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巽宫斩鬼天丁赵逢,

  离宫烧鬼天丁徐永,

  坤宫冰鬼天丁吕清,

  兑宫压鬼天丁余通。

  天丁冠,随方服色,各执本职器械。

  召役三帅咒

  玉清有命,速召万神。上通九霄,下彻幽冥。雷霆威震,八方火轮。玉清五雷,玄冥通灵。二大元帅,八大天丁。五雷神将,束捉西寻。蕾实气淼淼,太一降临。五雷使者。雷电轰轰。直符神将,枷鬼驱精。雷霆一动,念念思真。收魔捉祟。不得留停。上帝敕命,火急降临。役云:上帝符命,火急奉行。急急如雷祖主法妙道上帝律令敕。

  召役天医咒

  北方黑帝君,子。南方风雷神。巳。叫喊连天地,子。八卦自通灵。子。荡荡周天暗,子。无边捉鬼神。寅。旗印归火府,午。神霄玉枢城。子亥。治病能遣祸,子亥。消灾解厄迍。子亥。如违押北府,有令斩邪神。辰。运光飞电火,午。神印起雷鸣。子。掌印兵千万,巳。助神随令行。午。急急如主法妙道上帝律令。啼呼吽叱咤咭噉摄。

  召役八卦大神呪

  吾为天神下坤宫,巡震兴雷离火红。巽宫下令召万神,禹步交干登阳明。

  坎乡掷雨荡妖氛,腾天倒地斩魔精。兑金芒锋八煞神,直向艮宫封鬼门。我今恭准帝命行,若有干犯吾令者,勑下寸斩如微尘。急急如雷祖主法妙道上帝律令勑。

  妙用

  左日右月合璧,吸归自身碧潭中。以心火肾水交姤烹鍊,微以巽风吹之,坤水沃之,结为梵号,神将居梵号合璧光中,风云雷雨霹雳火光从之。念召呪一遍,运出顶门,急存天上神将金光万道中,亦乘风云雷雨电霹雳,金火光中飞降,合而为一。阳日役庞,肝气接之。阴日役刘,肺气接之。役陶,则不分阴阳日。存雷城中劈开雷门,乘风云雷雨电,烈火金光霹雳声中飞降,心气接之,引归坛中香上,或符中,随意策没。

  庞刘陶三帅符

  庞符头上书晅字,日咒,气诀。次书庞某。为刘符头上书朒字,月咒,气诀,次书刘某。陶符头上书炓字,天罡咒,气诀,次书陶某。八将头上阳日书晅字,日咒,气诀阴日书朒字,月咒,气诀。庞刘符身上并雷局。念召咒,各书重爻震卦,改作雷字,次从干上加张宏八将姓名中间,杳书勑天轰雷霹雳摄七字,就念涂之,存神入符。或按五方,入天雷神将田文甲,地雷神将刘宴,龙雷神将崔子文,岳雷神将陶公济,社雷神将高迈,四角入雷公江赫充,电母秀文英,风伯方道彰,雨师陈华夫,中间杳书天皇伽耶霹雳摄七字,就念涂之,存神入符。次以吾为天神,下坤宫,点至,直向艮宫,封鬼门,就笔圈三转,云;我今恭准帝命行,若有干犯吾令者,勑下寸斩如微尘。三句三转了,就艮上剔笔入圈中。又就书一勑字盖之。云:吾奉雷祖主法妙道上帝律令勑。

  次又加延由二字,神功受命咒书之,运祖气布入,想为狴讦黑烟黑雾,铜蛇铁狗,牛头,狱卒,鬼吏鬼兵可畏。又划重爻震卦,改作雷字,如上一用,就出五笔。

  陶符身上并雷局,念北方黑帝君咒书重爻离卦,改作雷字。就从田字上加马郁林、郭元京、方仲高、邓拱辰、田元宗五将,中间呇书唵呼吽叱咤咭噉摄,就念涂之,存神入符。余并同庞刘符作用一般。紧要,庞刘符各添双翅,陶符添四翅,布五火神将,并如钦火雷公形,都用百字咒、大威德咒、起雷咒役之。又紧要得利害,于符中书煞字,念天煞地煞神煞鬼煞,年煞月煞日煞时煞,共八煞也。八天丁符身上并雷局,念召,咒,书重天震卦,改雷字,写直日将姓名。又呇书,勑天轰雷霹雳摄七字,就念涂之,存神入符。足下又如此一般作用发笔。每日旦暮鍊将,念金光咒崇奉之。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九十七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九十八

  神霄金火天丁大法

  五仙之妙在保仙,保仙之妙在西台,西台之妙在火铃,火铃之妙在天丁。曰:火铃宫在太阳之下,流火之庭,丹阳之馆,赤明之境,是玉清真王神霄大帝主鍊之司。左院有神,乃神霄九梵至阳梵炁结成形像。或曰:人以封疆为姓,神以宫宿为姓,天丁乃张宿六星之炁化为玉神,名曰金火天丁。张宿本月鹿,月乃太阴清华之炁,其神受太阴清炁结像,所以端严美相,翠发绿眉身衣绛服,足穿朱阳之履,手执帝钟,迸掷炎火。统丹阳火铃童子四员,各持火铃,一曰金光火铃玉童,二曰玉光火铃玉童,三曰瑞光火铃玉童、四曰焕光火铃玉童,女兵九九八十一万众,受事神霄,驱雷役电,巡游太空。天丁讳忠,以其字九笔,以像九霄。经曰:五炁,神霄中正之炁,中者,正也。正黑一合心,则天丁合我,阳焕月明,故名昭应。夫忠日正,正曰诚,诚曰信,故名天信将军。

