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咒毕,存见幽阴朗彻,地府开通,一切幽灵等众,尽乘光明而至。

  以今焚香一心召请十方法界之内,九幽地狱之中,五道四生,孤魂滞魄,一切幽灵鬼爽等众,各乘道力,来赴灵场,受食和宽,成功托化。

  存见众魂如万点星光,俱在目前。即与念解寃咒三遍。

  天尊慈恨,九夜沉沦。递相执对,不悟摄因。摄因本无,妄想非真。凝神清静,冤对停轮。

  咒毕,再念祕呪一炁七徧。吪□唵唎吽,解释五鬼债。咒毕,当大启慈悲,澄心灭念,想灭念灭,冤对两忘。次念完形聚魂咒三遍。

  玉清元始尊,敕下天医神。完全枯朽骨,普救度天人。急急如元始度人律令。

  咒毕,存天医官史普为众魂医疗病患,存见众魂体相完复,懽喜在前。再以舌拄上腭,三咽华池神水,涤除内秽。毕,以舌拄上腭,活水自生。存外境皆化为清净大海,孤魂亡人入水沐浴,顷刻须突化成数万莲花,俱成婴儿仙童玉女花上。次洒甘露水,念咒三遍。

  悲夫长夜苦,热恼三涂中。猛火出咽喉,长生饥渴念。一洒甘露浆,如热得清凉。神魂生大罗,润及于一切。二洒甘露水,五藏悉开张。咽腹久冷散,得达悟何伤。三洒慈悲雨,濯体鍊真光。迎魂归太上。朝谒礼虚皇。

  咒毕,存诸孤魂等众,身心清净,咽喉开豁。又念散食咒。

  汝等幽魂众,吾今施汝供。一粒徧十方,河沙鬼神共。

  存见诸仙子受食,甘味香美,各臻饱满,咸皆懽喜,礼谢慈尊,便当超度。即以两手玉诀,擎起额前,别南斗一座列于空中。

  □寅□丑□中指中文□辰□巳□午文剔出。

  存见南斗六星光辉郎耀,变成万万火铃,众魂悉皆乘光上升云汉。又念生天密咒三遍,送登空际。

  唵吟咤唎速临生天娑婆。

  再以绛宫火铃径上天界,明高愈远,杳无罣碍。再拜礼谢,祝曰:

  向来施食度魂功德已遂周圆,仰望慈光接引升度。稽首称念:

  太一救苦天尊,朱陵度命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施食议略

  仙公葛真君训曰:吾以祭鍊得道,悯念幽魂受苦,世人子孙全不念父母恩重,日远日忘,不知幽冥望之以久,在刻为年。然有力者建善缘以荐拔之,其罪轻者犹且庶几,比若罪重者,止少减耳。更不思父母存日爱子之心,无嗣之时多方祈叩,望续后代,但言我已追荐矣,恬然不知报效之心。若贫无力者,先亡愈堕沉沦,深可悯哀。然非普度众幽,则先亡无独出之理。故闻此法施食,使人常思孝念,日积阴功,广运慈悲,而先灵在其中矣。祭鍊之法天大于此,而亦出于一念精虔诚敬于此。盖取其日用易行之理。如此尚不能行之,则幽冥绝望矣。呜呼,人孰无追远之念。且夫广运慈悲者,亦所以自度则人人岂待劝而感发哉。又有读书君子,多昧其心,但言虚无,不知汝之先灵永堕矣。其人能行之者,吾实监临之不爽也。

  前辈云:济幽之事,鍊度不明,失悮幽冥。莫知此法简明易行,又有人曰:星粟之饭岂能充遍普得。宋丞相张商英论曰:勾践一器之醪,而众军皆醉。栾巴一噀之酒,而蜀川为雨。是心灵所至,无感不通。又三十六代天师于大明殿书符,上笑而问曰:灵从何来。师曰:诚之所至,而灵自从之。所以一瓣心香,周徧法界,是亦念也。诸君子者,若于三元八节,三会五腊之日,随力建功,一香一烛在乎致诚,于静夜焚香,望空启圣,依法祭鍊,行之既久,一切有情无不度也。且如豺獭尚知报本效信,岂有为人而不思所报也哉。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七竟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八

  太极玉阳神鍊大法

  太极仙翁曰:心藏神。心者,神之舍也。所谓神鍊者,神能集神,炁能会炁,神炁会合,以神鍊炁,以炁养神,谓之神鍊。倘能以神感动,故能神全。故经有生神之章,有九炁之名。神鍊之道,可不明焉。

  主法

  主法三天圣师泰玄上相张真君,

  祖师太极左宫仙翁天枢使相葛真君。

  召符清晨向空焚

  谨请五方云路大将,本境城隍主者,里社正神,速摄幽爽,于本日夜护迁到坛,以凭超度。符到火急奉行。具位臣姓某奉行。

  焚符心咒

  啼吽吽啮□吓。

  是夜备香灯饭水,丰俭随宜,钱财经旛,不拘多少。

  通玄符焚于香上

  臣某承诰奉行

  启圣

  具位臣姓某上启道经师宝,元始万神。臣谨于良夜肃启此诚,

  上干洪造,下拔幽魂,使真炁充满法食,仰希讬化。臣稽首顿首,谨言。

  叩齿咒曰:

  亶灯朗灵。谨召淡摩罗大将军,蓬头追魂大将,黄头管魂摄魄大将,二十八部旃檀大将,五方云路大将等神,速召六道四生幽魂苦爽,上承道力,克遂超升。存幽魂到。

  丹阳神鍊玉符

  右符,青素高九寸,阔五寸,雌黄书毕,念密咒曰:敦昱清,一炁九徧。取东方生炁嘘入,焚水盂中,以杨枝洒食念变食咒:

  唵□咘唵哩摄。束炁吹食。祝曰:愿承三宝大威力,以大神咒救众生,以大神咒灭诸苦。次默念:

  霐唵吟咤唎。合明天帝日。□□□□□□□□□□□□□。乌轮涂叉阿那波遮□存幽魂形神俱妙。

  宝箓式

  泰灵火都玉阳宫生神宝箓

  恭准

  元降宝箓,仰承三宝大威光,摄诸幽爽,明离火以鍊形,习坎水以成质。魂神澄正,万炁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三界五帝,列言上清。

  右箓告闻

  朱火丹陵之天地,告十方,箓到奉行。

  年 月 日时告下。

  具位臣姓某承诰奉行。

  祖师清虚妙道一元无上真人萨,

  三天圣师泰玄上相真君张。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八竟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九

  玉阳祭鍊文检品

  奏慈尊

  具位臣姓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谨奏:为臣等贯隶某处焚修,伏念臣等草芥微生,蝼蚁贱质。叨参道法,虽怀利济之心,追念宗亲,莫报生成之德。况罪根之多,纵思忏雪以未遑。再惟兵变之余,何限劫亡之惨。爰据拯拔,并致荐修。是以同诚发愿,以今上元之夕为初,每月涓一日良宵,昭祀道俗两门宗亲,讽诵度人诸品经诰,少资冥福,以表奉先。仍按玉阳冲科,祭鍊九幽五道滞魄孤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俾承善利超度生方。积此殊因,仰祈恩泽,归流臣等祖先父母眷属亲姻,道士师资朋友契识,存者均臻于福寿,渐入仙宗,逝者咸证于真常,早登道岸。次冀臣等修真有分,进道无魔。符法显扬,真灵协赞。宗风丕蒇,善信皈崇。庶令臣等得以普济世人,广扬道化。誓坚素志,以答生成。玆当开启之初,未敢自专,须至具状奏闻者。

  右臣某等谨谨具状,端肃再拜,上奏东极慈尊青玄上帝道前。恭望

  天慈,允臣所奏,赐降符诰,付臣奉行。伏丐睿旨,告下五帝三官,四司九府,雷霆水府,峦岳罗酆,峡石铁围九幽诸狱,殟曹宪府,隍社神祠,但干考校之所,咸令检照臣等道俗两门存亡眷属,自从曩劫迨至今生,所有放作误为,当愆阳过,咸希原宥,许以自新。往逝宗亲,俱离冥累,见存眷属,均沐恩荣。仍祈赦释九幽五道滞魄沉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每遇开度之际,应时开放,交付追摄神将管领赴坛,承功超度。次丐旨、命泰灵火都玉阳宫照应今来祭鍊事理,所度幽魂到日,即与判注生方。先为差拨玉阳法中官君,神虎追摄将吏,同地祇上将温元帅等官,下赴行坛,听臣等策役,协赞行持。至期伏乞应感分辉,垂慈普济,俾臻感格,以广好生。臣等干冒天威,下情无任不胜激切屏管之至。伏候敕旨。谨奏。

  年 月 日具位臣姓 某上奏。

  可漏

  东极慈尊青玄上帝道前具位臣姓某谨封

  方函

  奏 状 上 诣

  具位臣姓某谨外封

  东极妙严天宫进奏

  笺三官

  具位臣姓某再拜上言:臣谨同臣姓某等,即日诣道自陈,臣等贯隶同前。未敢自专,除已具奏

  宸廷希恩照应外,谨具笺状,端拜上启上元天官紫微大帝,中元地官清虚大帝,下元水官洞阴大帝圣前。恭望圣慈,允臣所启。即赐历关诸天,普告三界,行下三宫九府,百二十曹,水府雷霆,罗酆岱岳,铁围硖石,阴掾阳祠,宪府殟司,城隍里杜,但干考校之所,咸令检照臣等道俗两门存亡眷属,自从曩劫迨至今生,所有故作误为,阴愆阳过,咸希原宥,许以自新。性逝宗亲,俱离冥累,见存眷属,均沐恩荣,仍祈赦释

  九幽五道滞魄沉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每遇开度之际,应时开放,交付追摄神将管领赴坛,承功超度。庶令沉滞,均获超冲,式副恳祈,以为效信。干冒圣威,臣下情不胜惶惧俟命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上启。

  笺三省

  具位臣姓某再拜上言:臣谨同臣姓某,即日诣道自陈,臣等贡隶同前。未敢自专,除已具奏

  宸廷希恩照应外,谨具笺状,端拜上启祖师三天大法师正一静应真君。祖师太极仙公冲应孚佑真君,祖师九州都仙神功妙济真君道前。恭望师慈,允今笺启,赐降符诰,付臣奉行。伏丐面奏宸廷,请颁敕旨,告下五帝三官,四司九府,雷霆水府,岱岳罗酆,硖石铁围九幽诣狱,殟曹宪府,隍社神祠,但干考校之所,咸令检照臣等道俗两门存亡眷属,自从曩劫迨至今生,所有故作误为,阴愆阳过,咸希原宥,许以自亲。往逝宗亲,俱离冥累,见存眷属,均沐恩荣。仍祈赦释九幽五道滞魄沉魂,产死劫亡公徒苦爽等众,每遇开度之际,应时开放,交付追摄神将、管领赴坛,承功超度。次丐旨,命泰灵火都玉阳宫无应今来祭鍊事理,所度幽魂到日,即与判往生方。先为差拨玉阳法中官君,神虎追摄将吏,伺地只上将温元帅等官,下赴行坛,听臣等策役,协赞行持。至期伏乞师驾下临,垂慈普济,俾臻感格,以广好生。干冒师慈,臣下情不胜惶惧俟命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上启。

  申萨祖师

  具位姓某再拜上申:某谨同弟子某等即日诣道自陈,某等贯隶同前。未敢自专,除已具奏宸廷希恩照应外,谨具申状上闻者。

  右谨具状,再拜上申祖师玉阳启教大慈教苦萨君真人幕下。恭望师慈,允今申恳,顼降符诰,付兆奉行。伏丐转闻泰玄都省三位真君,面奏东极,请颁恩命,同赐纶音,告下五帝三官四司九府。同前结尾。

