一面送至一方一隅。若听知而不捉者,处斩。

  诸土地方隅之内,被无知生民立婬鬼神庙宇,而不具状申论者,杖一百。知而相底盖者,处斩。

  诸土地见法官出入而不急报诸司者,杖一百。

  诸土地,关行指挥,得回申而不诣诸司者,针决落职。

  诸土地有功于民,无过于物,年月已满,差官替代,任入阴司出官。

  诸土地遇法官道士关牒诸司而不奉行关报者杖一百,召而不至者处斩。

  诸土地遇行奏文牒符篆至其方隅,而有揩磨污损者,针决,流三千里。

  诸土地无故出游者,杖一百。

  诸土地出游而侵害良民者,针决,流八千里。

  诸土地承受《女青诏书》抽取亡人魂魄,至阴司所在去处,而不押送亡人到所修道场,处斩。虽押送所在沿路胁迫亡人,乞觅财物一文已上者,分形。

  诸土地颁行文牒而请委有阻节,

  即时回申,待凭依墨勑断。违者处斩。

  诸土地犯罪律不所载者,仰法官原情定罪。

  灶神

  诸灶神妄以其火与生民烧香者,杖一百。

  诸灶神香烟乱奏事者,处斩。

  诸灶神守镇宅宇,放祟入宅,而与土地相争者,处斩。

  诸灶神二月八日受法官祭献毕,仰具状申谢,违者杖一百。

  诸灶神若以生民侵恨妄有加祸于所居之人者,针决,流八千里。伤人者,分形。

  诸灶神遇民间修其宅宇,仰拘留部下七十二神将吏入安置,修茸毕,方回归位。

  诸灶神犯罪,准土地律。

  门丞户尉

  诸门丞户尉守镇门左右者不得出入。违者杖一百。

  诸门丞户尉妄有出入,而邪神婬鬼入宅者,针决。

  诸门丞户尉放邪鬼神入宅,尅害生民者,处斩。

  诸门丞户尉乞觅外鬼邪财物,放入宅克害所居之人者,分形。

  诸门丞户尉,若彼所居之人先亡远祖归家受斋祭者,须得审订是否,方得放归。违者杖一百。

  诸门丞户尉同灶神土地常切觉察,不得放鬼神入宅。如是鬼神侵害良民者,一例处斩。伤人者分形。

  诸门丞户尉犯罪,并准土地灶神律。

  诸宅神犯罪,准土地灶神律。

  人死鬼

  诸人死鬼往来阳界侵害生民者,处斩。

  诸人死鬼未得托生者,常仰阴司收管,非天地赦日、八节归往凡间者,处斩。

  诸人死鬼非死日而归其家者,杖一百。

  诸人死鬼非追修迁拔而归其家者,杖一百。

  诸人死鬼妄以生前雠隙复连生人者,处斩。伤人者分形。

   诸人死鬼生前自非命死,注讼生人者,处斩。

  诸人死鬼无故往亲戚同族生人家者,处死。伤人者分形。

  诸人死鬼妄入生人梦寐,见形作怪者,处斩。因而婬乱者;分形。

  诸人死鬼克害生人,要求对物者,送下九幽鬼谷关收管。虽生前有夫妇之亲,死后求其妻,或妻死求其夫,相形梦寐者.准前律。

  诸人死鬼生前兄弟父母之亲,死复复连尊长者,分形。复连以下者,处斩。

  诸人死鬼生前无知,妄祷邪神,已至枉死,枉死妄欲生人充替者,分形。及牵生人令邪鬼神追摄者,并为鬼神分形。

  诸人死鬼为祸于人,被擒至行司,而便供通指诣,实,减二等,相拒正法者,付逆鳞将军,令万死万生受罪。

  诸人死鬼妄入人家托为家亲,而其实非者,处斩。托为正神者,分形。

  诸人死鬼意欲克害生人而难近,返损伤牛马之类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诸人死鬼生前有冤柱于生人,已经阴司决断,而再投行司申论者,不得受理。一面留住行牒,下地府抽案,特与奠简,送上南昌鍊魂托生,及罪轻重,而父母兄弟妻子良朋善友亲情具状申雪,明其罪咎,欲令其托生者,听。