  玉律曰:神霄法有五品,一曰天仙,二曰神仙,三曰真仙,四曰飞仙,五曰保仙。又曰:神霄之灵,保仙为真。保仙之真,火铃至神。火铃之神,金火天丁。是知金火天丁者,总万法归一身也,运一心应万法,化一身为万神。上世宗师尊金火天丁之法,为一符一印,至为要道。其神可以修身,可以鍊魂,可以自附,可以勘精,可以瓶捉,可以卫生,可以断怪,可以徐瘟,可以致雨。可以祈晴,可以断泉脉,可以破庙庭。神镜有照恶之妙,宝印能度形飞升,保胎安孕,解结催生,先保一身,后安家宅。然后治鬼神,逐邪怪,莫非鍊心而运化也。得此法者,切宜专付,勿示非人,宝之秘之。

  上清大洞法师神霄上相保真济物琼瑶金阙真人陈道一序。

  主法三师

  祖师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统天圣天尊,

  玄师高上碧霄上清华王青华大帝寻声救苦天尊,

  真师高上丹霄太清韩王可韩丈人朱陵度命天尊。

  将班

  三炁丹天威感昭灵感应火府上宫绣衣天信玉神金火天丁火铃妙帅昭应真君,

  天丁姓张名忠,翠发,天丁冠,美眉玉色,满月相,赤情,红锦团凤金花袍,红锦抱肚,绿风带,金锁子甲,玉束带,朱履,遍身流火,左执金钟,右仗火剑,乘火鸾火凤,或骑火龙,或飞步太空也。

  火铃童子四员,

  火铃金光童子张道真,

  火铃玉光童子张道明,

  火铃瑞光童子张道升,

  火铃焕光童子张道常,

  童子绿鬓颓髻,绯衣大袖,绿裳,朱履,左剑右铃,内有六小铃,变相也。

  火铃女兵九九八十一万众。

  女兵皆顶四角花皮笠,绯袍,金甲,汗袴绿吊鞹,长甕靴,手执戈战,翊卫天丁也。

  天丁本身玉符

  火焰飞光玉女 雷霆猛火将军 太微降火大将 其用有逆顺云推掷火车飞火前奔 火轮万乘 火兽千群 火乌火马 火布乾坤 炎火帝君 雷火真人 火山大将 风火元君 太阴真火 日精炎君 南极火铃 金火天丁 各仗火剑统御火兵火精大圣火铃大神速烧;邪鬼永不存形 络绯 赫赫阳光速降真火摄

  右符,如役使,八卦上各有作用发

  召符炁诀如召法入

  玉帅召合品

  凡步罡,必先藏形,不藏,谓之尸步

  召罡

  遣罡

  双手雷局按肾堂,步前罡,以目上视,见东南狂风大起。念;

  呼神神即应,名是都雷王。口中吐雷雨,吐炁作雷场。一动千里暗,二动万里光,三动鬼神奔散走,吾身便是都雷王。

  双雷局,从夹脊运上耳,仍目视上,见卯上雷声大震。却念:

  吾追摄霹雳,火光万丈。吾佩神印,飞火馘击。天火烘,地火爀,吾驱雷公动必霹雳。

  双雷局打向前,目乃上视,见南方电火飞发。却念:

  吾受天勑,驱雷霹雳。九天安镇,斩馘灭迹。天火烘,地火吓,吾驱雷公动霹雳。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下令云:

  琼篆腾祥,玉华结瑞。散烂丹天,召集天帅。以今神霄玉情行府焚符关召神霄功曹、素女,土地正神,疾速到坛,有事差役。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召土地左手辰文,右手叉腰

  神霄内诰,颁下玉京。土地闻召,速赴坛庭。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召功曹

  玄曹玉文,立功之官。主持玉清,奏告三天。上帝有勑,速见神光。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召素女左手辰文,右手叉腰

  神女无形、随想生真。精思,不怠,玉相来临。传吾忱奏,上达帝庭。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向伸宣召功曹、素女、土地等神,已沐到坛,仰烦即今传此信符,径诣火铃玉司,宣召神霄金火天丁火铃妙帅,部领火铃童子,火铃女兵,火铃雷吏,下赴法坛,听今差役。速去速来,明彰报应。疾。

  丁罡,正立,念:左手辰文,右手叉腰。吾奉神霄勑命,高上灵文,统领天神地祇。祛邪役神,断怪除凶。奸害良民,随时正定。善恶孝逆,见吾须分。除恶注善,传令倾奔。斩瘟收毒。辟非保生。天付我职,掌握手中。一召千里,神兵来应。速召速至,不得留停。天神灵官,百万天丁。金甲使者,金火天丁。受吾口勑,勑召奉行。吾奉神霄玉帝勑,召金火天丁火铃妙帅速至坛前。疾。

  师剔午文,大呵心炁出,南方合,仍吸入自己绛宫。存张宿六星光燄巳午之间,目一闪,六星化为三十六火铃,又一闪,化为三百六十火铃,流金炎爀遍,满天地。却剔寸金斗,云:

  火铃火铃,辰。金火天丁。巳。绯衣仗剑,离。速降真形。午。寸金斗后,复自辰至戌,左肩一吸,右肩随之,仰面见天上一大火毬炎炽。此所谓金生火旺,祕诀口受。以舌拄上腭,书一火字削出巳,又书一火字削出午,又书一火字削出未,冲射其毬混合,结形天上,火毬忽然不见矣。就呼呵喝运转雷霆出,妙帅在前。却念混合咒曰:

  南极火铃,金火天丁。辰。速离巽宫,巳。来降离门。离。烘巳。烜午。爀未。些二字号默而识之。疾降真灵。以心为将,以炁为神。午。吾今混合,结化成形。午。纳之成丹,午勒下子。吐之成神。子逆上午。天亥。地巳。合德,日卯。月酉。藏辉。火急下降,与吾合真。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酉文复至午文剔出,右手剑诀,指引妙帅驻立炉烟之上,以斗盖之。

  雷威才动便惊人。阴日用。

  亨轰滑辣救竟摄。阳日用。

  向来出合,悉已周圆,凡遇指挥,即祈报应。

  运雷咒

  火轮风急,天地通赤。内有赤乌,飞腾羽翼。遍发火光,散满幽极。内外邪鬼,尽皆灭迹。烧鬼为灰,鍊鬼为汁。闻吾烧鬼,天丁急急。一如神霄大帝律令。随事役遣。

  火铃二品咒

  雷火真君,天信之神。统领火部,金火天丁。火兵火吏,猛火随身。鸣钟击鼓,飞走火铃。雷火闪烁,风火飞腾。照败邪鬼,无路逃形。焚烧绝灭,化作微尘。急急如律令。

  雷火真君,金火天丁。吾今召汝,速降真形。邪魔外道,毒龙妖精,悉皆摄捉,扶赴火轮。烧灭为灰,万劫无生。急急如律令。

  召童子女兵

  神霄青华,太乙火铃。诰命颁下,玉真天庭。璚女宣示,万神咸听。随吾立至,星火奉行。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召崔向二使

  青灵青灵,火铃将军。汝受吾权,吾召汝形。手执火耀,光射三清。神剑所指,降雷飞霆。火车万乘,遍满干坤。何神不伏,魑魅灭亡。风火捷疾,速降坛场。谨召雷霆进火焚炎使者崔宣,喷火腥烟使者向敌,速降速降疾速降。剔午文。

  存崔宣恶相,交脚幞头,黄抹额,绯袍金甲,仗火剑,足下火燄炎炎亘天。

  存向敌恶相,交脚幞头,绯衣金甲,红抹额,左手辰文,右手执火把,足下火燄亘天。

  顾四山,四背。收天罡。辰至午,取罡炁入。三昧真火,午上发。霹雳火,巳。天地火,未。四山火。俱入心混合,一呵二使出前,任意用。

  玉帅出入制邪品

  法官应受人投词治大祟,未可轻易便行,须入靖,望东南角上,存碧玉炁,叩齿三通,卓印三下,左手辰文,右手剑诀叉腰,如前召土地功曹素女。

  具位臣姓某上言:蝼蚁微躯,愚蒙幻质,冒膺法职,忝预仙阶,激切心忱,庸伸口奏:臣谨据入意。仰劳功曹素女土地,采录丹衷,特伸敷奏主法三师,并列派师真,天丁诸将。恭望妙慈,俯垂洞鉴。伏乞流注金光火铃玉华瑞炁付臣身中,庶令臣神清气爽,心广体胖,德伏雷吏,威制羣魔,遣符役将,随愿昭通。臣干冒粹严,下情不胜战汗之至。谨言。

  法官伏地,想功曹素女土地,以丹笔玉册随录心词,驾火云从空而上。见云雾前开后合,远望见宫殿皆琼玉翠碧。真王居中,左殿青华大帝,皆翠玉凤凰之阙。外有玉堂一所,上书名曰神霄玉省,见火师端坐,其中有仙童出,引入,火师接直符素女之词奏,直至真王玉砌之前敷奏。存真王自琼玉宝台座上放万道玉彩,金光自天而下,从顶门入,侍卫我身,化为真人。

  炁化成神,辰文,想我身瑞炁流焕天地,近接真王真光。尸变入玄。离文。想真王瑞光为流火,烧去我身,皆无有矣。三五化鍊,中指中文。见三光炁,五色祥云蒙罩我身。升入九天。辰文。想紫云捧我足,上升真王前礼拜。九天之劫,午文。想真王玉女以玉册付我。更度尔身。玉文。想我吸真王金光瑞炁咽之。受化更生,巳午未文。存身为玉,内外通明。得为真人。中指中文。复自紫云中降矣。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作用毕,然后召将。非大邪不必如此。

  玉帅卫坛变化屋宅品

  离阳之精,烘赫炎神。化雷火洞,保我亨贞,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法官想天丁真形符,吸入心,以鼻引炁,书于空中。存见天丁驾九首赤鸾,自南方至北,从北至南,自东冲西,自西冲东,满空霹雳雷火,烧去屋宅。次见云翳蒙蒙,涌出大山在空中,有岩穴洞府,即我之居屋化为大雷火洞,中有火师坐坛。男存为雷公,女为电母,床化为雷匣,六畜尽为狮子。火龙、金鸾、玉凤、四方上下皆为火城矣。

