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上清翊卫仙卿火部尚书九天游奕使同知驱邪院事。

  从四品

  上清玄都御史九天金阙大夫土部尚书九天斜察使同知驱邪院事。

  正四品

  九天金阙御史九天采访使知驱邪院事。

  从三品

  九天金阙上卿九天廉访使知驱邪院事。

  正三品

  九天金阙上仙九天察访使同判驱邪院事。

  从二品

  九天金阙少宰九天御魔使判驱邪院事。

  正二品

  九天金阙上宰九天伏魔使判驱邪院事。

  从一品

  九天金阙右左丞相判北极驱邪院事,

  九天金阙侍中判泰玄都省兼枢机内外台南北二院事,

  九天金阙令判泰玄都省兼枢机内外台南北二院事。

  正一品

  至真无上辅天元尊平章代判神霄上宫事。

  玉府九品迁转品秩

  从九品

  上清录事五雷院右判官同干雷霆都司事,

  上清录事五雷院左判官同干雷霆都司事。

  正九品

  上清录事五雷院右大判官干雷霆都司事,

  上清录事五雷院左大判官干雷霆都司事。

  从八品

  上清录事五雷院令同主管雷霆都司事,

  上清录事五雷上令同主管雷霆都司事。

  正八品

  上清录事斗中六通掌水使者主管雷霆都司事,

  上清录事斗中都水使者主管雷霆都司事。

  从七品

  上清录事玉府掌籍仙官主管雷霆都司事,

  上清录事玉府掌法仙官主管雷霆都司事。

  正七品

  上清司命南宫右卿主管雷霆都司事,上清司命南宫左卿主管雷霆都司事。

  从六品

  上清司命玉府右卿五雷御邪使同知雷霆都司事,

  上清司命玉府左卿五雷斩邪使同知雷霆都司事。

  正六品

  上清司命玉府少卿五雷考召使同知雷霆都司事,

  上清司命玉府少卿五雷伏魔使同知雷霆都司事。

  从五品

  上清司命玉府玄天大法主知雷霆都司事。

  正五品

  玉府上卿五雷副使知雷霆都司事。

  从四品

  玉府上卿五雷使领雷霆都司事。

  正四品

  玉府上卿五雷大使领雷霆都司事。

  从三品

  神霄玉枢副使同判盾厦都司事。

  正三口叩

  神霄玉枢游奕使同判雷霆都司事。

  从二品

  神霄玉枢御魔使判雷霆都司事。

  正二品

  神霄玉枢伏魔使判雷霆都司事。

  从一品

  正一品并同天枢品秩

  神霄品秩

  从九品

  太平辅化典者神霄传吏。

  正九品

  太平辅化仙卿神霄执法仙宫兼西台风雨吏。

  从八品

  七灵飞步仙官玉天洞景法师兼紫微掌法总管南北二院事。

  正八品

  神霄宫掌籍仙官兼紫微内翰。

  从七品

  玉府宫校籍会书南北二院事。

  正七品

  神霄宫校籍佥书南北二院事。

  从六品

  神霄玉府两宫校籍金部尚书同知南北二院事。

  正六品

  神霄宫掌法上卿木部尚书同知南北二院发遣九天兵马事#1。

  从五品

  神霄都斩邪使水部尚书知南北二院事。

  正五品

  神霄伏魔使火部尚书知南北二院事。

  从四品

  九天金阙大夫土部尚书金门指挥使判南北二院事。

  正四品

  九天金阙御史金门都指挥使判南北二院兼司三省经箓事。

  从三品

  九天金阙上卿玄都御史五雷大使判诸司府院玉楼校书事。

  正三品

  九天金阙上仙琼瑶真人玉枢大使判神霄玉清王府事。

  从二品

  九天金阙少宰神霄玉枢都督使判神霄上宫玉清王府事。

  正二品

  九天金阙上宰神霄玉枢伏魔使同知天枢内省事。

  从一品

  正一品并同天枢院品秩

  论迁转功劳格式

  一、初阶一年救度十人已上,自右判官迁右大判官。又一年救度十人,迁左判官。又十人以上,迁左大判官。又一年救度二十人以上,迁八品。又一年救度二十人以上,迁七品。又一年救度二十人以上,迁六品。又二年救度三十人以上,迁五品。又二年救度百人以上,迁四品。又三年救度一百二十人,迁三品。又五年积十二功,迁二品。又十年积百二十功,升一品。自三品以上,系极品,非可轻受。自是功高位极,天诏降临,非品格所可具述。