  诸人死鬼前生造作寃债,后经历诸司受其大苦楚,只得领受,若委有牵引生人,及未识为识未亲为亲者,未有雠隙而妄以为有如此之类者,阴司不得受理,逆者处斩。若受理而处生人者,并各分形。

  诸人死鬼魍魉于阳界遇法官而不回避者,处斩。若求行司迁拔者非。

  诸人死鬼被他人设夜斋迁拔,而受荤酒,前赴醮坛者,处斩。

  诸人死鬼生前非命,死后求生人替换者,处䜣。伤人者分形。

  诸人死鬼犯罪律所不载者,仰法官原情定罪,只得失入,不得从轻,免致复连生人,绵绵不绝。

  邪神

  诸邪神妄血食于生人者,处斩。

  诸邪神妄入人家者,处斩。

  诸邪神妄据人家宅宇者,分形。

  诸邪神妄入人家作祸者,分形。

  诸邪神盗据民间庙宇一椽一瓦,并处斩。已上者,分形。

  诸邪神妄占人家坐席及受香火者,处斩。

  诸邪神妄受民间物色一文已上者,分形。

  诸邪神妄受人家坐席及香火者,处斩。

  诸邪神妄受民间词理者,分形。

  诸邪神妄受民间祷祀者,分形。

  诸邪神妄受民间顶首及拜者,处斩。

  诸邪神病祸于人伤人命者,分形。

  诸邪神妄置衙仪出入者,处斩。

  诸邪神妄置牢狱摄生人魂魄者,分形。

  诸邪神扣人门户者,处斩。

  诸邪神空中虚声唤人者,处斩。

  诸邪神妄入人家往走民间者,处斩。

  诸邪神妄入人家婬人男女者,分形。

  诸邪神妄引人家鸡犬者,处斩。

  诸邪神妄入人家令生人梦寐者,处斩。

  诸邪神抗拒正法者,分形。

  诸邪神为祸于民,被人申诉,为神吏擒缚至行司,或法坛而不具实告者,处斩。

  诸邪神高声应对者,分形。

  诸邪神非是着人男女,狂言叫噪者,分形。

  诸邪神偷盗人家财物,将在他人家,或藏留者,并各分形。

  诸邪神或娌人男女隐藏匿者,分形。

  诸邪神妄入人家强夺人魂魄者,分形。

  诸邪神虚空中抛砖掷瓦于人家者,分形。

  诸邪神击缚生人者,处斩。

  诸邪神放火烧民间屋宇者,分形。

  诸邪神入人梦寐以致生人魇死者,分形。

  诸邪神往来于阳界者,送下鬼谷关收管。

  诸邪神以邪法相抗正法者,分形。

  诸邪神妄托上真名字者,送下镬汤地狱,或付逆鳞将军,令其万死千生,不舍昼夜

  诸邪神偷怜伏家、酒食,以喂人家男女者,处斩。

  诸邪神连伍结党,侵害生民者,并各分形。

  诸邪神连伍结党,遏截法官道士文牒者,分形。

  诸邪神着人男女,以致陷身水火而死者,分形。

  诸邪神着生人,以刀斧伤人者,分形。

  诸邪神变形作怪惊动生民者,处死。

  诸邪神因天地大赦而不能改过,仍继前非者,分形。

  诸邪神妄入人家,连结党伍,杀人门丞户尉土地灶神,以居其位者,分形。

  诸邪神吹口弄影,以邪毒流灌人脏腑者,分形。

  诸邪神妄入人家先祖者,处斩。

  诸邪神以邪毒射人口眼耳鼻,而不令辨香臭,不闻声音,不得视明,口不辨五味者,分形。

  诸邪神被人申论,法官不能尽情根究,遣符行牒驱降而不能改过,走遯潜伏于草木间者,处斩。

  诸邪神虽作过犯,及发觉未发觉,而因大赦,具状申诉乞入正神部下,或岳吏兵行伍者,听。

  诸邪神妄随生民未往盘合食物,以放毒炁侵害生民者,处斩。

  诸邪神伤一人者,分形。已甚者,付逆鳞将军断罪,令万死万生。

  诸邪神被拜章醮所请官员,或数未满,而假托形影,随从鬼兵者,分形。若其胁迫亡人者,付逆鳞将军,令其万死万生,不舍昼夜。或以铁丸灌之,及非法苦楚者,听。

  诸邪神以生小孩为戏,以致惊恐啼叫者,处斩。未语话小孩者,加一等。或惊死者,法非若楚。