  申酆都

  具位姓某再拜上申:某谨同某等即日诣道自陈,某等贯隶同前。未敢自专,除已具奏宸廷,笺申省府真司,希恩照应外,须至具状申闻者。

  右谨具状,再拜上申北阴酆都玄天大帝圣前。恭望圣慈,允俞恳祷,即赐圣旨,告下后土坤舆,八埏九垒,九幽泉曲,硖石铁围,阴掾阳曹,但干考治之所,咸令照应,开放弟子某所荐道俗两门宗亲眷属。仍祈赦释九幽五道滞魄沉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交付追摄神将管领赴坛,承功超度。庶令沈滞俱获超冲,式副恳祈,以为效信。某干冒圣威,下情不胜惶惧俟命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姓某状甲。

  申水府

  具位姓某再拜上申:入意。未敢自专,除已具奏宸廷,笺申师省真司,请恩施行外,须至具状申闻者。

  右谨具状上申水府扶桑大帝圣前。恭望圣慈,允今申恳,即赐圣旨,告下水宫龙庭,江河淮海,溟冷泉曲,溪渎川源,合干去处,咸令照应,开放道俗宗亲幽囚等众,每遇开度之际,应时交付追摄神将管领赴坛,承功超度。庶令沉滞俱获超冲,式副虔祈,以为效信。干冒圣威,某下情不胜惶惧俟命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姓某状申。

  申东岳

  具位姓某再拜上申:入意。未敢自专,除已具奏宸廷,笺申省府真司,希恩照应外,须至具状申闻者。

  右谨具状上申东岳天齐大生仁圣帝圣前。恭望圣慈,允今所申,特赐移文四岳名山,洞天宪治,行下贵府七十五司,二十四狱,城隍里社,郡县镇场,水际溪源,但干考治拘囚之所,咸令照应,每遇开度之际,应时开放道俗两门宗亲眷属,并九幽五道滞魄沉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交付追摄神将管领赴坛,承功超度。庶令沉滞均获超冲,式副恳祈,以为效信。干冒圣威,某下情不胜惶惧俟命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姓 某 状甲。

  牒地祇追摄

  泰灵火都玉阳宫

  照应卑职等,谨同男官道士某等,贯隶某处焚修,谨斋沐诣道自陈。伏念卑职等叨参道法,虽怀利济之心;追念宗亲,莫报生成之德。况罪根之多,纵思忏雪以未遑,再惟兵变之余,何限劫亡之惨。爰摅拯拔,并致荐修。是以同诚发愿,以今上元之夕为初,每月涓一日良宵,昭祀道俗两门宗亲,讽诵度人诸品经诰,少资冥福,以表奉先。仍按玉阳冲科,祭鍊九幽五道滞魄孤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俾承善利,超度生方。积此殊因,仰祈恩泽,皈流某等祖先父母眷属亲姻,道士师资友朋契识,存者均臻于福寿,渐入仙宗,逝者咸证于真常,早登道岸。次冀某等修真有分,进道无魔。符法显扬,真灵协赞,宗风丕蒇,善信皈崇。庶令某等得以普济世人,广扬道化。誓坚素志,以答生成。除已奏申天阙省府真司,希恩照应外,合行专牒,请照验,即为遍诣十方无极世界,天牢地狱,泉曲罗酆,硖石铁围,诸道诸狱,泰山岱岳,宪府殟司,水际溪源,城隍里社,但系考校拘魂之所,告闻主者,上体道恩,根刷九幽五道滞魄孤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定于今月某日,及每月开坛之日,应时交领部卫前来伺候摄召赴坛,祇承道恩,举送南宫,俾离沉滞之悲,均有超凌之便。在途仍请钤束狂魂猖魄善静临坛,不许妄起雠心,因而尅害生炁,惊恐人民。九历冥关,不许阻当。度人功大,星火奉行。须至牒者。

  又牒上地祇上将温元帅,同南宫琰摩罗大将朱元帅,蓬头追魂赵大将,黄头管魂高大将,散脂摄魄大将,二十八部□檀大将,神虎何乔二大元帅,七真玉女,五道大神等官,请详前事理施行。谨牒。

  年 月 日牒具位   姓某。

  牒城隍

  泰灵火都玉阳官

  照应卑职等,入意。除已奏申天阙省府真司,希思照应外,合行专牒,请照验,特为移文各处府卫,及行下所属州县镇场,水际溪源,里域神祠,合干去处,咸令上体道恩,刷集九幽五道滞魄沉魂,产死劫亡囚徒苦爽等众,定于今月某日及每月开坛之日,应时开放,交付追摄将吏管领赴坛,承功超度。仍请差拨善导官吏阴兵,同心协力。钤束狂魂猖魄善静临坛,不许妄起雠心,因而尅害生炁,惊恐人民。庶令沉滞之魂,均沐超凌之果。至期仍希部率祀典里社神祇,同赴法坛,赞扬神化。度人功大、疾速奉行。须至牒者。

  右具牒上某府城隍主者照验。谨牒。

  年 月 日牒。具位   姓某。

  赍奏递关

  泰灵火都玉阳宫

  照会卑职等,谨同男官道士某等,发愿济度幽冥事,以今修具奏笺文状几方函,谨上诣东极妙严天宫,三元都会府,泰玄都省投进。申状几方函,上诣祖师一元无上萨真人前,北阴酆都宫,水府扶桑宫,蓬玄泰空宫投申。公牒二角封,前诣地祇上将温元帅等官前某府城隍司投落。专仗神威捧达施行。凡历云程,不许阻滞。度人功大,星火奉行。须至关者。

  右关某将同三界功曹符使照验。谨关。

  年 月 日时关。具位   姓某。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九竟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一十