  一、前项年劳,如年内功多,即该双转,但不得过两官。如功多不愿受迁转,许回补将吏。

  一、如年内再无过无功,守职如旧。

  一、如年内有过有功,止可自赎。

  一、若虚.度岁月,有过无功,将吏无有自效,校录难私,所当紏劾,况可冒进乎。

  一、救人谓之功,积德谓之行,所以一功约救百人也。折分计筭,数救十人以上可谓之一分。为国延寿及解大难事,关宗社,折二功。为民祈晴祷雨,驱遣虫蝗,解除大疫,及禳水火,利及民物,折一功。强祟盘错,显形现迹,众所不伏,能断其根,折一功。非此色目,一分以上, 轻重推折。为人申章进表,醮功克就,或鍊魂解寃,为民请命,报应分晓,委实利济,折一功。非此色目,以轻重折。救产难,母子全活,折一功,母子一损,自一分。以上比折,其该载不尽,各以理推折。

  一、兼行中天院、太极院、伏魔院、黄箓院、太清院、紫庭院、南昌上宫受鍊司,及诸院等法,

  自九品至七品,称兼主管某院事,

  自六品至四品,称兼提举某院事,

  自三品至二品,称兼提点某院事,

  九品以上,兼南昌上宫受鍊典者,

  五品以上,兼知黄箓院事,

  自九品至七品,带统摄三界鬼神公事,

  八品至七品,带提点三界鬼神公事,

  自七品以上,带提举城隍司事,

  六品以上,带提点九州城隍司事,

  五品,带节制岳隍兵马,

  四品,带都督岳渎兵马,

  三品,带节制九天兵马,

  二品,带紏察三界鬼神判洞天福地靖卢事。

  一、初真受法,必先受箓,许补从九品。其正九品,未受箓人不许任之。

  一、誊词拜表,虽有他品箓而未受都功,无祭酒职者,奏章不达。

  七品以上,不受盟威箓不许任之。

  五品以上,不受洞渊箓不许任之。      四品以上,不受神霄箓不许任之。

  三品以上,不受大洞箓不许任之。

  法与箓相须,不可相违。天心法宜受都功箓、五雷箓,详见神霄玉格。

  天心乃万法之祖,都功盟威总二十四治,先可进受。

  南北二院谓之文阶,雷司谓之武阶。初真先宜参文。由文入武易,由武换文难。

  一、五雷者,天雷玉帝侍卫之司,神雷贰之,龙雷海藏之拱卫,水雷贰之,雨泽之所司;社令雷则名山大川精忠血食之神,上奉帝命,下亲民事,可以指役也。

  四司者,玉府五雷使院中有玉府五雷使院真君,乃雷城之专司,玉枢五雷院使相实贰之。北帝雷霆都司,主行刑赏,蓬莱都水司专司水泽,三司皆总于玉府五雷使院。诸解送刑狱,毋得僣素于枢府,止于雷霆都司。其五雷使院额毋得妄用。如考召院、考照院,亦俗撰之。

  一、初真受法,须择当代明师,行醇学正者拜之。师亦当择弟子委有道器者受之。

  一、先召保官保盟,斋诚小申,取报应取分晓,方与依式奏申拨度,授以泰玄都省劄子版券,次与设醮谢恩,受将归坛。

  一、如年劳功,及该与循资升擢,即召同品法官,保状缴申度师。如奏申付度,非可慢亵。

  若师非正学,弟子躁妄,苟简行之,仙籍未必记名,则天将不临,惟淫祠下鬼纂名妄兴祸福,真司靡察,贻罪非轻。

  一、初真受法,功及迁转,既投师传受,仍须详述始末,年月,师资,姓名,并职某法,所积何功,所迁该何品秩,具状投嗣教天师正一玄坛敷奏给帖,庶得玉籍记名,神人归仰。其或不揣己功,躐等以夸世,及不务投师,辄便诈传伪降,诡撰阶位,妄加升擢,及有不经师付,谩写职阶,视同虚文,有误元坛敷奏,科律昭然,戒慎之哉。