  诸邪神闻生民持经念咒,而不恭敬回心归正者,处斩。轻慢者,分形。

  诸邪神损害生民树木苗稼者,处斩。

  诸邪神或作釜鸣并叫门户,现足出面露形,如此之类,各处斩。

  诸邪神偷盗官私财物,见踪于生民家,以致阳男生女犯罪者,分形。

  诸邪神以刀斧伤人,而将被死尸及刀斧血之类,到有雠隙人家,以致生民犯罪者,付刀山铁网地狱勘断,令其万死万生,万劫受苦,不许原赦。所有犯阳生民,仰诸法官特与迁拔托生。或给符诰勑补充狱官,令其躬自勘断,以报其雠者,听。

  诸邪神婬鬼,同邪神律外,更加一等。

  诸魔王妖鬼,同邪神律外,更加一等。

  诸邪神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山神

  诸山神奉承勑旨守镇山巖,只得自守界分,不得瑜境主管,违者针决充替。

  诸山神奉勑旨所管之分野,产出仙药者,转入仙班系籍。若不能守护,被鬼神采取者,分形。

  诸山神无故离其所治者,针决充替。

  诸山神所管之分野,有生民修真学道,或入山巖绝粒朝真者,仰常切卫护。违者,处斩。

  诸山神所管分野,有正法至宝之类埋藏于所处以镇其地,而不能守护,被生民掘取者,处斩。若合仙之人奉命而取者,听。

  诸山神所管分野,有瘟气者,常切收拾,不得放四散损害生民。违者,针决充替。

  诸山泽神,准山神律。

  诸山神所管分野,有恶蛇毒兽者,仰常切守管,不得放令克害生民。如有此者,处斩。

  诸川泽神,准山神律。

  诸山神犯罪,律所不载,原情定罪。

  井神

  诸井神不能固守宅位,令使生民没溺及堕井者,处斩。引至令来者,分形。

  诸井神而使邪神魔使令放毒入井水内,针决。因而伤人病者,处斩。呼唤令死者,分形。

  诸井神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厕神

  诸厕神,民间修茸而不统辖部下神吏转入他处,伺修葺毕日,方得归位,违者针决。伤人者,分形。

  诸厕神妄乱禁断生人不令语者,处斩。

  诸厕神犯罪,准土地灶神律。

  诸仓神库神,准正神律。

  六畜神

  诸六畜神不能为生民守护六畜,以致疫毒鬼神侵害,针决流七千里。

  诸六畜神妄乱乞觅神鬼钱物一文已上,放令克害生民六畜者,处斩。

  精怪

  诸精怪入人家者,斩。

  诸精怪入人家变形弄影者,处斩。

  诸精怪妄入人家,迷人男女者,分形。婬人男女而引至藏匿者,加一等。

  诸精怪轻者处斩,重者分形,不得轻恕。

  山魈木客

  诸山魈木客至法坛者,须得处斩,或分形,绝其党伍,不得流徒针决疏放。

  诸山魈木客,天赦日亦许追捉断罪。

  诸孤魂魍魉,有名无姓,有手无足,有影无形,依草附木,侵害生民者,处斩。若寻求托生非苦,害于猪羊牛之类,同。

  水司官

  诸水司官,并依准地司官律。

  诸水司官放鱼龙蛟蜃之类惊动生民者,针决,流入阴同狱牢。伤人者,分形。惊人死者,处斩。

  诸水司官放水损害民间堤堰,及伤荡苗稼树木者,量轻重断罪。甚者,处斩。故意者,分形。

  诸水司官遇生民渡水而放水涨浪吹者,针决充替。损人命者,处斩。

  诸水司官遇法官铁符欲兴云雨或欲缚龙击恶兽者,仰即时奉行。违者处斩。

  诸水司官与地司官相论,并各针决,不问道理曲直。

  诸水司官遇行司传法投龙沉璧,或醮所投龙者,仰即时收之,安置宝藏。违者处斩。

  诸水司官遇阳界天旱而人民往所在取水,意欲起龙者,仰即时具所乞因依,申上取旨。或不申而妄起雨龙者,处斩。或违而不申者,针决。或申而未得勑者先具雨龙者,处斩。或得勑旨而违时者,分形。