  丹阳祭鍊内旨序

  胥城王玄真编集

  夫祭鍊者,祭所以祭鬼神,鍊所以鍊自己也。苟不鍊已,则鬼神不能升度。或不饱煖,则鬼神未免饥寒。必先以志诚为体,慈悲为用。悯玆六道之沈魂,念彼九泉之滞魄,禁风火寒冰之狱,受饥残屠割之刑,非凭济度,诚可哀伤,未遂超升,深为苦楚。故上帝垂慈,立登天之梯级,真师设教,作苦海之津梁。玄真留心此道,扣首高人,历尽勤劬,徧参玄奥。虽议论各有异同,而理趣本无差别。今则谨按雷鑑讲师潘君、三洞法师戴君、所南鍊师郑君所著善本,及诸师友授受玄微,芟萝繁芜,采摭要妙,足成一卷,初不以前后,序勒为十八篇,名曰丹阳祭鍊内旨。非独使学者简而易行,明而易悟,抑亦知太极仙翁克念进修,位登天阙,岂非报应之所致欤,良由鍊神祭鬼之道,可谓登仙陌圣之阶。累行积功,莫大于此。志学之士,可不勉诸。苟能灰心槁形,凝神聚炁,混三才于土釜,融四象于金炉,盗天地一点之阳,集造化五行之妙,丹成火足,体妙神灵,打破就裹干坤,踏着上头关捩,则鬼神即我,我即鬼神,天地小我,我大天地,又何待按图索骥而为之哉。其或未然,不免以天下为炉,虚空为鞴,天仙神鬼水陆飞行尽入吾大冶之中,煅鍊一次。然后示之以元始宝珠,饱之以天厨妙味,作此梦中好事,亦不虚度也。良久云:老蚌含秋月,寒蝉吸晓风。岁次丙申秋八月十一日王玄真无伪谨序。

  丹阳内鍊飞神八景之道

  师入坛端坐,澄心静虑,存黄庭中真炁大如朱橘,升上绛宫心府,号曰南昌上宫朱陵火府。即发炎炎金碧流金之火,号曰流火之庭。真炁无神,鍊为婴兕,端坐绛宫,渐登十二重楼,上金阙玉房,乃泥九脑宫,化为太一慈尊,驾九头狮子,金翠莲花之座,如此分明。密奏曰:

  具位奉行太极祭鍊事,臣姓某,谨谨奏启太一救苦天尊青玄上帝,臣今欲拔度九州分野,十类河沙男女孤魂滞魄等众,及求度某灵魂往生仙界,乞放无边光明,下破地狱。干冒天威,密垂昭报。臣谨言。启毕,随即破狱。

  破狱

  师作五岳诀,对脐如举千钧之重器。念茫茫酆都中,不计遍数。渐渐用诀擎起于目前。如日光之状。须臾,念咒擎诀过额。念至功德金色光,用诀一放,存金光大如车轮,遍照十方,变为金碧世界,红光罩满。存太一慈尊在空玄之中,放无边光明,天上天下,悉皆朗耀。

  五岳诀

  右手第四指参于左手二指中指间,以左手二指勾定左手第四指参于加手二指中指间,以右手11指勾定,左右小指交参,左大指勾定加小指,右大指勾定左小指,两手中指竖起于中。

  破狱咒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七祖诸幽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功德金色光,至此作用。微微开幽关。华池流真香,莲盖随云浮。千灵重元和,常居十二楼。急宣灵宝旨,自在天堂游。寒庭多悲苦,回心礼玄皇。女青灵宝符,中山真帝书。一念升太清,默诵观太无。功归九幽下,旋旋生紫虚。

  玄真曰:盖人身中,脐下为九垒重阴酆都之境,以五岳诀举起,则地狱自然开矣。

  召六道

  谨焚真香,志心奉请天道,人道,神祇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尽虚空界积夜寒乡,有主无主男女孤魂,愿乘道力,来诣灵坛,受此香供,鍊形濯质,享食闻经,水火鍊度,传授戒法,执符把箓,念道生天。我当奉行,汝宜谛受。

  玄真曰:召至遂祝,不必存想。天仙道但证明鍊度,所以别本止称五道。如欲逐道召请,亦随人意,却不可想作自鬼户而来,及遣将吏摄至坛前等事。盖鬼神本无形状,惟一念尔。凡有形者,皆能沈滞,无形者诚可升迁。譬之虚空,未尝变灭。谓如临终之际一念纯静,福德兼备,即生天仙道,一念善顺,无诸罪恶,即生人伦道,一念猛利,勇于果敢,即生神祇道,一念,昏迷沉于六识,即随地狱道;一念饥渴,嗜欲无厌,即落饿鬼道;一念颠倒,偏执情想,即入畜生道。又如一念杂染,贪恶交集,即为胎生,一念虚妄,愚凝业重,即为卵生,一念执着,爱欲浸渍,即为湿生;一念变易,情想不定,即为化生。如上五道四生,不修正业,心无旨归,故堕斯类。惟一念纯静者,乃生天仙道。又如念念无欲,即升欲界;念念离境,即超色界,念不着空,即登无色界。如上三界,虽修正道,未得纯全,暂生天宫,劫尽还堕。又如有人贪念忽生,用心伫思,不觉凝滞,此为地大,亡者命终,积贪不舍,即有铁城铁山,大石压身,碾碓耕磨之报。婬念至极,男女二根自然流液,此为水大;亡者命终,积淫不已,即有血湖大海,寒冰裂体,饥渴伤残之报。瞋念一发,四体汗流,百脉火炽。此为火大,亡者命终,积瞋不化,即有大火逼身,铁九铜汗,镬汤炉炭之报。妄念论转,意识纷飞,急欲称意,此为风大,亡者命终,积妄不变,即有风刀考身,飞戈飘戟,倒悬挂网之报。如上四大,亦由情想使然,遂有地狱之事。又如好杀者,即受杀报。负欠者,即受偿报。谄曲者,即受虚诳之报。嫉妬者,即受憎恶之报。寃仰者,即受执对之报。此为定业难逃,臣细各偿其报。复有积恶深重,寃报相干,魂系幽关,堕诸地狱,受苦满足,当堕旁生,如白起秦桧之徒是也。至于八万四千异类种性,随念显发,悉有轮回。原其本末,皆由一念所造,随业受报而已。盖妄念不有,造业非无,故有升沈之事。当以此澄湛之心,化彼执着之见,岂可存神入妄,返令蒙昧者哉。