  保官状式

  保官具位姓某押

  右某等各系几品法官,与某人非饬伪相,容及曾受邪法,不忠不孝,挟邪降笔,淫乱大伦等人,今保委其人,先于某年诣某人门下求受某法,已补某职。丐依

  上清玉格,迁转委实,别无远碍。如沐迁转之后,违犯科戒,甘与同罪。谨具结罪文状,缴申以闻。谨状。

  年月 日 保官具位姓某 状。

  陈乞保官状式

  具位 姓某

  照会某,先于何年诣度师某门下拜受某法,补某职,今经几载,考内救度几人,依格已及分数,合行陈丐迁转,自某官上合转某官。今召保官某,其委诣实结文状头连在前,须至申闻者。

  右谨具申某处,伏乞真慈,特赐敷奏,行下所属,依格注籍。所有某坛下神将,愿与次第推赏施行。,伏候昭报。谨状。

  年 月 日 具位姓某状。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四十九

  #1‘事’字原缺,据前彼文例补。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五十

  太上天坛玉格下

  诸行伕官,断遣鬼神,并合依女青天律治罪,务在从轻。

  诸行法官,不得䌽绘三清五帝,只宜单天存想,上香,然后入坛。

  诸行法官,凡治鬼神,许为解释,使人鬼分别,不得辄以私灭形,徒流到府校勘。不尽罪名,法官受之。正义曰:治祟当宽,先谕逆顺曲直。如不听,然后依条行遣。伏而舍之,亦是阴隲。如遇寃对,当与解释,为之鍊度,或诵经之类,量轻重行移,勿治以法。神吏亦不考之。

  诸行法官,常施符药,及以财物饮食随力施惠孤穷,其法甚灵。正义曰:符药当相依而行。如许旌阳如意丹,紫庭追痨符,神号鬼哭散,迥车毕道法中有灵丹之类,皆是不容缺者。如俗法号呼叫敢,叱暍神将,当空讹妄以聋世人。

  诸行法官,须晨昏入局。未到入局,财入静室集神。即不得醉酒颠倒,六神舍去。

  诸行伕官,遇致斋日,当独寐蔬食,须密室沐浴更衣,不观色,不邪听,手不拈秽物,足不踏厌地,口不恶言,身不染婬,心不恨怒,此之谓致斋。如北斗上真降日,合自前一日斋,五更行事。

  诸行法官,见神霄上吏。雷部大神,太乙神机院元帅主者,须瞻礼,佩印式行事,方可移文行遣,与天心天枢考召诸阶法事体不同。所犯各遵天禁所犯,许坐坛将吏奏罪。行文牒劄子,须要书名押字使专牒上,于年月日后书:奉太上勑,符到奉行。牒引后称:云程有限,立伺报应。紧急事云:火急奉行。即不得妄称指挥,及罪有所归等语,令法官促寿。功曹引,不得书名。

  诸行法官,不得兼祀巫鬼五通等神,喫菜事魔。未受法前先事邪神,限一月日自首。

  诸行法官,不得吊丧送死,飱鬼食,系供亡斋果之类,则神吏三百日不复坛,罪注黑簿。持心丧及五服,具状投本坛,给假一百日止。误见尸,及一应触秽,即日解之。有解秽法。

  诸行法官,非大祭祀,不得故杀生命,及笼食射猎采捕。皆犯正戒,神吏舍丢。

  诸行法官,无得辄入系劫神祠,下拜鬼神。正义曰:凡曰鬼者,不必幽魂冥爽,祠庙之不系天职者,皆鬼耳。身行天法,求灵五通等神,至为神庙主者迎引众会,或为誊词醮祭,皆犯谴也。

  诸行法官,凡判符语,须用经句,咒语不得妄书。俗言鬼不伏,符不灵。正义曰:正如前条内不得写罪有所归之类是也。如判雷状,不得违慢,则引咒语云:如违吾命,如逆上清。如判不隐蔽状,则引灵宝经中云:不得容隐;如判度脱状,则引救苦经祥烟塞死户之类,是也。