  诸水司案吏狱卒等犯罪,并依准水司官律,外更加一等行遣。

  诸水司官犯罪,律所不载者,原情定罪。

  龙王

  诸龙王失其所赐之宝者,处斩。

  诸龙王妄乱震怒,行云致雨,侵害苗稼树木,崩土摧堰,克害生民者,处斩。

  诸龙王不得所系之司指挥,妄乱出游,及行云兴雨者,斩处。

  诸龙王承指挥行云兴雨而违时候,处斩。放其女子婬迷生民者,分形。

  诸龙王犯罪,准水司官律。

  地司官

  诸地司官,生民寿禄未尽而妄行追摄者,处死。妄受亡人财物,曲法不公者,处死。

  诸地司官被法官行文牒追取公事,或非时按察簿历,而不即时奉行,针决,流配远廼行司入吏兵伍差使。

  诸地司官被法官道士关行《女青诏书》,追摄亡人魂魄,仰即时具一宗公案,差官部卫形魂归赴所修道场,仍与较量善恶,分数过原贷者,即时疏放。若罪及三分者,依公减一分。若原其赦者,差官守护,伺醮坛毕,送至生天台随报受生。违者,处斩。

  诸地司官遇法官道士为亡人奠简迁拔,而不为亡人消罪注生者,处斩。若不合格式而不执用者,非。合格式而妄意艰阻希求财利者,分形。

  诸地司官承受法院文牒追案吏及官员者,仰即差官管押,仝去法院所差神吏前诣行司,听候指挥。违者针决,降下兵吏行伍差使。

  诸地司官妄减亡人功德者,针决充替,流五千里。

  诸地司官,被法官道士抽取罪人或亡人,而罪人不在所治者,仰即时转牒于所在,抽取送前来。违者,充替,重作行遣。故意推延者,斩。

  诸地司官,文牒颁下而承受奉行之后,不即时回申所在之处者,徒七年。故意者,处斩。

  诸地司官,被行司天曹流送罪人,或闭留,或断遣,或令交割职事,而不依牒内开者,处斩。不回申者,分形。

  诸地司官被差前往了干阴府公事而不职者,宜追针决,流三千里。

  诸地司官不依公断罪而曲法者,处斩。

  诸地司官妄受民间斋醮者,针决流配远廼正神部下差使。

  诸地司官不遵奉条律,欺辱已下卑官者,针决充替。

  诸地司官,被法官道士行文牒追取公事,或非时检察簿历,而不即时奉行,针决,流配远迺行司入吏兵行伍差使。

  诸地司官妄以亡人无罪为有罪,无雠为有雠,无执对为有执对,无寃枉为有冤枉,无宿业为有宿业,及有善以为无,如此之类者,并各分形。故意拘留希求财利,加一等。

  诸地司官妄将亡人功德疏减遍类及不系善簿者,处斩。

  诸地司官增减生民寿数及长短大小者,徒九年。故意犯者,处死。

  诸地司官承受醮所鍊度真文,而不赎亡人罪者,充替十地真文者,处斩。

  诸地司官承受消灾真文,而不为生民消四季之灾者,徒三年。

  诸地司官生民注籍系水司,而不系所治者主管,而妄有追取者,处斩。

  诸地司官应生民虽系所治主管,而不得判命妄乱先取追呼者,处斩。

  诸地司官较勘生民寿限,具历申上命取勑命,追取生民,或生民寿限未尽者,处斩。

  诸地司官追取太上生民,须是较量是某人可追者,具历申上帝取判命,若得勑判,方可追取。不得劝判而追取者,处斩。若具历申上而不得勑判,先次追者,同。

  诸地司官追取生民有罪#1只许拘留五十日夜,罪重者不过一百日夜,若不合放令托生者,申上取旨。违者,徒九年。

  诸地司官被已下官及案吏狱卒过

  而不举按加罪者,针决充替。或知而不觉察者,处斩。

  诸地司官案吏狱卒等犯罪,并检准地司官律,加一等定罪。

  诸地司官犯罪,律所不载其罪者,原情定罪。只得失入,不得从轻。

  天曹案吏

  诸天曹案吏遇法官差使,故违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妄有漏泄天机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妄具检申者,处斩。

  诸天曹案吏遇法官朝礼而不迎送者,处斩。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5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