  法师路遇邪巫品

  法官移司出入,必先遣将。却双手雷局,自腰间起摩腰,想见内肾黑炁两道冲心,自舌尖出,化为流火,中有天丁,驾九首赤龙吐火,直前至患家。即自脾中出黄炁一道,化为金桥,金火天丁领兵卫我后。存雷公霹雳前驱,直到患家。如入患家,即双手运雷局掷入患家。出,步阴斗,手运子午斗发入,想天丁布罩行捉。路逢巫人,则以左手心摩额心,顺三转,而咒曰:玉勑金光阳晶摄。

  右咒心念,不可出声。想额心为火镜,左右目射金光两道。洞照三天,直射巫人,不能存变。即想左右目射金光两道,直冲巫人。以左鼻微引西北炁,想见金虬吐火,独角龙也。火铃照耀巫人心肝。如是则妖人魂灭,法不能施。若欲灭之,则飞奏上帝而治之。

  玉帅布罩捉邪品

  左手运申已亥至寅卯,运斗名合斗。运斗讫,复归寅,念二品咒。想为金罟火罩围满天地,收归大煞。想鬼在罩内法师运诀捉之。

  运诀咒

  天雷隐隐,亥。神雷轰轰。午。龙雷卷水,辰。水雷波翻。子。社令雷火,寅。霹雳交横。巽。神机一变,寅。速灭邪精。大煞。雷大,卯。雷二,寅。雷三,丑。雷四,子。雷五。至亥,则倒为局。

  右五指为雷局,双手同运合,打向鬼户去,存火雷交冲大震,天丁捉倒祸鬼。此名天雷局,又名金火天丁煞文。

  玉帅悬火镜制邪品

  法官以雄黄书天丁真形符于镜心,悬之病人帐上,以水一盆,向床前对照火镜。念天丁二品咒各九遍,布炁镜上,想为火铃宫阙,镇住鬼门,无敢干犯。

  玉帅火狱制摄品

  建狱于巽方上,择一净室,用新砖结成,一层一尺七寸,中三尺七寸。验祟新出有动处,或出血之类,捉倒妖邪,病者自安。罢狱,量情罪决。

  法官如仪发奏,至其日,依式建狱齐毕,如前召将咒曰:

  火铃火铃,金火天丁。绯衣仗剑,速见真形。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召将合炁运出,并依前法。召至,焚建狱牒,献茶酒素祭。毕,却作用念天丁本身咒,化符书符。依本法日日入狱考勘,有形影,便是捉倒。

  念天丁二品咒化狱

  雷火真君,中指中文。想火师遣天丁直符。天信之神。巽文。想直符奔向巽宫召天丁。统领火部,午文。想见天丁领火兵而出。金火天丁。辰文。见天丁至火师前,受指挥而降。火兵火吏,中指中文。存兵齐至维罩。猛火随身。中指中文。见烈火入狱,存其狱运化火城已就。鸣钟击鼓,亥文,中中。存天丁领兵下火狱鸣钟鼓集鬼神。飞走火铃。辰文。见吏兵奔走来集,火铃维罩火城。雷火闪烁,双手雷局合打望巽去。存雷声大振。风火飞腾。巽至午文。想烈风震地,塞碍鬼门。照败神鬼,艮文。想天丁向鬼,户摄捉邪鬼。无路逃形。寅至卯文。见天丁坐鬼神兵四围障摄捉。焚烧绝灭,中指中文。一齐捉焚于狱中。化作微尘。寅至辰文。见天丁兵吏行火考勘。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却以申状烧毕,封固狱门,收祭物,切忌鸡犬猫,妇人僧尼见之,亦不可。日日入狱考勘,有形影,便是捉倒。先要申火师,宗师天丁。

  玉帅宝瓶捉魈品

  应山魈飞走通灵,五通木客,忽来忽去,诸法治之无效,法官来耻去,法官去复来者,乃莫大灵通之祟也。独天丁瓶禁能治之。须用新砖净瓶一箇,以雄黄书天丁符,贴于瓶底,烧灰藏瓶内,以瓶口向患人所卧处顿之,将镜子照空瓶口。法官用香灯供养,对瓶口念咒作用如法。

  念天丁下品咒

  雷火真君,寅文,肝炁,自东吸合出。想火师降我顶门。金火天丁。巳文,心炁出,取巽炁降合。想天丁驾火云至。吾今召汝,辰文,出心赤炁,自舌尖出,迸空为火云。见天丁领童子女兵而集。速降真形。寅午戌文,以口诀掷入瓶中。见天丁女兵产入,化为仙苑宫树宝林。邪魔外道,卯逆至亥,过午诀。想青华帝呵炁,合南炁,合呵入。五雷吏驭龙而入。毒龙妖精。辰文。想赤龙奔向鬼户烧妖怪。吸辰炁,以肝炁呵入。悉皆摄捉,艮文。想诸将会合。存我身为真人,入瓶捉号令。驱赴火铃。午文。想天丁火铃结阵在狱,放光十道,布十方。烧灭为灰,巳午未文。想火云祥光自瓶出来,即焚鬼怪。万劫无生。大煞文。见赤龙。开口,鬼祟至,奔入瓶去捉。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次又飞南斗讳掷入瓶中。