  诸行鍊度,须鍊自己九玄七祖,亡过法友,超度仙形。鍊度须得随业受生,如在地狱伺方鍊度他人,不然则无功。经云:救度五百人,不如救一生人命,其功又大也。正义曰:鍊度事甚长。右自己先亡不度,何暇度他人。身无水火,不识玄牝,而以符篆宣读,眩鼓耳目,幽魂不得霑惠,炉池空费,水火阴谴何论也。

  诸行法官,凡行大法,或兴起雷雨霹雳,诛龙伐庙,欲发遣雷将,须依式手执都管雷公印,或五雷使院印。如无此印,雷神不行。

  诸行法官,不得学烧银变庚术。《金锁流珠》:若阴功济人,方条许之。

  诸行法官,不许供养三界混元图,为上有三清,下有五殟五通不正之像。

  诸行法官,立坛处,宜用净土安三层,或五层,至九层,皆同守坛符,坛下四灵符,方成坛界,千兵拱卫,万鬼潜消。

  诸行法官,须要度师一位香火,如度师亡过,三年岁节,依法鍊度,䌽绘度师供养。三官奏降福祥。

  诸行法官,断治鬼神,不得倚权势气力,辄将为祸鬼神重科情罪,比常法加二等,许城隍司奏,仍许鬼神越诉。

  诸行法官,不得以嗔怒禁人年命,及于酒筵作戏,助人笑乐。

  诸行法官,不得窃人法书,盗人印文,及不得将人法箓改名佩受。

  诸行法官,行事辄有故碍,听以法词宣代奏报。非身役疾病而怠,俾为什宜,天曹奏论如律。

  诸行法官,所至许带符印随行,在处称行司。

  诸行法官,要差使天兵将吏,与岳兵不同,须带神霄驱兵印,一曰天蓬印,其兵方去。天驱北极二院上清雷部等法,灵宝法,亦然。

  诸行法官,不得关借岳兵。稍不祭祀,反为祸端,于邻近,或见怪异,皆岳兵也。古之得道宗师,未常有请岳兵者,当奏请天将灵官,辅正除邪。若用岳兵,将来法官命终,流入鬼道。

  诸行法官,不得饮酒后行法治祟,书符篆箓,即无灵验,仍有罪愆。若茹荤,遇有急难,许以水净口书符,受状者同。正义曰:酒乱正性,书符窍专,以炁为主,故禁酒戒茹荤。治祟尤不当醉,醉则多怒,必误有诀遣,故神吏不应。

  诸行法官,遇人有宿世寃家,牵债取命,不得擅行央遣收禁押送之类,只可将患人姓名收遯式中,即许黄箓大醮,请宗师将冤魂鍊度仙形。若辄遣之,必遭天谴。正义曰:此即与前治鬼神罪许为解释条中旨意一同。

  诸行法官,须修大功五件。一、见妇人生产无人安著,即排一室与之。二、病人无汤药,则济之。三、死未有棺木,则惠之。四、男未婚。五、女未嫁,即多方振德。此五者,不惟行法有灵,兼得名继仙班。无力者,劝人为之。

  诸行法官,见遗骸,必择地而葬之。更能与其鍊度,获福无涯。

  诸行法官,遇水旱蝗疫,欲求感应,须先具奏上天,乞曲赦一方之民,宥逆天之罪,据乡老投词,斋戒行持,方获感应。

  诸行法官,左手常要清净,勿拈秽物,印诀有灵。

  诸行法官,断治解治鬼神,只许解雷霆都可、蓬莱都水司,依法施行,不得解五雷使院、玉枢院。此二院乃掌握枢机之所,非治罪司府,法官犯者招谴。

  诸行法官,将祕诀咒语传弟子,若弟子忘失法书,忌记口诀,是无法分,度师不许再行指教,即犯泄漏罪。

  诸弟子,传法初,将投词,须赍香信,诣度师坛焚香拜投之,于月内敷奏。若出月,报应迟。

  诸度弟子,须择有道德忠孝之人,不得观他气力,妄求财物。其受度弟子、当依仪办镇信,止用罗绢,不拘匹数,信金禄米白监不拘多少,净蓆一领,净衣几件,镜一面圆者合格。已上皆随意以谢,度师不得以多少生喜怒。其受法官,当自度贫富,亦不得轻慢灭裂,如此所犯,名注黑簿。