  沐浴

  焚丹阳符,投沐浴池。存为大海,浩浩荡荡,渺无边际,祥风和气,霭然如春。存泥九宫慈尊分晓透出虚空,请降甘露,遍洒法界。默诵丹阳大咒三遍。如未成诵,即念太一天尊降甘露,七遍。随即变食。

  丹阳大咒

  龙汉荡荡,无形无名。渺渺亿劫,皇道开清。明澄朗耀,九龙吐精。玉虚澄辉,太霞高明。元始开化,诸天齐临。三元导养,二象摄生。未度者度,未成者成。已死者化,已枯者荣。春动蜎息,一切冥灵。怀胎含孕,咸得受生。亡者命过,魂升三清。魄受鍊度,南宫变形。今日大吉,皆得光明。五帝鉴暎,普告万灵。天神地祇,及诸河源。五岳四渎,并诸名山。洞玄洞虚,洞空洞仙。无极大道,至真尊神。无穷无极,普监度生。地根断绝,玄都记名。众神监度,一切咸听。

  女真曰:沐浴者,非独鍊形濯质,实为洗心涤虑。心意心不清。徒自劳耳。

  变食

  默念《元始灵书中篇》:玉皇宝号、太一睿号,不计多寡。存五方金光红玉之炁布于食上,其食广大,充天塞地,异香馥郁,无量无边。

  玄真曰:变食之道,当仰首遥观,自然天厨妙味遍满法界。不欲性急,须是宽缓,令其餍饮可也。如念酥酡末味天尊,洒甘露水,鬼神即获食味甘美。中篇乃三下二天隐名。玉皇宝号,上帝有誓,如闻帝名,饥者皆饱,死魂更生。慈尊圣号,称之则寻声赴感。故特用之。不在食之多少,器之大小,在乎一念精诚,用心广大者也。

  水鍊

  先存黄庭中有白月,朗如秋夜。注意良久,身心泰然。运过夹脊,俓上泥丸,月色愈明,无异白日。自然甘津满口,徐徐咽下,纳于黄庭。次存大地为黄华真水,方行火难。

  玄真曰:天一生水,故先水鍊。静默久之意归黄庭,如以真火烹鍊丹鼎,熏蒸百脉。神水华池是为黄华真气降也。

  火鍊

  师以两手握固,举起身心。存黄庭中真炁升上绛宫,光明烜赫,如大日轮,自然徧体如火之热。先从自己,次至虚空,化为金光一团,充满世界,辉天朗地,志意舒畅,良久豁然。

  玄真曰:地二生火,次当火鍊。

  三归依

  第一归依无上道宝,

  第二归依无上经宝,

  第三归依无上师宝,

  九真妙戒

  第一戒者敬让,孝养父母,

  第二戒者克勤,忠于君主。

  第三戒者不杀,慈救众生。

  第四戒者不婬,正身处物。

  第五戒者不盗,推义损己。

  第六戒者不嗔,凶怒凌人。

  第七戒者不诈,谄贼害善。

  第八戒者不骄,傲忽至真。

  第九戒者不二,奉戒专一。

  玄真曰:太上云:宁一日持戒为道德之人而死,不忍百岁犯戒而生。又《九幽经》说:持九真妙戒者,履锋践刃,变为莲花,标名金格,列字玉清。大哉戒乎。奇哉戒乎。凡人破犯一戒,即不敢传戒。如不说戒,则鬼神但得享食,不能生天。真学之士,当于日用常行,颠沛流离之际,平居燕处之时,以清静为本,仁慈为行,长厚处己,宽洪待物,才觉恶念萌乎胸中,试自返照,则前念自然消殒矣。如是持久,习与性成,虽有杂念之萌,亦未易摇撼也。盖心之为物,起灭不定,制之则圣,纵之则凡。鍊度之际,虽然有所媿怍于怀,亦莫甩心记忆,恐鬼神不得超度,所谓已业无已知也。然终不若真功实行,始可为人天模范,立于天地而无愧,质诸古圣而无慊,履行修白,俯仰无怍,乐莫大焉,又岂止乎鍊度而已矣。

  生天

  默宣宝箓,焚香炉内,念高旨火天尊胜数煸。存南斗垂光,下接坛前金光化而为一,金光混混,飞腾而起。以绛宫火铃一提,径上太虚,愈高愈远。师祝

  曰:

  功德已周,恩归上帝。常记今日,好去好去。

  玄真曰:幽阴之众,假此阳光,径上朱陵,即生天界。岂比夫一一斋醮中,既焚宝箓,返令官将护送,复经东岳诸案,方得转生,即与时刻升迁之义违矣,于理无益。

  生天宝箓式

  太上救赦生天宝箓

  右奉宝箓拔度六道四生,男女孤魂等众,增品受生,超升仙界。一如告命,风火驿传。

  太岁 年 月 日时告行。

  具位奉行太极祭鍊事臣姓某承诰奉行。东极大慈仁者太一救苦天尊青玄上帝。

  宝箓作用,静默良久,行丹阳内鍊。存黄庭真炁,升上绛宫,化为婴儿,渐渐心火如大杲日,上入泥九,化为慈尊,如此分明。密奏曰:

  具位奉行太极祭鍊事,臣姓某,谨谨奏启太一救苦天尊青玄上帝,臣今书生天宝箓,拔度九州分野,十类河沙男女孤魂滞魄等众,及求荐某灵魂俱蒙赦宥,咸获生天。干冒天威,密垂昭报。臣谨言。启毕,存太一慈尊入空玄之中,万真环拱,蒙敕下灵官,捧宝匣,乘宝光降下案前,启匣出箓,与吾所造箓合而为一,祥烟庆云,金光夺目。即于六星下作一○,叠书唵吽咤唎四字,就念此四字涂成火铃。停笔,存中宫真火一丸,良久觉口中水生,其真火一丸升上绛宫,烜赫如日,急呵于符上。以意一提,用笔向上一拂,遂云:吾奉太一救苦天尊敕。仰首遥想在宝箓化为火铃,透出泥丸,远远而升,金光徧满。叩齿而退。