  □想丹火进。巳文。□想黄火进。辰文。□想赤火进。离文。□想紫火进。午文。□想玄火进。坤文。□想金火进。未文。摄。想烈火流金,,焰焰进发飞去。掐未文剔入瓶内。

  右作甩毕,上香祝曰:

  当职运化瓶驻,已获圆成,请天丁严装显服,鸣金钟,叩玉磬,藏形伏影。如有大邪,不待指挥,便请奔出瓶营,摄附患身,通吐因依,以凭结解。就将邪祸驱出他界,立使患人魂魄还身。谨有绯钱甲马直符,仗火焚化,用助威灵。祝毕,回司,立有报应。或中夜有雷声应,或邪人中夜自作考勘束缚之状,或自行供吐。来日发符,祭谢,回司。礼仪只用素食清酒。

  玉帅保胎催生品

  依法书天丁兑符于桃仁之上。

  符面

  符背

  书符咒曰:

  天罗灵官,百万真形。变化生分,永保长生。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右卯至午出。存肺炁合心炁,取东方生炁入符中。咒曰:

  南昌黄华,玉眸鍊身。十月满足,骨骼已成,好生使者,韩君丈人。司命司录,卫房圣神。九天持符,监真度生。符下五脏,急离母身。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右剑诀,左手掐辰文,望巽玉炁。再咒曰:

  妙火铃真,监生上穹。执符把箓,好生韩公。五帝破魂,三台录封。七元助魄,神元辅宗。尸鬼辟合,本欲鬼穷。保持人命,杀却邪踪。神符复护,冰光玉容。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左手辰文,右手午文,南炁祝遣。咒曰:

  六甲直符,从官符吏。保胎护命,尸亡邪坠。金火天丁,收魂护卫。女兵来降。好生下指。男筭天禄,女筭青简。符到奉行,百邪潜避。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右符,取桃木心煎汤吞下。常用,只汲顺流水服。男左女右持出。

  玉帅断泉脉水怪品

  泉邪为祸,乃蛟蜃之精,隐于水泉之间。虽火铃雷中有伐泉铁简,今人将为金火天丁中用,大非本法。却不知南极火铃及丹霄火铃,各分一司,玉石相混,无有明白。其简用铁为之,长五寸,象五行,阔三寸,合三元,厚三分,应三才。用雄黄书天丁符于简文上,背书咒曰:

  火铃炎炽,变化八方。万神拱卫,永断不祥。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右与火铃字平写云:馑请金火天丁,火铃童子,火铃女兵,火铃雷吏,焕耀火光,告汝泉脉所主神只仰逼勒泉谒雷轰,妖怪杀灭奉行。

  年 月 日吉时告下。

  具职  姓  承诰奉行。

  却烧香,面南作用。咒曰:

  火铃炎炽,酉至午发。存南方炎火之天,火师立火团中,飞铃冲满天地。变化八方。寅文。存五方皆有火炎烘烘,中有天丁领兵入符中,见符为火文金篆。万神拱卫,离文,役申出。存符光所照,三界四府皆惊擎拳起敬。永断不祥。坤至辰下艮。存真王降万道祥光入符,下照四渎,泉脉干枯,鱼龙尽死。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祝符咒曰:

  熠烘焕炎,焚赫朗星,风火雷电摄。天煞阳,地煞阴,万丈火铃烧鬼神。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运斗掌图。未念,先掐至急急如律令。

  存符为金简丹文,洞耀天地。呵心炁射南方,见天丁驾赤龙吐烈火入符。日午,令童子一人,身着白衣,手执赤旛,书丹霄流金火铃律令字,将符投入水中,泉脉立竭。

  玉帅伐庙灭邪品

  法官受词,或行紏察,知其邪坛小庙为祸,欲治之法,无非先奏而后伐。或有浅学,不奏而伐,庙虽破,鬼无所归,则流祸于乡人。此乃法官移祸于人,罪归法官,深犯天戒。又有不奏而伐,只白手附体,一牒便言结解,此只胡乱以一鬼应名入体结解,或鬼党中途夺去,反重其奸。须先奏,而后用符伐之,始能断后。

  伐庙斗丑中卯兑离,午出

  应伐邪庙,须奏上帝,请降真光,关会天丁祭誓,颁降上天劫旨,然后可伐。依式书天丁符于瓦上,依本法发笔,咒诀在后。

  大帝火铃,存真王勑天丁,驾龙驱雷,飞火掷铃而降。金火天丁。存天丁奔雷走火,腾空而降,奔入符中。炎火急降,存符文金光火焰,烈满天地。烧透鬼心。存雷奔电掣,烈火奔冲,烧灭鬼营,三界见之,无路逃形。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书符,取庙上阳瓦一片书符,至其日,令勇猛一人持瓦符入庙中打破,便出庙门,不得反顾。立有雷火焚烧,鬼尽灭。

  玉帅祷雨救旱品

  凡用金火天丁祷雨,须三日前发奏神霄,申火师宗师天丁,至其日建坛如法,召天丁驱雷致雨,以铁板书符,用青纸封符,及用此后咒书在符后,亦念此咒。

  升坛如法。念三净咒,却步罡,一句一步。风起巽户,亥。雷震九天。子。云飞碧落,兑。雨降临轩。中中。电光闪烁,高。助道飞仙。巽。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步至巽,如法召土地功曹素女,依前作用,催召天丁。咒曰:

  谨请金火天丁,遵依神霄大帝勑旨,飞铃掷火,召集龙君,即刻升坛,大降甘泽。疾。

  却运斗,午离坤巽中,干住,剔开,上巽,并再剔,归卯上。

  咒曰:

  勑汝雷神大集,想天丁召龙会集,雷神毕至。霹雳震惊。存霹雳一声,一声开巽户。天丁火铃掷入巽户,雨部神出。风雷雨电,想风起巽,雷出震,两出坎,电出离。万里沸腾。存天河雨声久响,雷神发声,万里皆惊。摧山倒岳,存北岳山倾地裂,水涌天,神龙噀水出。灭鬼安人。想旱魃之鬼奔入北海,天虹断截,雨势大至,万民欢声。神龙速起,大布甘霖。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念毕,依式书天丁符,发笔向坎,大下令,口不住念木郎神咒五遍,焚一符,叱天丁驱龙,大降甘雨疾。又五遍,焚一符,叱天丁开震布云疾。又五遍,焚一符,叱天丁开巽布风疾。又五遍,焚一符,叱天丁开离发电疾。又五遍,焚一符,叱天丁破地户发雷声疾。又五遍,焚一符,叱天丁破坎速施大雨疾。每一事,各步一罡,如前五步罡,下五下令,每一令下,念五遍雷神大集咒,及众讽木郎咒。须要先发奏,取报应,以纸作卷,夜静对空祝白,抽一卷,定何日登坛。却又以十二时辰定何时发奏。至期,方许登坛行事。独此法只用五步罡,不用破地召雷罡,最有灵验矣。

  玉帅寸金盐盖品

  凡人家多生灾害,破财失丧,合行盖,可保一年平善,永无灾害。仍要诵经,安奉本命,先奏神霄北斗,申本命,牒天丁,及帖城隍社令,选日建之,不用五死空亡日。

  铁符

  盖式

  瓶式

  符高三寸六分以应三十六生天数瓶与符盖并以锦为之瓶中用红绢书符包本命及三魂七魄钱在于内

  用黄绢下书各人年命

  至日,如仪供养。浄坛行水,奏申牒帖先行发遣,至期,备斋供酒果如法,香花上献,步斗请圣召将,建立,就辰巳安之。如不用随年钱,只用三魂七魄钱共十文,如法排于绢内。如用随年钱,可用红绢包之。右手掐斗诀,将三魂七魄钱入符中,咒曰:

  一魄入贪狼,子。二魄巨门藏。寅。

  三魄禄存中,卯。四魄文曲乡。申。

  五魄廉贞内,辰。六魄武曲当。离。

  七魄破军位,午。三台华盖方。斗诀。

  惟有三形并五影,真王有命佩天罡。

  女人十四魄钱。作用讫入瓶。

  法官捧瓶,左手斗印,呵炁一口,想火铃火云一派豁落结盖,上接神霄,顿在巽方。想坛为金阶宝地,玉殿琼宫。次用盖辰文掷入,又卯中中兑,名曰三台诀也。想北斗三台盖复瓶口。再飞阴阳二斗,却发雷局火诀,想火云雷火焚烧屋宅。次想为雷洞,男为雷兵,女为电母,孩童为火铃童子,妇人为火铃女兵,六畜尽化为火狮火象火龙火凤,藏瓶中,却以盖复瓶口。立榜告示将吏,设案供养,或点差帅将,或借城隍岳兵防护,如意指挥。

  金火天丁大法后序

  玉一生苦志,奉法经年,遍访高人,无法不究始未,得金火天丁之要,只将火铃雷中选出天丁一符,附以火车腥烟迸火焚炎符行。如此,则又不是玉神之法,又是火铃雷。后人以为金火天丁,与火铃本别。天丁乃神霄之妙帅,后人以其昭灵,添入火铃雷中,以号黑雳黑神霄等集为一阶。如此则又是神霄保仙则又与金火天丁不相干也。后探究,日夜不忘。因睹玉律素书,又曰神霄有赤明之馆,火铃之宫,中有一神,即天丁也。其神威烈与欻火相并,故宗师秘其道。火师传与玉真教主林侍宸,林传与张如晦,后传陈道一,下付薛洞真,卢君埜,次以神霄派脉付徐必大,徐亦不得其文。卢君化于剑江,将解而枕中出其书以付玉。法传卢君,而振继徐君。在前所传此法,与人未尝尽授,得之者只天丁一符,亦或混以火铃,或杂以保仙。如玉行此法,未尝兼二司之文,亦未尝兼别司之将。所立靖处,只一香一灯,终身如一。凡有行持,非常感应,不可尽述。谨将平生所用之文,遂成一集,皆行之有验,万不失一。上学之士,精心而行,庶足以称玉神之功也。

  玉真弟子火铃仙官会书火铃司事刘玉序。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九十八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九十九