  诸受弟子法后,不忠不考,漏泄背师,所犯天条,即具事奏天主,用收兵符,抽回将吏。知情不告,即与同罪。如弟子在远,俾径奏真武,乃赐紏察。或会同城隍司报应备奏,自有回降。岁岁如之。

  新补法官,习篆天符,星斗印,罡步之数,以金玉香水板书,即时以香水洗脱,弃长流水中。违者徒。

  凡书符用印式,须密室中,勿令妊妇、鸡犬秃形物、不了人见之,必为天官紏察。正义曰:凡曰忌者,应非本靖人不可见。妇人身多秽一物触犯,宜勿令见,不专忌孕妇也。

  凡书符,用五月五日午时书篆,取天泽水书,乏,即用长流水。

  欲传法,投状批判讫,起退诈心,罪及九祖。

  以正法妄传非人,希求财物二或得财中悔不传者,徒。假以他法影射者,徒。

  以法翫视鬼神者,徒。

  以法陷鬼神者,徒。

  神将遇有急缺,许于远近神祠借兵差使,不得过五百人。干毕,犒赏奏功发回。

  急切飞奏,限两时报应。紧切,限一日。次紧,限三日。常程七日。

  凡诸奏状,当用真字。关引文移之类,亦合真书。奏不真即不达。俗书鬼神不受。赉灶二字,葛真人误书获罪,事出《遗真录》。正义曰:灶误为窜,赍误为赉。

  凡写奏状,合高一尺二寸。天垣玉尺与雷部禹尺同。

  行法奏状符牒用印,合依神霄奏状,连黄一印,真司年月共一印,三印如品字。关引剖子一印,奏状封皮用印头亟臣字,申状封皮印谨字。奏章设醮不得烧沉檀香。

  凡上真天职,乃上帝所赐,非人间封勑也,中下界鬼神乃受之。不许增减字。世人妄加称号,添为真人,真人为真君,及呼为菩萨,不知轻重,上渎穹天,招大谴也。

  诸称泰山东岳是二所,不想于今多称泰山东岳为一局,灵官功曹不敢领去。凡奏五岳五帝,法官当依式书奏。经云:在天为五帝,在地为五岳。正义曰:此正指言五方帝。按今岳帝皇宋方进帝号,恐非古五帝。又按路真官仪,或云天心正法旧仪五岳皆以公侯,自宋朝加封帝号之后,法官相承,改用申状。则五岳不奏,古已有文,当俟高识之士详攷。

  上天无考召院及考照院,止有考鬼神一司。后人误称考照事,又撰造考召印。如此行移,安能灵验。正义曰:《金锁流珠三五斩邪引》称考召推官。

  法官道士箓官、过斋素日,不得用奶酪及砂糖入食。地官紏录有罪无赦。

  经云:一切上真天仙神将,不附生人之体。若辄附人语者,央是邪魔外道,不正之鬼。多是土地及司命能作此怪。行法之士当审察之。

  诸提举城隍司社令有过者,具奏北极取旨,三官斜察,关驱邪院施行。

  天蓬元帅诸法,主帅有神尺天书符印,行雷法能参同其法,甚灵。

  凡治疫,须仔细辨认。若上界使者,天瘟也,宜设醮奏章谢过。若东岳使者,当奏五帝醮谢。若是客殟流毒之鬼,即用法驱之。神霄雷部,自有斩邪之法。

  凡古年伏尸精怪,亦能食人妊孕,可用太乙符斩其怪,差六甲童子保之,即复成胎。又有伏尸久,能奸人妇女,招引五庙恶鬼,盗财物。衣服饮食及造酒醋有坏,皆此物也。

  凡民有事告诉,法官受接不行,虽行而苟简,及妄入鬼神罪者,杖。不候告而别指事故行遣者非。

  戊日不得烧香行法判状开印。正义曰:雷法多用戊日,而禹步雷光印又以戊日刻之。天师指迷歌曰:法印却于戊日雕,天雷尤禁不教烧香,盖此法家之所宜详攷,高识之士,固不待疏。