  玄真曰:大抵宝箓不不数十等,但得此妙,皆不拘执黄纸朱书,亦不拘大小长短,莫若印者为当。南斗六星虚明实暗,故不涂剔。如度父母师长,不敢给箓说戒,但密奏曰:以此祭鍊功德,资荐某人同生天界。如度有姓名者,就填宝箓。黄箓普度,何止数万。高功才受投词,具奏上帝,申牒应干去处,先发预告毕,继即接待孤魂,期日赴度,自从本日为始,用书宝箓,发下章表,填写姓名。凡有暇日,焚香默奏,叠叠书之,倦怠则已,不可计其多寡。如计数目,及有窒碍膺于心中,仅能度此几名耳。受状太多,作用不及,以生朱调作六盏,列如南斗势,一同作用,分手书箓,亦妙。若以理论譬之,诏赦只合一道,普皆原宥。一念广大,太上恩光无所不烛,三途六道皆可超升,非曰一人有一赦也。至大鍊日,广设醮筵,曲尽威仪,以塞俗眼,但令知有罪福,清洁高士摄行法事,师

  乃入室,静默志诚恳奏,只作一箓,密行祭鍊,广度沉滞,庶得两全其美。亦在随时应变,幸勿拘执。

  拔度宝箓

  拔度宝箓存用,奏曰:赐颁诏赦,告下冥官,开诸地狱,拔出罪魂。干冒天威,密垂昭报。臣谨言。箓中叠书太一救苦天尊敕七字,涂成火铃。存心中火铃提出,以笔向下一拂,光明闪烁,烛破地狱。作用默奏,皆如生天宝箓,只改此数语而已矣。

  玄真曰:此拔度宝箓,大斋醮中,请颁符命,责以青宫九龙符命使者,一同赍捧前去,遍告幽冥。或于破狱之时,焚于炉内。今此祭鍊内旨,不用此箓,然元从师授,亦姑存之。

  丹阳符

  此符以青纸黄书。符成,静默,意归黄庭,良久一炁自夹脊双关上至泥丸,华池水生,徐徐咽下,激起黄庭如大海水,瑞气氤氲,即取中黄之气吹于符上。

  玄真曰:丹阳符一名黄炁阳精洞明灵符,出《青要紫书金根众经》上卷,本为修真之士鍊形濯质,后仙翁用以鍊鬼。初无散形,一炁成符。今用印文,亦以黄笔润过,乃善矣。

  印式

  三符印

  玄真曰:三符印,乃东极青宫九龙符命,出青玄法,太一慈尊所主。玉清拔幽魂真符,玉清破地狱真符,出

  神霄箓上,古圣师集而为印。特假

  太上之力,拔度幽爽耳。用于宝箓

  之上。今有边郭者非也。

  三天太上印

  玄真曰:曾受箓者,申奏用职印,关牒用法印。未受箓者,奏申关牒通用道经师宝印,或三天太上印。凡印,当以枫枣木为之,不用桃梓雷击之木,恐有杀气。朱砂入乳香少许代胶。用印时,多念太一睿号,其印自然通真达灵。今人多用太极祭鍊坛为额,因而创印,恐不契理。

  五帝甘露法食祕旨

  五帝内讳森炎剑润平五遍

  具位臣姓某上启五方五帝道君,降真炁,化天厨。为香饭。饱幽阴。甘露味,得充满。觉正真,随所愿,托生天。霐。唵吟咤唎。合明天帝日。□□□□□□。□□□□□□□。乌轮涂叉阿那波遮□。

  散食咒

  魂神澄正,万气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五帝保举,列言上清。

  于静夜后设食在前,以白纸朱书符命,焚于香上,默奏上帝,召集六道。或存于空中金光极目,万化寂然。念五帝内讳及变食咒,存香饭徧满法界,祝白生天,自然升度。

  玄真曰:前变食咒,三字乃三天内讳,四字乃六天真言,五字乃五帝隐名,六字乃六司玄机,七字乃七星妙旨,九字乃九天祕号。或有大达之士,具深信根器,每飡餟食,每夜祭鍊,止用此符法,天上地下,无不通彻。昔鲁蓬玄于武当山南巖修道,行此符命,食自手中飞去。以后此法遍传方外,可谓至道不繁也。

  奏太一

  具位 奉行太极祭鍊事臣姓某谨奏:为人鬼殊途,非善功而莫荐,幽冥异趣,仗道力以潜通。仰祈升度之恩,用拯轮回之苦。切念幽魂苦爽,久滞冥关,未遂超升,实堪伤悼。臣是以谨发诚心,奉丹阳祭鍊广度魂仪,为此须至奏闻者。

  右臣谨谨具状,再拜上奏东极宫中大慈仁者寻声赴感太一救苦天尊青玄上帝御前。恭望道慈,允臣所奏,特赐敕旨,告下三官九署,五岳四渎,酆都六洞,十宫九幽,河源泉曲,血湖硖石,铁围等狱,五道都府,九州社令,冥关幽壤应干合属去处,咸令知悉。如遇臣开坛鍊度,委请五道大将军召集众魂,即与开关启钥,放释六道四生,三途五苦,九州分野,十类河沙男女孤魂等众,来诣坛前,享食听戒,受鍊更生。更愿臣九玄七祖,均证生方,三界万灵,咸霑福利。干冒天威,臣下情无任战栗俯伏拱俟恩命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奉行太极祭鍊事臣某。

  申太极仙翁

  具位  奉行太极祭鍊事姓某。

  右某获处人伦,叨逢正化,念六道幽魂之苦楚,悲四生飞走之辛酸。是以谨发诚心,遵依教法,奉行丹阳祭鍊,广度孤魂,法界有情,成登道岸。为此须至申闻者。

  右某再拜上申祖师太极左宫仙翁冲应孚佑妙道真君圣前。恭望师慈,允玆申恳,乞赐命令,敷誊上帝,即赐颁行告下冥宫,咸令照应。如遇某开坛鍊度,召集众魂来临坛所,享食听法,受鍊更生。干冒真威,某下情无任之至。谨状。