  金火天丁神霄三炁火铃歌

  混沌赤文太无无,元始虚皇祖劫初。虚皇一炁初无二,一炁分三炁始敷。

  三炁因成九霄炁,三十六天周列侍。中有一天曰清微,正属虚皇神霄治。

  霄南丹天至阳明,赤文妙化流火庭。虚皇妙帝主鍊所,最上宫中扁火铃。

  火铃玉宫院之左,有一玉神曰金火。玉光金耀结成仪,三月九日圆道果。

  未有天地有此神,玉神元是玉真身。玉真大罗元始祖,浮黎玉清即双亲。

  混元老君称为叔,九亿万天俱统属。天尊天丁一字殊,容则皆金相皆玉。

  神灵五炁独居中,五常之中信亦同。所以玉神曰天信,妙姓曰张名曰忠。

  九笔成忠像九霄,姓应后天张月宿。绣衣即是五文开,那更张星主文秀。

  神霄法品总五仙,保仙内有火铃传。火铃妙在金火帅,一法能该万法全。

  职高天将亚四圣,位在真君证昭应。驱雷役电巡太空,欻火天君犹听命。

  轩辕昔日斩蚩尤,天降欻火及庞刘。四目苟毕钱陈将,佐助黄帝定遐陬。

  玉神时受神霄勑,掌握招兵授神职。躬持玉篆召万灵,敢有拒命馘霹雳。

  龙汉真武荡魔精,垂赦余殃后又行。秽炁将及上元境,玉帝飞符命天丁。

  天丁吸符面噀血,走火飞铃摧鬼穴。风除霆扫化微尘,奏凯谢真归玉阙。

  法中妙用只一符,万变无穷活诀殊。玉真密授火铃帝,瑶笈深藏紫炁书。

  流金凤炁分素紫,紫则度生素度死。符分三段旨最深,贯泥香朱笔砚纸。

  肘后混合灵亦灵,祖劫金胎妙合凝。火铃混合时冲迸,敢有干试万剪形。

  或问天丁何处有,铃满天飞火迸走。铃飞火走起处求,便知不在天地后。

  神功收剑寂光音,荡荡九霄何处寻。有无诚真以相合,显现天丁有赫临。

  中有告斗及鍊度,皆起虚皇金无祖。上彻九霄斗九皇,中通人身内九府。

  下达九地遍九州,混合三才关孰抽。造化至精至广大,金生火旺妙周流。

  金火火金有顺逆,雷霆霆雷交搏击。八炎出震雪浪腾,隐湿显燥炎火掷。

  能知混合些妙机,流金火铃随意飞。不知火铃有混合,神离气散将安归。

  三步丁罡作用异,要在分符明立誓。镢天大符劈一声,火走雷奔犁鬼垒。

  金火天丁自有罡,上中末步要参详。步侍炁诀要三合,妙应上力中下方。

  照恶神哉火铃镜,专治颠邪附祟病。符诀咒圆鍊始精,有一未圆耀不映。

  度刑升举在紫文,要聚金光瑞火云。一符一符及一印,三一道捷世罕闻。

  黑龙赤马炎炎运,当出霄吏秘无隐。普化天师出蓉城,亲荷火师传妙蕴。

  火师常时誓侍宸,真科有禁代一人。丁二代中两尸解,有两具为金关门。

  愿二人风师有一,更有一番霄吏出。每代学人非一员,要验何员有仙骨。

  妙法非徒金火名,妙存火旺与金生。金生炁即元始肇,火旺乃敷灵宝英。

  惟有静养太清水,造化一贯玄元始。人知法有火铃司,岂知火铃妙独体。

  助威兼行向与崔,玆品又是火铃雷。若兼号黑暨雳黑,又是雷阵摧魔台。

  独体火铃有妙道,道在禁书天所宝。丹体不离先天金,但要发生火候到。

  南天火炁受丹三,三炁精微未易参。三炁若参凝合窍,丹成飞步绛霄南。

  化机密运归神室,炁感妙化成丽质。喜时和气聚一团,怒时立把风霆叱。

  我昔身为霄府僚,火铃宫丽任逍遥。自从落与红尘混,青春已号士林翘。

  两间俯仰精观察,九流百家皆博达。纷纷余子莫乱交,风节霜姿至高洁。

  垂髻学仙志已坚,年方二七始传玄。每恨玄关参未透,四参五访又经年。

  斗牛之墟桃桂月,两遇至人指妙诀。为言天宝惟与贤,嗣派得贤今合泄。

  自从参透不二门,万法千门归一元。打成一片工夫粹,如鸡抱卵常温温。

  昭昭其灵非外假,向来愚处今皆化。连编累牍徒美观,高谈异论皆虚话。

  十有六字内含真,真鍊无差十二辰。鍊之到兮身洞彻,玉光世界无纤尘。

  恍惚中间人一箇,面目本来无异我。我自见我两俱忘,不夜通明珠一颗。

  常时如月现秋宵,九天九地皆琼瑶。三华郁秀光无极,三界万灵皆上朝。

  妙哉三华人莫测,外发英华由内积。有时鸾哕出火轮,上天下地皆通赤。

  下功到此神霁融,此身恍在火铃宫。祷祈馘伐厥声赫,告鍊驱治随愿通。

  或向符中震雷电,或从空裹火铃现。这般妙用不一彰,有耳皆闻目皆见。

  何当一旦满业缘,凤诏飞下虚皇天。流金火铃中黄照,清光促尔玉真前。

  昭应真君曾有誓,举功行人替仙位。彼此有过彼此书,飞奏玉真永沈堕。