  紫微真人曰:印有六一天枢院印,管辖三界,总摄万天。天尊上帝凡有宴游等,符命劫平章代判,勑下万天三界,均召万天天主,关闻神灵,同会玉京拥驾护辇。凡使持符飞命、则使三元考召君,飞符圣帝,常使三官五岳,十一曜、二十八宿,三元将军,四圣天帅,诸天天主,四府三君,十大天王,五方星斗。此乃是万天都总之印,不在人间之行也。

  一、北枫骚邪院印,乃驱邪院所行章表封印等。

  一、都天大法主印,乃院中行印符牒关劄等,与考召主管印通用。

  一、考召主管印,兼在正法中行使。

  一、黄神越章印,乃修真之士出入佩带,守护其身,别是一法。

  已上六印,祖法有之。其余皆是后来得道圣贤撰篆,分派流通行使。

  法印后不得刊上下等字,及花押姓名日月等事。须求上天所降天篆刻于印背。无背文法不成。如用柄不用柄,合依元降印格,不得重缘花角。仍须用横木板雕。世间朱记,亦不宜直造,皆系逆法也。

  凡诸印文,须是天篆,或雷文,龙章凤篆,与凡篆不同字。雷匣印文字,速达上天,中下界鬼神见之即时奉行。世人不曾经师传受,只闻印文,便以凡篆刊造,不惟招谴,且无灵验。

  天部霆司印,其印八角,按八卦。用七宝铸得此印者;可召丁神雷将。此印乃汉天师有,世人罕得之。

  黄神越章有二印,各有天篆背文。世人只有黄神背文,便为越章背文,非也。二印默诵其背文,即拜章之始。

  诸拜章,头出阳神,带式于中,左佩越章,右佩黄神,腰悬天部霆司印,头戴太一真符,怀六神印,佩天童经,指引魂魄,方可拜奏。不然,过罡风世界,魂为鬼食。仍择无忌之日,世人存阴章,道经不载,亦无报应,亦无所忌。

  诸家鍊度,必有朱陵火府印。欲迳达章表,须得玉清通章印。发醮牒,用太玄都省印。箓坛,用元始万神印。雷法,用天部霆司印、都管雷公印。玄灵式,北斗玄灵印。太乙法,神机院印。元老法,上清仙都印。天枢法,须得火铃童子印。玉笥法,玉宝都司印。大统兵法、用飞捷使者印。已上诸法无各印,法不成。宜访道求之。

  法印自裂成文,法官主有大灾。印或作声,主盗贼水火非常之事。宜急避之,则吉。

  欲修真,先逐三尸九虫,若不除之,功行不成,心神散乱。若行内丹玄门火候烧丹者同。

  海南多槟榔,以蚬壳灰样叶合食之,名曰雷厌,佩箓行法之士不可食之。服之法不灵。醮会中有食者,天神不降,大招瘟疫,损五脏。石榴名三尸浆,槟榔日三尸果。二物病人,食之引鬼入腹。

  诸供养果子,须用时新,仍须圆者,不得截破。供果不用石榴、红蕉、土瓜,花不用鸡冠花、石榴花、佛桑、长春葵、妖艳有刺者。

  祭斗祭雷供养之物,不得与他人食之,神怒。如自食不尽,投流水中,或埋巽方。同坛法眷,方许共食。

  凡烧文字奏牒,须以水火既济后,以水洒之,诸香安于其上。

  行雷法须先受雷部《天童经》,诵五千四十八卷,后使‘雷部,随口应验。此是雷法本经也。经要六十八句者,正出汉天师雷匣。

  行北斗玄灵式,先念《北斗玄灵经》五千四十八卷,吞斗中真符四十九日,仍自写斗经一卷,每日持念,行之大验。

  行灵宝大法,先持读《度人经》五千卷,方可用事。

  雷法有二门,一正一邪。天雷龙

  雷神雷水雷社令雷,兵有四司,此乃正法也。天雷地雷妖雷鬼雷及用岳兵兼行,此乃师巫邪法也。

  凡闻雷声,即焚香助威请炁,如寝间,叩齿存神。

  应鬼神各有所隶,自可折伏。木下之鬼术下三郎之类,当祭奉木郎大神。山魈五通,当祭奉灵官五通。各有祭法符印。天魔外道,当祭吞魔食鬼大将。诸精魅恶鬼,狐狸,阴阳之精,水怪蛟蜃,惟癸丁神。祷雨祈晴同。