  年 月 日具位奉行太极祭鍊事姓某。

  牒城隍五道大将军牒同

  太极祭鍊坛牒上本府城隍主者。

  当职切念六道四生,久湮沦于长夜,三途五苦,执冤对于幽冥。无由解脱,实可哀伤。是以谨发诚心,奉行丹阳祭鍊,广度幽壤。除奏闻上帝,申牒真司外,须至牒者。

  右牒请照详备去事理。如遇开坛鍊度,即与传诚达。恳上奏慈尊,请颁敕旨,告下十方三界,水府冥宫,应干合属去处,咸令照应。释放幽魂,来临坛下享食听戒,受鍊更生。同施济拔之功,共广好生之德。谨牒。

  年 月 日时牒。具职     姓某。

  牒当境

  太极祭鍊坛

  当职切念六道四生,久湮沦于长夜,三途五苦,执冤对于幽冥。无由解脱,实可哀伤。是以谨发诚心,奉行丹阳祭鍊,广度幽壤。除奏闻上帝,申牒真司外,合行移牒,可照验。凡遇开坛鍊度,即请肃清境域,严卫坛场,迎迓帝真,广集幽爽。幸勿稽违,有妨开度。为此须至牒者。

  右件今牒当境土地正神,可照验。故牒。

  年 月 日时牒。具职     姓某。

  关递奏功曹使者

  太极祭鍊坛

  本坛恭发奏申文字,具列于后:

  一、奏申各一方函,封印全,上诣东极青宫,太极左宫请进。

  一、不公牒三道,折角,封印全,前诣五道大将军,本府城隍司,当境土地神祠投达。须至关者。

  右关某将,今日受事功曹,直符使者,资捧奏牍,各依官分,以时上达。幸勿稽延,立俟昭报。故关。

  年 月 日 时关。具职  姓某。

  常用牒文

  太极祭鍊坛 牒上 五道大将军。

  本坛今月某日于某处奉行丹阳祭鍊,拔度幽魂滞魄等众,所合关告神威,传诚达悃,摄召众魂来临坛所,受鍊更生。须至牒者。

  右牒请照详事理,即望奏启太一慈尊,请颁敕旨,徧告冥宫,广摄十方三界,六道四生孤魂等众,及求荐某灵魂,于今夜戌亥时中,来诣灵坛,祇领善功,俟恩升度。谨牒。

  年 月 日时牒。具职     姓某。

  玄真曰:曾受箓者,申奏具职全衔奉行太极祭鍊事臣姓某。未受箓者,只作木上初真弟子奉行太极祭鍊事臣姓某。关牒具位姓名而已,例不称臣,却押心印。能行法者,用所行官将递奏,不能行法者,止用功曹符使传达。此书乃丹阳祭鍊,何以太极祭鍊之名。盖仙翁为开教祖师,在天领太极左仙肴之职,故用太极二字表而出之。然此法则非太极所司也。此祭鍊内旨,以太一慈尊专主之,使人心不散乱。如欲申奏天省岳渎酆都等处,亦随人力。凡书写文字,贵在精诚,当获福利。或不留心,恐遭谴责。昔仙食餟餐施食,一念之间自然昭格,后学初真非仙翁比,故假申奏。恐文字有缮写之劳,又非悠久善继之道,至鍊度日,惟用五道大将军一牒,召集幽爽。道门申奏一节,乃后人之流弊也。结绳以前,何有文字。风化渐开,人文日胜,像世徇俗,或不能免。若曰专事文字,则失之矣。按道藏《赤松子章法》,只用口诵,命功曹典者传接词语,其章则卷而藏之,积累至久,然后用断章法,初未尝区区化鍊也。盖一念所主,天地之大,以此而动,鬼神之幽,以此而感。达者于一念之求,不必拘执可也。

  内鍊捷说

  夫人印堂入三寸为泥丸宫,仍金阙玉房,而上帝居之,为三清之境。绛宫即人之心也,配九紫离宫,为朱陵之府,而元神居之。然而有元神,有识神。识神者,见鞍思马,因车念盖,随境陵夺,攀缘不已,念念起灭,陆续而不息者,是也。历代圣师,呵叱学者认此识神而为本性,不知是谓生死轮回根本也。元神者,灵灵不昧,了了常知,在喧无挠,处静不寂,不可以知知,不可以识识,迥出思议之表,卓然而独存者,是也。非具大根器,大福德,大智慧,虽圣贤亦有所不能深达也。神化婴儿,气如朱橘,恐人心驰骋于散乱之域,特假此以为击念尔。以括拳为握固,脐下为酆都,津液为神水,肺脘为十二重楼,泥丸为金阙玉房,黄庭为玄牝。玄牝者,乃一身之主宰,万法之根源。紫阳真人曰:身中一窍,名曰玄牝,亦无边旁,更无内外,乃神气之根,虚无之谷。在身而求,不可求于他也。又不可私意揣度,是必心传口授。苟或不尔,皆妄为矣。然则果何处耶。玄真既论至此,未免漏露天机,剖析玄理,使同志之士,皆趋于至道之妙,岂不快哉。在心之下,肾之上,大肠之左,小肠之右,天地之正中,人身之规中,正此处也。若能收视返听,缄口调息,留意久之,如鸡抱卵,如龙养珠,自然悟此玄关一窍,非假师传而自得之。若福薄缘浅,而于此书诵为空言,亦不过瞽之文章,聋之钟鼓耳。或有未臻玄奥,妄言深达者,徒自诳尔。不知泥丸与玄牝,实性命之根源,修真之极致。祭鍊内旨叠叠用之,盖为此也。以此而升度鬼神,则鬼神不待度而自度矣,复何假区区念诵哉。至此可以默会。