  曩劫曾膺玉旨颁,每月三日降人间。金容赤发俄而变,专恩良善罚凶顽。

  玉神天上共尊贵,元始玉真亲翊卫。火铃冲处万天瞻,有甚雷霆世同畏。

  玉帝亲行真未分,慇葱曾恳大罗尊。始勑太皇开玉笈,禁书独授火师君。

  体全用大宗师祕,传者且传真上吏。真机分付散寰区,当代真人参始备。

  世人知少访者多,岂知禁重在真科。此书全璧真天宝,举要且寓火铃歌。

  金门羽客玉真嗣教弟子普化天师林灵素谨书。

  请炁

  法曰:每日清晨,望东南辰巽之位,叩齿九通。存有宫阙,内有碧玉宝座九九八十一层,上有碧玉九叶莲为台,真王身衣碧霞丝金绣玉之服,绛绡绣玉之圭,金团鸾凤之裳,琼珮绣玉金纹之履,满月妙容,左右金童玉女,真人侍卫。次叩齿三十六通,祝白:具职臣某凡胎肉质,走骨行尸,历劫于今,罪如山岳,伏望虚皇真王神霄大帝,普运慈悲,曲垂原赦。特赐金光玉辉火铃真炁,注臣三焦五脏六腑九宫,使臣即得神清气爽,心广体胖,名籍太霄,身腾玉阙,谢世返质,游宴玉京。臣下情无任,稽首顿首,再拜谨言

  叩齿三十六通,咽液八十一次,心拜九拜,定二十七息。左辰文,右剑诀,念咒曰:

  青华玉帝,神霄真王。扶桑日帝,西极月皇。四真三炁,结碧朗光。镇布三田,内外青黄。夕吞日服,上升金光。日月内运月丹宫鲁房。嘘出玉体,吸入琼堂。鬼妖自除,三尸灭亡。三九得七,面礼真王。

  叩齿六通,存太阴如小钱大,自右目角发光,相射八荒,入我下丹田。心拜五拜。再存太阳如小钱大,自左目角发光,相射八荒,入我上丹田。心拜三拜。再叩齿九通,心拜三拜,存真王坐八十一层宝台,真王眉心中流金光,灌溉我眉心中,想纳金光之炁自天目中入我中丹田。上丹田日光,下丹田月光,中丹一田春有青珠,光明洞彻,焕照五脏。心拜九拜,咽液九次,定九息。念咒曰:

  神霄真王,修鍊金光。虚皇玉帝,焕发九芒。结为火铃,中包元精。元炁之本,金火天丁。一念所致,神即化形。收入丹元,与道合真。内圆方象,外伏羣灵。界东无魅,畏伏奔惊。金光火云,常罩吾身。急急如丹霄流金火铃律令。

  叩齿九通,引炁三十六过,咽液二十四过,心拜九拜。存身中日月心珠发光。存天丁在巽。叩齿三通,存天丁自出金九鸟赛天断金光相射复与我身日月青珠混而为一粒金丹,藏于四腑。念咒曰:

  神霄玉清,佭命火铃。赐我玉帅,金火天丁。金生火旺,交鍊元神。内保形体,外伏魔灵。鬼精畏伏,出语惊人。急急如丹杂金火铃律令。

  心拜三拜,叩齿九通,毕。

  内鍊

  玉律曰:正月七日,二月一日。三月三日,四月五日、五月五日,六月九日,七月七日,八月六日,九月九日,十月二日,十一月二十三日,十二月二+三日,乃尖丁奉真王妙旨,下降人间,察人善恶,保举修除邪辅正。独丙辰三月九日卯时,生于南方契觉世界,亦于其日圆成道果,须于此届斋戒,精心备赤枣天酒,献以绯钱丹凤之仪。正午时入靖,跨鹤坐,鼻心肾相对,正坐,不得低头侧身。然后叩齿三十六通,心拜三拜,左辰文,右剑诀。定九息,以舌拄上腭。再定九息,咽液九次,以两手摩两贤九九八十一次,想脐肾为巨海,水中发火,自脊背二十四关十二重楼涌腾而上,直至泥丸,化为金毬于圆盖之顶。运转九次,叩齿九通,仍前舌拄上腭,定九息,咽液九次,存火毬入口,从玉楼下直至心。再叩齿三通,定九息,存心火中出水,与肾中所出之火交战。再叩齿九通,存肺中金铃掷发,振响太空。咽液七次,合肾中之水。又叩齿一通,存脾中金光发,咽一道合心。存风雷震发、金铃冲掷,金光焕发,并合心腑。再叩齿九通,咽七道,定七息,存心中有声如霹雳,见天丁驭赤鸾而出升空,发焕金光,三元鼎沸一金铃流火,遍满虚空。叩齿二十五通,自己舌尖出火,与天丁交接。却心拜九拜,叩齿九通,双手摩面,及三田各二十四转,吸火炁入鼻,纳入口咽之,空中天丁再入我心腑,赤珠在内,天丁不见。起伸两足,左右两手若射之势各九次。起坐,谢圣,毕。

  练镜诀

  书符,用雄黄书天丁罗。宫符,念二品咒,后加咒曰:嚤呢哒呢吽□咤。取真光布镜,存为火铃宫阙,玉神居其中矣。

  心中造化

  干少女干

  离

  外火衣

  法曰:内金阴,外火阳也。心曰离卦,外本干阳,体中包坤阴,所以心为少女也。内金精而外火也。在药石曰朱砂,书符至灵也。其色赤,以应火,其水以应金。万物之灵无如天丁,禀金刚火烈之炁,忠勇冠草,威而不猛。人皆有此心,如何不敬不惧。