  自古得道宗师步罡者,独步北斗罡。

  行一切大法,祭风雷,拜章,摄召,破庙斩邪,无有不步斗者。有斗步,有步斗,凡用一事一斗主之。步斗有九名,一曰飞步斗二曰灵升斗,亦曰灵身斗,三曰击魁斗,四曰出斗,五曰入斗,六曰合纬斗,七曰披斗,又随罡斗,八曰指罡斗,九曰豁落斗。皆不离北斗。依式步罡藏魂,不然谓之尸步,必为邪所侵,为斗所灭。如奏事则入斗,用事则出斗,阴阳斗后人所传,但仰观天星阴阳日,未常反复也。豁落乃奏鬼神隐逛用之,别不可用。经云:斗要妙兮十二辰,世人只知九步内三星,不知所止。兼星斗在天,岂得为人所步,傥无师法,不惟不灵,亦招谴。

  诸大醮,上天星辰日月天真前不得烧纸钱,触犯上真。中下界鬼神及家先土地,方可用之。古本无此法,汉天师始用法咒化,赐下界鬼神,出在洞神箓。若发雷神,黑纸速行。

  紫微真人曰:符有九:

  一、三光符,一、真武符,一、天罡大圣符,一、三官搜鬼符,一、铁扇符,一、九狱符,一、安胎符,一、催生符,一、斩邪符。

  三光符,乃香符第一道也。能驱一切邪祟故气,治厌炁,治一切病,破毒块鬼胎,断尸痨,除瘟疟疼痛不可忍者,及十八种奇疾,并误食毒药蛊毒,符到立愈。其炁吹嘘亦然。后学但知符名而已,其谬有八,不识天罡者一,不识三光真君者二,念天罡咒不全讹谬者三,不识加临者四,不识炁之详者五,不曾受三光箓者六,不知符窍者并隐祕者七,不知书符之时者八。不能通,即无验矣。欲知其验,但将蒸饼吹之七七遍,其色如丹。久而自然,其灵尤验。细圆如芥子大,与人吞服,曰三光丹。书符于五更投井水中自沸,愈其验也。

  大醮及建黄箓建坛,惟南斗北斗真武前不得用酒三献,时以枣汤代之。

  又《南斗经》云:供养之具,煎枣汤细茶,不须酒脯。盖南北二斗鍊铸魂魄之神,畏触。据经云,用元酒者井水也。世人用酒,皆非。祭雷当用酒肉,血食之神。正义曰:醮之用酒,其来久矣。遽彻去之,于人情或未安。当如用三献之际,南北二斗及真武之前不用酒,枣汤代之为是。

  诸行醮人,不曾经宗师授行黄箓院事符券,及黄箓院印,不许主行。犯者风刀考身。斋主请行,罪亦如之。

  应设黄箓及罗天大醮,合依科请功曹直符使者,若入局,宗师则置一位,与功曹相伴,如人问客礼。不得撰写功曹姓名,据坐按剑叱喝。

  奏醮青词,只许谢过,不许祈福。若书写不合格式,牵引文华,字画不真,干犯触秽,功曹不敢递去,三天亦不受领。已上醮官各受大不恭罪,三官考录,径奏三天。

  烧奏青诃,须于二更内。若至三更,即时日不同,亦不达上天矣。

  应设醮位及安坛,须以右为尊,左为次。自古皆以右。京师太乙宫奉安圣位,宗庙,皆以右为尊。

  应设醮不虔,高功与醮主同罪,散众减二等,知情者同罪。

  应黄箓建坛,并限四十九日前奏请。黄箓九幽醮前期十五日开化,二十一日申奏。

  应追度亡魂,听差本坛神吏玉女,引导到坛,功成保奏。初等法官关当处土地里域真官,如律,应取会亡魂,先期二十日下合属追取。

  凡一切亡魂现形,须是事内,飞奏上元崇明宫,次申朱陵火府,用天部霆司印,无有不到者。

  应召魂旛以七尺八寸,年踰本数,增以赤帛黄绢,不过七寸,虽多并止此。

  应奏三清、四帝、太乙、泰玄都省、

  天枢院,并差功曹。上界星宰天尊道君真仙,中界岳渎名山大川,地、岳水司等处,差本界直符使者。违程准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5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