  祭鍊枢翼

  同志之士,初发诚心,祭度幽壤,先具状奏申太一救苦天尊,太极左仙翁,关牒城隍,当境五道,功曹使者,毕。以后祭鍊,不须再发申奏,止用五道将军一牒。斋戒至诚,清晨先发牒文召集幽爽。如有急干,惟焚香默祷,移前作后,庶不失鬼神之望。当日不绝密诵中篇、宝号;或早或晚,密行内鍊,奏帝,恭书宝箓,并丹阳符使印,毕。至夜须要饱煖,方入静室,严设清香净饭,竹枝水盂,另设水一器作沐浴池焚丹阳符于内。然后端坐静默,万虑俱忘,身心澄寂,行丹阳内鍊,默奏慈尊,作五岳诀破狱召魂,作用沐浴,变施法食,行水鍊火鍊,说三归九戒,焚宣宝箓,祝白生天。止此而已。鍊度已彻,方可起身,勿令间断。如欲每夜施食,则行清微元降祕旨。要在念念勤行,自然道力纯熟。其法简易,通摄幽冥,极为奇特。使天下好道者一一悉内鍊正法,一一众魂息幽囚之苦。

  专以我先深潜静定,鍊毓阳神,然后密运至诚,祭鍊阴鬼,当合二者通为一片精密工夫也。当此坐鍊之时,皆是清净法界,了无墙壁街衢,屋宇山林之碍,亦不想沐浴享食受鍊更生之态。先须在我发大慈大悲大护度大救拔之心,不知我之为鬼神,鬼神之为我,彼此两忘,方为要妙。不欲性急,随生躁动,虚劳其来,不得超度。盖静定之中动此一念,则鬼神以为真实,随念幻形,我念解脱,彼亦解脱,此臻至道,彼亦乐道,冥冥中,如此洞然。行者尤宜谨慎。或有报应灵异之事,乃是心空神应,不可执着凝滞于怀,亦不可对人驰骋,恐遭魔摄,无药可疗。大鍊之日,弗起一切恶念。或不能止灭,但一心称太一名号,自然平复。如有行法之士,接受投词,看详果有邪祟作衅,可具文檄,追摄到坛。先行祭鍊,超度生天,使其存殁均感。若或抗拒不从,方行究治。亦仁人之用心也。有专心祭鍊,终身不行杀鬼之法者,恐妨慈念之故。学者以此为则,勤而无怠,神仙必矣。

  性命混融歌

  杳杳冥冥入混茫,寂然内照神无方。攒簇五行空四象,自然泰宇发天光。意识销融寂不动,世间万事如虚梦。天淡云闲月正明,道合希夷无作用。无作用,非无为,玄关一窍是根基。绵绵密密长相守,如鸡抱卵龙涵珠。日午子,夜半午,忽然志意归宗祖。琼台珠露入华池,直下黄庭制龙虎。把捉住,莫放逸,呼吸悠然在真息。此时得意大欢娱,气神踊跃舍虚寂。命如丝,心似铁,玉鑪从此金丹结。渐凝渐聚渐圆融,四大百骸如火热。一年三万六千刻,进火工夫只么得。木液金精旺盛时,腾腾保护防虞厄。结胎易,脱胎难,必须拨动上头关。木牛哮吼高峰顶,这段因绿不等闲。不等闲,休蹉过,八万法门都打破。翻身更要彻重关,黄金月下优游坐。只这是,无余说,无来无去无生灭。更问向上事如何,海底金乌吞却月。

  日用铭

  过去如梦,未来似漆。现在本空,随缘顺逆。但离三际,一道中直。心心相续,毋令间隔。废寝忘食,会如墙壁。若不如是,安能悟入。保持护念,慎勿放逸。万事已定,任从得失。祸福须臾,死生呼吸。着意思惟,自罹刑棘。恻隐济人,广施阴德。慈忍柔和,大坚固力。此事难知,自宜消息。应离言说,亦非缄默。仰之俯之,青天果日。日用如斯,了无祕密。

  学全真道人王玄真,字无伪,号体玄,苏人也。妙年忠慕清虚,辞亲割爱,从大癡黄先生于钱唐西湖南山之曲。其奉师也谨,执侍杖屦,暑雨祁寒,不惮劳苦。十数年间,尽得先生之旨。其事亲也孝,蔬食布衣,自奉甚薄,岁必一往祭祖省侍,以尽色养之道,乃罄其所将而后行,不欲慈母知其贫也。乡党宗族称焉。和光同尘,导人为善。或闻孝悌忠信,与夫患难饥寒之事,辄流涕,衷心若有所谓焉。尤汲汲好施,济死度生。是以名公钜卿时加礼敬。至于凝神入妙,讬迹于寂寞之滨,甘处冰檗,人所不堪,唯其啸傲烟霞,恬然自若。余数访之,深愧日以诗癖酒狂所汩,远不及矣。观其集中所著《性命混融歌》、《日用铭》二篇,可为矜式,同志者宜载于祭鍊内旨之末,庶不泯灭而无闻于后世矣哉。故为之序云。

  至正丙申十二月句曲外史张雨书于箕泉小隐。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一十竟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一十一

  天罡生煞大法

  主法

  祖师北极天罡大圣万真节度紫庭真人威光上帝。

  启请咒

  仰启天罡大圣者,上司天令显威神。化现巍峨万丈身,九目三头分六臂。

  青面金冠持宝剑。赭袍烈焰耀干坤。常指雷城十二门,赫奕独操生煞柄。

  黑白红光前贯斗,时时亲见破军星。六龙驾火烧鬼神,斩灭虹霓绝妖气。

  志心皈命朝至尊,惟愿分辉降尘世。

  大圣大慈大悲大愿北极天罡大圣万真节度紫庭真人威光上帝。

  满江红

  武夷先生赞。

  三头九目,金冠赤发绛衣烜赫凌空。剑尖火迸,脚踏火轮红。白黑红光贯斗,六臂执斧拈弓。司天令循环不息,生煞在其中。侧身丁步立,密持梵咒背北迎东。见光芒直射烁我心胸。密意引归天目双雷局锁入黄宫。行持处,飞腾变化,顷刻致雷风。

  天罡诗括

  天罡一忝法中王,采取之时向射方。

  先媾龟蛇成一处,次分龙虎列三行。

  玄关默运中央合,却候帷同八卦方。

  肘后金精才一吸,泥丸霹雳见金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